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九十四章 生死瞬间

第九十四章 生死瞬间

    

    西凉仙眼中含泪,但仿佛极力压抑的模样,让人忘之不忍。

    西凉茉唇角弯起一抹嘲谑的笑意,怎么,又要来这种做作的招数,让别人以为自己欺负她么?

    但出乎意料的是,西凉仙深呼吸了一口气,抹了脸低声道:“大姐姐,这里不是说话之处,迟些妹妹再来。”

    说罢,她便跪在灵堂边,安安静静地红着眼儿烧着纸钱,却并没有再说话。

    西凉茉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冬日昼短,一会子天色渐渐暗,灵堂上来吊唁的女眷们也渐渐的少了,黎氏便令厨房的管事娘子准备开白宴。

    西凉茉懒得再做戏,便借口悲伤过度,身子不适,打算回莲斋歇息,顺便问问白嬷嬷各处庄子的事宜准备得如何了。

    今日雪停,幽幽凉风而过,带来梅花暗香,浸人心脾,地面上积攒了一层颇厚的雪,映着月色反射出柔柔的光,倒是颇美的。

    西凉茉一路走,一路与白蕊、白珍几个说笑着,心情颇好。

    只可惜这样的好心情在见到了那两道挡在路中间的窈窕削瘦身影后,便戛然而止。

    “大姐姐。”西凉仙见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眉眼里露出一丝喜色,随即又有些敬畏地对着西凉茉福了一福,同时伸手拉了拉还有点呆呆木木低头站在一边的女子。

    那人才如梦初醒般,僵僵地对着西凉茉福了一福:“大姐姐。”

    西凉茉这才看清楚原来那削瘦呆木的女子竟然是西凉丹。

    这些两个月不见,她竟然也和西凉仙一样宛如换了一个人,原本窈窕却富有少女特有的丰腴诱人曲线的身体如今却变得干瘦如柴,艳丽如芍药的面容则一片蜡黄,让那精致美丽的五官都黯淡了颜色,更不用说曾经盈满骄傲霸道而显得凌厉的眸子如今仿佛如一潭死水一般。

    也不知道黎氏给她吃了多少排头,能让原本那样骄横跋扈的少女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西凉茉似笑非笑地以袖子掩了唇:“两位妹妹如今来找姐姐可是有事,今儿是二娘的头七,听说头七之日,亡灵会回到自己身躯的周围,二娘素不喜姐姐,妹妹们还是离姐姐远些好,莫要让二娘生气了。”

    西凉仙忽然抬头看着她,凤眼里似含了隐隐的泪水:“姐姐,母亲已逝,所有一切的恩怨也该了结了,仙儿自知罪孽深重,对不起姐姐,也不敢要求姐姐原谅,但求姐姐看在父亲的份上,饶了丹儿,让她回国公府吧。”

    原来如此,是为了让西凉丹回来所以才那么示弱的么?

    西凉茉眼里闪过一丝了然,随后轻叹一声,仿佛有些苦恼地道:“二妹妹,不是大姐姐不愿意帮你和四妹妹,只是这决定当初是父亲做的,我当初早已求过父亲,可父亲并不应允,大姐姐我也很是无奈,如今二娘既去,父亲心软,说不定你们去求父亲,父亲便会让四妹妹回来。”

    西凉茉脸上叹息忧伤,但心里颇为愉悦,丝毫不怜悯她们姐妹两个。

    她为何要答应她们两个,西凉丹如今所受的践踏与侮辱,不过是当年她受过的十分之一。

    看见西凉丹这幅模样,就想起当初的自己,她说过总有一日,要让这些高高在上将人不当人的玩意儿们也尝尝什么叫低贱如泥的滋味,如今她不过是实践了自己的誓言罢了。

    西凉仙见她拒绝,竟然屈膝深深地伏下了身子,便咬了下唇,低声下气地请求:“如今父亲疼爱姐姐,若是姐姐愿意帮丹儿说两句话,父亲想必会听姐姐的,到底姐妹一场,我知道以前多有对不住姐姐的地方,只是母亲已经死了,难道姐姐一定要让我们姐妹都拿命来偿么。”

    西凉茉看着面前的少女,不由挑起了眉,这算是忏悔么?

    又或者是哀兵之姿?

    她倒是真没有想到西凉仙这样骄傲的女子,竟然能做到这一步。

    “我们姐妹……都已经这般下场了,姐姐,你便行行好……。”西凉仙泪如雨下,濒临崩溃一般伸手扯住西凉茉的裙摆。

    连西凉丹也哀哀地哭了起来,泪珠从她木然的脸上一颗颗地掉下来,丝毫没有作伪的模样。

    西凉茉眯着眼打量了这对姐妹好一会,才轻叹一声,弯腰扶起西凉仙:“妹妹说的是,一切总总如过往云烟,咱们到底都是一家姐妹,大姐姐我又何曾真的记恨于你们呢,快快起来罢。”

    “那姐姐……你是答应了?”西凉仙抬头看着她,面露一丝喜色与期待。

    西凉茉淡淡地道:“嗯,我会向父亲请求,只是此事最后到底如何,却还是要看父亲决定了。”

    看着西凉茉似已经有和解之意,西凉仙这才破涕为笑,试图拉着仍旧是木木呆呆的西凉丹起来:“多谢大姐姐。”

    西凉丹却不肯起来,只忽然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西凉茉,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惧地道:“大姐姐,母亲死了,都是她让我们欺负你的,你不会也把我们都杀了吧,以后大姐姐叫我干什么,只要给我饭吃,我都干。”

    西凉丹在乡下的庄子这两个月,必定被磋磨得极惨,韩氏害死了黎氏的孩子,黎氏又怎么会对她的孩子好?

    竟然将西凉丹吓成了这般模样么?

    西凉茉轻皱了眉,将她扶起来:“妹妹这是怎么了,说什么胡话呢,二娘不是心疾而死么,难道你觉得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么?”

    西凉仙眼里掠过一丝幽光,便也去伸手拉西凉丹,却是对着西凉茉低声道:“姐姐,府邸里如今私下里有流言,说是母亲与人有私,那日你回门时候的车子出事,我们也都听说了,您只告诉我们,今日这一切下场可是母亲咎由自取,我们不敢怪姐姐的。”

    西凉茉看了西凉仙半晌,那种幽深的目光冰凉如刀,几乎是直直地看进西凉仙的心底,让西凉仙有些勉强地道:“姐姐,你……你为何如此看着我?”

    西凉茉淡漠地道:“因为,我问心无愧,虽然我与二娘并无母女之情,但二娘的死与我无关,为何二妹妹一直口口声声地要我承认与二娘的死有关呢?”

    说罢,她松了扶住西凉丹的手,对着西凉丹微微一笑:“四妹妹当知道男女婚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非我能做主夺走小王爷,若你已经不怨恨我与小王爷双宿双栖,大姐姐永远欢迎你上德王府做客。”

    西凉丹的脸在听到司流风的名字后,抽搐了一下,但迅速又恢复到了那种低眉顺眼的模样。

    西凉茉将姐妹俩个的表情都看在心里,便道是她有些倦了,也不去搭理两姐妹,便领着三婢一起向莲斋而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她都还能感觉到身后有充满了寒意的目光追随。

    直到看见了莲斋的大门,西凉茉忽然深深地松了一口气,连着身后的白玉也瞬间仿佛松懈下来的模样,一摸额头竟是一头冷汗。

    白珍和白蕊两人则是有些莫名地看着她们两个,白蕊跟着西凉茉最久,她能感觉到从方才遇见西凉仙姐妹开始,西凉茉的精神就瞬间高度紧张,只是她并不明白为什么,那对姐妹明明是来求饶的不是么?

    “大小姐,你们这是怎么了?”

    白玉和西凉茉互看了一眼,白玉叹了一声:“你们两个可是要勤加修炼内功了,难道你们尚且不知方才咱们刚打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么?”

    白珍一愣:“鬼门关,难道……。”

    她忽然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西凉茉阴沉着脸,肯定地道:“没错,方才在那一段的路上埋藏了上百名弓箭手,若是我方才说话稍有不慎,恐怕就是个万箭穿心的下场。”

    不知何时,穿着司礼监魅部夜行服的魅六和魅七已经静静地单膝跪在西凉茉附近,齐齐低声道:“我等守护不利,请小姐责罚。”

    西凉茉摆摆手,冷笑:“这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武艺再高也不能瞬间绞杀上百名弓箭手!”

    方才千钧一发,魅六和魅七已经准备动手,是她悄悄比了信号强行压制他们的行动。

    若是都要死,又何必浪费功夫;若是都不必死,她自然要凭借自己的心机与那姐妹二人周旋一番的,再不济,就算暴露了自己会功夫也要挟持了那二人保命,也总好过暴露了她与司礼监的关系。

    白珍与白蕊这才齐齐地后怕起来,白蕊脸色苍白地咬牙道:“二姑娘和四姑娘是疯了么,竟然敢去调动外头的府兵围杀咱们,就不怕事后国公爷和宫里追究起来么!”

    西凉茉眯着眼,沉默了片刻,随后冷笑起来:“就凭借那两个人,恐怕还没有这般能耐,能够不经过靖国公,取到兵符调动府兵围杀咱们的,大概只有我那身为参将大人的大哥哥了。”

    ……

    “哥哥!”

    渐渐地看着那些婀娜的背影消失在了林荫小道的远处,西凉仙几乎不能忍受地浑身颤抖起来,她忽然尖利地大喊。

    不一会,原本仿佛空无一人的寂静树林、墙头、草丛都有人隐绰绰地移动起来。

    细细看去,竟然都是身穿夜行衣、训练有素的持弓士兵,他们迅速地集结在了一起,安静地单膝跪地,算算竟然有近百人之多。

    从中走出一名身穿黑衣,飞眉秀目,挺鼻薄唇的俊秀青年,他头绑白带,昭示着今日大丧之人与他的关系。

    “为什么?”西凉仙抬头逼视着他,目光凌厉如刀,哪里有半分方才那个忧伤愁苦少女的模样。

    西凉靖看着自己的妹妹,微微拧眉:“仙儿……。”

    “我问你为什么不杀了她,不杀了那个害死我们娘亲的贱人!”西凉仙打断了他的话,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吼,过于激动与愤怒,让她捏断了自己的指甲也不曾察觉。

    西凉丹看着西凉靖,也冷言冷语地道:“哥哥,你是怕了她么,如果你刚才杀了她,我就能嫁给小王爷!”

    西凉靖眉目间掠过一丝阴霾,不由皱眉道:“我们说好的是,西凉茉承认了母亲是她害死的,我就令万箭齐发,但她已经说了不是她!”

    “她说你就信吗?”西凉仙简直气得浑身发抖,她咬牙切齿道:“那是狡猾的贱人,既然她不肯承认,你也只要杀了她就是了,除了她,还会有谁敢害死母亲!”

    西凉靖看着西凉仙,觉得自己这个素来高雅大方的妹妹,在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之后,已经变得有些心态扭曲,但他还是觉得应该提醒西凉仙一些事情,他不希望没有了母亲之后,连妹妹也会出事。

    他按捺着性子道:“是老太太下令处置的母亲,你我都清楚,妹妹,你不该为了私人恩怨,便要借我之手除掉茉儿且不说她如今的地位不同……。”

    “茉儿?”西凉仙梭然瞪大了眼看着西凉靖,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尖利地打断他:“哥哥,你是疯了么,她是我们的仇人,是母亲最欲置之死地的人,你却真当她是我们妹妹么,她凭什么当我们的妹妹,不管今日是不是她杀了母亲,你都该不顾一切为我们杀了她!”

    西凉仙的态度让西凉靖很是不悦,但想起已经逝世的母亲和妹妹凄凉的遭遇,他还是握了握拳,忍耐了下来。

    他眯起眼看着西凉丹偏执的目光和西凉仙扭曲狰狞的脸,淡淡地道:“为兄能理解作为女子的嫉恨之心,为兄会劝父亲让丹儿留下,至于其他的事,等你们找到了确凿的证据再说罢。”

    说罢,他一转身,挥手准备领着府兵们离开。

    西凉丹和西凉仙两姐妹没有想到自己的兄长竟然没有无条件的站在她们这一边,顿时呆滞住了。

    西凉仙最先反应过来,随后激愤地握拳尖叫:“西凉靖,你还是个有血性的男儿吗,母亲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敌我不分的儿子!”

    她过于激动,便有些口不择言起来。

    西凉靖身为家中长子,自幼得到靖国公亲自教导,被册立为世子之后,府邸中人更是对他恭敬有加。

    母亲也常常教导家中姐妹兄弟都要敬重他,虽然他很从不因此骄横跋扈,性子沉稳善谋,除了家中父亲,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质问与顶撞他。

    西凉靖大怒,欺身上前高高地扬起了手,但西凉仙毫不畏惧地仰起脸,怒视着他:“你打,你打啊,母亲尸骨未寒,杀母之仇未报,你便如此对待自己的妹妹,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向母亲交代!”

    西凉丹在一边早就吓得面色苍白,她担心西凉仙,却不敢上去劝西凉靖,在田庄的凄惨日子让她的骄横收敛了许多,反而生出一种畏缩与小心。

    西凉靖看着西凉仙倔强而哀戚的面容,手颤了颤,到底还是打不下去,只得狠狠地收手握拳,强忍怒气地冷冷瞪着她:“仙儿,你听好了,若是母亲真死在西凉茉的手里,我第一个就会砍下她的首级来祭祀母亲,但是,你也要记住,为兄不是你手中的剑,任由你随意利用铲除异己!”

    说罢,他松了手,再不回头地离开。

    任由西凉丹在后头又是跺脚又是哭闹地唤他。

    西凉仙看着西凉靖的背影渐行渐远,她咬着唇对着西凉丹低声喊道:“不必叫了,他是不会回来帮我们的了!”

    “姐姐,你怎么那么对哥哥说话,哥哥如今不肯帮我们杀了西凉茉那个贱人怎么办!”西凉丹愤愤地跺脚,对着西凉仙叫嚷。

    西凉仙却并不理会她,只是闭上眼,抹掉眼角淌出的泪。

    她太了解西凉靖了,母亲虽然纵然着二哥声色犬马,纵容着四妹骄横跋扈,那都是因为他们都是她不曾寄予重望的孩子,所以她愿意宠爱他们。

    但是母亲期待着大哥哥成为父亲最完美的继承人,期望着自己能成为手握重权的宫妃,甚至母仪天下。

    所以对于他们的要求极为严苛,大哥哥更是父亲一手教导,性子最像父亲,在西凉茉的假面具没有被揭穿之前,他是不会冒险去杀掉西凉茉而惹出大事来的。

    今日,还是她赌咒发誓,必定能诱西凉茉说出母亲逝世的真相,哥哥才安排了那些弓箭手,只等西凉茉供认不讳,便万箭齐发,将西凉茉射死报了杀母之仇,再行计较善后事宜。

    而这样的事,只能做一次,若是做坐多了,必定会引起父亲的猜疑。

    只恨那西凉茉,竟然狡诈如狐,如此这般都不能引诱她说出真话来!

    以致功败垂成!

    西凉仙眼底的恨意如燎原的烈火,几乎将她自己都要焚毁。

    “那骚蹄子,到底有什么本事,为什么一个个男人都被迷惑得看不清楚她那张狐狸脸,父亲是,哥哥也是,就是小德王爷也……。”西凉丹恨恨地跺脚,低声怒骂,满眼的不甘与嫉恨。

    西凉仙看着西凉丹,心中忍不住不屑,这样的女子为什么会是她的亲妹妹,满心只有男人,还是一个抛弃她,另娶死敌的男子。

    相比之下,西凉茉倒才像她的姐妹!

    西凉仙的脸上掠过一丝狠色,但她总有一天要让这个‘姐妹’匍匐在她的脚底下磕头求饶,再一刀斩下她的头祭奠自己的母亲和她加诸自己身上的一切折磨!

    ——老子是睡不到小狐狸而恼火的九千岁的分界线——

    莲斋之内,西凉茉与一干心腹围坐火炉边议事。

    “大小姐,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告诉王爷,让他收回世子爷手里的兵权!”白嬷嬷愤怒地拍案而起。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世子爷居然会帮着二小姐和四小姐做下这样的事来,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嬷嬷,等等!”西凉茉唤住就要往外冲的白嬷嬷,淡淡地道:“咱们现在没有证据,不能被他们倒打一耙,小不忍则乱大谋”

    靖国公虽然现在看重她,但她的地位自然是比不得西凉靖这个世子的,她好容易取得了靖国公的信任,这个时候,不能前功尽弃。

    寻找令牌的事,是她允诺了百里青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尤其是白嬷嬷虽然疼爱她,但毕竟出身于国公府邸,又是静姑姑的人,对靖国公自有她一份情义在。

    西凉茉不打算让白嬷嬷参和进来,也省得白嬷嬷纠结。

    白嬷嬷一下子词穷,有些颓然地坐下,很是担忧地看着她:“世子爷这一次没有对大小姐动手,万一下一次他动手了可如何是好?”

    他们就这么点子人,双拳难敌四手,她们怎么敌得过那些府兵?

    西凉茉却与白嬷嬷的看法不同,西凉靖今日没有对她动手,恐怕是还不能确定韩氏是否真的死在她手里,他和西凉仙姐妹不同,他是男人,若非真的血海深仇,他还是更看重大局和整体的利益,否则今日就会毫无顾忌地对她下杀手了。

    既然如此,只要西凉仙姐妹没有切实的证据,那么西凉靖自然不会再轻举妄动。

    西凉茉说完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何嬷嬷的赞同,白嬷嬷则默不作声,只是很担忧地看着西凉茉。

    白蕊却有些好奇:“大小姐,你是怎么知道今日县主和四小姐的示弱是个陷阱?”

    西凉仙和西凉丹的表现几乎让她们这些旁观者都要信以为真,以为她们真的转了性子,知道识时务为俊杰了。

    西凉茉端着茶品了一口,唇角闪过一丝嘲谑的冷笑:“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西凉丹若转了性子,倒还有三分说服力,唯独西凉仙,她唯一会对我低头的时候,大概就是想要杀我的时候。”

    西凉仙了解她,知道就算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黎氏和老太太,但她也知道韩氏其实是死在自己的手上。

    而西凉仙也了解自己,知道就算天塌地陷,那个女子骨子里的骄傲与倔强都不会容许她对一个仇敌低头。

    “那咱们……。”

    “她所依仗的不就是西凉靖得道国公爷的信任么,但若是国公爷不再信任这位世子了呢?”西凉茉看着自己茶碗里的茶,高深莫测地道。

    “可是,国公爷自幼就将世子爷带在身边,怎么会……。”白嬷嬷有些犹豫。

    西凉茉捧茶露出个轻笑:“昔年周幽王与元王后申氏育有太子宜臼,太子宜臼德才兼备,众大臣皆料定宜臼为储君,但周幽王最终却为了褒姒,废了王后申氏和太子宜臼。”

    话已到此,她并不言明,众婢女并不是很明白,倒是何嬷嬷浸淫宫廷已久,所有所思地看着西凉茉,露出个赞赏的笑容来。

    西凉茉看着何嬷嬷,便知道她懂了,瞬间觉得自己果然很有做奸妃的潜质。

    至于西凉仙姐妹,西凉丹那个草包如今没了韩氏撑腰后,倒是不足为惧,。

    而西凉仙……

    西凉茉眸底掠过一丝冰冷森然的光芒,既然她觉得做疯子的太平日子过得不舒服,那她就索性直接如断送韩氏一样,给她个‘完美的结局’好了。

    ……

    这一夜的事,仿佛一滴水落进了江河之中,再无踪迹,而西凉茉却如她所言,信守承诺,在靖国公面前说了些温柔劝慰之语,再加上世子西凉靖的请求和西凉丹痛哭流涕的忏悔,靖国公到底点头同意了让西凉丹留在府邸之中,不再发落回乡下的庄子。

    西凉茉看着事儿差不多告一段落,便准备回莲斋,却在靖国公的院子外被西凉靖唤住了。

    “大妹妹。”

    西凉茉转头看向西凉靖,微笑:“大哥。”

    西凉靖负手看着面前婉约清丽如兰的少女,沉默了片刻,道:“谢谢你帮了丹儿,过去的事……。”

    “过去的事,便是过去了,如今茉儿也已经嫁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说来茉儿如今倒并非国公府上的人,自然不会再去想那些过去了。”西凉茉淡淡地打断他。

    她没有否认自己对过去的怨恨,如今虽然不计较了,但也明言她不会对那两姐妹有什么真感情。

    这倒是让西凉靖觉得合情合理,他自问若自己是西凉茉,也不会轻易原谅曾经的那些伤害。

    只是彼时,他虽然并没有欺负西凉茉,但也没有将西凉茉放在眼中,在弱肉强食这一点上,他与老太太的看法是一致的,何况当年的西凉茉也并不值得他关注。

    只是如今,不知为何,看见这少女脸上的冷淡,他的心却会感觉微微地紧抽。

    西凉茉见他没有什么要说的,便福了福,径自离去了。

    西凉靖默默地看着她远去的窈窕背影,竟看得有些怔了,直到身后传来西凉仙姐妹两的声音。

    “……真是可恨,如今我回来了,必定要好好地惩治那些敢对我动手贱婢,还有黎氏那贱人!”

    “丹妹,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西凉靖微微皱眉,他并不想参合到这种后院妇人间的勾心斗角之间,索性也转身离开了。

    西凉丹原本见着西凉靖,还想唤住他,一同想想办法,却见西凉靖仿佛置若罔闻地走了。

    她不由懊恼地一跺脚,呸了一声:“二姐姐,你看大哥哥,真是太过分了,倒仿佛西凉茉那贱人才是他的妹妹,也不想着帮我出这一口气!”

    西凉仙看着西凉靖远去的背影,目光寒凉:“丹妹,你在庄子里受到那些贱婢虐待之事,最好不要在父亲与大哥哥面前提起,咱们慢慢收拾黎氏。”

    “为什么?”西凉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那些在庄子上任那些下人折磨作践的日子,让她永生难忘,所有的人都说她再也不是王府的小姐了,她绝望过,逃跑过,却只被抓回来折磨得更狠。

    如今回了王府,她又是当初那个嫡出的高高在上的四小姐,要杀要打那些下人,难道不是顺其自然的事么?

    西凉仙冷冷地对西凉丹道:“难道你还不明白么,黎氏敢那么折磨你,自然是想好了一切退路,如今她是掌家主母,咱们没有证据就贸然地告状,只会让父亲对你更加失望,以为你在胡搅蛮缠。”

    西凉丹想说什么,但是这些日子的经历也让她成长了不少,明白西凉仙的话是有道理的,她颓丧地道:“难道,难道我的苦就白受了么?”

    西凉仙拍拍她的手,对于西凉丹没有如以往母亲还在的时候那样不管不顾地闹将起来还是很欣慰的,所以语气轻缓了不少:“你放心,所有伤了咱们姐妹的,不管是黎氏还是西凉茉那贱人……咱们迟早让她们生不如死,后悔终生!”

    西凉仙眼里闪过怨毒的光。

    ……

    西凉茉到底已经出嫁,所以她也只需要在娘家呆上一两日便可回德王府,等到韩氏七七出灵下葬之日,再去坟头烧纸祭拜。

    尤其是司流风不知怎么回事,遇险之后,他的病就越发重了起来,回春堂的李圣手说他不适合移动,所以如今还住在德王妃牡丹阁的暖阁里,西凉茉作为司流风的妻子总不好一直在娘家不归,所以她还是决定先回德王府住些时日。

    看看那千年老妖这几天在德王府有没有什么收获。

    但是,当她回到德王府,状似无意地一打听,才知道从她回了靖国公府邸后,这厮就已经没有回过德王府。

    再向魅七一打听,才知道百里青白日要上朝,夜里又觉得德王府实在太过枯燥无味,所以便回他的老巢享受去了,让魅一顶着那张丑脸在外头茶馆坊间招摇过市。

    西凉茉很想骂娘,这是个查案的样子吗?

    他觉得枯燥无味是因为少了自己这个消遣物吧!

    但是想起百里青是因为在自己吃瘪,才‘春闺寂寞’的,西凉茉心情又好了不少。

    正是准备梳洗一番去司流风那里表表做妻子的心意时,刚走到门口,却见德王妃却亲自到了邀月阁。

    “母妃?”西凉茉看着门外端庄高贵的中年美妇,不由微微一怔。

    “贞敏,母妃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与你商量,不知你可有空?”德王妃看着西凉茉,面容上露出

    一丝郑重。

    西凉茉微微挑眉,随后微微一笑:“母妃说的什么话,儿媳自然是要聆听母妃教诲的。”

    说着,她便让开了门,将德王妃迎进了门。

    ——老子是深闺寂寞的九千岁——

    九千岁府

    浓墨重彩,软红流金的房华美房间里,垂悬着昂贵的鲛珠纱,挡住了日光射入,让房间里的光线蒙昧不明,房中的雕金兽头香炉吐出淡淡白烟,弥漫着的幽沉香气,仿佛让房间里的空气都变得沉重凝滞。

    有一种仿佛不似人间的黑暗幽沉,糜艳,倒似地狱灵界间某处强大妖魔的洞府。

    而十丈软红覆着的包金紫檀罗汉床上懒洋洋侧卧着的美艳妖魔,一身宽松红衣,如墨乌发如水般流淌下来,盘旋在床边,床边有穿着单薄的美人躬身为凳与几,上面摆放着精致的茶点

    更有两名美貌年少的太监在床上为他按摩着肩腿。

    “千岁爷,今儿有西夏上供的瓜子,共十二个种类,您可要试试。”胜公公端了一只十二隔八宝琉璃碟对着百里青低声道。

    百里青垂着长长的睫羽,没甚兴致地瞥了眼那碟子,看着胜公公小心翼翼地模样,便顺手从里面捏了几枚过来磕。

    胜公公看着百里青到底动了些瓜子,这才稍微放松了些,这几日千岁爷心情似不大好,连最爱的瓜子也甚少吃了,更不要说去后园子里那些夫人和公子处,真是件稀奇事。

    虽然说太监不能人道,但是养着美人们,就是用来把玩的,千岁爷极精于此道,说起来,自从千岁爷认了小姐当徒弟之后,就再也没去过后园子了。

    千岁爷心情不好,他们这些伺候的,自然就动辄得咎,日子不好过。

    胜公公正是抱着拂尘暗自发愁之际,忽然一个小太监恭恭敬敬地弓着身子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胜公公便眉头一挑,赶紧凑到百里青耳边轻道:“千岁爷,魅一传来消息,小姐回王府了。”

    百里青磕瓜子的手一顿,忽然抬起魅眼森冷地睨着胜公公:“她回王府了,与本座什么关系,小胜子,莫非你是那丫头的眼线么!”

    那目光阴霾得让胜公公立刻倒退两步,满头冷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千岁爷,这……。”这不是您说小姐有什么动向都要通报您的么?

    但胜公公可不敢说出来,上面这位爷是个喜怒无常的主,有些话,只能自个儿知道就成,。

    “滚!”

    百里青不耐烦地冷叱一声,胜公公立刻使了个眼神,所有人都乖乖地悄无声息地——‘滚了’。

    胜公公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关上门的时候,他心中暗自嘀咕,莫非小姐失宠了么?

    果然,没有什么人能让千岁爷感兴趣太久,也不知道小姐的下场是什么。

    胜公公摇摇头,暗自叹息,正打算离开,却忽然又听见房间里头传来百里青极为好听,却阴森森的声音:“小胜子——!”

    胜公公一愣,就听百里青在里面怒骂:“本座叫你滚,你就滚了,如何一点主见都没有,作死么,还不滚进来伺候本座更衣!”

    胜公公望天,泪流满面。

    原来小姐没有失宠,他失宠了。

    ……

    就在这一头胜公公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有主见的滚进房间的时候。

    西凉茉在邀月阁里也遇到了一件颇为纠结的事。

    “母妃,你是要儿媳在嫁进来还没有半年的时候,就要做主给小王爷纳妾么?”西凉茉挑眉看向德王妃。

    德王妃看着西凉茉,颇有些歉意地道:“母妃知道这事儿是有些让贞敏你为难,但是,那日李圣手的话,你也听见了,得还要等近五年,你才能怀上孩子,风儿身边不能没有人伺候,而且这些日子的事儿你也见了,风儿的病一直不见好,你身上又带了孝,母妃也是想着让静雨先开了脸,摆上几桌子酒,也算是冲冲喜。”

    德王妃虽然话里有些歉意,但是却并没有丝毫松口退步的意思。

    西凉茉顿了顿,没有说话。

    她是不打算阻止司流风纳妾,但是,不说按着规矩等她一年没有怀上子嗣的时候再纳妾,就是冲着靖国公府邸的面子和她的身份,好歹这半年也该等得起吧。

    如今,她过门才一个月,这就要急着给司流风纳妾,还是纳的静雨那个目中无人的丫头,这不是诚心下她的脸,来给她添堵么?

    还冲喜?

    这是在嫌她晦气么!

    西凉茉想了想,便问:“不知这主意是夫君拿的,还是母妃拿的?”

    德王妃看着西凉茉似乎也没有打算让步的意思,心里便有些恼了,但她也知道司流风心里记挂着这个刚过门的小妻子,所以她微微一笑:“这是母妃的意思,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且不说五年之后如何,风儿这年纪,其他王府子弟都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总不能还要再等五年吧。”

    西凉茉目光冷了冷,没有说话,目光只在静雨身上一掠,只见静雨羞红着脸,低头看着脚尖,倒是完全没了平日那种傲气的样子。

    德王妃以为她是软化了下来,便拉住了她的手,柔声道:“贞敏,你且放心,静雨是在母妃身边长大的,母妃知道她是个贤德贞静的孩子,她会谨守妾氏本分的,不管静雨生下来的孩子是男是女,你的孩子才是嫡出的世子,不必担心,只是让静雨过来伺候你们而已,你就拿她当个使唤丫头就是了。”

    使唤丫头?

    西凉茉眼里掠过一丝讥讽,随后悠悠地问:“好,既然母妃都这么说了,儿媳自然不能拒绝,但是……。”

    德王妃见西凉茉应了,心中一喜,便立刻道:“贞敏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就是了。”

    西凉茉慢悠悠地吃了口茶:“既然她是母妃打发过来的通房丫头,那今后就让她住在小王爷读书用的那个院子里就是了,没事不必到邀月阁来,她不是侍妾,自然不必立规矩。”

    德王妃一愣,便是静雨也已经傻了,她一急,立刻道:“少王妃,你怎么可以让奴婢当通房丫头?!”

    那不是和静娘那贱人一样卑贱了么?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让小白出来飞飞~

    某悠:小茉啊,你真的小么?阿九为总是被追问年龄问题发飙了好几次了。

    西凉茉:嗯,我算算,上辈子挂掉的时候,我已经是那位一号首长身边最年轻的第一秘书,大概是二十八岁,这辈子就算附身的这五年……其实吧,老牛吃嫩草的话,可能、也许、或者、还不一定谁比谁嫩,只是这个时代人太早熟了……十四岁当爹娘的人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