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九十五章 司含玉之死

第九十五章 司含玉之死

    

    “少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静雨看着西凉茉,委屈又恼火。

    德王妃脸色也显出不豫来,她颦眉道:“贞敏,你应该知道静雨跟在我身边多年,是我自小看大的,几乎是半个女儿,若说给外头的官宦人家当个主母也都不为过的,如今是母妃的私心,希望她能一直留在府邸里,所以才将她许配给风儿,知根知底的总好过外头不知底细的狐媚子,你放在身边也安心些。”

    闻言,西凉茉暗嗤,正是因为是静雨这样‘知根知底’的,所以才不安心呢。

    但西凉茉脸上并未曾显出恼色,她也不屑去看静雨,只轻品了茶道:“不是母妃说放在小王爷和儿媳身边做个伺候的人么,儿媳身边并不缺伺候的人,只是儿媳也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自然不会阻着母妃抱孙子和拨人伺候小王爷,但是……。”

    她顿了顿,淡淡地看着德王妃一笑:“母妃也该顾念着好歹儿媳也是皇家亲封的一品郡主,也是靖国公府邸的嫡出小姐,若是这过门一个月,就让夫君纳了妾,知道的说儿媳大度贤德,不知道的便要议论是否儿媳不得夫君的心,或者是做了什么惹恼了婆家,要不就是夫君是那等宠妾灭妻之倍,这等家中不睦的流言传出去,儿媳没脸,难道咱们王府就有脸了么?”

    此话说得已经是颇为不客气,但是却条理井然,让德王妃瞬间哑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静雨却是个忍耐不住的,原本她满心欢喜等着做个贵妾,怎么肯只是做个如静娘那样一向被她鄙视的通房?

    这少王妃再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就是不愿意让她伺候小王爷,怕她分了小王爷的宠爱,说什么身份高贵,素有贤孝之名,也不过是个善妒的妒妇!

    她咬牙道:“少王妃,您若是不愿意让静雨伺候小王爷,直说便是,又何必找上这诸多借口?”

    静雨话音未落,一旁的何嬷嬷就忽然上前,毫不客气扬手就左右开弓,两个巴掌甩上了静雨清丽的脸孔。

    两声清脆的巴掌声,让德王妃与静雨都呆住了。

    静雨捂住脸,瞬间泪水就下来了,极为委屈地看向德王妃叫道:“王妃!”

    她自幼长在德王妃身边,德王妃几乎拿她当女儿一般养大,不要说弹她半个指甲壳,就是平日训斥也都极少,今日忽然被甩了两巴掌,让她简直又羞又怒。

    德王妃立刻起身揽住静雨,随后端雅的面容瞬间阴霾下来,怒气冲冲地瞪着何嬷嬷,但却是对西凉茉恼火地训斥:“贞敏,你手下哪里来的如此胆大妄为的贱婢,竟然敢当着本王妃的面就动手!”

    西凉茉挑了下眉,没有说话,倒是何嬷嬷拿出帕子优雅地擦了擦手,对着德王妃行了个标准的宫礼:“奴婢何氏,是宫里皇后娘娘身边的二品司膳女官,曾经负责宫中一众新进宫人们的宫规调教,如今是宫里指给贞敏郡主的教习嬷嬷,见过德王妃。”

    这一番自我介绍,瞬间让德王妃脸孔僵硬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西凉茉身边的这个气度不凡的嬷嬷居然是宫中皇后娘娘身边的女官,原本想要西凉茉责罚何嬷嬷的话,就一下子堵在了嗓子眼。

    “原来是何女官,真是失敬……。”德王妃勉强露出个笑脸,顺道捏住了静雨的手心,示意她不要造次。

    何嬷嬷露出个不卑不亢地笑容来:“奴婢不敢,只是方才见着王妃身边的这个婢子实在太没教养,竟然敢如此说话,冲撞主子,若是在宫里,少不得要掌嘴甚至拖进慎刑司,奴婢是想着若是这婢子日后要在小王爷身边伺候,这般不知礼数,尊卑不分,冲撞了贵人,惹出什么事来,可就不是两个耳光能抵消的了。”

    德王妃勉力一笑:“是本王妃管教不严,倒叫嬷嬷笑话了。”

    静雨被何嬷嬷贬低了一番,恼羞成怒,却被德王妃死死地捏着手心,她便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恨恨地瞪着何嬷嬷和西凉茉。

    何嬷嬷似察觉了她的目光,对着她冷冷一笑:“这位静雨丫头似乎很不服气呢,怎么,难道本女官说错了么?”

    静雨一惊,怕何嬷嬷再上来打她,只得立刻乖乖地低下了头。

    德王妃虽然恼了西凉茉的不识时务,但是却一时也奈何不得,而西凉茉竟然仿佛没有看见她的尴尬一般,也不曾来打圆场,局势一时间就此僵持住。

    直到西凉茉看着德王妃脸上的僵笑快维持不住了,才矜淡地道:“母妃,静雨是你身边的人,儿媳自然不会亏待了她,要抬举她当个妾也不是不可以,只一件事,宫中宫女抬举成贵人也是要有个名头的,当初儿媳要抬举静娘当姨娘也是因为她怀上了孩子。等着静雨怀上了小王爷的子嗣,儿媳自然给她个院子,让她当个姨娘,也好养胎,如何?”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德王妃还要顾忌着西凉茉的身份,何况这事儿说出去也确实不好听,她便也只能应了:“也好,就这么办吧。”

    “母妃可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儿媳的么,若是没有一会子儿媳便到母妃的牡丹阁去探望夫君?”西凉茉不咸不淡地道。

    德王妃在她这里没得脸,自然不想再呆,便道是还有公中的事要处理,准备起身离开。

    看着静雨似还想说些什么,德王妃狠狠地一捏她的手心,静雨只得低头委屈又不甘愿地跟着德王妃身后离开了邀月阁。

    回牡丹阁的路上,静雨一直想等着德王妃说话,但德王妃却阴沉着脸,似没有要说一句话的意思,静雨到底忍耐不住了,竟快走几步,伸出手拦在了德王妃前面,她紧紧地盯着德王妃道:“王妃,您说过要让静雨当个贵妾的,如今且不说贵妾了,静雨连个贱妾都不是,只是通房丫头,您不觉得该给静雨一个交代么!”

    德王妃原本就在西凉茉那里落了脸,现下心头正憋着气,不知该怎么和秦大管家交代,却不防静雨这般咄咄逼人,一副质问她的模样,气得德王妃心火一起,便一扬手“啪”地一声甩上了静雨的脸,骂道:“小蹄子,你就是这么跟主子说话的么,难怪方才那何嬷嬷要教训你,还真是本王妃素日里纵容你太过了!”

    静雨捂住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德王妃,杏仁大眼里瞬间涌上了泪水。

    其他的丫头嬷嬷们看着气氛不妙,便都乖觉地远远地退开来去。

    德王妃看着静雨这幅模样,可怜得紧,到底也是她的骨肉,自小放在身边疼宠着长大,便瞬间心软了下来,上前想要拉住她的手:“雨儿,你该体会本王妃的难处,原本若是一年后贞敏郡主没有怀上孩子,自然能名正言顺地提你当姨娘,但如今她才过门一个月,未免说不过去,本王妃也不好向靖国公府和宫里交代,你且等上一等……。”

    但静雨却忽然甩开了她的手,苍白着脸冷冷地看着她:“你不用跟我解释,你就是看不上我而已,我和司含玉都流着你的血,可今日若换做是她们,不要说做个妾,就算是正妻,你也会绞尽脑汁地挤下贞敏郡主,帮着司含玉坐上那个位子,而我就是出身低贱,天生就该做个伺候人的丫头,是不是?”

    此言一出,让德王妃瞬间如遭五雷轰顶,不可置信又惊惧地看着静雨,她哆嗦着唇,厉声道:“你……你说什么,是谁,是谁告诉你这些话的,是谁!”

    看着德王妃横眉竖目的模样,静雨只觉得心头一片寒凉,她捂住脸,泪眼凄然地看着德王妃,咬牙低喊:“我倒是希望这些话是假的,我静雨是造了什么孽,上辈子才有像你这样一个狠心绝情的娘!”

    说罢,她一转身,哭泣着飞奔离开。

    只余下仿佛浑身气力都像被抽干了的德王妃,德王妃愣愣地呆在原地许久,只觉得静雨的话和她厌恶的眼神让自己心如刀绞,难道自己还不够疼爱她么?

    自己今日所做的一切难道不是都在为她打算么?

    德王妃捂住自己的发痛的心口,颤抖着几乎站不住,身后立刻有嬷嬷上来扶住她,颤声道:“王妃,小心。”

    德王妃方才如梦初醒般,瞬间脸色苍白,方才这些话竟然是在这人来人往的路上喊了出来的。

    她立刻警惕地周围四处张望,发现这会子正是大中午,这路上并没有什么人,只有自己带着的这几个丫头嬷嬷,她的心才略微放松下来。

    随后德王妃看向扶住自己的嬷嬷,冷冷地道:“你们刚才都听见什么了。”

    那些嬷嬷和丫头的头都瞬间低了下去,每个人都颤抖起来,但她们还是齐齐地低声道:“奴婢们什么都没听见。”

    寒风冷冷飘过,仿佛将所有的寒意都凝成了冰壳拢在了这些仆婢的身上,她们大气不敢喘,只是默默地等待着,祈求着主子的大发慈悲。

    德王妃沉默了一会子,忽然缥缈地笑了笑:“你们都是跟了我多年的人,本王妃自然是知道你们忠心的,既然什么都没听见,那就是最好的,若是让本王妃听到有那不应该嚼舌根的,就休怪本王妃不讲情面。”

    众仆婢这才堪堪地松了一口气,脸上都流露出感激之色的,但她们没有看到的是德王妃转身的那一刻,端雅温柔的脸上瞬间露出一丝扭曲的狰狞。

    她冷冷地看着前方的路,默道。

    这些人,是一个都留不得了的。

    因为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等着德王妃领着仆婢们离开,空无一人的道上,却慢悠悠地晃出一个提着鸟笼穿着小厮服的人影出来。

    这十三四岁的少年看着德王妃离开的背影,露出一个可爱却异常冰冷的笑容来,转身向邀月阁而去。

    ……

    白玉正出来端了热水准备进房伺候西凉茉简单梳洗,一会子午休后去牡丹阁探望司流风。

    她一转头却忽然见着一张可爱清秀无比的少年脸孔出现在自己面前,对着她甜甜地唤:“白玉姐姐。”

    白玉脸上露出一抹笑来,伸手敲敲他的额头:“小六子,我的小白呢,你不是带它去捉虫子吃了么?”

    小六子摸摸额头,颇为有些委屈地嘟哝:“姐姐就惦记着小白,这只色鸟哪里有去吃虫子,它就只惦记着树上那只母乌鸦,也不见你惦记着人家!”

    但他还是把鸟笼子递给了白玉,顺手接过了她手上的雕喜鹊登梅黄铜热壶。

    白玉失笑:“小六子,你这是吃哪里来的醋呢。”说着顺手将那只通体暗红的华丽小胖鸟从鸟笼子里抱出来。

    小白正恼了小六子说它色。

    小胖鸟立刻不顾小六子堪称阴森恐怖的目光,张扬地在白玉的胸口蹭来蹭去,顺带发出舒服地“嘎嘎”声。

    瞪,瞪,瞪个屁,老子就是蹭小玉儿的豆腐了,哼哼~

    小六子危险地眯起眼,他迟早有一天把这只臭鸟给阉了!

    不过现下还有其他事得处理,他便问白玉:“是了,小姐可歇息了?”

    白玉摇摇头,笑道:“没呢,一同进去吧。”

    小六子轻易不会来寻小姐,必定是有重要的事。

    白玉领着小六子去见了西凉茉,小六子便将方才在回邀月阁路上无意间撞见的事一五一十地说给了西凉茉听,西凉茉一听,立刻颇为感兴趣地挑起了眉:“哦,你当真没有听错?”

    难怪她一直都觉得静雨不像个寻常丫头,原来还有这般内幕,这德王妃看着一副贞静贤淑的模样,却不想原来也是个按捺不住寂寞的,竟然与野男人有了私生子,还如此大胆地带在身边。

    小六子肯定点头:“是,属下敢担保不曾听错。”

    西凉茉想了想,交代小六子:“王妃能坐在这个位子上那么久,必定不是个真心慈手软的,你且和魅七一起想个办法,将那些仆妇们选两个不动声色地救下来,然后交给白嬷嬷,让她藏到我名下的庄子里去,日后总有大用处。”

    看着小六子去了,她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她正愁着怎么打破这王府的格局,如今就有一把利刃送到她手里,还真是天赐良机。

    静雨,当真是颗妙棋。

    “只是,奸夫是谁呢?”西凉茉仿佛自言自语地道。

    白玉则低声道:“您觉不觉得那……秦大管家在王府里的地位太过超然了。”

    西凉茉抚摸着小白柔软胖胖的小身子,眸光清冷如雪:“是啊,一个深闺寂寞,一个野心难藏,倒真是一对绝配。”

    ……

    ……

    且说德王妃这一头回了牡丹阁,一边命人立刻去寻秦大管家回来,一边让人立刻将跟着回来的几个丫头婆子堵住了嘴,关进柴房里,还要让人去寻静雨,怕她出事,真真是伤心又伤神。

    静雨此刻却正在一处谁也想不到的地方,抱着一个丫头打扮的少女,哭得泪如雨下,肝肠寸断。

    “香姐姐,你说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母妃她要这么对我?”

    只有在这里,她才敢喊王妃一声母妃,在这少女面前爱,她才敢说自己也是德王府的小姐。

    那少女生了一张极为寻常的面孔,正是当初那个出现的锦娘,不,静娘房间里为静娘出谋划策陷害刚进门的西凉茉的少女。

    她轻拍了静雨的背,柔声安慰:“雨妹妹,你要知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谁让咱们都不是那明正言顺嫡出的孩子呢。”

    静雨直起了身子,抹着泪愤愤地低声道:“嫡出,嫡出就这么重要么,难道庶出的就不是人么,我也是她肚子里掉下的肉,凭什么就比司含玉下贱呢,这不公平!”

    那少女叹了一声,仿佛极为苦涩地道:“司含玉是明正言顺的郡主,日后娶了她的必定是高门贵第,咱们这些,也不过是任人摆布的命,王妃不要让我许个不知所谓的纨绔子弟,我就满足了,你到底不同,还是王妃肚子里托生的,若是……。”

    “若是什么?”静雨立刻满怀希望地看着她。

    她不想只是当个下贱的通房丫头,自打从香儿这里知道了自己身份的秘密,她就盼望着有一天能得到相应的地位。

    那唤作香儿的少女看着静雨,仿佛很是犹豫地道:“若是没有了含玉,你不就是王妃唯一的亲生女儿了么?”

    “没有了含玉?”静雨喃喃自语,随后心中一惊,看向那少女,脸色有点苍白地道:“你是说……是说……。”

    香儿伏在静雨的耳边轻声道:“是啊,若是没有了司含玉,王妃自然只能将所有的关爱都给了你,若是想要当上流风哥哥的正妻,也不是没希望的……。”

    香儿的话似一千只小手在她的心头撩拨着,充满了引诱的气息,静雨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那……我该怎么做呢?”

    香儿的目光里跳动着一丝诡谲的火焰,轻声在静雨的耳边细细地吩咐了起来。

    许久之后,看着静雨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开以后,一个老妪从旁边的房间掀了帘子进来,捧着一盆水和一个梳妆盒子放在桌子上,看了少女一眼:“那丫头上钩了?”

    香儿冷冷地一笑:“利欲熏心,她哪里能拒绝得了我的提议呢?”

    她伸手沾了水在自己脸上沿着额角慢慢地地抚摸,不一会子,一块完整的人皮面具就落在她的手上,露出一张眉目极为精致,像一只美丽的瓷娃娃的面容,正是德王府上的二小姐——司含香。

    老妪就这水盆和梳妆盒从新为司含香梳妆打扮,又让她换下了那身婢女的衣服,收拾干净了一切,才送了司含香出门。

    司含香确定四下无人后,转头对着老妪道:“辛嬷嬷,你不必送我了,若是让人看见我在这里,不太好。”

    辛嬷嬷立刻点头,低声道:“小姐,你要小心一些,我看那贞敏郡主不像寻常人等,她身上似有些功夫的。”

    “哦,我那小嫂嫂会功夫?那最好不过了。”司含香嘻嘻一笑,大眼珠子一转,眉目间满是不怀好意。

    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便匆匆地离开了。

    ——分界线——

    德王妃寻到了秦大管家,却发现秦大管家并没有将静雨的身世透露给静雨,两人心中顿时警惕起来,等着静雨回来,逼问了许久,静雨都一口咬定了是自己无意间听见了他们说话,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世的。

    德王妃和秦大管家见逼问不出什么,也只得将信将疑地暂且信了静雨。

    德王妃劝静雨接受这个通房丫头的安排,等着怀了孩子,再给她提上姨娘的地位,却不知自己的女儿早已不满足于这个姨娘的位份,有了更大的野心。

    但静雨面上还是温顺地应承了王妃,不吵不闹,让德王妃这才松了一口气,安排人处置今日那些听到不该听到话的仆妇去了。

    她哪里知道静雨一转身,就趁着夜色去了秦大管家那里,跪在地上向秦大管家说了一个几乎称得上是恶毒的计划。

    并且泪如雨下地看着秦大管家道:“若是父亲不答应雨儿,雨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若随着如海哥哥一起去了,父亲莫要忘了如海哥哥是怎么死的!”

    秦如海和静雨是同父异母所生,静雨知道自己身世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所以对秦如海根本没有什么感情,但此刻,她并不介意表现一出兄妹情深来。

    秦大管家从一开始听到这个计划,几乎毫不犹豫地就想要拒绝,但是后来在听到秦如海的名字后,果然又改变了主意。

    秦大管家虽然恼火王妃没做到答应给静雨争取贵妾的位子,但更恨西凉茉这样不识趣,拿身份压人,再加上紫衣客也是为了救西凉茉和司流风,才杀了秦如海的,还是用那种残忍的手段。

    想起自己儿子的惨死,秦大管家就心如刀绞,何况眼下自己唯一的血脉就是静雨了,若是日后有望打下半壁江山,静雨身份自然水涨船高,同是王妃的亲生女儿,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所以,他眸底掠过一丝恶狠狠的眸光,点头道:“好,为父自然是答应你的!”

    静雨方才破涕为笑,眉目生光,仿佛几乎看见了自己穿着一身华服,伺立在司流风身边的模样。

    一府之中,各人心思,各怀鬼胎,在这夜色浓浓间,阴诡的气息,慢慢地弥散开来。

    而唯一仿佛一无所知的,便是病重在床的司流风了,迷迷糊糊间,他只觉得身边多了一具柔软香凉身体,缓解了他高烧的身体带来的炽热感,他下意识地便搂住了那具身体,轻呢喃了一声:“茉儿……。”

    静雨一僵,眼底闪过一丝愤恨,但是终于得偿多年所愿的兴奋还是让她慢慢地舒缓了心情,伸出柔软的双臂颤抖地抱住了司流风,头搁在他的肩膀上。

    ……

    邀月阁里,也同样有一对人儿抵足而眠。

    “怎么,想着司流风和那丫头,所以吃醋睡不着?”百里青悦耳却总带着渗人阴诡的声音在西凉茉的耳边响起,扣住西凉茉纤腰的手紧了紧,有点不满意她的心不在焉。

    “你才吃醋吃得睡不着,我是在想秦大管家如何有这样大的胆子,连王妃都勾搭上了,他的野心不小呢。”西凉茉懒洋洋地趴在床上,有些不舒服地想要挣开他箍着自己细腰的手。

    百里青索性使了个巧劲将西凉茉拢到自己身下,像一只圈占着自己宠爱的小兽一般的大妖兽,慢条斯理地伸手拨着她的头发玩,不时捏捏她露出的雪白肩背:“这天理教十有**是秦大管家成立的,为师看着他的意图恐怕不是只当这一教之主这么简单,倒是有点而问鼎大宝,逐鹿中原的意思。”

    百里青的手势是极好的,西凉茉被他揉捏得极为舒服地微微眯起眼:“嗯,徒儿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秦大管家虽然看着是有些谋略的,但若说他能用几十年的功夫建立起来这天理教又似太抬举他了,师傅何不让司礼监的探子去查查当初天理教的发源处。”

    “怎么,你怀疑这天理教后头还有人?”

    百里青也似玩儿上瘾了,见着西凉茉一副享受的模样,竟然也颇有成就感,平日别人伺候他,难得他今儿也有一回伺候人的兴致,便将那些小太监们伺候他的技巧都使了出来,在西凉茉身上慢悠悠地轻揉慢捏了起来。

    “嗯……我是这么感觉的……师傅,你……唔……嗯嗯……好舒服……不要停……。”西凉茉被捏得筋骨酥麻,一点儿软麻筋处被捏着了,一下子就忍不住低低地叫了起来。

    偏偏百里青就捡她的软处捏,一会子直捏得她香汗淋漓,身子发麻:“行了,师傅,够了,不要了……不要……。”

    “嗯,真的不要了么,不要就再叫两声来听听。”百里青魔魅似的声音在西凉茉的耳边轻声引诱着,不怀好意思地咬上她白玉似的耳垂。

    西凉茉直感觉身上一阵酥麻,方才惊觉不对,原本正正常常的说话竟就这么变味了,自己的那些低吟愈发的听起来暧昧得紧,不由脸色微红。

    “师傅,咱们是在谈正事吧?”西凉茉叹了一口气,打算伸手把百里青的脸推开。

    今儿他一回来,就奔邀月阁来了,自己想着也打算跟他商量一下今早听到的消息,也好确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所以就没拒绝今晚他来过夜。

    不过这厮,似完全没有正事放在心上!

    “为师是在谈正事啊,奸夫淫妇的正事!”百里青微微一笑,朦胧的烛光下,眉色生香,肤光如玉。

    西凉茉脸色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红,咬牙低道:“再这样,以后师傅你就不要来了。”

    看着怀里的小狐狸是真恼了想要走,百里青一手拖住她纤细光洁的脚踝,再次将西凉茉拖回自己怀里,照旧咬住她的小耳朵轻道:“别恼,爱徒,咱们总得做戏做全套,否则岂非对不住那些来偷窥看戏之人?”

    西凉茉一听,停了抗拒的动作,瞬间警惕起来,微微凝了神,看向窗外:“师傅可有什么打算?”

    既然百里青早已发现有人在窥视,却没有动手将那人弄死或者赶跑,那么必定是他有了计划。

    “那人在屋顶,倒是个内家功夫的高手,想不到天理教倒有这般人才。”百里青贴着西凉茉的耳边轻喃,顺带漫不经心地挑了她肚兜的衣带。

    西凉茉一门心思在考虑正事,丝毫没发现他的小动作,只颦眉压低了声音:“为何是秦大管家派来的人?平日里并不见有人来窥伺邀月阁。”

    今日她才发现德王妃的秘密,邀月阁就立刻被人监视了,莫非是走漏了风声?

    “为什么不了结了那人,若是让咱们的秘密被发现了……。”西凉茉忽然感觉身上一凉,下意识地一把抱住胸前,红着脸恶狠狠地低骂那妖孽:“你作甚,是嫌弃那人还没将我看光么?”

    百里青顺手将她扑倒,似笑非笑地对着身下少女道:“一会子让魅一跟过去不就知道那人是来捉奸的,还是别有目的了么,至于其他,放心,为师会保护你的清白的。”

    西凉茉睨着他冷笑:“有师傅在,徒儿还有清白这回事么!”

    百里青挑眉看着她,片刻,有些忧伤地叹了一声:“既然徒儿你如此想要毁了为师的清白,为师也只好大义献身了。”

    西凉茉:“……。”

    ……

    正所谓香浓梦笑开娇靥,眠鬟压落花。簟纹生玉腕,香汗浸红纱。

    那房内春情融融自看得房上客,眼中含火,心中骚动,但是偏偏又什么都看不清,他琢磨了一会子,心中到底暗骂一句:“奸夫淫妇。”便腾身趁着夜色飞去,却没有想到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坠着个幽幽的影子,亦步亦趋如鬼魅一般地伏在他身上。

    若是此刻有人看见,恐怕要眼睛一翻,吓得晕死过去。

    等着房上客七拐八弯地进了一个房间,面纱一扯,露出一张颇为斯文的中年书生脸来,赫然就是秦大管家。

    正在房间里绣荷包的静言吓了一跳,看清楚来人之后,便迎了上来,有些紧张地道:“大管家,如何,可有把握?”

    秦大管家上了暖炕上坐着,喝了静言奉上的茶,冷笑了一声:“今日雨儿说的事,我原本还想着有些麻烦,却想不到竟然得来全不费功夫,什么贤良淑德的贞敏郡主,也不过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小贱人,竟然连紫衣客那种人也勾搭上了。”

    静言一愣,惊愕地道:“什么?”

    秦大管家哼了一声,眼里满是鄙夷:“原本还想着怎么给贞敏郡主安一个偷情的对象,谁知我今儿去,却见着她与那紫衣客在那颠鸾倒凤。”

    静言一听,便笑了:“这也怪不得那郡主,她嫁入王府一月,小王爷不是病了,就是因为大夫的交代不能与郡主同房,那是会寂寞的。”

    秦大管家见着静言一副眉眼含春的模样,忽而想起今晚看见的春光,便心头痒痒起来,上前一把抱起了静言往内房去:“小蹄子,后日你且引了那紫衣客到后花园的玲珑塔去,若是事成了,本大管家重重有赏。”

    “大管家要赏赐‘侄女’我什么,您就不怕王妃打翻了醋坛子?”静言媚笑着,手指在大管家胸膛上画圈圈。

    大管家不屑地哼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冷芒:“那跋扈的老妇,迟早有一日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下堂妇!”

    “那静言能当大管家的王妃么?”

    “自然,自然……。”

    大管家踢上门,顺带掩去了一室春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滑出了门外,融进夜色里。

    ……

    第二日一早,晨光初现,细细的小雪下了一夜,冷风潇潇,不知何处而来的一缕冷风让司流风忽然一个激灵,瞬间醒来。

    他刚一动,陡然发现自己被窝里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美娇娘,细看去竟是母亲身边的大丫头静雨,立刻吓了一跳,正要发怒,却见西凉茉领着两个面生的丫头不知何时进来的,正对着他淡淡地道:“小王爷,恭喜新得美娇娘,今后静雨就是您身边的通房丫头了。”

    司流风大愕,伸手就抓住想要离开的西凉茉,面露困惑:“茉儿,这是怎么回事?”

    他理了理头绪,却发现这些日子他的病情总是时好时坏,大部分时间都躺在病床上,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西凉茉眼底仿佛带着淡淡轻愁,哀怨地看了他一眼:“静雨是母妃给小王爷安排的通房,妾身身子弱不能伺候小王爷的时候,就由静雨来伺候您就是了,等着静雨有了孩子,再给她提姨娘。”

    说罢,她也不去看司流风错愕的样子,只对着静雨冷淡地道:“这两个丫头,是母妃给你安排的,以后她们就跟着伺候你了。”

    一大早,德王妃就将她传了过来,让她带着这两个丫头去给静雨,无非就是想要她亲口承认静雨的地位。

    “谢少王妃。”静雨拿被子掩住了身子,仿佛极为羞涩地道,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地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肩头出来,刺激着所有人的眼睛。

    “茉儿……。”司流风想要说什么,但西凉茉摆摆手,连理会都懒得理会他们了,只转身领着自己的丫头去了。

    司流风立刻想要下床,穿衣衫,却被静雨一把抱住了腰身:“小王爷,李圣手说了,这些时日你病势不适移动,您快快躺下。”

    司流风心头焦灼,眼前满是西凉茉冷淡的样子,看着静雨的时候就不免多了几分鄙夷,他冷声斥道:“你还不放手!”

    静雨看着心上人为其他女人焦灼的模样,不由心如刀绞,泪水便从眼睛里滚下来了:“小王爷,妾身知道妾身卑微,可是妾身与您自小一块青梅竹马的长大,妾身自幼就倾心小王爷,如今妾身不敢与少王妃比肩,所以心甘情愿伺候小王爷,什么也不求。”

    司流风看着静雨哭得梨花带雨,不由手上的动作一顿,到底他与静雨也有多年相识的情分,再听着静雨那样深情倾慕之话,也不由心中微动。

    见司流风似有犹豫的模样,静雨更是娇声可怜:“小王爷,您就是不怜惜静雨,也要顾虑自己的身子呀。”

    说罢她似要起来拉住司流风,却不小心手一滑,落了被单,便将春光现了出来,司流风立刻红了俊脸,想要别开头起身,但静雨一急,什么都不顾地抱住了司流风:“小王爷……。”

    ……

    司流风,到底还是没有追了出去。

    这样的结果,让德王妃和秦大管家等人都满意地点了点头,也松了口气。

    ——小肥鸟的分界线——

    “少王妃,这边请。”司含玉身边的丫头静香笑着为西凉茉打开了玲珑塔门。

    西凉茉看着那玲珑塔,九层高的塔,是当年老德王爷在西北边境打仗的时候,担心先王妃思念他,便请了圣旨,下令工匠特意为先王妃建造的,面朝西北,并且以先王妃的名字命名,若是先王妃思念他,便可登塔朝西而望,以寄相思之情。

    曾经成就了一段上京中美丽情深的佳话,只是如今老德王爷和先王妃都已经逝世,只空留一座宝塔任人唏嘘。

    “含玉郡主真的在塔顶等着本少王妃么?”西凉茉看着静香,淡淡地道。

    她的目光平静又冷漠,仿佛像一束冰冷的光射进静香的心里,让静香觉得有一种无所遁形的畏惧。

    静香立刻低头恭敬地道:“是,含玉郡主正在上面等您呢。”

    声音里却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颤抖。

    西凉茉看着她,微挑了一下眉,没有说什么,提着裙子,进了宝塔,静香立刻跟在她的身后。

    宝塔一层一层地往上盘旋,不知为何有一种极为窒闷的寂静弥散在两人之间,让静香有一种腿软的感觉。

    忽然空气里传来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空气的窒闷。

    西凉茉和静香齐齐抬头望去,只见着一道人影从高空中头朝下地坠落下来,那一身精美的衣衫仿佛鸟儿折断的羽翼,在空中散开成一片美丽凄凉的阴影。

    而她们正巧抬头的一瞬间,看见了那坠楼之人的脸,那张美丽而惊恐的面容正是——司含玉。

    下一秒,人体坠地,骨骼碎裂的闷响声传开了来。

    ------题外话------

    不忍,不忍,茉莉从来不忍,下一章解决掉某些讨厌的人~放心大管家什么的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