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九十七章 谁都有秘密

第九十七章 谁都有秘密

    

    西凉茉看着何嬷嬷,这是她第一次在何嬷嬷的脸上看到了对自己的不欢迎。

    “郡主,千岁爷今儿不在府上,您还是回吧。”何嬷嬷直接客客气气地下了逐客令。

    西凉茉看着何嬷嬷,片刻,她才淡淡道:“嬷嬷,我想听实话,若是您不方便告诉我实话,也给我一个准信,千岁爷什么时候有空,我也好做下一步的安排。”

    她并不要求彼此相互坦陈,也明白自己的位置,她只是不喜欢这样毫无准备的‘意外’。

    “郡主……。”何嬷嬷想要说什么,看着西凉茉凉薄的眼神,但是不知想起了什么,还是轻叹了一声:“跟我来吧。”说着她转身进府。

    西凉茉则在无人发觉的时候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身上轿,两名青衣小厮默默地过来替换了轿夫,将小轿送进了府邸之内。

    一路穿廊过路,小轿停下的时候,西凉茉一抬头,发现依旧是当初百里青第一次接见自己地方——雕满精致名家春宫图的紫檀书房。

    何嬷嬷引着下轿了的西凉茉进了房内,打发了其他人离开,又亲自关了书房的门后,才对着西凉茉正色道:“郡主,千岁爷这几日到了闭关的时候,所以其他事情都要暂时缓缓。”

    “我能见他么?”西凉茉下意识地问。

    何嬷嬷犹豫了片刻,才道:“一会子,我去请示一下千岁爷,再来回您吧。”

    西凉茉看着何嬷嬷转身出了房间,她默默地走到窗前,若有所思地看着百里青最常栖着的那张软榻。

    若是真如何嬷嬷说的百里青到了练功需要闭关的时候,那么为何何嬷嬷却回禀自己,这几百里青都有正常前往御书房露面,但却连通知自己他另有安排的时间都没有?

    这是一个悖论,以这些日子她对百里青与何嬷嬷的了解,出现这种情况只说明了两件事。

    要么他必定有事瞒着她在进行,而且此事说不定是对自己不利的,要么就是他身上发生了一件紧急的事,迫使他不得不临时离开处理,闭关不过是个托词,而那个出现在御书房的人——根本是个假货。

    西凉茉静静地坐着,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何嬷嬷过来的时候,脸色并不是太好,只是告知她:“千岁爷正值练功要紧的时候,恐怕无暇间郡主了。”

    西凉茉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没关系,我等得起,我出来的时候就让人告诉了王府里,今儿是到各个庄子上去巡视,若是不及回府,便会着人回去通报。”

    如今德王妃正是忙着想法子解救自个儿情人,同时恨不得从未将她这媳妇娶回去,如今巴不得不要看见自个儿。

    何嬷嬷一怔,有点不解地看着西凉茉。

    西凉茉在该识时务的时候,是比谁都要清醒明白的人,如何今次,她已经下了这样明显的逐客令,但西凉茉却仿若未觉一般,出乎寻常的固执。

    “既然嬷嬷已经将我放了进来,那就是说嬷嬷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不是么?”西凉茉淡淡地道。

    “郡主……。”何嬷嬷有点后悔将西凉茉放了进来,但是如今也只得无奈地低叹一声,准备离开。

    西凉茉忽然开口唤住了她,神色间泛出些倦怠:“嬷嬷。”

    何嬷嬷回头看她,关心地问:“郡主,怎么了?”

    西凉茉半靠着紫檀椅的扶手,揉揉眉心道:“今日出门早,有些倦了,我想歇一会。”

    何嬷嬷闻言,立刻道:“既然如此,郡主不如回……。”

    “不,我就在这里歇一会子,你只撤几个人离开,留两个人在门口伺候就是了,什么事报与白蕊知道就是了。”她淡淡地打断了何嬷嬷的话。

    何嬷嬷只得暗自叹了一声:“好。”

    她令人取来被褥交给白蕊后,她便恭敬地退了出去,同时吩咐底下人一个时辰内不要随意进来打扰西凉茉。

    看着何嬷嬷远去的背影,白蕊忽然唤住了一个端着茶托子准备离开的小太监:“小玉子,且等等。”

    那小太监立刻讨好地转过脸朝白蕊笑道:“蕊姑娘,什么事?”

    白蕊随着西凉茉过来了好几次,这些子贴身伺候百里青的人都认识了白蕊。

    白蕊忽然举起衣袖朝小玉子鼻间一拂,同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没什么,就是请你睡一会子。”

    小玉子脸上的笑容就瞬间僵了一僵,下一秒,他就“噗通”一声软倒在了地上。

    白蕊眼明手快地接住了茶托,同时立刻向西凉茉道:“小姐,可以了。”

    西凉茉立刻上前,与白蕊一起将小玉子拖上了软炕,又拆了他的头发,解下了他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换上,拆了自己头发的钗环,将头发全部罩进了帽子里。

    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小太监就出现了。

    白蕊给小玉子盖上了何嬷嬷之前拿来的被褥,远远看去,仿佛是西凉茉睡在了床上。

    “大小姐,你去吧,这里有我。”白蕊对着西凉茉道。

    西凉茉收拾好自己后,看向白蕊慎重地道:“你且小心些,不要在魅七面前露了马脚,但若有人发现了,你只管去找来何嬷嬷和魅七,相信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白蕊微微涨红了脸:“大小姐,你放心!”

    西凉茉点点头,拿了茶盘,立刻低着头向门外而去。

    因为她低着头,身形与小玉子又差不多,门口的人也不曾留意,这‘小玉子’已然换了一个人。

    西凉茉匆匆出得门去,直直走到一处拐角,四周无人后,她才松了一口气,她从脖子上掏出一只外形奇特的小哨子,对着空中吹了几声,一种奇异的鸟鸣声就从那哨子里发了出来。

    不一会,空中忽然传来振翅声,一只浑身暗红华美羽毛的,头上一朵白羽若扇的鸟儿扑棱棱地飞了下来,跳上西凉茉的手臂。

    正是肥鸟小白。

    西凉茉摸摸小白的羽毛,轻声道:“去,带我去找何嬷嬷。”

    小白立刻振翅而起,绕着空中飞了三圈后,便向着一条林间小道飞去,西凉茉立刻跟了上去。

    自从那一次香山野外获救后,西凉茉就从百里青那里知道了小白似是能通人性,更有一种堪媲美最灵的狗鼻子的追踪之能。

    于是,她便让白嬷嬷想办法弄些训鸟之术来,恰好当初她救下的杂耍团里的李氏兄妹中的大哥李维会一手极好的驯兽术,白嬷嬷便让李维私下过来教授了西凉茉一套简单的训鸟术,又帮她做了个哨子,只要吹响这个哨子,小白就会乖乖地飞过来。

    小白原本就极有灵性,自然不需要西凉茉太费功夫,很快就心领神会了,只要有特殊的引香,不管那人走到哪里,小白都能追踪到那人的踪迹。

    今日,西凉茉看着何嬷嬷颦眉的模样,不知为什么,她忽然冒出一种诡异的直觉,这种直觉告诉她,这一次或许她会有特殊的收获。

    于是,她便鬼使神差地做了一件事——将一种她自己研制出来的引香悄悄下在了何嬷嬷身上,再混了出来,让小白带着她去找何嬷嬷。

    一开始顺着这条路走的时候,西凉茉还担心被发现,以为自己走不了多久就会被司礼监的暗卫发现,但很快,她就发现这条路上一开始还能遇到那么一两个宫娥和太监,但越往下走,人就越少,甚至她以为会随时跳出来拦住自己的暗卫都不见踪影。

    这路越走越荒芜,路边杂草丛生与一向精致华美的千岁府邸其他地方完全不同,但这样的情形却让西凉茉有些不安地微微拧眉。

    事有反常则为妖,百里青素来追求完美奢华,每一处细节都无一不精致,无一不奢侈,怎么会容忍自己的府邸出现这样的荒芜凌乱之地?

    但一种诡谲的直觉,却还是让西凉茉不由自主地跟着小白飞翔的路线,走了下去。

    直到远远地看见了一处白墙青瓦的房子,西凉茉慢慢地走近,那房子看着有些年头了,白墙发黄,青苔横呈,爬山虎爬了一墙壁。

    而那屋子只有两扇极小的窗,却非常高,与其说那是窗,倒不如说那是两扇透气口,门上更是一扇极为厚重的精钢纯铁打造的厚重大门。

    西凉茉走到了房前不远处,眯起眼打量了一会子,下一个判断。

    这里不是一处居所,而是一处——囚禁的监狱。

    只是,这样的地方囚禁着什么人呢?

    没有守卫,听不见里面囚犯发出的惨叫。

    与她想象中的司礼监禁狱不同,又或者,这里根本不是司礼监的禁狱?

    奇异的寂静,连寻常能听到的鸟鸣虫语都不再响起,有一种奇异的危险的气息。

    但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白嬷嬷一定进了这所房子里。

    西凉茉看了看小白,小白站在那房子的屋顶檐角之上,也正盯着她看。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不知是不是小白察觉了她的想法,忽然飞了起来,低低地叫唤了两声:“嘎嘎……。”

    然后就展翅飞向了房子的后面,西凉茉没有多想,下意识地就跟着匆匆地走了过去。

    她以为自己会见到一扇门或者一扇意外的窗,但是当她好容易越过重重杂草荆棘,绕到了房子的后面,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窗,也没有门,只有更多的疯长的杂草和蔓藤,西凉茉寻摸了半天,不得其门而入,反而沾了满头刺果子,外带头上顶了一只肥硕的青虫,西凉茉大怒,抬头瞪着树上的小白。

    你丫的小肥鸟,耍我呢,小心你那身毛!

    小白抖抖翅膀,小黑眼里闪过高傲的光芒,顺带一撅屁股拉了泡屎,以此表示了身为苍鹰与凤凰所生后裔对这种威胁的不屑。

    西凉茉冷笑,在自己丰盈的胸口比画了一下。

    再装逼,就一辈子没有大胸部可以睡!

    小白再次抖抖翅膀——震翅飞了下来,先叼走那只悲催的肥青虫,然后停在西凉茉的肩膀上极为讨好地蹭蹭西凉茉的脸,以此表示了身为苍鹰与凤凰所生后裔的“谄媚”。

    随后飞向一了一处草窝子里,“嘎嘎”地嘶鸣了两声。

    西凉茉立刻翻腾了过去,仔细地摸了摸,终于发现了蔓藤草窝间一处别有洞天——一狗洞一个。

    西凉茉犹豫了一下,随后低下头,用一只草杆子拨了一下那个洞上的蜘蛛网,正是考虑着到底要不要钻进去的时候,小白已经毫不犹豫地从那洞里飞了过去。

    这表示暂时还是安全的么?

    西凉茉她低下头,先是警惕地从洞口往房子里面看,却发现洞口所对的是一处类似杂物房的地方,里面除了堆满了成堆,成堆的铁链子,空无一人,小白正站在铁链子堆上梳理它的鸟毛。

    西凉茉终于放心,这才爬了进去。

    她发现这一处的铁链子有些是新的,有些是陈旧生锈的,还有不少链子的裂口都非常的整齐,像是被人用非常锋利的刀刃切断的,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这些链子都非常的粗。

    西凉茉打量了一下这些链子,隐约只觉得这些东西粗得不像用来锁人的,倒是极像《山海经》传说中用来锁住诸如穷奇、饕餮等上古凶兽。

    她没有再深究,只慢慢地顺着这房间向外面探寻而去。

    这个房间外是一条深邃的走廊,走廊很黑,只有几个很小的气窗透露出一点微光,让人看清走廊上大约有四五个房间。

    西凉茉慢慢地向走廊深处走去,小心地看向那些房间,却发现每一个房间门上都是粗大的铁栅栏,房间里都是空的,没有床,没有桌子,墙壁上垂着方才看见的那种粗大的锁链,仿佛都曾经关押过什么人,墙壁上有仿佛猛兽抓挠过的痕迹。

    西凉茉微微凝眉,不管这些锁链曾经锁住的是人还是兽,绝对都是极其危险的东西。

    西凉茉一直慢慢地向下走,就在她以为这里都是空的房间,几乎彻底放松了警惕的时候,最深处拐角的房间里却传来了锁链碰撞的声音。

    她一惊,手扶上了自己的腰间,那里有百里青为她专门打造的一种暗器——暴雨梨花针,面对强敌的时候,只要一按隐蔽的按钮,就会从那特殊的腰带上喷出细如牛毛,却如喷雨一般的毒针,中者即使没有立即身亡,也会瞬间丧失了追杀她的能力。

    西凉茉慢慢地向那个房间走去,只是当她走到房间门口,悄悄地向里面探寻地望去的时候,却正好对上了一双眼睛。

    西凉茉不禁彻底地愣住了。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线条柔婉绮丽,眼尾斜斜地飞起,极长的睫羽下,是极为幽深漆黑的眸子,但是那样的眸子里,却仿佛九天之上的银河,天下间所有的星光都落在了里面,如月圆月缺,斗转星移般变幻莫测,绚美异常。

    却又——纯净无比。

    除了不识人间世事的稚儿,西凉茉从来没有在人的脸上见到过这样的一双干净眼睛,那双眼睛属于一个少年,一个奇异的白衣少年,美丽到让人完全无法形容,让人在看见他的瞬间只能屏住呼吸。

    若要勉强形容,便只有初夏的若晨曦之露,中秋的九天明月——剔透明媚,以至于在天窗那种蒙昧灰败的光芒下,他的皮肤都显露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莹润来,以至于他身上的白衣都黯然失色。

    那少年怔怔地看着她,忽然露出一朵笑容来,那朵笑颜透明而美丽,仿佛天山上千年不华的最美丽的雪。

    “姐姐,你是谁?”

    西凉茉只感觉呼吸瞬间一窒,连心脏都因为一种奇异的悸动而瞬间抽了一下。

    她微微红了脸,片刻之后,才理顺了呼吸,轻声道:“我……我是……。”

    西凉茉瞬间一惊,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着太监服,而百里青身边所有伺候的人都只有一个要求——美,所以那些小太监们大部分都是眉清目秀,皮肤雪白,雌雄莫辩的。

    那么——他是怎么发现她是女子的?

    西凉茉立即敏锐地发现那少年手脚上都穿着那种硕大沉重的锁链,她瞬间警惕起来,一边观察着少年和周围的环境,一边微笑着反问:“小弟弟,你又是谁,为什么在这呢?”

    那少年歪着头,忽然那双大而美丽的丹凤眼里瞬间涌满了泪水,极为委屈地道:“我一直在这里啊,有坏人把我关在这里了,我想要爹娘!”

    说着,他就呜呜哭了起来。

    西凉茉瞬间就无语了,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啊,她有些手忙脚乱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

    但那美少年却只呜呜地越哭越伤心,声音也越来越大,让西凉茉不由地紧张起来,万一被人听到了怎么办?

    她随口就道:“好了,别哭了,姐姐有糖给你吃。”

    那少年就顿住了哭泣,立即抬头,睁着明丽透明的大眼睛纯真地望着她:“真的吗,洛儿要吃糖!”

    看着少年期待的眼神,西凉茉大囧,她只是随便这么一说而已,却没有想到这少年竟然真的就不哭了,这孩子怎么看着像是脑子有问题呢?

    她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叫洛儿的少年并非装出来,只是这样一个纯真傻气的美少年,为什么要用这样的锁链将他关起来?

    难道……

    西凉茉忽然想起百里青后院里养的那些美貌公子,那些公子没有一个人的容貌能及得上这少年的百分之一,莫非这少年是百里青从哪家达官贵人家掳来的禁脔?

    怕被那些贵人家中发现,所以锁在这里?

    西凉茉也注意到这间房子的墙面确实很平滑,并没有那种抓挠的痕迹,于是对自己的推测又确定了两分。

    洛儿等了好一会,只见面前的女子仿佛在思索什么,却是一点也没有掏出糖来的样子,他立刻嘴一撇,大颗大颗的泪珠如珍珠一样滚下他瓷白剔透的脸颊,委屈之极:“姐姐,你骗人!”

    西凉茉莫名其妙地又有些慌张起来:“喂……你别哭……。”

    话音未落,她就听见了人的脚步声和交谈之声,正由数人从另外一边的长廊拐向这个角落,西凉茉一惊,立即一转身子,就向原来来的那个堆放杂物的房间匆匆而去。

    “姐姐,姐姐,你去哪?”洛儿见她要走,立即在她身后不满又委屈地叫了起来。

    西凉茉暗骂了一声‘该死’,运起轻功加快脚步向那个房间飞驰而去。

    小白也慌里慌张地跟着她往那房间飞。

    但是到底还是迟了一步,身后传来有人的凌厉大喝:“是谁,站住!”

    西凉茉瞬间认出了那个声音,那是魅一的声音,她虽然没有见过魅部武功最高者,但是却不止一次听见过这把仿佛总如虚空中传来的声音。

    她大急,眼看就要冲进那个房间,她脚腕上却一凉,西凉茉低头一看,一条材质奇异的软鞭已经缠绕上了自己的脚腕,随后她的身子就不受控制地往后飞去。

    西凉茉立刻运起内力,一个千斤坠就直直地向下压去,百里青当初用了十年内力为她打通了任督二脉,西凉茉的功力早已不是当初那种菜鸟,这么一坠,她就稳住了脚步,震开了锁住自己脚腕的软鞭,再一次低着头就往那房间冲。

    这也是那条软鞭材质特殊,水火不惧,否则西凉茉这运足功力一震,就能将那软鞭给震断了。

    魅一没有料到来人的内里超过了自己想象的强悍,而且完全不回头,只顾着逃跑,他随即冷笑一声,手腕一抖,那条软鞭再次无情地缠绕上了西凉茉的纤细腰肢。

    这一次,西凉茉还想故技重施再震开那软鞭,但是却没用了,魅一的功力到底比她高深,而且临战经验极多,他竟借着西凉茉震力发出之刻一抽鞭子,借着西凉茉自己的内力将她直接震飞向自己的方向。

    西凉茉不防,一下子就从背面朝人,变成了正面朝人,她一慌,啥功也用了,直接抬了袖子去遮脸。

    魅一正五指成爪,捏向来犯者的肩头,这让他一捏,来人必定被捏穿了琵琶骨,武功尽废,却忽然听见何嬷嬷在一边厉声大喝:“魅一,住手,那是郡主!”

    魅一大惊,立刻收手,但是发出的内力却收不回来,只好猛地划向了墙壁,一下子将那厚实的砖墙抓出五道深深的印子来。

    西凉茉暗暗叫糟,但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被魅一的鞭子给拖到了几人的面前。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她也没打算再遮掩,西凉茉抬起头对着何嬷嬷等人轻咳两声:“各位,早。”

    “郡主,你不是在歇息么,为何在此?”何嬷嬷看着面前一身太监打扮的少女,面无表情地道。

    西凉茉目光微闪:“那个……我只是……。”她顿了顿,索性说了老实话:“我只是想知道师傅在哪里。”

    何嬷嬷看着面前一副理直气壮模样的少女,顿时有些头疼起来,若是寻常千岁爷后院那些宠物,如此作为,也不过打死就是了,可偏偏却是郡主,这该如何是好?

    “嬷嬷,既然我已经出现在这里了,你也无非就是两个选择,要么杀了我灭口,要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西凉茉看着何嬷嬷淡淡地道。

    何嬷嬷看着完全没有畏惧感,目光锐利的少女,她沉默了片刻,长叹一声:“好,你要见千岁爷,那就见一见吧,只是以后,郡主切切不可再做如此危险之事。”

    魅一蒙着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他眼中瞬间闪过不赞同却异常清晰:“嬷嬷,如此不妥,你没有问过千岁爷的意思……。”

    何嬷嬷摇摇头,冷静地道:“郡主既然已经是我们的人,她与千岁爷的关系,你我等人都知道,既然如此,这个事情她迟早也会知道的。”

    魅一与魅二相互想换了一个眼神,挣扎了片刻,随后还是同意了,不再做声。

    何嬷嬷看着西凉茉有些无奈,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定:“郡主,你先跟我来吧。”

    说罢,她便领着西凉茉向另外一个拐角走去。

    经过那间关着洛儿的房间的时候,何嬷嬷的脚步未停,而洛儿仿佛很是畏惧何嬷嬷他们,立刻躲到了一个角落,瑟瑟发抖,西凉茉忍不住问:“这少年是千岁爷的……爱宠么?”

    何嬷嬷一边走,一边有些奇异地看向西凉茉:“少年?”

    西凉茉一愣:“难道洛儿是女的?”

    何嬷嬷沉默了一会子,才轻声道:“他的自称全部应该百里洛才对。”

    百里洛?

    百里……

    “他是师傅偷偷生的儿子吗?”西凉茉大惊,原来这就是百里青的秘密吗?

    何嬷嬷脚步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西凉茉赶紧拉住她,何嬷嬷随后有些无语地苦笑:“千岁爷没有儿子,他是千岁爷的孪生哥哥,只是许多年前就已经傻了。”

    哥哥?

    “嬷嬷,你在开玩笑么?”西凉茉大惊,这个消息实在太具有震撼力了,她一脸震惊地失声道:“师傅长得那么老,可是洛儿……百里洛分明看起来就是一个少年啊,师傅说是洛儿的爹,还有可能!”

    而且,百里青妖异诡魅如修炼千年的妖魔,百里洛却是佛珠眼里的那一颗最剔透纯净的泪珠子。

    如果非要说百里青和百里洛之间勉强能算上共同点的就是——他们的容貌都不似凡间应有的。

    “咳咳咳……。”跟在后头的魅一忍不住被自己的口水呛道,咳嗽起来。

    老?

    这个话如果被千岁爷听到,大概会被气得暴跳如雷吧,要把说这话的人剥皮抽筋,不过说这话的人是郡主,大概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何嬷嬷苦笑:“不管郡主信不信,这都是真的。”

    西凉茉仿佛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她投靠百里青也有大半年了,自然知道他的忌讳,她有些不自在地转移了话题:“嬷嬷,你们为何要百里洛锁起来呢,我看他似很害怕你们的样子。”

    何嬷嬷迟疑了一会子,才有些黯然无奈地道:“郡主,你别看洛公子如今这般模样,但是他若发起狂来,恐怕世间没几人能制得住他,司礼监曾经为制服他折损过好几个高手了。”

    “发狂?他是脑子有问题么?”西凉茉若有所悟,心中也有一丝后怕,还好,她没有遇上他发狂的时候,也没有贸然地太靠近他。

    何嬷嬷摇摇头,神色间掠过一声几乎可以称之为怨毒的东西:“不,洛公子是被人下了毒。”

    下毒?

    因为会无法控制自己的兄长,既担心他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又担心他会成为敌人威胁自己的软肋,所以才将之锁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么?

    “这倒是稀奇,我以为师傅会毫不犹豫地杀掉百里洛呢,像他那样的人怎么能容忍有一个这样的累赘弱点存在。”西凉茉轻声嘀咕,这倒是不像那千年老妖的作风。

    何嬷嬷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西凉茉,冷冽地道:“郡主,你不要忘了,如今你不也算得上千岁爷的累赘么!”

    西凉茉脚步也一顿,按着何嬷嬷,何嬷嬷从来没有用这样凌厉得几乎可以说是愤怒的目光看着她,而她竟然会在这样的目光下感觉心虚。

    西凉茉呐呐地苦笑道:“嗯,也是……。”

    百里青对她,确实——不同。

    只是,她并不知道这种不同的意义在哪里。

    何嬷嬷收敛了那种目光,只是转过身沉默地领着她在房子里转了一个又一个的弯,最后停在了一间铁门前,淡淡地道:“郡主,老身可以领你来这里,但是千岁爷愿不愿意与你说,便是要看千岁爷的意思了。”

    她顿了顿,定定地看向西凉茉道:“郡主,你确定你要推开这一扇门么?”

    看着何嬷嬷郑重而带着警告的目光,西凉茉沉默了片刻,她应该立刻掉头就走的,但此刻她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何嬷嬷没有再看她,只是转过身轻轻地敲敲门:“千岁爷,郡主还是找来了。”

    还是找来了?

    西凉茉觉得这话有点怪怪的,竟然有种千里寻夫的味道。

    随即,她又有些自嘲,她也有点不能理解素来冷静又从来醒目的自己怎么会有如此固执的行为。

    许久,门里传来幽幽的声音:“进来吧。”

    那道声音正是百里青的,虽然听着有些微的虚弱,但却确实是那个人的,于是莫名其妙的,西凉茉便感觉心上松了一口气。

    她有些莫名地迫不及待地伸手推开那扇门,然后走了进去。

    她刚进门,那门就被何嬷嬷在外头关上了。

    西凉茉有些不适应地微微眯起眼,以让自己的视线适应这房内的环境。

    这个房间非常简单,简单得一点都不像百里青的风格,不过是一张石头床,石头凳,外带床上最简单的青布棉被一床,一盏幽暗的油灯上一点豆大的烛火跳动着,晃出满是幽幽的暗影,也将床上盘膝而坐的人的脸映照的异常模糊。

    但西凉茉还是一眼确定了,那正在仿佛打坐练功的人,就是几日不见的百里青。

    不管光线如何昏暗,但他雪白的脸也如百里洛一样,总是呈现一种仿佛会发光的白来,眉目精致妖娆,艳色倾国,眼角眉梢那层层晕染的华美重紫色如开在鬓角上的一朵重瓣曼陀罗,令他的五官带上一种诡谲华美的气息。

    西凉茉以为自己见到他,会想要问他一些问题,但此刻她却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

    问,为何你夜里不曾出现?

    问,你不来为何也不告诉我一声?

    这些话不管怎么问出口,未免都有一种奇怪的哀怨气息,仿佛久候情人而不至的少女,在见到情人之后发出的抱怨。

    甚至有一种撒娇的意味,但西凉茉不认为她和他是这样的关系。

    她和他可以是师徒,是彼此利用的合作者,是敌人,甚至是床伴,但是……情人?

    她暗自摇摇头,完全摈弃这种词语。

    于是两人间出现了奇异的沉默

    虽然西凉茉问不出口,但是百里青却是问了的,他闭着眼,仿佛不知西凉茉的尴尬,只是淡淡地道:“为师知道你在窗棂上插了梅花,只是为师这些日子不能出关,倒是叫你白等了。”

    这一句话不若百里青寻常那样总是似笑非笑,让人觉得他说什么都别有深意,这句话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西凉茉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随后下意识地低声问:“你……你这没有什么事吧?”

    百里青睫羽微微颤了一下,随后他缓缓地睁开眼,看向西凉茉,目光晦暗不明:“为师能理解为你是在关心为师么?”

    西凉茉低哼了一声,一脸淡漠地道:“谁关心你,只是我想知道你下一步的安排罢了。”

    “是么?”百里青微微地勾了一下唇角:“所以你放弃自己的冷静,然后冒险深入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只为探查为师的下落?”

    西凉茉没有接话,只是转了个话题:“你身体不好是么?”

    如果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一个人的话,或者是一个连自己都没有答案的问题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提出另外一个尖锐的问题,用问题来避开对方的问题。

    何况,百里青的状况似乎并不那么好,他说话间有一种细不可闻的虚弱。

    百里青也没有再纠缠上一个问题,只是淡淡地道:“爱徒的眼睛果然还是如此锐利,若为师说为师忽然练功走火入魔,功力全失,所以把自己关在这个房间里面,以躲避仇人的暗杀,你信么?”

    西凉茉狐疑地看着百里青,他到现在为止都坐在一个角落,并不曾动弹,烛光太过幽微,令他的面容看起来明暗不定,幽诡异常。

    若是百里青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他这几日的突然失踪的理由似乎听起来异常充分了。

    只是,他说的话是真的么,若是如此,现在他岂非是最脆弱的时候?

    西凉茉眯起眼,警惕又怀疑地看着他笑道:“师傅,那么说你是真的如此信任我么,你放我进来,就不怕徒儿一时起了歹意,对你不利么?”

    百里青这样的人从不轻易信任人,为何会将自己最脆弱的样子展现在她面前?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是没有想过以后事成,她会为了摆脱百里青的掣肘而杀掉他。

    莫非,他想要试探她的忠心?

    不,他应该早就知道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忠心可言,彼此不过是为利益结合,她用蓝氏的令牌和自己的头脑、身体交换他对自己通往权势之路和铲除异己提供支持。

    她和他在某一种程度上都具有最纯粹的政客意识,没有纯粹的忠诚,只有最牢固的利益链。

    既然利益链没有破裂之前,彼此都还有利用价值,他又怎么会做试探这种事?

    百里青垂着眸子,没有回答她的话,向她伸出了白皙修长的手:“你过来,丫头。”

    西凉茉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去,并且将自己的手交到他的手上,也同时警惕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任何一个微妙的表情。

    百里青握住了西凉茉的手,唇角忽然那弯出一抹勾魂摄魄的笑来,色如春晓之花,绮美绚丽,即使西凉茉与他熟识半年,同床共枕数月,依旧在那惊艳的笑容里瞬间失神。

    然而就是她失神的霎那,百里青左手忽然一抬,毫不客气狠狠一掌向西凉茉的胸前拍去。

    西凉茉瞬间回身,大惊失色,百里青何等功力,这一掌拍下来还得了,极度危险的感觉让她立刻下意识地灌注了内力一掌挡向百里青的掌风。

    他竟然要杀她!

    为什么!

    西凉茉又惊又怒,她知道自己现在即使打通了任督二脉也根本不是百里青的对手,最多也就能在他手下走过几招就要彻底落败。

    她却不得不硬抗了上去!

    但是下一刻,情势却完全地出乎了她的意料,两人双掌相对的那一刻,西凉茉根本没有感受到他掌心中吐出任何内劲。

    可是如此情形下之下,情况太过突然,西凉茉根本已经完全来不及收掌,她就只能这么看着百里青一掌被她击中后,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硬生生地撞向了后墙,随后他闷哼了一声,滑落在床上,吐出一口血来,颤抖不止。

    ------题外话------

    谢谢大家给我的月票,还有打赏,那些给钻石和鲜花的亲,真的也很感谢你们,因为我的后台很难一一把大家的名字全都刷出来,但是我能看到你们的赠与,有你们的支持,俺就会努力的码字。

    虽然家里有些人抱怨我不干活,但是我码字也是挣钱养家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