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六十 毁容 中

    

    “算了,那丫头最近忙得很,倒是大婚将近了。”百里青微微眯了狭长阴魅的眸子,还是懒洋洋地躺倒窗边,轻笑起来:“送她什么好呢?”

    “爷,您真的让贞敏郡主嫁到赫赫去么?”一旁伺候的连公公不住忍不住发问了,千岁大人对那位郡主还在玩兴头上,而且那位郡主还有用,这么打发到赫赫未免……可惜了。

    百里青似笑非笑地道:“你说呢……要不本督公把你打发去赫赫和亲好不好?”

    连公公立刻低头,算了,算他没问过。

    就在百里青纠结着要不要半夜来骚扰西凉茉的时候,国公府邸这日已经是异常忙碌,特别是到了西凉丹文定的这一日,府内外忙成一团,宾客如云,竟然比当初西凉霜大婚还要热闹。

    毕竟这可是西凉府邸上正经的嫡女文定喜宴,对方又是朝中清流一派的德王府的小王爷,京城第一名公子。

    韩氏虽然对于黎氏竟然不给她再加配房内的东西,逼着她开小金库异常愤怒,但也不敢在靖国公的气头上去讨没趣,好在当初她嫁妆丰厚,又掌家多年,体己不菲,立刻让那些还算忠于自己的下人开了库房,取了好些东西重新摆上。

    又将所有给西凉丹的嫁妆重新收拾了一番,还为防着西凉茉做手脚,在西凉丹的饮食与起居上更是异常的小心,几乎是风声鹤唳,连着休息不好,越发憔悴,连西凉丹都挨了她好几次责骂,靖国公看着她那副哀怨的样子,更是的心烦,夜里都不肯去她那,都宿在了温柔谨慎的董氏那里。

    韩氏心酸,却强打着精神,好容易挨到了西凉丹文定之日,才略松了一口气,仔细收拾了一番,去前面迎客。

    西凉丹自然在这一头仔细打扮,极尽精美奢华之能,打扮得珠光宝气,心情得意又紧张,绿翘端了一盏茶上来笑道:“四小姐今日真真的若瑶池仙子,保管小王爷得了您这样的如花美眷,再不会去看那些凡夫俗女。”

    西凉丹听着这话极为熨帖,只笑着接了绿翘的菊花茶喝了几口,得意地道:“萤火之光也敢与月争辉,西凉茉不过是不自量力。”一想到她嫁得如意郎君,西凉茉却要沦落到那不堪地步,她心里就异常高兴。

    “小姐,吉时快到了。”绿翘接回茶,扶着紧张的西凉丹在房子里转了一圈,这才出去。

    临出门,绿翘回头看了一眼那菊花茶,垂下眸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西凉丹到了前院,万事皆备,宴席也撤了去,众家夫人们都已经做好,只等两个新人上前来给德王妃和二夫人见礼,然后交换信物。

    二夫人心情颇悦,德王妃似乎也颇为中意自己这一单婚事,她又明示暗示了一番娶了丹儿,不但国公府邸、韩家、就是贵妃娘娘那里都愿意助德小王爷一臂之力,就是凭借这一点,德王妃都必定要善待丹儿。

    “吉时已到。”一名家人唱诺道。

    两个大丫头便端上两只红绒布盘子,其中一个放了一个安枕的碧玉如意,雕工精湛,玉质通透,一看便是极其寻得的上等货色,一个放了两只攒金东珠的龙凤镯子,龙鳞凤羽也是纤毫毕露,极为精巧,东珠硕大,价值不菲。

    众人看了都道是羡慕,这两家果真的朝中大家,出手不凡。

    又道是取了珠联璧合之意,王爷小姐佳偶天成。

    西凉丹在帘子后听得虽然是心中鲜花怒放,只是……

    “好奇怪,怎么那么痒呢?”她忍不住在自己的脖子抓了抓,觉得那痒线似爬到脸上,又伸手到脸上去抓挠了几把。

    “小姐,快准备准备,别耽搁了待会出去的时辰。”绯月忍不住低声劝道,从方才在来的路上,她就这么劝小姐了,也不知为何这些时日小姐皮肤水嫩,但是却越发的吹弹可破,一点点刺激,她都会觉得痒疼,刚才在路上,小姐就抓挠好一会了。

    “嗯。”西凉丹忍耐着,有些烦躁地扯扯衣衫:“不是我要觉得痒,而且这衣服做得线头没藏好,等着宴席结束了,我非要好好收拾制衣坊的那些混账东西!”

    好痒,特别是穿了龙凤肚兜的胸口,那些精美华丽的刺绣此刻让她越发得难受,只隔着衣服揉了几下罢了,却越发的痒。

    “小姐,请入堂,交换信物的吉时到了!”一名喜婆子打了帘子道。

    “这就来!”绯月赶紧给西凉丹带上精绣的面纱,只露出一双盈盈艳目,便推着她赶紧出门。

    西凉丹倒是喜欢这面纱的,路上,乘着别人不注意,她又好好地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好好地抓挠了好几下,这才惬意了些。

    进了内堂,便见着一旁司流风早已在那里等候,他一身器宇轩昂,在明艳的烛光下,愈发显得面如西岭雪,眸若天上星,只看得她一颗心扑通乱跳。

    两人在两个喜婆子的引导下,各自跪在自己母亲面前,听着一个唱礼师,在那念一通诸如:“……之女,贤良淑德,得乘天瑞,嫁娶相宜人……。”之类的唱诵祝祷之词。

    这祝祷之词,按规矩得念一炷小香的时分,实则并不算长。

    但是对于西凉丹来说,实在是有够长的,她忍不住又伸手进了袖子里去挠,又借着低头的功夫去挠面纱里的脸和脖颈。

    最先觉得怪异的是司流风,他离着西凉丹最近,只觉得这女子怎么回事,大庭广众之下,如何这般歪歪扭扭,哪里像母亲说的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过了好一会,就见西凉丹有些巍巍颤颤的竟似是跪不住了。

    他皱着眉,心下不悦,这是做什么,从一开始见着他,她那双直勾勾的眼就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不过是一柱小香的时间罢了,如今又要做出这样弱不禁风的姿态来!

    他不由厌烦地略略撇开些身子。

    而第二个发现西凉丹不对的,是二夫人韩氏,她虽然对着女儿这般模样,一开始是有些恼怒她失仪,再下来却是真的担心了,却强忍着没上前询问。

    在订婚的小宴上打断祝祷是很不吉利的,要嫁入的人家让人家门不安的。

    可没过片刻,西凉丹忽然没预兆地一下子就软歪在司流风的身上了,让众人不由一惊。

    司流风也不好避开,只好接住西凉丹,耐着性子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呜……。”西凉丹也不说话只伸手在面纱下和袖子里不停的挠,司流风想命人来扶她,握住她的手腕,却不想她的蔻丹纤指正勾住面纱,一下子就把面纱勾了下来。

    众人不由倒抽一口气,西凉丹的脸上早已经一片狼藉的红痕,皮屑掉了下来,脸上被她抓挠起来一串包,甚至还有几个也是挠出来的小水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