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八十九章 失贞

第八十九章 失贞

    

    二婢对看一眼,暗自轻叹,什么叫自取灭亡?

    郡主刚进门,二夫人就不顾一切地作出这般愚蠢又疯狂的行为就是自取灭亡。

    正是一片寂静之间,忽然凝香楼外传来一阵吵嚷声。

    “二夫人,您不能进去!”

    “二夫人,小王爷在里面静养……。”

    “二夫人……!”

    韩氏看着面前这些胆敢拦住自己的人,她眉眼间满是愤怒之色,对着银嬷嬷怒道:“去,让人把这些胆敢对本国公夫人不敬的贱仆全部都给拖出去打!”

    到底韩氏在府上也有数年时间,虽然在郡主被册封以后的大半年来,其威势一直都江河日下,但是积威尤在,所以敢拦着她的仆人里除了德王府带出来的人以外,其他人顿时都面面相觑,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

    被宁安安排来看守凝香阁的陈二媳妇是陈二管家的人,因着曾经被韩氏罚过,所以对韩氏一直心存不满,如今靖国公宠爱温柔可人又年轻美貌的董姨娘,韩氏失宠,又被黎氏夺了掌家权之后,她自然成了对黎氏忠心那一派。

    她可不如其他人那么害怕韩氏,陈二媳妇心中暗骂一声老娼妇,如今还这么不识趣,怪不得国公爷厌弃!

    陈二媳妇对着韩氏皮笑肉不笑地道:“韩二夫人,今儿是郡主回门的好日子,又快过年了,您这么喊打喊杀的可是大不吉利,而且国公爷方才已经说了,您身子不好不宜大悲、大喜、大怒地伤身子,不若奴婢派人送您回院子里,若是郡主有空自然在拜了老夫人之后,自然会去拜会您的!”

    韩氏一听,顿时气得笑了:“哦,这么说我这个嫡母倒是要等西凉茉那小蹄子来接见么?”

    这辈子,除了宫里的贵人,还有人有资格接见她!

    陈二媳妇毫不掩饰语气里的轻蔑:“贞敏郡主乃咱们国公府上的国公夫人人——蓝大夫人所出,又是陛下亲封的一品郡主,上了皇家玉碟,您貌似……呵呵。”

    陈二媳妇顿了顿,咧嘴嘿嘿一笑:“奴婢说句不好听,咱们府邸里的女眷大概只有老夫人有资格让郡主拜见呢。”

    陈二媳妇虽然说话放肆,但也极有技巧,虽然天朝尊卑分明,但是韩氏到底是长辈,这西凉茉的一拜,她还是受得起的,但陈二媳妇说的也是实情。

    “国公夫人”这四个字一直都是韩氏的软肋,陈二媳妇的话一下立刻戳中了她的痛处。

    她一下子倒退一步,气得浑身发抖,艳丽的脸孔渐渐扭曲,一手死死地抓住银嬷嬷伸出来扶她的手,一手颤抖的指着陈二媳妇道:“好啊……好啊……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你这样一个平日里蝇营狗苟,舔人疮痈的下贱奴婢也敢欺负到本夫人的头上来了!”

    “夫人息怒……。”银嬷嬷瞅着韩氏的脸色不大对,暗自叫苦不迭,若是韩二夫人在这里弄出什么事儿来,自己可讨不到什么好来!

    但这个时候韩氏已经气得眼底充血,她纵横国公府邸二十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些日子受的气一下子全涌上心头,哪里还能‘息怒’。

    “去,去把大管家叫来,将这些尊卑不分,以下犯上的贱婢乱棍子打死!”韩氏脸色扭曲到极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道。

    “夫人哪,您要三思!”银嬷嬷大惊,大管家一直都是她们的人,好不容易才在自己和韩氏的筹谋下从黎氏手里保了下来,未来是要派上大用的,若是今日被郡主抓了把柄,这可了不得!

    “连你也不将本夫人放在眼里,不听本夫人的话么,去!去!去去去——!”韩氏恶狠狠地盯着银嬷嬷,终于再顾不自己端庄的形象,尖叫嘶喊起来。

    韩氏身边的人,包括在场的人哪里见过素来高高在上,高贵威严的韩二夫人这副疯婆子的模样,都吓住了。

    自然有那想要讨好韩氏的小丫鬟赶紧一溜烟地跑去找大管家去了。

    “喂——!”银嬷嬷眼看着拦不住,心急如焚,但是却无可奈何。

    韩氏如鬼魅一样的恐怖模样和架势也将陈二媳妇吓了一跳,她眼珠子一转,立刻对着身边的人比了个手势,也有那机灵的一溜烟地跑了。

    不一会子,大管家气喘吁吁,面色阴沉地领着一队提着杀威棒的家丁们匆匆地赶过来了。

    那小丫头口齿不清,只道是韩二夫人要打杀一帮子奴婢,二夫人命大管家过来,大管家当时一听还不以为意,结果被那小丫头领着到了凝香阁前面,一看这架势,他心中立刻警铃大响。

    这陈二媳妇是陈二管家的媳妇,代表的是如今掌权的黎氏一派,整日里与代表着韩氏一派的银嬷嬷和自己大大小小的矛盾不断,勾心斗角的不少,互不相让,如今这个想必又是因为啥子吵起来了,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咋回事?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韩氏就已经指着陈二媳妇等人,面容扭曲,声音尖利地喊:“给本夫人打死些贱婢!”

    因为被低贱的下人如此轻蔑,让韩氏已经没有什么理智了,只知道若是今儿不将这些人打死,不让西凉茉知道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那么她一定会被活活气死!

    大管家心头微惊,毕竟陈二媳妇不是随便一个低等下人,代表了黎氏,怎么也不是能随意打死的,他想要说什么,但是此刻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是韩府派来跟随韩二夫人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违背韩二夫人。

    于是他一咬牙,只得阴沉着脸大声道:“去,把这些欺辱二夫人的贱婢打死!”

    陈二媳妇等人没有想到大管家竟然真的说打杀了她们就打杀了她们,立刻吓得惊声尖叫起来:“大管家,咱们可是奉了国公爷的命,在这里看守凝香阁,不让闲杂人等吵了小王爷和少王妃的清净,是夫人硬要闯进来,咱们才拦着的!”

    大管家一愣:“这……。”

    陈二媳妇一边慌张地张望,一边硬着头皮赶紧道:“是,国公爷还说了,二夫人身子不好,以后都要让二夫人在院子里养病,不得随意出院子一步,不信您问宁先生去,咱们这些都是下人怎么敢冒犯二夫人!”

    大管家一听,这心里就打鼓,这个可了不得,既然是国公爷的命令,还将韩二夫人圈禁了,若是没有国公爷的名利底下人冲撞了二夫人倒还好些,他还能勉强地扛过去国公爷的责问。

    如果他这么明目张胆的违抗国公爷的命令,他可不认为从来军令如山,不讲情面的国公爷还会容得下一个背叛者!

    韩二夫人被陈二媳妇这副前倨后恭的态度,气得心口疼,她根本不想再浪费时间和心思去辩解,只拿眼珠子狠狠地瞪着有些犹豫的大管家,阴森森地道:“怎么,大管家,你已经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了么,你忘了自己的使命了么!”

    大管家想起韩尚书的嘱托,终于一咬牙转脸,恶狠狠地下令:“打!”

    这仆役们平日里都是大管家的人,自然才不管这么多,何况之前陈二管家没少给他们这一派跟随大管家的人排头吃,如今能狠狠地杀杀陈二管家威风,自然求之不得。

    一群人立刻提着杀威棒,狞笑着向吓得瑟瑟发抖的陈二媳妇等人打将过去!

    陈二媳妇被大管家当先踹倒在地,她痛叫一声,心中一片寒凉,完了,完了,难道她们就这么完了?

    情势危急之时,忽然有一道极为凌厉的女音在他们身后怒喝:“我看你们这些人谁敢造次,是不是全都想被拉到府兵库刑狱去!”

    这声怒喝让一群正待动手的仆役们都停了一停,向后望去,就见着黎氏在一个嬷嬷的扶持下,身后跟着陈二管家和陈二管家手下一大群仆役气势汹汹地杀将过来。

    大管家的人一看,顿时傻眼了,这陈二管家的人整整是自己这边人马的两倍!

    跌倒在地的陈二媳妇这下子来了精神,立刻拍着大腿嚎啕大哭起来:“三太太哪,你们终于来了,再来晚点,奴婢这条命可就要被大管家打杀了去!这是什么世道啊,咱们这做奴婢的虽然命贱,但也是奉了国公爷的命啊!唉哟~啊~~”

    这种完全乡下婆子,市井妇人的耍赖吼歌,哪里是韩二夫人这等养在闺中的贵夫人见识过的,顿时也吓了一跳,她恶狠狠地瞪着陈二媳妇骂:“你这个贱婢,还不闭嘴!”

    “韩二夫人,何必动怒,难道陈二媳妇说错了什么?”黎氏直视韩氏,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道。

    “黎氏,别以为你今儿翅膀硬了,你也敢这么和我说话!”韩氏呸了一声,鄙夷地道。

    陈二管家一下子冲过去扶起了自个儿媳妇,他不敢对着韩二夫人如何,只恶狠狠地瞪着陈大管家,几乎要剥他的皮吃他的肉。

    大管家自然也是不不肯示弱的,照样插腰回瞪。

    就在底下人乌眼鸡似的对峙,两房的领头人也在互相怒视,这原本隐藏在平静的面具下的矛盾和积怨彻底的爆发了。

    就在两派人马连喊带骂对方祖宗十八代,声嘶力竭地操棍子、扫把就要厮杀起来的时候,一直沉默安静的凝香阁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白玉从里面走出来,对着两房人马的人优雅地福了福:“二夫人、三太太,少王妃请二位进凝香阁一聚。”

    白玉的声音并不高,却一下子将这场面上沸沸扬扬的声音都给压了下去。

    韩氏顿了顿,似乎稍微冷静了一点,看着白玉半晌,忽然冷笑:“怎么地,你主子的架子派头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要本夫人这个嫡母去见她,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若是报给贵妃娘娘知道,倒是看看她怎么解释!”

    她只知道皇后已经不喜西凉茉,所以没有做成太子良娣,既然如此,皇后必定不会再帮着她,这个消息也让她有了胆子在乘着西凉茉回门之际动手。

    但这贱丫头命竟然如此之大,就是如此也没有弄死她,这贱丫头不过是受惊而已,竟然连伤都没有!真是可惜!

    白玉淡淡地道:“既然韩二夫人不愿意进来,那么奴婢就回禀少王妃就是了。”

    随后她看向黎氏一笑:“三太太呢,您也要留在这里,没得失了身份呢。”

    黎氏看着白玉顿了顿,微笑:“少王妃有请,我自然是要去的。”

    说罢,她便径自撇下了自己一派人随着白玉走进凝香阁。

    今日已经是第二个奴婢当着众人的面让素来心高气傲韩氏下不来台,她顿时只感觉脸上被扇了一耳光般,脸色再次扭曲:“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银嬷嬷察觉韩氏又有些失控的倾向,不由叫苦不迭,赶紧按住韩氏的手低声道:“二夫人,二夫人,切不可动怒,若是您在这里再被气出好歹来,国公爷那里的那个小妖精岂非更是得意,咱们可不能因小失大!”

    韩氏这才稍微缓过劲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随后才深呼吸一口气领着银嬷嬷向凝香阁里大步而去。

    两房的主子都走了,余下两房人马却依旧站在凝香阁面前对着对方呲牙咧嘴,怒目而视。

    等着韩氏进了凝香阁后,立刻就一下子被眼前的奢华精致的布置和摆设刺痛了眼。

    以往只有她的宣阁、西凉丹的香雪阁、西凉仙的乘云阁才有这样华美的布置,但如今,仙儿已经那副模样,丹儿又被送到了乡下去,她们的居处如今都是黎氏在管理着,她使用了种种借口将里面的不少好东西全都搬到库房里,而自己的宣阁中的东西虽然没有被黎氏动到,但是少了丫头婆子们的精心护理,如今看起来都黯淡无光。

    “咦,那不是县主最喜欢的凤穿牡丹双面绣紫檀木屏风么,怎么会在这里?”银嬷嬷无意识地嘟哝让韩氏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那面屏风上。

    这一下,让她瞬间瞳孔放大,那立在花厅与房间的之间的华美屏风不正是西凉仙最爱不释手的东西么!

    再细细看去,还有西凉丹喜欢的粉彩描金牡丹四耳花瓶、西凉仙喜欢的名家字画,如今都挂在这凝香阁里。

    韩氏捂住胸口,倒退一步,只感觉一股子怒气完全不受控制地冲上喉咙间。

    她一下子挣开了银嬷嬷,冲进了房内,四处一打量。

    正见着西凉茉斜斜靠在美人榻边上,手里把玩着西凉丹最爱的白玉如意。

    韩氏立刻冲上前,伸手就要抢西凉茉手里的玉如意:“你这卑鄙的贱人,害了我儿还不够,竟然连她的东西你也抢!”

    只奇怪的是,不论她怎么用力,那把玉如意在西凉茉的手里就是纹丝不动。

    西凉茉上下打量着近在咫尺的韩氏,笑吟吟地道:“哟,这不是二娘么,这些日子不见,您竟然病成了这副模样,真是可怜见的,难怪爹爹常常宿在董姨娘那里,听说董姨娘可能是有了身子呢。”

    自打西凉茉封了郡主以来的大半年,她没有过过一天舒心日子。特别是最近这些日子,她和靖国公因为西凉茉代替西凉丹嫁给德王府以及董事受宠的的闹得极僵。

    尤其是她身为嫡母,却不肯送嫁西凉茉的事让靖国公的同僚们暗地里议论纷纷,靖国公自觉颜面大损非常恼火,一怒之下将她关在宣阁好几天,昨日才放出来。

    如今的韩氏,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年近四十,依旧容貌艳丽的韩二夫人了。

    她现在不但头发白了一半,脸颊也松弛了下去,黑眼圈更是明显,这让韩氏更加郁闷愤恨。

    西凉茉字句都如刀子一样戳在韩氏心头上。

    韩氏一边狼狈地使劲扯着西凉茉手里的玉如意,一边恶狠狠瞪着她怒骂:“小贱人,你这目无尊长的玩意,必定会天打雷劈!”

    西凉茉轻笑,凑近韩氏满是挑衅地道道:“是啊,我就是卑鄙,就是无耻,我让人抢了你的掌家权,还抢可你女儿的东西,如今我不但抢了你女儿房里的最爱的玩意儿,连你女儿的心上人,如今也是我的夫君,那又怎么样?”

    其实她最讨厌西凉仙和西凉丹的东西,这些都是黎氏为了气韩氏而故意为之的。

    黎氏知道西凉茉不喜那两姐妹,也不会让她们的东西进莲斋,就堆到了凝香阁来,却不想今日倒是派上了大用场呢。

    “你……你……!”韩氏被西凉茉激怒,气得正要劈手给她一巴掌。

    谁知道刚准备动手,西凉茉忽然就松了拿着玉如意的手,韩氏之前使出了吃奶的气力去抢那玉如意,如今猝不及,用力过猛一下子就往后连退数步‘噗通’一声向后倒去。

    房里只得银嬷嬷一个韩氏的人跟进来,她下意识地去接着韩氏,但她一把老身子骨,哪里能撑住。

    只听两声痛呼,一下子两个人都同时重重地跌作一团!

    那柄玉如意便同时哐当一声在地上跌成两段。

    西凉茉走下去,看着那柄玉如意,很是惋惜地道:“哎呀,真是可惜,这么好的玉如意,听说是四妹妹十二岁那一年先太后赐给大哥哥的,大哥哥看着四妹妹如此喜欢,回来转赠给四妹妹,据说是安南国进宫的宝贝。”

    她虽然口里称着可惜,却毫不客气地一脚踏在玉如意上,将那如玉踏得粉碎。

    韩氏又惊又怒,激愤不已,胸口起起伏伏,指着西凉茉颤声道:“你……你……你这小贱人竟然拿敢毁坏御赐之物!”

    韩氏没有想到西凉茉竟然胆大若此。

    西凉茉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弯起一抹冰冷的笑容:“我?我最讨厌这柄玉如意了,你可还记得我十二岁那一年,西凉丹拿着这柄玉如意在花园里跟那些贵女们炫耀,结果不小心把玉如意掉进了湖里,我只是抱着衣服路过那里,西凉丹就让她的丫头把我抓过来不由分说地推进水里,说是我弄掉进湖里的,若我捞不上来,就淹死在里面好了。”

    西凉茉顿了顿,又冷笑道:“我在池塘里泡了足足一个时辰,后来是白嬷嬷和柳嬷嬷两人趁西凉丹回去吃点心的时候,领着白梅一同下水,才帮我捞出来的,然后你又命我在祠堂跪了一个时辰,原因就是我辱没圣物。”

    韩氏神色有点茫然,西凉丹姐妹这种恶整西凉茉的事儿太多,她也从来不曾放在心里,哪里记得这些事,何况她留着蓝氏的女儿,没杀掉的目的就是让西凉茉代替蓝氏受辱。

    看着韩氏的神色,西凉茉漫不经心地道:“看来二娘是不记得了呢,没关系,你今日必定有机会了解到我当时的心情的。”

    “哼,就凭你!”韩氏冷笑两声,目光凌厉地瞪着西凉茉:“谁让你是蓝氏那贱人的女儿,让你苟延残喘已经是本夫人的慈悲,你竟然还恩将仇报,大逆不道!”

    黎氏在一边冷眼看着韩氏,不由暗自嗤笑,真是人蠢没药救。

    西凉茉唇角冷冽的笑容愈发的深了:“是啊,就是凭我,西凉仙成为残花败柳的瘸子,西凉丹没了脸,被父亲送到乡下修身养性,不知道她在庄子里过得可好?三婶婶想必一定很是照顾她!”

    黎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掩唇一笑:“是啊,四姑娘可好得很,原本她不肯吃粗茶淡饭,所以我手下的教养嬷嬷就让她试试猪食的味道,你猜猜怎么样?饿了六日,四姑娘扑到猪栏子里抢吃猪食,竟然把一头小猪仔都压死了,这可不好,所以教养嬷嬷又让四姑娘在茅厕里关了五天,你猜怎么着,四姑娘差点扒了粪坑呢!”

    银嬷嬷脸色苍白,立刻紧紧地按住韩氏,厉声道:“郡主、三太太,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韩氏早已经听得浑身颤抖,目呲欲裂,喉咙间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声,耸身而起扑向西凉茉,伸手就去掐她的脖子:“你这贱人,好歹毒的心肠,我杀了你!”

    这一次,韩氏竟然很顺利地就将西凉茉扑倒在地,她猩红着眼,歇斯底里地吼着:“贱人,贱人,我杀你这个贱人!”

    西凉茉这一次却仿佛变得娇柔不堪了,似乎被她掐得喘不过气来,泪如雨下断断续续地道:“二娘……我……我没有……我不是故意打破这玉如意的……。”

    银嬷嬷一头雾水,直到忽然身后传来了靖国公的一声怒吼:“韩婉言,你疯了吗!”

    随后,韩氏便被一只大手一把拎了起来,毫不客气地猛地扔到了一边。

    靖国公的力气之大让摔在地上的韩氏惨叫一声。

    而靖国公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而是立刻上来将西凉茉扶了起来,焦急地问:“丫头,茉丫头,你怎么样了?”

    这韩氏是疯了么,竟然这么不管不顾地对茉儿动手!

    西凉茉捂住喉咙,仿佛很是难受地咳嗽了好几声,随后抓住靖国公的衣袖,泪眼朦胧地道:“父亲,茉儿不是故意打碎四妹妹的玉如意的,只是婶婶为了迎接小王爷的到来,所以将这些物事拿出来摆一摆图个喜气,茉儿想看看……但二娘不让就过来抢,茉儿没拿住就……咳咳……二娘说这是御赐之物……。”

    银嬷嬷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郡主将丹姐儿在乡下受虐待事拿出来激怒韩二夫人的用意竟然在此。

    但是她们却百口莫辩,因为这个过程确实如此,完全任何虚假之处。

    靖国公看着地上的碎片,那东西异常眼熟,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心中不由异常懊恼,这个韩氏真是太量小了,前日里为了点首饰去找董儿的麻烦,现在又为了丹儿的玉如意如此失态!

    方才听着宁安来报告,她不顾自己的命令,擅自出了宣阁来找茉丫头麻烦也就算了,竟然纠结了大管家和底下的家丁们要打将进凝香阁,真是将这国公府邸的主母做腻了么?!

    随后他狠狠地瞪了一眼伏在不远处的韩氏,随后立即安慰西凉茉:“没事,没事,不过是一柄玉如意而已,这里也不会有人说出去的。”

    说着他的目光凌厉地扫过在场的众人,西凉茉的丫头自然不必说,黎氏也赶紧表态:“这事儿可与咱们家兴衰有关,弟媳自然明白轻重。”

    最后靖国公的目光落在银嬷嬷身上,银嬷嬷忍了忍,最后还是低声道:“老奴什么也没看见。”

    靖国公冷声道:“若是外头传了什么风言风语,那么你就不必再回二夫人的院子了。”

    语气里隐含的森然杀气让银嬷嬷顿时浑身发寒,立刻磕头如捣蒜:“老奴明白的!”

    她原本还有点想要揭穿郡主的陷阱阴谋,但是到了这一刻

    等着靖国公的目光移动到在韩氏身上时,才发现韩氏已经摔晕在地,竟然毫无声息,他一怔,不由有些迟疑后悔,难道他下手太重了?

    而此时,西凉茉却仿佛忍耐着被韩氏厮打的不适,捂住喉咙上前去查看韩氏的状况,随后有些担心地道:“父亲,二娘的身子好像……受了点儿伤,不若请老医正大人过来为二娘看诊可好?”

    靖国公还有些犹豫,随后不悦地道:“这样的家丑,还是不要外扬的好,请个府邸上的大夫看看就是,整日里说这里病那里痛,一天要吃三两银子的好药,也不知她都吃到哪里去了!”

    西凉茉美眸里闪过一丝异色,靖国公从来不会在小辈面前数落韩氏,哪怕韩氏行事再苛刻或者不善,也要维护她的体面,想不到今日竟然如此没有忌讳,若不是对韩氏太失望或者恼怒,他也不会如此。

    既然如此……

    西凉茉轻叹了一口气,苦笑:“女儿虽然对二娘有所埋怨,大家也都知道二娘不喜女儿,越是如此,女儿才不能让二娘有事,否则女儿如何担当得起这不孝的罪名?”

    靖国公一愣,没有想到西凉茉如此坦率,随即他考虑了片刻,长叹一声:“这韩氏,她若有你一半心存善念,真的将你当成自己的女儿,又何至于为了小辈的事儿,闹得一点体面都没有了。”

    听着靖国公的意思,倒似是同意了西凉茉的请求。

    黎氏在一边,眸光幽幽地看着一脸从容平静的西凉茉,这样的消息传出去,这位贞敏郡主并德王府的少王妃的名声会愈发的贤孝了。

    只是……

    何必要请老太医过来?

    这也是银嬷嬷的疑问,到了如今的田地,她也知道自己最好闭嘴,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否则说多错多,自己也落不到好下场。

    她畏惧地看着西凉茉,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怎么能有如此心机和狠辣的手腕?

    如今逼迫得嫡母与姐妹这样凄惨。

    但是银嬷嬷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杀局的开始,而结局很快就要来临。

    韩氏被安置在了凝香阁的软榻上,司流风喝了药,早睡在床上得不省人事,方才那么大的动静,他都没清醒,如今事急从权,也顾不得这岳母与女婿共卧一室是否于理不和了。

    一刻钟之后,老医正便领着自己的药童慢悠悠地又踏进了凝香阁,照旧是对西凉茉视而不见,只是对靖国公一拱手,然后就坐到了软榻旁边的凳子上,为韩氏看诊。

    又是一刻钟后,老医正摇头晃脑地道:“这夫人是长期郁结在心,气血不畅,凝成心疾,若是不好好调理,让二夫人放宽心思,若是以后发做起来,说句不好听的,可是要命的事,而且身上还有些瘀伤,似乎是夫人跌了一跤,日后可千万要小心!”

    靖国公丝毫不意外,因为不管请了多少个大夫过来替韩氏看诊,都是这么说,但让心胸狭窄若此的韩氏放宽心……哼,他心中冷嗤。

    “多谢老医正!”

    但是老医正却还没有说完,他顿了顿,摸着山羊胡子笑着恭喜靖国公:“因为韩二夫人这有喜了,若是不小心点,以夫人这样的年纪,恐怕生养不易呢!”

    靖国公一听,顿时脸上闪过不可置信,但随后又是惊喜道:“老医正这可说的是真的?”

    而韩氏正在老医正的施针下幽幽醒来,恰好听见了这消息,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顿时狂喜:“真的么!”

    银嬷嬷赶紧心中念阿弥陀佛,太好了,夫人从此能翻身了!

    而西凉茉则在一边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意。

    老医正笑着点点头:“是啊,脉象上看已经一个月了,所以千万小心。”

    但此话一出,却瞬间让靖国公和韩氏,甚至银嬷嬷脸色大变。

    什么,一个月?

    ------题外话------

    那个更新时间的问题……大家不要和某悠一样弄那么晚,熬夜伤身啊,某悠是实在没办法,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在年前的更新都会是大约这么晚,建议第二天早上再看~呵呵

    最后……想要阿九华丽的吃瘪~被小茉莉吃掉或者吃掉小茉莉,月票票拿来~谢谢!

    还有一个事情,觉得很对不起大家,就是野泉的章节,我估计得等到6号放假了,某才有时间重新码出来,上次码出来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上传就没了。很多亲说看到空文档,那就是被吞掉的缘故。

    真是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