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七十八章 遇险

第七十八章 遇险

    

    “郡……郡主……老身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啊!”听到西凉茉的话,那女主持终于回过神来,满脸害怕地跪在在地上,上来就抱住西凉茉的腿求饶。

    她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十拿九稳的事会变成这样!

    明明方才她就看见那些臭丫头和那两个婆子都在涑玉池里晕了过去,哪里知道自己刚指引了人进去,就听见里面噗通之声与拳脚斥骂之声不断。

    她还没回过神,正是惴惴不安之间,就见帘子一掀开,两个凶神恶煞的丫头直接上来擒住了刚想要跑的自己,然后就给拖进这里来了,才发现不但那些丫头没有被蒙倒,连这个小郡主也不曾有事。

    本以为那两个丫头和婆子都够凶煞的了,谁知道这位小郡主看着那么清柔婉约一个弱女子,心肠竟然如此狠毒。

    西凉茉冷漠地一脚踢开她,只对白蕊、白玉等人道:“你们先下去,把这些天理教徒身上的衣裳剥下来一层换上。”

    白蕊有些不解,厌恶地瞅着这些天理教徒:“大小姐,咱们为什么要换这些臭男人的衣裳呢?”

    看见这些臭男人身上衣服皱巴巴的,还沾了不少泥巴,也不知道多少天都没洗澡了。

    西凉茉在那些人的刀剑里面边一一摸索,挑了把趁手的匕首与短剑,边分别藏好,边道:“秋山颇大,若西凉本家的那些畜生只是冲着我来,倒也不怕,藏在林子里也就是了,但我担心天理教的人不只这些人,先做些准备总是好的。”

    西凉和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勾结天理教徒,若只是为了对付她,未免也有些太大材小用了。

    现在情况不明,还是审慎些好了。

    白蕊和白玉点点,立刻按照她的话去做了,一会子就各自从毫无反抗能力的天理教徒身上剥了几件相对干净衣衫下来,与白嬷嬷一同到隔壁房间去换衣。

    白嬷嬷有些犹豫地看了西凉茉一眼,想说点什么,但到底还是转头走了。

    西凉茉支走了自己的丫头和白嬷嬷,便从腰上摘了一只自己的锦袋,在里面撒了点什么,随后向空中一抛,冷冷地道:“魅五,魅六、魅七,把这药各自让这些人服用了,蓝色的给天理教的人服下,红色的给这位师太与本郡主的堂兄服下。”

    立刻不知从哪里闪出一道黑影从空中接下药物,随后立刻分给仿佛凭空出现的另外两个黑衣人,他们共同的特征衣服上都绣着一朵血红色的莲花。

    西凉敏看着那些黑衣人行动迅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迫使对方张开嘴,将药粉子在对方嘴里一抹,那些人就开始浑身发抖。

    他吓得脸色苍白地嘶叫:“你……你要做什么!”

    难道她真的要……

    “做什么,刚才我不是说了么,堂哥如此‘盛情’招待我,我总要有些回礼,且好好享受就是了。”西凉茉居高临下睨着他笑了笑。

    那红色的药是引子,蓝色的药物是根子,原本都是兽药,被她稍加了改进,更能让人迷失神智,气血翻腾,凶暴异常,她在这些药里加了含笑半步癫的部分解药,这些人就会稍微恢复些气力,虽还不足以逃脱,但是要做某些事情却是足够了的。

    魅七已经上来捏住吱哇乱叫,死命摇头的西凉敏,西凉敏怎么肯让他喂药,情急之下一口咬住魅七的手,魅七眼底掠过一丝血腥的光芒,面无表情地‘喀吧’一声残忍地一把捏断了西凉敏的下巴,在他痛叫声里,把红色的药物直接灌了一半进他口中。

    西凉茉看着他痛苦地缩成一团,才毫不犹豫地下令:“完事之后,不要让这里任何一个人走漏了风声。”

    这些人既然有勇气来与朝廷作对,又对她出手,那么自然早该有勇气接受这样的下场。

    西凉敏剧痛之中,仍旧听得到那宛如催命符的声音,顿时极度惊恐与怨恨地瞪着她:“西凉茉,好狠毒的心肠!”

    他堂堂一个举人,一个七尺男儿,怎能在他人胯下受辱而死!

    西凉茉唇角弯起一抹淡漠的笑来:“多谢夸奖,只比不过你们这些连自家血脉都下手的畜生。”

    说罢,她转身离去,西凉茉不希望白蕊和白玉她们看见太过血腥的场面所以才支开了她们,如今白蕊几个应该换好了衣衫。

    刚出了帘子,她就看着白玉几人正迎面走来,而身后的帘子里面仿佛野兽般的嘶鸣和喘息,伴随着阵阵凄厉的惨叫和哭泣。

    白蕊和白玉几个已经不是当初的天真丫头,大约也知道西凉茉的性子,里头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虽然听着那惨叫声有些脸色苍白,但还是很镇定地等候着西凉茉下一步指示。

    西凉茉想了想,还是领着大家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是视野最好之处。

    她推开了窗子,目光微眯起,侧耳细听。

    夜色沉沉,寒风瑟瑟,点点灯光在林间闪烁,家庙管理的温泉遍布秋山山头与半山腰,所在之处都不一样,仿佛只有风呼啸过山林的声音。

    但却依然听的见风声里面隐约有金戈相击之声,还有人的嘶叫声,虽然这样的声音并不大,但也足以说明一件事。

    西凉茉微微凝眉,沉吟起来。

    秋山这里绝对不止这些潜入华清池的天理教教徒,今夜看来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也不知道现在靖国公府邸的家人是否都已经遇害?

    “大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白玉是个极为细心而敏感的人,看着西凉茉的神色便知道情形有些不妙。

    “咱们都已经换了天理教教徒的衣服,等会子再拿香灰把脸抹了,然后……。”西凉茉顿了顿,目光锐利地道:“烧家庙!”

    看来她真是与火有缘,或者上辈子与西凉世家有仇。

    “大小姐,这……这……使不得啊,会遭天谴的!”白嬷嬷大惊失色,她能够理解西凉茉烧西凉世家的缘故,也能理解她对待那些试图侵害她的人毫不手软。

    但是……烧家庙,等于掘祖宗的坟墓,这可怎么使得!

    连着白玉和白蕊都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西凉茉。

    西凉茉知道她们这个时代的思想中,祖宗坟骨,宗庙家祠都是最重要不过的东西,绝对不能动,但她却是没这些忌讳的,只笑嘻嘻地安抚白嬷嬷:“嬷嬷不必担心,西凉本家如此腐朽不堪,行事下作无耻,也早该遭天谴了,如今茉儿不过是替天行道,烧了家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警示罢了。”

    “什……什么?”白嬷嬷被西凉茉一番文字游戏饶得头晕,只觉得仿佛有些道理,又仿佛全无道理,只是愣愣地看着西凉茉,想要反驳,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而白蕊和白玉这两个惟西凉茉的话是遵的丫头,早就立刻去准备火折子、蜡烛、灯油之类的东西了。

    等着她们把东西都收拾齐了,布置妥当之后,司礼监派在西凉茉身边的魅五、魅六、魅七都已经结束了屠戮,返回向西凉茉复命。

    “禀报郡主,一十六人,全部毙命,属下们斩杀十四人,西凉敏和主持死于体腹崩裂。”魅五拱手,毫不带一丝感情地道。

    白蕊几个闻言面色都有点泛青,西凉茉则面不改色地点点头,随即吩咐:“家庙里的尼姑们见不到主持,必定会去华清池那边寻,我们先藏在主持的住处,等着那些天理教的人进来之后,再放火!”

    天理教的人发现自己出来执行任务的教徒惨死,必定会禀报他们的护法头领,有一阵子慌乱猜想,此时就是最好的下手实际,燃起大火,不但能将进入庙里探查的天理教头领困住,而且能够引起大恐慌,他们自己也好顺利脱离此处!

    魅五、魅六、魅七的武艺虽然高强,但是带着她们几个女眷想安全脱离,并不容易,倒不若潜伏在这里,伺机而动,而且……

    西凉茉看了看月色,微微眯起眼,她要等的人应该也快到了。

    ……

    而此时,忽然间附近传来极大的喧嚣声,刀戈相击,马匹嘶鸣,甚至还有不少人的怒斥与惨叫。

    仿佛有不少人马在交战的模样。

    西凉茉眉头微拧,立刻推开窗缝,从上往下看,竟看见家庙不远处有一批人马正向着家庙而来,那批人马背后则是大群的追兵,正在喊打喊杀。

    “休得要跑,杀了他们!”

    “胆敢冒充我们的人,杀了这些鱼肉百姓的狗官!”

    ……

    西凉茉一惊,怎么会有官府的人前来,难道百里青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

    可是看着被追得狼狈逃窜的人,似乎又并不像。

    西凉茉索性问:“这可是你们的人?”

    魅五冷冽开口:“我司礼监之人宁战死,而不逃!”

    既然不是司礼监的人,难道是其他官府的人发现了不对劲么?

    西凉茉咬了下唇,眸里闪出锐芒:“不必去管那些人,咱们按照既定计划先到主持的房间去!”

    这些人不管是不是官府的人,既然已经被天理教的人发现了,明显不敌,她自然也是帮不了他们的,如今只求不被这群贸然打草惊蛇的蠢货连累就好了。

    西凉茉一转头,指挥着众人立刻迅速在悄然前往主持的房间,一路上遇到的两三个尼姑都被魅五等人先手处理掉了。

    主持的房间靠近另外一头比较僻静的山边落溪谷处,风景也极好,此刻这一处极为安静,西凉茉等人分别在房间各处都藏好,掩住了身形。

    魅五等一流杀手则直接悬挂在了房梁和隐身在阴影之中。

    而床下、柜中自然是白玉、白蕊这两个身手最弱的人所在之处,西凉茉则选了个窗边壁柜之后,她轻功已经是颇好的,所以一旦出了问题,便可以从窗边跃出,向溪谷之中逃去。

    房间空气里一片诡谲的宁静,仿佛并没有一个人。

    而远处喧嚣之声却渐渐大了起来,外头的这群人在打算进去家庙后,以家庙为据点抵抗天理教的人。

    而尼姑们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主持已经与天理教人勾结的,见到如此场景,早已吓得四散而逃,那些闯进庙门之后的人也不去理会这些尼姑,而是紧闭了庙门,各自占据墙头与追上来的天理教教徒互射箭矢,或以刀剑相搏。

    数人护着自己自己的主子匆匆地闯进庙宇之内,一人抓了个尼姑只焦急地问:“药呢,把你们所有的伤药拿了出来,否则要你们的人头!”

    那小尼姑见来人身上染血,面目狰狞,手上一把长刀悬在自己的头顶,吓得浑身发抖,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就两眼翻白,噗通一声晕了过去。

    看着对方身下一片濡湿,莫向气得把小尼姑狠狠摔在地上,低骂:“没用的东西,竟然吓尿了!”

    司承乾捂住流血的肩头,脸色微白地对着莫向道:“去抓庙里的主持过来问话!”

    莫向得令一转脸,睨向那些来不及跑,蹲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的尼姑们,大喝:“把你们的主持找过来!”

    看着他染血长刀,尼姑们大部分都吓得完全语无伦次,倒是有年纪大点的才嚅嚅嗫嗫道:“主持……主持……死了!”

    她是知道主持的事情的,方才还想去看看这一头主持完事了没有,好盘算着银子怎么分,哪知刚掀开华清池的帘子,就看见血流一地,尸横遍野,而且主持衣衫不整死得极为凄惨恐怖。

    吓得她屁滚尿流地刚出来喊人就遇上了这些煞星闯了进来。

    死了?

    庙内的众人顿时警惕起来,难道有天理教的贼子闯了进来?

    随后司承乾一个眼神,莫向立刻带了两个侍卫提到逼着那老尼姑去看现场。

    没多久,莫向也是铁青着脸回来,他也没有想到会见到如此血腥的画面,死者大都是天理教的人,而那种杀人手法快速而极为残忍,简直像是一种凌虐,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随后莫向伏在司承乾耳边一阵低语,司承乾瞬间拧眉,脸色愈发的阴郁下去。

    竟然是太傅大人的人惯用的手法?

    也就是说百里青也发现了这里是天理教的窝藏点?

    那个人果然是无孔不入!

    这让司承乾瞬间感到了一种混着沮丧和压迫感交织的复杂情绪。

    “若是太傅大人已经发现了这里有问题,那么很快司礼监的人也会赶到,咱们就会安全了。”莫向此刻完全顾不得维护太子爷的自尊心,而是感到庆幸,如今太子爷已经受伤,若是再有个不测,他就真的活不成了。

    其他人也感到瞬间松了一口气,庆幸起来。

    随后莫向让人去通知底下的侍卫们全力防守,等待救援。

    这个消息让底下奋战的侍卫们也都是精神大振,没有一次如这一次般听到司礼监这个代表着朝廷强权、血腥与黑暗的机构还如此开心的。

    司承乾再不悦,也必须承认莫向的看法,这一次,真的是他太过急功近利了,司礼监的人战力之强确实不是他的侍卫团能够比拟的,若是司礼监属于了他……

    莫向不知自己主子在想什么,他现在头号任务就是去找药,来治疗自己主子肩膀上的箭伤。

    老尼姑为了讨好莫向以求活命,立刻把所有的药都搬来,甚至谄媚地道:“大爷,主持的房里有全庙里最好的药,贫尼领您去拿!”

    莫向看了看正在为太子爷清理伤口或者打水的属下,他打消了原本打算让其他人去的念头,决定自己去一趟,顺便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以利用的东西。

    此时的莫向并不知道就是这一个小小的决定,却引发了后来一系列的波澜。

    他提着刀,只领着一个侍卫一同前往主持的厢房。

    因着厢房越走越偏僻,莫向原本松懈一些的防备,又提了起来,警惕地打量着四周黑漆漆的长廊。

    老尼姑却浑然不觉,她提着气死风灯,推开了主持厢房的门,讨好地笑着:“大爷,就是这里,贫尼领您去拿药。”

    因为有些灯光的照耀,虽然房间里有些阴暗,但看着空无一人,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

    莫向略微放下了心,跟着老尼姑走了进去,四处打量起来。

    老尼姑心中直念阿弥陀佛,赶紧把这些煞星打发走,好去分了主持得的银子。

    于是开了几个五斗橱去拿药,把金疮药之类的一骨碌全都扫了出来,端给了莫向。

    莫向清点过,又去扯了些床单之类的干净布巾,将药一裹,正打算离开,却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对,他方才似乎听到了不止三个人的呼吸声。

    身为侍卫里头第一内家高手,莫向平日自然能听出不对劲,但今日内息稍乱,让他稍微忽略了一下,但此刻他却已经陡然察觉了问题,最后狐疑的目光落在了禅房的禅床下。

    若是他稍微忽略一些,也许就没有后来的风波了。

    但此刻他眼一眯,猛地抓起一个瓶子猛地向床下击去,果然听到一声细微的抽气声,随后那个瓶子却忽然裂成了两半。

    一个黑影如凭空出现一般如鬼魅般朝他袭来,莫向大惊,立刻迎战,一交手就发现对方武功极高,完全不输给自己,而且路子诡异又狠毒。

    “该死,有埋伏!”莫向大吼,一横刀挡住了黑影去路,试图让自己的属下立刻去前面通风报信。

    而同时,一道女子的声音冰冷又无情地忽然响起:“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掉他们,不要把人引到我们这里来了!”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又是一条鬼魅般的黑影冲向那个试图逃离的侍卫,那不过是个三等侍卫并无莫向的高深武艺,不过两三招的功夫,便被对方使的两把黑色短剑捅了个透心凉和割断了脖子声带,连喊都没有喊一声哥,那侍卫就软倒在地。

    而莫向身边也爆出一丛血花,随着剑光一闪,躲在门边瑟瑟发抖尖叫的老尼姑也软软地倒地。

    而站在月光下背对他的冷酷纤细人影,手持滴血长剑,身上穿着天理教徒的黄衣,头戴蓝巾,披红底深蓝披风。

    天理教?!

    这里竟然有天理教的高手!

    莫向顿时大惊失色,随着那人的指挥,方才击杀了自己下属的黑衣人也加入了对莫向的围攻,莫向顿时深感吃力,立刻试图脱身逃走去报信。

    只是招招式式间,对方的身法诡异,每一剑都封住了他的去路,他大开大合的武功路子虽然能暂时抵挡,却倒地无法脱身,只能被动挨打,身上伤痕顿增。

    “立刻杀了他!”那穿着天理教教徒服装的女子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此时第三条黑衣人影也加入了对自己狙杀中,一挡一,莫向尚有胜算,但顿时陷入了彻底的绝望,浑身浴血,偏偏三个杀手的剑气之凌厉罡气压迫得莫向完全无法开口,只能咬牙苦撑,眼看着就要殒命当场。

    而此时,忽然前面不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喊杀之声。

    原来是天理教教徒也知道久攻不下到了天亮,走漏消息,他们就要面对官府和司礼监的残酷绞杀。

    他们对秋山家庙极为熟悉,虽然从前面的庙门攻打不下,便有个小头目领着人从另外的侧门潜伏了进去,里应外合,一下子将司承乾的人打得手忙脚乱,死伤惨重,彻底失去了对抗的能力。

    只能边打边逃。

    司承乾在死士们的护卫下匆匆向寺庙内部撤离。

    而此时,莫向拼着肩膀上挨了魅五一剑,拼命地嘶嚎一声:“主子,这里有天理教的余孽,快逃……啊!”

    原本司承乾和侍卫们是打算向另外一头撤离的,哪里却想到此时听到另外一头莫向的嘶吼,偏偏嘈杂间听成了向那边逃,便以为莫向这一头有出路,竟然一下子都冲向了这一头。

    莫向瞪着自己的主子与同袍全冲向这一边,顿时傻了眼。

    而西凉茉原本看着快把人解决了,结果他嚎了一嗓子,反而将远去的人连带着天理教的人全都吸引过来,气得心中火起,咬牙切齿:“不要理会这个白痴,魅六、魅七你们带着白玉、白蕊撤,我和白嬷嬷、魅五一组,分头向溪谷撤,天亮之后在山下入山大路会合!”

    白玉和白蕊已经从床下和柜子里爬了出来,气恼地看着那个奄奄一息害得她们藏身之处被发现的男人,恨不得剁了他。

    白嬷嬷早就提着刀剑紧张地看着这边,听着主子一声令下,立让魅六、魅七帮助白玉白蕊从窗口爬了出去,

    西凉茉估摸着此时在这里等候救援是来不及的了,如今只能靠自己了。

    凭借着她们和魅七的功夫,若只是遇上小股天理教徒倒也无性命之忧,只怕遇上人多就麻烦了,好在当初她们都换了衣服,还能遮掩一阵。

    西凉茉看着白蕊、白玉出了窗外,她刚准备爬出去,一只利剑蹭地一声钉在了窗上,她这一迟疑,司承乾已经领着人冲到这里。

    司承乾等人原本以为这里有出路,也就着月光看见了窗外的溪谷树林,正是大喜过望,但下一刻就却仿佛被泼了满头凉水,居然有天理教的人已经在此,而且击杀了一个侍卫,还将莫向打成重伤。

    后有追兵,前有狙杀者,自己的人都死了大半都未曾见到救援,司承乾几乎感觉到了无比的绝望,天要亡他?!

    绝望一下,他红了眼,激怒大吼:“杀了这群乱臣贼子!”

    那些东宫侍卫也陷入绝境之中,激发起最后嗜血的性子,不管不顾地冲杀过来。

    “杀了天理教的贼人!”

    “死了也拉个垫背的!”

    西凉茉又惊又怒,几乎忍不住破口大骂蠢货,但情势已经是急如星火,刻不容缓,只得拔剑挥刀相向。

    魅五首先一声不响地冲了上去,一下子砍倒了不少人,但屋子里狭小,人多了,他反而发挥不开,处处受制。

    魅六、魅七在外头看着西凉茉身处险境,立刻转身折返,白玉、白蕊也立刻往回冲。

    但西凉茉一剑挥开一个满脸是血的侍卫,转头冷声怒喝:“魅六、魅七,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把她们带走,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小姐!”

    “郡主……!”

    白玉、白蕊大惊,她们早定了要和西凉茉同生共死,正要不管不顾地冲回去,魅六、魅七却已经止住了脚步,他们得到的命令是不计生死保护西凉茉,若是因为他们反而害得西凉茉失去性命,便是自毁任务,下场只有生不如死!

    所以两人只是犹豫了片刻,立即转身各自扛起白蕊、白玉,不顾她们的挣扎一下子几个纵跃就渐渐消失在了暗夜树林之中。

    而此时,在魅五舍身以一挡万的掩护之下白嬷嬷跃出了窗口,正要去拖西凉茉,却发现司承乾的刀剑已经缠上了西凉茉。

    司承乾的目光非常准确,面前这个发号施令的小个子,必定是这几个人中的重要人物,看着他身边有如此高手,若能擒拿下次人,他们一行人说不定反而还有求生之望!

    所以他处处封杀着西凉茉逃离的路线,却并不要西凉茉的命。

    西凉茉气急,却一时半会摸不清这人要做什么,黑暗中更看不清对方的脸,也不知是哪路人马,想要说话,对方却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罡气压得她只能不停躲闪,身上一阵阵的发疼。

    她学武不过数月,手上功夫并不甚精湛,只是内息绵长,轻功很好,但却没有发挥的余地。

    如今魅五被缠住,白嬷嬷又被拦在窗外,自己毫无办法!

    双方交手之下,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竟然渐渐被逼迫得远离了前往溪谷的窗口,反而被逼迫到另外一个靠近陡崖边的窗口上。

    说是崖,倒也不甚确切,只能说是一个很陡很长的坡,几乎呈现八十度的斜度,坡底远处只能看见绵延不绝的灌木,不知通向何处,陡坡上长满荆草。

    西凉茉心中焦急,想要从腰上拿出毒粉的时间都没有,忽然见一边有一只香炉,她随手从里面抓出一大把香灰朝司承乾撒去,大喝一声:“看我百蛇千蛛毒粉!”

    司承乾只见面前一把灰蒙蒙的东西撒过来,又伴着对方大喝的毒辣名字,便觉得不好,同时心中大怒,好一个卑鄙的天理教妖人!

    闪避毒粉霎那,他一脚踹向西凉茉,想将对方踹倒,却不想西凉茉轻功极好,一下子躲了过去,甚至还绕到了他身后,借机在他的腿上狠狠一踹,整个人也一同竭力向司承乾背上撞过去,将司承乾一下子撞出了窗子外,她没好气地娇呵一声:“滚下去吧!白痴!”

    司承乾猝不及防被撞出窗外,一看着那陡峭得不知尽头的山坡,心中一片绝望寒凉!

    感觉对方被自己撞出了窗外,西凉茉心中一喜,正要回撤,却不想刚转身就被一只大手一把揪住了身后披风,其力道之大几乎是在霎那间将西凉茉也拖向窗外。

    西凉茉大惊,一剑插向窗棂,却也只缓住了几秒钟下坠的势头,身后男人健硕的双臂一下子如蛇般缠绕上她纤细的腰肢,耳边传来男人恶狠狠地低声咒:“跟着本太子一起下地狱好了!能陪着本太子,也是你的福气!”

    巨大的重力拖曳之下,霎那之间,连惊觉不对飞身来救的魅五都来不及施上援手,就看见两人‘呼’地一声,直挺挺地坠下了陡坡,如滚石一般迅速地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太子爷!”

    “太子!”

    “大小姐!”

    “……!”

    无数声惊呼同时响起,魅五则是不声不响地回身一剑逼退了身后纠缠的侍卫们,毫不犹豫地跳下了陡坡,滚了下去。

    ——老子是太子爷无奈又乌龙的分界线——

    而这一头,在秋山脚下,华美的檀木香车边,已经跪了一地的黑衣人。

    “找不到?找不到就再去找,否则就提头来见本座就是了!”站在车边,百里青漫不经心地道,仿佛并不甚在意他下达的任务,但原本拿在手上的描金茶盏瞬间在他手中变成了瓷粉,便可知他已经是发怒了。

    谁不知道九千岁的怒火必定要以血肉为代价方能安抚。

    魅部与影部的人立刻齐齐肃声道:“是!”

    见惯了生死屠戮的死士们,在百里青的如九幽之狱般死气森森的眸光下,都忍不住微微瞳孔紧缩,身子也跟着瑟缩了一下。

    百里青刚刚慢悠悠,极不情愿地到了山下就接到了影部来报秋山之上有天理教徒出没,而且声势浩大,行为诡异,当时百里青就命下属加急赶来,同时派人继续探听消息。

    谁知探听来,探听去,却只知道郡主失踪了,而且情形不是太妙的样子,连派出去的魅五、魅六、魅七等人都失去了联系。

    看着魅部与影部的众人齐齐消失在林间,小胜子立刻端着重新倒好的热茶上前,尖声尖气地道:“督公不必气怒,这伤着了身子可不好,郡主如此聪敏,必定吉人自有天相!”

    百里青阴沉着一张魅艳无双的脸,拿过茶喝了一口,仿佛才平息下自己的情绪,随后冷哼一声:“谁说本座是在担心那个臭丫头,不过是本座的一颗棋子玩物罢了,但天理教的人盘踞了秋山作为据点,而我司礼监的探子居然毫无所觉,如今竟被那群贼子弄出这样大的事来!你说小连子是不是该给本座好好地‘交代’一番,他是怎么做这个探子头儿的!”

    他百里青的人,九千岁的东西,没玩够之前,只有他能碰,他能杀,寻常人等便是觊觎一眼,都得把眼珠子剜下来!

    如今他千岁爷刚刚精心养了只有趣的小狐狸、小徒弟,连毛都没碰上半根,味道还没尝上一口,就这么没了的话,怎么不让他气得想要杀人!

    说到最后,百里青身上的阴霾血腥之气,逼得一边常常陪伴在他的小胜子都不敢抬头

    只是心中嘀咕,往日里可不见督公您为了哪个玩物如此大发雷霆,气得跳脚,甚至迁怒于忠心的属下,这小郡主作为玩物的分量也未免太重了点,重得让他们这群忠心属下都吃味呢……

    可小胜子不敢随意说话,只能老老实实地看着百里青发怒,然后跟着他一起大骂魅五、魅六、魅七这些‘没用的废物,一个人都看不好’!

    不一会子,又忽然有影部的人急急过来,在小胜子耳边说了什么,小胜子一听,暗自苦笑,这年头,咋什么都撞在了一块?

    百里青听了小胜子禀报的消息后,并没有他想象的急躁,而是微微挑了精致的眉道:“太子也在追捕这些天理教余党,而且还失踪了?”

    “是!”

    百里青沉吟了片刻,冷淡地道:“命影部的人查找那丫头的同时也顺便查一下司承乾那笨蛋去了哪里,他的命暂时还有用。”

    小胜子无语,这果然是……悲催的同人不同命吗?

    都是千岁爷的徒弟,待遇真是两级分化严重啊,只是顺便……查一下一国储君的下落。

    而香山西侧,不知过了多久,一团草甸之下,一个人影动了动,西凉茉艰难地睁开了眼。

    ------题外话------

    这几天特别忙,可能都要晚上8点到9点之间更文~~~~请大家到时候再来看或者等第二天吧。

    还有~~表催,小茉虽然很快就在下章或者最迟下下章节会嫁给司流风~~但是不代表和阿九之间木有‘奸情四溢’和培养感情啊~~~

    鉴于阿九这厮身为极品变态居然让不少亲都拜倒在他的淫威之下,并且他强烈要求增加前期出场次数,所以小茉想要先拥抱其他美男的抗议被判无效,让阿九多出来,早点吃掉小茉~~~

    再说个·~真的是1V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