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六十四章 龌龊真相 中(二更来也)

第六十四章 龌龊真相 中(二更来也)

    

    西凉茉眯着眼,紧紧地盯着那个洞口,她们千防万防,怎么也没有料到居然是从自已的屋里里头直接动手。

    也是了,西凉世家传承百年,老宅子也不断地扩建,自然有那暗中见不得人秘道之类,也是她太托大疏忽了。

    果然,不一会,里面陆续走出了四、五个男子,打头的那一个手持着一盏气死风灯,他一出来,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抱怨:“五叔,你们这条什么秘道,蜘蛛蜈蚣的毒虫不少,就是灰尘都能呛死人。”

    第二个男人声音有点疲软阴森:“这秘道已经十年没有打开,自然有些灰尘的。”

    第三个男子则低声道:“不知道外头的人把那丫头带来的人处理得如何了?”

    第一个人镇定自若地点完了灯,很不以为意地道:“就是那个姓白的老虔婆手上功夫再了得,只要被引入迷踪林,没我们的人领路就出不来,至于那四个家丁,三已经让人处理掉了。”

    “可这一次与以往不同,这丫头不是我们府邸里不受宠的小丫头,而是有皇家封号的郡主,如此行事,会不会惹来麻烦,特别是二堂叔那里。”最后一个出来的男子有点犹豫。

    第二个最年长的男子已经四十多岁,赫然就是西凉茉要唤声二叔的余老太君所出的三子西凉庆,因本家亲戚众多,余老太君自己都生了五子三女,所以西凉茉未曾太过留心。

    西凉庆摸着胡须笑道:“小子,怕什么,你以为她有多得西凉无言那个小子宠爱,若是真得宠怎么会被送来和亲,这里头……嘿嘿……你们是不晓得的。”

    那为首的年轻男子有点不悦:“四叔,我们既然跟着你来了,你不觉得应该开诚布公么?”庭小子,你们只要知道今日之事,不但是我们本家、还是韩尚书与宫里的贵人一同都牵连在内,你有什么好怕的,四叔知道你庭小子想为你妹妹妩儿报仇才不顾你娘的阻止跟来的,等会让你第一个尝尝那金枝玉叶的滋味就是了。“西凉庆眼里闪过一丝淫意,拍着西凉庭的肩膀笑道。

    西凉庭冷哼一声:”妩儿才是金枝玉叶,正经的本家嫡枝嫡女,身份贵重,竟然被西凉茉那个贱人如此当众折辱,这几日妩儿日日伤心不已,茶饭不思,母亲也不知为什么如此惧怕那个贱人,真真可笑。“

    西凉茉在房梁上听得冷笑不已,你西凉妩如珠如玉,人家的女儿就可以随意凌辱践踏么,西凉庭,你果然读的圣贤书。

    但她心中却也心惊不已,实在也想不明白这其中关键,到底为何所有西凉氏送出去的女儿都会不是完璧之身,这些禽兽为什么要糟蹋本来就已经是牺牲自己成全家族荣耀的西凉家女儿。

    那最末的一个男子颇有不屑地冷嗤一声:”西凉庭,你也不必做出如此姿态,你不就是想着若是贞敏郡主被人糟蹋了,也就顺带失去了竟争太子侧妃的资格,少了这样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对手,西凉妩的封妃之路就有了九成把握不是么?“”哼,西凉克,你又是什么好货色,今日从青楼里赶回来,不就是为了一尝贞敏郡主的芳泽么?“西凉庭横眉冷目轻蔑地瞥最末的那个身子虚弱的少年。

    底下两人还在相互嘲讽,梁上的西凉茉却皱起了眉头,太子侧妃?

    她尚未及深思,底下的人就已经摩拳擦掌地靠近了床边,她心中一急,白蕊还在下面!

    可她却出不了声,最终只得往后蹭了蹭,无声地祈求。

    百里青在她耳边低低诡道:”想救你的小丫头?“

    西凉茉赶紧点头。

    这一次,百里青却很爽快地笑了一下:”行。“然后一把将坐在自己怀里的西凉茉给扔了下去。

    这一声,他没有压低声音,所以底下的人全都听见了,西凉家的男人们大惊,迅速地一仰头,就看见一道白影翩翩落下,竟然诡谲悬停在了半空中。

    大半夜的,一道披头散发的白影宛如吊死鬼一样出现,而且瞬间烛火全灭,吓得西凉家的男人们都忍不住倒退了好几步,有那如西凉克胆小的,已经一屁股地吓得跌坐在地了。”你,你是个什么东西……。“西凉庆忍不住尖声惊叫。

    人,老娘我是人!被上面那个千年老妖的给扔下来的人!

    西凉茉对百里青的举动腹诽不已,却不得不顺着他的意思来演戏,她阴森森地道:”我……四哥,你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么……。“

    西凉茉本就气怒,如此咬牙切齿地说话,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就显得异常的刺耳。”你……你是……宁儿……西凉宁!“西凉庆被她一句四哥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发白地颤声道:”宁儿,你不是死在了赫赫么……你……你……不要来找我……四哥不是故意碰你的,那天四哥喝多了……。“

    西凉茉原本也只是一诈,却没有想到居然听到如此龌龊内幕,对着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这个畜生也能下得去手!

    西凉茉眼里闪过一丝狠色,随即又做怨恨状:”四哥……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宁儿……为什么啊……宁儿才十岁,才十岁!“”不关我的事,都是太祖皇帝总拿我们家的血脉骨肉与赫赫和亲,那赫赫习俗与禽兽何异?我们西凉氏从前朝一直到现在,三百多年的世家,从来都是风骨清流,立于众人之上,如何能受此外族侮辱,所以……所以……不若我们自己人破了和亲女的身子,狠狠地羞辱那赫赫人,也免去我西凉女儿清白尊严被野蛮人占去!“西凉庆开脱起自己的话倒是说得极溜。

    西凉茉心中的愤怒简直不可名状,这是怎样腐朽与堕落的世家,竟然能想到如此恶毒的招数,那些和亲的西凉女儿命不长久,分明不光是因为塞外风雪,更是因着自己的亲人是如此的禽兽不如,早让她们肝胆俱裂,心魂不存!”四叔,她是人,不是鬼!“这时西凉庭忽然厉声道,他瞥见了月光下西凉茉投在地面上的影子,若是鬼,又怎么会有影子?”啊!“西凉家众男大惊,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看去。

    果然,那地面上有着一道纤细的影子,而那仿佛吊死鬼的一样的白衣人也缓缓地落了地,她优雅地拨开了发丝,露出一张在朦胧月光下异常清美白皙的面容,宛如月下一朵娉婷开放的优昙。”西凉茉!“”贞敏郡主!“

    那几个男子不由惊呼出声。

    西凉茉目光瞥见白蕊已经消息在床榻边,她心中一松,才勾引一丝冷冰冰地嘲讽弧度:”是我,怎么,你们不是来找我的么,四叔?“”我……我们……。“西凉庆在她宛如冰封的犀利目光下不由嗫嗫不知所言。”西凉茉,既然你知道了,就该尽身为西凉家女儿该尽的义务,乖乖地躺到床上去,省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西凉庭看着她的傲然地道,目光却停在她美丽的面容和窈窕的身段上,闪过贪婪。

    西凉茉忽然抚鬓摇头,似在笑他们的愚蠢:”你们都已经不惧我郡主身份要行此违背人伦之事,不只是要将本郡主嫁到赫赫去那么简单,而是本来就没打算让我活着走出西凉家吧。“

    西凉庭脸上瞬间闪过一丝难看与狰狞,还要说话,却忽然眼前利光一闪,眼睛一下子传来剧烈的刺痛,血光四溅,他惨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什么贱目,也敢在本千岁的爱儿身上乱瞟。“一道动听如名琴弦拨动的声音响起,却仿佛从极为幽深的魔域迷间里掠过的阵阵阴风,伴随而来的是一道极为华丽的身影从房梁上优雅地落下。

    仿佛有强大的妖魔撕裂空间的感觉,让所有人呼吸间有莫名窒息的感觉。

    就是西凉茉也都下意识地略略让了一步,这个男人走到哪里,那一身黑暗血腥的华丽气息,都让人充满了压迫与一种怪异的扭曲感。

    百里青优雅一抖那身紫色嵌金边的华丽衣袍,一把白色不知用什么材质制作的精美折扇伴着西凉庭的一双血淋淋眼珠子就被他扔在了地上,他毫不在意地从西凉庭的眼珠子上面踏了过去。

    甚至还很是嫌弃地道:”踩起来还没有上次李尚书那老头子的眼珠子感觉好。“”你这恶徒,如何敢在西凉世家的地盘上大胆行凶。“

    西凉家众男大怒,正要招呼人,但西凉庆却忽然失声尖叫,声音里都是入骨的恐惧,他甚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九……九千岁……督公……太傅大人……。“

    百里青的头衔果然太多了,西凉茉如是想,也对百里青踩人眼珠子为消遣的血腥恶癖,实在不知如何评价。

    至于……爱儿,她直接选择没有听见。

    上京之中有谁没有听过百里青的大名,西凉家众男顿时面无人色,恐惧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千岁爷,听闻你手下有人极为善于剥人皮制扇?“西凉茉看着面前那些人惊恐又憎恶的神色,她忽然淡淡柔柔地开口。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啊~~~~~只要之前有订阅任何一本书的童鞋就应该有月票~~点一下下面那个投月票的按钮呗。

    一会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