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九十九章 利诱

第九十九章 利诱

    

    西凉靖喉头一甜,一股子腥甜气猛地从嘴角涌出来。他捂住嘴,擦去唇角的猩红,心头一片寒凉,他定定看着靖国公的眼底闪过不敢置信的痛楚与一片悲凉。

    “父亲,孩儿到底做了什么事,让您如此愤怒,甚至不相信孩儿!”

    董氏轻抚着靖国公的肩,仿佛很是遗憾似的看着西凉靖轻叹:“世子爷,虽然这些年九千岁势大,横行朝野,陛下宠幸奸佞,国公爷与一众清流们在朝内被奸佞打压,但是国公爷一片丹心在玉壶,从不曾向九岁低头,所以,即便边关苦寒,您也不该为了前程而投靠九千岁,这让国公爷如何自处,如何在同僚之间抬头?”

    西凉靖怒道:“孩儿没有,孩儿真的不知那柳侍郎是九千岁的人!”

    西凉靖前些日子因为母亲大丧心情就极差,再加上西凉仙和西凉丹一直都试图证明母亲是西凉茉设计害死的,但是他真的不想相信大妹妹会与母亲的死有关。

    所以前些日子,他心情一直不大好,过了头七之后便偶尔会去天下第一楼里坐坐,饮酒浇愁。

    就在那时候,他遇到了工部侍郎柳如是,年轻俊秀,才华横溢,虽然是工部侍郎,却有一身不错的好武艺,他虽然也曾心有防范过,但柳如是性情爽朗,磊落大方,酒量极大,让他想起边关那些兄弟,所以他便渐渐与柳如是有了交情。

    某日,酒后,柳如是说宝刀配英雄,要赠他一柄罕见夜明刀,他推拒了,只是出于好奇才夜里前去柳府观摩品鉴一番。

    哪里能够想到柳如是竟然是九千岁百里青的人?

    “何况就算柳如是是百里青的人,又如何断定孩儿从父亲的书房里偷窃了军机情报交给他!”西凉靖捂住胸口,直挺挺地再次跪回了靖国公面前,捂住胸口咬牙道,目光冷冷地睨着董姨娘。

    在西凉靖的心中,与其说西凉茉心怀不轨,他倒是更怀疑眼前这个董姨娘,年轻貌美,一个出身青楼的贱妾,竟然能从母亲那样手段凌厉的贵族小姐手里成功夺走了父亲的宠爱,如今这般字字句句又都是针对他而来的诛心之言,三言两语竟然能挑拨了他们父子之情,分明才是个心机深沉,不得不提防之辈。

    靖国公看着儿子脸色苍白,目光冷酷地盯着董姨娘,他也脸色极差地看了董氏一眼。

    靖国公并不是一个糊涂之辈,他这里有些东西是不适合董姨娘这样身份的妾氏应该听的,方才他也有些后悔因为董姨娘三言两语,一下子气得失了理智,竟然将爱子踢伤。

    董氏立刻乖巧地道:“国公爷与世子爷慢谈,妾身的小厨房里还熬着一锅儿松茸热鸡汤,这天冷的紧,迟些给国公爷和世子爷送来。”

    说罢,她恭敬谦卑地福了福,然后悄然退了出去。

    她出身青楼,寻常男子一个眼神,她都能猜出对方的喜怒哀乐,所以才如此快地爬上花魁之位,如今见靖国公脸色不妙,她当然立刻见好就收,毕竟她当然知道自己不过一个妾氏,怎么也比不上自小长在身边的骨肉血脉。

    至于以后,等她怀上一个孩子,手里有足够的筹码,就会一切大不同了。

    看着董姨娘如此识时务,靖国公看着她的眼神也稍微宽和了一些。

    等着大门关上,靖国公也遣开了其他侍卫,才冷冷地对着跪在地上的西凉靖道:“为父今日才接到九千岁替陛下拟下的旨意,要提调你前往京都骁骑营任骁骑营副都统。”

    西凉靖一愣,他原本也只是边关一个小小参将,不过四品而已,骁骑营的副统领统掌管京畿西六营,是三品武将,这个职位乃是既有实权又有品秩的肥差事,向来都是百里青的人在任职,如何竟然轮得到他的头上?

    虽然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西凉靖的眼底掠过一丝异色,心中也不是没有瞬间的惊喜,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为什么靖国公会如此大怒了。

    他看向靖国公,有些迟疑地道:“父亲,雁门关那边……。”

    “原本雁门关的四品以上武将的正职全部都调动至东北津门和调回京城,与你一样打散分入骁骑营和虎贲营,其中只有你是升职了的,其他人看似平调,实则全部都降低了职权!”靖国公冷冷地道。

    西凉靖大惊,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靖国公:“什么,九千岁疯了么,犬戎如今在雁门关外虎视眈眈,他竟然将我们的人全部都调回来?”

    他忽然想起什么,随后大惊:“莫非是咱们的计划被他知悉了!”

    靖国公阴沉着脸,一双剑眉拧起,盯着西凉靖冷笑:“是啊,你说奇怪不奇怪呢?你一回来没有几日,便步步高升,手掌京畿西六营的大权,而咱们的人都被掉回来,原本安排好的计划全部都被打散了!”

    虽然一直以来,前线一直传来犬戎人不断步步进犯,屡屡骚扰天朝国境,边关粮草告急的消息,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所领的兵团完全可以大败犬戎人,将他们全部都驱逐出国境之外,但是一旦犬戎人前来求和,那么他们好不容易在雁门关培养起来势力就要被九千岁的人接管,甚至他们精心训练的兵团就要再次被九千岁派往南面,去面对更强大的西狄。

    西狄人和那些蛮夷之辈不同,西狄靠海,多年前原本属于中原王朝的沿海放逐凶犯与朝廷罪人之地,后来那些人与沿海原住民结合之后,代代繁衍,渐渐地据岛为王,成为为祸一方专门打劫官船和富人海运货船的数股海盗。

    再后来,他们趁着中原改朝换代,烽烟四起之时,为首最强悍的头领海盗收服了千百岛屿上的其他海盗们,乘机攻上陆地,也划地为王,占据了东南广袤之地竟然最后成立了西狄王朝。

    天朝太祖立国之后也曾试图收回西狄,亲征三次,都功败垂成,最后甚至死在了远征之途。

    而西狄人他们对外大力发展海军,与海外国度经营贸易,赚取钱财,对中原天朝更是毫不客气,西狄人性情凶猛彪悍,时常劫掠两国边境。

    若非天朝如今国势不弱,恐怕当习惯了海盗的西狄人,会长驱直入,抢杀进中原来。

    谁去守着两国之间的玉门关,都要倾尽十二分心力。

    若是他们西凉家的嫡系兵团若是被派去西狄人周旋,属于靖国公府的有生力量不断被九千岁名正言顺的消耗光后,他们就只能任九千岁宰割。

    靖国公清楚地记得当初蓝大元帅究竟是怎么死的。

    他绝不打算让自己的家族也步上蓝家的后尘,何况,百里青那阉人凶残冷酷,手腕血腥,如今陛下不知被他灌了什么迷药,竟然如此宠幸他,若是没有人牵制他,朝廷迟早有一天会毁在他的手里!

    西凉靖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连自己的父亲都如此怀疑他,从前时候,九千岁虽然要三催四请才勉强拨调粮草给雁门关,但总归是不敢太过分,但如今他不顾‘军情紧急’,竟然直接抽调了半数以上熟悉雁门关敌我军情的将领换防和,他们的计划分明已经被九千岁察觉了。

    不管九千岁是怎么察觉的,如今看起来,除了自己,还有谁的嫌疑最大?

    若是换了自己,看到这样的事,必定也难免起了疑心!

    “你这逆子,若是还不说实话,就休怪为父无情!”靖国公看着有些失神发怔的西凉靖,怒喝一声。

    想起今日朝堂之上,宣旨太监颁布了旨意之后,那些同袍看着自己的眼神,或者猜疑,或者怨恨,或者讥讽,靖国公就气得几乎要吐血三升。

    西凉靖终于回过神来,他一咬牙正色地看向靖国公,一字一顿地道“父亲,不管别人如何看孩儿,如何说孩儿,但是孩儿问心无愧,自问从未曾做过对不起我雁门将士的事,父亲,你自小养育孩儿,别人不知,难道你也不知孩儿是什么人么!”

    说到激动处,他忍不住咳了了好几声,胸口一阵门痛,唇角淌下几丝血来。

    靖国公看着西凉靖难受的模样,竟然是一怔,方才觉得自己出手有多重,他那一脚竟然是用了三成功力的,一般人如何受得住,就有些不自在地低咳了一声:“你真的没有出卖情报与司礼监的人么?”

    这句话的声音已经软了不少。

    西凉靖看着靖国公,苦笑一声:“若是孩儿有做出违背祖训,为求荣华富贵而攀附奸人的举动,必定天打五雷轰,从此永坠阿鼻地狱,不得好死!”

    古人最重生死誓言,轻易不得发下。

    只恐一日苍天有眼,应了毒誓。

    靖国公没有想到西凉靖竟然这样毫不犹豫地发了毒誓,心中不由一紧,又想起了韩氏刚死,孩子们刚刚失去了娘亲。

    他沉默了片刻,长叹了一声:“罢了,你那些叔叔伯伯那里,便由为父去解释就是了,此事待为父细细查明之后再议,这些时日你不要随意再出府了!”

    说罢他便起身,负手向门外走去,没走两步,又顿下了脚步,冷淡地道:“还有,你的伤,让宁安请李圣手来给你看一看。”

    说罢,他不再犹豫,离开了房内。

    西凉靖看着靖国公离开的身影,不由心中一叹,也罢,此事与他无关,迟早会证明这一点的,虽然父亲将他软禁,但这未必不是好事,若是再发生什么军机泄露之事,自己的嫌疑也能摘个干净。

    只是……他眸光里掠过一丝阴沉,到底是什么人泄露了军中机密,又害得他被软禁府邸之中,若是让他抓到此人,必定将这细作给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他的脑海里,瞬间掠过董姨娘那张含笑的俏丽脸孔,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

    而此时,董姨娘正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慢悠悠地边赏雪,边品着松茸鸡汤,大丫头青衣正在为她的金雕暖炉里放银丝碳球。

    今日她心情极好,若是世子爷失去了国公爷的信任,那么她未来的孩儿就极为有希望的了。

    一名小丫头忽然匆匆地跑进房间,附在青衣耳边说了什么,青衣一愣,随后摆摆手,抛给那小丫鬟一吊钱,打发她走。

    小丫鬟接了钱,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青衣便对着董氏低声道:“国公爷软禁了世子爷,但是允他在自己的房内处理公务,再过些时日,等朝里风声平静一些,再将世子爷给放出来。”

    董姨娘瞬间手一顿,随后心中腾起一股子愤怒的火气,她扣紧了手上的碗筷,尖利地冷笑道:“果然是父子情深啊!如此这般都扳不倒咱们的世子爷!”

    随后,她忽然想起靖国公方才因为自己的几句挑拨离间之语,对她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的模样,董姨娘将就有些着慌了。

    当初都是贞敏郡主告诉她,如果想要自己有一天能衣食无忧,无人敢轻贱,那么就必定要让自己的儿子坐上国公爷的宝座,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愿意一搏。

    若是如今,不能挑拨得他们父子失和,世子爷恨上她,她若是连国公爷也不喜她在此事上的多嘴,失了国公爷的心,可就不好办了。

    都怪那个贞敏郡主!

    自己原本可以隔岸观火,任由他们斗个你死我活,自己再坐收渔利的!

    董姨娘懊恼地将手里的茶碗哐当地一摔,破裂的茶碗顿时响起了尖利刺耳的声音。

    “哟,怎么了,这样好的景致,也不能让咱们的董姨娘一笑么,可真是罪过呢。”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吓了董姨娘一大跳,有些惶惑地看向来人。

    却见着一个窈窕的美丽少女,披着雪白的狐裘大麾正笑吟吟地站在门边。

    不是西凉茉又是谁?

    “郡主,你……你何时回来的?”董姨娘错愕地看着西凉茉,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上前恭恭敬敬地对着西凉茉福了福。

    “属下见过郡主,郡主万福。”

    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在西凉茉面前,她都要自称属下。

    西凉茉看着她,等着她行礼完了,才淡淡地道:“姨娘不必多礼,且起来吧。”

    董姨娘看着西凉茉脸上神色莫测,她心中诺诺,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道:“郡主,您吩咐属下做的事,属下已经做了,分明是板上钉钉的事,不知为何国公爷竟然还是放过了世子爷。”

    说到最后,她脸上已经闪过一丝羞恼不安之色。

    西凉茉进了门,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主座之上,看着她冷淡地道:“你也不用太心急,如今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过才一个多月,日子还长着呢,到底我那哥哥是国公爷一手带大,情分自然比得不别人的,咱们只是要借用此事在国公爷心里种下一根刺罢了,如今咱们要做的就是慢慢让这跟刺长进国公爷的心里,总有一日,这事儿会如咱们所愿的,没了我那大哥哥,你的孩子就有成为了国公爷最疼爱的孩子么。”

    “这……真的么?”董姨娘有些呐呐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李圣手前些日子来过呢,说我肚子里的孩子长得可好了,未来必定是个强壮的小子。”

    “哦,是么,那真是恭喜姨娘了。”西凉茉看着她,露出一丝浅笑来。

    董姨娘又犹豫地看向西凉茉道:“妾身真的不能把这个孩子的事告诉国公爷么?”

    西凉茉看着自己手里的银色手炉,不可置否地道:“若是姨娘很想冒一下失去弟弟的危险,也要让父亲高兴的话,便自去说就是了,反正咱们国公府邸里这些年能顺利生下来的孩子就没几个。”

    董姨娘脸色一白,随后咬了唇,眼里闪过一丝狠色:“谁敢动妾身的孩子,妾身必定跟那人拼命!”

    西凉茉看了她一眼,仿佛在嘲笑她的无知:“若是老太太呢,你能把老太太怎么样?”

    “老太太?”董姨娘有点不敢相信地道:“郡主若说是其他姨娘,甚至县主等会对妾身的孩儿不利,妾身倒是相信的,可是老太太怎么会对自个的孙儿不利!”

    正是因为肚子里有了孩子,李圣手又信誓旦旦地说这个孩子是个男孩,所以她才放弃了原本中立的立场,想要为自己的孩子一搏。

    西凉茉嘲弄地看着董姨娘,这个女人真是看着精明过人,却到底出身下贱,根本不知道这宅门内院里面的潜规则。

    她冷哼一声,有些不耐地道:“因为我那大哥哥出身高贵,为人精明强干,其母韩氏虽然身死,但是他的外祖家却是嫔后世家的韩家,因为宫里还有一个深得圣眷的韩贵,因为与其期待一个母亲出身不好的幼稚婴孩能将国公府邸发扬光大,不如期待一个已经立有军功的成年孙子更有可能!”

    这番毫不留情的话,刺得董姨娘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唇颤抖着,呐呐不能言。

    看着董姨娘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西凉茉唇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再次给她心头泼上一瓢冷水:“所以,即使牺牲掉那么一两个出身一般的孙子,换取她最疼爱的高贵大孙子一帆风顺,对于老太太而言根本就是一件很划算的事。”

    董姨娘咚地一声跌坐在凳子上,脸色青白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里瞬间满是慌张和无措的泪水:“那……我……我今日已经将世子爷给彻底得罪了,怎么办,老太太会不会……。”

    西凉茉走近她,居高临下的微微一笑,语气温柔而充满了诱惑力:“别担心,这不是还有我么,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本郡主确保今后姨娘肚子里的弟弟,今后衣食无忧,必定有朝一日能坐上世子之位。”

    董姨娘看着西凉茉,忽然抓住她的手,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真的么,郡主,您可不能骗我!”

    西凉茉轻笑着,拍拍她的手道:“姨娘放心,您如今既然已经和大哥哥翻脸了,就不必再瞻前顾后,总要分个胜负才是,我还有三婶婶都会帮你的。”

    董姨娘一顿,仿佛若有所悟一般,咬牙道:“是,奴婢知道了。”

    郡主说得没有错,不管如何,她已经和世子爷闹翻了,老太太那里已经容不下她了,既然如此,她索性一条道走到黑!

    看着董姨娘的神色,西凉茉眼底掠过一丝冷笑。

    董姨娘起身送西凉茉出门的时候,仿佛不经意地问:“郡主,您是认识司礼监的人么,既然能够让世子爷入套一次,为何咱们不再设计一次呢,说不定这一次世子爷就会真的彻底失去国公爷的信任?”

    西凉茉转脸,冷冷地睨着她:“一招用老,还有用么,别给本郡主犯这种低级错误,若是老太太真的非要当着所有人处置你,休怪本郡主保不住你。”

    说罢,也不理会满脸僵色和羞恼的董姨娘,西凉茉拂袖而去。

    直到走出远远,白玉都能感觉得到董姨娘那种闪烁不明的眼神跟在她们身后。

    “郡主,董姨娘的身子没几个月就要显怀了,这事儿如何瞒得住人,且不说老太太,就是二姑娘那里恐怕第一个容不下的就是她,迟早要对姨娘动手的,何况董姨娘又是个心大的,郡主真的要重用她么?”白玉还是忍不住低声地询问西凉茉。

    西凉茉慢悠悠地走在雪地上,轻拂衣袖道:“那就动手呗,咱们还巴不得西凉仙对董姨娘动手呢。”

    白玉一愣,有些不解地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一边走,一边淡淡地道:“你觉得董姨娘真的怀上了么?”

    白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忽然间,她脑子里闪过一丝光芒,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西凉茉:“郡主,你是说董姨娘她根本就没有……没有怀上孩子!”

    西凉茉轻哼,也不怕冷地顺手捏了树上的雪在手里轻揉成团:“她早前被韩氏悄悄下了极寒的落胎药物,这辈子想要有孩子恐怕难了。”

    “那为什么……。”白玉还是有些不能理解,她想了想道:“郡主,你为什么让李圣手大夫告诉董姨娘她有身孕呢?”

    西凉茉悠然道:“不如此,她怎么肯死心塌地为咱们做事,你也知道她原本是出身青楼,人人都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偏偏咱们的董姨娘不但是红极一时的花魁,又唱得一手好折子戏,这戏里的小姐、贵妃、皇后演多了,恐怕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真以为自己是个角儿了,不但忘记了她到底是靠着谁才能进得这国公府邸,享受荣华富贵,过多了这纸醉金迷的奢侈日子,恐怕连当初她进这府邸是为了自己的弟弟报仇的目的都忘了,只想着做个墙头草两边倒。”

    白玉顿时想起前些日子董姨娘身边的大丫头青衣给给她们递来的消息,说是这董姨娘似乎与西凉仙两姐妹走得近了些,韩氏头七那日郡主从韩氏灵堂出来,就是董氏约了郡主在那林荫道上见一面的。

    谁知她们一行人没有等到董姨娘,却等来了满路上埋伏的上百弓箭手!

    也不知道是真巧合,还是有人暗中出卖。

    这董姨娘若非是已经出卖郡主投靠了西凉仙她们,就是打算做个墙头草,两边吃银子。

    真真是不要脸!

    白玉心中愤愤,随后道:“郡主,您又何苦还要支持她,照奴婢看,这等无耻叛徒,早早地一条草绳送她上西天去也就是了。”

    西凉茉看着白玉义愤填膺的模样,忽然轻笑:“我的玉儿,也不知是不是和魅六走得太近,瞧瞧这一身杀气腾腾,倒似个打家劫舍的女大王。”

    白玉大窘,咬着唇羞道:“郡主,咱们在说正事呢,您少打趣奴婢了!”

    西凉茉打趣完了白玉,才道:“我到底已经不在这家里了,三婶婶如今除了韩氏,便有些心灰意懒,只宁愿草草地主持着国公府邸的事宜,平静度日也就罢了,恐怕没那么多心思放在西凉靖兄妹身上,且不说西凉靖,只是那西凉仙姐妹,太过悠闲的日子,恐怕她们迟早要整出些幺蛾子,既然如此,我便给她们一个对手,让她们忙些好了。”

    从韩氏头七那日,她就让李圣手给了青衣一些药物,服用了药物的妇人,看起来就会像怀孕了似的,不但有怀孕的反应,甚至腹部也会鼓胀出来。

    那董姨娘若是有了孩子,自然只会为她自己的私下打算更精细,也会生出更大的野心,而她要的就是董姨娘这样的野心,才好请君入瓮。

    她顿了顿,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眸光阴惊地道:“若是我那二妹妹或者老太太真的对董姨娘下点儿什么药或者使些什么手段,让她没了孩子,那才是真真的好了,董姨娘这把刀子,虽然是把小刀子,但她疯起来,也总能在那些人身上开几个口子的。”

    墙头草可不是这么好当的,方才董氏居然还想借机打探她和司礼监的关系,既然董氏不想好好地在她麾下做个老实的马前卒,求个现世安稳,非要寻着那荣华富贵而上,她也总是要好好地成全董氏才是。

    至于西凉靖,董姨娘这把刀子或许不能伤了他的根本,但是他总要倒霉一些时日的,没了世子爷这个强势后盾,西凉仙姐妹两个恐怕日子总要不那么顺心的。

    “是了,你让魅六这些日子小心些,就不要再行动了,我那父亲的军机书房可不是这么好进去的,就是我也只能冒这么一次险,若是让人怀疑了我与司礼监的关系,以后做什么事儿恐怕都要不方便。”西凉茉忽然想起什么,对着白蕊吩咐道。

    白蕊神色凝重地点头:“是。”

    西凉茉看着阴沉的天空,唇角勾起一抹嘲谑的弧度,出卖靖国公秘密的根本不是西凉靖,却是她一介女流之辈。

    不管靖国公看似再如何大义凛然的模样,都不能改变他一片私心的真实目的。

    朝臣们都只私下议论九千岁祸国殃民,为了朝廷党争,竟然不顾边关不断传来催促粮草的文书,犬戎进犯的时刻,还私下扣押下军中粮草,寒了边关将士的心。

    但事实的真相又是什么?

    不过是最寻常可见的政治争斗罢了,一方想要保存实力夺权,一方想要消磨对方的实力以保自己的统治。

    谁又比谁高尚?

    只是百里青这人,从来懒得辩解自己,只一味放人世人误会,甚至有时候还有意将自己的名声弄得更加恶臭不堪,仿佛不如此,不能满足他变态的恶趣味。

    西凉茉想起前几日在司礼监密室里那大妖孽,很是无耻地顺带又睡了她一回,粉嫩的脸上就忍不住泛起了红晕。

    娇羞清美的模样,仿佛月下盛开的晚香玉,让人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她的身影。

    “大妹妹。”一道男子清朗而略带嘶哑的声音忽然在西凉茉的身后响起。

    西凉茉一顿,瞬间警惕地看向站在不远处雪松下那道挺拔的人影,他方才可听见了多少自己说的话?

    “大哥,听闻父亲让你回房好好歇息,如何此刻却在这里呢?”西凉茉看着他,淡淡地道。

    西凉靖看着面前的少女,目光掠过她嫣红仍旧未曾退去的脸颊,轻声道:“大妹妹恨母亲是么?”

    西凉茉立刻就明白眼前的男子应该没有完全听到她的话,因为她虽然功力只剩下一成,但是却依然能够辨识出四周多远的距离会有人,但他应该还是听到了只言片语,足以猜测出了一些事来。

    西凉茉看着他,脸色漠然地道:“世子爷,你想说什么呢?”

    听见她不再唤他大哥哥,西凉靖心中百味杂陈,有一丝难以言语的滋味,他还是看着她,目光晦涩难明地落在她美丽婉约的容颜上:“仙儿她们说的是真的么,母亲是死在大妹妹的手上。”

    西凉茉看着他,片刻之后,不可置否地道:“若是世子爷心里有了答案,又何必来问我呢。”

    西凉靖忍不住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低头看着面前的少女,咬牙道:“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残忍!”

    西凉茉仿佛听见什么稀奇事一样,抬眼看了他一眼,唇角勾起嘲讽的笑:“哦,世子爷,我想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才对,怎么,因为我的母亲是蓝氏,所以我就是一颗碍眼的钉子,就该悄无声息的死去,或者成为和亲赫赫的祭品,再不然成为比父亲还要年老好色的虞侯之妻?”

    “你……女子当心思纯正,以德抱怨,如此这般歹毒心思,你不怕做恶梦么,你可知错!”西凉靖眉头一拧,他当然知道西凉茉那么多年以来,在国公府邸上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是在他的心中,女子便该如水一般纯净温柔。

    他实在接受不了,如西凉茉这样柔婉美丽的人儿,竟然是害死自己母亲的真凶!

    如今还可能是挑拨了董姨娘来对付他的恶人!

    “你扪心自问,世子爷,若是你在战场上看见一次次地想要置你于死地的敌人,你会以德报怨么?”西凉茉很是觉得荒谬地看着他一眼,冷笑:“何况,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妹妹我不过是按孔圣人的话去做罢了,何错之有。”

    男人真是可笑,就如她那便宜父亲一样,总该觉得女子忍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妻妾之间便是和和睦睦的,哪怕面对所有的不公,女子也该默默承受么?

    西凉靖哑然,他当然知道,若是面对那样的敌人,他必定一剑砍落对方的头颅,一泻心头之恨。

    可是……

    “你就不怕我告诉父亲么!”西凉靖看着面前的毫无歉疚之意的人儿,心中一股子气血翻腾,却只能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西凉茉冷漠地看着他,丝毫不曾畏惧他眼里的恨意和怒意:“世子爷,你别忘了,我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了,如今我的名字写在的是德王府的玉碟之上,与国公府还有什么关系呢?”

    随后,她手腕一番,一个巧劲,从西凉靖的手里挣脱出自己的手腕来,又似笑非笑地补充了一句:“还有,如果您有证据的话,只管去和父亲说就是了,你且看看父亲是信你还是信我!”

    被陌生的男人握住手腕的感觉,还真是一点都不好。

    西凉茉说完话,领着白玉转身就走。

    西凉靖看着她眼底的冷漠,手里没了她细腻柔滑,软若无骨的手腕,心头只觉得空虚,再加上她那一句‘嫁出去的女儿’像是一点火星,瞬间点燃了他心底的怒气。

    他盯着西凉茉的背影,一脸阴郁地森然道:“当初,本世子就该听了仙儿她们的话,下令万箭齐发,杀了你这卑鄙的丫头!”

    西凉茉闻言,顿住了脚步,转过头,盯着他,目光里满是阴森冷意,直盯得西凉靖身上莫名其妙一阵发寒。

    他看惯了少女眼里的羞涩与爱慕,却从来没有在一个少女的眼睛里看到这样冷酷阴惊带着血腥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在战场上搏杀数年的经历,让他瞬间仿佛面对强大的敌人,戒备全开。

    西凉茉微微眯起眼,终于说话了,她说得很慢:“哦,是么,那可真是遗憾,既然世子爷没有杀成我一次,不妨再来试试第二次,咱们看看谁先砍下谁的头颅,可好?”

    说罢,她甚至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迷人的笑容,慢慢地转身离开。

    留下一脸震惊与心底发寒的西凉靖,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路上已经看不见西凉茉的人影,他方才回过神。

    西凉靖有些茫然与失落地看着夜空的漫漫阴云,他今晚不过是想悄悄到董姨娘那里去探听一番消息,却不想在路上看见了西凉茉,她们说话声音很低,他听不太清楚,但唯一明白的是,她和母亲的死,以及今日自己遭到陷害的事有关。

    这样突如其来的信息,让他彻底陷入一种奇异的愤怒与沮丧之中。

    手里握住那少女的手腕那种柔软细腻仿佛还在,但下一刻,她和他成为死敌了么?

    他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样自信,但是他知道她并不怕他。

    敢做出这些大逆不道,甚至毫无愧疚的少女,每一件事的谋划必定是算无遗策,心机缜密。

    她不输给他在战场上遇见的任何一个强敌。

    甚至,她比他们还要狡诈狠毒。

    可是,如果面对的是那些敌人,他可以毫不犹豫地下狠手。

    但若是他面对的是她呢?

    他真的可以毫不犹豫地砍下她的头颅,来祭祀母亲的在天之灵么?

    想起自己在西凉仙姐妹面前发下的誓言,西凉靖失魂落魄地转过身,向自己的来时路走去。

    ——老子是无聊的分界线——

    “郡主,您真的就这么让世子爷走了?”白玉有些着急地看着西凉茉。

    若是世子爷真的将这些事情告诉了国公爷该如何是好?

    西凉茉淡漠地道:“怕什么,他根本没有任何证据,何况这种事情,你以为他现在不知道,以后就不知道么?”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也没想着这个事情能瞒住西凉靖多久,他可不是那种没有头脑的男人。

    “郡主,要不要属下现在就去了结了他?”一道诡异的声音忽然在黑暗的阴影之中响起,却没有人看见他的影子。

    西凉茉冷冷地摇摇头:“不,且不说西凉靖的武艺得到了父亲的亲传,你就算擅长杀人的技巧,也未必能在一招之内击杀了他,若是和他缠斗起来,惊动了府兵不说,也平白让他从勾结外敌的嫌疑地洗脱了去!”

    她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召唤出魅六和魅七出来,直接杀了西凉靖灭口,但是这样太冒险,没有必要。

    “行了,反正迟早有这一日,不过迟一日,早一日和咱们的世子爷对上的问题罢了。”西凉茉看着自己手心里的雪球已经融化成一汪水,随后淡漠地一甩手,将那汪水甩干,径自擦了擦手,与白玉一起款步向前院的灵堂而去。

    昨日就是韩氏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出殡下葬了,韩氏虽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她又已经是外嫁之女,但到底还是要回来上一炷香祭拜一番的。

    而且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韩氏,自己明天就要送韩氏最疼爱的女儿——西凉仙,一份终生难忘的大礼。

    ------题外话------

    话说——~一向高高在上的阿九明儿要暴走了~淡定不住了~猜猜为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