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七 和离

第一百一十七 和离

    

    因为司含香的尖叫来的太过突然,司流风只是一愣,竟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哥哥,你不记得了么,西凉茉养的那只丑鹦鹉,就是那只唤来乌鸦攻击我们的又丑又怪的鸟啊!”司含香看着司流风,心急的再次叫了起来,忍着几乎要大量失血即将昏厥过去的晕沉,用尽力气指着飞在半空中的小白。

    小白终于怒了,一仰头叫了起来:“嘎嘎……尜尜!”

    你才是丑鸟,你全家都是丑鸟!

    老子是凤凰和苍鹰的后裔,是神鸟,神鸟,知道吗!

    就在小白的刺耳鸣叫声响起来后,忽然森林深处接二连三地响起了各种或者柔和或者尖锐的鸟鸣,此起彼伏,就如同呼应一般,随后林间忽然“扑啦啦”地飞出来一群黑色的乌鸦,不由分说地猛扑向了司含香,不停地啄咬她。

    司含香恐惧地瞪大了眼,尖叫一声,拼命地挥动着手臂试图赶走那些乌鸦。

    这般又惊又痛又惧,司含香虽然是习武之身,身子骨比寻常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大家闺秀好,也经受不住这样的磋磨,两眼一翻,顿时晕死过去了。

    小白这才得意地“咕咕”又尖叫了两声,那些乌鸦一下子就又扑棱棱地飞走了。

    司流风的目光只是冷淡地掠过躺在地上被鸟爪子抓得满脸血污的司含香,便定定地凝在了西凉茉的脸上,眸色复杂又古怪地盯着她许久:“竟然……。”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也顺带平缓一下子自己大受冲击的认知,随后才继续道:“竟然是你!”

    “没错,那日在船上的人是我。”西凉茉在决定为司含玉复仇的那一刻,也没有再打算隐瞒了,所以干脆利落地承认了。

    司流风没有想到她竟然那么干脆地承认了当日的事,这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当有什么反应。

    但是,片刻之后,他就睨着她,声音听不出喜怒地道:“为什么?你身后的人是谁,难道是国公爷?”

    西凉茉淡漠地道:“我身后的人是谁,并不重要,小王爷也不必知道,小王爷只要知道司含香,我是非杀不可,让开!”

    “难道你身后还有其他人指使你这么做吗,为什么,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司流风的目光渐渐锐利,语气也咄咄逼人起来,但他握住西凉茉弓箭的手却没有丝毫移开的意思。

    西凉茉冷嗤了一声,看着他:“小王爷,看来,咱们根本说不到一块去,还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倒是真想不到你能为一个庶出妹妹,竟然连自己孩儿与另外嫡出妹妹的死都不追究了,也不知道谁才是你的枕边人。”

    司流风忍着怒气道:“你骗了我,难道就一点愧疚都没有么!”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原来是有的,不过等我发现小王爷你也不那么简单的时候,我就理直气壮多了,不是么?”

    司流风一下子哑然,他从来没有见过西凉茉的这一面,这么得尖刻、狡诈、冷酷而手段残忍,他颦眉看着她,像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前的女子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司流风目光凝重地看着西凉茉。

    西凉茉看着他似笑非笑地道:“小王爷,你在说笑话么,难道还有人敢冒充贞敏郡主?”

    说话间,她忽然手臂一抖,内力化作寒气瞬间灌注于手上的弓,司流风没有防备,顿时觉得握住弓箭的手仿佛摸在了千年寒冰之上,令他下意识地就松了手。

    西凉茉立刻指尖一拉,将弓弦拉成满月,白羽箭瞬间挟着凌厉与杀意向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司含香射去。

    司流风大惊,他没有想到西凉茉说动手就动手,竟然在自己面前还要坚持要杀含香,他来不及阻止西凉茉射杀的动作,只能立刻瞬间足见一点,半空中折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手上的软鞭瞬间向司含香卷去。

    所有的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将司含香拖离了原来的位置,但白羽箭也随之袭到,只听‘嗤’地一声,伴随着昏迷中司含香一声闷哼,那白羽箭一下子射进了司含香的右胸。

    但因为准头已经偏了,而且司流风的鞭子所挟的劲气也令白羽箭的去势和准备偏了偏,只是堪堪地射进了司含香的右胸口。

    西凉茉眼中冷光一闪,睨着司流风:“司流风,你挡得我初一,你难道还能挡得我十五么。”

    她顿了顿,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来:“你要什么女人没有,司含香并不算什么尤物,也值得你这样护着,还是你不得这种被自己血脉同源的妹妹所爱慕的感觉?”

    她就不信司流风看不出来司含香对他的倾慕。

    司流风瞬间大怒,冷睨着西凉茉:“西凉茉,你胡说什么,而且,你别忘了,你还是我的女人,是我的妻子,是德王府的少王妃,夫为妻纲,难道你要违背你的夫君么,若是再如此放肆,休怪本王爷一纸休书让两府面子上都不好看!”

    西凉茉看着他,眼底掠过一丝玩味的光芒,她慢条斯理地轻嗤:“好啊,既然小王爷想好了,那咱们就从此各不相干罢了,我想德王妃一定很喜欢这个消息。”

    怎么,这是拿休妻来威胁她么,也许这个世间大部分女子还真就是怕这一份休书与流言蜚语,但真是不巧,她却不是那些女子中的一个。

    她顿了顿,一字一顿地道:“但是并非是休妻,而是——和离!”

    司流风没有想到西凉茉竟然丝毫也不在意自己的威胁,甚至如此干脆地答应了,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瞬间阴沉下来:“你是什意思,西凉茉,你已经嫁入我德王府,从此生是我德王府的人,死是我德王府的鬼,本王若不开这个口,你又能如何!”

    西凉茉挑眉冷笑:“德小王爷,你还想要认我这个妻子,就不怕我随时会对司含香下手么,何况,你真的想要留我,就不怕本郡主一个不小心将德小王爷就是天理教教主的消息说漏了嘴,不知御史和陛下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怎么看小王爷,怎么看德王府,若是给您安个谋逆的罪名,那可不妙了。”

    司流风一震,目光如剑,挟着凌厉的杀气射向西凉茉:“西凉茉,你休得胡言!”

    西凉茉慢条斯理地抚摸过手中长弓:“是本郡主胡言,还是小王爷糊涂呢,小王爷不就是怕我会泄露你的秘密,所以才想将我控制在你手中么,既然如此,本郡主倒是劝小王爷一句,不若咱们好合好散,总是夫妻一场,当然,若是小王爷以为你可以在这里将我神不知鬼不觉地诛杀了,那就另当别论。”

    她可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司流风眼底在方才的那瞬间闪过的杀气。

    司流风看着她,神色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他忽然放软了声音:“茉儿,你也说咱们是夫妻一场,既然如此,咱们为何不能像曾经那样相敬如宾,难道本王待你不好么,只要你愿意回来,本王可永远不追究过往之事,若是因为你不喜静雨,那本王便让她作回丫头就是了,你该知道本王待你之心。”

    西凉茉看着他悠悠道:“倒也算不上不好,小王爷待人自然是很有一套的,茉儿自然也曾想过或许就如此下去,将就一世,终归女子也是还要嫁人的,茉儿也无甚需要小王爷为我将就什么,你自去抱你的美人娇妾,我自做我的孤傲王妃,做一对同床异梦的夫妻也就罢了,只可惜,德王府水的那么深,若是一不小心失足落水,尸骨无存,茉儿可是怕死得很呢。”

    她是白痴么,如今这样撕破了脸,她还回去,谁知到什么时候她这个德小王妃就悄无声息地‘没了’,何况,她真是有点儿倦怠了德王府这种日子。

    若是哪日他们真的因为谋逆,又被百里青给抄家斩首加流放的话,她岂非成了待罪之身?

    百里青那个千年老妖必定会很乐意看见自己求他,或者寄人篱下不得不好好奉承取悦他的模样。

    所以从洛阳回来的时候,西凉茉就已经基本上打定了主意,若有机会索性早日远离了德王府这个是非地才是上策,至于令牌什么的,可以换一种方式查觅。

    人不怕犯错误,就怕犯错了一直不改,她当初棋差一着,进了德王府这个浑水坛子,如今自然是要早日脱身的时候了。

    司流风听着她说话,虽然听着仿佛是自嘲之语,但里面竟然是丝毫没有将他放在心中的意思,只不过是不得已的选择罢了。

    一种莫名的恼怒与不舒服令司流风不由自主脸色愈发的沉冷了下去,想他司流风出身高贵,又是京城第一佳公子,多少名媛淑女都想要得他多看一眼,当初他选了那么久,才挑中了她,本以为西凉茉就算不是欣喜若狂,也总归如是对他有所倾慕的。

    他记得清清楚楚,那日在酒楼里,他分明是看到了她眼底对自己的恋慕,不是么?

    司流风声音冰冷而沉缓:“茉儿,本王当初也是因为你素有贤德温柔的美名在外,更是以为你我是彼此有心相许,所以甚至甘冒被指谪负心薄幸之名,推了原本西凉丹小姐的婚事,只为一心求娶于你,却不曾想到原来这一切都是本王的自作多情么!”

    西凉茉淡淡地道:“小王爷,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要承认咱们当初不过是各取所需有那么难吗,你若是真想娶我那坏了名声,又毁了美貌的四妹妹,又怎么会因为在酒楼那次与我偶遇就改了主意,只是虽然茉儿并非你所想象中的温柔贤惠,也不曾坏了你德王府的名声。”

    她又道:“茉儿甚至允许小王爷你任意娶你所爱,所喜,甚至生下子嗣,自问已经是对得起你们德王府了,我不会取你德王府一分金银,自然也不喜欢人家欠我的,不管小王爷想要做什么,恐怕茉儿都不能拿身家性命来祝你一臂之力,正如一把宝刀却永远只能放在密室里观赏而不能用一般,小王爷不若把目光放长远点,另觅权贵美人,或许对小王爷更有用,不是么。”

    司流风看着西凉茉,目光深沉,他忽然冷笑起来:“看来本王真是太不了解枕边人了,本王的小王妃竟然这般伶牙俐齿而不自知。”

    西凉茉看着司流风手按照在了腰上的剑上:“小王爷这是要动手么?”

    司流风淡淡地道:“本王不会杀自己的王妃,但是,本王也不会允许本王的女人挑战本王的权威,或许让王妃你乖乖地跟本王回王府去静养一些日子,或许还是有些好处的。”

    说罢,他手一挥,不知树林里何处忽然跃出几名身形矫健的侍卫,一下子拔出刀剑西凉茉围在了中间。

    司流风决定要先将西凉茉拿下,带走,只要人在手里,其他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有余地。

    西凉茉看了看周围那几名侍卫,他们的太阳穴都高高鼓起,身形壮实,一看就是内家高手,估摸着就是司流风的死士了,她自然也将司流风的想法摸了个**分,她似笑非笑地道:“也是,说起来,还没有领教过小王爷的功夫,若是小王爷要动手,本郡主自然是要奉陪的。”

    话音初落,她忽然抬箭就向司流风射去,挟着凌厉罡气的利箭以开金裂石之力梭地直刺司流风胸口。

    司流风立刻挥剑点地,身形一个扭转,瞬间避开了她射来的利箭。

    但西凉茉又同时从箭筒里一下子拿出三支白羽箭弯弓搭箭,瞄准他,竟然似丝毫没有看见身边那些持刀劈向自己的死士,

    司流风心底忽然莫名其妙地一紧,厉声冷笑:“就凭你的的臂力也想拉开满弓射出三支箭么,倒不若先斗倒本王的死士吧!”

    即使武艺高强,内力充沛的女子,不经过特殊的训练也是掌控不好长弓射多箭这样的技艺的。

    西凉茉瞬间将利箭放了出去,悠悠道:“那又如何?”

    司流风见那三支箭果然飞到一半就失了准头,他正要嘲弄西凉茉的时候,却见她忽然身子一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弧度一下子就避开了身后死士袭来的长刀,她的手忽然如鬼魅竟然在下一刻就搁在了那死士的手腕上。

    那死士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手上一麻,随后手上长刀即刻脱手。

    西凉茉掂了长刀,毫不客气一记雁落平沙,直接击向那死士的下身。

    若非那死士实战经验胜过西凉茉太多,立刻直接放弃了身体平衡向后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方才堪堪避过了被一刀斩成‘太监’的命运,但饶是如此,他的腹部也被西凉茉一刀给划开个大口子,血和肠子瞬间涌了出来。

    那死士脸色惨白地跌坐在地,哀鸣不止,已经是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司流风刚才的交手间,是知道西凉茉强的,但没有想到西凉茉竟然强悍到这样的程度,她不畏惧血,也并不害怕手上沾染人命,他阴沉着脸看着西凉茉:“你果然够狠的。”

    西凉茉一刀挡开另外一个袭来的死士,笑道:“彼此,彼此!”

    所谓一力破十会,当初百里青曾经专门针对她是女子的弱点,总归无法与男子抗衡蛮力,专门带她走的就是软、狠、毒的的偏锋功夫。

    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击必杀,或者令对方失去反抗能力。

    如今看来,果然是颇有所成,想必她的师傅大人会很高兴,她杀人不手软。

    司流风眸光一寒,直接提了自己腰上的剑,对着西凉茉飞身而上,这不是逞英雄斗勇的时候,西凉茉的身份特殊,知道的又太多,而自己甚至不知道她身后到底是谁,又抱着什么目的,所以他要速速将她拿下,不能让其他人有机会见到她。

    何况,他真的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这样忤逆自己!

    她休想离开他!

    西凉茉看出了他的目的,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方才她才与他如此周旋,就是想要能够拖延时间,但这个时候她也即刻拿出哨子,准备命令小白再来助战。

    而就在双方准备拼力一搏的时候,忽然林间响起了瑟瑟之声,随后有一名御林军打扮的侍卫从中跃了出来,他一见西凉茉顿时大喜,立刻用内力回头对着林间大喊:“找到了,贞敏郡主找到了,她在这里,速速报与太子爷!”

    此音刚落,顿时就有林间其他人此起彼伏地传开了来去,不断有御林军侍卫从林中跃出。

    “郡主找到了!”

    “禀报太子!”

    不一会,便有大批人马奔驰而来的声音传来。

    司流风眉间闪过一丝狐疑,但反应极快地朝自己的死士们使了一个眼色,另外两个没有受伤的死士就立刻抬起那个奄奄一息的死士立刻就趁着喧闹间,不露痕迹地隐没在旁边的树林里。

    不过是片刻之间,那批人马就已经奔驰到了两人面前,为首骑在一匹雪白的追风踏云骑上,一身蜀锦绣四爪金龙黑色箭袖胡服短打,身材颀长的男子正是太子司承乾。

    “你没事,太好了!”司承乾看着西凉茉好好地站在那里,不由自主地将一直紧紧抿着的唇角放松了下来。

    他看着她还是身背长弓,手提长刀一脸冷然,英姿飒爽的模样,心中忽然微动,才想说什么,却立刻又敏感地察觉了空气中飘动着一种不太对劲的气息。

    司承乾凝神看去,才发现司流风也站在那里,一手长剑,一手软鞭,而西凉茉也是举着长刀,浑身紧绷,呈现出一种防备的姿态——对司流风防备的姿态。

    他不由狐疑地看着两人:“贞敏,你和风弟这是做什么?”

    司流风立刻张嘴,想要说什么:“没什么……。”

    但西凉茉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是没什么,只是贞敏与小王爷准备和离,小王爷心中不忿,一言不合,所以才动上了手。”

    司流风眼底闪过恼怒,却力持镇定,只淡淡一笑道:“太子爷,你别听茉儿胡说,我们不过是方才见了有那棕熊出没的影子,所以才拿出刀剑而已。”

    说罢,他甚至上前试图去拉住西凉茉的手,嘴里还似乎半埋怨地低道:“茉儿,在太子爷面前也不知道要收敛些这不知轻重的性子,国公爷前些日子才与为夫商讨朝中大事,难道要让别人以为咱们夫妻不和,两府不和么,小心让那些不知情的人损了你的名声。”

    西凉茉怎么会听不出这里面的威胁之意,这是用靖国公府和她的名誉来威胁她么?暗示她最好不要随便乱说话,否则就要如何、如何么?

    也许这一招对其他女子有用,但那可不包括她西凉茉,只要靖国公府不是被皇帝问罪,还有这个国公府邸的壳子在这里,她根本不在乎靖国公的利益会怎么样,她都敢将靖国公藏了三年的秘密计划卖给了司礼监,怎么会在乎这些?

    西凉茉在司承乾狐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毫不客气一掌击向司流风的胸前:“小王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今儿的事就是司含香做的好事,如今物证人证俱在,你要保着德王府的名声,甚至不顾怜自己怀孕妾氏和我的性命,但茉儿却也不是个能容得他人欺压的,既然如此,咱们就和离,一会子就去见圣上去好了,让陛下来断个是非曲直。”

    司流风没有想到西凉茉竟然这样偷袭他,好在他反应快也只是被掌风扫到了胸口,虽然闷痛不已,但还好没有受重伤,只是他没有想到西凉茉竟然一股脑地全说了,顿时气得脸色发白,捂住胸口,一张俊美斯文的脸都扭曲了:“西凉茉!”

    在场的御林军侍卫们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一出夫妻反目成仇的戏码,顿时都有些怔楞。

    倒是司承乾最先反应过来,他淡淡地看着司流风道:“风弟,请你自重,贞敏怎么说也是靖国公的嫡女,而且还是陛下亲封的郡主,今日之事,确实疑点颇多,不若就将此事呈报父皇,请父皇圣裁!”

    说罢,司承乾看向西凉茉,声音也是一如继往的冷淡,但却还是能听得出一丝关切来:“贞敏,你且先行与本宫回营地,父皇听说你们遇袭的消息非常的着急,正命人四处寻你。”

    “含玉呢?”西凉茉看着司承乾,没有接话,只是忽然问。

    听着司含玉的名字,司流风的脸上肌肉微微抽动,闪过一丝痛楚。

    司承乾点点头,沉声道:“含玉……御医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你可以去看看,德王妃已经在那里了。”

    西凉茉这次一点也不客气,立刻点头,问司承乾要了一匹马,直接就利落地翻身上马,看也不看一边的司流风一眼,径自策马在御林军侍卫的带领下向山下奔驰而去。

    小白也“尜尜”地尖叫两声,一掀翅膀随着西凉茉飞翔而去。

    司承乾看了一眼脸色僵硬的司流风,随后淡漠地一转马头,跟着西凉茉继续策马飞奔而去。

    司流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脸上神色渐渐变得愈发冰冷阴森起来。

    太子……

    和他的小王妃很熟悉么,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冷静自持的太子爷竟然会不自觉地露出那种对任何女人都没有的关怀神色,真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啊。

    莫非……

    西凉茉身后的人,是太子?

    那她与太子是什么关系?

    司流风越想,脸上的神色便愈发的狰狞阴狠起来。

    若是他们早有关系,背着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他一定不会放过这对奸夫淫妇!

    ——老子是不给月票,就要放小白出来睡你们大胸部的分界线——

    “怎么郡主还没有消息?”宣文帝正在自己的大帐篷里来回踱步,忧心不安。

    就是一旁伺候的小连子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只能道:“陛下放心,郡主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话音未落,忽然帐篷被人掀了起来。

    司承乾走了进来,小连子立刻对他躬身行礼,司承乾手一摆,对着宣文帝恭谨地一拱手道:“父皇,儿臣幸不辱命,已经将贞敏妹妹带了回来。”

    “哦?”宣文地一喜,立刻看向他身后,急道:“人呢,贞敏可有受伤?”

    “回禀陛下,幸得陛下龙威庇佑,贞敏并无大碍。”西凉茉从司承乾身后闪了出来,向皇帝躬身就要拜下去。

    宣文帝立刻上前扶起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如同担忧自己儿女的父亲一样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可知朕有多担心?”

    司承乾有些异样地看了西凉茉和宣文帝一眼,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着。

    西凉茉倒是仿佛一点也不奇怪宣文帝的语气一般,微微一笑:“多谢陛下关心,贞敏虽然没事,但是有一事相求。”

    宣文帝正因为西凉茉的平安归来,龙心大悦,随后笑着道:“说罢,孩子,只要你说,朕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司承乾这个时侯,目光就愈发深邃地定在了西凉茉身上。

    能做到的一定做到,这个世间有几人能得天子这样一句话,哪怕是他后宫宠妃,亲生子嗣也得不到吧。

    西凉茉干脆利落地道:“回禀陛下,贞敏想与德小王爷和离。”

    此言一出,除了司承乾外,帐内的众人都微微倒抽了一口气。

    和离?

    宣文帝怔了怔,随后颦眉问:“为什么?”

    西凉茉便简单地将她能讲的讲了一下,当然没有提天理教的事,只说是司含香嫉妒心作祟和司流风的护短让她不能接受。

    宣文帝闻言,深深地看着西凉茉:“你可想好了?”

    西凉茉点头:“永不后悔!”

    宣文见此,便微笑:“好,朕准奏!”

    天子一言,便是圣旨,无可更改。

    从此,贞敏郡主就只是贞敏郡主,再不是德王府的小王妃了。

    只是众人都倒抽一口气,陛下竟然如此宠溺郡主,甚至没有令人去查证郡主说的事,也不曾征询德王府和靖国公府邸的意见,只是郡主这么说,就下了旨意。

    ------题外话------

    ……呵呵,看到大家支持正版和维护某悠,某悠真的很高兴,毕竟不能要求每一个人来看正版,有时候也无奈~

    我还看到有亲在底下写诗了~~~好有才啊~~~虽然我不能像职业作者那样给大家回复,但是还是希望大家明白,你们写什么我都有看得到,我一天有空还是会拿手机刷评论来看的。

    抱抱我的亲们!

    顺便让小九出来跳个舞,彩衣娱亲!

    小九:跳……跳个屁!爷我只会**人,不会跳舞!

    某悠:~——~阿九,你真是越来越傲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