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零七章 暗色冰火两重天

第一百零七章 暗色冰火两重天

    

    无耻的登徒子!

    西凉茉羞怒,黑暗一片之中,猛地一提膝就向对方胯间狠狠地顶去。

    乘着对方躲闪的瞬间,她另一只手一掌向对方的天灵盖击出,招式狠辣,直取对方的性命。

    但那人却仿佛长了眼睛似的不但提膝一顶,直接将西凉茉的下盘攻势化开,另一只直接和西凉茉的掌力硬生生地对上,短距离的冲击让西凉茉只觉得对掌的瞬间一股子极度冰寒的气息猛然灌入她的掌心,顺着她的掌心一下子冲上她的奇经八脉。

    西凉茉瞬间便僵在当场,气闷胸疼之,不及躲避,那人一把揪住她的发髻向后一扯,头皮的疼痛感逼迫得她不得不仰起臻首来,如被野兽捕捉到的无助天鹅一般,把最脆弱的脖颈奉送到对方狼一样的利齿下。

    在她以为那人几乎就要这么咬断她的脖子的时候,那人却伸出舌尖舔上她脆弱颈项的细腻肌肤,低低地道:“你在心狠手辣这一点上是让本座越来越满意了,可惜,本座却不喜欢你的肆意妄为。”

    西凉茉瞬间一惊,低低而疑惑地轻问:“师傅?”

    黑暗中的强大妖魔仿佛在品尝她颈项的蜜一般,用尖利的犬齿在她绒薄的脖子上啃噬着,似笑非笑地道:“你说呢,谁敢这么靠近你这个浑身是毒的孽障玩意儿?”

    西凉茉心中暗自低叫了声该死,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黑暗中,她只能听见他的冷笑,感觉他冰冷的呼吸喷在自己不断传来锐利又细微疼痛的脖子上,她试图摆脱这种不利的情况,嘴里仿佛很是惊喜地低低道:“师傅,你怎么在这,看来咱们果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那人低笑起来,从她的颈项间抬起头来,声音阴霾轻渺:“哦,这么说,爱徒是很想念为师了?”

    西凉茉感觉对方修长冰凉的手指正在自己的颈项间徘徊,那种诡谲的触感,让她几乎以为他会毫不犹豫地捏断自己纤细的脖子,她几乎能想见那人在说话时候精致滟涟的唇角弯起嘲讽的笑容

    但她不管对方是否能看见自己的表情,只露出笑容来:“那是自然。”

    百里青又笑了,不过笑声冰冷又阴郁,让她不由自主想起准备吃人的妖魔。

    “为师可真高兴,原来为师的爱徒在摆了为师那么大一道后,还如此记挂着为师,为师也很记挂着你。”说话间,他忽然毫不客气地咬破了她柔嫩的唇,将她的低低痛呼与她唇上的鲜血一同席卷落肚,贪婪如嗜血的妖魔似的阴霾低笑:“瞧,你的血还是和我记忆里一样的甜,让人难舍。”

    说着,他的舌尖再次舔上西凉茉细致的唇,将那上面的血迹也一点点地舔进唇里。

    不轻不重的痛,在嘴唇内侧这样的地方却异常的敏感,让西凉茉忍不住拧眉,她唇角抽了一下,却没有再试图做无谓的抵抗。

    她索性也放软了身子靠在他怀里,轻叹:“师傅,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恶心啊。”

    或者说一如既往的变态。

    黑暗中,那人却仿佛得到了夸奖似的,一边咬她的唇,一边低笑:“是啊,爱徒,你果然还是一样的不听话又狡猾得让人讨厌。”

    说话间,门外却传来了喧嚣的砸门和超高声。

    有江湖客懊恼的怒问:“你爷爷的,这是作甚?!”

    天理教守卫冷厉的声音随着毫不客气的砸门声音想起:“我们主人有令,方才有刺客宵小潜入,为了确保所有人的安全,请所有的客人都出来,接受搜查!”

    “刺客,哪里来的刺客,老子和芍药姑娘正爽着,你们这些杀千刀的玩意不想活了么!”

    “就是,大冷天的哪里来的刺客!”

    “老子看这群龟孙子才是想要钻姑娘裙子底的刺客!”

    大约正和花娘在兴头上被打扰,不少舱房里住着的江湖客们骂骂咧咧地。

    但是他们房里的花娘们却都一一上前,笑吟吟地劝慰着他们,将他们一一拉开,好让那些冷面冷脸的侍卫进来搜查,那些江湖客们虽然都是些桀骜不逊的,多少觉得这些明刀明剑的侍卫们看着扎眼,但身边有了美人娇滴滴的软语香侬,也算是有了台阶下,不甘不愿地打开了门。

    当然也有那些畏惧或许是真有自己仇家潜伏了进来,便立刻让开了路。

    所以不过片刻功夫,那些守卫们就查到了西凉茉和百里青潜伏的厢房。

    百里青直接大手一抓,就将西凉茉抓进自己的怀里,身子一转,直接转进了窗边的柜子和床的后面,手上凝指成气一弹瞬间将窗户打开,再弹出一道锐气将床边的帐子给弹落下来。

    窗户里瞬间灌进了冰冷的河风,吹起了长长的艳红色纱帐,激冷得西凉茉几乎觉得背上冷如靠冰,但她也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星光发觉了这床因为是青楼所有,兴许是为了旖旎艳丽的效果,床上挂了不少深红的轻纱薄帛,这风一灌入后,气流带起了床上轻纱薄帛便四处飞舞,恰到好处地将他们的行迹彻底地遮掩住了。

    果然,那些侍卫一开门,第一个感觉便是这房间里没有人。

    领头的侍卫首领还是对着底下人道:“速速搜一搜,若是无人,咱们立刻去搜下一间,主公的意思是要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将所有的船舱都排查一遍。”

    “是!”

    众侍卫立刻进房,四处地搜查起来。

    雕喜鹊登梅的黄花梨柜子里,供着八宝粉彩描金瓶的桌子下,连黄花梨的拔步床底也有人拿刀剑扫了一遍。

    “没有!”

    “没有!”

    ……

    侍卫头领点点头,一扬手:“继续搜捕!”

    说着便要领着人继续前往下一间房间搜查,但就是此时,忽然一道冷沉粗粝的声音响起。

    “等一等。”

    侍卫头领一转头发现竟然电堂的堂主江五,他立刻一拱手,恭敬地道:“江堂主!”

    江五是个容长脸的汉子,年约四十,一双细长的眼睛里时有精光闪过,唇上蓄着短须,他点点头,上前在房间的门口,目光冷冽地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这个房间仔细地搜查过了么,发现了什么异常麽诶有?”

    “是,属下已经命人一一搜查过可藏人的各处,并未曾发现任何异常。”

    江五眯起细眼,仔细地看了看四周,下令:“点起蜡烛,再细细搜查一遍!”

    侍卫头领属于雷堂管辖,此刻对江五如此不客气的命令,加上还有不少房间没有搜查过,他便有些不愿意了,但脸上还是恭敬地道:“江堂主,属下确定此处无人,如今上头主公急着要将整艘船都查一遍,若耽搁了正事,属下承受不起。”

    江五脾气也并不好,他瞬间冷笑起来,打算说什么,但是然一道听不出男女的嘶哑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就按照江堂主的意思去查吧。”

    天理教的众人一愣,看向来人,顿时都立刻恭谨地躬身拱手行礼:“教主!”

    “嗯。”来人一身白色斗篷长袍遮了身形,只露出两只冷冽锐利的眸子,他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随后看向江五:“不知江堂主可是发现什么不对了?”

    江五见教主如此信任他,便立刻从腰上拿出火折子将房门附近小几上的铜烛台点燃,随后一屋便亮起了明亮柔和的烛光,将房间里的一切都映入众人的眼里。

    他则领着天理教的教主走到了桌前,手按在了那红木嵌贝钿桌上,然后拿起手来闻了闻:“这桌子上湿干不匀,说明有人曾经坐在这里,并且将手放在了桌子上不短的时间。”

    随后他又蹲下身子,手摸上了桌角,随后又正色道:“教主,你来看,此处有凳椅的摩擦,并且摩擦痕迹是新的,印痕比较深,还有一点水气,可见曾经有人在这里曾经交过手,但时间很短。”

    最后江五的目光落在了窗边,他走了过去仔细地摸了摸窗棂,目光在窗户上凝视了片刻,随后又转头对着天理教教主道:“您看这窗,窗棂的木横有细微的破损,窗纸的破碎则比较明显,说明有人被人一掌击到此处,说不定是受了伤的。”

    “嗯。”天理教的教主也立刻走了进来,看了看他指出的地方点头:“江堂主,你怎么看?”

    电堂是天理教中专门负责追踪情报的部门,江五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

    江五目光深沉地环视了周围一圈,随后负手沉吟道:“禀报教主,属下认为此事定有蹊跷。”

    随后,他便向天理教教主细细阐述了他的想法,他方才之所以专门留意了这房间,就是因为后来他从第三层的船舱向下看的时候,发现那据说是唐门探子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从一楼虽然已经宴席尾声,宾客走了不少,但依旧热闹的船舱中横穿过去,而她更不会自寻思路落进水里,那么最后最有可能的就是消失在了第二层的这个房间里。

    “嗯。”天理教教主再次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说法。

    连着众雷部的侍卫们也不得不佩服这江五,确实不愧是专门负责情报的电堂负责人。

    江五冷厉的目光最后停在了窗边,低沉地道:“真相只有一个!”

    西凉茉躲在距离他几乎不到一米的阴影里,瞬间觉得自己呼吸都一窒了,这人果真心细如发,她心中暗骂,这人莫非是前生大唐神探狄仁杰和扶桑岛国神探柯南的转世么?

    若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杀将出去?!

    但是她身前的人却仿佛一点都不着急一般,安静若夜色,虚无如尘埃,连呼吸都感受不到,若不是她能感觉到他如铁圈一般的长臂将自己锁在他的怀里,那么自己或许都以为他根本不存在。

    他是练成了龟息之法,自然连血脉跳动都让顶尖高手都听不到。

    但她可不是!一些顶尖内家高手能听得到人的心跳!

    万一泄露了彼此行踪,那就……

    西凉茉正在寻思对策之时,江五却已经说话了:“真相就是——他们必定是敌人,很有可能那人料定了那女探子会掉到这里来,所以出手击杀,刚才咱们进来的时候,门窗大开,若不是那女刺客已经被那人击落水中,就是两人必定到了别处厮杀!”

    西凉茉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心中自嘲暗笑,原来这世间也不是满地都有那神探的,她想太多了。

    不过这江五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虽然不中,但也不远矣。

    这样的结论让天理教的众人瞬间都有些迷惑了,看向那教主。

    天理教教主沉默了片刻,随后厉声下令:“所有人立刻加强戒备,特别留意身上有伤的人!”

    “是!”天理教的众人齐齐拱手遵命。

    但就在西凉茉以为他们要离开的时候,那天理教教主却忽然又停住了向门外走的脚步,对着那些侍卫道:“你们且去吧,本教主与江堂主有事要商议。”

    于是那些侍卫便恭谨地退下,继续搜查去了。

    江堂主则立即带上了门,然后转身准备去关窗。

    但是却被那天理教教主给阻止了,他淡淡地坐在了桌边道:“不必了,欣赏一下这夜色也是妙事,而且,吹吹冷风,也有助于咱们冷静下来,不要被事情的顺利冲昏了头,今儿那探子竟然能在这样守卫森严中潜入我们咫尺间偷听,便已经是一大教训!”

    江五则也坐了下来,忽然目露凶光地低声道:“教主,既然咱们都知道那探子是唐门的人,为何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对唐门的人下手?”

    “嗯……。”

    西凉茉被冷风吹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恼怒地腹诽,这人脑子有毛病么,吹着冷风谈事儿,也不怕再来个隔墙有耳么!

    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么冷?

    西凉茉明明记得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虽然不多,但自己打通了任督二脉,丹田有内力足以御寒。

    在一阵寒风再次吹过后,她瞬间发现了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冷的缘故。

    她是被百里青强行面朝里按在他宽阔的怀中的,手臂贴墙,背朝着打开的窗,这原本倒也没什么,但问题是她背上——光溜溜的!

    方才和百里青动手的时候,那个大混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粗暴地把她背上的衣服都给硬生生地撕成了两半,露出了个大口子!

    光溜溜一大片背脊这么被夹着雪的冷风吹着,不冷才有鬼来了!

    西凉茉气得一抬脚,就狠狠地踩在了百里青的脚上。

    可对方仿佛完全感觉不到似的,身形竟然动都没动,但是他的手指却动了,慢悠悠地滑上了她光洁雪腻的脊背,在她背上写字——怎么,你很冷么?

    西凉茉气笑了,她也不说话,直接勾起脚丫子在对方小腿骨上短距离用寸劲狠狠一踢,表示——我他妈的当然很冷!

    然后西凉茉就看到黑暗星光反射中百里青隐没在黑暗里,只露出下半张精致的脸上唇角勾起的那抹诡谲滟涟的笑容。

    她瞬间脑海里警铃大作,手立刻就乘机想要按上他的背心的大穴,试图定住他。

    但,百里青早有防备,他先于她一秒,直接用一种巧妙的姿势夹住了她的手臂,宛如钢箍一般的双臂夹得西凉茉动弹不得。

    然后他的手就慢悠悠地顺着她雪白的背脊,轻揉慢捻,激起西凉茉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对着黑暗中的妖孽露出森冷警告的眼神——你想干嘛?

    可她怎么知道,男人这种动物,有时候就是那种你越不让他干嘛,他就是非要干嘛的人,何况百里青原本就等着收拾她,等手痒到疼了!

    百里青从她衣服里抽了手,低头看着怀里炸毛的小狐狸,露出一个恣意又邪肆的笑来,朝自己唇上点了点,又毫无羞耻地朝她胸口丰盈的小包子上戳了戳。

    西凉茉瞬间红了脸,咬牙了半晌,随后还是一抬头,闭着眼主动地用自己的丰润的唇瓣碰上了百里青的唇。

    百里青微微张了唇,西凉茉装着没感觉到,但下一刻,自己的腰带瞬间就松了,裤子一下子就掉了一半,西凉茉吓了一身冷汗,脸红脖子粗地瞪着百里青——人可以无耻,但是不可以那么无耻!

    百里青轻笑,用手指在她光洁雪白的背上写——你信不信,为师在这里把你这不听话的小狐狸剥光?

    然后西凉茉就感觉到他的脚居然在往下踩自己的裤子,西凉茉欲哭无泪地赶紧点头——信,太信了,你这无耻的千年老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她是真信,百里青既然敢说,必定敢做

    百里青挑了一下眉,仿佛恶作剧似的继续在她的裸背上写字——你猜猜,若是天理教教主看到这般春光,会如何?

    西凉茉是何等识相的人,她立刻瞬间变脸,露出婉约妩媚的笑意,赶紧再次吻上百里青基精致的唇角,乖乖地把粉嫩舌尖吐进他的唇里,献上她这辈子第一个主动而热情四溢的深吻。

    心中却恶狠狠地暗骂——去你大爷的,死太监,姑娘我就当在亲一只臭蛤蟆!

    总有一天踩扁你丫的!

    等到她被钳制的双臂都软了,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下一刻,百里青便扣住她的后脑,略带粗暴又轻柔地再次吮上她的唇,手指也顺带在她背上写——蠢丫头,且让为师来教你什么叫吻。

    身前是那千年大妖孽点燃一片炽热若火海,身后一片冰冷冰风,她今儿真真是体会到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偏偏那千年大祸害还不肯放过她……越发的过分起来!

    ------题外话------

    求票~求月票票~谢谢今天给我投票的娃儿们,但是今天某悠没法子更一万,老板连上厕所都在打电话催我~想屎!

    老板:搞什么,你在厕所吃饭还是睡着了!大家都在等你的数据!

    某悠:我……我……急性肠胃炎,要蹲久点。

    老板:你急性肠胃炎快一周了吧,还没进医院吗!

    PS:我老板是无良强力女超人……生娃儿前一天还在办公室,是在办公室破羊水被公司车拖走!三个月不到就回来上班了!所以要求大家都和她一样!

    至于全职作者,某悠和大神们不一样,如果某悠这只新人真的只靠稿费吃饭,饿不死,也大概会变成完全的贫下中农,退回解放前的生活水平。

    所以对月票榜自然也很在意~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