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十一章 逼嫁

第五十一章 逼嫁

    

    西凉茉一惊,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是要寻死,正要唤人,白嬷嬷已经眼明手快一抬手,手里抬着的首饰盘子直接飞了出去,正正撞在了西凉霜的手上,直接撞得她惨叫一声,手腕软软地垂了下来。

    各种金银落了一地。

    喜娘被匆匆赶到的何嬷嬷带着杀气的冷眼一瞪,立刻吓得顿时收了声音,何嬷嬷顺手将门关严实了,对西凉茉低沉地道:“郡主,奴婢将全福夫人们挡在外头了。”

    全福夫人是父母、夫君、子嗣都全的官家夫人,被请来给新嫁娘挽发赐福。

    所以何嬷嬷不能拦她们太久。

    西凉茉点点头,走近那瘫软在地上的西凉霜,居高临下冷冷地道:“你是想死么?”

    西凉霜颈项上被她自己割破了皮,虽然伤口不深,没有伤到大动脉,但是血流了满满衣襟,看着颇为吓人。

    西凉霜恨恨地握住自己被撞伤的手腕看着西凉茉:“不死,难道要将我大好年华都虚掷在那大腹便便的龌龊老男人身上么?”

    西凉霜于诗文琴画一道在京城算是有些名气的,她一向自诩不比西凉仙差,只恨她自己是个庶女身份,否则这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头未必能落到西凉仙的身上。

    她本就自负清高,又悄悄看了那些才子佳人的杂书,对自己未来夫君的期盼就是像韩蔚那样的翩翩佳公子,几乎时时梦见自己与韩蔚于梅花下琴瑟和鸣,于梳妆镜前享画眉之乐。

    却一朝破碎,看着西凉茉日渐攀高,春风得意,她恨得咬碎银牙,卻無可奈何,随着成亲日子临近日日煎熬。

    西凉霜自诩碧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早定了决心,就是死也要将你这罪魁祸首一起拖下地狱!”西凉霜惨笑,坐在满地金银首饰间,形容凄凉。

    西凉茉讥讽地弯起唇角:“罪魁祸首?当初是谁恶毒地要设计我与虞候婚前失贞,西凉霜你都忘了么?你虽是庶女,却本可奔得比我更好的前程婚事,奈何你蛇蝎心肠,还自诩清高,你不仁却怪我不义,真真是可笑。”

    西凉霜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心虚,她敏感地察觉了周围的人投来的不屑目光,顿时恼羞成怒地道:“你……那是你不知廉耻勾引表哥在先!”

    “勾引?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当韩蔚那懦弱男子是个宝?”西凉茉冷笑,满眼鄙夷。

    西凉霜大怒,自己一心所托高雅修洁的表哥竟然被西凉茉如此轻看,顿时张开就骂:“你这下作的……啊!”

    西凉霜话未及出口,已经被西凉茉一脚踏在受伤的手上,顿时痛叫一声,下巴又被西凉茉捏在手里,被迫地抬起头来。

    西凉茉踩着她细嫩的手指,冷眼睨着她:“我是下作,又怎么样,西凉霜,你不就是想死在这里让我摘不干净么,门儿都没有,今儿你不想嫁也得嫁。”

    说着她一个眼色,白嬷嬷立刻拿了条红丝带走过来一把勒进西凉霜的嘴里,既可以防止她咬舌自尽,也能防止她乱喊乱叫。

    “来人,给三小姐包扎一下,换上红绸中衣,若是让国公爷和夫人知道这里的事,你们一个都活不了。”西凉茉再次冷声吩咐。

    黄香、黄莲等丫头早被这变故吓得呆若木鸡,但被西凉茉宛如寒霜一样的目光一扫,一个激灵立刻拿了红绸中衣过来给西凉霜更换。

    “呜呜……。”西凉霜不停的挣扎,愤怒地瞪着自己的两个丫头,黄香和黄玉不敢看她,手上动作却很利索,只因她们心中都明白郡主所言不假,若是三小姐死在了这里,新嫁娘自裁于娘家是大丑闻,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必定要清理一大批人。

    不一会西凉霜脖子上的伤也用红绸挡了,头发也重新梳理整齐,身上看着也没了什么问题,嫁衣大红,染了血也看不出来。

    看着手被红绸绑着,嘴里也被丝带勒住,满眼惊惧愤怒的西凉霜,西凉茉随手又拿起那朵芍药微笑着在她发鬓边簪上:“三妹妹,你说虞候若知道自己过门的新娘是如此怨恨和嫌弃他,会如何呢,你不若过了门再死,到时候大姐姐我必定请国公和二娘为你讨个公道,你母亲张姨娘有了你的丧葬金日子也好过不是?”

    西凉茉心中冷叹,这人蠢真是没药救,西凉霜若死在闺中,第一个活不下去的就是她亲母张姨娘。

    西凉霜看着西凉霜温柔娇美的面容,吐出这样字字诛心却准备击中她软肋的话语,心中惊忧交加,泪水就瑟瑟落下。

    或许一开始,她就错了,西凉茉那样的手段,连端阳县主西凉仙都落败她手,自己又算什么呢?

    西凉茉看着她颓然模样,这才满意地顺手扯了红盖头给她盖上,对着喜娘淡淡吩咐:“把三小姐看好了,若是在进侯爷家门前出了事,你们是知道国公府邸的有刑狱的。”

    两个喜娘点头如啄米,立刻上前半强迫地搀起了瘫软的西凉霜准备出门,她们对西凉霜也是极为厌恶,大喜之日出了这样的事,且不说大不吉利,就是于她们而言都是灾祸。

    西凉茉理了理云鬓,款步先出了门,对着被拦在门口的两位身份高贵的全福夫人柔柔一笑,却有掩不住的忧伤:“有劳夫人们速速为三妹妹赐福吧,她身子不好,方才发作了一场,才服药,需速速上花轿到新房里休息会子。”

    两位全福夫人这才恍然大悟,互相交换一个诡秘的眼神,原来不让她们进去为那三小姐簪发是这个原因,难怪之前隐约听见里面有女子尖叫哭泣,莫不是这三小姐有羊角风吧?

    这内宅深院里的大家小姐就是有任何问题都会被主人家竭力压下,这还真是……秘辛!

    西凉茉看着两位全福夫人对西凉霜被红绸花绑着的手视而不见,随意地将福气荷包挂在了西凉霜的腰上就算是完成了仪式,赶紧将西凉霜送出了门上了花轿。

    她立在大门边看着虞后得意洋洋地跟着死周围的人拱手调笑,她微微一笑,明儿京城贵妇圈子里又要有新的话题了,西凉霜若聪明点还有富贵日子过,若蠢一点……

    “郡主笑什么趣事呢,可愿与小王分享?”一道温柔醇厚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西凉茉怔了一下,抬首看向一边不知何时出现的司流风,随后淡淡地道:“笑一些人不自量力,一些人庸人自扰,十丈红尘,人人堪不破痴心妄想。”

    司流风眸光微微凝在面前娇柔清美的少女身上,她总能给他异样的惊喜,从娇怯到洒脱,从静守知礼到一手巧技夺人声势,甚至敢以娇弱身躯挡在那惊马之前。

    再到如今纷扰喧哗、纸醉金迷中,她离在遍地艳红之上,淡然耳语,似佛前的飞花,多少凡世扰扰都远去,只余宁静。

    “想不到郡主对佛理也有参悟。”

    “不过是妄言妄语,如何谈得上佛理?”西凉茉轻笑。

    司流风顿了顿,俊逸面容上莫名地透出一丝薄红来,柔声道:“不知郡主可愿与我姑妄听之,姑妄言之?”

    西凉茉一怔,抬眼起来正对上司流风灼灼目光,竟然毫不掩饰里面的深意,她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脸:“小王爷说笑了。”

    “我从不说笑。”司流风看着她,一字一顿地道。

    ……

    不远处,韩氏脸色本来就因为养伤又五内郁结而异样苍白,睨着西凉茉和司流风相谈间仿佛有一种他人不能轻入的氛围,她随口仿佛不经意地对着一边的靖国公道:“听说陛下已经下旨让西凉本家十日后送上和亲人选,夫君是不是也该早点带着茉姐儿过去准备了。”

    ------题外话------

    很抱歉,据说这个文数据不好,要存稿十万~才能上架,所以某悠很伤心,不知道是不是写得不好,亲们不喜欢看,虽然我看到大家在催更也很热情,也感觉比之前的现代文留言多了很多,但也许不是其他人的菜,是所以要努力码存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