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十九章 毁容 上

第五十九章 毁容 上

    

    夜凉如水,秋风萧瑟,白蕊举灯看了看外头的天色,转身进了房内,对着窝在床上闭目养神练气的西凉茉道:“大小姐,已经三更天了,你看还要等么?”

    西凉茉慢慢将气息引归丹田,叹了一口气,果然,没了那百里青那千年老妖的金针渡穴辅助自己,如今内息增长与之前相比还是落了不止一个档次。

    白嬷嬷虽然内力深厚,但却是不会金针度穴的。

    “不必等了,看来有些人还是不够聪明。”西凉茉打了个哈欠,掀了被子躺下去休息。

    “是赵夫人自己不识时务,小姐也不必再为她费神。”白蕊愤愤地道。

    西凉茉轻笑:“她总会后悔的。”

    一个看不清自己身处虎狼蛇窟的女人,就想凭借一己之力保全儿女平安?

    就是她西凉茉不动手,自有那催命符贴上身。

    白蕊吹了灯,在床榻下铺好的被子上也伴着西凉茉一同睡去。

    ……

    第二日一早,用了早膳后,西凉茉和西凉丹等人都在靖国公与韩氏的带领下向余老太君和老太公辞别,准备归家。

    临出门,赵氏才姗姗来迟,她脸上虽然扑了厚厚的粉,但还是看得出红肿,神色憔悴。

    她一见西凉茉,仿佛有话要说,却不知该说什么,只低下头去道:“郡主恕罪。”

    “舅母身子不爽来迟一些也是有的,茉儿怎么好责怪您呢。”西凉茉仿佛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笑了笑,转身进了轿子。

    看着靖国公一行人远去,赵氏之夫西凉和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叱道:“怎么,还嫌自己不够丢人的么,滚进去!”

    说罢,硬是将赵氏给拽了进去。

    倒是一身艳丽的凤姐站在风里,看着那远去的轿子影,没有来由地眼前闪过那日在流芳堂上西凉茉看着赵氏和西凉本家众人的眼神,觉得身上一冷,若有所思起来。

    回到西凉家的时候,西凉茉下了轿,忽然一转身对着也下了轿子的韩氏笑了笑:“母亲。”

    韩氏一怔,没想到她会叫住自己,立刻浑身汗毛倒竖,警惕地看着她:“你又想做什么?”

    西凉茉一步步上前,逼迫得韩氏不断后退,直到西凉茉扶住了她柔声道:“茉儿只是担心母亲身子虚弱,若是摔倒了,可不好。”

    韩氏在众人面前强忍着才没有推开西凉茉,浑身僵硬地冷瞪着她。

    西凉茉扶着她走了一小段路,在靖国公的眼皮下演够了母慈女孝才道:“母亲,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多谢母亲为我着想,竟然还安排了一桩王妃的婚事与茉儿。”

    韩氏脚步一顿,瞪大了眼看向她,随即又一脸漠然地道:“这桩婚事不好么,你费尽心思爬上郡主的位子,不就是为了一步登天么?”

    西凉茉柔柔一笑,忽然换了个话题:“我记得后日就是丹姐儿与德小王爷的订婚仪式了呢。”

    “你想做什么?”韩氏一惊,冷冷地睨着她,一手扣住西凉茉的手腕,尖利的指甲几乎要扣进她的手腕里。

    西凉茉奇道:“我能做什么?”手上轻轻一翻,一个错骨小擒拿就将韩氏扣住自己的手腕给扯了个脱臼。

    韩氏瞬间痛得大喊一声,一推开西凉茉:“你这小贱人!”

    西凉茉仿佛不防,竟一下子被推倒在地,却立刻有人大步流星地上前将她扶起,冷着脸看向韩氏:“你做什么!”

    韩氏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靖国公,顿时泪如雨下:“夫君,你看你养的好女儿,她竟然为了去赫赫和亲的事怨恨于妾身,折断了妾身的手腕!”

    靖国公一怔,随即没好气的道:“你说什么呢,茉儿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一下折断你的手腕?”

    西凉茉起了身,忽然上前将韩氏半扶半扯了两步到靖国公面前,轻道:“父亲且看看,若是女儿对母亲不敬,女儿愿意受罚。”

    韩氏立刻抬起手腕给靖国公看:“夫君,你看!”

    靖国公一握她手腕,眼底闪过一丝怒色,冷声道:“夫人,你未免也太过娇弱了些。”

    韩氏刚想说什么,一抬手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腕竟然一点儿事都没有,只是有些淡淡的红痕,她顿时傻了眼:“这……这……。”

    西凉茉早在那一拉一扯间将她手腕脱臼处接上了。

    “女儿知道自己不得母亲待见,既然母亲要将女儿远远的嫁到赫赫,女儿也没有怨言,只是女儿在府邸里的日子也不久了,还请母亲……就当女儿不存在吧。”西凉茉深深地叹了一声,也不多说,转身离开。

    靖国公不由自主地想要唤住她,只觉得少女背影凄然而倔强,不由自主地看到了另外一个异常相似的背影,喉头一紧道:“蓝翎……。”

    心涌起陌生的中歉疚。

    “夫君,这么多年了,你何苦还记着那个红杏出墙的贱人,你记着她,她未必肯记着你啊!”韩氏被他那一声满是隐忍的‘蓝翎’一刺,终于忍不住尖利地怒道。

    “住嘴!”靖国公大怒,竟一巴掌扇在了韩氏的脸上,将她打倒在地,怒瞪着一脸不可置信地捂住脸的韩氏道:“你为你和本家那些人做的好事,我全然不知么,你看茉儿不顺眼,三番两次欺辱她也就算了,我念着你是我的发妻,管教儿女也是本分,何苦再三将她许给那些见不得人的下作东西!”

    说罢,气得拂袖而去,只留下失魂落魄的韩氏伏在地上,她咬了牙,捂住脸,强自撑着身子起来,避开那些下人们的目光,向自己的宣阁快步而去,一入门内,就将其他跟来伺候的下人关在门外,伏在桌上嚎啕大哭。

    只余下门外众人面面相觑,这是老爷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对韩二夫人如此不留情面。

    ……

    到了午膳时分,白玉、白蕊为西凉茉边布菜,边笑道:“听李大管家说,二夫人的宣阁里所有瓷器甚至古玩架子都换了一遍,里面的东西全都被摔得破烂,看她还敢老是算计大小姐。”

    西凉茉吃着碧梗米的粥淡淡道:“这不过是我向她讨的利息罢了,过几日才是收回本金的时候,她不是最看重自己的两个女儿么。”

    西凉茉顿了顿,慢悠悠地补充:“二夫人气性大,让厨房再煮点糙米汤让她下下火,听三婶婶说这些日子公中开销有些入不敷出,如今换了这许多上好的瓷器和古玩,不如就让二夫人从自己的库房里拿就是了,二夫人曾经掌家,最是知道这掌家不易,定能体谅。”

    韩氏必定会气死,白蕊笑嘻嘻地应了,打发了白珍去通知大管家和黎氏。

    房梁阴影处有一抹阴影不由抖了下,暗自叹息,果然是九千岁大人看上的‘传人’啊,说起要害人的话来,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头,九千岁百里青正磕西域新进宫瓜子,忽然一个喷嚏打出去,喷了对面捧着瓜子的半裸美人一脸口水加瓜子,他优雅地揉揉高挺的鼻子,叹了一声:“不知是哪家美人又在思念本座?”

    他忽然觉得心头瘙痒,不由又支着下巴叹息:“唉,好久没有去看本座的小狐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