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八十一章 屠戮西凉家

第八十一章 屠戮西凉家

    

    司含玉似是德王妃亲生,如今却来说这些仿佛数落母亲的话,真是……奇妙。

    司含玉怔怔看着西凉茉,苦笑:“有些时候,真真是日子光鲜罢了,正如姐姐,若平头百姓听说靖国公家嫡女,谁不道是富贵人家,整日锦衣玉食,开心快活呢。”

    说罢她犹豫一下又低声道:“原先父亲奉旨巡视边境东南大营,实际上却是在暗中查访关于东南大营的粮草被贪墨,激起军中哗变一案,却在巡视途中忽遇苗疆贼寇作乱,战死疆场,但这贼寇来的蹊跷,东南大营靠近苗疆,这些年苗疆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一向太平,哪里来的贼寇呢?”

    仿佛忆起过往伤心事,司含玉又掉了两滴眼泪,又道:“父亲一身武艺,手下亲兵也身经百战,遇上那些贼寇,却没有一个人能逃掉,这岂非怪哉,与其说那是贼寇,倒不如说是杀手,后来此案震惊朝野,司礼监按律命人查访,当时司礼监副座却命人草草杀了一批流民草寇,又以东南天气炎热不宜保存尸体为由,将父亲尸身火化,哥哥当时被父亲带在身边,那一次刚巧被留在了相郡府玩耍,所以逃过此劫,但却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呢!”

    “司礼监副座?莫非……。”西凉茉听得心惊,但面上却不露声色。

    “正是如今的司礼监首座,锦衣卫都指挥使、太子太傅——九千岁。”

    司含玉咬牙切齿地道,面露愤怒之色:“哥哥亲眼看着九千岁冷漠地令人将父亲的尸身焚化,不管怎么求他,他都不让哥哥最后见上父亲一面,那些锦衣卫甚至将哥哥一脚踹扔了出去,那年哥哥不过是个幼童,稚子何辜?”

    稚子何辜?

    若此事真是百里青做下的,那么他放了司流风已经是他大发慈悲了,她那位师傅素来心狠手辣,向来做事不留余地,只爱斩草除根。

    西凉茉一边安抚着仿佛极为伤心而泣不成声的司含玉,心中却默默地道。

    但她心内还是颇为震惊,想不到十几年前不过是个司礼监副座的百里青,也不过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竟就这样一手遮天,而且德王爷那时候应该手握重兵,正是权势最强盛之时。

    原来,百里青和司流风……说不得还有杀父之仇。

    她又想起百里青仿佛对她决定嫁给司流风总有一些态度暧昧、若有所思的样子,甚至说出了要灭德王府满门之类的话,再回忆之前种种,顿时有些奇异的感觉,莫非百里青要用自己来掣肘德王府么?

    这……却不在她的计划之内了。

    西凉茉轻哼,昨日那样耳鬓厮磨,他都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是想等着看她发现之后会怎么处理吧?

    但她也并不意外,她与百里青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若从合作者的角度而言,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司含玉见她已有所悟,眸光中闪过慰色,司流风知道百里青似乎对西凉茉颇有不同之意,便心下有些犹豫与焦虑,她是真心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小嫂子是司礼监插在哥哥身边的棋子,所以才自告奋勇来试探一番,何况她挺欣赏靠着一己之力在逆境里翻身而起的西凉茉。

    谁人不知靖国公府大小姐原本一个影子一样的人物,能在那出了名好手段的韩氏手里翻身,绝对不是凭借着幸运二字就成的,她见着西凉茉也不似那心机歹毒的,也堪称哥哥的良配。

    西凉茉轻叹一声,眉间笼上轻愁支着额头轻叹:“那日出宫之时,司礼监的连总管命姐姐为九千岁制最好的胭脂,姐姐便应了,妹妹,你既知我苦处,便也晓得我身似飘萍,自也只能奉承他人,否则又如何能有活路,你也知我那嫡母嫡妹何曾是好相与的。”

    司含玉一听,忙握住她的手道:“姐姐,待得出了这个门,你就是哥哥的人,你要信哥哥必定能护你周全,德王府也不是那门庭软弱的,让人欺负到自己王妃头上。”

    听着西凉茉的话,她不过是去巴结那些阉人,那些首饰不过是连公公赏赐之礼了,既然那如此,倒也没什么。

    至于那西凉仙姐妹,让司含玉想起那些当年欺负她年幼无父的跋扈贵女,她看着便不喜。

    西凉茉看着她,露出淡淡的感激笑容来:“那要多谢妹妹了。”

    司含玉娇俏地一撅嘴,伸手刮她的琼鼻:“你可是我看上的嫂嫂呢,若他日哥哥欺负你,我可不饶他。”

    西凉茉状若娇羞地笑骂:“你就会排揎我,还不把你的宝贝拿出来,到时候那些贵女们在外头可不知要说我多骄横呢。”

    司含玉从腰上解下一只锦袋来,边打开边不屑地道:“她们那些人什么身份,与咱们可不是一路的,不必理会也就是了!”

    西凉茉坐在金雀雕花铜镜前,看着镜子里司含玉高傲的模样,心中嘲谑,这个身份尊贵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郡主,虽然没了父亲,却有母亲一生庇护,何曾与自己是这半路冒天下大不韪挣来郡主身份的自己是一路的?

    亲手帮西凉茉戴好缨络圈,司含玉满意地拍手笑道:“姐姐,这只璎珞圈果然合适你,上面的翠绿猫眼石可是一万粒里才甄选出来一粒呢,姐姐真是好颜色才衬托得起。”

    果然,那颗硕大的绿色猫眼石,火彩耀眼,又正与西凉茉头上的翡翠头面相呼应,更显得她贵气娇美。

    “这些是姐姐自己做的小玩意,除了你这一份,还有一份且替我拿回去孝敬王妃,上不得台面,却是姐姐亲手所制的一番心意,可都是独一份的。”西凉茉,从小屉子里取出两只牡丹祥云缂丝的缨络锦袋交给司含玉。

    司含玉看着那锦袋子很是精美,坠珠绣玉,里头是一只纯金嵌宝石水晶镜子的粉盒,便知道她费了一番心思,闻着也是异香扑鼻,便笑眯眯地收了:“姐姐的手艺都是贡物,岂有不好的,下个月初就是你们大喜之日,我留下粉盒,袋子且送与哥哥,等着吃喜酒的时候让大家也好羡慕哥哥,姐姐且自梳妆,妹妹先出去了。”

    西凉茉掩唇笑骂道:“你这丫头除了贫嘴还会什么!”

    待司含玉银铃似的笑声远去,西凉茉脸上的笑意便蓦然消失无踪,手上的梳子啪地一声甩在桌上,端坐两节,惊得进门的白蕊一跳。

    西凉茉揉揉眉心,唇边泛起冷笑,真是想不到,自己如今还没进德王府的门,就先和自己未来的夫婿斗起心眼来了。

    司含玉说的那番话,说没有司流风的授意,谁信呢?

    司流风和百里青恐有血仇,司流风既然怀疑她与百里青的关系,那么他娶了自己,难道就没有芥蒂么?

    又或是另有所图?

    西凉茉眸光幽冷,思索片刻,还是起身稍微整装片刻出了门,去应对那些贵女。

    今日之宴,又叫小别宴,待嫁女子会请来相熟闺中蜜友一同吃酒玩耍,算是辞别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即将挽起长发嫁作他人妇。

    西凉茉不若西凉仙姐妹,自幼出府常在贵女间交际,就是西凉月还能偶尔粘着西凉仙姐妹的光能出去交游,她除了偶尔去国色坊接待一些极为尊贵的夫人公主,也嫌弃那些小姑娘们过分幼稚,整日就想着吟风弄月,家长里短,所以想要讨好她的人也不得其门而入。

    故而此次宴会上一下子来了不少高门贵女,她却不认识几个。

    但司含玉身份贵重自幼多得众多贵女和夫人们亲眼,便是由着司含玉带着自己一路介绍寒暄,她也自然点头微笑行礼,举手投足间落落大方,个倒叫众人都暗赞,这西凉府邸的大姑娘,并不似传闻那般从小不得主母教诲,与下人一般混养得不识礼数,行为举止丝毫不曾辱没了她这郡主的名分。

    再加上原本府邸里的正牌国公夫人是蓝氏,虽然多年不得见,但到底还是名分在那里,这倒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于是这些贵女们倒是竞相与她交好起来。

    “姐姐这项圈果真是精巧漂亮,巧夺天工。”说话的是鸿胪寺卿陈大人家的嫡出大小姐陈敏之,正瞅着西凉茉颈项间那只璎珞圈赞叹。

    司含玉送她的璎珞圈称为九转玲珑盘凤缨络圈,赤金打造,体雕两只三尾凤凰做俯首落云状,凤凰羽毛通体纤毫毕现,精致异常,尾羽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绿色碎宝石,凤目为两颗小绿猫眼石,两凤首朝下,衔着一颗拇指头大小的青绿猫眼石,火彩熠熠,极为炫目。

    项圈上还坠着五颗玲珑九转金铃,这金铃镂空,共有九层,层层相套,雕刻得巧夺天工,行动间便听见玲珑叮当作响,宛如风吟,最难得的是这铃铛只一个小指节大小,整个项圈不若时下流行的赤金项圈笨重,显得极其轻巧精致,让戴的人也显出曼妙不凡的意味来。

    “是呀,见了贞敏郡主这项圈,我可是恨不得把我脖子上这俗不可耐的物件快快抛了去,只我若摘下来,我娘瞧见了,我就要被大刑伺候了,只得日日显出那暴发户的样子来,唉。”东停侯家的嫡次女何芸做无奈状摇头。

    众人皆笑起来,谁不知道东亭侯家族男丁兴旺,却是女儿难得,夫人年近四十才得了这么个小宝贝女儿,含在嘴里怕化了,听说小女命薄便去请了一个贵重的衔平安玉扣项圈在高僧处开光回来,这项圈乃足金打造,又很粗,不但贵还——相当重。

    西凉茉知道自己未来必定少不得建立这一圈夫人小姐间的关系网,便也打趣道:“这可是含玉那丫头的抬举,大家不若都早早成婚,也好去向含玉讨这个吉物,她必定是个大方的,家里宝贝多着呢。”

    众家贵女也有那已经定亲的,还有为定亲的都齐齐脸上一红起来,也有不少笑着去闹司含玉要宝贝的。

    司含玉指着西凉茉笑骂:“好你个小蹄子,亏我私下还叫你声姐姐,现如今就要当我的嫂嫂了,不帮着我要体己也就罢了,倒是合着外头人来盘剥我,谁要帮我抓住她,让我好好教训一番,本郡主可有好东西送上。”

    说着便要去哈西凉茉的痒痒,姑娘们都笑闹做一团,倒也是其乐融融。

    西凉茉被两个贵女抓着,让她司含玉咯吱得一迭声地告饶:“好妹妹,姐姐错了还不成,今日可给饶了姐姐一回罢。

    司含玉又咯吱了好一会方才住了手,笑道:”可知道我的厉害了,今日你是头一份的体面,且放过你,只姐姐这般模样,倒是不用添妆了,恁是让人心醉呢。“

    众家小姐看去,只见西凉茉笑得尖巧小脸粉红如粉樱绽开,一双妙目盈盈含了泪,气喘咻咻间犹如软侬花语,娇不自胜,确有一份叫女子都移不开目光的娇媚来。

    有人正要打趣,却听见一道颇为尖利的声音响起:”那是,我们府上的大小姐自然是姿容独一份的,我见犹怜得很,也不知是多少男儿梦里人呢。“

    众人闻言,不由面色都有异来,这分明是指责西凉茉行止不端,也不知谁那么不识趣来添堵来了,便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堕马髻的女子被两个丫头扶着走了过来。

    她上着海棠春折枝绣牡丹缂丝褙子,下着雨过天青云绸撒花裙,除却头上的一套赤金红宝石五尾凤凰头面,耳朵上还缀着两颗龙眼大的东珠,手腕上还带着一对赤金宝石绞丝镯,涂着艳丽蔻丹的手指上戴着三只成色极好的宝石戒指,通身的富贵。

    一张鹅蛋粉脸亦算娇美,细长秋水目配上两道柳叶吊稍眉却凭添了几分刻薄,正是数月前嫁给虞候的西凉霜。”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的别宴呢。“白蕊在一旁不屑地低道,嫣红大紫向来是别宴主角穿,宾客也有穿艳色的,但多半都避开一些,免得冲撞主人家。

    西凉霜走近了,盯着西凉茉的眼神满是讥怨,身子却一偏先给一旁的司含玉和西凉仙行了礼:”见过含玉郡主,见过大姐姐。“

    司含玉客气一笑,让她起身,西凉月方才一直沉默,冷眼看着西凉茉她们笑闹,此刻却含了笑上来打趣:”这些时日不见三姐姐,倒是出落愈发的富贵美貌了。“

    西凉霜锐利的目光扫向西凉茉,讥讽地道:”托大姐姐的福气呢。“

    她永远记得自己被迫出嫁那日,被西凉茉踩断了手指,又绑着上了花轿,死都死不成的屈辱,当日虞侯掀开盖头见着自己的模样就大怒,扇了她一个耳光,就强逼了她……那种恶心的感觉让她永生难忘。

    既有人找不自在,西凉茉又哪里有避过的理,只笑笑:”哪里就是托我的福气,我素来是个福薄的,倒是妹妹自己为自己择的好运道,虞候必定是极宠爱妹妹,瞧这通身的气派,如今妹妹可也是三品的诰命夫人了。“

    西凉茉一番连讥带讽的话点明当初她自己设的圈套让她自食其恶果,让西凉霜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但西凉霜虽然起初不愿意,甚至对着虞候口出恶言,但最被破了身子,最后一丝幻想尽破后,反而看开了。

    而虞候虽然一开始对西凉霜的倔强不从很是恼怒,但最后她肯婉转承欢,还是多少让他心里爽惬了不少,何况虞候也已经四十余一二,八房妾侍,通房不知几多,长房嫡子都已经给虞候添了两个孙子。如今却得了这样身份也算高贵的二八佳人,还是心情很好。

    一树梨花压海棠,虞候这老梨花自然对西凉霜这年轻貌美的小海棠宠爱有加。

    是故西凉霜虽然是满心不甘,没有嫁得那韩蔚,但她一入虞候府就是正妻,未几又仗着虞候新婚宠爱强行从三姨娘手上抢了掌家权,打死了两个年轻一点的小妾,如今也是侯府主母,还封了三品的诰命,尽享富贵,自然就腰杆挺直了,不复从前在西凉仙姐妹和韩氏面前的小心卑微。

    对她而言倒也不知是福还是劫,如今见着当初害了自己的西凉茉这些时日不见,不但脸色着好了许多,名正言顺地恢复了嫡长女名位,不但害得韩蔚表哥伤心,还要抢了西凉丹的婚事嫁给德小王爷,当初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个贱人心机如此深沉。

    看着西凉茉的风光,她心中那种愤恨不甘就如潮水一样不停一番又一番地拍打上心头。

    郡主又怎样,嫡女又如何,当初还不是她脚底下一只老鼠,每次她在西凉仙姐妹和韩氏那里受了气,都要找西凉茉这个‘嫡女’发泄一番,西凉茉凭什么能有今日,难道嫡女就该比庶女好么?难道她们不是一个爹么?

    西凉霜想着一切总总涂满嫣红蔻丹的手指几乎掐到手心里去。

    可她却忘了当初自己在府邸里作践人的时候,可没想过西凉茉和她一个爹,亦是姐妹。”妹妹在这里恭喜大姐姐了。“西凉霜笑道,复又似亲热地靠过来,叹息道:”只是不知韩蔚表哥有多伤心呢……哎呀……大姐姐,你可别怪我,妹妹有口无心。“说罢以袖掩唇,做失言不安状。

    西凉茉看着她做作的样子,又见众贵女们奇异打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心中冷嗤一声,这点子小伎俩还真是西凉霜这女人惯用的。

    她吃了口茶,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西凉霜:”韩蔚表哥……哪一个?“

    西凉霜冷笑着要说话,却见一旁白蕊在西凉茉身边提点似的道:”回大小姐,韩蔚少爷是二夫人娘家的侄儿,韩少爷来的时候,您总是在后院子里为夫人祈福,甚少到跟前去……。“

    白蕊见西凉茉还是有些茫然得不太记得的模样,便状若有些焦急地又低声道:”就是您四岁那年,韩夫人娘家庄子上送了西域葡萄来,给了您一串葡萄的那位。“

    白蕊声音虽然似故意压低了在耳边道的,但旁边人距离实在太近,便还是将白蕊的话听了个全,众人不由心中都暗笑,有那把持不住的也已经扑哧一声低笑起来。

    西凉茉方才若有所悟般地看着西凉霜,瞄瞄西凉仙又不好意思道:”哦,是了……就是那位母亲家的表哥,彼时我总拘在院子里不大常见人,所以也不常得见那位哥哥,倒不知接了人东西的总要回礼,不若三妹妹,能常在母亲跟前伺候,手艺又好,听五妹妹说那位表哥身上的挂件荷包什么的都是妹妹绣成呢,妹妹那手精巧双面绣可是姐妹里独一份的呢。“

    一番话下来,哪还有人不知其中道理,西凉茉过去不得韩二夫人和靖国公待见早是人所周知,韩二夫人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家亲侄儿和西凉茉有首尾,倒是这嫁出去的西凉霜,看来彼时心可不在虞候身上呢,这未嫁之女便如此这般大胆向男子献殷勤,还真是……庶女就是庶女呢。

    何况西凉霜的双面绣确实在闺秀间有些名气,想来是假不了的,万一这事传到虞候耳朵里……

    众家贵女们看着西凉霜的目光就有些意味深长起来。”西凉茉,你这贱蹄子胡诌些什么……!“西凉霜气得咬唇,柳眉倒竖,只恨不能撕了西凉茉的嘴,本想给西凉茉添堵,哪里想到倒是给自己添堵,在虞候府邸也横行了一段时间,顿时忘了西凉茉身份如今已经是不同,便把往日骂西凉茉的话骂了出来。

    西凉茉尚未说话,司含玉已经是眉头一皱,冷声道:”虞候夫人说话可要注意了,茉姐姐可是公爵府的嫡长女,更是贞敏郡主,未来的德小王妃,你如何这般言出无状,辱骂长姊!“

    西凉霜看心中气恨,绞着手帕恨恨地道:”那又如何,本夫人也是三品诰命,难道她还能如何?“

    当初她一介庶女,需要唯唯诺诺,但如今,她已经是堂堂侯爷夫人,就不信她们这些人还敢拿自己如何!

    西凉茉悠然一笑道:”所谓刑不上大夫,三妹妹自然是由侯爷才能管教,只是常言子不教父母之过,想来也是当初三妹妹在府邸里的时候与那上不得台面的姨娘走得太近的缘故,所以才有如此作为,等会子姐姐自会去向姨娘讨教一二。“

    西凉霜瞬间脸色变得苍白,尖声叫道:”你这是威胁我,我要告诉父亲去!“

    她分明是说,便是现在动不得自己,但娘亲身家性命却还掌握在她的手里,何况她现在掌着家,收拾一个姨娘也是名正言顺的事。

    西凉茉根本懒得理会西凉霜这蠢货,平日里姐妹不合,哪怕刀剑相向,也是私下里的争斗,明面上却还是要维护家中颜面,偏这蠢货唯恐天下不知一般。

    她只笑笑,当西凉霜是空气,看向一众贵女们笑道:”前些日子我得了几株七色梅花,今日早上就听说开了,不若姐妹们一同到花园里赏梅踏雪,也是件风雅趣事。“

    说罢便率先领着司含玉往湖边去了。

    今日受邀请的众贵女多半也是嫡女出身,哪里能见的庶女这般爬到自己头上去,可见那西凉霜是惯了如此无礼的,都冷嗤一声,面带鄙夷地跟着走了。

    只余下西凉霜气恨不已,在虞候府邸,谁敢如此下她的脸,难道在国公府第,自己永远比不得这个嫡女的名头么?

    西凉月看着西凉霜眼里的恨意,唇边挑起一丝嘲弄的笑,却面带无奈地安慰她:”你要知道,如今大姐姐与我们都不一样了,她不但是郡主,还很快就要成为德王妃呢。“

    她佩服和倾慕西凉茉的本事,可也讨厌西凉茉总是不将她带在身边,明明她才是她的亲妹妹,可西凉茉总是冷冷淡淡,任由她如何讨好,都不曾多看她一眼。

    西凉茉的态度让从小就很会左右逢源的西凉月感觉很是失落。

    西凉月还就不信了,等这些姐妹都没了,大姐姐就剩下她一个妹妹,还能不将她放在眼里么?

    反正三姐姐那么蠢笨又高傲,迟早会去触犯大姐姐的威严,干脆她就往死路上送这蠢笨的三姐姐一程好了。

    西凉霜果然听了她的话后,面带怨毒地道:”她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当初比一个下人还不如,如今她竟然骑到我们头上,难道我们就任由她如此肆无忌惮么!“

    西凉月一脸茫然似的看着西凉霜:”可是,妹妹在家中地位低位,哪里能比得上三品诰命的姐姐你,又能对大姐姐如何?

    西凉霜傲然哼了一声:“也不曾指望你,且等着就是了,谁知道她嫁不嫁得成!

    西凉月眼底精光一掠,天真地仰起脸:”哦,三姐姐可是有了主意?“

    西凉霜睨了她一眼,却只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却不想刚走到御花园边上一转弯,却撞上了一个人,西凉霜一个踉跄,一屁股跌坐在地。

    她大怒地对着身边丫头怒道:”大胆,也不看看面前的人是谁,便敢如此放肆,给我掌嘴!“

    可是一抬头却对上了一张似笑非笑,也是她最痛恨的脸。

    本该在梅园里与众贵女们吟诗作对的西凉茉却领着自己几个大丫头站在这拐角处,仿佛正好整以暇地等着她。”三妹妹,你这么行色匆匆,是要去哪里呢?“西凉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微笑。”你……。“西凉霜恼羞成怒地想要爬起来,却不妨裙摆被人从旁边踩住,一下子又跌在地上。”三姑太太,您可要小心,要是不小心摔折了胳膊腿什么,可多不好呢!“白蕊在一边笑嘻嘻地道,穿着绣鞋的小巧纤足正大剌剌地踩在西凉仙雨过天青云绸撒花裙上。

    这是西凉霜最喜欢的裙子,她顿时怒从心起,对着西凉茉怒道:”你就是这么管教自己的丫头的么,以下犯上的贱婢,还不拖出去打死了!“

    虽然她的派头很足,但是这么跌坐着,却未免失了些几分气势。

    西凉茉却笑着走上前两步,忽然一抬脚,毫不客气地再次一脚踏在她的纤细手指上,然后狠狠地璇足尖。

    只听见空气中传来几声脆响。”卡嚓!“

    西凉霜的手指已经生生地断了三根。

    西凉霜只觉得手指传来剧烈又尖锐的疼痛,眼前一黑,顿时惨叫起来,但半声凄厉的尖叫才刚出口,嘴上却被白玉一把塞进了一大块破抹布,将她剩下的叫声给塞在喉咙里。

    她怎么敢……

    怎么敢如此对她!

    西凉霜痛极,惊恐又愤怒地盯着西凉茉。

    西凉茉却垂着冰冷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露出一个冷酷又轻蔑的笑容:”西凉霜,你且记好了,当初你要死要活,是本郡主替你做了这个让你富贵一生的决定,你才有今日,本郡主能让你当上这富贵的侯爷夫人,自然也能让你沦落成泥,若你乖觉些,安安分分当你的侯爷夫人,也就罢了,若是不然……。“

    西凉茉抬手捏住西凉霜的下巴,垂下首去,盯着她的眸子一字一顿地在她耳边道:”西凉仙姐妹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怎么说,咱们也是姐妹,本郡主可不希望下一次踩断的是你纤细又漂亮的脖子。“

    西凉霜这种女人,对于常年压迫在头上如西凉仙姐妹,已经习惯了她们给的屈辱,却反而看不顺眼那些曾经不如自己的姐妹,有超越自己的一天,将从西凉仙姐妹与韩氏身上受到的气,发泄在比自己更弱小的人的身上。

    笑人无,恨人有。

    这种助纣为虐的豺狗,其实比仗势欺人的西凉仙姐妹更可恶,所以根本不需要去给她什么宽和的余地,没有一棍子打死,便已经是她的慈悲。

    西凉茉在她脖子上抚摸而过的手指柔滑细腻,又异常冰冷,让西凉霜剧痛之中也忍不住恐惧地发起抖来。

    她从西凉茉的眼里看到了真切的冰冷杀气,如蛆跗骨。

    西凉茉看着又吓又痛,魂不附体的的西凉霜,冷冷一笑,领着自己的丫头们转身而去。

    ——老子是小白爱大胸部的分界线——

    就在靖国公府邸上紧锣密鼓地安排西凉茉的婚事之时,宫里也接到了来自靖国公与德王府按惯例娶宗室女需要呈上的请婚折子。

    这原本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但却牵动了不少帝国贵人们的心思。

    陆皇后望着这个折子,不由轻叹了一声,看向一边正在写字的清矍身影:”哥哥,这姑娘就要嫁了,便是皇上看见了,也说不得什么。“

    陆相手中的笔顿了顿,随后淡然地看向陆皇后:”事情过去那么多年,娘娘不必放在心上,依微臣看,若当初娘娘不拦下太子爷的婚事,与靖国公府邸联姻,对太子而言,说不定是个好事。“

    陆皇后一顿,原本温和从容的容颜上却掠过一丝痛色与不甘:”哥哥,难道还有谁能威胁承乾的地位?我上半辈子都活在那人的阴影里,难道还要靠着她的庇荫来稳固承乾的地位!“

    她其实不是没有想过的,但是,总是有那么三分不甘,让她还是决定放弃西凉茉,皇帝这些年寻找相似的替身还少么,她不想成了太后还要日日对着那张诛心的脸。

    何况……”哥哥,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姑娘有可能是承乾的……。“陆皇后摇摇头,怎么想,都觉得不放心。

    当初那件事,那么多人都有份参与,才换来了今日人人太平的局面,虽然她相信一个小姑娘成不了什么气候,但若是让那个姑娘搅浑了进来,总是不妙。”就算那姑娘与承乾真是兄妹又如何?“

    陆相毫不客气地戳破了这一层窗户纸,随后在皇后错愕的目光中,他眸光冰冷,捋须道:”所有人都认为她是靖国公与蓝翎夫人所生的贞敏郡主,与皇室毫无血缘关系,这就够了。“”如今后宫里也不止承乾一个皇子,三皇子与九皇子虽然生母微贱,但太宗皇帝也是宫娥所出,何况还有几位出身不低的婕妤、嫔也生下了儿子,虽然年纪尚幼,但陛下天心未定,正值盛年,谁也不知道未来将会如何,若那位郡主能得了陛下垂怜,嫁给了太子却是一大助力,只要未来太子登基后,她不生下子嗣也就够了!“

    皇家自古无情,女人最大的作用就是暖床生育与成为联姻的工具,但只要能襄助夫君就可以,在帝国顶尖权杖面前,伦理亲情都要为通往皇权之路铺路。

    陆相一番冷酷筹谋的话语让陆皇后震惊后,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只摆摆手道:”罢了罢了,哥哥,也不必再说了,如今贞敏郡主没几日就要嫁给德小王爷了。“

    她虽然看着容貌温和醇厚,但在宫中浸淫多年,手上早已全是血腥,又如何不知道这些道理?

    陆相看着自己从小温柔大气的妹妹一副阴郁模样,不由叹气,摇摇头,果真是妇人之见,眼光短浅。

    而就在陆相与陆皇后都相对无言之时,正在养伤的太子承乾也接到了这样的消息,他皱起眉,有些错愕地看着无意间谈及此事的自己的首席幕僚——鹿鸣先生。”鹿鸣先生,你说什么,但是贞敏她已经是本宫的人了!“

    鹿鸣先生本来不过是来探望受伤的太子,随口提到了一句当初与太子一起获救的贞敏郡主过几日就要与德王府的小王爷大婚,打算商议一下送些什么礼品过去,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听见了这样的密辛。

    鹿鸣先生不由错愕地看着司承乾:”太子爷,您何时与贞敏郡主有如此首尾,难道您与郡主已经……。“

    司承乾俊毅的脸上掠过一丝可疑的红晕,他干咳了一声,才道:”并非如此,只是本宫与郡主在野外独处一夜,恐怕有损她的名声,所以本来打算身子复原后,向母后禀明缘由,再去想靖国公提亲,却没有想到……。“

    他并不打算说出自己当初的狼狈与私密之事。

    鹿鸣先生闻言,皱眉道:”太子爷,您往后切勿再提起此事,此事于您与郡主都并非好事,毕竟德王府在朝中清流一派颇有声誉,若因此影响了彼此关系,恐怕不妥!“

    司承乾沉默了片刻,脑海里掠过西凉茉在泉水之中娇艳鲜妍的模样,她与自己分明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为何却还是要转而嫁给他人?

    他已经承诺过会娶她,前一刻她还在对自己细心殷勤,下一刻却又与其他男子谈婚论嫁,实在可恶。

    司承乾的目光里闪过阴郁,紧了紧拳头,随后却还是对着鹿鸣先生道:”本宫自然明白其中利害。“

    鹿鸣先生盯着太子的脸看了片刻,并未曾察觉有什么不对,这才满意地捋着胡须点头,另外与太子商议起其他事情来。

    ——老子是太子爷郁闷的的分界线——

    而引动宫中众人心思的那个对象,此刻并没有如众人想象中充满喜悦与羞涩地待嫁,而是在出阁前一天深夜,悄然出府,去了一间无名府邸,等候着一顶来接她的小轿子。

    这一顶小轿子将领着她见证自己第一场大规模的杀戮。

    夜色渐浓,房间的被人敲响了,进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何嬷嬷笑吟吟,眼含激动地向西凉茉迎了上去:”郡主!“”嬷嬷身子可大好了?“西凉茉也站了起来,迎了上去,握住她的手,上下欣慰地打量着。

    那日出事,何嬷嬷是她们中惟一一点武艺都没有的,她坚持要留下来,换了一身尼姑的衣服躲在自己的床下藏起来。

    西凉茉考虑了良久,如果勉强一起走,确实并不一定有好结果,倒不如分散开来,还能减少风险,于是她就同意了。

    何嬷嬷后来确实躲过了那一场太子东宫人马与天理教徒的混战,熬到了锦衣卫的人马前来营救,但是下山的时候却遇到了天理教的余孽,受了点轻伤,被接回了百里青的府邸。

    西凉茉让她回到百里青府邸上将养了大半个月,全好了,再回来。

    想不到今日来接她的却是何嬷嬷。

    两人确定了对方平安康健,也没有寒暄太多,径自出门后各自上轿向着目的地而去。

    不久,地方到了以后,西凉茉便戴着面纱下了轿,两名黑衣人立刻迎了上来,向着她一拱手:”小姐。“

    自从秋山回来以后,百里青便决定不让西凉茉再出现在自己的下属面前,让她戴上一袭特制的金属面纱,其他人只称呼她‘小姐’。

    西凉茉对着他们微微点头,转身朝大门走去。

    这片建筑青瓦白墙,气势恢弘,与墙色融为一体的青苔已经表明此处有着悠久的历史。

    她穿行在一座座的亭台水榭之间,最后停在一间几位开阔的大厅之间,黑色的三人方才能环抱的柱子上方挂着已经有些斑驳的牌匾,上面是天朝太祖皇帝的金钩铁笔——流芳堂。

    此处正是当初西凉本家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而整个西凉世家现在陷入了一种诡谲的沉寂,无数黑衣人如同鬼魂一般将之彻底包围,而府邸中至少一半的人却还在沉睡,空气里有着一丝阴霾的血腥之气。”人呢?“西凉茉坐在首座之上淡淡地问。

    底下的黑衣人恭敬地对着西凉茉道:”回小姐,他们已经分开关了起来。“”将他们带上来吧。“她淡漠地下令。

    黑衣人领命而去,不一会,就有十几个男子并着一个巍巍颤颤的老妇人被提拎了上来,跪在流芳堂中间。

    西凉茉朝着那黑衣人一摆手,那黑衣人就拎着那老妇人的发髻,强迫她抬起头。”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如何敢到我西凉世家的地盘上来撒野,你们可知道靖国公是我的侄儿!“余老太君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她只穿着一件中衣,中裙,正在睡觉,就被一群行迹诡异的黑衣人忽然抓了起来,发髻散乱地关在流芳堂的耳房之中。

    一同被关起来的还有不少嫡系的子侄。

    她正担惊受怕,却又忽然被拎到了流芳堂上,被迫跪下,她看着那坐在自己位子上的少女不由大怒,一下子忘了自己的处境,再次叱责道:”你这黄毛丫头,如何敢去做那个位子,那也是你能坐的么!“

    西凉茉看着仍旧端着一脸当家主母模样的余老太君,就好笑,她优雅地一抬手,取下了自己的面纱,对着余老太君笑道:”余老太君,别来无恙,可还记得本郡主?“

    余老太君并着西凉家的众人都大惊失色地看着座上的少女。

    竟然是她?

    那个被他们如此设计,却还是没死的丫头!”你这孽障,怎么敢半夜闯进本家,还如此对待老太君与我们这些叔伯,你究竟想做什么!“底下的有嚣张惯了的本家叔叔便很不客气地大嚷起来。

    其他人也都纷纷跟着附和。

    西凉茉接过司礼监暗卫们递来的茶,边品了一口,边轻描淡写地道:”侄女不想做什么,只是想毁了西凉世家和要你们的命而已!“

    朱唇檀口,贝齿如玉,却轻描淡写地吐出这样满是血腥的话,诡异而让人不寒而栗。”你……你是什么意思,简直是大逆不道,难道这就是你父亲教你的礼教吗!“余老太君却不若其他子侄一般,反而勃然大怒。

    西凉茉只是微微一抬手。

    忽然有黑衣人挥着细长的刀如风一般掠过,那方才说话的本家男子的脖颈间就猛地爆出一蓬血花,随后他的人头飞了出去,骨碌碌地滚到了一边。

    他的身子却还在堂下跪着,脖子上喷涌出的血,溅了余老太君一脸,余老太君瞬间僵住。

    而所有西凉家的人都爆发出惊恐的叫声,伏在地上抖如糠子。

    西凉茉看着傻了的余老太君,嘲谑地微微勾起一丝恶劣的笑来:”如何,老太君可喜欢侄女儿这份礼?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西凉茉,你不是人!“西凉和惊恐之后,上前一把抱住摇摇欲坠的老太君,朝着她大吼。”过奖,过奖,如何比得上你们这些对着自己女儿都能下手的豺狗呢?“西凉茉轻笑。

    西凉和咬牙切齿,她这丫头果然是知道了真相,他梗着脖子道:”我西凉家女儿如何能在野蛮人胯下受辱,那是她们的荣幸。“

    西凉茉唇角的笑容凝成冰冷阴森的弧度:”果然与西凉庆是兄弟,也不愧是西凉庭的父亲,如出一辙的说法,所以,西凉世家毁灭在我这西凉家所出的郡主手里也是你们这些人的荣幸。“

    西凉和愤怒又恐惧地看着上面的少女,道:”你……果然是你杀了庭儿和阿庆!“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点头:”是啊,本郡主请司礼监的人剥了他们的皮,再亲手一把火送他们下地府,这应该会让他们感觉无比的荣耀吧。“

    西凉和这下宛如被浇了一头凉水,惊恐地看向四周如同索命恶鬼,杀人不眨眼的黑衣人。

    竟然是司礼监!

    如雷贯耳的名声,是地狱使者的代言词,这丫头居然背着靖国公投靠了司礼监!”西凉茉……你……你……。“西凉和原本还希望只是西凉茉买通了强盗前来报复,如今却听见了这样恐怖的真相,几乎让他瞬间彻底绝望。

    根本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司礼监想要杀的人,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得过!

    他想要求饶,却拉不下脸,更不敢开口。

    西凉茉一招手,何嬷嬷端上来一个盒子,送到了西凉和面前,颇为认真地道:”这是茉儿送你们上路的一点小礼物,请二叔笑纳。“

    西凉和看着面前精致的盒子,不想去打开,直觉里面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身后一把长刀瞬间刺进他的肩膀,痛得他惨叫一声,赶紧伸手去打开那个盒子。

    一打开,他才松了一口气,里面不是什么人头,肢体,而是是五把精致的扇子,只是材质相当奇怪。

    西凉茉看着他松懈下来,轻笑:”二叔可觉得最上面的扇子上的胎记眼熟,那可是庭表哥痛了许久才能完整地剥下来的皮,剥皮的时候,他把嘴里的木头都咬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