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是,可真是巧得很。”何嬷嬷点点头,一边强行把西凉茉的被子抢走,一边道。

    西凉茉无奈,只得懒洋洋地爬起来,挠挠自己一头乱发:“嗯,果然王府里的让人对本郡主还真是充满了‘敬意’啊。”

    她挥挥手,让白珍和白蕊一同将衣服展开。

    西凉茉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下床,看了那件精美华丽的春装,浅绿薄夹棉的锦绣比甲,上绣临风迎春;深绿绣缠枝桃花的窄口厚绸内裳,上面别处心裁地用兔毛在领口袖口都镶嵌了一圈雪白狐狸毛;金色的素锦流苏束腰;深绿的百褶襦裙,裙摆下方同样绣满金色细碎的迎春花,缀着细碎罕见难寻的金色米珠子,层层叠叠,上面还绣着几只蜂子,随着走动,仿佛振翅欲飞。

    整套衣衫,华美精致不说,难得的是充满了盎然意趣,可见制作者极为用心,让人一见就爱不释手。

    “这套衣衫不知要熬伤了几个绣娘的眼呢,想不到我不过是让人去绣坊里传了一句不要大红大紫,清新简单些就是了的话,竟然让他们那么上心。”西凉茉摸了摸衣衫,似笑非笑地道。

    “是啊,若是郡主穿出去,恐怕是宫里受宠的娘娘们也比不得的,更别说王妃看到了,心中是何滋味了。”何嬷嬷也意味深长道。

    婆媳之间本就不甚和睦,这样掠了婆婆风头,恐怕会更不妙。

    白珍立刻心领神会,打算将衣衫收起:“那起子小人安不了好心,奴婢记得柜子里有年前宫里赏赐下来的六套新衣是郡主还没有穿的,不若拣一件来替换了这件。”

    何嬷嬷看着白珍,赞许地点头。

    这样的衣衫穿出去,恐怕连宫里的娘娘都要侧目的。

    西凉茉却扯住了衣衫,淡淡地道:“本郡主就穿这件,侧目就侧目,那又怎么样?”

    白珍、白蕊和何嬷嬷三人互看了一眼,便也没有多劝阻,主子素来是个有主意的,想必是有了新的打算,所以才如此,她们只要好好地做好本职份内也就是了。

    她刚起身子,那一边就有人过来请示,开午饭了,是否到后院正院子里去用餐。

    西凉茉看了眼白嬷嬷摆出来熬得浓稠的碧玉粳米粥、一小碟子金丝桂花卷、一碟桃花椰糯团子,一笼鲜河虾蒸饺、一碟八宝酱菜,还有百里青给她送来的扬州师傅做的白玉丸子汤,看着便极有食欲,她又刚睡醒,哪里有心思去吃那些油腻腻的玩意儿。

    西凉茉便懒洋洋地对着那进来请安的小丫头摆摆手:“不必了,且替我去跟母妃说夫君身子不爽,我也没有心思去外头用饭,一会我随意用些东西就去夫君那里看看,就不去伺候母妃了。”

    小丫头闻言,诺诺而去。

    西凉茉的话传到前面,少不得又惹起一番风浪。

    司流云笑得别有深意:“嘿嘿,这小嫂子还真是记挂大哥啊。”

    锦雨,不,已经被德王妃抬了做司流风妾氏,名里的“静”字也正式改做了“锦”字的锦雨正在为德王妃布菜,她冷哼了一声:“记挂?奴婢倒是觉得少王妃这记挂的日子也太长久了些,这些日子就没几次到正院来用膳,立规矩呢。”

    司含香还是梳着双环髻,一副娇怯可爱的模样,歪着头极为天真地道:“若是香儿屋里有一个御赐的扬州大厨子,香儿也愿意在自己屋子里用膳呢!”

    众人一笑,各自别有深意,锦雨瞥着德王妃越发阴沉的脸色,继续火上浇油:“听说庐陵郡王王妃今年都子孙满堂了,还日日下厨伺候年逾八十的婆母,只因为婆母喜欢吃她做的小荠菜河虾饺子。”

    她顿了顿,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来:“当然,咱们少王妃就不同了,宫里赐下来的厨子,她也好送给母妃不是?”

    德王妃气得几乎拿不住筷子,她索性‘啪’地一把将筷子摔在桌子上:“岂有此理!”

    司流瑾则瞥了众人一眼,到底还是有些犹豫地想要说什么,他记得嫂子前段日子也是在洛阳病了的,可也没见家里派人去问候呀,大家仿佛都忘了有这么一个小嫂子似的。

    而且如今出身高贵的大嫂才嫁过来不到半年,大哥就纳了锦雨为妾,如今锦雨还怀上了大哥的第一个孩子,更是母凭子贵,自从府中除了大管家勾结天理教的事,王妃更是伤神,便将家中理事权有一半交到了锦雨手上,瞅着锦雨满头珠翠,一身锦绣,怎么看都是一副大户人家主母的模样,哪里有半分妾氏的模样?

    连仆人们都是些势利眼,对锦雨吹捧着的,若不是嫂子身份高贵,又是陛下眼前的红人,恐怕早就踩低捧高了。

    他若是嫂子,大概也不愿意看着锦雨这样趾高气扬地在自己面前打转吧。

    司徒瑾刚张开口,司含香就眼尖地发现了,在桌子底下,又伸出脚来踩住了他的脚背,逼着他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这正院子里对西凉茉批判的热闹可传不到邀月阁来,就算是传过来了,西凉茉也不会放在心上,西凉茉吃了她的午饭,便慢悠悠地晃到了牡丹阁,准备见见在此养病的德小王爷。

    不巧德王妃却让人出来道,小王爷在雨姨娘那歇下午休了,让少王妃等等,小王爷和雨姨娘醒了再见她。

    何嬷嬷一听见这话,就眉目瞬间阴沉下来:“雨姨娘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让少王妃等,一个贱妾玩物而已,这可是奴大欺主,就该拖出去打死作数!”

    那丫头原本还有点趾高气扬的,被何嬷嬷疾言厉色吓了一跳,立刻倒退几步,嚅嗫道:“那……那……也不是婢子说的呃……。”

    西凉茉却拦住了何嬷嬷,对那那丫头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本郡主我也不好打扰母妃的清修和夫君休息,有雨姨娘在,想必夫君一定能得到很好的照顾,等一会子夫君醒了还劳烦母妃派人过来通报一声。”

    说罢,她领着何嬷嬷等人转身就走。

    那丫头一愣,看着西凉茉等人竟然是真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着西凉茉的身影消失在长廊的尽头,那丫头才有些畏惧地看向自己的身后:“雨姨娘……。”

    锦雨的脸色一片铁青,她一手抚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捏着锦缎的帕子咬牙切齿道:“贱人,你以为就你身份高贵么,让你等等怎么了,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前一段时间小王爷不在,母妃交代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只道是小王爷在她这里养病,让所有人都觉得她受宠与不同,对她愈发的奉承,再加上少王妃也不在的日子,让她越发地觉得这才她该过的日子。

    她的身份又比少王妃差到哪里去,只是时不待她而已!

    那小丫头在旁边一听,低下头,不敢说话。

    心中却也只能暗附,不知道是锦雨真的受宠得忘了自己还是姨娘身份,还是真的府邸里风向要真的彻底变了呢?

    “哼,等我将你这贱人的无礼告诉母妃去!”锦雨一跺脚,忿忿地转身进了房内去。

    直到入夜了,西凉茉也没见有人来通知她司流风醒了,她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如今她一门心思地琢磨着令牌、天理教余孽的事儿,哪里有时间去理会那些宅院子里勾心斗角又兼争宠的事儿。

    “小姐,你就真的不计较雨姨娘的事么?”白玉还有些忧心的问。

    西凉茉一笑,眸光狡黠:“恶人自有恶人磨。”

    说罢也不再多言,正打算上床就寝,忽然寝房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白蕊正在花厅里打络子,听着声音去开门,门外站着的竟是司流风。

    “小王爷?”

    “咳……少王妃睡了么?”司流风轻咳了一声,脸色有点苍白。

    “小王爷,这更深露重的,您是何时来的,为何不让人通报一声,我自进去就是了。”西凉茉披着夹棉锦披风走了出来,顺带吩咐白蕊:“去上一壶前些日子宫里赐的晋阳泉的好水来,这茶浓伤身,又兼有提神醒脑的功效,夜里不能饮用得多了。”

    司流风见着西凉茉散着发丝,头上只挽着简单的双髻,不施脂粉,不簪金翠,只一身简单浅绿锦绣披风便愈发显得她容色姣好,身形纤细,他眼底掠过一丝惊艳,又感觉她的话仿佛一股暖风拂面而来,极为体贴,今天下午听着锦雨告知的事而产生的不悦便消散了去,心中舒服了许多。

    锦雨,到底是个丫头出身,只知道那些争风吃醋的事,论起教养出身,到底还是与西凉茉差太远。

    “没什么,只是为夫许久没来邀月阁了,所以想与你小聚。”司流风俊逸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来。

    西凉茉却一看他模样就知道,他十有**是来安抚自己的,她心中暗叹,若是你不来小聚,她会更高兴。

    “小王爷,请。”西凉茉也不好拒绝,便转身让开,打算先将司流风请进来再做打算。

    但司流风刚准备进门,忽然身后就传来了锦雨身边丫头静安的声音:“小王爷。”

    两人齐齐回头,正见着静安匆匆而来,气喘吁吁地奔过来后对着司流风和西凉茉恭恭敬敬地福了福身子:“小王爷,少王妃,雨姨娘忽然身子不爽,刚才请了大夫过去了,还请小王爷过去看看姨娘。”

    西凉茉一听,不由暗自好笑,哟,这不是经典的争宠戏码吗?

    但她脸上不显,只面无表情地看向司流风,司流风瞬间有些尴尬,脸上露出一种似恼非恼的神色来,睨着静安冷笑:“你家姨娘身子不爽,既然大夫来了,叫本王作甚,难道本王会看病?”

    这锦雨实在是太不知趣,他早就安抚过她,也告知她今夜自己是要在少王妃这里留宿的,她这般作为,到底是想作甚,故意不给他面子么!

    静安一下子有点哑然,小王爷一向温文尔雅,雨姨娘自从怀了孩子之后,他对雨姨娘也几乎是百依百顺,宠爱有加,何曾有这样冷面拒绝的时候。

    “行了,你……。”司流风正想打发静安离开,却被西凉茉忽然挽住了手肘。

    西凉茉看着司流风微微一笑,仿佛有淡淡惆怅:“小王爷,那是府邸上这一辈的第一个孩子,金贵些也是有的,若是雨姨娘真的有些不舒服,您在一边,她心里总会多些安慰,那也是好的。”

    司流风看她说得如此温婉大度,心下不由有些动容:“一个妾氏庶出的孩子,就算是个男孩儿又哪里有那么娇贵了,茉儿,你才是我的妻,我等着你给我生下嫡子。”

    西凉茉摇摇头,低垂臻首叹了一声:“母妃也是极盼着抱孙子的,若是真有点什么……您还是去罢,若是让母妃知道了雨姨娘不爽,妾身还拘着您在邀月阁吧,恐怕不好。”

    司流风闻言,刚想安慰她,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沉默了片刻,便看着她道:“好,我先去看看,日后若茉儿你有了身孕,为夫一定也不会再进别人的房里。”

    “嗯。”西凉茉闻言,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司流风,却见他眼底一片温柔,却并不似假装的样子,她垂下眸子,俏皮地轻声笑道:“那事儿还远着呢,不若明日春日宴上,王爷许妾身可自由出去寻往日姐妹叙旧踏青,散散心,别让一大群仆从跟着就好。”

    司流风看着面前佳人巧笑倩兮,不由心中一动,伸手去牵了她的手笑道:“你就知道贪玩,果真是还没孩子的人,怪不得人家说你不够稳重。”

    西凉茉一听,心中暗嗤一声,随后却只笑道:“那小王爷,允还是不允?”

    司流风见她笑颜俏美如迎春初绽,便点一脸宠溺地地点头道:“允了,允了,明日你好好出去玩玩看看,拘在这府里久了,是闷了些,为夫自会帮你遮掩,也省得有人到母妃那里嚼舌头。”

    一番说笑后,西凉茉目送着静安带着司流风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回房。

    锦雨在床上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听着司流风进来的动静,这才一副刚刚好了些地样子去拉司流风的手,抱怨:“锦雨还以为小王爷不来了呢,方才人家肚子好疼,好害怕。”

    司流风温和地微笑道:“本王这不是来了么。”

    但他看着锦雨的脸,一边安抚她,一边脑海里却心不在焉地掠过西凉茉俏丽的容颜。

    若不是锦雨身上还有母妃一半的血统,自己又还没能全部掌控德王府,否则又怎么会受制于锦雨这个丫头和她肚子的贱种?

    一想到她身上流淌着秦大管家的血,还是与母妃,不,确切地说是——亲姨母与秦大管家生下的孽障,象征着他们对自己父王的侮辱与背叛,他就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将面前的锦雨碎尸万段的冲动。

    不过还好,秦大管家已经被他亲手断送,如今,就只剩下……

    司流风看着锦雨堪称美丽的面容,眼底不由自主掠过一丝暴戾之气,但口中却温柔而体贴地继续安抚着娇嗔着的锦雨:“看,本王这不是来了么?”

    锦雨有点不放心地抬头看向司流风:“小王爷,你会一直中意锦雨么?”

    司流风眉头轻挑,轻揽住了锦雨,慢慢地道:“嗯,会的。”

    “只中意锦雨可好?”

    “嗯。”

    ……

    锦雨闭着眼,感受着司流风漫不经心的话语,唇角翘起一丝苦涩的笑,抱着司流风无声无息落下泪来。

    罢了,哪怕小王爷是骗她的,但这一刻,她到底是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东西。

    ——爷是难得正常一次的分界线——

    第二日一早,西凉茉安排了白嬷嬷留守府邸,看守她的库房,自己则领着三婢与何嬷嬷一同去乘车参加春日宴。

    她甚至特地让白玉为自己挽了个简单又精巧的椎髻,在上面簪一套宫里赐下来精巧的南珠头面。

    当西凉茉出现在德王府众人的面前的时候,果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身深深浅浅的绿与命

    司含玉得过西凉茉的帮助,自然对她心无芥蒂,看着西凉茉出来,不由欢喜地上去抱着她的手臂转了几圈,忽然神色诡秘地道:“嫂嫂,你穿这一身可真真好看,定要把那些不要脸的狐媚子给比下去!”

    她虽然是仿佛刻意压低了声音说的,但是在大部分人耳朵里,这声音却清晰异常。

    同样是一身华丽粉色新制衣衫的锦雨,原本愉悦的面容瞬间变成了冷若冰霜,只冷冰冰地看了司含玉和西凉茉一眼,便冷哼一声,别开脸委屈地看向德王妃。

    德王妃随即严厉地冷瞪了司含玉一眼:“还不闭嘴,怀孕的嫂嫂也是你可以随意取笑的么,怎么跟那些没家教的人一样目无尊长,毫无礼数可言,难道本王妃以前就是这么教你的么!”

    司含玉原本就只是想刺那锦雨两句,她一直看不惯锦雨那种尊卑不分的样子,以前在母亲身边也就罢了,如今怀上了儿子就仿佛是王府女主人似的,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

    只是没有想到王妃竟然会为了锦雨骂她骂得那么难听,司含玉顿时委屈得眼眶都红了,一跺脚:“母亲,你竟然锦雨这贱丫头来责骂我,这丫头难道比女儿还重要么!”

    说罢她一跺脚,转身就跑上了自己的马车,‘哐’地一下扯落了帘子,在里面委屈哭泣起来了。

    她没听出来,德王妃是借机讽刺西凉茉,而锦雨则暗自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

    德王妃无奈地看着自己两个女儿斗法,头疼又心疼,自然没有留心司含香脸上掠过那一丝诡谲阴狠的笑容来。

    西凉茉看了她一眼,忽然淡淡道:“含香妹妹,发生了什么好事么,竟让你笑得如此开心。”

    司含香一愣,随后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狐疑地看着自己,她脸上的红晕顿时都退去,镇定随后地道:“没,嫂嫂想必是看错了。”

    西凉茉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直看得司含香有点子毛骨悚然,擦转身上了车。

    众人也各自上车不提。

    ……

    岷山

    就在离上京三里地之处,摇摇与皇城相望,乃是个天朝历代皇亲贵戚们狩猎春游和消暑之处。

    此刻,岷山早早地被从最外围的进山路上就站上了御林军的士兵和司礼监的人马,将闲杂人等驱离。

    马车刚刚走近岷山,便能听到附近一片车来人往的欢声笑语。

    西凉茉掀了帘子往外头望去,只见不少皇亲贵戚都携带着各家女眷已经到了山脚之下,正等候司礼监的人细细查验身份后才放进去,熟悉的夫人、小姐们都在车上各自掀开了帘子打招呼,自有那春心萌动的少女也偷眼去看各家少爷们,一片热闹。

    而山上更是一片明媚春色,漫山种了不少花木如今都悄然吐蕊,漫开幽幽芬芳。

    西凉茉唇角似笑非笑地扬了起来,今儿果真是个春游狩猎的好日子。

    等到德王府众人得以驾车进山,到了营地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不少离陛下近的位置帐篷都被早来的人占了,德王府只好偏居一隅。

    司流风则与其他贵族子弟一样,先行去向皇帝请安,而留下府邸上的家眷安营扎寨。

    西凉茉和锦雨分在了一个帐篷,锦雨抚着肚子警惕地看了西凉茉一眼,忽然对着西凉茉娇声道:“少王妃,锦雨如今有了胎,夜里容易惊醒,和人一同住着,恐怕不便。”

    说罢,她还看了德王妃一眼,德王妃刚想要让西凉茉让出帐篷来。

    西凉茉却忽然笑了:“怎么,瞅着雨姨娘的意思竟然是想要独自占着一个帐篷么,这可真真是有趣,不知道让其他人知道了咱们府邸上的嫡妻竟然要以妾氏为尊,一定是今儿春日宴上最大的趣谈。”

    锦雨脸色一白,随后咬牙道:“少王妃,锦雨没有这个意思。”

    西凉茉挑了下眉,好奇道:“哦,难道是姨娘怕本少王妃会下手去害你肚子的孩儿?”

    锦雨差点脱口说‘是’,但是却还是在德王妃的眼色下生生地忍住了。

    这有些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否则无凭无据的,妾氏这样红口白牙地污蔑嫡妻,就算被打死也是不为过的。

    “行了,一个帐篷而已,用得着在这里斤斤计较的么!”德王妃留意到自己这里僵硬的气氛已经引来了其他人家好奇的目光,她忍耐着怒气,没甚好气地一转身领着自己的丫头婆子们走了。

    西凉茉也不再废话,只微笑着向自己的帐篷里而去,锦雨无法,只得恨恨地瞪着西凉茉的背影跟了上去。

    司含香仍旧待字闺中,所以她有一个**小帐篷挨着他们的边,她自然是跟着锦雨的,在锦雨耳边低声安慰。

    一路上遇到的熟悉的不熟悉的大家小姐们,与西凉茉打招呼的时候,目光都盯着西凉茉的裙子看,果然如何嬷嬷所说,引来一片嫉羡的目光,却没有人留意到跟在她身后的司含香和锦雨。

    锦雨在后边看着,嫉妒得眼都发红了,手上直搅手绢,司含香在一边看着锦雨的样子,心中暗自冷笑,果然,当初她让嬷嬷去安排绣房的人一定要让西凉茉的裙子‘尽善尽美’,如今效果还真是‘尽善尽美’。

    刚进帐篷,锦雨就忍不住对西凉茉阴阳怪气地道:“少王妃,您这条裙子果然很是美丽呢。”

    西凉茉打发了几个婢子去铺床,她优雅地坐在桌子边,一边喝茶一边瞥了她一眼:“是么,雨姨娘眼光不错。”

    锦雨则哼了一声,讥讽地道:“为了件衣衫,少王妃是脸尊卑孝道都不要了,没看见母妃今儿穿的裙子还是旧年缝制的么?”

    西凉茉忽然‘哐当’一声,搁下了自己的茶碗,冷笑道:“雨姨娘,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么,你一个卑贱的婢女,怎么敢对本郡主这样说话,就凭借着这一点,本郡主打死你也不为过!”

    西凉茉气势全开,柔美的五官阴沉又满是高高在上的威压之气,顿时让锦雨瑟缩了一下,随后只是恨恨地咬住了牙,不敢再开口,只得转过身去让静安去为自己铺床。

    但她转身之后,背后又传来西凉茉冷淡的声音:“本郡主知道你不服气,锦雨,你母凭子贵是不错,但若是一会子咱们比试一场,若是你赢了,不要说这身衣衫,本郡主发誓在你怀孕期间,绝对不留小王爷在邀月阁过夜如何?”

    “比什么?”锦雨立刻转过头,狐疑地盯着西凉茉。

    这对她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而自幼德王妃就培养她的琴棋书画,她自信自己不会输给京城里任何一位大家小姐,更不会输给西凉茉。

    西凉茉随后冷冷地道:“一会子再说罢,总之本郡主不会以大欺小就是了。”

    “好,一言为定!”锦雨自信地道。

    两人各自铺好了自己的床后没多久,忽然见司含玉探了头进来,笑眯眯地对着西凉茉道:“嫂子,咱们一起出去走走可好,这岷山风景极好的,平日都不许人随意进来,咱们可别别辜负了这样的好春光!”

    西凉茉瞅着司含玉脸上没有丝毫方才那些恼色,想必是将那些不快之事都抛到了脑后,心中不由好笑又感慨,这丫头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主,生在德王府这样的地方,她和司徒瑾都是个奇葩。

    她点了点头,笑道:“好!”说着她便点了白玉一同跟着去。

    锦雨立刻也跟了上去,司含玉瞅了她一眼,鄙夷道:“什么玩意嘛,这样下贱的玩意儿也配跟着咱们一同去春游,莫要被其他小姐们笑咱们王府没规矩。”她正要赶锦雨走,却被西凉茉扯住了手,看着西凉茉脸上的笑容,司含玉这才没好气地对着锦雨哼了一声,转头挽着西凉茉出帐篷。

    锦雨眼底掠过一丝羞辱的恨色,但想起西凉茉的许诺,便还是跟了上去,她会向大家证明,她不比西凉茉这个贞敏郡主差!

    而她迟早有一天会将司含玉这些人给她的羞辱一一从她们身上讨回来的!

    西凉茉刚出了帐篷的门口,就见着了好几个熟悉的面孔——东停侯家的嫡次女何芸、鸿胪寺卿陈大人家的嫡出大小姐陈敏之、还有司含香也已经都各自领着自己的婢女在帐篷外头笑吟吟地说着话。

    见着西凉茉出来,几个别家的小姐们自然都是要上来一一拜见。

    西凉茉连忙让她们起了身,相互寒暄着打了招呼,这才知道原来司含玉要领着她们几个姐妹一同去那岷山半山腰上的一处溪流边,那溪水异常清甜特别,附近更是开满了奇花异草,引来各种小鹿、狸猫之类的可爱小动物。

    “……前年哥哥就给我捉了一只狸猫,肥胖得紧,可惜后来被我养死了,最特别的是那里还有一种叫树莓的红果子,这个时候正是结果子的时候,可甜可好吃了,京都里都没有卖呢。”司含玉笑眯眯地比一根手指道。

    西凉茉听得好笑,眯起眼上下打量着她:“你其实是冲着那些果子去的吧,丫头,平日里在府邸上就是个吃货儿,如今也不改本色。”

    司含玉吐了下舌尖,做个鬼脸:“嫂子,你可别揭穿人家!”

    于是众人都笑了起来,连刚刚钻出白玉袖子,爬上她肩头的小白也很应景地‘嘎嘎、尜尜’地尖叫几声,嘲笑司含玉。

    哪里晓得司含玉一眼就盯住了小白,伸手就去抓:“哎呀,小白也在哪,嫂嫂借我玩玩!”

    小白惊得一下子飞起来,恼怒地朝司含玉尖叫:“嘎啊——!”

    这个粗鲁婆娘,一点都不温柔,总是抓住它就像把它扒光毛,上次不是它机灵,就让这个婆娘得逞了。

    司含玉抓不到小白,只得懊恼地嘀咕:“我不就想看看没毛的鸟什么样,能不能飞而已嘛。”

    众人再此大笑,西凉茉差点笑喷了,小白算是遇到敌手了啊。

    司含玉时常会到邀月阁找西凉茉解闷,所以常能见到小白,但是司含香基本很少去,几乎没有见过小白,但司含香仍旧有些好奇地看着小白,她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那只鸟,而且印象深刻,可是,是在哪里呢?

    众女一路说笑着出发,岷山的山势平缓,海拔也不高,没多久就到了司含玉所说的溪泉边,确实一路溪水潺潺,遍地奇花异草,芳香扑鼻,还有几张不知谁搬来的石头凳子、小椅,上面果真趴了两只胖狸猫在晒太阳,还有好几只野兔在啃食那溪边的红莓,极富野趣。

    几个大家闺秀们平日哪里有机会见到这样的景象,立刻惊喜地尖叫,放开了拘束,一窝蜂地欣喜地跑去追兔子、抓狸猫,还有采树莓。

    西凉茉看着周围的人都散开来了去,忽然对着依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锦雨淡淡道:“我们可以比一比了。”

    “比什么?”锦雨盯着她,有些紧张。

    西凉茉淡淡地道:“就比对小王爷的了解与爱吧,若你能证明你是真的比本王妃更中意小王爷,甚至为他付出一切都以,那么我就信守承诺。”

    锦雨一愣,比这个?

    但她立刻点头,随后又问:“怎么比?”

    西凉茉笑了笑,捏了一颗红莓放进嘴里道:“你说说你对小王爷的了解吧,若你能让我服了你,那么我就认输。”

    锦雨眉头一拧,这样的比试也未免太主观,若她说得再多,西凉茉都不服,那么她不也还是输了么?

    西凉茉看出了她的疑问,淡淡地道:“你有别的选择么,当然,你可以不比。”

    锦雨摇摇头,坚定地道:“我比。”

    她是没有选择的,不管如何,她都要试一试,不是么!

    锦雨开始慢慢地说着她所知道的司流风的所有事情,从年幼受尽万千宠爱的稚儿到少年时代失去了自己挚爱和骄傲的父亲,再到成年后的才名满京城,却依旧无法忘却曾经的伤痛,执着地想要找出父亲之死的真相与为父亲复仇和振兴德王府。

    锦雨越说越动情,她渐渐地无法控制,将司流风生活中被她看在眼里的点点滴滴都细细地如流水一般从她口中流出来。

    西凉茉静静地听着,不时慢慢放一两颗红莓进嘴里,同时将其中所有有用的信息抽丝薄茧。

    她渐渐地确定,果然天理教的存在并不是从司流风这一代才开始的,或许从老德王的那一代,就开始了。

    所以,当年百里青对老德王下手,很有可能就是奉了皇帝之命,而那块蓝家的令牌,想必也是老德王就一直都试图得到的东西。

    号令天下兵马,果然是所有野心家的梦想么。

    那么德王妃一定也参与了此事,德王府是单纯的想要对百里青和司礼监复仇,还是想要——夺取天下和皇位呢?

    那簪花夺魁大会上用的宝藏什么的理由,想必也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江湖人前来,好一网打尽,让这些江湖人为他们所用吧。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啊。

    西凉茉眼底掠过一丝诡谲的趣色。

    等到锦雨终于发现自己差点将司流风其实只是装病,而人是赴洛阳办要紧事去了的事说出来,这才堪堪地住口,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西凉茉说这些话,她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所为,仿佛着了魔似的感觉,但是却真的异常——痛快。

    西凉茉看着她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样子,却只是淡淡地一笑,仿佛很是感慨地道:“本郡主承认,你赢了。”

    西凉茉是故意引诱着锦雨的,因为那是怀春的少女对自己恋慕之人,多年无法倾吐的心事,锦雨将他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底,却因为身份的距离不能靠近,不能拥抱对方,只能在背后默默地钦慕与关注。

    即使如愿以偿嫁人了,她也没有机会将自己多年的爱慕与心情这样的一点点地说出来。

    反而因为通房、妾氏的低贱身份而心理被更加压抑——即使她再爱慕对方,了解对方,但是他和她始终是云泥之别,她是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的,只有出身高贵的嫡妻才有这样的资格。

    当她终于有机会了,哪怕对方是自己欲取而代之的死敌,她都再也忍不住了,将自己多年的爱慕、不满、怨愤宛如着了魔一般倾泻而出。

    锦雨一怔,不敢置信地看着西凉茉:“你……你……。”

    西凉茉微微一笑,再次悠悠地道:“我相信你对小王爷的爱,比本少王妃更深,更厚重,哪怕是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

    说着,她起身唤来拿着包袱的白玉一起向树林隐蔽处走去。

    锦雨看着西凉茉的背影,呆滞了许久忽然间就忍不住落泪了,她捂住脸,低低地不可自抑地哭泣起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己的情敌,自己的死敌才是那个最了解她心情的人。

    没有鄙夷,没有嘲弄,那个人只是淡淡地说——她相信自己的爱,比她更甚,自己才是最爱小王爷和最了解小王爷的人。

    ……

    树荫深处,司含玉忽然对着自己身后的嬷嬷道:“嬷嬷,怎么样,准备好了么?”

    那老嬷嬷点点头,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个笃定而阴森的笑容来:“小姐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

    司含玉纯美天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沉又诡谲的笑容来:“哦,那就好,呵呵……。”

    ……

    惨剧发生的时候,是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准备的那一瞬间。

    “嗷唔……嗷唔……!”

    “啊——不!”

    野兽狰狞的嚎叫声与女子凄厉恐惧的尖叫瞬间划破了溪边的欢声笑语。

    一众娇柔正在采花、捡野果的贵族女子们顺着那尖叫声抬头的霎那,都瞬间震慑住了。

    那是一巨大的棕熊,它忽然撕碎了溪流边的蔓藤,猛然闯进了女孩子们嬉戏的地方,狰狞的棕熊不停地朝天嘶吼着,它嘴上甚至还叼着一只人的胳臂,一看便知道是哪家小姐或者婢女已经遭受了毒手。

    “啊——有熊!”

    “……救命啊!”

    众女惊恐地尖叫着,她们何曾有人见过这样恐怖而凶狠的野兽,更不说还要有那些破碎的肢体了,不少人一下子娇软地跌倒在地,竟起也起不来。

    棕熊被尖叫声激怒了,大吼着扑了出来。

    一名红衣少女脚软地跌倒在熊扑来的路径上,她脸色惨白地连尖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救命。”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的那一刻,那棕熊却仿佛对她视而不见一般,带着腥风从她头上掠过了过去,直接扑向站在不远处那穿着华美绣迎春绿衣的女子。

    “嫂嫂,小心!”司含玉原本都已经跑出了那熊攻击的范围,此时忽然大惊地发现那熊追扑的绿衣服女子竟然是西凉茉,立刻下意识地随手抓了根地上的树枝就要往回跑,连她的婢女拉都拉不住。

    “郡主!”

    只可惜她冲过去的时候,那女子一声惨烈的尖叫,已经被那只棕熊一口咬住了肩膀。

    ------题外话------

    唔——本来以为这一章可以写到和离和撕破脸的,看样子——还是要到下一章鸟~睡懒觉了~!今天,所以今早失约鸟~对不住鸟,还是变成晚上更新了,唉,迟早变成贞子~从电脑屏幕里半夜爬出来,给大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