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十五章 逼迫和亲 上

第五十五章 逼迫和亲 上

    

    第二日一早,西凉茉顶着个黑眼圈起来了,她昨夜总睡不好,梦见她在看《封神榜》,忽然阴风阵阵,书里露出只千年九尾狐狸精妲己将她按在爪下,伸出舌头舔得她一脸口水,狞笑道:“本座一百年没吃人肉了。”

    那狐身人脸的妲己,赫然就是百里青。

    到底挨到了一早,白玉、白蕊过来伺候她起床,她才恹恹下床梳洗。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白蕊递给她一张热毛巾擦脸,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没什么,就是夜里没睡好,不过以后应该不会了。”西凉茉很没形象地伸了个懒腰。

    百里青那样的人虽然喜怒无常,行事乖僻毒辣,但却最是骄傲的,按前世所说,那就是个傲娇女王攻。

    既然被她拒绝了,想必是不屑再过来骚扰她的,虽然有点可惜不能借助他的金针渡穴提升功力,可是她宁愿自己慢慢修炼,也好费心思跟那个千年老妖打交道。

    白玉拿着梳子为她边绾发,边笑着问:“郡主就是没睡好,今儿也是个好颜色,且让奴婢为您梳个漂亮发式,今儿也好让本家的人开开眼。”

    白玉梳头是一把好手,如今流行的髻子她不但会梳,还会自己琢磨出各种精美发髻。

    何嬷嬷正和白蕊一同布置早饭,闻言笑道:“那是必然,只是今儿你可能还要为另外一位小姐也准备呢。”

    “嗯?”西凉茉一顿,就听见门外有少女娇憨的声音响起:“大姐姐,你可在,月儿来给大姐姐请安。”

    说话间,走进来一名脸若银盘的娇小少女,笑眯眯地给西凉茉福了福。

    她未经通报闯进来,本属无礼,但是她笑容娇憨天真,让人无法生怒。

    只是何嬷嬷却微微不悦地皱了下眉,她宫廷女官出身,是最重规矩的。

    “原来是四妹妹。”西凉茉也微微一笑。

    西凉月看着西凉茉衣着颜色虽素,但却极为精美雅致,不由很是羡慕地道:“大姐姐越来越好看了。”

    “那是自然的,大小姐本就天生丽质,只是过去明珠蒙尘而已。”白蕊得意洋洋地道,她最近读书小有所成,所以很爱卖弄。

    西凉茉好笑地瞪了她一眼,随后看向西凉月,她一张小脸圆润可爱,一副天真纯洁的模样,只是她却很了解这个最小的妹妹,肚子里的弯绕,绝对不比西凉仙少。

    否则她一个洗脚丫头贱妾所生的女儿,怎么可能却吃穿用度都不比小官吏的女儿所生的西凉霜差,甚至更得韩氏喜爱。

    “大姐姐,我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本家那些眼高于顶的丫头们一个下马威!”西凉月挥着小拳头愤愤地道。

    西凉本家的女儿们确实一向骄矜,虽然靖国公这一支明明就比他们那些靠着世袭爵家底吃老本的要混的好,却还是非要做出长房嫡子压人一头的样子,让国公府邸的人都看不惯。

    所以西凉月这一表态,大家都笑了,只觉得这五姑娘可爱的紧。

    惟独西凉茉轻笑着拿了一支簪子敲敲她的额头:“原来上你大姐姐这里打秋风来了,过去也不见你这丫头常来。”

    西凉茉眸光里似笑非笑的光芒仿佛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西凉月脸上那讨喜可爱的笑容就僵了一僵,呐呐无言,脸上羞涩,当初欺辱西凉茉,她也是有份的,虽然从没亲自动手,但一些恶作剧却是她谋划或者叫好。

    她只觉得自己一点小小心思在西凉茉目光下都无所遁形。

    好在西凉茉也没有计较,只是让白玉去库房里拿了一盘子首饰过来让她选,一盘子珠玉琅嬛,在阳光下反射出极为美丽的光芒,西凉月眼睛一亮,虽然一直竭力讨好韩氏,可她从来没有机会得到昂贵美丽的首饰,顶多就是西凉丹不要了的老样式,偶尔赏她一两个。

    她想了想,选了两只红宝石鎏金长簪并两只七宝珠花过来,就向西凉茉谦逊地笑笑道:“谢谢大姐姐赏赐。”

    西凉茉看她眼睛里虽然有亮晶晶的不舍光芒,却还是很懂事地压抑下了**,她微微挑眉,这丫头虽然精滑,但还带着小丫头的纯真之心,敲打敲打,还是能用之人。

    “你我姐妹,自不必提,只是互相扶助罢了。”

    西凉月干笑一声,随即又犹豫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决心的模样道:“大姐姐,如果在本家遇到了长辈们议论你的亲事,千万不要应承。”

    说完,她一转身,飞也似的跑了。

    只余下众人一头雾水,唯独西凉茉拧了一下眉,深思起来。

    及等到靖国公等女儿们相继打扮停当,便让她们上了马车,一路往本家而去。

    今日除了嫁出去的西凉霜、伤重的西凉仙不能去,西凉霜和西凉丹、西凉月三姐妹做了主角,各自乘坐了自己的马车,倒也不必见到对方堵心。

    西凉世家在城南,马车一到,朱红气派的大门前立着开过皇帝赐给的功德碑,象征百年世家荣耀。

    功德碑边已经站了不少婆子和媳妇抬着几顶精致的小轿子在等着,为首穿着一身靛青锦绣红梅褙子的中年美妇,正是上一次册封宴上见过的家主嫡媳赵夫人,她与韩氏两人客气说笑了一番,便依次也上小轿子进入大门。

    婆子媳妇们井然有序,哪怕是见着国公家的人到了,都无一人喧哗和多看一眼,只安静有礼地将她们迎进了轿子,再抬入内宅。

    西凉茉微微挑了下眉,果然有百年簪缨世家的气派,倒仿佛让她看到了林黛玉进贾府的那一幕。

    府邸里更是飞檐斗拱,回廊曲折,极为幽深,虽然似乎并无金碧辉煌的装饰,只是高大青瓦白墙,但遍植奇花异草,底蕴深厚,洗墨池、宣笔阁、种种亭台楼阁的命名都与书墨有关,积淀深厚。

    只是这黑与白的色调与沉冷的内院仆妇……也有一种极大的压抑感。

    但刚进了内院的大门,就听见一道锐亮的声音似喜气洋洋地道:“哟,终于来了,老祖宗可是望眼欲穿,咱们家未来的新赫赫王妃,陛下亲封的贞敏郡主是哪一位,也让我这乡下人开开眼。”

    这话听着颇为直白,一点没有礼数,偏用那样的声音说出来,又觉得很是爽利,让人无法生气。

    但西凉茉心中冷笑,这一进门,都还没见过她,就抢先强安了个婚事给她,让自己反驳不得吗?若她是个脸皮薄的,也许这事就定了,可惜,她什么不厚,就是脸皮厚。

    ------题外话------

    元旦快乐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