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八十六章 阴谋初现 上

第八十六章 阴谋初现 上

    

    “什么?”一众怀疑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到了西凉茉身上。

    西凉茉脸色白了白,仿佛极为震惊的模样:“这……这是怎么回事?”

    司流风也冷冷地对着那小丫头呵斥:“静香,休得胡言乱语,锦娘不过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冲撞了少王妃,关在柴房里,心气不郁,这才滑胎,与少王妃什么关系?”

    静香含着泪目光闪烁地看着西凉茉:“锦姑娘原本胎像极稳,自从知道自己怀了小王爷的孩子之后,更是日日小心,却……却不知怎么会从王妃那里回来后就如此了,许是锦姑娘冲撞了少王妃,但少王妃好歹也顾念着锦姑娘与小王爷的情分宽恕一二,那也是小王爷的骨血。”

    这分明是在说西凉心地歹毒,竟然对着怀孕的通房下手了。

    “看不出来,嫂嫂如此显现弱质,倒是个心狠手辣的,这刚进门就让锦娘滑胎了,果真是好手段。”司流云是巴不得司流风出丑,翘着脚坐在八仙椅子上阴阳怪气地道。

    “是那锦娘冲撞了嫂嫂,嫂嫂就是娶了她性命也是应该的,只可惜了锦娘肚子里那个小娃娃。”司含香仿佛一脸天真地道。

    德王妃皱皱眉,刚准备开口:“这……。”

    西凉茉也不去看静香,只看向德王妃,面色苍白荏弱却自有一份冷色:“母妃,媳妇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小小通房的丫头也能如此凌驾与质问于儿媳,原来这就是国公府邸上的规矩么?

    德王妃面色僵了一僵,没错,这原本就是个丑闻,小妾也不过是用来伺候嫡妻的仆婢,何况区区没有名分的通房?

    主母允许,才能怀上主人的孩子。

    一个玩物一样的东西,是没有资格来质问主子的!

    但是,这事儿又有两说,西凉茉要处置锦娘,并不是不可以,但她刚刚进门,到底也该收敛着些,或者问一问她这当家主母的意见。

    锦娘是当初早逝的王妃给司流风的人,情分自有不同的。

    静香听着西凉茉这么一说,顿时磕头如捣蒜,竟上来抱住西凉茉的腿:”少王妃,您放过锦姑娘吧,她已经没了孩子,如今还躺在床上,不过是贱命一条罢了。“

    西凉茉一下子被静香抱住了小腿,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但她还是盈盈含泪地看向司流风:”小王爷,您真的觉得此事是茉儿做的么?

    司流风有些犹豫地看了她一眼,安抚地笑道:“不管是不是茉儿做的,为夫都不介意,不过是一个贱婢罢了,打死就是。”

    比起身份贵重的妻子,他虽然怜惜锦娘却并不真的在意她。

    西凉茉仿佛很失望地看着他,泪珠子柔柔滑落下了脸颊,掩唇泣道:“小王爷难道忘了么,昨日茉儿才跟你和母妃提到过要等生了孩子之后,再抬了锦娘做姨娘的,原来小王爷也不相信茉儿……!”

    静雨却忽然出声安慰:“少王妃,此事您何错之有,不必理会那个贱婢,怀不住小王爷的孩子,也是她命薄!”

    虽然说是安慰,但话语里暗藏讥讽却谁都听得出来,不过是说女人都爱吃醋,所以西凉茉如此作为合理却冷酷。

    西凉茉却仿佛很难过一般,对司流风刚想说什么:“妾身……。”却不知为何忽然脸色一白,然后瞬间身子软软地向后倒下。

    司流风大惊,立刻上前一把抱起她,满脸焦灼地道:“快去请大夫!”

    众人都是一惊,怎么说着说着,这位贞敏郡主就如此不禁得说,竟然一下子就倒了!

    德王妃更是大惊失色:“快,快,风儿,快把贞敏抱进母妃的房里,今日李圣手正在母妃的院子里位母妃诊治!”牡丹阁离前院确实是最近的,司流风立刻抱起西凉茉匆匆朝牡丹阁而去。司含玉也立刻追了上去。

    留下一群各怀心思的王府子弟们。

    司流瑾则是有点忧心地看着德王妃等人消失的方向,喃喃道:“多事之秋,怎么会这样呢?”

    司流云冷冷地哼了一声,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睨了眼司流瑾:“什么叫怎么会这样,三弟,你我是什么身份,可有必要去担心人家一家人!”

    司流瑾有些不赞同地道:“二哥,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始终都流着父王的血,当然要相互扶助守望才是正理!”

    司流云嘲谑地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什么守望扶助,三弟,你真真是单纯过头,还是真的大智若愚?”

    说罢便拂袖而去。

    司含香则看了两位兄长一眼,对着司流瑾叹了一声:“哥哥,咱们回去吧。”、

    ……

    这边司流风将西凉茉抱进了牡丹阁,放在了软榻上。

    今日刚好是回春堂有名的圣手大夫李泽来府邸里为王妃请平安脉,也顺便为她带来一些调理身子的方子。

    如今他被司流风请来看诊,便坐在了西凉茉的旁边,铺了一层薄纱在她的手腕上,为她把脉。

    好一会子,这中年大夫才有些诧异地喃喃道:“这位贵人可是少王妃,在下为少王妃诊脉发现少王妃身子内里虚亏,似乎有不足之症,只是少王妃听说是靖国公府邸上的贞敏郡主,如何会有这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症状?”

    司流风和德王妃互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然,果然,西凉茉不得韩二夫人待见,恐怕早年的时候被虐待过,只是想不到韩二夫人竟然做到如此地步。

    所以亏了身子。

    “不知这病可有大碍?”司流风有些忧心地看着西凉茉,他的神情并无作伪,毕竟这是他费心娶来的妻子,又是新婚燕尔,昨日才圆房,正是得趣的时候,自有一翻柔情蜜意。

    还指望着她未来能助他一臂之力。

    李泽摸了摸胡子,有些犹豫地道:“倒是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日后小王爷可要小心着些,莫可行欢太过,少王妃身子柔弱恐是受不住您的太多雨露,还有就是……。”

    司流风想起今早自己腰酸背痛,再加上昨夜那般**,俊美秀逸的脸上就露出些尴尬来,他轻咳一声道:“是。”

    德王妃却看着这位李圣手似有话未曾说完,便有些忧心地道:“不知道还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呢?”

    李泽看着德王妃目光锐利,似知道瞒她不过地说道:“这……只是不但小王爷与少王妃要克制行欢,还有就是少王妃身子年少时候亏欠太多,根基不好,最好是调养几年,二十以后再要孩子,这孩子才能抱得住,否则若是滑胎,不但影响母体,对孩子也不好!”

    德王妃和司流风同时都是错愕地微微张嘴,这意思是说西凉茉的身子,目前不适合怀孕了?!

    德王妃的脸色顿时闪过一丝阴霾,原本还指望着西凉茉早日生下继承人的,如今……这可如何是好?

    司流风则有些复杂地看着躺在床上身子孱弱的佳人,安静了下去。

    而站在一边的何嬷嬷这才开口,她犹犹豫豫地拭泪道:“王妃、小王爷,其实郡主自个儿是早知道自己个儿的身子的,曾经有太医为她看诊过,也是道若少王妃要母子平安最好在二十以后再生下子嗣。”

    “只是她一心为小王爷着想,希望为您开枝散叶,所以昨日知道锦姑娘有了孩子,她心中虽然苦涩,却还是想着您,这才打算等锦姑娘生下了孩子,再将锦姑娘抬了做姨娘的。”

    何嬷嬷一番话,合情合理地解释了西凉为何如此的大度柔情,只因为她暗自伤怀,却挂念着司流风;同时还指明了一点,依照规矩,司流风可以在妻子一年内无怀孕的情况下纳妾开枝散叶,而既然西凉茉早知道自己二十岁前不能怀孕,司流风迟早要纳妾生子,又怎么会去弄掉了锦娘的孩子?

    “……小王爷……。”西凉茉仿佛渐渐地从昏迷中醒来,看着司流风、德王妃等人都围绕在自己身边,她不由自主地楞了一下,仿佛有些迷迷糊糊地对着都司流风道:“不是妾身害了锦娘的孩子的……。”

    白玉在一边也拿了帕子去擦自己的眼角,她仿佛很是伤心气愤地道:“昨日里那位锦姑娘一来就不顾我们这些人的阻拦非要见少王妃,说她是王爷的妾侍,来给少王妃行礼,王妃自然是不信她说小王爷和德王府会如此荒唐,嫡妻进门的时候就让妾侍珠胎暗结。”

    “那锦娘被揭穿了,却也不害羞,竟然道是她一惊有孕了,被抬举做妾是自然的,要少王妃不若早早喝了她的茶,认了她做姐妹。少王妃虽然伤心,却也不好在没有问过小王爷和德王妃娘娘之前让她随便地给自己行妾礼,所以还去扶了她,哪知道这锦娘的指甲竟然划伤了少王妃的手臂,少王妃怕动了她的胎气,所以不敢推开锦娘,今日倒好了,这做贼的倒是来倒打一耙!”

    何嬷嬷也不阴不阳地接了一句:“是啊,若是知道我家郡主嫁过来竟然连一个通房丫头都可以随意欺辱,陛下和皇后娘娘不知多心疼。”

    白玉与何嬷嬷的一番话,让德王妃大气温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红晕,她便一脸慈爱地看着还有些迷糊的西凉茉道:“母妃和风儿都知道贞敏你一样温柔善良,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的,必定是那不长眼的贱蹄子自己不小心滑胎,如今却诬陷到你的头上!”

    司流风也阴沉下了脸,对着静雨问:“锦娘那里可有大夫?”

    静雨想了想之前柴房那边来报的事,便道:“锦娘滑胎,看守柴房的丫头怕出事,已经让她回了自己的院子。如今应该有大夫开了药方子,只是还在不在就不知道了。”

    司流风冷冷地吩咐:“把那位大夫请走,同时撤掉所有伺候的丫头,就拘在院子里,每日只让人送饭过去就是了。”

    静雨楞了楞,没想到司流风会对怀了自己孩子,又落胎的锦娘如此无情。

    她的目光落在了一脸虚弱地与德王妃说话的西凉茉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嫉妒,随后对着司流风恭敬地道:“是!”

    虽然没有看到西凉茉失去司流风的宠爱,但能看到她如今被锦娘为难而晕倒,又暴露了她二十岁之前不能生子的秘密,这让静雨已经非常高兴。

    因为,这意味着,她很快就能提前实现自己的愿望,成为司流风的妾侍。

    而且西凉茉不能怀子,身子也不能经常承宠,锦娘又失去了司流风的心,那么自己就是最有希望得到司流风宠爱和最早生下子嗣的人。

    少王妃暂时不能有孕,那么自己所生的第一个孩子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地位都会大不同,若是男孩的话,就是庶长子了,就是少王妃二十岁之后生下了子嗣,也要礼让自己的兄长。

    自己的地位必定与众不同,超脱于一干少王爷的妻妾之上!

    “小王爷,妾身对不住你……。”西凉茉泪眼朦胧地道,仿佛极为忧伤。

    司流风则握住了她的手,一脸深情地道:“茉儿,不必忧心,就算咱们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本王都会对你一如既往,何况不过等上区区几年罢了,咱们一定会有世子的。”

    德王妃也轻声安慰她:“贞敏,你为人善良,只等你身子养好了,母妃还要等着抱嫡孙呢!”

    “可是……这事若是传了出去……。”西凉茉有些犹豫地看了看静雨。

    这里知道内情的人德王妃、司流风自然不会将这种极为私密的隐讳告诉他人,而西凉茉的丫头更不会把此事传出去,只会给自己的主子招来非议,那么这些人里面只有一个人有可能泄露此事。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静雨的身上。

    静雨其实正盘算着,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必定能削弱少王妃的势力,让她抬不起头来,不敢与她争抢小王爷的宠爱。

    只是此时,众人的目光都极为锐利地都落在她身上,让她不由自主地一慌,连忙道:“奴婢……奴婢自然是不会说的,小王爷、王妃,难道你们不知道静雨是什么样的人么?”

    司流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你最好是闭紧你的嘴,若是这事儿传了出去,丢了王府颜面,本王可不会因为你伺候母妃而对你手软!”

    他还记着昨日她对西凉茉的为难,他自然知道静雨是喜欢自己的,正是因为这种喜欢,才让她成为最值得怀疑的人。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司流风觉得西凉茉是那种极为传统柔婉的女子,愿意为自己的夫君付出的人,并且会爱屋及乌,设身处地为他着想的女子,以至于能够容忍一个同房丫头伤了自己,也舍不得伤了他的孩子。

    这一点,德王妃也是如此认为的。

    但是静雨就不一样了,她的羡慕嫉妒都带着种小家子气,倒是很有可能为了争宠将这件事给传播出去。

    这种事,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若是被有心知道了,绝非妙事。

    静雨求救似的看向德王妃,但德王妃也只看着她,目光淡漠,并未说话。

    静雨心中一酸,直到她跪下来发誓赌咒,司流风这才让她起来。

    也不去看她一脸委屈的模样,司流风让人抬了软轿,陪着西凉茉一起回了邀月阁,一路细细安慰,仿佛尽诉衷肠,只为安抚娇妻。

    牡丹阁里只剩下德王妃与静雨。

    静雨很是委屈,眼含泪珠地看向德王妃:“王妃,您方才真的不信静雨么?”

    她只觉得王妃是因为小王爷和西凉茉的缘故,所以一向疼宠她的德王妃才不好说话。

    但是,此刻,德王妃冷冷地看着她,嗤了一声:“你自个心里想什么,你自个知道!”

    当她看不出来么,自幼看着这丫头长大,静雨在听到西凉茉身子虚弱而不能在二十岁之前怀孕生子的时候,里面的幸灾乐祸与若有所思的算计难道以为能瞒过她的眼?

    “王妃……!”静雨委屈地还要辩解,却见德王妃有点疲倦地靠向了软枕,看着她冷冷地吩咐:“行了,本王妃今日只告诉你一件事,若这事儿在府邸里有半分泄露,不管是不是你说出去的,那么这事儿就要算在你的头上!”

    德王妃觉得自从司流风准备大婚开始,静雨这丫头就越来越失了稳重,尤其是西凉茉过门这两日,更是变本加厉。

    若是再不敲打敲打她,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祸事来!

    西凉茉除了身份贵重,所代表的还是靖国公府邸的势力,还有……他们一直想要得到东西。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她都必须坐稳了这‘德王府少王妃’的位子,不容有差池。

    静雨看着德王妃一幅冷若冰霜,闭眼不想再看见她的模样,不由地一阵心酸又难过,极为委屈地流着泪,拜了下去:“是!”

    随后,她退出了牡丹阁。

    牡丹阁外的丫头婆子们正在很是羡慕议论着方才司流风陪着躺在软榻上的西凉茉回去的柔情蜜意。

    有婆子眼尖地见着静雨出来,便赶紧嘘嘘做出噤声的手势,谁不知道静雨姑娘原本在这府邸里就是半个小姐,早早定了要配给小王爷做个贵妾,当主子的,如今这幅模样,一看就是受了训斥或者被方才的场景刺激了。

    有那不识趣的婆子凑过去,给静雨递上手帕,讨好地道:“雨姑娘,可别伤心,日后您必定是有福气坐软轿的!”

    “啪!”静雨脸上一冷,毫不客气地一巴掌甩在那老婆子的脸上,尖声怒道:“不要脸的老货,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这些话是你能说的么!”

    她气得浑身发抖,自己在西凉茉面前抬不起头也就罢了,谁让人家出身高贵,身份贵重,但是这些老货如今也是来欺负到她的头上,嘲笑她么!

    静雨一转身,以袖子掩住唇,转身就匆匆地向自己的房间里跑去。

    隐约间还听见身后的丫头婆子们震惊后,细微而不屑的嘲笑。

    “什么嘛,真当自己是主子了!”

    “就是,连锦娘都不如。”

    “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摆起主子谱了!”

    那些流言如刀子一样,一刀刀地割在静雨的心上。

    她伤心地呜咽着一路奔跑,却不知怎么一下子撞在了从拐角里转弯出来的人身上,一下子将那人撞得连连退了几步。

    “大管家!”

    “小心!”

    “这丫头是怎么回事!”

    静雨抹掉泪,才看见自己竟然一不小心撞上了秦大管家,顿时有些窘迫又不安地擦去了眼泪,对着秦大管家有礼地福了福:“义父!”

    秦大管家看见静雨这模样,眼底不由闪过一丝诧异,便抬手挥退了其他的管事:“你们先自去库房清点东西造册,莫要将御用的东西弄错了,一会子我再过去。”

    其他管事立刻点头应了,这秦大管家没有儿女,很小的时候就抱养了静雨,是拿来当自个女儿养的,秦大管家以前是老德王的首席幕僚,又是小王爷的启蒙老师,在府邸里威势有时候连小王爷都无法反驳,司流风对秦大管家也颇为敬重。

    所以静雨的地位尤其特殊,又得王妃疼爱,又是秦大管家的义女,平日里吃穿用戴有时候看着比那正经的小姐司含香还要好些。

    “乖孩子,这是怎么了,谁敢给我们的雨儿委屈受?”秦大管家握住静雨的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慈爱之情尽现。

    静雨再也忍耐不住,一头扑在秦大管家的怀里,将今日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当然是将西凉茉说成了冤枉她会做泄露秘密的坏人。

    虽然她确实想要泄露出这个秘密,让西凉茉下不来台,抬不起头,但是那又怎么样,难道这不是实情么吗,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凭什么出了事就算在她的头上!

    都是西凉茉的错,不但抢走了小王爷的注意力,得到了他的疼爱,还挑动得小王爷厌恶于她!

    静雨咬牙切齿,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将西凉茉恨上了!

    但下一刻,她却忽然想起自己竟然把王妃二十岁之前不能有孕的消息泄露给了义父,这……这该怎么办?

    看着静雨眼底闪过的担心与忧郁,秦大管家慈爱地一笑,轻拍着她的后脑:“小丫头,连为父都信不过么,你且放心,就算是你泄露出去的,为父也有把握让王妃他们不再怪罪于你!”

    静雨有些窘迫地点点头。

    秦大管家抚摸着她的黑发,仿佛自言自语地道:“你真的很想嫁给小王爷么,那么为父必定满足你就是了,而且我的女儿除非不愿意,否则只能成为正室,你只管放心!”

    静雨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大管家,她做正室?

    这……是痴人说梦么?

    看着秦大管家似笑非笑远去的背影,西凉茉还有这怔然。

    不过除了这刚才司流风和德王妃对待她的态度让她很是难过,但今日也有很是高兴的事,比如她很快就要当上真正的主子了1

    静雨没有放在心上,转身去锦娘那里处置锦娘去了。

    对于这样丢了德王府面子的小贱人,她是决计要好好地教训一翻,顺便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

    邀月阁这一头,司流风安抚了西凉茉,忽然听得有客人上门,便依依不舍似地看着西凉茉苍白娇美的小脸离开了房间。

    送走了司流风,雕花红木门刚刚关上。

    “孱弱无比,需要卧床休息”的西凉茉就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白玉笑道:“你这丫头,还真是个鬼机灵,和何嬷嬷两人一唱一搭的,倒真是有趣得紧,上辈子你不定是个说书的,而且生意极好呢!”

    西凉茉的模样,哪里还有方才半分孱弱无力的模样,笑吟吟地站了起来,在床上躺了那么久,骨头都躺累了呢。

    白玉掩住嘴唇偷笑:“那也没有郡主这般好演技,倒像上辈子是个唱大戏的,就不知道唱的事青衣还是花旦呢。”

    白珍摇摇头:“到底是嬷嬷厉害,早早看出锦娘那贱蹄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何嬷嬷边倒了茶水端给西凉茉,边带了一丝轻蔑地道:“宫里这些娘娘们谁的段数不比这锦娘高,面上繁花似锦,底下步步惊心,动辄你死我活,本嬷嬷在里面二十几年,还有什么没有见过的,那锦娘的雕虫小技也敢在鲁班门前弄大斧!”

    从一开始,锦娘要来给西凉茉敬茶开始,何嬷嬷就注意观察着她,这锦娘虽然看着是个性子跋扈的,但倒并不是个笨的,分明与郡主之间的地位天差地别,也敢这般挑衅。

    分明是想要刺激郡主一怒之下对她动手,哪怕是弹了她一个指甲壳,今日她也有发作的理由。

    只是没有想到,郡主没有动她,她今日还是来了这么一出,竟然真让自己的孩子掉了,也要来陷害郡主。

    若非当时郡主也发现了她的不对,早早地在德王妃和司流风面前演出一场识大体,做出真要抬举锦娘的样子来,再加上今日这番子虚乌有的‘体虚以致二十之前不能有孕’的戏份。

    这刚过门就打杀了夫君妾侍,逼迫通房流产的罪名恐怕是套在了郡主的头上。

    而且,如此一翻安排,不但可以在司流风和德王妃的心目中种下西凉茉是那种温柔婉约,识得大体,会处处将夫君置于自己之上的人,让德王妃和司流风对她放下戒心。

    以后再出现这种栽赃陷害的事,他们都不会再轻易相信他人,算是一劳永逸了。

    最后一点,就是翻身子虚弱的西凉茉,自然不能经常侍寝,也就省了许多应付司流风的麻烦。

    可谓是一箭三雕!

    西凉茉心思之机巧,是何嬷嬷这样浸淫宫闱二十多年的老人儿,也都不得不为之叹服的。

    这位郡主的心机,就是入宫当个娘娘,那韩贵妃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那位李圣手,可安置妥当了?”西凉茉边喝茶边问何嬷嬷。

    何嬷嬷自信地弯起唇角:“郡主,司礼监做事,您只管放心,何况这位李圣手可是咱们司礼监的监医,怎么也不会出卖咱们的。”

    监医?

    西凉茉顿了一顿,微微挑眉,这司礼监果然是第一监察暗探的机构,密探遍布各地,各行各业。

    这李圣手一手好医术,尤其擅长千金科,底下培养了不少女医,都是各贵门高府的常客,经常出入京城贵人府邸。

    若是用来刺探监视都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只是……

    西凉茉还有有一点不解,就算锦娘怀了孩子,但这般冲撞主母,就算是被打得滑胎也不可能撼动西凉茉的地位,最多不过是让西凉茉落个有点凶悍的名声罢了。

    这也是何嬷嬷等人都不解的地方,只是暂时还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为了保险,自然不能让锦娘的奸计得逞。

    “可要将那锦娘抓来审问,不必魅七他们动手,本嬷嬷自然有大把方法让她供出来。”何嬷嬷冷声道。

    她就是看不得那锦娘一幅娇滴滴又跋扈的样子,一个通房丫头罢了,简直是太没规矩了!

    西凉茉自然相信何嬷嬷的手段,但是,她沉默了一会子,眼里掠过冷漠:“暂时不必,这锦娘既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那么,今后她就不必有孩子了,嬷嬷且让魅七找个机会,喂她喝一碗绝子汤就是了。”

    何嬷嬷立刻毫不犹豫地点头,这样的女人就是要受到教训。

    白珍几个虽然都有些感叹,这锦娘真是自寻死路,原本郡主给她一条康庄大道不肯走,却还是走进了死路里,她这辈子都休想再凭子争宠了。

    但他们也知道西凉茉最恨一件事,不将老弱妇孺的命当命,何况为了争宠陷害连自己的孩子都下手,更是碰了西凉茉的忌讳。

    西凉茉又嗤笑地勾起唇角:“有人一计不成必定还要再生一计,咱们且等一等,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说不定会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本郡主不过嫁进来第二日就这么多事,这德王府里每一个人都不简单,水深得紧呢。”

    她顿了顿,美丽的水眸里闪过一丝阴惊的神色:“若是与本郡主无关也就罢了,若是想要打些不应该的主意,做些不该做的事,本郡主并不介意再造一个——西凉世家。”

    反正,她手上染血也不是这么一次了!

    众人皆赞同地点头。

    白嬷嬷正端了茶盏进来,忽然轻声道:“奴婢瞧着那司流风小王爷,倒未必真是虚情假意,对郡主倒是真有几分真心的。”

    何嬷嬷看了白嬷嬷一眼,微微皱眉,随后打发了其他几个小丫头出去,将空间留给这一对情如母女的主仆。

    “嬷嬷,您觉得当年西凉无言与蓝翎,大漠边疆出生入死,同饮一杯酒,笑看日升月落,挥刀共迎外虏来犯,彼此都是唯一能够背对的那个人,并称军中双璧,对蓝翎可有几分真心?”西凉茉看着白嬷嬷,悠悠一笑,那清浅的笑容在那茶水的雾气里有一种极为模糊的味道,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她从何嬷嬷那里也知道了不少当年的资料,只是越看那些记载于卷宗,她的心却越凉,若是连这样生死交托的感情都可以沦落到今日的田地,这世间还有什么感情是可以相信的呢?

    白嬷嬷顿时噎了一下,有些无奈又瑟然的扯了下唇角,模模糊糊地道:“那是……那是应该有几分的,只是……。”

    西凉茉轻嗤:“没有什么只是,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误会,不过是彼此都不曾真心信任对方,所以敌不过两句流言蜚语,抗不过权势如山,红颜如玉罢了。”

    若是爱得足够坚定,若是能够给对方绝对的信任,又怎么会沦落到今日宛如陌路,连彼此的子嗣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这世间多少看似牢不可破的感情,不过是只能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的。

    否则,这张敞画眉,糟糠之妻不下堂的事儿,怎们能载入史书,千古流传?

    白嬷嬷完全哑口无言,她是说不过西凉茉的,但是她依旧不甘心,还是忍不住道:“但大小姐,你总该相信这世间并非所有男子都负心薄情,嬷嬷只是希望你能够幸福,所以若是小王爷他是不同的话……。”

    “有什么不同,除非是太监!”西凉茉嗤笑了一声,眼前忽然掠过某只千年妖孽的模样,顿时摇摇头。

    那妖孽只会游戏人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情才对吧。

    倒也不错。

    西凉茉没有想到,此刻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却在那些时光潺潺流去后,却化为臻言,一语成谶。

    百里青,于任何人,于她都是不同的。

    西凉茉看着白嬷嬷笑笑:“嬷嬷,不必担心,一切众生相,不过如梦如亦如怖,一切有为法,皆梦幻泡影,白发三千丈,不过最终都要奈何墙上过,不必自寻烦恼。”

    白嬷嬷看着西凉茉的笑容温柔美丽,也掩盖不掉下面的凉薄冷漠,能看见她的心宛如冰冷的僵石一般。

    她震惊又黯然,这孩子不过十五而已,却已经将人世间男女痴情看破如清修多年的高僧。

    这般冷情冷性,又手段凌厉,心机深沉,眼界深远……竟然让她想起了前朝那一位世所罕见的传奇女帝。

    只是,那位女帝虽然开创不世功勋,但情感上却一直都并不顺利。

    她是真心的希望西凉茉只是一个寻常女孩子,只求一个疼她、惜她、爱她的夫君。

    而不是这般金玉绫罗为战衣,纤秾娇心为利器,勾心斗角。

    ……

    这一边,锦娘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地喝药,同时打发自己的丫头静宁去看看静香有没有把小王爷带回来,或者带回来什么好消息。

    但等了许久,却不曾见到一个人影,正等着心焦的时候,静宁终于惊喜地叫了起来:“静香回来了……。”

    锦娘立刻忍着隐隐作痛的腹部支起身子,想要下地,但是下一刻,静宁的声音却有点变了调:“除了静香还有王妃身边的嬷嬷静雨!”

    锦娘倒是笑了:“这是连王妃都要让人来探视了么?”|

    若是如此,自己的这个孩子流得还是值得的!

    只是静宁却有些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个……可是静雨姐姐还带了好几个粗使老婆子,都是平日刑房的!”

    锦娘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你说什么?”

    “锦娘,我……我……。”静宁已经发觉了不对劲,看着气势汹汹过来的一群人,有点舌头打结,就想跑。

    只是她还没得及溜走,锦娘的房门就被人呯地一脚踹开了。

    先进来了两个粗使婆子上去就凶神恶煞地抓住了锦娘给拖下床来,伸手一把就将她头上金玉手势给扯了,又把她的锦衣给扒了。

    锦娘很是气愤和不相信地大叫:“你们这些婆子是想挨板子么!竟然敢对主子这样动手!”

    她自小伴着司流风长大,又比司流风大了三岁,是先王妃送给司流风的大丫头,自从当上了司流风的侍寝通房,她又颇通些文墨魅术,自然颇得司流风的喜欢,所以虽然她还不是姨娘,但是吃穿用戴,都是姨娘的分例。

    人人见了她都要唤她一声锦姑娘,因为现在的德王妃不喜欢她,她索性也甚少出院子,在这里和司流风的邀月阁里,她就是主子,锦娘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当奴婢的滋味了,怎么想到今日竟然有人如此大胆地对她对手!

    “哟,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了主子了,不过是小王爷的一个玩物罢了,竟然就得瑟起来了,看来是该让你知道自己本分的时候了!”静雨这会子才施施然地走进来。

    她看着锦娘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地倒伏在地上,不由唇角弯起一抹极为讽刺的笑来。

    这些年来,她忍耐着这个小贱人在王爷身边也太久了,只是自己自恃身份不同,不与这个贱婢计较,却不想到这贱婢越来越嚣张。

    处处以小王爷身边的妾侍自居,以主子自居,真真可笑,这会子少王妃嫁了进来,也不知道是脑子哪根神经搭错线,竟然想到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去陷害少王妃。

    “什么本分,我虽然身份低微,但是小王爷曾经答应过我,要让我当上他的妾,如今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小王爷的骨血,被少王妃害没了,就算不向她讨一个公道,难道问一声都不可以么!”锦娘此刻还以为西凉茉是承认了罪名,但自恃身份所以逼迫着王妃来处置她。

    “真是可笑,你自己把孩子弄没了,就想栽赃到少王妃的头上,难道以为少王妃会因此被处置么?”静雨很是不以为然,若是她有了小王爷的孩子,必定如珠如宝地护着,她们到底和西凉茉身份有别,只能走母凭子贵,却不想这蠢女人却放弃这样的机会,那也是她的命。

    锦娘一愣,脸色瞬间变了,这是什么意思,静雨是说所有人都不相信少王妃把自己的孩子弄没了么?

    “行了,如今小王爷和王妃都大怒,今后你就一个人在自己的院子里呆着吧,你瞧,小王爷还是心疼你的,没让你从新当一个贱婢,只是今日起,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撤走,一个丫鬟,还要这么好的物件,那是越了本分,咱们德王府可丢不起这个人!”静雨冷冷地道。

    她一声令下,底下的丫头婆子们立刻上前将锦娘院子里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毫不客气地一一搬走。

    里面有不少东西都是锦娘这么多年攒下的体己宝贝,她向司流风求来的好东西。

    她疯了似的上去想要拦住那些丫头婆子:“放下,放下,这都是我的!都是小王爷赏赐我的!”

    那丫头婆子们都是踩低拜高的,此刻看见锦娘落魄,都是幸灾乐祸的,哪里肯理会她,有人伸出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在她腹上。

    而锦娘刚流产的身子,怎么能去跟那些粗使婆子争抢,一下子就被踹倒在地,捂住自己的腹部,惨叫起来:“好痛……。”

    原本刚刚停了些的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湿了白色的中裙。

    “静宁,帮我去叫大夫!”锦娘咬着唇,立刻朝缩在角落的静宁道。

    静宁此刻吓得要死,哪里敢去理会锦娘。

    静雨倒是玩味地笑了,走到锦娘身边道:“静娘,从今日起,咱们还是叫回你这个名字吧,你不再是小王爷的通房锦娘了,小王爷也说了,以后他不想再看见无限少王妃的你,撤走为你看病的大夫,任由你自生自灭!”

    一句话宛如晴天霹雳一般让锦娘瞬间傻了,她捂住自己的腹部,那里的痛怎么也比不上心痛!

    “不,这不可能!”锦娘咬牙切齿地道!

    静雨笑了,轻蔑而冷漠:“那就随你信不信吧。”

    说罢,她站起来,一挥手,让所有的丫头婆子都离开,准备封锁上锦娘院子的大门

    “你……静雨,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嫉妒于我么,你以为没有了我,小王爷心尖上的人就会是你么!”锦娘,不,静娘凄厉地一笑:“不,我告诉你,咱们都是奴婢,所以才命如草芥,迟早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的。”

    静雨离开的背影顿了顿,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余下锦娘躺在自己的血泊里,苟延残喘。

    锦娘迷茫地看着屋顶,始终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落到这一步,她明明都算计好的,少王妃难道能掐会算不成?

    不,是她最初就小看了那年方十五的少女,以为她和司含玉一样不过是个被养在深闺中,只会玩儿些小心眼的小姑娘而已。

    这一次,就算最后没有陷害她成功,自己也会多博得小王爷的爱怜。

    却没有想到,她不动声色间,就能将自己打落云端,永不翻身。

    呵呵……

    罢了,这也是自己咎由自取,用了她偷偷苦求许久的孩儿却什么都得到。

    自作孽不可活。

    锦娘感觉自己身下血色渐浓,不由深深地闭上眼,等着自己身子渐渐凉透。

    “怎么,这就打算等死了么?”那被封闭了入口的门窗外,忽然传来一道诡异不男不女的声音。

    锦娘一惊,随后惨白着脸怒道:“是谁?”

    那人只在门外嘿嘿一笑:“你是想死,还是想活,若是想活便吃了这药丸,但是你身子太弱扛不住药性,会一辈子没有子嗣,若是想死,你就在这里等着自己身子凉透,成了死人腐烂在这里就是了。”

    锦娘咬着唇,防备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那人嘿嘿一笑,扔进去一个小盒子,道:“你别管我是谁,是我家主人让我来的,日后,若你有用,我家主子自然会想办法让你离开这个地方!”

    “我不会再受人摆布了!”锦娘尖利的冷笑,她已经为了荣华富贵被人玩弄到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她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就随便你了,若是你哪日想要出来,就把这盒子扔在窗台上就是了。”那人阴阳怪气地嘿嘿一笑,再无声息。

    锦娘唤了几声,都不见有人应,便知道那人已经走了,她看着地上那只木头盒子,终于还是敌不过心底的不甘与怨恨,便一步步地从自己的血泊里爬过去将那盒子打开,把药丸一口吞下,随后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魅七从屋顶瓦片下看见锦娘已经吃了药物,便暗自摇头,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要救命,但吃了这药,她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没指望了。

    郡主果然是千岁爷的徒弟,越来越一脉相承了。

    最善操弄人心。

    ——

    牡丹阁楼里,德王妃屏退了左右,坐在香妃塌上细细地绣着一只香囊。

    不一会一道高瘦的披着披风的人影出现德王妃的身后,轻声道:“这是做给我的么?”

    德王妃似乎并不惊讶会有人忽然出现,只是淡淡一笑:“不是给你的,难道是给别的男人的么?”

    那人戴着面罩,握住了德王妃的手笑道:“果然是素手纤纤,最能织出我的心思。”

    “行了,你不是整日和那小妖精厮混么,今日来找我,是有要事吧。”德王妃嗔骂。

    “那个西凉茉身上到底有没有那样东西,你可查出来了?”

    ------题外话------

    群号:19254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