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六十二章 毒

    

    “闭嘴!”靖国公瞬间眼中掠过仿佛怒海惊澜一般的巨大浪潮,宛如锐利刀剑一般的目光挟着重重血腥杀气掠向韩氏。

    他纵横沙场多年,手上染血无数,身为沙场大将的猛烈煞气又岂是韩氏一介只会使内宅阴谋诡计的深闺妇人能承受的。

    韩氏吓得浑身僵木,手脚发软,竟然一下子从椅子上滑落下地,只觉得浑身发冷。

    靖国公森然地盯着韩氏,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蓝翎是我的正妻,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茉丫头是我西凉无言的血脉,不要再让我听见你说这样的话,否则……。”

    他睨着瑟瑟发抖韩氏,眼前掠过多年前那个面对千军万马却傲然而笑的女子的身影,鄙夷又冰冷地嗤了一声,负手转身离开。

    宁安看了瘫软在地韩氏,淡淡地叹了一声:“龙有逆鳞,触之者死,二夫人,宁安一直以为您是个聪明人,为何却一再触碰国公爷的逆鳞,别忘了,当初您是怎么嫁入国公府邸的。”

    说罢,他长叹一声,追着靖国公出去了。

    韩氏如遭雷击,浑身从僵硬到发抖,仿佛回忆起了过去种种,最终脸如死灰,捂住胸口惨笑:“是,是,我怎么忘了呢,二十年风雨同舟,也抵挡不过一个红杏出墙的贱人所生的贱种……果真是郎心如铁,哈哈哈哈。”

    到了末,她伏在地上,嚎啕大哭。

    门外的仆婢们胆战心惊,却不敢作声,只远远地站着,听着里面不断响起瓷器破碎和二夫人愤怒凄厉的怒骂大小姐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啪!”一只上好的青瓷杯子被韩二夫人猛地摔在院子里里,吓得众人一颤,只见韩二夫人冷着脸,咬牙切齿地道:“都是死人么,给我去请大夫,不,去拿爵爷的腰牌去把御医院医正过来,本夫人要看看,这天下还有没有是非黑白了!”

    “是!”韩氏身边新过来伺候的马氏赶紧出去了。

    “还有,把四小姐身边那群伺候不利的奴才,通通拿到宣阁院子外头,给我狠狠的每人打三十板子!我要听着!”

    “是!”立刻有家丁去了。

    不一会宣阁外头响起一片男男女女的哀叫哭泣声。

    ×××××××

    “小姐,宣阁那里可真是热闹呢,丹姐儿的这个文定小宴可够京城里议论好一会了。”白蕊看着远远灯火通明处,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西凉茉依在床边,翻阅着记载各种香料的书籍,淡淡一笑:“是啊,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西凉丹不过是自食其果罢了,且也让她试试成为京城里的‘红人’的滋味,想必好受得很。

    “可是……小姐,太医院医正那里,若是查出丹姐儿那粉里有东西?”白蕊还是有些担心。

    “我所用的东西,在所有的香粉胭脂里头都是会用得到的,只不过,每样东西分开都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她喜欢合着用罢了。”西凉茉懒洋洋地把书一收,摩挲着自己手里的琉璃瓶子:“再说了,就是合起来那个计量的五石散也是一会子无事的,只会让肤色娇嫩,要日子长了才见成效。”

    西凉丹当初就喜欢指使自己去伺候她梳妆与制胭脂香膏,她当然要好好地回馈这位四妹妹多年来的厚爱,在胭脂香粉里下的东西日积月累地用到了现在,爆发出来,就算是谁来看也不过是觉得西凉丹皮肤太过娇嫩,过敏而已,如今正是菊花盛开的时节,一杯浓浓香菊茶就是最好的媒介。

    没有完全的准备,她怎么敢轻易动手?

    “绿翘那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她的老子娘已经安葬了,弟弟身上的伤也治好了,安置在我们的产业下。”白蕊对着她轻道。

    西凉茉淡淡‘嗯’了一声:“让她还在西凉丹身边伺候着,平日里也不要与我们院子里的人有来往,若有什么问题,自然会有人联系她的。”

    绿翘原本是与西凉丹一起长大的婢女,虽然在外头性子也跋扈,但私底下照样被西凉丹作践的浑身是伤,前些日子她老子娘病重,只想见她一面。

    但西凉丹正准备文定之宴,听了绿翘的祈求,不但没有允许,还狠狠地拿鞭子抽了她几鞭,让她不要再多生事端。

    绿翘无法,只能在忙绿之余,买通了角门的小厮,让她时常过去角门那送些银钱与吃食给自己才五岁的小弟弟带回去。

    但西凉丹这边忙翻了天,总有绿翘顾不到的时候,于是这事儿就爆了出来,不但绿翘和那看门的小厮挨打,连着绿翘的弟弟也被家丁毒打了一顿扔了出去。

    西凉丹觉得没有打死绿翘也没扣她的月钱已经是给她留了颜面了,却并不晓得绿翘看着自己小弟弟浑身是伤的惨叫,怎么哀求主子都没用,心中早怨上了西凉丹。

    西凉茉虽然计较着如何对付西凉本家,但在自己家里也丝毫没有放松,白珍长了张可爱亲和的脸,逢人三分笑,自来熟,就是专门负责探听下人间风闻动向的。

    知道了此事,自然立刻向西凉茉禀报,西凉茉观察了绿翘许久,她和黄玉,为人更加忠心,对西凉丹是真有一份感情,所以她也不逼着绿翘做什么,只是让她在西凉霜出门前喝一杯浓浓的菊花茶,其余的就什么都不比理会了。

    绿翘为了还她人情,自然是不得不应了,只是这一应,此后又怎能脱得了关系,迟早也要为她所用。

    接下来,就要看看德王府那边的消息了,他们若那么大度,她才真佩服。

    “弄死她,弄死她……。”忽然一把尖锐的声音传来,白蕊和西凉茉都是一愣,同时抬头看向那窗下的鸟笼,里面一只通体华美血红羽毛的小小肥鹦鹉正不停地蹦跶,一双黑漆漆的黄豆眼却漆黑异常,宛如子夜。

    顿时就让西凉茉想起总是一身华丽九千岁——百里青大人的那双妖异的眼睛,那似笑非笑地目光总让她觉得自己没穿衣服。

    西凉茉没好气地嗤了声,真是妖人养怪鸟,伸手一托,将窗关上。

    ……

    与西凉茉这一头的安静想比,韩氏那一头则是‘热闹’非凡。

    “如何,我的丹儿可是中毒了?”韩氏紧张地看着正在为西凉丹扎针的老太医,这为太医乃太医院医正,人人只知道他德高望重,擅闯调理,却还有一项外人所不知,他却最擅长的本事——验毒。

    正是凭借此项,多次救了皇帝免受慢性毒之困扰,让他一跃成为皇帝最信任的身边人。

    若是能验明西凉丹确实是中毒了,那么哪怕是她立刻进宫请贵妃姐姐出面,也要问罪于西凉茉,便是不能杀了那小贱人,最不济也要让她这个郡主做不成,有了这样一个毒害亲妹妹的罪名在这里,又没了郡主名头,还不是一如曾经的无依无靠,任她们作践?

    韩氏眼里闪过悍然毒光。

    老太医捋了一下胡子,沉吟片刻道:“四小姐体内确有痒毒。”

    ------题外话------

    明儿要能总收藏破2000,俺~三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