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所谓传说

第一百一十三章 所谓传说

    

    “哼,老子才不管你什么日月神教,总管,方才夺魁比试结果已经出来了,黑白两道都是我们赢了,’令狐冲’,你们还想怎么样!”天理教刑堂堂主刘毅朝地上唾了一口,恶狠狠地瞪着日月神教的众人。

    ’令狐冲’笑了,对着刘毅道:“从来武林盟主与黑道魁首皆以武艺与名望取胜,如今贵教教主与我教教主论名望都及不上这三十六路绿林总瓢把子与了尘长老,所以咱们就只能论武功了,若我们能派出人将黑白两道的魁首打败不也就成了么?”

    “不行,这怎么能行!”天理教刑堂堂主刘毅立刻大声道。

    “哦,为什么不行?”‘令狐冲’仿若不解似地看向他,随后恍然大悟一般地道:“莫非你们是怕敌不过我们日月神教的高手丢人么,放心,本总管会请我们的人温柔一点的。”

    温柔一点?

    底下的看热闹的民众都忍不住捧腹笑起来。

    底下民众的这一笑顿时让刘毅恼羞成怒起来,但他武艺虽高,却不善言辞,一下子还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令狐冲’为什么不行。

    “你……谁怕谁!”刘毅刚要冲动地点头答应,捋了袖子就上,却被电堂堂主江五一把拉住,他暗自用力将不甘不愿地刘毅拉开后,看向’令狐冲’,上下打量了一下这蒙着脸的少年后,才眸光阴沉地道——

    “这位令狐总管,我们武林中人从不曾听过你们日月神教的名字,看贵教众人的装扮,不像是中原武林人士,倒像是扶桑武者,且不说万事也要有个先来后到,何况方才比试已经分出胜负了,黑白两道都是我们夺得魁首,就算是让你们按照武技比拼,贵教得了魁首,但中原武林怎么能任由外人来担任黑白两道的魁首?”

    此言一出,果然引起了众人的议论纷纷。

    “是啊,没人听过这日月神教的名字……。”

    “看着就像扶桑人啊!”

    “中原武林怎么能够让扶桑人来参和一脚?”

    “……。”

    ’令狐冲’,或者说西凉茉看着这位天理教电堂堂主江五,倒是暗自点头,不错,不错,看着倒是个有头脑的,三言两语就挑拨了中原武林对他们‘日月神教’的怀疑和敌意。

    也怪她太过轻率,实在喜欢那一位爷穿这身的妖娆又喜感的模样,却平白让人添了怀疑。

    不过……

    西凉茉挑眉笑了笑,忽然扬声道:“弟兄们,咱们可都七尺高的汉子,顶天立地的汉家郎,如今有人怀疑咱们不是汉人,怎么办嘞?”

    然后那三十六名黑衣‘日月神教护卫’们从第一个开始张嘴了——

    “愣逼!”

    “你球戳戳的!”

    “曰你妈板子!”

    “贼你妈!”

    “憨嘛屁!”

    “傻塞子!”

    “斜恁娘!”

    “妈买麻屁!”

    “波温狗、叼泥马!”

    “……。”

    三十六句此起彼伏的携带着浑厚内力的各色方言传遍了会场,宛如仙乐飘飘地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霎那间,所有人的脸色青红白三色交错,不少百姓已经忍不住如此**的回应,捧腹笑倒在地。

    西凉茉笑眯眯地看着脸色黑如锅底江五道:“如何,江堂主可还有疑问?”

    江五平白被人骂了三十六次娘,早就气得额头直冒青筋,恶狠狠地瞪着西凉茉:“看来贵教是一定要打了,你们且问问中原武林同道可赞同你们日月神教这种破坏规矩的行为,若人人都如此,那武林盟主和黑道魁首岂非整日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只需要应付这些无聊的挑战就好!”

    西凉茉看向一边的了尘长老,了尘长老轻咳一声:“所谓夺魁,夺魁,自然是要凭借各人本事和武艺一较高下,何况今日十五还未过完,众武林同道都在此处,众目睽睽,自然是可以的。”

    谁说出家和尚就要慈悲为怀不记仇,方才那天理教教宗对了尘暗下毒手,了尘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何况这样出手阴狠卑鄙的人,何德何能当上白道武林盟主!

    虽然这日月神教看起来也邪气得很,但他们毕竟救了他了尘一命,面前这位令狐小哥虽然蒙着脸,但看着眉清目秀,目光清澈有神,说话客客气气的,怎么瞅着也不像是个奸佞之辈,何况他们未必能取胜,只是要个比试的机会罢了。

    了尘一向在中原武林黑白两道都德高望重,自从几年前的武林盟主武当掌门离奇身亡后,就是了尘一直在暂代主持白道纷争等杂务。

    他一点头,白道里自然都是赞同的。

    天理教刑堂堂主江五阴狠地瞪着了尘,暗骂了声‘老秃驴’,有机会老子非取了你项上人头!

    而西凉茉还不用看单永信,这位绿林三十六路总瓢把子已经毫不客气大吼一声:“格老子的,为啥不行,老子看就是行,这比试不过是各凭本事,比试又没结束,谁敢说不行,老子领着的绿林三十六道第一个不服!”

    单永信本来就输得郁闷,何况天理教的这几个高手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反而是这个令狐小哥说话还中听,承认他们威望不如他单永信和了尘,倒是个老实的,所以单永信自然要帮着日月神教的。

    说罢,他铜铃目一瞪,把手中的大刀‘哐当’一声插在了地上,恶狠狠地扫过一众黑道之人,黑道各门各派不管是否作恶多端,却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都信奉一个词——强者。

    只有强者才为王。

    何况他们都是些不安分的冲动之徒,所以黑道众人都毫不客气地叫嚣起来:“是啊,为什么不行!”

    “你们天理教不是很强吗,如今当缩头乌龟了!”

    “怕了就认怂!”

    “哈哈!”

    江五阴沉了下脸,看向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衣教宗,试图询问对策。

    方才日月神教的那三十六名护卫的身手,他是都看见了的,每个人的轻功都达到了浮踪掠萍的层级,再加上那种浑厚的吼声,可见他们全都是一流高手,他对上其中一个都未必有把握,何况那座上看起来神秘莫测,诡魅异常的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

    但还没等他和白衣教宗交换意见。

    一道红色的锐光陡然射向了江五,江五大惊,有暗器!

    他迅速地偏身试图避开那道锐光,但是那道锐光却仿佛有自主意识一般缠了上来,逼迫得江五不得不动用身上的武器——两把寒铁短剑。

    但是不论他怎么闪躲,抗击,那红影都如影随形,不过电光火石之间,那红影已经一个猛子扎进了江五的脸。

    江五只觉得脸上一痛,大惊失色,大手一把摸上自己的脸。

    痛感立刻传遍了脸上每一寸。

    他想要叫,却发现自己的嘴巴几乎无法张开。

    众人定睛望去,才错愕地发现那红影竟然是一根穿了银针的红线,如今不过片刻功夫居然将江五的嘴给缝上了,殷红如血的线和江五被缝起来的嘴,看起来狰狞又滑稽,江五正:“啊——啊——。”地发出奇怪的声音。

    他试图割断那还在往自己肉里钻的针线,但是那线却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不但割不断,而且一直陷入肉里面,一扯就疼,让他痛不欲生。

    “冲弟,何必与这种不会说话的玩意儿废话,既然不会说话,就不必说话了。”一道冰冷幽凉又带着一丝诡谲妖娆的喑哑嗓音在风中响起,引得众人齐齐顺着那声音看去。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声音的主人就是那慵懒卧在黄金紫檀椅上的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他白皙修长的指间正捏着一根红线轻挑慢捏,如绣花一般,红线的另外一头就是痛苦挣扎着正在被缝住嘴的天理教电堂堂主江五。

    隔着颇为遥远的距离,这’东方不败’竟然能够操纵着手中的细软红线如亲手缝人皮肉一般,让众人既佩服又毛骨悚然。

    飞花摘叶为暗器伤人的功夫已经是一等一的功夫了,而这’东方不败’的此等功力已经完全超越飞花摘叶伤人的境界,近乎隔空取物之能。

    瞬间就将功力不弱江五伤在一枚绣花针下,实在是可怕!

    武林黑白两道的人看向’东方不败’的眼神就变了,不少人都无意识地退了一步,畏惧又探究,防备又猜忌。

    天理教的白衣教宗一言不发地睨着场上情势,他眯起眼看向’东方不败’,心中震惊之后便是猜疑,这个日月神教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些突如其来的这些高手,他竟然丝毫没有得到过一丝关于他们的消息。

    还有这个狂妄的’东方不败’教主,为何看着他的身影颇为面熟?

    他的目光也落在了‘‘令狐冲’’的身上,这大总管的身影也颇为奇异的眼熟。

    可是此刻,他倒是真无法想起这两人究竟都是谁!

    但不管如何,傻子都能看得出这日月神教的实力分明超出了他们天理教!

    白衣教宗颦眉,眸光里闪过一丝愤怒和犹豫,难道他们精心策划了三年的事就要就此以失败告终么?

    真是晦气,明明一切都谋划好的,却半途杀出个程咬金!

    三年又三年,他等不起,也不想等!

    在天理教白衣教宗还徘徊在是否继续对上日月神教,以全教高手之力一较高下之间的时候,他手下的刑堂堂主刘毅就已经忍不住出手了,他怒喝一声:“你这不男不女的混帐玩意儿,也敢来跟老子摆谱儿!”

    说罢他一扬大刀,足尖一点就冲向’东方不败’。

    “等一下……!”白衣一惊教宗伸手想要拦下刘毅,却迟了一步。

    ’东方不败’冷冷地睨着他,眸底掠过一丝残忍的笑意来,身形一动,飞身而起。

    “日月神教之人,无本教主的命令不许出手!”

    一声冷喝,顿时让准备出手的魅一和其他人都立刻收回身形,安静地站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西凉茉看着刘毅飞身出去,不由摇头叹息,完蛋了,天理教的人终于惹火了爷了!

    千岁爷是最讨厌人家说他不男不女的啊,就像虽然他很为自己比女人还要妖娆艳丽的容貌与华丽丽的身段品味而骄傲,但却不能容忍别人赞美他比女人还美,典型的霸气侧漏,连加长立体护围版的苏菲都兜不住,明晃晃只许州官放火杀人,不许百姓点灯烤蚊子的主啊!

    果不其然,’东方不败’身后陡然射出十几条各色银针丝线,刺向刘毅,刘毅手上大刀运足内力迎上,试图将这些线全部斩断。

    他的刀是用千年寒铁打造,削铁如削泥,他就不信只以这种以天蚕丝织就的线能撑得住!

    但下一秒,刘毅就大惊失色,就像仍旧在大力挣扎的江五一样,这些线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被斩断,反而迅速地缠绕上了他的大刀,另外一些线缠绕上了他的脖子和四肢。

    刘毅一把拉住绑住自己脖子的线,冷笑:“哼,就凭这几条女人绣花的破线就想勒死本堂主么!”

    ’东方不败’却挑了一眉,优雅地立在长椅之上,手上轻扯丝线,轻笑:“谁说本教主想勒死你呢,本教主还舍不得呢!”

    “哼哼,舍不得,你这样连脸都不敢给人看的妖里妖气的玩意儿,莫非是个小倌楼里出来兔儿爷?”刘毅流里流气地哈哈大笑起来,打不过对方,三两下就被对方制住了,他自然心中自然满是愤怒,试图口头上逞威风。

    但是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他双目暴突,口里瞬间又发出一声极其惨烈的叫声。

    众人看去,也都被震住了,刘毅的右臂竟然在电光火石间就被那些细线生生扯离了肢体,血光四溅。

    刘毅又痛又怒,他最善使刀,若武者没了右臂,他还怎么拿刀,于是歇斯底里地怒喊“‘东方不败’,你这个妖人,竟然敢把爷的……。”

    那依旧是他还没说完话,他的左臂又是一紧,随后这条手臂如右臂一样离他而去。

    但这一次,’东方不败’却没那么痛快地弄断他的左臂了,而是慢慢地优雅地扯动着手里的丝线,将那条手臂,一点点地连血带肉地扯离他的身上。

    “比起口舌之快来,这种感觉应该会让你感觉更爽是不是?”‘东方不败’鬼面上的一对描绘着金色胭脂的眸子闪过妖异又恶毒的笑来。

    刘毅没有想到他说出手就出手,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几乎让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痛苦得浑身冷汗淋漓,倒在地上翻滚不已。

    偏偏’东方不败’却还仿佛自然自语似地低笑道:“接下来是腿了,若是将你一分为二,肠肚流一地就太没美感了,还是做成人棍好了。”

    说罢,他指间一挑,伴随着刘毅一声几乎不像人发出来的惨叫,他的两条腿也彻底离开了他的身体,只剩下一个血肉模糊的光秃秃没四肢的身体如一团肉块似的还在翻滚蠕动。

    他还没有痛晕过去,是因为’东方不败’用奇异的手法将针线直接刺进了他的大穴,逼迫他保持清醒。

    西凉茉摇摇头,暗自叹气加腹诽,东方教主,大爷哦,难道这样的场面很有美感吗?

    武林中的众人没有见过这样残忍的折磨人的手法,几乎都震在了当场,便是有些人反应过来了,却也没有人上前阻止’东方不败’的暴行。

    只因为天理教的这个刑堂堂主本来就不得人心,没有人想为了一个和自己无关的人去对上那武功高深莫测又手酸的日月神教教主!

    倒是了尘不忍卒睹,双手合十打了个佛号:“阿弥陀佛,这……。”

    他劝阻的话语还没出来,那单永信却嘿嘿地舔了下嘴,道了声:“东方兄弟,果然是个性情中人,杀人就要这样才过瘾!”

    他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绿林黑道头子,早就恨上了刘毅,方才腹内丹田空虚,单永信一直就怀疑是刘毅干的好事,虽然他也觉得这样的杀人手法太过残忍,但是却忍不住叫了声好!

    ’东方不败’睨了眼单永信,随后目光里掠过一丝奇异的神色,让单永信几乎觉得那种目光有一种奇异的久远的熟悉感,却认不出来。

    他只能认为是自己的错觉。

    ’东方不败’淡淡道:“还是这样好些,你且放心,本教主说了舍不得你死,就是舍不得,只是你这四肢长得实在不好看,还是让本教主一会子就把你的四肢缝上就好了,你这样做个傀儡偶人的材料去哪里找?”

    说着他再次抖出针线,十指牵扯,穿过刘毅的琵琶骨,将痛不欲生的刘毅吊了起来,然后竟真的操纵着那些针线将他的四肢缝了上去,只是左右手的位置颠倒,左右脚的位置也颠倒了过来。

    不一会,刘毅就又成了一具完整的身体,或者说更像一具’东方不败’口中的破烂的傀儡人偶,血色和碎肉洒了一地。

    “瞧,还是这样好些。”‘东方不败’收了大部分针线,只留下几条穿过他的琵琶骨和四肢关节,他欣赏着吊在半空中的自己的杰作,眼底露出了一个几乎堪称满意的笑容来。

    不少民众都已经吓傻了,其中还有一半人受不了这样血腥恐怖的场面,不是在呕吐就是已经晕了过去。

    而众多武林人士也都惊惧地体验到了什么叫’东方不败’的‘舍不得’。

    他们就这么看着那原本即将成为黑道魁首的一等高手,竟然变成了如此恐怖又恶心的人棍傀儡,却还死不了,不由浑身发寒。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妖人,竟然如此残忍!”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愤怒地在一片鸦雀无声中响了起来。

    西凉茉顺声望去,看着不知何时从观战席上站起来的秦大管家,不由挑眉,哟,这不是他们的老熟人——秦大管家么?

    或者说现在叫秦大尊主比较好,只是他已经双臂残废,身上的伤都没有好完,也还有这样的胆量在众人胆寒的时候插嘴,也算得上他本事了!

    西凉茉笑了笑:“这位大侠,怎么,您是不服气也可以上擂台来呀,不过自古打擂台诸位都是签下了生死状的,想必您一定至生死于度外了!”

    秦大尊主顿时一窒,随后恼羞成怒地忽然大吼一声:“天理教弟子听令,这日月神教乃邪教,行事手段残忍,为维护我们武林正义,立刻将这些邪魔外道剿灭在此!”

    他一声令下,天理教的人都面面相觑,那一瞬间竟然没有人敢动,实在是因为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的手段残忍血腥深深地震慑住了他们。

    但秦大尊主立刻感觉自己在教众之中的威信受到了影响,他愤怒地大喝:“你们这是连本尊的命令都不听了吗?给我杀了这些邪魔外道!”

    到底秦大尊主在天理教中作威作福已经多年,他的命令还是非常有效的,教徒们下意识地还是提着刀就杀向了日月神教。

    对于这样找死的行为,日月神教的众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而武林黑白两道的人更是乐见其成,只等着两边人马火拼,他们也好捡个便宜。

    瞬间喊杀声一片,日月神教的护卫们如收镰刀割韭菜一般,一茬茬地收割着天理教徒们的性命。

    血色飞溅,杀声震天。

    天理教的白衣教宗阻止不及,愤怒地目光落向了秦大尊主,飞身而起,扑向观战台,几乎恨不得将对方一掌劈死。

    他一把揪住秦大尊主的衣领,恶狠狠地盯着他道:“是谁给你的胆子,给你的权力下这样的命令!”

    没有身为教主的他的命令,姓秦的怎么敢这么做!

    “教主,怎么,你怕了?”秦大尊主毫不畏惧地瞪着白衣教宗,冷笑:“这些年我是如何教导你的,迎难而上,永不屈服,难道你都忘了么!”

    “闭嘴!别再倚老卖老,你已经打乱了我的计划!”白衣教宗愤怒地连揪住他衣襟的手都是颤抖的。

    秦大尊主哪里被自己的晚辈这样顶撞过,何况面前的人虽然名义上是天理教主,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掌控着全教实物,他顿时也来了火,激怒之下,竟然不顾一切地愤怒大吼:“我看您就是怕了,咱们早已经在刚才的梅花雨中放了十香软筋散,现在就要发作了,收服起这些黑白两道的蛮子不是易如反掌,到时候咱们对他们要杀就杀,要刮就刮,有什么好怕的,枉费我教导你多年!”

    他吼出了这声之后,瞬间觉得满场寂静无声。

    无数道诡异和不可置信的目光都落在他和白衣教宗的身上。

    “哦,原来天理教一直都是打的这个主意,看来唐门之人的失踪想必也与他们有关了。”西凉茉几乎想要低笑出声。

    果然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当初师傅把秦大管家放出来,还真是英明无比的决定!

    此言一出,武林黑白两道都愤怒了,各个摩拳擦掌。

    他们原本还想作壁上观,只等着这两个邪魔外道的教派互相火拼,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早就被惦记上了。

    那白衣教宗恼羞成怒地回过头恶狠狠地瞪着西凉茉:“‘令狐冲’,你休得妄言!”

    “是我’令狐冲’妄言,还是你们天理教居心叵测,人人皆知。”西凉茉冷笑,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眼。

    就在彼此四目相交的霎那,他们仿佛都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了一丝诡异的熟悉的影子。

    “你……。”那白衣教宗正颦眉,要说些什么。

    但下一刻,他的话就被一道愤怒而凄厉的男音打断了:“天理教,你们这些卑鄙无耻之徒,偷盗我唐门圣物‘暴雨梨花针’,又杀害我唐门弟子,还想将我们剩下的唐门弟子杀人灭口,天理何在,如此狼子野心,人人得而诛之!”

    说着,一道蓝色的人影凌厉地飞身奔向观战台,连着他身后还有两道提到的人影也跟着奔杀了过去。

    “是唐门的弟子唐天他们!|”

    “天理教的人竟然连唐门的人都敢动!”

    “这般倒行逆施,果真是其心可诛!”

    一众武林黑白两道的人都瞬间愤怒地叫了起来,原本还有的一点儿疑问在唐天他们出现后都消散无踪,众人都拿起武器,愤怒地击杀向天理教的众教徒。

    场上原本就一边倒的形式更加明显。

    “等等!”那秦大管家涨红了脸,瞬间明白了什么,他试图想要解释和挽回,但哪里还来得及。

    唐们弟子们都已经杀到,唐天手上握着一把造型奇异泛出蓝光,一看就是沾染了见血封喉剧毒的弯刀躬身杀向白衣教宗和秦大管家,他憔悴斯文的面容上此刻满是暴虐的杀意:“我唐门弟子在此立誓,唐门与你天理教势不两立,唐门所在一日,就会将天理教诛灭殆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唐门中人极其护短,没事说点他们坏话若是被听到了,都会出手用些小毒好好地教训你,何况这一次还是杀了他们最小最得宠的师妹。

    那白衣教宗一看不好,也不提剑去挡,只忽然猛地一转身,将秦大尊主送到了唐天的刀下。

    秦大尊主本就受了重伤没好,何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衣教宗会拿他挡刀,怎么能躲得过这样的凌厉的刀势。

    眼睁睁地看着那刀一下子就插进了他的心口,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白衣教宗,吐出一口血,双目暴突:“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一直拿你当儿子……。”

    “就凭你一个低贱的下人,也配当本教主的义父,别以为我都不知道你和那贱人都做了什么!”白衣教宗眼底满是森冷残酷的鄙夷。

    说完这句话,他一脚踹在秦大尊主的肚子上,将他一脚狠狠地踹了出去。

    唐天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如此残忍,拿自己人当挡箭牌,他被迫疾退了几步,才将那刀上死不瞑目秦大管家的尸体给扔掉。

    但是白衣教宗轻功极好,一下子就借着踹秦大管家尸体的力量疾退了数丈,朝远处停在洛河河面上的小船奔去。

    他虽然没有中了唐门的毒刀,但是秦大管家身上飞溅出来的血液还是染到了他的衣襟上面,腐蚀开了好些洞,他不再恋战,也不顾剩下的天理教徒,只想速速离开。

    唐天大怒,立刻领着人挥刀追了上去。

    西凉茉也不追,只是望着那些追逐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来。

    没了主心骨,教中骨干非死即伤,剩下的教徒瞬间变成了乌合之众,没多久就变成一盘散沙,被追杀的四散而逃。

    就连香云坊上的美貌妓女们也被因愤怒而不再怜香惜玉的江湖刀客们一个个砍杀殆尽。

    一场好好的簪花夺魁大会就变成了一片血腥的杀戮场,不但看热闹的老百姓们早早地扛着小马扎跑回家中,连洛阳太守也夹着尾巴惊慌地让自己的家人带着自己逃离了会场。

    这一次天理教一统武林的计划彻底地付之东流了,并且元气大伤。

    西凉茉看着场面上已经没有了什么人,便看向’东方不败’,打算和他说什么,却发现他正杀得不亦乐乎,或者说玩得不亦乐乎——拿绣花线穿了好些天理教徒的关节,他如傀儡师一般地操纵着这些傀儡教徒去攻击其他的天理教徒。

    ’东方不败’丝毫也不在乎自己手上傀儡的折损,这个头掉了,四肢还在,可以继续打,那个胳膊腿掉了,也能拿来当个檑木砸人,肚破肠流更是不在话下。

    仿佛他手中线上牵扯的不是一条条人命而是真的木偶一般,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西凉茉扫了一眼众多武林人看着这种恶心又恐怖的场面士面色如土,不由抚额暗叹,这位爷果然还是那么恶趣味啊。

    “东方教主,咱们可以鸣金收兵了么?”西凉茉不得不提气飞身上了那猩红的华丽红绸,有些无奈地拱手道。

    ’东方不败’这才‘哼’了一声,还有些不情愿地收回手里的线,傲然地道:“既然是冲弟觉得这样场面太无趣了,那也就罢了。”

    西凉茉挑眉,眼底掠过一丝笑意:“多谢教主垂怜,您看这日头不早了,咱们还没用饭呢。”

    ’东方不败’抬头看看天,悠悠地负手道:“也是,昨儿冲弟喜欢吃的新鲜鲤鱼和果木烤鸡就要卖光了。”

    他摆摆手:“走罢。”说罢姿态地飘落在那金椅上,一扬手。

    西凉茉立刻大声道:“东方教主起驾!”

    四名美貌少年立刻抬起黄金宝座向空中腾身而起。

    三十六名已经收刀的黑衣护卫立刻单膝下跪,每人执起那钉在地上的红色的锦缎,向空中一抛,顿成一片红艳祥云,他们高声齐喝:“日出东方,唯我不败,文成武德,一统江湖!”

    “日月神教,’东方不败’教主千秋万载!”

    随后三十六护卫便足尖一点,执着那红绸送着那黄金宝座一路飞身而去。

    仿佛一片遮天蔽日的巨大重瓣血莲花,在冰冷的纷飞碎雪与众人中飘然远去。

    只余下中原武林黑白两道愣愣地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特别了尘等人,他们在追杀剿灭了天理教之人后,正是开始忧心走了狼,来了虎,如此实力强大又神秘的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更是深不可测,手段血腥残暴,若是让这样人统治了武林黑白两道,恐怕也非幸运之事。

    却不想这个日月神教竟然如此行事荒诞不经,不遵循常理,说走就走了!

    那谁来当正道武林盟主,谁来当黑道魁首?

    于是众人的目光就定在了了尘长老和单永信的身上。

    “令狐小施主,你们这是……这是就走了?”了尘到底是脸皮薄,又是出家人,总觉得做这事不好,毕竟自己是输给了天理教教徒,天理教徒又输给了’东方不败’。

    远远地风中飘来’令狐冲’爽朗洒落的声音:“各位,如今我们教主本就是世外之人,只是看不得那些小人作祟,并不欲真参与这场争斗。了尘长老,您与单永信总瓢把子德高望重,当初不过是中了天理教的奸计,所以才落败,由你们来担任黑白两道魁首最适合不过了!”

    此言一出,了尘不由心神大震,羞愧地喃喃念叨:“阿弥陀佛,如此高尚风范,才是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啊,这’东方不败’的名字,初听狂妄之极,如今想来,倒也除了那位日月神教教主倒也没有人担当得起!”

    什么叫高风亮节,这就是了,什么叫行善不予为人知,这就是了!

    而单永信则很干脆地大吼一声:“好,既然是东方教主和令狐小兄弟的嘱托,老单我也不推辞,但凡在老单这黑道魁主任期之内,只要东方教主和令狐小兄弟的出声,我们黑道必定惟命是从!”

    空中远远地飘来’令狐冲’‘感动’的声音:“单魁主果然是个讲义气的真汉子,好,这份心意,我们领了。”

    了尘见状,立刻也不肯落人后地用佛门狮吼功道:“若是’东方不败’教主与’令狐冲’小施主有什么吩咐,只要不违背道义,我们少林也必定相助!”

    单永信没耐烦地朝了尘翻了个白眼:“答应个事也磨磨叽叽的,白道就是烦!”

    了尘:“……阿弥陀佛!”

    底下的一干其他武林人士都忍不住啧啧地赞叹一番后,又暗自议论了起来。

    “你们看那’东方不败’教主是不是和那令狐总管有点不对劲?”

    “哦?什么不对劲?”

    “洒家瞅见’东方不败’在’令狐冲’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哇,真的么?”

    “嗯嗯,我觉得那东方教主一定很美貌,如此妖娆……。”

    “说不定他是个女人?”

    “切,女人,你干脆说是个太监好了!”

    “太监不是宫里才有么,除非他自宫了!”

    “傻子才自宫,除非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唔唔……有道理!”

    “那一定是很又残酷的厉害的武功。”

    从这日起,黑木崖上神秘强大的日月神教的威名传遍了江湖,无数江湖年轻人试图找到黑木崖,拜师学艺,但谁也找不到黑木崖。

    ’东方不败’与’令狐冲’的传说渐渐成为武林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被说书人编成了无数个故事,’东方不败’的妖娆残忍,武功绝世;’令狐冲’的看淡名利,洒脱不羁,都让人津津乐道。

    从他们一开始是情侣到后来被奸人撩拨,反目成仇,变成相爱相杀的敌人,黑木崖的传说渊远流传。

    直到千百年后来一个叫做金庸的男人无意间从野史里见到了这个故事,于是编写出了一本流芳百世的小说——《笑傲江湖》

    ——老子是作者是个二货的分界线——

    “我说,师傅,你的尊手可以从徒儿的臀部的位置上挪开了么?”西凉茉忍耐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东方不败’,或者说百里青悠悠地笑了笑:“爱徒,可真是小气啊。”

    西凉茉咬牙:“你是听不见之前那些人怎么议论咱们吗?”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虽然都蒙着面!

    百里青这才收了手,摇摇手里的羽扇:“今儿看在爱徒你为为师排了这样堪称完美的大戏的份上,就算了罢。”

    西凉茉一听,火气就没了,她微笑:“师傅喜欢就成。”

    嗯,反正今儿这事儿闹那么大,迟早要成为江湖传说的,不若她再去把这个故事完善一下好了,保准这个骚包千年老狐狸会‘喜欢’。

    百里青眯起眼,忽然盯着西凉茉道:“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为师会磋磨你的事?”

    西凉茉一惊,脸上却一点儿也不显,一脸诧异地道:“师傅,你在说什么。”

    百里青莫测地睨了她片刻:“行了,这事儿就过去了,你还激那两个莽夫做什么,难道你真打算要文成武德,一统江湖?”

    这丫头把自己扮演成一副深明大义,看淡名利的样子,激得了尘和尚与单永信都如此感激,许下那样的诺言,可不像是那么简单的样子。

    西凉茉以袖掩唇,眼里若有流光隐现:“有备无患,若是日后有用得着他们的时候,不也是一件好事么?”

    众人终于落了地,用轻功维持如此庞大华丽的排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方才魅十六就一不小心掉进河里了,好在他拖着红绸子,还是魅一把他在河里拖上来的。

    此刻冻得直打喷嚏。

    西凉茉想了想又忽然道:“师傅,我想早点回德王府。”

    百里青挑眉,冷笑:“怎么,想念你家夫君了?”

    ------题外话------

    合离在即~就是这几天鸟~~~

    话说——我只喜欢青霞姐姐的东方不败啊~~不是青霞和徐克,东方不败恐怕路人甲了~~不过原著杨莲亭对东方不败似乎是真心的。

    换成令狐冲了,其实我觉得杨莲亭比较有喜感~

    192543922~群号!~问了好多次撒~

    谢谢那些给我9票啊~4票啊~送出这些大量月票的孩子,包括送出1票两票的孩子,只要你们有送票,我都看见的~积少成多~只是每天太忙,没法子从后台一个个复制你们的名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