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零八章 除夕相伴

第一百零八章 除夕相伴

    

    “唐门门人善于设计、发明和使用各种暗器,并精于弄毒。行事诡秘,行为飘忽,亦正亦邪。所谓武林正道、民族大义,对唐门中人均无意义,他们既不愿与名门正派结交,也不屑与邪魔歪道为伍,所以咱们很难界定他们到底是黑道或是白道,若是那女探子真是唐门中人,恐怕麻烦甚多。”天理教教主沉吟道。

    江五低声问:“那么教主的意思……。”

    ……

    烛光通明处,强敌严肃的低语之声不断传来,而光明所照射不到的黑暗处,却有香艳靡丽的暗欲妖花在诡谲绽放。

    唔……。

    西凉茉承受着他充满挑逗而充满侵掠性的吻,她到底还是生涩的雏儿,怎么能经得起百里青这样风月老手的戏弄。

    他似知道她每一处弱点,节节进犯,逼迫她呼吸凌乱,一路败退。

    这期间她还要努力保持着神智的清醒,强迫着自己不要发出声音,百里青修长有力的手紧紧地扣住西凉茉纤细的腰肢,她身子被迫是紧紧地贴着他高挑健硕的身体,一丝缝隙都不留。

    够了……

    会被外头的人发现的。

    西凉茉唇被堵住,她只能哀求地扣住对方的肩膀,无声的请求。

    发现又如何?

    杀光他们就好了,乖丫头,把小嘴儿张大点。

    百里青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打算,仿佛轻哄诱骗的语气,但动作可没有一点耐性,径自捏住她脸颊,用利齿轻咬住她颤抖的小舌,长指暧昧地在她细腻的裸背上慢悠悠地写字。

    他一如既往的残忍而傲慢,只顾玩弄品尝着自己捕获的甜美猎物,似乎一点也不认为外头的那些人是如今最大的威胁。

    ……

    “先静观其变,唐门的人再神秘莫测,也是人,而且是男人,而咱们这香云坊多的是对方男人的利器。”天理教教主悠悠一笑,眸光自信而冷酷。

    江五也微微点头,笑而不语,但神色间却满是傲然,香云坊是他电堂旗下经营十几年的秘密武器,多少朝廷官员、江湖豪杰都是在这醉生梦死,春色美人融暖乡之间吐露出本为机密的种种秘密。

    不少人甚至死在美人膝头。

    这些女子就是他电堂旗下最精锐的武器!

    ……

    唔……原来……这香云坊从最开始的存在就是为了搜集情报与暗杀,那么说天理教存在已经很多年了,他们的目的绝对不单纯,不像一个邪教,更不会只是想要在江湖和民间占据一席之地那么简单。

    西凉茉额头上浸出一层薄薄春汗,美目里都氲上一层朦胧迷离的泪,她一边努力地想要从百里青营造的魔障间挣脱而出,别开脸,试图抵抗着对方越来过分的侵犯,一边神色迷离地努力竖起耳朵听着天理教教主和电堂堂主江五的秘密谈话。

    但是身前那只妖孽却似完全不在意这些连司礼监费了许多年心思都探听不来的东西,只毫不怜惜地磋磨她。

    ……呜……不要这样!

    西凉茉突然感觉到上半身一凉,有不属于自己的触感捧住了她胸口丰润的小包子,她陡然抬起头来,手也伸出去一把狠狠揪住百里青束起垂在身后的青丝,她眼里几乎都惊与羞恼——你说过不会在这里弄我的!

    百里青倒是被她扯得抬起头来,却像是被揪疼了毛的强大妖兽漫不经心地看着向自己伸出利爪的小兽,他一边顺手在她雪白的背上写字,一边字漫不经心地微笑——哦,是么,谁答应你了?

    西凉茉一僵,是,没人答应她!

    是自己这个笨蛋才会相信这种完全无道德,无下限的千年老妖!

    西凉茉一眯眼,脚上再次毫不犹豫地用足了寸劲,以开金裂石之力一脚踢向百里青的腿骨。

    但百里青似乎早料到了她被激怒后的反应,手腕轻翻,闪电般地拍向她腿上麻穴。

    西凉茉只感觉腿上一麻,她顿时连站都站不住,全身软麻,正好门户大开,彻底软进了百里青怀里。

    她眼儿一眯,张嘴就向百里青的喉咙动脉狠狠咬去,百里青眼疾手快地一偏头,她就咬在了百里青结实宽厚的肩头。

    百里青身上气息陡然变冷,他直接手一抬,右手三指成爪一把扣住了西凉茉的颈项软筋,将她硬生生地扯开,低头睨着西凉茉冷然倔强的眸子,阴沉地盯着她——果然是咬人咬上瘾了,嗯?

    西凉茉无声地冷冷睨着他。

    你再不住手,我迟早有一天咬死你!

    她克制着,忍耐着,不让外头的敌人发现他和她,可不是为了满足他玩弄他人的变态**!

    片刻之后,百里青精致的唇角弯起一丝让人心惊的残冷笑容,他的动作不再怜惜,直接将西凉茉的哑穴都点了,将她抱起来粗暴地推在墙壁上,恣意地享用起来。

    他就是见不得她在自己面前的那种虚伪笑容。

    那让他觉得自己和所有人一样,在这只小狐狸的眼睛里都是一样只有利用价值而已。

    那让他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所以他就是喜欢看着她走投无路,看着她窘迫不安,看着她冷静全失,剥开她在所有人面前柔软又坚硬得似无坚不摧的冷漠虚伪的盔甲,看着她在他手上失控的流泪与低吟,露出最甜美,那最可怜爱的羞耻的模样。

    他想看她横卧郎膝前,任君恣意怜。

    只因为他实在不喜她对自己露出那种淡漠的样子,让他无法掌控。

    一片片的碎布在悄然掉落在最黑暗的角落之中,靡艳的香气越发的浓郁起来,偶尔有雪白柔润的手紧紧地扣住墙,仿佛要挣扎出这浓郁得化不开的黑暗,却被黑暗中生长出的另外一双苍白冰冷的妖魔触手生生地卷住,一点点地被拖进更深的黑暗里。

    像是生长在地狱魔界最黑暗的魔之花,又是蜘蛛裹住了自己的猎物,深深将吸食的口器扎进对方的身体里,啃食与吸吮着自己最甜美的猎物,连对方的呼吸都要吞噬殆尽。

    有点滴晶莹的露珠落在地上。

    伴随其流落在风中的似还有谁破碎的低泣轻吟

    ……

    “谁?!”空气的异样震动,让天理教的教主瞬间警惕起来,看向窗外。

    莫非有人又在偷听?

    江五立刻身形暴起,跃向窗前,却发现窗外一片寂静,只有河水与浮冰飘动撞击船体发出的声音。

    江五仔细观察后,确认周围附近都有守卫,没有人在窗外,随后禀报:“教主,没有人!”

    天理教教主闻言,微微颦眉,难道是他听错了么?

    在方才的一瞬间,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附近有人。

    他亲自起身,到窗前查看,穿过被风吹得四处飞舞的幔帐,他在窗前站了好一会,四处观察了一番,却没有任何结果。

    他眯起眼有些暗暗地纳闷,随后迟疑地道:“或许是本尊听错了。”

    江五笑了笑,有些谄媚地道:“教主素来警醒,所以这么多年才躲避了司礼监那些探子的追查。”

    天理教教主微微颔首:“嗯,咱们走吧,明日簪花夺魁大会,还有诸多事宜尚未准备完成。”

    江五恭敬地抱拳道:“是!”

    随后,他们一前一后地跨住房间,临关门的霎那,天理教教主的目光仍旧有些有些犹豫地落在了房间里,他总觉得,或许有什么是他遗漏的呢?

    他的心思忽然不由自主地飘到了今日他看见的那个女探子身上,他总觉得她的身形有些眼熟,但,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教主?”江五有些疑惑地看着天理教教主。

    天理教教主顿了顿,淡淡道:“没什么,我们走吧。”

    雕花木门‘吱呀’一声地关上。

    房间里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声息,但空气里那如兰似麝的冷香渐渐浓郁起来,让这一片蒙昧的黑暗都带着一种诡异的浓厚香味,有细微的低低喘息与压抑的低吟声仿佛从黑暗中生长出的妖艳的花朵,许久之后,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一片暗沉里动了动。

    从窗边慢悠悠地飘出一道影子,他的手上还抱着另外一道纤细的人影。

    百里青借着窗外星光低头睨了睨怀里脸颊苍白,长发散乱,彻底被他弄得昏迷过去的人儿,她的眼角犹自有未干的泪,丰润的嘴唇红肿,身上裹着的是他的披风,怀里人儿的身上已经没有一件属于她自己的一寸布,连雪白的小脚都露在披风外头。

    百里青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将西凉茉放在了大床上,将厚厚的锦被给她裹上,顺带手腕一翻覆在她的后心上,将自己的内力输进了她的经脉,将方才在冰冷船壁上侵入的寒意全部驱逐。

    他磋磨她,却并没有打算让她生病。

    西凉茉无意识地发出一声低吟,下意识地靠向温暖的来源。

    过了一会,确定寒意基本已经没有了,又让内力在她体内游走了三十六周天,因为西凉茉的内力与他的内力同出一脉,百里青很顺畅地就替她调戏顺畅,引导着她的功力又恢复了一些。

    虽然他一点也不因为西凉茉因为替他解毒而将几乎所有功力都灌输进他体内感觉愧疚,因为那些内力本来就是他给她的。

    但未来的日子,她要面对的危险也不会少。

    他还不想那么快就让这只小狐狸没命陪他游戏人生,自然也要助她早日恢复功力。

    完事后,百里青见她脸色恢复了红润,便顺势也扯了腰带衣衫,躺进被窝里,将西凉茉抱进怀里,看着她从被子外的脖颈和露出的一小片雪白的肌肤都洒满斑斑点点的红痕,甚至延伸进被子里的娇躯和那微微露出的小脚细嫩的脚背,他微微眯起眼,掩掉眼底再次蔓延开妖异的深绯雾色,懒洋洋地把头搁在她的头顶,闭上眼。

    西凉茉醒来的时候,是被脸颊上温冷的气息带来若有若无如羽毛一般的瘙痒弄醒的,她迷迷糊糊地抬起眼,落入眼里的就是一张放大的精致无暇的容颜。

    他安静地闭着眼,一丝黑发掠过他的雪白面容落在她的肩上,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张雌雄莫辨,超越性别的瑰丽面容,让纵然见惯他的倾国之色的西凉茉都还是忍不住怔然,但随后她一动身子,肌肤上的疼痛却立即提醒了她,方才这张脸孔的主人到底对她做了无耻的事,那种差点展现在人前羞辱的玩弄让西凉茉眼底瞬间掠过愤恨羞窘的厉色,若非不能,她真想一剑杀了他。

    “很想杀了我么?”那人闭着眼,却仿佛对世间一切都看在眼底一般。

    西凉茉垂下眸子,淡漠地道:“师傅言重,徒儿不敢。”

    百里青悠悠地道:“是不敢,还是不想?”

    “有什么区别么?”西凉茉讥讽地勾起唇角,她最恨别人强迫她做那些她不愿意做的事。

    偏偏还是在她每每对他稍微放下戒备的时候,他却将她最恨的件事情都做了。

    “嗯……对为师来说是没有什么区别,为师说过会让你有机会杀了为师的,何必如此心急。”百里青缓缓地睁开了眸子,极深的纯黑色瞳子,没有一丝光芒,看久了仿佛连魂魄都会被彻底吸入幽狱鬼涧,是永世不得超生的阴森诡谲。

    她真是懂得一次次地激怒他,西凉茉那种无所谓的样子让百里青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直接捏断她的小脖子,养着这么个孽障来顶心顶肺!

    他戴着华丽戒指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地轻叹:“你明知会惹怒为师,为何不乖一点呢,兴许你乖巧柔顺一点儿,为师很快就会对你失去兴趣了,说不定会放了你。”

    西凉茉忽然抬起眼,静静地看着他道:“如果我说我就是故意要引起师傅的注意,欲擒故纵,其实与任何想要从师傅手里得到权势、地位、财富那些趋炎附势之徒没有什么不同,师傅会对我失去兴趣么?”

    闻言,百里青慢悠悠地用指尖滑过西凉茉一头垂落在自己手臂上的乌发:“那为师不得不说,爱徒,你相当成功,成功到即使是为师知道了你的目的,也没有办法不对你产生兴趣呢。”

    西凉茉淡淡地自嘲一笑:“嗯,所以,徒儿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师傅只要当做是徒儿故意引起您兴趣的手段就是了。”

    她从来不是个矫情的人,冷静下来想想她还真没什么好抱怨的,她原本就是用自己去换来百里青的权势相助,与寻常权色交易有什么不同,她除了身份之外没比他后院的公子、夫人们好到哪里去,不过是手段高杆些罢了。

    何况,百里青除了喜欢在‘对食’之事上磋磨她,在其他方面还真算是慷慨大方的,没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

    不过是她自己太心急了,如今就妄想不再受人钳制。

    这就是所谓‘自尊心’在作祟吧。

    西凉茉心中漠然地自嘲。

    百里青睨着西凉茉虽然面容柔婉,但是眼底冷色沉沉,一片淡漠的样子,不由有些无奈似的轻叹,挑起她的下巴,细细地端详起她的面孔,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瞧瞧,瞧瞧,就是这副样子,你以为自己看似乖顺,却偏偏那眼底里透着的桀骜不驯,当是谁都看不出么?你且不知越是这副模样,就越激起男人的征服**,真真是个不懂事的丫头。”

    西凉茉原本冷下来的心绪,一下子又被激出了点火气来,看着百里青眼底的那丝戏谑,西凉茉轻哼一声,拍掉他的手:“徒儿看,是师傅您瞅着对您有丝毫不敬怠慢就容不下了,想要折辱干净了才是,否则你怎么不想着用这种方法去征服司流风呢,他恨你入骨,想必你们一定会成就一段相爱相杀的千古佳话!”

    滚你大爷的,你怎么不想着用这招去征服满朝文武呢?

    话音刚落,西凉茉就忽然感觉靠着的那具身体一僵,随后他看着她的目光里瞬间仿佛闪过一丝阴森浓郁的死气,那种恐怖血腥的寒意罡气让空气仿佛都瞬间凝结,让人不寒而栗。

    那种寒意让西凉茉都只觉得肌肤都被刺痛了,她僵了僵,随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脸色有些微微发青。

    也不知是她的寒战动了百里青哪根筋,他垂下眼,片刻之后,那些寒意皆消散了许多,他才一手支撑着脸颊,一手拿手指温柔地穿过她的乌发,漫不经心地道:“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他只是仿佛漫不经心地陈述一句话,但是却让西凉茉不由自主地从背脊冒出一丝寒意来,她无意识地点点头。

    她心中有些疑惑,他似乎对这种龙阳之癖非常忌讳,但他自己不也蓄养了不少公子娈童么?

    但西凉茉还是聪明的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也没有去探寻无关自己的秘密。

    只是原本并不算轻快的气氛就这样愈发的冷沉下去。

    直到忽然船外传来‘呯’的一声巨响,令西凉茉警惕地向外看去,却发现窗外瞬间爆开一朵灿烂的烟花雨。

    将黑暗的天幕点缀成五彩缤纷的彩幕。

    “原来是到了除夕子时放烟火的时候……。”西凉茉看着窗外的烟花雨不由地轻喃。

    烟火不断地爆起,闪出冰冷又美丽的火花。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如屠苏。千门万户瞳痛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又到了年三十……。”

    她的头上传来百里青淡淡地轻语,他的声音虽然阴冷,但是吟诗起来却别有一番韵味,极为好听。

    “想不到今年的除夕,竟然是咱们一起过的。”西凉茉看着窗外的烟花爆竹不由自嘲地轻叹。

    百里青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的烟火出神,流离璀璨的焰火在他的脸上印出一种寂冷的神色。

    那是她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的。

    西凉茉看着他的神色,眼底掠过一丝诡异的光,她忽然似漫不经心地道:“师傅,你以前的除夕是怎么过的呢?说说看。”

    说不定,可以套出什么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来。

    百里青沉默了片刻,淡淡地道:“你想听为师的故事,就直说,不必如此兜圈子,平白惹人讨厌。”

    ------题外话------

    应童鞋们的要求,来点儿感性温情戏份~明儿终于有时间写万更了~老板出差三日!上帝保佑,赶紧攒稿子~!努力连续万更~明儿应该会有一个**,能让大家看到西凉仙到底咋米个死法,应该会很爽,当然——也许还有有人觉得恶心。~

    嗯,那啥,其实写了点肉沫,但是不能放,所以到时候俺会放在群里~就是所谓的这章的完整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