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八十八章 回门之劫

第八十八章 回门之劫

    

    风停雪霁,一轮苍松上还残留着积存的雪,偶尔有冷风瑟瑟而过,细碎的积雪纷纷飘落。

    一轮暖阳挂在天边,照耀得雪光晶莹,冰棱剔透,整个天朝上京宛如冰雪堆砌而成的雪城。

    顺天府尹衙门令了各处地保们组织人手出来清扫街道,毕竟朱雀、白虎、玄武、青龙这四条大街附近都住着达官贵人,若是贵人们出来走不成路,或者百官们上朝的时候摔了滑倒了,这事儿就可大可小了。

    三辆精致的红木马车坠着铃铛,从刚扫干净街心走过,叮叮当当的铃声响了一路。

    惹来扫雪的人们吸着鼻涕,羡慕的目光。

    “下了三日雪,今日郡主回门,倒是个难得的晴天呢!”

    白珍坐在马车前抬头看了看天,新制镶嵌着细细兔毛的棉夹绣花袄子衬托得她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加上圆圆的嘴儿像兔子一样极为可爱,一旁赶车的一个十三、四岁同样长了娃娃脸的小厮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道:“珍姐姐,穿的新衣倒是很漂亮呢。”

    白玉正巧从另外一辆存放礼物的车厢里抱着暖手筒子打算出来坐一坐,听见小厮那么说,看向那眉清目秀的小厮的目光便定了定,忽然露齿一笑:“小六儿,你珍姐姐好看,那么我呢?”

    白玉原本生就一张鹅蛋脸,眉眼虽然不若白蕊俏丽迷人,不若白珍可爱娇巧,但她细长的眉目极为秀美,自有一股沉稳温柔的气质。

    那小六儿看着白玉,不由莫名其妙地脸红,羞涩地撇开眼,结结巴巴地道:“玉姐姐自然……自然是好……很好看的。”

    白玉这才满意地笑了笑,伸手扔了一个油纸包给那小厮:“今早见你忙着套车,准备东西,也不曾见你与其他人用饭,给,别饿着。”

    小六利落地接了,打开来看,里面是两张热气腾腾的油煎葱花饼,冒出的香气极为诱人。

    他立刻开心地接了,对白玉甜甜一笑:“谢谢玉姐姐。”

    然后,一手牵缰绳,一手拿煎饼开心地吃起来。

    “这孩子,慢点,没人跟你抢。”白玉掩唇轻笑。

    白珍看着两人有点不对劲,圆圆的大黑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伸手去扯那小厮的耳朵:“娃娃脸,你艳福不浅呢,今早我瞅着白玉在做煎饼,央她给我一块,她死都不肯,原来都是给你吃的啊,珍姐姐我也想吃,怎么办呢?”

    小六被揪了耳朵,脸一下子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赶紧哀哀地告饶道:“好姐姐,你别揪了,疼着呢,一会子我求玉姐姐给你做饼吃就是了。”

    白玉白嫩的脸也是一红,指着白珍笑骂:“你这丫头,嘴巴里不干不净地,还想吃什么,什么都别想!”

    两个德王府的丫头们也参合进来凑趣,几个丫头逗弄那爱害羞的娃娃脸小厮笑闹做一团。

    连白蕊也从西凉茉的车子前探出头去笑嘻嘻地道:“你们这几个小蹄子,可要小心点,一会子把小六儿弄哭了,玉儿可要拿马鞭子抽人了!”

    话没说完,她忽然感觉有锐利深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下意识地对上一身护卫装束的那人,脸上一红,随后愤愤地别开脸去。

    魅七看着白蕊的目光不由又深了几分,忽然想起无意间听到魅部的兄弟们聊起女人时的话来,总归就是两点——

    第一、女人说不要就是要,说不是就是是,总之反过来听就是了,干脆利落一点,上了床,她就乖了。

    第二、女人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比如金子、银子、珍珠首饰等等,所以记得给她那些东西,她们就会跟撒娇的猫儿一样乖顺,任由男人与给予求。

    魅七没打算要白蕊与给予求,只是打算娶她,对她负责。

    但她见到他就躲,这让魅七很不爽,所以他想了想,决定遵照这两条金规玉律试试看。

    白蕊只感觉背后忽然一阵恶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抖了抖。

    西凉茉瞅着白蕊的模样,不由暗自摇摇头,白蕊找了个机会将魅七要娶她的事告诉了西凉茉,自然是略过了自己被魅七强吻的那一段。

    但西凉茉看着愈发有些魂不守舍的白蕊就知道,女人对第一个触碰自己的人,总有一种奇异的情感,白蕊看着娇俏精明,其实性子憨纯,她大概对魅七又爱又恨的。

    不过,她问了百里青的意见,百里青倒是早已有意思将魅七、魅六调出魅部,私下送到她这里,充做她买来的明面上的护卫,也省得有人怀疑暗中保护她的人与司礼监有关。

    如果不必做刀口舔血的事,那么她对于白蕊和魅七的事儿,倒是乐见其成的。

    车子忽然晃了一下。

    “怎么,到了么?”司流风半躺在一边,忽然半睁开眼,有些疲惫地问。

    西凉茉将他按回躺在厚棉底锦缎的车上,柔声地道:“小王爷,还没呢,只是车轮子磕了下,一会子到了,妾身叫您,今日您若不舒服,不若先回王府?”

    司流风摇摇头,撑着有些头晕的脑袋,也要握住西凉茉的手,他温柔地看着她道:“茉儿,今日是你的回门人,除非是为夫腿断了,否则怎么也要陪你一同回去,为夫绝对不会让人传出我的爱妻不好的流言。”

    西凉茉楞了一下,仿佛极为感动而羞涩地握住他的手低声道:“小王爷,妾身知道您的心思,您快躺下歇着,一会子咱们就去看大夫,看着您这样,妾身心中实在不安。”

    安抚司流风躺下,她心中却在冷嗤,真真是情深意长到让她不安呢,若不是对靖国公府邸、对她必有图谋,否则又怎么会如此坚持带病也要陪她回门呢?

    当初觉得司流风和德王府是个简单的,果真是她看走了眼。

    想起百里青在她出嫁前,意味深长地连问了三次,她是否真要嫁给司流风,西凉茉就有些气闷,这千年老妖分明就是知道德王府不简单,却也不提醒她!

    远远地看见国公府邸张灯结彩之外,朱红漆的大门外站了不少人,男子以二老爷打头,女子以三太太黎氏为首,正翘首盼着德王府的车驾。

    因为快过年了,所有人打扮得都颇为喜庆。

    远远地看着车驾慢慢近了,便有小厮远远地跑回靖国公府邸,一边跑一边喊:“少王妃回门了!少王妃回门了!”

    说着就有小厮立刻燃放起鞭炮来。

    红色的鞭炮极为喜庆,一会子下人们都笑嘻嘻地簇拥着二老爷和黎三太太上去,迎接德王府的车驾。

    德王府虽然不若德王爷在的时候风光,但是地位仍旧颇为超然,品级与靖国公相当,靖国公自然是不必迎接出来的,只需要等着小王爷去拜会他这岳丈。

    三老爷外放了,还没回京城,二老爷官阶不过三品,自然是要出来迎接的。

    王府车驾到了,三辆车子上除了白蕊陪着西凉茉以外的仆婢们都下来了,打头的一个就是白玉、白珍两个领着家仆们上来对着二老爷和三太太盈盈一拜:“二老爷,三太太,奴婢们有礼了!”

    二老爷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暗自道这些陪嫁的丫头到底还记得是出身靖国公府邸的。

    三太太倒是真心地一笑,伸手虚扶了她们一把:“快起来,快起来,领着我们去拜见少王妃去!”

    这时候,最中间的一辆红木车子上帘子一掀开,露出西凉茉娇俏婉柔的美丽脸孔,对着二老爷和三太太笑道:“二叔,三婶婶,夫君身子略有些感染风寒,如今正躺着呢,早前就派了小厮过来通知您,且先让茉儿进去伺候夫君看诊,再来与家中长辈们见礼!”

    二老爷和三太太都是一愣,没有想到小王爷风寒那么厉害,她们早早在听说了这个消息就让人拆了大门的门槛,就等着让车驾直接进府,如今便立刻让开一条路将司流风、西凉茉的车驾让了进去。

    鞭炮声隆隆,西凉茉落了锦帘,正打算再与司流风简单说上两句,却忽然听见一声几乎可以称之为震耳欲聋的炸响一下子响在了她和司流风的车边。

    “呯!”随着这声炸响,司流风和西凉茉两人车前的枣红马儿受了惊吓,一下子仿佛疯了似的猛然扬起前蹄,左右竭力扑腾。

    “啊……!”

    “不得了,马惊了!”

    “小王爷和少王妃还在上面!”

    “郡主!”

    几个走得近的仆役都被马蹄踢翻在地,马蹄力大,踩踏得他们惨叫不已,吐血不止。

    西凉茉坐着最靠近车门,马儿一受惊,车厢就剧烈的颠簸抖动起来,西凉茉身子一下子狠狠地撞在了车门上,眼看着就要甩了出去。

    这人若是猛地一下子被甩出车厢去,就算没有头破血流而亡,身上却绝对免不了重伤!

    司流风大惊,他试图想要扑过去拉住西凉茉,但是他原本就感染风寒,头重脚轻,反应就慢了一拍。

    眼看着西凉茉就要被甩了出去,哪里知道,她仿佛慌张之中,一下子抓住了车窗的窗棂,身子借力一抖,竟然不但没有甩出车外,反而直接向车内滚了进去。

    司流风没料到她会滚进来,措手不及,一下子就被西凉茉压个正着,当了人肉垫子。

    “呜……!”巨大的冲力让他痛苦地闷哼一声,只差吐出一口血来了!

    西凉茉却紧紧地缠住他,仿佛极为惊恐地样子,平日他自然是巴不得她这么主动,只是今日,他却觉得自己难以喘气,胸口憋闷异常。

    “茉儿……你放开为夫!”

    西凉茉却像是被外头的鞭炮声吓到了似的,死死压在他身上,顺带尖叫不已:“啊——啊!”

    十足害怕的小女人。

    以至于马车翻倒的时候,她都刚巧地将司流风压在身下,直压得司流风苦不堪言,两眼发昏,她却仍旧尖叫不已。

    “快!快把鞭炮灭了!”

    直到外头所有的鞭炮声都停下来了,那马儿也被人制服,一大群人七手八脚地过来掀开车门的时候,西凉茉才软软地松了手,从司流风身上滚落下来。

    “郡主,你没事吧!”白玉和白珍两人最先伸手将西凉茉从侧翻的车厢里扶出来。

    西凉茉仿佛惊吓的小脸苍白:“我……我没事……。”

    随后,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似乎的指着车厢大叫:“小王爷,小王爷还在里面啊,他怎么样了?!”

    等着其他仆婢将司流风拖了出来,司流风脸色青白,几乎快晕了过去,西凉茉一见,立刻泪眼隐隐地一把揪住司流风的衣襟拼命摇晃:“小王爷,小王爷,你没事吧,你可还好,吓死妾身了!”

    司流风原本刚透了一口气,这么被她一摇晃,这一下是差点儿吐了,好在他练功多年,这功夫底子还是对他的帮助非常大的,至少还能抓住西凉茉的手,气息微弱地道:“茉儿,为夫没事,你别晃荡了……。”

    西凉茉这才似受惊般地察觉他受了伤,立刻扶住他,横眉怒目地大喊:“还楞着做什么,还不将小王爷扶上其他的车驾,速速去请太医啊!”

    于是原本一团混乱的众靖国公府众人才如梦初醒般地立刻去牵马车的牵马车,扶人的扶人。

    眼看着原本极为喜庆的事儿,一下子出了这么大的差池,二老爷一介书生早就吓得魂不附体,让人扶着他落荒而逃进了府中。

    而原本就病体初愈的三太太脸色愈发的苍白,气得手指狠狠地掐进了扶着自己的丫头,眼都气红了,喃喃自语:“一定是她,一定是那个贱人,如今都这般情势了,竟然从来都不肯安分一点!”

    西凉茉却没有跟着司流风再坐上同一辆车,而是一路与白珍、白蕊、白玉等人步行进府邸。

    白蕊看着一片混乱的场面,对着款步进府的西凉茉低声道:“大小姐,奴婢看,恐怕又是韩二夫人在作祟呢。”

    作祟?

    这个词用得真真好!

    西凉茉咀嚼着这个词,随后温婉美丽的面容上漾开一丝冰冷森然的神色:“看来,我这位二娘,几日不见,身子骨倒是越发的好了,呵呵……既然如此,本小姐也该好好地孝敬她才是!”

    两个女儿的下场还不够凄惨,还不足以教训这女人是么?

    也是真是她对这位韩二夫人太过仁慈了。

    西凉茉领着人一路进府,先去拜见了靖国公,靖国公自然是对她一番抚慰。

    “这样的意外,也不知该如何对德王妃交代了!”

    西凉茉这一次,却没有再装柔弱,只是忽然抬起眼看向靖国公,含着泪却一字一顿地道:“父亲真的觉得只是意外么?”

    靖国公一愣,随即眼神有些闪烁地道:“茉儿……。”

    “茉儿知道二娘是您的妻子,为您生儿育女,扶持操劳我们国公府邸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二妹妹那副样子,四妹妹又去庄子上修身养性,大哥常年驻守边关,二哥又卧病在床,您自然怜悯二娘,可是您也要想一想,就算二娘怨恨我抢走了德小王爷,害得四妹妹失了理智,不得不离开她身边,对我下手,我无话可说,谁让她是二娘呢……。”

    西凉茉顿了顿,又道:“但是父亲却不要忘了,今日德小王爷也在车上,若是小王爷因为女儿有什么闪失,且不说女儿可还有颜面苟活于世上,德王妃也不是个傻子,难道我们国公府邸要因此与德王府反目成仇么!”

    西凉茉一番话让靖国公瞬间无言以对,他沉默许久,看着西凉茉苍白的脸,方才长叹一声:“你这二娘是越老越糊涂了,你不要怪她,日后,父亲必定让她在自己院子里修身养性,不得擅自离开一步,德小王爷那里恐怕你要多多替为父解释解释!”

    西凉茉咬了咬唇,屈膝道:“是……,茉儿也不想父亲如此为难,只是不如此,茉儿实在无法对小王爷交代!”

    “且与为父去看看德小王爷吧,听说今日他感染了风寒,还特地陪你回门,有这样的夫君,想必我儿在德王府的日子也会不错。”靖国公摸着胡子感慨地道。

    “父亲……!”西凉茉低下头,顺带掩住眸底的一抹寒光,看起来仿佛一个嫁出去的小女儿被自己亲人取笑,害羞不已的模样。

    靖国公看着西凉茉低头的霎那,不由想起了另外一个人的面容,心中有些恍然,竟然一晃已经十五年了,她的骨血都已经嫁人了,不知道她……

    “父亲?”

    西凉茉的一声轻唤让靖国公收回了思绪,对着她一笑,便随着她一路向司流风所在处而去。

    司流风并没有被安置在莲斋,西凉茉的理由是莲斋偏远,水汽重,不适合病人修养。

    但只有白蕊几个心腹却是知道的,郡主对于自己不认可的人,绝对不会让他住进自己的地方,哪怕这个地方她都已经不再需要。

    司流风被安排在了凝香楼,亦是西凉茉大半年前被册封为郡主的时候的居所。

    里面精雕细刻,样样物事都是新的,西凉茉不愿意住,韩氏曾经想要把里面的东西都撤走,但是靖国公并没有同意,如今司流风住着倒也妥当。

    西凉茉看了看凝香楼里面的牌匾,不可置否地走了进去。

    此时看诊的大夫已经换成了老太太拿腰牌去特地请来的太医院的老医正,老医正诊治了一番倒是摸着山羊胡子道说并没有什么大碍,司流风只是感染了风寒,又受了车马撞击,内附有些瘀伤,调养调养大约也就好了。

    西凉茉自然是千恩万谢一番,又请人给老医正送上金银珠宝。

    老医正只是淡淡地一笑:“郡主不必如此,老夫不过一则是尽医者之力,一则是看老太太的面子,否则就是德王妃亲自来请,老夫也未必出来看诊。”

    说罢,竟然不去看那一碟珠宝金银一眼,但也不走,只慢悠悠地敲敲烟锅袋子,坐在一边抽起来。

    众人脸上都些呐呐然,尤其是德王府的人对这老头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这老头未免架子也太大了,什么叫王妃来请也未必肯去。

    既然如此,又坐在这里一副等着要钱的做什么,难道是嫌弃钱不够么?

    西凉茉脸上有些尴尬,看了看靖国公,靖国公则安抚地拍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同时向宁安低语几句,宁安便领命去了,不到片刻功夫,他又回来了,身后跟着丽姑姑,并着被好几个丫头们扶着的老太太。

    众人都齐齐对着老太太行了礼。

    老太太杵着龙头拐杖一进门,就对着那老医正笑道:“医正大人,您这是怎么地,莫不是嫌弃我孙女儿给的玩意儿不称心么?金玉,还不把谢仪拿过来。”

    金玉就端着谢仪上前,一只红漆盘子里躺着一对极为精巧的描金绘银的鼻烟壶,底下缀着碧绿的翡翠珠子,一看也是贵重之物。

    这一次老医正倒是毫不客气地拿过来赏玩了一会子,就收进了袖子里,他对着老太太嘿嘿一笑:“老太太有心了。”

    说着就要告辞。

    西凉茉便上前笑道:“今日是茉儿回门之礼,前些日子宫里赐了几坛子好酒,听说是杏花村的十五年成陈酿,若是老医正不嫌弃,不若留下来用两杯御酒?”

    老太太看了西凉茉一眼,随后也笑着对老太医道:“是啊,老友,既然都来了,不若用了饭再走。”

    老太医考虑了一下,摸着山羊胡子对着老太太笑笑:“好,既然是老太太相邀,那老夫少不得也要叨扰一番了。”

    竟是完全没有搭理西凉茉和靖国公的意思,与老太太慢悠悠地边走边聊出门去也。

    西凉茉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轻声道:“这位老太医的架子倒是真够大的。”

    众人无不暗自点头,倒是走在后面的金玉稍稍停了下脚步,对着西凉茉福了福道:“郡主不必介怀,老医正为人性子向来耿直,脾气又古怪,谁的帐都不买,哪怕是司礼监的那位都不给面子,所以反而深得陛下信任。”

    说罢,她一笑就转身就匆出去了。

    金玉和丽姑姑两个人自从西凉茉出嫁,并且没有打算带上她们后,便回到了老太太的身边继续伺候着,因为西凉茉虽然并不信任她们,但是因为她们的存在也曾经帮过她,而且两人也非常的低调,就像老太太的为人一样,从不喜欢出风头,更不会随意生事,哪怕明知道西凉茉并不信任她们,她们也非常的本分。

    因此,西凉茉在出嫁前,也赏赐了她们不少银子。

    既然金玉如此解释,众人也都释怀了一些。

    靖国公倒是早已经熟悉老医正的为人,所以丝毫不显怒色。

    西凉茉想了想,对着靖国公有些羞涩地道:“父亲,女儿先看着小王爷用了药,再去给老太太请安。”

    靖国公了然一笑,对着西凉茉道:“也好,现如今你二妹妹也不在,月儿这些日子也去了华清寺祈福,原说是今日回来,但如今天冷路滑,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老太太身边连个说体己话的孙女儿都没有,你回来了就多拨空去陪陪老太太。”

    “二妹妹不在?”西凉茉有些奇怪,随后有些犹豫地道:“父亲,您不会是将二妹妹也送到了乡下的庄子里去了吧?”

    靖国公摇摇头:“当然不是,是韩贵妃说宫里有那治疗痴病的女医,就请示了皇后娘娘,将仙儿接进去住一段时间,顺带治病。”

    西凉茉垂下眼,静静地看着自己小巧的绣鞋鞋尖,心中暗自思附,去宫里治疗痴病?

    这是说笑么?

    疯了的嫔妃与宫女,若不是溺杀,就是绞杀,若不然就是扔进冷宫等着自生自灭。

    何曾有什么善于治疗痴病的女医?

    看来……

    韩氏依旧是贼心不死呢。

    但她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西凉茉虽然心中怀疑,但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是温柔婉约的毫无破绽:“既然如此,女儿倒是回来巧了呢。”

    ——老子是被忽悠头戴**咪咪罩上朝的九千岁的分界线——

    司流风到底是昨夜睡在地上严重着凉,风寒厉害起来,到底顶不住,一喝了药就沉沉睡去,连原本打算来刺探情报的打算都不得不放弃了。

    西凉茉看着司流风已经彻底睡着,随手将药碗扔在一边,看了看天色,问在一边往汤婆子里装热碳的白蕊:“你说咱们的韩二夫人什么时候回来找咱们算账?”

    白蕊小心地将汤婆子放进床上,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笑道:“怎么,大小姐,难道你希望看见韩二夫人那张脸么?”

    西凉茉摇摇头,轻笑:“今日她若不来,这戏就唱不下去,若是这戏唱不下去,怎么对得起今日一进门就用那么大阵仗迎接本小姐?”

    “大小姐,打算怎么处置韩二夫人?”白玉端了热水进来,正巧听见她们的对话。

    西凉茉走到窗边,伸手推开雕喜鹊登梅的窗子,看了看天,单手支撑着脸颊靠在窗边巧笑倩兮:“今儿难得云开雾霁,是个送二夫人上路的好日子呢,你们说呢?”

    ------题外话------

    求票票,求票票,~

    还有,谁呀谁说小九不清白的~小心被小九指使小白偷袭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