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七十一章 恶上恶 下

第七十一章 恶上恶 下

    

    “不……你们放开我!”西凉仙不敢置信地拼命挣扎,此刻她再迟钝也都反应过来,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一个被毁了清白的女子,不要说成为太子妃,在高门大户里就是耻辱的存在,只能出家或者——一死!

    西凉仙肝胆俱寒,拼死挣扎,宛如濒死的羚羊一般,娇弱的女子瞬间爆发出的力量竟然让虬须客一下子抓不住她,甚至被她在脸上抓了几道血痕。

    “小婊子,给脸不要脸!”虬须客脸上一痛,顿时激起得他大怒,他们这些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湖猛汉,何曾懂得什么怜香惜玉,如今被激怒,他一把抓住西凉仙的头发,扬起蒲扇大掌,恶狠狠地连着扇了她好几个巴掌,直扇得她跌倒在地,头晕脑胀。

    虬须客还不解气地狠狠地脚踹咋西凉仙在心口上。

    西凉仙顿时吐出一口血,发丝凌乱脸色铁青地软倒在地,胸口的痛让她浑身发软,再也没有抵抗之力。

    有那其他的青衣人淫笑着去拦住虬须客:“好了,大哥,再打,这县主娘娘就要死了,咱们还玩什么,主子还要留着她接三天客的,小心主子饶你不过!”

    虬须客这才恨恨地“呸”了一声吐了口浓痰在西凉仙的身上,同时边伸手解自己的裤带,边骂道:“等下子就是个千人骑万人睡的贱货,还敢摆谱子!”

    末了,他甚至没有将西凉仙弄上床,而是与那些青衣人粗暴地直接扑了上去,拿着嘴往她脸上胸上凑。

    西凉仙哪里还能抵挡得住那些江湖莽汉的力气,她只懵懂地不停挣扎哭泣,躲避着那些人满是臭气的嘴,身上却不断传来被撕咬的疼痛,直到身上一凉,忽然传来撕裂的剧痛。

    她忽然停住了挣扎,死死地盯着房顶,随后,一道仿佛痛极、恨极的凄血尖叫猛然冲喉而出!

    “啊——啊——!”

    而门外的太平大长公主脸上却露出一丝残酷快慰的笑,她望着天空,喉咙间发出“嗬嗬嗬嗬”地古怪笑意,原本冰冷美丽的面容却变得扭曲而恐怖

    让一旁伺候着的丽奴不由自主地浑身一抖,头更加低垂下去,暗自盘算着,也许这事儿一完,她就要赶快地带着人离开京城了,这麻烦恐怕小不了,再下来,必定是一片腥风血雨。

    而就在这阴暗肮脏的小巷子不远处,也有一辆不起眼的青色油毡小马车停着,车里的主人正静静地坐着,听到那巷子深处隐约地传来一声模糊的尖叫后,她淡淡地吩咐:“咱们走。”

    白蕊立刻轻轻地拍了拍车门,那车夫便一扬鞭子,嘚嘚地驾着小马车朝另外一个方向头也不回地驶去。

    白蕊看着闭目养神的西凉茉,仍旧有些忧心:“大小姐,若是日后国公爷追查……。”

    “放心,我那父亲不会追查下去的,他难道能要陛下交出太平大长公主治罪么?”西凉茉不以为意地从马车里的小屉子里拿出茶来喝了一口。

    白蕊不知道其中关节,所以才有此一问。

    但白蕊不知道的是,自己在这其中筹谋了多久。

    三个半月前赏荷宴上,韩氏母女设计自己撞破了宫中两位贵人偷情的一桩密事,就是想要借着那两位贵人的手悄无声息地除掉自己,却不但没有能将她害死,反而折损了自己的一员心腹。

    韩氏以为一切都无人知晓。

    却不晓得,自己在那贵人偷情的宫里,留下了一张纸条,里面写的是威胁要挟之语,语意模糊,但落款却是韩贵妃。

    最初她以为偷情的是陛下的妃子,所以她索性反将一军,以韩贵妃的名义留下字条,那么这一对野鸳鸯必定对韩贵妃恨之入骨,而想办法除掉这个掌握了他们秘密的人。

    韩贵妃一旦倒台,那么韩氏能威胁自己的势力就大大削弱了一块。

    同时她在对付这对母女不断设下的重重陷阱之时,也在排摸那个偷情的男子是谁,能够上岛又携带侍卫的,她曾经怀疑是哪位王爷或者寻常皇子。

    但是在某日,太平大长公主忽然驾临她的国色坊,来寻一些高等胭脂的时候,她看见了太平大长公主身边的那名宫女——明月!

    正是赏荷宴当日当初与韩氏勾结引诱她进入那山上更衣殿里的宫女。

    彼时,那明月见着她的时候,虽然目光闪烁,似有隐藏躲避之意,但随后她一副完全不认识对方的模样,甚至连一眼都未曾多看,于是那明月便放下心来,以为自己根本不记得了当初的事。

    在看到明月如此小心翼翼与听到大长公主金珠面纱下冰冷的声音后,她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当日在更衣殿里偷情的女主角就是这位冷淡矜漠的太平大长公主。

    当时,她心中虽然大吃一惊,但不动声色地招待了这位公主,随后却开始悄悄让白嬷嬷追查打听当日各位皇子王爷在赏荷宴上的动向。

    最有嫌疑的王爷们当日都未曾进宫,而剩下的两位庶出皇子虽然在宫里,却都在学堂之中,当日皇帝请陆皇后的兄长陆右相进宫为皇子们讲书,这位陆相爷最是严谨之人,绝对不可能放任两位皇子能借故离开学堂那么长时间。

    而惟有太子一人,当日随着九千岁百里青下朝之后,据说身子有些疲乏,便回东宫歇息去了。

    而能在都是皇后娘娘的人的岛上通行无阻,又携带着贴身死士或者说大内高手的人,除了太子殿下,又能做何人想?

    虽然这样的结论实在惊悚,但能让素来以倨傲冰冷,连皇帝的命令有时都不放在眼里的大长公主如此折服愿意,天下还能有几人?

    西凉茉熟读史书,历史上的皇室才是最龌龊与肮脏不堪之地,古有隋炀帝曰:“女人之于朕,生我者不可,我生者不可,其余无不可。”强行纳妹为妃之事在前,更有最秽乱不堪与嫂媳同寝的北齐皇帝高湛,这姑侄通奸,并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的稀奇之事。

    但虽然得到了推断,到了此时,毕竟没有确凿证据,她还不能确定那个与公主偷情的人到底是不是太子,所以,每逢太平大长公主来之时,她都旁敲侧击地谈及太子,太平大长公主虽然生长于危机重重的宫闱,但她身份特殊,所以不需要步步为营地挣扎生存,而且涉及了自己的情人,关心则乱。

    随着太子良娣甄选之日渐渐靠近,她的怨愤与嫉恨总是无意间地流露了出来,所以她也愈发地确信自己的猜测,然后再刻意地先表明自己对于太子无意,再不间断地用西凉仙之事来洗刺激太平大长公主,果然激起了她对西凉仙的憎恶。

    或者说那是女子对于所有觊觎自己爱人的嫉恨与憎恶,但太平大长公主与太子虽然相差不过三岁,但却受身份限制,她永远不可能成为太子的妻子,甚至光明正大的爱慕太子都不可。

    但她偏偏身份高贵有自傲,总觉得没有人比自己更能配地上太子,所以太平大长公主对于一切太子身边的女人都是充满了嫉恨与贬低。

    西凉仙越是当着她的面表露自己的才华与闺中冰清玉洁的少女身份,越是让太平大长公主对于自己这个寡妇身份充满了自卑,她只能看着自己情人身边不断地出现女人,却无能为力,在自卑与自傲不断地挣扎。

    太平大长公主在日日痛苦煎熬下,性格变得愈发的冰冷矜傲与坚硬。

    但西凉茉知道,那就像冰雪覆盖下的活动火山,总有一日,这火山会喷发,只差一根引子而已。

    “小姐,你怎么知道大长公主一定会对端阳县主动手?”白蕊仍旧有些不解,自从白珠、白晶的事发后,她再也不唤西凉仙做二小姐,只唤她端阳县主,一想到那样恶毒的女子身上居然和小姐流着一样的血,她就为大小姐不值。

    西凉茉依着小车窗边淡漠地道:“你难道没有听过太子东宫里嫔妃,一直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么,太子妃连着流了两个孩子,都下不得了床;两任太子良娣也是滑胎而死,如今太子身边的女人,有身份与地位的,不过两个生下女儿又不得宠爱的孺子,一个半死不活的太子妃,太子虽然有两个儿子,他们的生母却是地位卑贱的宫女。”

    “大小姐的意思是……。”白玉一向聪颖,在白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地问:“是太平大长公主动的手?!”

    西凉茉淡淡一笑,撩开帘子看向窗外残阳如血,凄凄荡荡的秋暮长风吹起片片枯叶,远处那金碧辉煌的宫殿,飞檐斗拱间,落下巨大的阴影,仿佛一尊巨大的阴森地张着血盆大口吞吃着无数人性命的兽。

    为何不是呢?

    最毒妇人心,女人的美丽温柔可以是天下间最娇柔、迷人的花朵,但嫉妒却是花朵下流淌着的见血封喉的毒汁。

    男人采撷享用了女子的美丽可人,却不晓得也间接地将那毒汁沾染在身。

    何况,那一位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皇后都要避让她三分最尊贵的大长公主。

    她早知道这位公主必定会对觊觎情人的女子下手,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不顾忌讳。

    就算太子妃怀疑自己的孩子被害死,却也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姑姑头上去。

    至于皇后,大约对这种妻妾间倾轧早已见惯了,反正天下间想要攀龙附凤的女子数不胜数。

    甄选太子良娣的那日,她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太子与太平大长公主之间的互动,虽然他们之间看起来仿佛极为冷淡。

    但每一次太平大长公主对西凉仙这些得到皇后娘娘垂询的少女露出怨愤的眼神之时,看似淡漠的太子脸上的眼神都会冷冽地扫过太平大长公主,脸上肌肉也会不自觉地紧绷。

    看起来,太子似乎并不是那么爱着自己的小姑姑,反而有着三分忌惮。

    也是在彼时,她百分之百地确定,那些太子东宫中的女子们的悲剧,正是太平大长公主的杰作。

    所以,西凉仙的下场,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冰清玉洁?

    才华出众?

    写得一手极美的簪花小楷?

    “太平大长公主一定会把西凉仙这些引以为傲的东西给毁掉的,所以,她的命运在她选择甄选太子妃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西凉茉淡淡地道。

    白蕊和白玉同时沉默下来,原本以为国公府邸间的争斗已经极为惨烈,却没有想到皇家之中竟然……她们都有些接受不了这种悚然的违背伦常之事,却又觉得这样的事情在皇家仿佛也是应该的。

    忽然她们都生出同一种奇异的庆幸,还好,还好大小姐并无意于太子,所以也不必直接参和进这样的事情里。

    京都的傍晚,人烟渐少,夕阳染红了的天,染红了地,也为人间镀上一层淡淡的血色。

    凉冷的秋风卷起西凉茉的乌发,她静静地坐在小车窗边,抬了下手,轻轻将拂面而过的发丝压了下去,忽然悠悠地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今日我可以送西凉仙下地狱,或许明日就轮到我,你们身为我身边的人,或许也会落得与红莲、红苕一样的下场。”

    从她将白梅掩埋那一刻开始,从她将第一盒制作出来的胭脂送到那些丫鬟的手里,就已经有了如前生一般再次回到黑暗之中的觉悟。

    她要自由,不再由任何人可以轻易地践踏,所有轻贱与伤害自己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如果当初不是九千岁百里青在西凉世家的那一夜出手相助,如今被侮辱而沦落成泥碾作尘的就是自己,西凉仙不曾怜悯过她,她亦不过是让她尝试一下什么叫害人终害己。

    这条路注定满是崎岖,甚至血腥,她并不比任何一个人高尚,在决定参与争权夺利那一刻手染血腥开始,她就与西凉仙、韩氏,甚至西凉家的那些人没有任何区别了。

    但,她可以给她们另外的选择。

    白蕊和白玉同时一怔,互相看了一眼,虽然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迷惘,但更多的是一种奇异的坚定。

    “郡主,白玉已经没有原来的名字了。”白玉忽然拿起紫砂小壶在杯子里一边斟茶,一边静静地道:“奴婢原本是发配赫赫边疆的营妓之女,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母亲憎恶奴婢,想将我卖给赫赫的将军做‘人羊’,是白嬷嬷救了我,所以我才免于被拿去煮食,是郡主赐予了我新的名字与身份,所以,从此我就栖身于您的庇护之下,如果有一天您手握长刀,我就为您执禀刀鞘,擦去血迹,如果有一天,您失败了。”

    白玉将杯子捧至西凉茉面前,姿态恭谨而静雅:“奴婢愿以身与您同殉。”

    西凉茉一怔,她没有想到白玉竟然是这样的出身,她的母亲想必原本是哪位官宦人家的小姐,所以白玉身上才有这样的沉静气质。而赫赫粗蛮,因为所在之地乃是荒芜的沙砾戈壁,所以饥荒之时,听闻有劫掠汉人女子先行侮辱,其后用作为‘人羊’的恐怖习俗。

    所谓‘人羊’,就是以人为羊,烹肉而食。

    另一只杯子也被另外一双虽然纤细,但也因为常年劳作而粗粝的手捧了上来,西凉茉看向那双手的主人。

    白蕊看着西凉茉一笑,向来大咧咧的她,此刻却有些腼腆:“大小姐,奴婢没有白玉会说话,但奴婢很小就跟着小姐了,也不知父母是谁,白梅姐姐比奴婢聪明,所以她总是教导奴婢要好好地护着小姐,白梅姐姐去了,奴婢便提着白梅来守着大小姐。主子有难,奴婢自然没有独活的道理,不过是与白梅姐姐团聚一场罢了。”

    接着白蕊话锋一转,有些狡黠地笑道:“所以,大小姐只要好好的,奴婢们自然也就好好的,咱们莲斋的人都好好的!”

    西凉茉看着她们,冷然淡漠的心却是深深一震,清美柔婉的容颜露出一丝坚定的笑,接过她们敬来的茶一饮而尽:“咱们都要好好的。”

    她若是最后的胜利者,那自然可以庇护她们,所以,她一定要变得更强,一定不能输。

    “回吧,府里的人该着急了。”西凉茉看了看天色,语带双关的地道。

    主仆三人便乘坐着油毡青车,慢悠悠地回到了靖国公府邸。

    由于她们是轻装简从,所以大门的看门人尚未注意,直到看着车上下来的人,方才赶紧前来迎接。

    而韩氏正是在宣阁里坐立不安之时,未曾见着西凉仙,却听说了西凉茉已经回来,还听说她一回来,身边的大丫头就把管着马车调度房的管事提过去,发了一通脾气,说是马车出了问题,害得郡主要乘坐不称身份的小车回来。

    韩氏幸灾乐祸,她是从韩贵妃那里派来的人处知道了西凉茉在甄选宴上备受冷落,而西凉仙则反而后来者居上,如愿得了皇后娘娘的青眼。

    “如今郡主竟然连马车都坏了,可见真是时运不济呢,这次甄选宴,必定是县主拨得头筹,日后县主成了皇后娘娘,奴婢可要来向夫人讨个大赏钱吃酒呢。”一旁伺候的银嬷嬷谄媚地笑道,同时为韩氏端上一碗燕窝粥。

    银嬷嬷原本是在院子里负责打扫的二等嬷嬷,连屋子都进不来,但是自从李嬷嬷等一批心腹全部西凉茉一下子全除掉之后,韩氏信不过黎氏派来的丫头婆子,就将银嬷嬷提了上来。

    韩氏原本嫌着她粗手粗脚的,只是还算能来事儿,不若李嬷嬷常年在房里有一股子雍容气度,用着银嬷嬷,总嫌有些掉份,但今日她心情极好,看着银嬷嬷多少些粗糙的手端着自己的官窑青瓷鱼戏莲叶细瓷碗,倒也不若以往般觉得难看了。

    韩氏接过来吃了一口,竟真从桌上的银制花簪小瓶子里摘了一只银花出来扔给银嬷嬷,笑骂:“影儿还没有的事,偏你这老婆子嘴儿浸了糖,且拿去吃酒,莫要喝醉了。”

    银嬷嬷心喜,笑眯眯地接了,屋子里的仆婢们,见银嬷嬷得了赏,哪里有不赶紧上前拍须溜马的,又说了许多吉利讨喜的话,

    宣阁里一时倒是欢声笑语,仿佛一扫几个月以来的沉寂与阴郁。

    只是韩氏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一直到了掌灯时分,西凉仙都没有影子,韩氏开始心焦,连连派人去宫门打听,又联系上了宫里韩贵妃。

    但宫人都说,甄选宴晚饭前就已经结束了,而韩贵妃也派人来回,并不曾留下西凉仙在宫里用饭,于是,韩氏一下子就慌了神。

    “去找,立刻派人去找二小姐,找不到,都不要回来!”她尖利的声音穿透了宣阁的房檐。

    直到了宵禁的时分,整个国公府邸却都沸腾了,所有派出去寻人的家丁都回来了,没有人找到西凉仙,虽然自从西凉茉成为府邸里最尊贵的小姐之后,西凉仙已经不若以往那般风光,但失踪的毕竟是嫡出的二小姐,所以亦是一片人心惶惶,。

    而莲斋虽然也没有熄灯,却比别处都寂静了许多,只有蛙声一片。

    直到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打破了此处的宁静。

    守门的老婆子打着哈欠去开门:“谁呀,深更半夜的。”

    一见到来人,她不由瞪大了眼:“国公爷……您……您怎么来了?”

    靖国公领着宁安和韩氏一行人提着灯笼在院子外站了一路,照得原本幽暗的林荫小径灯火通明。

    “郡主呢?”靖国公不答话,面沉如水地问。

    “郡主还没睡呢,听说二小姐不见了,在房里等着消息,也很心焦呢。”看门的老婆子立刻引了国公爷往西凉茉的正屋走。

    韩氏在一边,面色虽然阴沉焦灼,却还冷嗤一声:“她会焦急?”

    靖国公冷冷地睨了她一眼,率先而去,韩氏愤愤,却挂心西凉仙的安危,只得一路跟随。

    靖国公进了莲斋的正堂,西凉茉果然没睡,只着了一身简单的镶缠枝莲花的青衣素袍子,披着软金缎的披风依在窗边软塌上,就着烛光看书,白嬷嬷领着白蕊、白玉正在灯下做针线活。

    柔软的烛光在西凉茉如玉的容颜上镀下一层淡淡的柔和金光,愈发衬托得她眉目莹莹如玉,温婉雅致,听着有人来,正抬起脸,有些疑惑地望过来。

    见着靖国公,她似有些意外,随后露齿一笑:“您来了。”

    便是这一瞬间,让靖国公眼前一恍惚,仿佛穿越了悠久的时光,看见了另外一个同样美丽的少女,正坐在大漠之中的军帐,向掀帘而入的少年将军露齿而笑:“无言,你来了。”

    他神思一恍,随后却被女子一声疑惑的“国公爷”给唤回了神智。

    他暗叹一声,随后淡淡道:“既然还没睡,想必也是听说了你二妹妹的事,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要说的?

    西凉茉挑了下眉,淡淡地起身道:“国公爷,您觉得我有什么要说的呢,总不成您以为是我让二妹妹失踪了,所以来此地审问于茉儿吧?”

    靖国公正欲开口,韩氏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拍案而起,对着西凉茉冷道:“若不是你这贱人,本夫人还真想不出仙儿这样温婉善良的孩子还得罪过什么人!说,你把仙儿藏到哪里去了!”

    看着脸色带着一丝狰狞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韩氏,西凉茉心中忍不住想要笑,善良?温婉?

    果真是在母亲的眼里,女儿不论怎样永远都是最好的么?

    又或是因为本就是一丘之貉,所以才觉得残忍、冷酷、自私这些都是善良的意义?

    西凉茉面色不改,只看着韩氏柔声道:“二娘,你实在太激动了,虽然茉儿知道您是关心则乱,但是俗语有云饭能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呢,您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将二妹妹藏了起来?”

    靖国公低低咳嗽了一声,也没耐烦地看着韩氏道:“行了,本公自然会问个清楚,茉姐儿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韩氏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愤怒,冲口而出:“分明就是她嫉妒仙儿得到皇后娘娘的垂爱,担心仙儿抢去她太子良娣的位子,所以才对仙儿下手,夫君,你怎么可以如此护短?”

    靖国公越发的不耐,最近这些日子,他以为韩氏收敛了一点,却没想到还是如此不可理喻。

    他虽然怀疑西凉茉是否在此间动了手脚,但韩氏若大吵大闹起来,如今这样的时候,传出去家宅不合,定然有损家声,何况,还要顾及仙儿的名声,所以靖国公索性冷淡地下令:“夫人挂牵二小姐,实在是累了,宁安,护送夫人回宣阁。”

    韩氏不可置信地看着靖国公,这个时候,他竟然赶她走?!

    她想要说什么,银嬷嬷却赶紧捏住她的手,韩氏恨恨地目光落在了西凉茉的脸上,那张脸,以前只觉得寻常,如今却养得容光柔美,越发地像蓝氏那个贱人,如今只要一看到她,她心中就越发的不舒服,真想毁了那张脸啊!

    “如果仙儿有什么事,本夫人绝对会倾韩家之力,饶不过你!”韩氏愤愤地留下一句话,一跺脚,转身离去。

    韩氏一走,房内就安静了许多,靖国公坐在八仙椅上看着西凉茉,放缓了声音:“茉儿,爹爹想要和你谈谈。”

    白嬷嬷立刻会意地要带着白蕊和白玉退下,给父女俩留下一个空间。

    但西凉茉却忽然唤住了她们:“嬷嬷,我要的络子,你还没打好呢,我想看着你打,也好学上一学。”

    靖国公皱了下眉,有点不悦地看向西凉茉:“茉儿……。”

    西凉茉淡淡一笑,温柔婉约:“国公爷,嬷嬷她们不是外人,特别是白嬷嬷和白蕊,都是自小护着我长大的,茉儿没饭吃的时候,都是靠着白嬷嬷和白蕊将自己微薄的份例匀给茉儿吃,所以茉儿才活到如今,您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了。”

    靖国公脸色微变,一阵青,一阵红,随即僵硬地沉下脸:“你这是在怪本公不慈,不曾照拂于你么?”

    西凉茉柔柔一笑:“国公爷是茉儿的生身之父,茉儿怎么敢如此不孝呢?”

    但那样的笑容在靖国公眼里就是异常的讽刺,可他确实无法反驳,甚至不知如何反驳,因为西凉茉的话语里没有半分指责,但要表达的意思却已经很是清晰。

    僵了片刻,他只得当白嬷嬷等人不存在,抚着胡须半软了声音道:“茉儿,为父知道这些年公务繁忙,亏欠你许多,只是仙儿到底是你的妹妹,姐妹相助总胜过姐妹相争,为父是过来人,如今你们还小,以后大些也就明白了。”

    一番话,也算得上是推心置腹了。

    只可惜……

    西凉茉静静地听着,把玩着自己的发梢,并没有回话,直到靖国公有些不悦地微微拧起眉:“茉儿?”

    她才淡淡地道:“国公爷,您是认定了我是那个让二妹妹失踪的人所以才这么说的么,您应该已经查过茉儿自宫门出来,便发现府上的马车出了问题,而二妹妹并不曾答应借我马车,所以我才乘坐着雇来的油毡小车回来的,二妹妹先我而行,我如何知道她去了哪里?”

    “你……。”靖国公看着面前的少女无言以对,是的,他是在心中预先定了她的罪,所以才如此问的。

    他并不信任这个女儿,因为这个女儿仿佛正在渐渐成长得要脱离他的控制,让他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女儿并不知道二妹妹去了哪里,如今天色已晚,国公爷还是请安枕吧,明日说不定能找回二妹妹,如若不行,便报五城兵马司处理,想必有官府插手,一定能查清楚二妹妹的去向了。”西凉茉径自坐下,看似柔婉劝慰的话语,却已是在下逐客令。

    靖国公无奈,只得叹了一声:“为父并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你再仔细考虑一下。”

    说罢,正准备负手离开。

    西凉茉却在背后似自言自语地道:“听说,二夫人与大夫人,以前曾是闺阁密友,当初嫁给国公爷,想必一定是一段娥皇女英的佳话。”

    靖国公身形一僵,没再说话,匆匆而去。

    谁人不知,韩氏与蓝氏之间,势同水火,之前自己说的那些话原本以为必定能触动人心,却不想在这女儿一句看似无心实则凉薄的话下,无异于自打嘴巴。

    西凉茉望着他远去的伟岸背影,此刻看着却有些惆怅的垮塌,她只是冷漠地道:“关门,熄灯。”

    这位国公爷一来,就直接给她来个有罪推定,没错,就算是她送了西凉仙在人间地狱走一程又如何?

    反正从一开始,他这个所谓的父亲就没有把她当成女儿过。

    国公府邸里,莲斋是最早熄灯的,仿佛外头一切喧哗都不关这里的事。

    一片寂静无言。

    ……

    西凉仙失踪的事,直到第二日傍晚,都是在秘密寻找,毕竟女儿失踪,就算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这一夜未归,名声就已经大损,哪怕是天朝不如前朝那般对女子如此严苛,也注定了西凉仙未来崎岖的命运。

    但到了第二日晚上,韩氏就再也顾不得了,关心则乱,让自己的哥哥偷偷报了五城兵马司,靖国公知道后大怒,又将韩氏大骂一场,却也无可奈何。

    最终以搜寻靖国公府邸窃物私逃婢女的名义,五城兵马司一番大搜查,寻访,将靖国公家中出了事儿的消息渲染开。

    而在府邸里人心惶惶,韩氏以泪洗面第四日的早晨,西凉仙终于被找了回来。

    她是被人在一个破马车里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浑身肮脏污秽不堪,并且下身血流不止。

    风头越来越紧,最近总有官兵上门巡查,丽奴知道这地儿是留不得了,其实她很想干脆杀掉这个女子算了,省得走漏风声,但上面那位的意思却忽然变了,决定留她一命。

    丽奴无奈,只好让人拿破席子一卷,随便扔在了马车里。

    自己领着一群手下,收拾了家当,在公主府的人的掩护下,彻底跑出了京城,扯呼去也。

    西凉仙找到的消息,让靖国公府邸里一片喧哗。

    门房有莲斋的眼线,所以消息第一时间就传西凉茉这里,她正在小轩窗下研磨曼陀罗粉的手一顿:“哦,找到了,竟然还活着呀。”

    白玉点点头,微微皱眉:“是,公主不是应该除之后快么,难道这一次,太平大长公主忽然大发慈悲了?”

    西凉茉将那些曼陀罗粉与灯芯粉混在一起,倒进玫瑰花水里,晃了晃:“皇家人,有几个心慈手软的,恰恰相反,太平公主只是更心狠了。”

    “郡主的意思是……。”白玉若有所悟地微微睁大了眼。

    西凉茉悠悠地道:“有什么比让一个骄傲又自负的少女失去引以为傲的贞洁、美丽、才华,却还活着,看着别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更残酷的事呢?”

    太平大长公主是要西凉仙尝尝自己遭受的一切。

    这才是最残酷的惩罚……

    看来,若是和太平大长公主对上的话,她必定是一个很难对付又狠辣的敌人呢。

    西凉茉懒洋洋地看着躺在手里精致水晶瓶子里玫瑰色药水,日光下水晶瓶子闪过诡谲的光芒,谁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女子才是祸水呢?

    多情的男子,不也一样么?

    所以,她还是离那位太子爷远一点好了。

    西凉茉忽然对着虚空,将手里的美丽玻璃瓶一抛,同时仿佛自言自语地道:“这个送给师傅,顺便问问,他老人家可满意徒儿交出的答卷?”

    那水晶瓶落地的霎那就不见了,疏影横斜的树荫下却响起一道幽幽不辨男女的怪异声音:“县主,此物乃是……。”

    他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上供物品,万一是危险之物可不得了。

    “此物……。”西凉茉顿了顿,再道:“此物乃叫含笑半步癫,与人服下之后,据说一走半步,便会不能自已地大笑不止,然后浑身火热,不能着衣,裸身而舞,不过本郡主还未曾测试过呢。”

    她以袖掩唇,逗弄着挂在窗棂上那只血红色肥胖小鹦鹉,笑嘻嘻地道:“想必师傅一定会喜欢的,就当是徒儿没有追回那套翡翠头面首饰的赔礼吧。”

    树荫里的那一抹几不可见的阴影一个摇晃,差点跌出身形,随即立即稳住身形,消失在空气里。

    果然是师徒,郡主太了解千岁爷了,比起昂贵罕见的华丽首饰什么的,千岁爷一定对这些玩意儿更有兴趣。

    百里青收到了那只水晶瓶子的时候,正在上书房里批阅皱折,兼审问一个胆敢污了他银子的二品巡抚,当即就让司礼监的太监把那药水给那跪在地上冷汗涔涔的巡抚大人灌了下去。

    那肥胖的巡抚仿佛被灌了毒药一般,先是在地上痛苦打滚,却发现什么没什么事,于是立刻起身刚走了一步,立刻开始:“嘎嘎……嘎嘎……。”地大笑不止,随后,不受控制地开始冒汗和死命撕扯自己的衣服,光着身子从内室跑了出外院,手舞足蹈地甩着自己的某处小鸟,边笑边跳起来。

    吓得宫女们尖叫连连,在外头候着的百官恐惧不已,只道是九千岁又发明了什么手段来折磨人。

    百里青却兴致盎然地站在窗前看着,很是愉悦地点头:“果然是妙物啊,妙物啊,不知道用在本座的爱徒身上会如何,真是让人期待啊。”

    说罢,带着那剩下的大半水晶瓶子的药物一路自顾自地琢磨去了,连奏折都不批了。

    西凉茉也正对着满地曼陀罗花幽幽认真地研究,怎么样能改进一下佩方,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下在百里青身上,好让她一窥他胯下真相,又不被他所发觉呢?

    ……

    “我的儿……。”韩氏泪眼朦胧地握住西凉仙的手,此刻,西凉仙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高烧不退。

    “夫人,保重身子,您若是不好了,仙姐儿更是不好了。”银嬷嬷捧着碗燕窝过来,韩二夫人已经两日没有用饭了,如此下去怎么得了。

    看见韩氏又要挥手打烂自己手上的碗,银嬷嬷立刻道:“夫人哪,尚书府上有消息传过来呢,您不若看看再说。”

    韩氏精神一振,立刻接了过来,看着信上所言,她咬住了唇,面色冷沉地道:“如今仙儿生死未卜,我没有心思去对付那小贱人,若是哥哥觉得如此甚好,便就这么做吧,反正蔚儿也曾喜欢那小贱人,只一条,我要西凉茉那贱人嫁过去后,生不如死!”

    ------题外话------

    今日更新比较晚~~不好意思啦~~~~

    小茉上辈子原本就是与政治打交道的,专门替政客处理一些黑暗交易的秘书,手上不是没沾过血腥的。

    大家都当成一部奸妃养成记吧,或者武则天式样的成长史。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十倍报之

    人羊:中国历史上古代的少数民族,就有以人为羊吃掉的习俗,特别是北方的游牧民族,金人就曾将中原汉人称之为两脚羊。

    顺带……月票滴有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