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六十七章 皇后懿旨 上

第六十七章 皇后懿旨 上

    

    “侄女儿真是好运气。”西凉和几乎也猜测到了那活活烧死在房子里的人里,很有可能有自己的儿子和兄弟,眼睛都红了一圈,死死盯着西凉茉,阴阳怪气地道。

    西凉茉拢了拢自个的披风,平静地望着西凉和:“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侄女儿不过是一介柔弱女儿身,却也知道这个理,自问不曾做过亏心事,运气好些,逃过一劫,但那丧尽天良,罔顾人伦的畜生自有天降雷火击打之,死后永堕畜生道,落做蝇营狗苟之辈,任人践踏。”

    一番看似娇柔,但内含雷霆之意的话直打得余老太君等勃然变色,古人最为重视生死之事,此等言语,不啻于诅咒。

    “小畜生,你说什么!”余老太君再顾不得一边凤姐不断地私下安抚,勃然大怒地起身斥骂。

    陈指挥盯住余老太君的目光更加疑惑,西凉和敏感地发现陈指挥的目光,他想阻止自己的母亲说话,但却明白自己那四弟西凉庆虽然不学无术,但却最会讨老太太欢心,如今自己的爱子或许已经没了,他更能理解自己的母亲的悲愤心情。

    “叔祖母,您这是怎么了,茉儿可曾说错了什么,罔顾人伦,丧尽天良之辈不是畜生又是什么,自然是要落入十八层地狱受尽苦楚,便是投胎也只能做那追逐粪土之辈的蚊蝇,不是么?”西凉茉看着余老太君似笑非笑地道。

    这一番话极有道理,根本让人挑不出错来,余老太君若说不是,那就要违背世间常理,贻笑大方,若说是,便是诅咒自己儿孙,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气得老太君胸口发闷,几乎站不住,只倔强地死盯住西凉茉。

    西凉茉看似柔婉,眼睛里却毫不掩饰自己的挑衅地与余老太君对视。

    最终还是凤姐儿站了出来,和了稀泥:“妹妹如今受了惊吓,还请早些看太医,也好安歇才是呢,这天色都亮了,莫要耽搁了身子。”

    西凉茉看着凤姐似带着祈求的眸光,折腾了一夜,这天光也已经近乎大亮了,这才懒懒地起身对着余老太君一福:“叔祖母,茉儿年纪小,不懂事,若是说错了什么,冒犯了叔祖母,还请叔祖母见谅。”

    余老太君冷哼一声也不说话,也不叫她起身,西凉家的人有恨得不西凉茉死的,也有不知内情,觉得气氛诡异,不敢说话,更不会去劝老太君。

    凤姐在一边看着心急,暗自道,老太君真是糊涂了,你是一品诰命,人家也是一品的封号,论理并不比你矮一头。

    西凉茉只维持着一个姿势不到片刻,径自款款起了身道:“叔祖母年纪大了,昨夜又受了惊吓,我看不若各位叔叔伯伯婶婶都各自回去打点一番,也让叔祖和叔祖母回去好好歇歇。”

    这老太婆与家里的老太太根本没有可比性,虽然都是性子冷酷的,但她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难怪当年分了家,本家渐渐地在她手里没落,子孙也多是没出息的,而自己老郡主这一支却枝繁叶茂,子孙风光。

    西凉仙虽然心肠歹毒,却比西凉妩姐妹聪明了不知多少。

    只可惜,她遇到的是更歹毒又比她多了见识的自己,却不知进退,注定没好结果。

    西凉家众人面面相觑,就是五城兵马司的陈指挥也觉得不妥地正要说什么,但西凉和却阴冷着脸道:“郡主说得在理,各自回去清点损失,再一同报到凤姐那里去,至于损失的人……。”他顿了一下,咬牙道:“再慢慢查找身份吧,那几个约莫是凤姐派到郡主房里伺候的丫头,查一查她们的身份,给她们发放抚恤金就是了。”

    若是真的让五城兵马司的人掺和进来,那么西凉家根本无法解释为何自己家五个大男人会跑到郡主的房子里去,又是怎么进去的,必定还要牵连出其他许多秘密。

    所以……

    所以,这个苦果只能让他们自己吞了,西凉茉看着西凉和脸上因为用力过度而颤抖肌肉,心中冷笑。

    五城兵马司的陈指挥,虽然知道还是不妥,但既然主人家已经如此表态,双方都是位高权重之人,他也不必非要去参合这样的混水。

    高门大户之间,说不得之事,不知凡几。

    所以,陈指挥也一拱手:“既然如此,下官就告辞了,留下仵作与差役协助各位。”

    余老太君因着西凉茉看似有礼,实则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举动,气得胸口直起伏,只拿着手指着她“小孽畜,小孽畜”的骂。

    听得陈指挥都有点不悦。

    这老太婆也太不识时务了。

    此刻,外头忽然传来一道太监尖利的声音:“皇后娘娘懿旨到,贞敏郡主西凉茉,西凉本家嫡女西凉妩接旨。”

    众人顿时都是一愣,倒是西凉茉反而最先反应过来,略整理了衣袍,便在何嬷嬷的搀扶下出了流芳堂去接旨,西凉和这才反应过来,眼底一喜,赶紧打发人去接西凉妩。

    西凉茉等了好一会,西凉妩才姗姗来迟,那宣旨太监等得很不耐烦,这地方火烟味道又呛人,他上下瞥了一眼精心装扮的西凉妩,阴阳怪气地道:“这位西凉小姐好大的架子,便是贞敏郡主也在这里候您多时了。”

    西凉妩半夜受了火灾惊讶,才惊魂未定,梳洗来迟,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一张美丽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西凉和赶紧给那太监塞了一锭金子:“公公勿要见怪,昨夜走了水,小女受了惊吓,这才来迟。”

    那宣旨太监掂量了一下,才满意地道:“西凉大人客气了。”

    这小小的户部行走虽然不过是个六品芝麻官,但也还算知道点儿事。

    宣旨太监扯开了一块绣着九尾凤凰的黄色锦纹,念道:“靖国公之长女,贞敏郡主西凉茉,淑慎慧雅,珩璜有则,礼教夙娴,柔承兰芷,着入宫备选太子良娣,西凉世家,户部行走西凉和之长女西凉妩,秀毓名门,惠孝娴恭,着入宫备选太子良娣。”

    良娣即为侧妃,即太子妃之下,众妃嫔之上者,如今太子妃虽然出身朱国公一门勋贵,但奈何嫁给太子后,身子不爽,流了两个孩子,又卧病在床,渐渐不得起,如今也不也知道能拖多少日子。

    这时候册封太子良娣,其用意不言而喻。

    那余老太君听见,刚平静下来又随即大惊,在凤姐和众家丫头们的搀扶下从流芳堂里微颤颤地走出来连连道:“不可,不可,西凉茉这孽障是要送到赫赫那里去和亲的,我们已经写进折子呈给陛下了,如何还能让她去选太子良娣?”

    西凉和一急,暗自骂道这老娘是不是急糊涂了,如何能在宣旨的公公面前这样叫嚷喧哗,岂非不敬。

    但他素来在余老太君威势下惯了,不敢随意驳斥自己老娘。

    何况他心中也有疑问。

    那宣旨太监原本正打算讨个喜赏钱,却没有想到这老太君如此不识趣,在众人面前这样叫嚷开来。

    他冷冷一笑,阴阳怪气地道:“怎么,老太君是在质疑娘娘旨意么?”

    “不敢,但我西凉本家是奉的陛下圣旨提供赫赫和亲之人,唯恐娘娘不知,所以总要提醒一句。”余老太君自以为自己的这句话已经说得很是婉转了。

    但她却没想到这样的话听在那宣旨公公耳朵里有多刺耳,他冷笑一声:“提醒皇后娘娘?老太君未免太托大了,且不说你们西凉本家只是提供一个名单,用我堂堂天朝郡主去和亲,您老舍得,陛下都未曾必舍得,说难听点儿杀鸡焉用宰牛刀,陛下已经驳回了这个名单,您不知道么?”

    西凉茉在一边立着,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位公公倒是个心直口快的。

    余老太君被他一句话堵得胸口发闷,僵木的老脸皮顿时紫涨,也不知该如何下台。

    还是西凉和上前赔笑道:“公公误会,我家老太君不是这个意思。”

    那宣旨公公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干笑:“行走大人说不是,自然也就不是了,咱家还要回去向娘娘复命,七日后,便来接人了。”

    到底西凉妩以后还是有可能成为东宫主子的,他也不好把话说死了。

    何嬷嬷得了西凉茉的眼色,上去送了一锦囊的银子,那公公拂尘一甩赶紧给何嬷嬷赔笑道:“司膳大人且替我多谢郡主,听说郡主从火场里逃得出来,那可是浴火凤凰的大吉兆呢。”

    何嬷嬷笑笑:“可不敢乱说,公公好走。”

    那公公笑纳后,又转头对着余老君似劝诫地道:“老太君,也不是咱家多嘴,郡主虽然是您的完备,到底品级封号在那里,是在陛下和娘娘面前都有脸面的,您这一口一个孽障,也不像个做长辈的样子。”说完,他对着西凉茉笑笑,一甩拂尘一摇三摆地走了。

    等余老太君回过味来,脸色陡变,气得浑身发抖:“这阉人……这阉人什么意思……。”

    西凉茉转过身对着余老太君笑道:“叔祖母别急,那位公公可不是在说您为老不尊,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余老太君怒目而视,伸出手指指着:“你……你……。”

    “我今儿就要回去了,看来这和亲人选,还要叔祖母费心了,本家今年还真是个多事之秋呢。”西凉茉叹了一声,对着余老太君福了一福。

    ------题外话------

    求月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