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110章 死之女王

第110章 死之女王

    

    “嗯……徒儿说不好行么?”西凉茉眯起眼,指尖顶在他的胸口上。

    百里青倒是很快就住手了,仿佛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爱徒不让为师亲近,为师就会心情很不好,为师一心情不好就会手痒,手一痒就会忍不住想要折腾人,为师一想要折腾人,而面前只有爱徒的时候,也就只能委屈爱徒接受为师的折腾了。”

    西凉茉叹了一声,边主动凑上前,边嘟哝:“得,您老当我刚才说的话是放屁好了。”

    她是搞不清楚一个太监,怎么会像个正常男人似的,没事就喜欢对她动手动脚,果然是身体不行,所以也要满足一下心理的需求么?

    不过说实话,他虽然霸道又喜欢折腾她,但是在这方面确实非常的……高明和体贴,说实话,若他不要总是想些古怪的招数折腾她,比如昨夜在墙上就把她给……咳……

    其实,她并不讨厌这种耳病厮磨的感觉。

    至少没有想象中成为太监对食,忍耐着极度的恶心的感觉,又或者,因为对方是他,所以才不觉得恶心么?

    ……

    百里青修长的手指轻巧地挑开她的腰带,唇轻柔地落在她雪白的香肩上,他轻笑着吮出一朵小小的红花:“乖丫头。”

    灯火流离间,漫开一室春色。

    ——老子是无聊的小白的分界线——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这是草原与沙漠的交界处,这是荒凉而广阔的戈壁,幽幽星光下,风化的古堡在黑暗中倒映出鬼魅的黑影,埋葬着逝去千年的文明。

    一队头戴兜帽的骑士们趁着月色而来,飞扬的马蹄在戈壁上踏出一路尘沙,向远处那座边城飞驰而去。

    没过太久,律方的轮廓在地平线上越来越庞大。

    为首的一人在即将到律方城门前,忽然猛地一拉缰绳,神骏的马儿高高扬起前蹄,一声嘶鸣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随后,他身后一个身形较为娇小的骑士策马上前,与其并行后,伸手摘下兜帽,露出一张美丽温婉的面容。

    西凉茉仰头看着面前的宏伟的律方城,惊叹地看着面前的城堡,轻呼:“这里一点都不像一座单纯的边城,倒像是一座戈壁草原上的王城。”

    律方城以巨石垒砌,是原野上一座依着贺兰山而修建的城堡,白色粗砺的岩石在月光下泛着苍凉的色泽,宛如一头巨兽般沉默地伏在戈壁上拱卫着中原腹地。

    身边高挑的骑士下半张脸则戴着一张精致又狰狞的黄金鬼面具,只露出的一双线条绮丽华美的眸子,睫羽纤长,只可惜眸光太过阴霾诡魅,让人不敢直视。

    他眯起眼看着律方淡淡地道:“赫赫人于沙漠戈壁上逐绿洲而居,王庭也不过是几十顶帐篷,但也是因资源的匮乏,他们反而锻炼得刀兵勇猛,下手狠辣,遇上弱小的沙漠部族,女子抢掠,男子尽杀,并且不时抢掠两国边境,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律方城若是不够宏伟庞大,赫赫人早就打进了中原腹地劫掠烧杀了。”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说的也没错,这律方城原本是就是西夏的王城,只是三百年前,前朝开国君主乃是一位不世明君,将西夏给吞并了,并且在此地混入了许多汉人,半诱惑半强迫地令西夏人与汉人通婚,不过四代而已,这世间就再没有西夏人了,律方城就成了咱们中原与赫赫抗衡之地了。”

    西凉茉心中一惊,这种策略其实就是另外一种变相的种族灭绝政策,但确实非常有效,想不到三百年前就有这样深谙民族政策的君主了。

    “师傅,咱们是现在进城么?”西凉茉很想进去看看这个特殊的边城。

    百里青眯起眼,眸里闪过一丝诡色,他微微一笑:“不,咱们不进城,本座带你去一个地方,明天你就会直接看见咱们美丽的信妃娘娘了。”

    西凉茉一怔,百里青这种神色,看起来几乎是带着点诡异的嗜血,让人不寒而栗。

    但她还是乖巧地点点头。

    百里青一扬鞭子,座下的黑色骏马立刻嘶鸣一声,猛地蹿了出去,他鞭子一卷将西凉茉从马上卷过来。

    西凉茉惊叫一声,随后下意识地紧紧抱住他的腰,恼怒地捏他:“师傅,你能不能温柔一点!”

    百里青魅眸里闪过一丝笑意,也不答话,只抱住她策马扬鞭,领着自己的人马一路绝尘而去

    律方城的影子远远地被抛在夜色星光之中。

    ……

    不知奔驰了多久,西凉茉几乎都要靠在百里青的怀里睡着的时候,一声尖利的唿哨声响起,座下的马儿猛地一声嘶鸣,才惊醒了她。

    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瞬间令西凉茉一下子警醒起来。

    那声唿哨分明是箭头划破空气的哨响。

    西凉茉立刻抬头向四周看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们所带的人马已经将百里青和她围在中间,司礼监魅部的每个人都沉默着策马成环形提刀对外,锐利的刀锋在星光下闪着寒芒,魅部杀神们杀气全开,仿佛随时就要扑出去取人性命。

    西凉茉心中大惊,魅部随便一名杀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并且这一次随着他们来律方的更是一等一善于团体作战的佼佼者,她从来没有见他们会露出这样极度警惕的神情。

    但西凉茉发现诡异的是他们周围没有人,只有一片黑暗阴沉的沙漠戈壁,仿佛永无尽头。

    西凉茉观察了一会,刚想说话,就感觉百里青搂着她细腰的手一紧。

    忽然一声凄厉的兽嚎瞬间划破了空气的宁静。

    “呜——!”

    随后,西凉茉就发现黑暗的戈壁中,视野所及处竟然一点点地亮起了一盏盏的绿色的鬼火,让人不寒而栗。

    随后那些鬼火越来越来多,并且伴随着它们的飘近,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阴沉——“呜呜”低吼声。

    而与此同时,西凉茉才瞬间明白了为什么魅部的杀神们会这样警惕而且浑身散发出血腥的杀气。

    那是因为围拢过来的鬼火的主人们竟然一匹一匹的沙漠之狼!

    那些幽绿的光芒就是他们的眼睛,而且随着那凄厉的嚎叫声,狼群们越来越多,空气里渐渐弥漫开恶狼们身上的腥臭的味道。

    她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那些绿色鬼火的边缘,也不知到底聚集了多少头狼,仿佛沙漠戈壁上的狼们都来了,让人毛骨悚然。

    由于沙漠戈壁里食物与水源的匮乏,沙漠里的掠食者都无比的凶悍,恶狼凶残狡诈,连自己受伤的同伴都会啃噬,凶残之名,更是众所周知,一只狼就已经让人难以对付,何况这么多的狼?

    西凉茉大惊,就算是最顶尖的杀手若是面对这潮水一样的凶残群狼,恐怕也支撑不了。

    “这是……。”

    西凉茉不明白,狼群逐腥而动,他们没有人受伤,到底怎么会招惹上这么多狼,难道是因为踏入了狼的领地?

    “嘘,不要做声,看着就是了。”百里青云淡风轻地轻声对着她道,仿佛这一切不过是寻常之事,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惧。

    但西凉茉却能从他身上肌肉的微微紧绷看得出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虽然还不到令他无法处理的地步,但是也绝对不轻松。

    但她还来不及多想,随着一声尖利又短促的狼嚎,那些狼群竟然不如寻常那样先行试探猎物的反应,而是瞬间冲了上来。

    “杀!”

    百里青也在同时冰冷地下了击杀令。

    他周围瞬间暴起数十道身影,挥出一片森冷的光芒迎向那些亮出了森森獠牙猛然扑过来的群狼。

    伴随着狼群里先行扑上来的恶狼们的惨叫,无数腥臭的血液一下子飞溅开来,空气里瞬间爆开浓郁的血腥味。

    只是人狼交手的一瞬间,狼群就落下了二十几具尸体,还有十几具残伤的狼。

    西凉茉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狼群是一种狡诈的动物,在面对强大的对手同时,是会掂量着实力再进攻的,何况沙漠之狼会先去抢食那些死去同伴的尸体,那这样他们就有逃出去的机会。

    但是下一刻,她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些狼群仿佛并没有看见遍地狼血和同伴的尸体,只是在前排的狼迅速地将那些尸体拖走,到了狼群之间再分尸然后吃掉,但是却并没争抢,没有得到同伴尸体的狼群则继续亮出獠牙在那尖利的嚎叫里,继续凶残地扑上司礼监的杀神们。

    当然,这一次自然又留下了不少恶狼的尸体,但是剩下的狼群仿佛极有灵性,竟然还是只将同伴尸体拖走,却没有退却的意思,连绵不断地冲上去对着司礼监的人撕咬扑杀。

    一头狼被魅部的人斩断了头颅,立刻有另外一头恶狼随之扑上去,一次又又一次地撕咬嚎叫。

    甚至连那些被魅部之杀神们开膛剖腹的狼群,仿佛没有痛觉一般,尖叫嘶鸣着,拖着肠子,也继续猛地向他们撕咬。

    而且恶狼源源不绝,仿佛不扑杀吞食掉他们,便誓不罢休一般,让人胆寒。

    司礼监的杀神们哪怕武艺再高,以一敌百,不一会身上也都沾满了狼群的鲜血,也有人已经被狼群的利爪抓伤了手臂、腿、甚至腰腹,人血与狼血混在一起,看起来一个个宛如狰狞又恐怖的修罗。

    但是他们也仿佛永远不知什么是退却,没有痛觉一般,继续操刀击杀试图扑向护卫圈中间两人的群狼,竟然没有人向后移动半步。

    残忍的暗夜搏杀伴随着凄厉狼嚎与人受伤的闷叫不断地进行,人与狼绞杀在一起,若不是偶尔高高跃起的人影,几乎分辩不出哪儿是人,哪儿是狼。

    西凉茉看得触目惊心,忍不住拉住百里青急道:“快想点法子,这样下去,就算武功盖世,也支撑不了杀尽所有的狼!”

    百里青低头看了一下她,戴着面具的脸和幽暗的夜色,让她看不清他的脸,但却能听到他淡漠地安慰道:“没关系,你且看着就是了,为师不会让你受伤的。”

    西凉揪住他衣襟的手一顿,颦眉,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还有什么好法子么?那为何不现在用出来!

    但是,与狼群相搏,他们已经渐渐处于劣势,这样下去,就算后来百里青能有办法扭转局面也会造成不小的损失。

    西凉茉眼底闪过一丝焦色,她咬着唇,脑中迅速地旋转,在看到一个司礼监魅部的杀手落进狼群,瞬间被几只狼咬住了脖子和四肢,他闷叫一声,即将被分食的霎那,她一把拽出脖子上吊着的小哨子,瞬间吹出一道悦耳高亢的鸣叫,那鸣叫划破夜空的杀戮血腥之气,直抵苍穹,如雏凤尖鸣,又似苍鹰呼啸。

    一道小巧的黑影瞬间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如飞火流星一般射向了那咬住了司礼监那杀手脖子的恶狼。

    下一霎,那恶狼瞬间发出尖利的嚎叫声:“——呜呜。”

    随后,片刻功夫,黑影在那几条咬住那杀手的恶狼身上仿佛只是轻巧地跳跃了几下,恶狼们就瞬间发出了惨烈的嚎叫声,放开了猎物,痛苦地在地上翻滚吼叫。

    细细看去那黑影竟然在一瞬间将恶狼的眼珠子全部都叼了出来。

    西凉茉眼一眯,再次吹响了口里的哨子,这一次的哨鸣短促而尖锐,那一道小巧的黑影霎那间一振翅,飞向苍穹,随后仰头张嘴尖又一次发出那种如雏凤尖鸣,又似苍鹰呼啸的叫声,只是更加高亢,简直让人无法想象,那种声音竟然是那一团小小黑影发出来的,让群狼都瞬间按住了爪子,齐齐低头不敢再动。

    那一声鸣叫如一滴水滴进了浓稠的夜色,荡开了层层涟漪波涛。

    而群狼们也只是瞬间停滞之后,在那更加凄厉的狼嚎中,瞬间又冲向了司礼监的守护圈。

    但不过片刻功夫,夜空里仿佛传来了奇异的震荡声——“呼喇、呼喇。”

    由远及近,那震荡之声伴随着各种刺耳难听的鸣叫,渐渐地响彻了夜空,惊得地上缠斗的人与狼都一齐抬头,这才发现,头顶上不知何时布满了黑色的盘旋着的阴影。

    “是秃鹫!”

    “食尸鸟!”’

    有司礼监的杀手瞬间认出那些黑影的形状,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

    他们立刻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竟然连食尸鸟——秃鹫也出来了么,难道他们今日真要全盘命丧此地!

    连百里青也微微眯起了眼,但他却没有抽出腰上的刀剑,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盘旋的黑影。

    唯有西凉茉看着那些黑影则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地表情来。

    不一会,那些秃鹫猛然地俯冲下来,而司礼监的杀神们立刻将刀抬起齐胸,对准了那些空中的食尸者。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那些秃鹫在下一刻却是冲向了地面的狼群。

    食尸鸟们弯曲尖利又坚硬如铁的鸟嘴和利爪,瞬间抓破了狼群最脆弱的眼睛和鼻子。

    “呜呜嗷!”

    “呜嗷——!”

    恶狼们瞬间发出了让人都胆寒的凄厉惨叫,不断地扑腾起来,试图抓挠那些食尸鸟,但是秃鹫们灵活地猛然飞起,伴随着宽达一米的羽翼扑扇而起的烟尘,让眼睛没有被抓破的恶狼都瞬间迷了眼,痛苦地嘶鸣躲避秃鹫们的利嘴坚爪。

    “桀桀!”秃鹫们齐齐地发出难听的嘶鸣,血腥的味道让这些最爱食用尸体的丑陋凶悍的大鸟们都发出了极其兴奋的声音。

    而且狼的眼睛在黑夜里自然散发出的萤光,让它们几乎不能躲藏,秃鹫们一啄一个准。

    恶狼们面对这样的空中强大攻势,不断地节节后退,丢盔弃甲。

    那最初头狼的狼嚎声,越发地尖利和焦急起来,试图催促着狼群们再次进攻,但是即使有小股狼群试图冲出秃鹫的包围撕咬,却都以眼睛被抓瞎,甚至喉咙被抓破而告终。

    最终它们溃不成军,原本的围猎者,想要今夜大饱口福,却瞬间成为被围捕者,不管那头狼似的嘶鸣多么凌厉,都已经不能控制狼群的溃败。

    原本拿着刀全身戒备的司礼监魅部众人们,错愕地看着受伤的狼群们夹着尾巴,发出悲催的呜咽声,一路四散急逃,但是那些秃鹫们似乎并不肯放过它们,不断狂躁地追逐撕咬着狼群一路远去,其他的则在天空中盘旋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也没有飞下来享受遍地狼尸大餐。

    西凉茉看着危险解除,轻声呼出了一口气,随后她含住哨子,轻吹了一下。

    悦耳奇异的鸟鸣声响起,那一团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小黑影便也鸣叫了几声,随后那些追逐狼群的食尸鸟们才扑棱棱地飞了回来。

    不断地在天空中盘旋,与遍地血腥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画面。

    百里青低头看了眼一脸淡然的西凉茉,眸子微微眯了一下,随后淡漠地吩咐:“收拾一下,来迎接咱们的使者到了。”

    那些魅部的杀神们这才收敛了刀剑,策马回来,不管他们是否身上还有狰狞的伤口,竟然全部都如最初的阵型一般,团团将西凉茉和百里青围在中间,阵型没有一丝凌乱,只留下了上百具的狼尸。

    西凉茉都忍不住惊叹这些杀神们的训练有素与意志之坚忍。

    而这时候,狼群溃败的方向忽然出现了一道骑马的人影,随后一道接一道地提着火把的人影出现在地平线上,那些人一路纵马向他们冲来。

    西凉茉有些警惕地看着那些人,脸上却神色未动。

    百里青看着怀里的少女,她的冷静沉着,没有因为方才一场大胜而乱了方寸让百里青的眼底掠过一丝惊讶又满意的光芒。

    那些人马已经瞬间裹挟着戈壁的尘烟冲到了他们面前,方才停住了马头。

    西凉茉看见那些人身材高大,壮硕,大部分人都留着胡子,每个人的头发都编成了发辫,而且头上戴着一个狼头,身上穿着豹子皮,露出的一边臂膀上都纹着恶狼狼头。

    这样的造型让西凉茉异样地觉得眼熟,那个跟着到了司礼监行署衙门、百里青忠实的爱慕者——赫赫王子,不就是整日里这幅装束,她挑眉轻道:“他们是赫赫人?”

    百里青‘嗯’了一声,补充道:“应该说是赫赫最有名的——沙匪!”

    西凉茉一怔:“沙匪——是强盗么?”

    这就是百里青所谓的使者?

    但那为首的赫赫沙匪头领已经粗声粗气地开口:“阿克兰的主人,我们的大头领问您为什么要放纵你的手下杀害那么多我们的兄弟!”

    那赫赫人虽然会中原话,但是却说得怪腔怪调的,虽然说是凌厉的质问,而且火焰将他们高壮的身形勾勒得异常具有威胁性,但是听起来却异常的——滑稽。

    西凉茉忍不住微微地翘起了唇角,低声问:“什么兄弟,师傅你是不是还带了人去端了人家的老巢?”

    要不然那些赫赫人怎么会在那小头领质问之后,不断地发出‘嗷嗷’声,仿佛极为愤怒一样,但怪异的是他们这样鲁莽的性子为什么竟然没有立刻冲上来对着他们刀剑相向。

    百里青轻声在她耳边道:“你看见了那些狼没有,咱们确实杀了不少他们的‘兄弟’么。”

    西凉茉一怔,瞬间恍然大悟,原来这些赫赫沙匪竟然以狼为兄弟,这些赫赫沙匪才是驱使那些啦狼群围杀他们的人,赫赫人的驭狼术真是了得。

    她嘲弄地忽然懒懒地开口:“原来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你们的好‘兄弟’的,让他们来给你们当炮灰的么?”

    那赫赫人虽然有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个娇小的人影,顿时轻蔑地道:“哼,赫赫人都是勇者,不怕死,狼也一样!”

    “既然如此,你们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反正勇者不就是应该死在战场上的么!”西凉茉戏谑地道。

    那赫赫人原本中原文就不溜,一下子被西凉茉这么一顶,顿时结巴起来,横眉竖目,怒气冲冲地挥舞着手里的刀喊:“不一样,那个是欢迎,欢迎阿克兰的主人,不是战斗!”

    不是战斗都这样凶残而杀气重重,这样的欢迎仪式还真是够特别啊!

    西凉茉挑了下眉,笑道:“哦,那我们方才也是对你们的欢迎仪式的欢迎仪式,以这样的仪式表达我们对你们的欢迎仪式的欢迎和赞美,所以你们不应该因为我们的欢迎仪式而太过愤怒,应该高兴才对。”

    那赫赫小头目一下子就傻眼了,他被西凉茉一堆‘欢迎仪式的欢迎仪式’搞得晕头转向,但倒是听懂了重点“欢迎和赞美”。

    所以他一下子憋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脸红脖子粗地叫:“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有一个结果出来,还是百里青微微一笑,为他解围,用了一段流利的赫赫语道:“隼克钦,你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你们的大头领会生气的。”

    这一句生气瞬间让面前的虬须大汗顿时惊恐起来,蔫了吧唧地道:“好,好,阿克兰的主人,请随我们来!”

    说罢,竟然一句废话没有,转头就要走。

    西凉茉挑了下眉,随后又吹了一声短促的哨声出来,那些秃鹫仿佛瞬间得到号令一样从天空扑下来,贪婪地扑向了遍地狼尸。

    它们方才的凶残必定是让隼克钦看见了的,所以立刻就调转马头,离开远远的,火把下一脸畏惧又惊讶地看向百里青怀里的西凉茉,一群赫赫大汗都低声地交头接耳起来,隼克钦迟疑地道:“阿克兰的主人,这些食尸鸟是你怀里的小女孩叫来的吗?”

    西凉茉忍不住一囧,小女孩?

    且不说她上辈子加这辈子的年龄其实比百里青还大,就算是这辈子,她的身段在中原女子里都算是相当高挑的,从来没有人叫过她‘小女孩’?

    百里青微微颔首:“是。”

    那隼克钦立刻瞬间露出了一种几乎称之为‘恐惧’的表情,立刻倒退三步,连同着一群赫赫大汉像见了鬼似的,目光在百里青和西凉茉身上游荡一圈后,立刻转头丢下一句:“阿克兰的主人,请跟我们来吧。”

    然后,跟兔子见了鹰一样策马狂奔。

    西凉茉愣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有毛病么?

    刚才还恨不得吃了她,一转身就跑掉了?

    但是百里青倒是见怪不怪地低笑一声:“为师倒是不知道,你什么练成了这样的驭鸟术。”

    西凉茉笑了笑,倒也不隐瞒,一扬袖子起来,一团黑色的东西就扑棱着翅膀扑向她,但在那团软呼呼的东西快扑进她胸部的时候,西凉茉宽袖子一卷,将那团东西卷进了袖子里。

    小白顿时很委屈的叫了两声,才帮了你,你就一点奖励都没有。

    西凉茉懒得理会袖子里哀怨的小肥鸟,抬起头对百里青道:“之前就发现小白随便怎么叫,只要它想,不管天多冷,都会有不同品种的母鸟凑上来任由它临幸,从麻雀、母鸡到孔雀、海东青都有,然后我就发现它有这本事了。”

    最初她只是打算让小白送信而已,后来有一次她发现小白正努力地在一只孔雀屁股下面钻来钻去,先不说这只猥琐的小肥鸟在干嘛,就是这大冬天,大北方的,居然让这小肥鸟唤出来了一只孔雀,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百里青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果真是……神鸟。”

    连一边不动如山的司礼监杀神们都低笑起来。

    西凉茉等他笑够了,才好奇地道:“你和这些沙匪认识许久了吧,阿克兰的主人,那是什么?这种血腥的欢迎仪式每年都有么?”

    百里青忍了笑,一边策马跟上那队赫赫沙匪,一边道:“是,不过不是每年,是对于所有打算进入这群戈壁上最凶狠的沙匪领地的人而言都有,只是看谁能坚持半个时辰而已,赫赫人信奉只有最勇敢的武者,斩杀了足够的狼,才能进入他们的领地,成为他们的贵客,享受最上等的接待。”

    西凉茉点点头,心中暗附,这种奇异又血腥的习俗,还是不要去这种人家做客好了。

    他们跟着赫赫那一小队走了好一段路,终于远远地,西凉茉看见了一处灯火闪烁的绿州,走近了,她才知道那片绿洲极大,到处都是一片片的帐篷,旁边栓着战马,不少披着狼头的赫赫人和蒙着面带刀的女人,看见他们到来,全都围了上来,神色奇异地打量着他们。

    而方才那个隼克钦已经领着一大队统一打扮的赫赫武士出来迎接他们。

    百里青泰然自若地跟着他们一起进了绿洲,倒是西凉茉敏感地觉得不少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打转,让她觉得有点不舒服,但是她脸上并不显露出来。

    不一会他们便一齐走到了绿洲的中心,那里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帐篷的,前面摆着丰盛的酒宴,铺满了无数的美酒与肉和各种西凉茉没有见过的果子。

    不少穿金戴银,披着狼皮的、豹皮,看似有一定地位的赫赫人坐在两边,正注视着他们的到来。

    那种目光算不上友好,但也算不上凶恶,只能说很诡异。

    坐在上首的是一个年青的男子,他身材高大健硕,穿着豹纹的衣衫,露出了健硕性感,肌理分明的胸膛,而让西凉茉比较惊讶的是他却没有如大多数赫赫男子一样蓄有胡须,长着一张五官深邃、极具野性美的脸,一双金色的眸子正锐利而充满杀气地盯着他们。

    他身边坐着两个穿着暴露赫赫的美人。

    想必这人就应该是‘大头领’了,她却没有想到这人如此年青,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

    “阿克兰的主人,很久不见了。”那个赫赫人的首领忽然出声了。

    百里青淡淡地道:“隼刹,很久不见,你看起来很好。”

    他戴着黄金打造的半张狰狞面具,说话的时候,只能看到他脸上那双阴郁若九幽地狱的眼睛,倒是让不少赫赫人都打了个寒战。

    隼刹眯起眼,看向西凉茉:“那个女人就是召唤了食尸鸟攻击我的狼群的人吗?”

    百里青不着痕迹地挡在了西凉面前,冷漠地道:“没错,这是对你用狼群来接待我们的回礼而已。”

    而下一刻,许多赫赫人却都露出了惊恐地神色,交头接耳起来:“看呢……就是她。”

    “是啊……好恐怖!”

    “嗯,天哪!太可怕了!”

    虽然西凉茉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是却看得明白那些人脸上惊恐的表情。

    她有些不解地看向百里青,却发现百里青仿佛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有等到她回过神来,忽然一个穿着黑袍子的肥胖的老头跑了出来,一下子跪倒在西凉茉的面前,捧上一串东西:“食尸者的女王,请接受我苏哈的敬意与祭拜吧。”

    西凉茉看着面前五体投地的老头,颦眉不解,再看看他手上捧着的那一串小小的骷髅头,不由地想要倒退一步,但是百里青却拉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道:“接受这个老头的东西,苏哈是赫赫人的大巫师。”

    西凉茉微微颦眉,还是伸手去接过了那老头递来的骷髅头,那么小的骷髅,怎么看都像是小孩子的头颅制作的,每一个骷髅上面还镶嵌了各种宝石,看起来阴森又怪异。

    那苏哈巫师一拜,顿时不少赫赫人都对着西凉茉跪拜了下去。

    “食尸者的女王!”

    “亡灵之女,请宽恕我们的无礼。”

    西凉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一片跪倒的人,挑了下眉,看向那为数不多没有跪下而是用一种奇异又戒备的目光盯着自己的隼刹。

    隼刹露出个冰冷的笑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道:“请阿克兰的主人和食尸者的女王一起享用宴席吧。”

    百里青低头在西凉茉耳边轻声交代:“除了水果,什么都别吃,包括酒。”

    一场诡异的迎接宴会就这么开始了。

    ……

    许久之后,喧闹的绿州终于安静下来了,西凉茉和百里青回到帐篷里,她忍不住看着百里青抱怨:“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饿死人了。”

    酒宴丰盛,看着虽然很粗糙,都是大骨头,大肉的,但倒是烤得很香,她一天没吃都饿得不行了。

    百里青从魅一手上拿了个包袱扔给她:“吃干粮吧,你若真想吃大宴,明天有的是。”

    西凉茉一怔,随后边接过来,边纳闷地问:“什么叫亡灵之女,食尸者的女王?”

    这种奇怪的称呼,听着虽然充满了敬意,但是太恐怖,但还真是让人不舒服啊。

    百里青喝了点水,淡淡地道:“秃鹫是这个戈壁上最难驯服的动物,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驯服这个戈壁上的秃鹫,它们集结起来的时候,连狼群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也看到了,而且赫赫人喜欢天葬,就是在人死后,捶烂了尸体,放置在戈壁之上,引诱戈壁上的秃鹫前来食用,这些秃鹫就是被称为——亡灵之鸟,也是草原戈壁最恐怖的黑暗之神——死大王的使者,你今日露的这一手,让赫赫人都怕了。”

    所以才会有——死之女王,亡灵之女的称呼。

    西凉茉嗯了一声,若有所思地道:“这称呼虽然不好听,但倒也不错,至少对于我们很是有利,至少这些赫赫人暂时不敢把我这死之女王怎么样。”

    方才在来路上,百里青告诉了她这些沙匪乃是这一片土地上最凶悍残忍的匪徒,连赫赫王庭都要让他们三分。

    百里青看着西凉茉,有时候他都觉得面前的少女怎么可能只有十五岁,他十五岁的时候即使已经坐上了司礼监副座的位置,但论起这样的处变不惊,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却还是不及怀里的少女。

    “好了,别想那么多,早点休息,咱们明天可是要出席赫赫人的盛宴呢。”百里青拍拍她的肩。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那种诡异的目光又出现了,她忍不住摇头,总有一点不那么好的预感。

    但奔跑了一天,她还是很快地睡了下去,百里青看着怀里的少女,目光幽不见底,暗自露出个嘲讽的笑容来。

    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日会为了一个小丫头,这样跋山涉水,不计千里之远来带她参加一次这样的‘盛宴’。完全都不是他的风格呢。

    ——老子是小白没有大胸部,很悲催的分界线——

    第二日一早,太阳刚刚从戈壁的地平线上升起,外头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喧闹声,西凉茉很快就被吵醒了。

    她揉着眼睛,从窗口看去,就发现那些赫赫沙匪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不知道要去哪里。

    但他们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就策马扬鞭出去了。

    西凉茉正想起来,却被一只手扯住了手腕,百里青闭着眼,懒洋洋地道:“还早,天气那么冷,爱徒为何不多睡一会。”

    西凉茉颦眉:“那些赫赫人去哪里,看着一副兴奋得不得了的样子,不由好奇地问。”

    百里青叹了一口气:“多管闲事,睡觉。”

    说罢眼也没睁,手上一用力,将西凉茉扯进了自己怀里。

    西凉茉倒也乖顺,沙漠的清晨是很冷的,既然他都不在意,想必也没有什么大事才对,那就睡觉吧。

    ------题外话------

    对不住鸟~楼下修路,把附近一片的电缆挖断鸟,正在抢修,所以整个小区包括附近网吧都断网了,没法子更新,而且开始是隔壁能上,我家不能上。我以为是我家小本问题,过分暴躁的检查还把笔记本的内存烧掉了~周一在单位才有电脑能码字更新,大半夜办公室就俺一个人,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但断更就是断更,是我不好。大部分的亲骂我断更,那是因为你们喜欢我的书,我错了就是错了,我道歉

    但那位‘1827xxxxxx’你愿意支持你家主子,你就支持呗,你弄个小号有意思么,你攻击某悠的话,都删了,你说我脑残人写脑残书,三章就看不下去了,太恶心,好吧,那我就脑残呗,恶心呗。如果我这个脑残在月票榜上让你家主子和你不爽了,那我也只能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