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十一章 寻死

第五十一章 寻死

    

    西凉茉沉吟片刻,微笑道:“去告诉黄莲,本郡主应了就是。”

    “大小姐,三小姐这一次怎么突然转了性子?”白嬷嬷微微皱了眉头。

    白蕊撇撇嘴:“切,都是些趋炎附势的小人,看着咱们大小姐得了势,跟那苍蝇见了蜜似乎的扑上来。”

    这些日子大小姐接到礼物不知多少,邀约帖子都快堆成小山了,那些八杆子打不着的姐姐妹妹都出来了,何况这位三小姐还是个真妹妹。

    何嬷嬷并不说话,她并不知道之间西凉茉和西凉霜之间的事情,所以只是一边静听。

    白嬷嬷瞅着白蕊,摇摇头叹气:“你也该长几个心眼子了,三小姐素来是个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的主儿,就是韩二夫人亲出的五小姐她都不曾真正放在眼里,如今大小姐恢复了真正尊贵的身份,她又落了那样的人家,你就不想想三小姐怎么会跟大小姐低这个头?大小姐身边就你这么个笨丫头怎么得了!”

    白蕊一呆,她还真没想到这一层,随即笑嘻嘻地去拉白嬷嬷道:“人都说姜是老的辣,大小姐那不是还有嬷嬷嘛,嬷嬷今儿还带了几个妹妹过来帮忙,不是吗?”

    白嬷嬷和西凉茉等三人相视而笑,这白蕊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货,也不担心新来的丫头把她挤下去。

    偏这样的赤子之心,在这乌烟瘴气的大宅院里却最难能可贵。

    白嬷嬷一会子领来了四个丫头,四个丫头容色都只是中等,但贵在一举一动都极有规矩,看得出白嬷嬷是精心挑选训练了一段时间的。

    西凉茉看了一眼何嬷嬷,何嬷嬷会意地点头,在四个丫头上来拜见的时候,她站在西凉茉身后,忽然撒了一盏热茶在她们跟前。

    那四个丫头里面倒数第二个丫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径自在那茶水上跪下去,对着西凉茉行礼,其他三个犹豫了一下,略微离水跪开了点,对着西凉茉磕头行礼。

    西凉茉点点头,让她们起来后,最末年纪看着最小的那个则掏出了手卷将地上的茶水仔细擦了擦,才赶紧起来。

    西凉茉将她们的表现都看在眼里,随后让她们各自都报了名字、身家过来。

    等她们各自小心翼翼地回完话,西凉茉颇为感动地看了白嬷嬷一眼,这四个丫头都是白嬷嬷精挑细选过来的,全部都是来自不同地方无父母的孤儿,有两个人有相依为命的弟妹都被白嬷嬷安置了起来,并且她们都经过了白嬷嬷极为严苛的训练,手上竟然都有点小功夫。

    这样,就没有人能抓着她们的把柄用来威胁她们做出伤害西凉茉的事。

    西凉茉想了想,指了那个对着滚茶水跪下去的清秀丫头赐名白玉提了二等,跟着何嬷嬷和白蕊学着房里针线和伺候主子的事,以后调教好了,就放一等大丫头。

    另外那个那手绢擦地的约莫不过十三岁的细心小丫头赐名白晶,放了三等丫头,继续跟白嬷嬷学习掌管库房、算账,日后在白嬷嬷手下做事。

    余下两人各自唤作白珍和白珠都放了三等,也跟着何嬷嬷学习打理院外人情外来与管理庶务之事,得了何嬷嬷的考核合格,就晋升二等丫头。

    她们对这样的安排毫无异议,但眼睛里有压抑不住的惊喜,仿佛对西凉茉很是感恩戴德。

    西凉茉不由有些纳闷,白嬷嬷选的人,她给予这样的位子已经不算高,为何……她忽然看了下白嬷嬷,正见她也看着自己笑笑,西凉茉心中就是一暖。

    她明白了,白嬷嬷必定是之前对她们严厉到苛刻,让她们以为自己只能做最下等的丫头,如今突然得到这样的安排简直是莫大的恩惠惊喜,这是白嬷嬷为她细心地在做人情。

    四个新丫头进来以后得到的安排传了出去以后,却在院子里的下人间掀起渲染波涛,人人心中都开始算计了起来。

    西凉茉仿佛不知道下人们之间的暗流涌动,只让白蕊带着白玉去库房里挑些礼物备好,准备给西凉霜出嫁的时候添妆。

    白蕊让白玉先挑,白玉已经大略知道了府邸里各家主子的关系和身份,她想了想,去挑了一套小南珠攒金丝头面,又挑了些云锦的衣料。

    白蕊虽然不甚满意,但还是点了点头,教她:“这三小姐虽然是庶出,但是养在二夫人的膝下,自然是别有一份体面,所以你捡的这些东西不够分量。”

    她看白玉有些不解和犹豫,便淡淡一笑:“你倒是个机灵的,知道三小姐不得郡主的眼,但是你也别忘了,郡主是主子,三小姐却代表了二夫人的脸面,是她第一个嫁出去的女儿,你明白么?”

    白玉瞬间明白了,哪怕主子们之间再有不和睦,这面子上的事,定是要做得好好的,何况二夫人现在等于变相被郡主整治,外头总有蠢蠢欲动的人要抓郡主的把柄,所以这件婚事郡主就必须往隆重里送礼,反正最后倒霉嫁入虞侯家的三小姐也不会因此改变命运。

    郡主何乐不为?

    她看向白蕊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恭敬,之前只听过白蕊是个没有心机的憨儿,她不免有几分轻视,如今看来,其实不过是守憨藏巧罢了,自己还有大把要学的。

    于是她恭敬地候着白蕊另外再挑了一套东陵玉的头面并十个各色宝石戒指和两对赤金镶嵌珍珠手钏装在紫檀盒子里,又让白珍、白珠进来抱了十匹各色流云锦一同到正堂去给西凉茉验看。

    西凉茉看了看,颇为满意,又加了一套自己亲手研磨装在纯金雕花盒子里的樱花胭脂水粉,这套胭脂水粉她只做了五套,除了预备供给宫里那三个位份最高的贵人,就是一套自留,一套送了西凉霜。

    礼物之隆重,以至于靖国公看到的时候都惊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西凉茉如此大方,一个自小生长在富贵门地,拥有小姐身份,却受尽贫寒的小丫头能有如此眼界,却对西凉茉的识大体很满意。

    西凉月眼红得直咬手绢。

    到了出嫁那日,虞侯让人吹吹打打地过来接新娘子,嫁妆抬出去的时候,虽然韩氏也出了该出的嫁妆没有苛待西凉霜,毕竟她是养在自己膝下的,但贺客们更多的是赞果然长姊如母,西凉茉这位贞敏郡主心灵手巧又和善温柔,厚待庶妹。

    西凉霜的院子里,她一身大红华美喜服,云髻高挽,戴着西凉茉给她的那套南珠头面,戒指、手钏,显出了难得富贵高雅与美丽。

    只是她脸上毫无笑容,冷冷地看着准备给自己簪花的西凉茉:“你很得意吧,落魄野鸡如今一朝翻身当凤凰?”她痛恨西凉茉,但是却不得不戴着她送的首饰,除了因为她的身份高贵,还因为她送来的首饰甚至比老太太送的老花样和韩氏送来的二流货色要好得多。

    “野鸡永远是野鸡,哪怕插了凤凰尾巴毛,也是野鸡,但凤凰不管如何落魄,都是凤凰,总有涅磐重生的一天。”西凉茉挑了一朵半开的芍药给她簪在发鬓上,微微一笑。

    从镜子里看去,她一身华美却清雅的装扮,却生生压住了自己的华服金饰,再加上她意有所指的话让西凉霜脸色更加苍白。

    是了,西凉茉确实拥有真正的嫡女身份,若论真起来,府邸里的女人,谁还能尊贵过她?

    西凉霜冷笑一声,忽然袖子一掀,作势去拔掉那朵芍药,却在同一刻猛地转身,手上陡然露出一把尖锐的小刀直直向西凉茉捅去。

    西凉茉却忽然身形一飘,径自后退,西凉霜一击不中,房内喜娘们顿时尖叫起来,看着白嬷嬷等人都挡在了西凉茉身前。

    西凉霜惨笑一声,心一横,拿了小刀就往自己脖子上抹去,鲜血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