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零六章 遇险

第一百零六章 遇险

    

    进去?

    西凉茉咬牙,自己这副样子骗骗别人还可能,骗百里青?

    除非她真能披了件‘画好的皮’在身上!

    西凉茉左右瞧着无人,索性转身放下东西就跑,连门都没关。

    但她刚转过长廊一个弯,就一下子撞上一个肥厚的胸部,直撞得小鼻子生疼。

    “啊呀,如何在府邸里这般莽撞,你这小蹄子作死么!”张嬷嬷熟悉的声音在西凉茉头上响起,西凉茉暗自叫糟,果不其然,张嬷嬷立刻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怒道:“君竹,让你把东西拿进澡房里伺候督公沐浴,你这小蹄子怎么跑出来了,可是活得不耐烦了!”

    西凉茉赶紧抱住张嬷嬷的手,讨好地道:“嬷嬷,婢子从来没有见过督公风范,也从来没有伺候过贵人沐浴,怕是笨手笨脚反而得罪了督公,还请嬷嬷见谅。”

    张嬷嬷瞅着这小丫头说得可怜兮兮的,便也只好摇摇头道:“畏手畏脚,瞧你这点出息,今日除夕,大伙都忙,要不轮得上你去伺候督公?”

    她说着就一把拖着西凉茉往浴房而去,没耐烦地道:“行了,你给我打下手!学着点!”

    西凉茉大惊,却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法子来,只得一路被拖进了浴房。张嬷嬷随手将她放在地上的东西塞进她手里,又拖着她到一处活动的泉水边净了手,又在手上涂抹上香脂香膏,然后张嬷嬷恭谨地跪在珠帘屏风外,手上捧着一块白布绸巾并一瓶子香油递进了屏风。

    “督公,奴婢来送东西了,方才那小丫头是乡下出来的,新进府,没有伺候过贵人,也是奴婢疏忽大意,竟让她来伺候督公,还请督公责罚。”

    西凉茉也跟着跪在她身后,发现看着三大五粗的张嬷嬷伺候人的一举一行都是极为标准的宫中伺候贵人的礼仪,估摸着这一位嬷嬷也是从宫里出来的,今日实在是忙晕头了,才会让一个她新进来的小丫头去伺候主子。

    百里青接过了张嬷嬷的东西,他冷漠的声音在珠帘屏风后响起:“一会子自己去小连子那里领罚,这种事情本座不想再看见第二次。”

    张嬷嬷伏在地上出了一头冷汗,诺诺道:“是。”

    督公最近的脾气越发的喜怒不定,他们这些下人更是不敢性差踏错半步。

    随后没多久,清脆珠玉碰撞之声响起,西凉茉赶紧蜷缩着身子紧紧地伏在地上,尽量改变自己的体型,让自己的身子看起来更瘦小一些,以免被某只眼尖的千年老妖发现。

    不一会,西凉茉的眼余光就瞥见一抹深紫色绣海水云纹的华美袍裾停在了自己眼前,随后觉得背上停住了一道仿佛随时都能穿透她的背脊锐利目光,又似被什么危险的妖兽盯住了一般。

    冰冷而极具压迫威势感让人不敢动弹,仿佛连浴房内蒸腾的暖湿空气都凝结成冰冷的雾气沉沉压在人的身上。

    西凉茉微微颤抖起来,就像是所有面对冷酷主人而感到害怕畏惧的小丫头一样。

    如果不抬头,只是这样看着,应该不会被认出来才对。

    果然,那种冰冷如刺一样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掠开了去,随后她便从眼角余光处,瞥着那一片华美的袍裾优雅如流云一般消失在门外。

    房内沉重阴霾的威压感瞬间消失,两人同时都发出一种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嬷嬷,都是奴婢的错,害得嬷嬷受罚了,奴婢愿意用两个月的月钱给嬷嬷压惊。”西凉茉有些歉意地对着张嬷嬷道。

    她倒不是真想害张嬷嬷受罚的。

    早知道原来她的师傅大人不是随便让人进去伺候他沐浴的,只是让人在外头递给毛巾、香油么的,自个也不必躲得那么辛苦了。

    张嬷嬷有些意外地看了西凉茉一眼,见她一脸诚恳的模样,倒也不客气,点头应了。

    她出了门随后摆摆手:“下次小心点也就是了,若是惹怒了督公,今儿恐怕就不是被打板子了事的了,你先回厨房帮忙,待我去左监去见了连公公再说罢。”

    西凉茉不再作声,乖乖地目送着张嬷嬷去了左监领罚,她一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张嬷嬷一会子受罚,不会那么快回来,没谁知道自己干嘛去了,她反可不用去帮忙。

    刚回房,正巧见着一身粗使丫头打扮的白玉端着一脸盆水进来,见了西凉茉,她才有些诧异地道:“郡主,你怎么那么久才回来,张嬷嬷四处找你呢!”

    “嗯,我方才已经见过张嬷嬷了,你以后叫我的时候小心些,别让人听出来了。”西凉茉转身去柜子里搜了一套夜行衣出来。

    郡主与君竹听着极为相似,她怕白玉一会子改不过口,索性化名就叫君竹。

    白玉‘嗯’了一声,瞅着西凉茉的动作,她不由一惊:“主子,你今儿晚上要出去么?”

    西凉茉点点头,一边从床头暗柜里掏出来各种药物细心装起来,一边道:“嗯,今晚我准备去一趟香云坊,夺魁簪花大会初一在那里举办,这个时候,主办人一定会在香云坊最后再确认完事是否准备齐全了。”

    “这样太危险了,你的功力才恢复了三四层,我跟你一起去!”白玉担忧地放下水盆,准备也去换衣衫。

    她到了洛阳才知道,郡主到洛阳来,躲千岁爷是其次,她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来追查天理教的踪迹。

    西凉茉却按住了她拿夜行衣的手,淡淡地道:“白玉,你应该知道我的功力就算只恢复了三、四成,也只会比你更高,我们对天理教了解不深,也不知其中是否有高手,我若打不过,总能再跑,但若是多了你,说不定反而成为累赘。”

    她早前就让白嬷嬷一直留心打探天理教的踪迹,白嬷嬷是缥缈真人的侍婢,也得过缥缈真人的真传,曾为江湖中人,自有她打探消息的野路子。

    白嬷嬷打探到洛阳三年一度的簪花夺魁大会吸引了无数江河客和各地不少青楼美姬参与,其中天理教在簪花夺魁大会筹备期间的同一时间在洛阳四周出没频繁,有小道消息是说这一次天理教或许会在江湖上有大动作,所以在这一次大会里投了不少银子。

    而且小白也曾在和王府的鸽子打架后,叼了一封书信回来,她无意看到,发现此信必定是与天理教有关联,而且里面虽然没有透露太多消息,但分明是上位者给属下吩咐事情的口气,她最开始认为是大管家发出去的信,但是在大管家被抓的第三日。

    小白无意又叼了一封信回来,上面只写了四个字——救人、夺魁。

    那么也就是说王府里还有天理教的人,并且级别不低。

    而真正引起西凉茉前往洛阳兴趣的,却是白嬷嬷打听到——藏宝之事。

    江湖上隐秘地流传着一个故事,传说百年前一位大元帅,曾经将东征西讨时候搜刮到的宝藏藏了起来,因此获罪于帝王,而被斩首,全家抄斩,他临终前将宝藏藏在他的虎符里。

    如今许多年过去了,这块虎符现世,引动了江湖客们蠢蠢欲动的心。

    白嬷嬷说这个消息的时候,神色间都是不以为然:“每个几年不是一些宝藏现世,就是什么绝世武功秘籍出现,总是搅动得江湖里一片蠢动,也不曾见谁有那本事炼成了绝世神功,夺得无上宝藏,然后一统江湖。”

    她倒是对这些传说很感兴趣:“嬷嬷,真的有顶尖神功,炼成以后天下无敌么?”

    白嬷嬷一边收拾衣衫,一边嗤之以鼻:“且不说正道武林、黑道绿林,邪魔歪道原本就是三足鼎立,谁也征服不了谁。”

    “便是那武林盟主——武当派掌门人,顶尖的内家高手,还不是一样在崆峒做客的时候被不知名的邪魔黑道给杀了,崆峒更不用说了,真是个鸡犬不留,人人都说是邪道血魔宫所为,还去围剿血魔宫,将血魔宫逼出中原武林,若真是血魔宫干的,他们怎么可能被逼得狼狈而逃?”

    西凉茉闻言就囧了,那当然不是血魔宫干的,那是司礼监的妖孽们干的好事。

    小小民间势力怎么样都干不过官府,这是自古定理。

    但是,西凉茉当时就从这个藏宝图的传言里发现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百年前被皇帝斩首的天下兵马大元帅——被宣文帝逼死的蓝大元帅

    藏宝的虎符——蓝家令牌

    这传闻难道不是蓝家经历的演绎版么?

    连这里面的两大要素都与蓝家如此吻合。

    但是,这样的秘密因该是朝廷的禁忌,又怎么会流传到江湖中去,而且还是在百里青让她寻找蓝家令牌的这种时候出现,加上天理教在其中参和的背景。

    这个事情就变得非常微妙了。

    她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巧合和误会,不过是有心人在里面兴风作浪罢了。

    所以她决定要到洛阳来,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主子……。”白玉窒了窒,没错,即使她的武艺是三婢之间最高的,但是比起郡主来确实差距甚远,即使郡主只恢复了三——四成的功力,自己也不是郡主的对手。

    可是……

    “主子,但这样太危险了!”白玉还是表示强烈反对,她发过誓,要与主子同生共死,怎么能让主子一个人去做这样危险的事?

    西凉茉笑笑:“你说我费尽心思跑洛阳来,怕被我那师傅逮着,还不得不潜藏进司礼监行署衙门当个小丫头,不就是为了查这档子事么?”

    说实话,她对蓝氏的令牌也非常感兴趣——私人兴趣。

    若是这令牌真有什么大用处,也许她还未必把东西交给百里青。

    而且虽然百里青如今对她很感兴趣,谁知道未来如何,人心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何况若是司礼监倒台了,自己岂非也要跟着倒霉?

    政治从来都是最肮脏和时时刻刻在走钢丝的玩意儿,谁也真不知道下一刻谁会跪在谁的脚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让自己拥有立于不败之地的能力。

    她未必要让所有人跪在自己脚下,但遇上那些试图让她下跪的玩意儿,她是一定要对方跪在自己脚下!

    白玉看着西凉茉,就知道自己是劝不住的了,只得交代一定要小心,并且帮她一一检查今夜要带的东西。

    等到日头斜落,暮色四合。

    西凉茉便简单对镜易容,提了包袱悄悄从墙头上翻了过去,今儿是除夕,街道上早早就没了人,家家户户都开始做年夜饭,鞭炮声不时地在清冷的街道边的人家里响起。

    只有值班的士兵不时走过街道。

    但不一会子,她就到了洛阳最热闹的地方——洛河边。

    洛河边一栋栋的小楼张灯结彩,四处都传来来花娘们娇媚的笑声、鞭炮声、江湖豪客们大声而恣意的调笑。

    人来人往,倒是比寻常更热闹,数丈高的擂台已经搭了起来。

    这簪花夺魁大会指的就是从这些参选的花娘里选出最美的花魁——洛神,而夺魁则是指那些江湖豪客们参与的擂台大赛,选出的黑白两道最终的赢家,不但都有与洛神共度**的机会,并且三年内都被尊为白道武林盟主与黑道绿林魁首。

    至于他们是否真有这个领导能力则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所以西凉茉曾经以漫不经心的姿态跟百里青提起了此事,百里青的反应则是不以为然的轻蔑。

    在他看来再厉害的高手,在权势面前若不臣服,那就是要被践踏的,何况还是一群只论武艺高低而不论领导力的江湖乌合之众。

    西凉茉躲在暗处窥视了一番,那香云坊是这里最大的画舫阁楼,整座小楼都做成了船型,一半在陆上,一半在水中。

    她打开包袱,悄悄换上早已准备好的香云坊里杂役丫头们的装束,然后将自己的东**好,提着一个小篮子,乘着几个说笑着的采买丫头经过的时候,悄悄坠在她们的尾巴上,向香云坊走去。

    初上香云坊倒是极为顺利的。

    进了坊内,她一路跟着那些丫头前行,一路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香云坊的布置。

    正中已经摆上了十几张红木八仙桌,穿着各色服饰的江湖人士各自坐在上边大声地说笑,间或有一些道姑或者侠女装扮的女子穿梭其间。

    但是并没有穿天理教教徒服装的人出现,只有不少身穿深蓝布衣的卫士一样的人在四周警惕巡视。

    不知是什么门派,但从他们高高鼓起的太阳穴看来,都是一些精炼的内家高手。

    西凉茉悄悄观察了一会子,刚想钻进人群里如平日那般探听消息,忽然被人一把揪住了肩膀,她陡然一惊,下意识地就要回手,但下一秒立刻收敛了声息,回头看向来人。

    “你是哪里来的丫头,我怎么不曾见过你?”那是一个三十多的女子,头戴红花金钗,穿一身绣百蝶穿花金底红花夹棉锦袄陪着深蓝素锦马面裙,一副老鸨装扮,正上上下下地盯着西凉茉打量,化着浓妆的面容上却满是警惕。

    西凉茉做出一副木纳老实的模样道:“奴……奴婢……是……是……洛水村的,阿……阿娘说这里有活……活干,厨房给两倍……两倍大钱……我上次来了……没……没选上,这次翠儿姐病了……我可以替她来。”

    这老鸨叫金嬷嬷,她早前就已经打听过了香云坊上的情况,只是没有想到她如此精明,一眼就看出她这个面生的来了。

    金嬷嬷倒是知道厨房最近缺人,在临近村子里选些老实的孩子上船帮忙,但那些孩子她都是见过的,包括这个翠儿,不过今日是没有见到她,兴许是真病了,所以才叫这个结巴丫头来帮忙。

    将信将疑地看了西凉茉一会子,没发现明显的破绽,金嬷嬷又嫌弃西凉茉说话费劲,便警告地瞪着她道:“一会子你就呆在厨房,别到处走,若是惹出什么事来……哼哼。”

    金嬷嬷森然冷笑两声,今儿事关重大,若是有可疑人物出现,她宁愿错杀一百,不放过一个。

    西凉茉像是被吓到,立刻耷拉着眼皮子瑟瑟道:“是。”

    盯着西凉茉进了厨房,又命令在厨房门口的侍卫严加看守,金嬷嬷才转身离开。

    西凉茉悄悄瞥着她轻盈的步伐,心中暗道,连这香云坊的老鸨都是个练家子,可想而知这香云坊上必定不简单。

    好在当初她为了混上这香云坊,为了有备无患,也早已做了不少功夫,今日才没有被揭破。

    只是她似乎记得这香云坊身为洛阳最大的秦楼楚馆,已经了好多年。

    若说这香云坊里头有猫腻,恐怕绝非朝夕之事。

    西凉茉装着在厨房里帮忙,不时地计算着端出去的菜式,也不急着偷跑出去探听消息,这厨房里也全都是来帮忙,不准出厨房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西凉茉算算也到了就月上中天,四周的烟花爆竹声不绝于耳的时候,她才走到两名厨房门口守卫的面前低声道:“两位大哥,我想去茅房。”

    那两个守卫瞅着西凉茉一直老老实实,便也没多加为难,让一个人跟着西凉茉去茅房,另外一个人继续看守。

    那跟着西凉茉的守卫,距离她三步之远,保持着一种防御的姿态,西凉茉虽然暗暗心惊于对方的防范之心,竟然对一个烧火丫头都如此小心,但是脸上也没有任何异样,乖乖地进茅房上了茅房。

    那蓝衣守卫则在茅房外等着,没过几分钟,却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女子短促的尖叫:“啊——!”

    那蓝衣守卫立刻警惕起来,立刻抽出贴身长刀,低声问:“怎么回事?”

    但好一会子也没有听到任何回音,那守卫按捺不住,便拿刀顶开了茅房的门,门一开,就发现里面已经没了人影,那守卫大惊,下意识地立刻往茅房里面站了一步。

    就是这么一步,他已经陡然觉得不对,一抬头,正正对上西凉茉倒垂下来的脸,一张嘴朝他喷出一股子香气。

    那守卫下一刻就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西凉茉轻巧地一个翻身下来,接住了那个守卫,再将他拖进茅房,用一边堆着的粪桶盖住,然后便将黑色的夜行衣迅速地套上,出了茅房,抽身而上,顺着船身一下子攀爬上了第三层舱房。

    她刚打算露头,就看见一队蓝衣守卫持刀而过,西凉茉一惊,只得五指一扣,死死地扣进光滑的木质船身,悬挂在船舱之外。

    但那对守卫竟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居然面对洛水河面五步一哨地分布散立在三层舱房外,最近的一人只要他稍微向江面探出点头就能看见如蜘蛛一样悬挂在船舱外的西凉茉。

    西凉茉努力放轻了呼吸,心中却不由着急起来,就算她能悬挂在这里,不被发现,却也是进退维谷了。

    片刻之后,她眼珠子一转,凝力于一手,另一只手悄悄摸向自己的胸口,掏出什么东西,向下一抛。

    随后那一团东西就直线坠向洛河结了冰的河面,但一下秒,在那团东西触碰到河面的时候,忽然打了个圈瞬间展翅飞了起来。

    那一团东西扑啦啦地飞向船首楼上,一仰头“嘎嘎”地叫了几声,起初谁也没有太注意那一只冬夜里出现的鸟儿,但是下一刻,三楼的守卫们便渐渐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

    忽然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群鸟儿围绕着船舱飞了起来,然后竟然开始在守卫们的头上——拉屎。

    蓝衣守卫们顿时都恼火起来,齐齐去驱赶那些鸟儿。

    “什么东西,这是!”

    “大冬天晚上,哪里来的鸟儿?”

    “大过年的,晦气!”

    就是这一片喧嚷间,谁也没有注意,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如鬼魅一般飘上了第三层,然后迅速地闪进了一片黑暗里。

    “吵吵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忽然舱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探处身子来,对着驱赶鸟儿的守门们冷声怒喝。

    守卫头领立刻躬身抱拳,恭敬:“禀报刑堂堂主,不知哪里来的鸟儿,在兄弟们头上拉屎,所以……。”

    “不过是点鸟粪,又不是下钉子,让你的人好好看着地方,若是让司礼监的人混进来,惊扰了主公,坏了大事,你们都别想活!”那刑堂堂主直接打断他的话,冷笑一声,随后‘呯’地一声甩上门。

    “是!”那守卫头领立刻道,让蓝衣守卫们不要再理会那些鸟儿,继续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站好。

    西凉茉隐在黑影中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后又一转身悄悄地靠近堆衣衫杂物的房间,看着那上锁的门,她双指一用力,捏断了那锁头,然后闪身进了房间。

    关好门后,她立刻靠近墙壁,将耳朵贴在墙壁上,试图听到隔壁说话的声音。

    奈何那边声音实在太小,仿佛是刻意压低了。

    西凉茉努力了一会子,只得颦着眉,放弃了这种方法。

    她想了想,从身上的小袋子里掏出了一只玻璃瓶子,然后用一只小巧的特制勺子将里面的液体抹在墙壁角上。

    不一会,墙壁的木头就冒出了一股子烟雾,然后迅速地腐蚀开来。

    西凉茉涂抹一层那药液,墙壁就薄一层,声音也就渐渐地大声起来。

    直到……

    “什么味道?”

    “倒像是什么东西烧焦了。”

    ……

    西凉茉立刻住手,直到对方找不出怪异焦味的来源,再次进入正事的讨论,她才静静地坐在那块原木船舱壁上,放缓呼吸去,再次把耳朵贴在了墙船壁上。

    被腐蚀的船壁在很偏的角落下方,西凉茉发现面前还有一把椅子挡住,于是她索性用一把特制的小刀在上面开了一个小洞。

    船壁上忽然多了一个小小的洞,谁也没注意。

    西凉茉悄悄观察这船舱内,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眼居然就看见了一个老熟人——秦大管家?

    她颦眉,百里青并没有告诉她,大管家逃了。

    而且司礼监那种地方,他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莫非有内应?

    “此次,那些司礼监的贼子没有能杀了老夫,老夫必定倾毕生之力也要将那些司礼监的奸人还有那断我一臂的紫衣克一一铲除!”大管家脸色苍白地躺在主座边的软塌上,他少了一条胳膊,而且脸上、身上都还有不少伤,瘦得可怕。

    不过短短数日,那种斯文儒雅的书生气都不见了,秦大管家看起来想一个干瘪的老头,或者说一副骨架差不多,一只眼睛也瞎了。

    可见司礼监里行刑手段的残忍。

    此刻,坐在船舱周围的人,都义愤填膺地附和和安慰着秦大大管家。

    “尊主大人,您放心,我等迟早要为您报仇!”

    “您且放心养伤就是……。”

    那些人中,以西凉茉潜藏的位置,她大部分是看不到脸的,但西凉茉比较能确定的是,若这些人就是天理教的主要人物,那她大概只认识这一位——尊主大人。

    而这时,一道幽冷却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他却不是安慰秦大管家,而是淡漠地质疑:“秦尊主,司礼监的大狱素来以好进难出闻名,你逃脱的时候不觉得顺利了点么?”

    秦大管家瞬间就怒了,他咬牙地盯着那说话的人:“怎么,教主难道连属下也怀疑么,您莫要忘了,若是我想出卖天理教,那么十几年前,我根本不需要千辛万苦地扶持您!”

    教主?

    莫非是天理教那神龙见头不见尾,连她师傅那样的大妖孽都没逮到的教主?

    西凉茉耳朵微微一动,她开始仔细地辨别那位教主的声音,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把声音有点儿熟悉。

    那位教主沉默了一会子,还是那种不冷不热的口气:“本尊自然是知道秦尊主千辛万苦的功劳的,只是如今司礼监的探子无孔不入,百里青那阉人手段狠辣卑鄙,所以不得不防,你勿要往心中去。”

    秦大管家虽然心中仍旧有些不悦,但是对方到底已经放低了身段,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

    场面冷了一会子,话题又转到了簪花夺魁大会之上来。

    之前那名西凉茉见过的刑堂护法神色冷郁地道:“咱们这一次,若能将那群江湖莽夫都收服了,日后便可让他们都做咱们天理教的马前卒,司礼监的高手再多,也总比不上江湖黑白两道的高手,若是能让人将百里青那奸贼先行刺杀,司礼监还有何可惧,咱们教主登高一呼,天下不满司礼监之暴行者必定响应无数!”

    那教主沉吟道:“以血魔宫为首的邪道是个见利忘义的,倒是可为本尊所用,只是白道和那自诩绿林好汉的……。”

    那刑堂的堂主嘿嘿冷笑道:“教主且放心,所谓白道那些不都是好个面子,咱们在簪花夺魁大会上打败了他们,自然要惟咱们天理教是尊,至于那些绿林莽汉……教主若愿意,咱们就是剿灭了他们又如何,他们本来就是朝廷所通缉的要犯!”

    西凉茉闻言,心中一动,这话的意思……莫非官府里也有天理教的人?

    天理教的众主事者、长老们闻言皆点头称是,都道是不日必定大事可成。

    偏偏秦大管家之前一直不出声,这个时候瓮声瓮气地来了一句:“哦,是么,但是据老夫所知,那白道这一次里有不少高手,光是唐门那些用毒的高手、少林了尘的金刚掌还有那新任帮帮主恐怕实力都不凡,不知教主打算怎么打败他们?”

    那刑堂堂主顿时细眯眼一横,冷瞪着秦大管家:“秦尊主,教主就算不是武功盖世,智计也不输老教主,不可力敌,我等智取就是,如今那些黑白两道的大人物不都在咱们香云坊上么!”

    西凉茉挑眉,哦,看来这是要动奸计了。

    但是她正想继续细听对方的计划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疑惑的声音:“看,那杂物室的门锁头怎么断开了,莫不是有小偷吧?”

    西凉茉一惊,立刻腾身跃起想寻个躲避处,但是已经来不及,门一下子就被打开了。

    站在外头的守卫只看见眼前一道粉影一闪,随后他陡然大惊地叫起来:“来人,有刺……。”

    ‘客‘字音尚未出口,他已经感觉脖子上一阵冰凉,随后鲜血喷涌而出,头一歪,软软地倒地了。

    但是他短促的尖叫还是瞬间惊动了隔壁舱房还有守卫们。

    “不好,有探子!”

    “抓刺客!”

    守卫们立刻踢刀迅速地冲向了舱房,连主舱房的人也在瞬间发现了有人在隔壁,警醒点的立刻反应出来方才那种怪味道的来源。

    有人瞬间运足内力一掌拍向了杂物间与舱房之间的墙,那墙壁一角早被腐蚀得极其薄,这一掌下去,立刻碎屑横飞。

    西凉茉在一边正要从那小小的窗子飞身出去,却没有料到,临近墙板瞬间被人打碎,一股子强烈的罡气瞬间压向了西凉茉。

    对方内劲之**迫得西凉茉胸口一阵窒息,细碎的木屑一下子在她的夜行衣上划出数道口子,逼迫得西凉茉不得不离开窗口,先行躲避。

    但就是那么一耽搁,敲碎了的房间木壁,瞬间让主舱房的光芒透了进来,黑暗的房间敞亮起来,西凉茉一下子就将舱房内所有人看得一清二楚。

    这些人虽然没有穿天理教的教服,但是他们每一个人的脖子上或者腰间都拴了一块雕刻着卐字的玉。

    而果然如她所猜测的,除了秦大管家之外,她一个都不认识。

    那天理教教主穿着一件斗篷,只露出两只眼睛,让人看不到他的样子,只是抬起的手上泛红,表明才正是他一掌劈碎了舱房内壁。

    西凉茉却在瞬间将对方的身形都映在了脑子里,只觉得那身形真的非常熟悉。

    或许,她认识的人,并不止秦大管家一个。

    但是此刻,容不得她多想。

    因为一身黑色夜行衣,手握短剑的她也瞬间都暴露在了天理教众人的眼皮子下。

    那人用刻意变音的声音,厉声道:“抓住这探子,如若他不肯束手就擒,就地诛杀!”

    不管来者是江湖人,还是司礼监的探子,都不能活着离开这个房间!

    那教主眼底闪过阴沉狠辣。

    天理教的众人立刻迅速地朝西凉茉冲去。

    西凉茉凭借着自己灵活的身手和轻工在天理教众人之间游走,虽然天理教的长老和护法们都惊讶于这个探子绝妙的轻功,一时间奈何她不得,但是他们并没有什么江湖道义之说,立刻联手围攻了上去。

    西凉茉的功夫恢复了不过三——四成,若是从前,她倒是还有些把握能从这些人的缠斗里脱身,但如今……

    她一眯眼,从自己怀里瞬间掏出一个造型奇特的竹筒来,竹筒头呈现莲蓬状,她立刻一抬手就拉住了竹筒尾部,向前一拍。

    瞬间那竹筒就爆出无数蓝芒射向面前围攻过来的天理教众人。

    有闪避不及的天理护卫中针后,立刻倒在地上,痛苦地浑身抽搐。

    “快退,是暴雨梨花针!”那刑堂护法却是个有见识的,错愕之间,不忘大喝一声,身形暴退,同时也立刻以身挡在那教主之前。

    “你是唐门的人!”另外一名风堂的堂主立刻惊喝。

    百晓生江湖兵器谱有云——“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发射之时,共三十七枚淬毒银针激射而出,乃是四川唐门的不世暗器。

    西凉茉冷笑一声,尖声尖气地道:“算你们这些天理教的宵小之辈有点见识,竟然妄想一统江湖!哼!”

    说话间,她已经身形一点,瞬间一掌打破那小窗口向外船舱外飞落。

    而这个时候,也正是她无处着力,暴雨梨花针招式用老,未能填针的霎那。

    那教主立刻一声尖利的冷喝:“就是现在,立刻杀了她!”

    于是天理教众人也在瞬间反应了过来,不再顾忌中了梨花针的同伴,同时使出各种暗器向西凉茉击杀而去。

    眼看着西凉茉就要被那些暗器飞镖给打成蜂窝,但见她忽然在半空中吹出一声尖利的哨响。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黑影瞬间扑棱棱地挡在了她的面前,替她将几乎所有的暗器全部都挡下。

    天理教的众人大惊,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地中了暗器挣扎的各种绿豆雀、麻雀等小鸟。

    而天空中不知从哪里响起了一声更为尖锐如鹰又非鹰的鸣响,忽然有数道黑漆漆的影子从那西凉茉逃离的窗口激射进来。

    “嘎嘎……。”

    “尜尜……!”

    然后毫不客气地开始攻击天理教的教徒,那些尖利嘴毫不客气地啄向天理教徒的眼睛和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

    “是乌鸦!”

    “啊……我的眼睛!”

    一时间,所有天理教众人都尖叫起来。

    等到他们不再慌乱,开始击杀那些源源不断的飞入的凶狠的乌鸦,并试图也从窗口跳出去追击西凉茉的时候,却发现西凉茉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唰!”一剑横飞斩落数只乌鸦和满地鲜血后,那一身白色斗篷的天理教教主,看着窗外森冷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搜船!”

    那个女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的时间内就从这里桃之夭夭,若她有那样的功夫,刚才就不必使出御禽术了!

    ……

    西凉茉确实也没有能够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她早就预料好逃跑的路线,但她却不知道,香云坊虽然看似一半是固定在陆上的,但其实本质还是一艘坚固的船,金嬷嬷为了安全起见,已经命人在开席快结束的时候,将船起锚了,在洛河之中,西凉茉除非变成鱼或鸟,否则是怎么也那本事飞跃过那宽阔的河面的。

    而就在她一看到身下竟然是夹杂着浮冰的滚滚河水之时,只得临时改了路线,打算用抛锁硬从二楼的宴客厅闯过去。

    但身子刚坠了一半,船舱上的一扇窗却忽然打开来,一只手伸了出来,竟然极为准确地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然后毫不客气地直接向后一拖,将她给硬生生地拖进了房间里面。

    西凉茉一惊,此人功夫之高,她绝对不是对手,但是……她眼底狠厉之色一闪,瞬间将手里已经上好针的暴雨梨花针筒对着对方的身子一拉。

    可那人仿佛知道她的每一个动作,竟然直接捏上了她的手腕,逼迫她的手腕一麻,暴雨梨花针瞬间落地。

    然后,西凉茉的小下巴被一只冰凉的手准确地捏住,然后对方另一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嘴唇粗暴地一口啃噬上她的唇。

    西凉茉只觉得自己被迫打开的嘴里,一下子就满是那人幽冷狠狞的气息。

    那人仿佛是要吃了她一样,舔弄过她唇里每一寸细腻柔软,最后狠狠地咬住她的舌尖。

    连着手也毫不客气直接掀开她的衣衫探了进去。

    ------题外话------

    万更鸟~!小九出来卖个萌~跳个舞求票。

    今天估计又要被大神超过了~~求月票啊求月票泪奔,有月票,有肉吃。

    谢谢那些投票的娃儿啊·~虽然我最忙得要蹲公司厕所来偷偷码字,天天十点才下班,半夜一点半才能睡觉,这个月没法像那些时间比较多的大神一一回复大家~~但是后台能看到大家的心意,真的很感谢~~也是有了你们,所以我的书得到了出版的机会。

    因所以我会努力做到不断更,不压结局两个月放出,我会正常更新,正常放出结局,那就是说我这段时间会更忙,每天连陪家里人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一天只睡5个小时,才能提前把书码完,以免延误网上读者看书。

    所以,作为一个潇湘新人,在月票榜上能呆到今日,真的很感觉大家,还是希望能在前三多留些日子,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