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伤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伤

    

    司流风刚走近帐篷就听见了这一句话。

    顿时宛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他梭然僵立在当场,司流风怎么也没有想到宣文帝竟然会如此直截了当地就答应了西凉茉的要求,甚至连召他入内询问内情都没有,更别说顾及他德王府和靖国公府邸的颜面了!

    此时,帐篷内,西凉茉声音又传了出来:“多谢陛下成全茉儿,茉儿感激不尽。”

    皇帝看着西凉茉脸上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色,他心中也高兴,只觉得成全了她的心意,便道:“茉丫头,你且先去休息,让御医也来为你诊治一番,朕一会就让连公公拟定和离书,回朝以后昭告天下。”

    西凉茉再次躬身致谢,随后沉默了一会又道:“茉儿想去看看含玉,毕竟含玉是为了救我才会香消玉殒。”

    皇帝捋着胡须点点头,脸上露出赞许之色:“茉丫头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也不枉含玉这丫头舍了自己来救你,你就去送她一程吧。”

    西凉茉正要拜谢离开,皇帝又忽然道:“等一等。”

    随后他看向连公公道:“你陪着贞敏郡主去送含玉郡主一程,就说是朕的旨意,含玉郡主忠淑柔惠,舍己为人,乃为天下女子典范,特敕封为忠淑公主,回京以后以公主礼制下葬,享太庙供奉。”

    连公公即刻拱手称是。

    西凉茉倒是没想到宣文帝竟愿意赐司含玉哀荣无限,虽然说人死如灯灭,什么荣华富贵不过都是一场空,但是对于德王妃而言,也算是一种补偿了。

    西凉茉再次对着皇帝拜谢,宣文帝原本想上前扶起她,但是西凉茉却坚持拜了下去,只道:“陛下,这是臣女替含玉来谢陛下恩典,定是要拜的。”

    宣文帝闻言,也没有再阻止,任由她行完叩拜大礼,随后与连公公退出了帐篷。

    宣文帝看着西凉茉远去的背影,不由怅然微笑,仿佛自言自语似地道:“这丫头,看似个温柔婉约的,性子倒是和她母亲一样倔强得不行。”

    不知何时,在帐篷的屏风后慢悠悠地走出一道深紫的身影来,百里青把一叠批好的奏折搁在案几之上,懒洋洋地一笑:“是啊,贞敏郡主,确实是倔强得挺有意思的。”

    居然不问过他的意思就这么擅作主张合离了,这小狐狸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觉得这也算是个不错的消息。

    “陛下,您就不担心贞敏郡主这么离开了德王府,日后要如何自处,人言可畏……。”百里青悠悠地随口道。

    宣文帝还算清俊的眉宇间瞬间闪过厉色,冷嗤一声:“谁敢在背后乱嚼贞敏的舌根子,朕便让她们一世都说不出话来,至于贞敏未来的依托……。”

    他顿了顿,眼底满是骄傲地道:“这天下能配得上贞敏的人有几个,只要贞敏开口,看上了谁,朕自然是保她后半生平安喜乐的。”

    百里青冷眼看着宣文帝的模样,心中暗嘲——保贞敏平安喜乐?

    倒还真是一副慈父模样,却不知道小狐狸前面受折磨的那些年,這位陛下又在何处?何况,居然就这么自以为是地认为小狐狸就是自己流落在外与蓝大夫人的女儿,还真是轻率呀。

    哼——!

    百里青心中冷嘲,却懒得说什么,只扔下奏折,懒洋洋地道:“既然陛下一切都想好了,自然没什么需要操心的,微臣批了一上午折子了,去睡一会子。”

    “爱卿辛苦了,春困秋乏,爱卿自去休息就是,若有事,朕自让小连子先替你挡下。”宣文帝立刻关心地道。

    “嗯/。”百里青点点头,正打算回自己帐篷睡一觉,琢磨着得养足精力,也好晚上去把自己小狐狸抓来好好地磋磨、磋磨。

    顺便问问她日后的打算。

    宣文帝又有些犹豫地开口:“爱卿,那个……。”

    百里青转脸,瞥见皇帝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便有些不耐地挑眉:“陛下可还有事?”

    宣文帝这才道:“那个……陈昭仪前日与朕告罪,说是她无意冒犯和冲撞了爱卿,不知爱卿可否宽恕于她。”

    陈昭仪原本是皇后娘娘身边一名宫女,最近颇得皇帝亲睐,封了昭仪。前些日子时常在皇帝枕头边嚼舌根,说百里青是祸国殃民的阉人妖孽,其罪当诛,否则国将不国。

    百里青挑了下眉,似笑非笑地道:“陛下既然不愿意惩罚昭仪娘娘,想必陛下是认同昭仪娘娘的话的,微臣自然也不敢追究什么,既然如此,微臣这祸国殃民的阉人自然只能求去了,正巧最近微臣身体不适,年事已高,告老还乡……”

    宣文帝一惊,随后立刻上前对百里青急道:“爱卿,何故如此说话,朕何曾说是赞同陈昭仪的话,切勿要提告老还乡之事,你这一走,不说满朝朝政俗物让朕如何安心修炼,何况还有前往蓬莱仙山寻求长生方士与药物之事,也是你一手主持,爱卿若告老还乡,朕可如何是好?朕必定会惩罚陈昭仪,以告于后宫诸人,安分守己!”

    百里青“嗯”了一声,淡淡道:“不知陛下打算如何惩戒这多舌多语的是非之人,以安臣之心?”

    宣文帝立刻小心询问:“爱卿有何意见?”

    百里青思索了片刻,随口道:“陈昭仪既然是陛下的爱妾,臣怎么敢太过为难昭仪娘娘,既然陈昭仪是不分是非,又口舌生非,就请陛下去掉她的口舌就是了。”

    宣文帝一听,顿时有些犹豫,陈昭仪也就是那一张嘴,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丰润柔软,如水嫩的果子一般,唇齿生香,平日里他在她身上,最得趣的也就是这一点红唇,若是是没了……

    但他瞥见百里青眉眼间那一丝不耐烦,便立刻道:“好,一切都如爱卿所言,朕立刻传旨!”

    百里青悠悠一挥衣袖:“那微臣就谢过陛下为微臣正名了。”

    临走前,他仿佛嘲谑似地一笑:“陈昭仪真是白长了那张嘴,虽然与蓝翎夫人有那么几分相似,但是蓝翎夫人从来就不会在人后嚼舌根,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也不知道是谁让她有这种胆子学蓝翎夫人的,平白侮了蓝翎夫人。”

    话音初落,他就看见宣文帝眼里瞬间闪过一种狐疑、深思,随后渐渐变得暴虐的光芒。

    百里青轻笑,转身走出了帐篷,浮光锦制成华美的袍裾在地上无声地蜿蜒成诡谲的纹路。

    “千岁爷,要不要……。”魅一的声音悄无声息地浮现在他的身边,语气平淡却充满了危险。

    百里青淡漠地道:“暂时不必,一个视美貌为生命的女子,没了嘴巴舌头,想必日子过得一定非常愉快。”

    魅一轻声道:“但是最近听影部的人说皇后娘娘最近和太子爷动作有些大,据说和靖国公为首的武官们走得有些近,看样子最近就要有些动作了。”

    “哼!”百里青危险地眯起眼,唇角勾起一丝阴霾的笑容来:“靖国公那老头儿确实有点着急,怕是因为他谋划三年的事就此功亏一篑,正是懊恼的时候呢,谁知道他这老狗,狗急跳墙做出些什么事来!”

    “千岁爷,要不要咱们……。”魅一刚打算说什么,百里青就漫不经心打断了他:“行了,西凉老头那里,本座自然会让西凉茉去对付他,你让影部多盯着宫里的女人们就是了,女人一多,就是个是非之地。”

    魅一立刻称是。

    两名小太监打起华美的帐篷帘子,让百里青进去,两名美貌宫女立刻上来为他简单宽了外衣,再披上一袭柔软的紫色素缎外袍,伺候着百里青坐下,一人乖乖地四肢着地,头点掌背,以背为矮凳,让百里青搁脚,另外一人立刻跪下来,先是拿了个盛满瓜子的精致宽底小银盘顶在头上,再拿了小锤子小心地帮百里青敲着腿。

    百里青闭着眼,也不说话,魅一站在一边的阴影里静静地候着。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才闭着眼,慵懒地轻哼一声,边摸了把美貌宫女头上小银盘里的瓜子磕起来:“真是累煞本座了,这般大好春光,还要帮陛下批折子,连今儿发生的那些热闹好事都没看着,倒还要分神处理后宫女人那些破事。”

    魅一面无表情,心中暗自嘀咕,您这是在怨今儿郡主与小王爷精彩的夫妻决裂没让您边嗑瓜子边欣赏才对呢。

    “陈昭仪今后没了嘴和舌,便是被废庶人一个,跟千岁爷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就跟当初的淑妃娘娘一样!”小胜子端来热茶,边得意地倒茶,边道

    敢瞧不起他们阉人,不把他们当人,哼,看着是个主子,等着你不得宠的时候,还不是一样零落成泥,任由他们这些阉人作践?

    淑妃当年冲冠后宫,是韩贵妃都比不得的,还不是被千岁爷在最得宠的时候硬生生让陛下将她送去喂了蛇?

    一个小小昭仪也敢大言不惭!

    百里青没睁眼,只是懒洋洋地道:“陈昭仪还是陈昭仪,位份不会变,既然她是皇后娘娘的人,本座自会让陈昭仪受刑后早中晚都到皇后娘娘面前请安,让她们一叙主仆情分,皇后娘娘一定很是欢喜。”

    皇后娘娘,最近大约是闲得发慌,喜欢整些妖蛾子,这一次就算是他给她们的警告,若是再有下一次……。

    百里青轻嗤,他虽然懒得动司承乾,却不表示他能任由他们恣意妄为。

    ——老子是肥嫩月票的分界线——

    西凉茉出了皇帝帐篷的时候,司流风已经不在门外了,她自然并不知道司流风曾经来过,便径自与连公公一同去了德王府的帐篷。

    到了帐篷外面不远处的时候,已经看见了不少人伏在德王妃的帐篷外,哀泣声一片。

    帐篷之上已经挂起了一朵临时用纸折的白花。

    连公公一看,便微微拧眉:“未曾经过陛下允许,这样临近陛下的地方是不允许挂白花的,会冲撞了陛下!”

    西凉茉站在不远处,轻叹了一声:“算了,就这样吧,陛下想必不会介意的。”

    连公公见西凉茉这么说,倒也是认同的,便不再说话。

    西凉茉朝帐篷走过去,那些正在哭泣的仆人见到了她,忽然都露出一种惊愕又怪异的表情来。

    西凉茉看在眼底,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径自和连公公掀了帘子进了帐篷。

    初进帐篷内,她就听见里面那撕心裂肺的哭泣之声,德王妃正被两个老嬷嬷扶着,趴在那担架边上哭得不能自已。

    司流风正在一边安慰于她,所以西凉茉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听见他沉痛地温声道:“母妃,含玉妹妹已经走了,她不会希望看见你因为难过而伤身的,而且雨儿虽然没有了孩子,但是她还是保住命了,若您也倒下了,雨儿看见也会伤心的。”

    德王妃捂着脸,泪如雨下,她只觉得自己肝肠寸断,不过是短短这样半日的时间,原本活蹦乱跳的大女儿和小女儿就一个没了,一个重伤。

    特别是自己的大女儿,是老德王爷给她的唯一念想,所以自小就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就是这样娇养着长大的孩子,怎么却是个实心眼的,竟然去给别人挡着猛兽,惨死如此!

    一想到此,德王妃的心就痛得不能自已,她泪眼朦胧地颤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不是西凉茉那个贱人去死?为什么死的会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她竟然那么傻去为那贱人当了挡箭牌!”

    说着她的声音忽然一顿,德王妃一把抓住司流风,瞪大了满是红血丝的眼,厉声道:“含玉是不是不是自愿的,是西凉茉那个卑鄙的贱人把含玉推出去当挡箭牌,本王妃……本王妃要去见陛下,要为含玉讨个公道,要西凉茉那贱人以命来赔我的女儿还我的孙子!”

    司流风一怔,沉思片刻,刚想要说什么:“母妃……。”

    却忽然被人尖利的咳嗽声打断:“咳咳,德王妃、小王爷,陛下让咱家与贞敏郡主一同来看忠淑公主,送忠淑公主一程。”

    连公公的声音瞬间让德王妃回过神来,她不由一愣:“忠淑公主?”

    连公公点点头,一脸沉静地道:“是,陛下口谕,德王府嫡出郡主司含玉,忠淑柔惠,舍身救人,堪为天下女子的典范,特敕封为忠淑公主,回京以后以公主礼仪下葬,并享太庙香火供奉!”

    德王妃又悲又喜,悲伤的是女儿已经去了,就算追封了她,她也不会活过来,喜的是女儿一身骄傲,如今这样的哀荣至极,不但算是最后给女儿的一份冥礼,也是对德王府极有好处的一件事。

    “德王府众人,还不谢恩!”连公公高声道/

    “谢陛下隆恩!”德王妃在两个老嬷嬷的扶持下与司流风一同下拜,谢恩。

    谢恩之后,她却忽然看见站在连公公身后那一抹纤细而熟悉的身影,又想起了连公公方才的话,她梭然瞪大了眼。

    是了,方才连公公是说与西凉茉一同前来的!

    德王妃一见西凉茉,顿时两眼泛红,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西凉茉,你这个扫把星,怎么还敢过来,你害死了含玉,害得雨儿流产,如今生死不明地躺在了那里,你是不是还嫌不够!”

    西凉茉微微拧眉,但她知道德王妃此时悲痛的心情,便还是道:“德王妃,含玉不是我害死的,是司含香害死的,她设下了陷阱,引诱含玉和我们过去,再放出恶熊,这件事是太子殿下亲自查证……。”

    “不管你怎么狡辩,你这无耻贱人,难道含玉不是为你而死的么,流风说了,你分明是会武艺的,含玉一个纤弱女子,你怎么能推她去为你挡住那恶兽!”德王妃尖利地怒道,气得浑身发抖。

    若不是两个嬷嬷使出全身力气拉住德王妃,德王妃就要扑上去抓挠西凉茉了。

    她又狠狠地盯着西凉茉道:“我只恨当初瞎了眼,竟然把你这蛇蝎心肠的贱婢招进了德王府,自打你进来后,我们王府就没有一天顺心事,你不能生也就算了,还想要害死雨儿和我的孙儿,连含玉对你那么好,也下的去手,老天爷真是不公平,你这恶妇为何没有也被那恶兽分尸!”

    “够了,王妃娘娘,就算您有丧女失孙之痛,也不能对郡主如此随意污蔑!”连公公忽然厉声打断了德王妃。

    他方才体谅德王妃失去爱女亲孙的痛苦,所以对她方才的失言不计较,却不想这个德王妃是越来越糊涂的,竟然越说越过分!

    德王妃这才不甘心地恨恨住口,只目疵欲裂地瞪着西凉茉,仿佛随时要扑上去咬杀了西凉茉才肯甘心。

    西凉茉却一抬手阻止了连公公,只淡淡道:“德王妃只是初经丧女之痛,连公公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计较了。”

    面前的女人已经不是那个温柔沉静,贤淑精明的德王妃了,她如今就是一个市井妇人,对于一个已经被愤怒和怨恨冲昏头脑的女人,她认为根本没有必要和对方争论对错,她来,只是来做她要做的事,而不是来吵架的。

    连公公看了眼躺在不远处地上干净担架上的司含玉,了然地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这是西凉茉对司含玉的体恤。

    “贱人,你不要假惺惺了,你害死了含玉还在这里惺惺作态,你会有报应的!”德王妃愤怒地大骂。

    西凉茉没有看她,只是看向了司流风,冷冷地道:“小王爷,你若是希望我们大家相安无事,便最好不要对您的母亲随便乱说话,否则,我不保证若是她不够冷静导致我也不够冷静,若是不小心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那就抱歉了!”

    司流风眼底闪过一丝恼怒,手在背后梭地紧紧握成了拳头,几乎想要捏碎自己手中的玉佩。

    德王妃一听,这话几乎如火上浇油一般,让她愈发地愤怒,用力地识图挣脱自己的手:“你这贱人,竟然还敢如此大言不惭地威胁于自己夫君和婆母,你这样不孝、不忠、不淑的贱人,就该被乱仗打死,不,该被浸猪笼……。”

    她一转身一把抓住司流风的手臂,一手指着西凉茉厉声道:“风儿,去,教训她,她还是你的人,做丈夫的教训妻子,天经地义,去啊,给我往死里打!”

    连公公一听,这还得了,他刚想说什么,却被西凉茉按住了手,才硬生生地住嘴,只是冷冷地瞪着几乎发疯失态的德王妃。

    西凉茉看着德王妃,淡漠地道:“德王妃,你只是早就恨毒了我,所以不管事实如何,都要指认我为凶手,方能排转你心头之恨,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好解释的,就这样罢,你是想要杀还是要刮,都随你的便,至于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就看你自己了。我想小王爷来得及告诉你我会武,却不知为何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已经与他合离了,所以他没有任何权力以教训妻子的名义来教训我!”

    德王妃一愣,脸色瞬间一阵惨白,一阵通红。

    她咬牙,不可置信地看向司流风,抓住司流风手臂的指甲几乎陷入他的臂膀:“为什,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你和这贱人合离了,她说的是真的吗,合离,你怎么能够合离,她就算不能死在咱们手里,也该是被你休弃啊!”

    “你就这样让这个贱人逃出你的手心,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德王妃的一声声毫不客气的辱骂让司流风的脸色霎那黑如锅底。

    “母妃!”他暗自咬牙,顿了顿,忽然声音僵硬地道:“母妃,你精神不好,悲伤过度,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来人,送德王妃到本王的帐篷去休息!”

    说着他一个冷眼扫向那些站在一边的嬷嬷和丫头们。

    那群嬷嬷和丫头早就为德王妃的言论吓得半死,这小王妃……不……贞敏郡主几乎是陛下的心头肉,看着连陛下身边的连大总管都过来了,可见陛下有多心疼这个和自己姐姐相似的郡主,几乎将她当成了公主一样疼宠。

    王妃怎么敢一口一个‘贱人’,一个一个杀掉她?

    想必是被郡主的死和雨姨娘肚子里孩子的死给气晕头了。

    如今司流风一个眼神过来,她们立刻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强行半拖半抱地将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的德王妃给带走了。

    出了帐篷,老远地还能听见她传来的尖叫与怒骂。

    西凉茉看了看司流风:“小王爷是个聪明人,一向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最好的。”

    说罢,她转身走向司含玉,蹲下来看了看躺在担架上了无声息的少女,便是一个时辰之前,她还是活蹦乱跳唤着自己‘嫂子’的鲜妍少女,如今不过两个时辰,她就已经不会动,不会笑,不会哭,脖子上缝合的伤痕让她看起来更像一具破碎的布娃娃。

    西凉茉轻轻抚摸过她柔软的发丝,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条艳丽的丝巾轻轻地为司含玉扎在脖子上,打了个美丽的蝴蝶结。

    丝巾承托得司含玉的脸色微微透出美丽的红来,没有再那么苍白凄凉。

    “含玉,你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只是嫂嫂却不能再做你的嫂嫂了,人世无常,你前半生如此美丽绚烂,后半生谁知是否烟花易冷,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只要记得哥哥还是最疼爱你的哥哥,嫂嫂还是那个你最喜欢的嫂嫂就好了。”西凉茉轻声温柔地道,为司含玉将那些细碎的发丝挂在耳后。

    最美丽的少女,青春定格在她最绚烂的时刻,就像松脂包裹住了蝴蝶,有一种悲凉的美丽,但或许于她也未必不是好事。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因为西凉茉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有一天要对德王府拔刀相向的时候,该怎么面对一片赤子之心的司含玉?

    沉默了片刻,西凉茉身后传来司流风低沉的声音仿佛极为隐忍:“茉儿,你真的就这么恨我,一定要和离么?”

    连公公听见司流风这么说,看了眼西凉茉之后,他乖觉地退出帐篷。

    西凉茉垂下眸子,淡淡地道:“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怨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妇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她顿了顿,将白布给司含玉盖上:“妾身……这是最后一次自称妾身了,觉得这和离书的意境是极好的,既然妾身与小王爷并非一条道上的人,又何必再如此纠缠,各生怨怼,所以妾身等着小王爷的这一纸和离书。”

    说罢,西凉茉起身,向帐篷门口走去,临出门前,她忽然转头补充了一句:“我若是小王爷便要好好地考虑,接下来的事,怎么对陛下交代,毕竟能偷偷将熊运到岷山上,对于一个深闺女子而言,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知道的人说是德王府家教不严,门庭不谨,以至于出了庶女谋害嫡女的事,不知道的……。”

    西凉茉的声音带了一丝嘲谑:“不知道,说不定会以为您谋逆呢,您真的愿意为了一个司含香,让德王府陷于被陛下怀疑的境地么?”

    说罢,她便转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帐篷。

    司流风看着她的背影,脸色阴沉地哐地一声捏碎了手里的龙凤玉佩,那是当初他给西凉茉的聘礼。

    竟然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放弃要夺取香儿的性命么?

    西凉茉,本王该认为你是太执着,还是太狠毒呢?

    ……

    连公公随着西凉茉走出了地,忽然对着西凉茉低声道:“千岁爷,很有些不悦。”

    连公公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西凉茉的脚步一顿,随后有些疲惫地道:“行了,替我跟师傅说,今儿是我不对,不该掉以轻心,非不让魅七和魅六跟着。”

    连公公也有些不赞同地道:“小姐,不是咱家多嘴,您这个性子得改改,魅六和魅七的任务是保护您的安全,但是您也不是第一次找各种由头支开他们了,就算您不喜千岁爷让人看着您,也总要顾忌着自家性命才好。”

    这也是为什么方才千岁爷明明就在陛下的帐篷里,却没有出来见郡主的原因。

    西凉茉今儿正是忧伤烦乱的时候,听着连公公念叨,愈发觉得有一种很难以忍受的情绪正在心中左冲右突,便不耐地道:“行了,连公公,就是我死了,千岁爷也不外再费心去找一个有趣点的玩物,你们只要教导得这玩物晓得忤逆千岁爷,又不要太自寻死路就是了。”

    连公公闻言,顿了顿道:“若是您真有事了,千岁爷是不会如何,但魅六和魅七便已经没有再存在的价值了,没有价值的人与东西,是不配留在千岁爷的身边的,当然,这没有价值的东西或许还包括您身边的三个丫头、两个嬷嬷,甚至靖国公府邸,更甚者或许还有咱家。”

    西凉茉听得心中一怔,她有些不自在地道:“公公,您就不必开玩笑了,怎么也不会牵连到您的头上。”

    连公公是九千岁手下第一干将,谁人不知道?百里青也不是那种会冲动行事的人,所以何必将她说成妲己、褒姒一样会引得君王一怒,伏尸千里的人物?

    连公公神色还是看不出喜怒的,只是淡淡地道:“小姐,您说的都没错,只是您应该知道千岁爷视天下苍生为他手中玩物,他若是真没有什么值得惦念的,这天下苍生就少不得要陷入离乱动荡了,您就算不为苍生黎民与我们这些不相干的奴才考虑,也该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您若能没有任何在意的人和事也就罢了,若是有,又如何能庇护于他们,不让他们重蹈今日含玉郡主的覆辙?”

    西凉茉楞了楞,没有说话,是,她自然是知道百里青那古怪的性子,薄情又残忍,喜怒不定,谁知道他哪日觉得真心无趣了,不说他会刻意翻云覆雨,便真的撒手不管朝政,都会引起天下大乱。

    而自己真的能做到……什么人都不管,都不顾么?

    若是如此,她今天本来就不该为了含玉的事,彻底地暴露了自己,与德王府翻脸。

    果然……还是太冲动了么?

    西凉茉抚着脸,长叹了一声。

    等着西凉茉回到自己的帐篷,自然少不得被白玉、白珍、白蕊和两个嬷嬷抱住又哭又笑,外带狠狠数落了一通。

    西凉茉无法,便任由她们鼻涕眼泪在自己身上抹了一轮,方才罢休,何嬷嬷又早早吩咐二婢给她准备好了洗澡水,自然是冲洗沐浴了一番,她才觉得极为疲倦,在浴桶里才觉得浑身酸痛不堪。

    太过高强度的动用武艺与内力,于她而言,还是头一次,所有心神在其他的事情上还不觉得,如今放松下来才觉得浑身难受。

    “唉……嬷嬷,您就温柔一点,这么粗鲁,怎么合您这高贵的二品女官的形象呢?”西凉茉在何嬷嬷忽然一把捏住自己颈后肌肤时,忍不住尖叫起来。

    何嬷嬷冷冷睨了她一眼:“郡主,大家闺秀说话要低声语,不得高声喧哗。”

    但是她手下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温柔的迹象,直捏得西凉茉哀哀叫唤不已,西凉茉喊得越大声,她捏的越用力,西凉茉发现这一点之后,只好憋得脸上通红,眼睛含着两泡泪,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嬷嬷啊,嬷嬷,人家知道错了,再也不敢这么莽撞了!”

    何嬷嬷见她一副真心悔改,知道错的样子,方才松了劲道,一边慢慢地帮她捏揉那些酸痛的肌肉,一边道:“不是奴婢说您,这……。”

    何嬷嬷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一会子,却发现西凉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那桶里累得睡着了,她不由微微拧眉,这样的身子骨,怎么了得,不过是一个上午的折腾就成了这个样子。

    西凉茉的身子骨看似好了很多,但是往年里亏得太厉害,到底不是一会子能补得上的,若是太过损耗,恐怕还有内损不止。

    她刚想唤醒西凉茉,免得在水里着凉,忽然一只手就悄无声息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何嬷嬷一惊,回头一看,便恭敬地福了福身子,退了出去,顺带将外头的寻常婢子们都带走,去唤了白珍、白蕊过来守着主子们。

    ……

    西凉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梦里仿佛见到了一只蝶翩然飞去,司含玉笑着去追,却不知前方脚下是万丈悬崖,她一惊,正要去拉住她,却忽然觉得背上不知被哪里来的一把利钩忽然给勾住了皮肉,痛得她脚步一滞,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司含玉掉了下去。

    等着她忽然睁开眼,看着眼前一只幽幽白烛的淡黄烛火上,有扑火的小蛾子挣扎跳跃,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原来肩膀上的痛,竟然不是错觉。

    而是——有坏人在咬她。

    她下意识地一摸身上,果然,不着寸缕,满手滑腻柔软肌肤。

    “怎么,终于睡饱了?”男子幽幽轻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随即,西凉茉便感觉自己的耳垂被柔腻的唇舌咬住,暧昧地吮咬,身上也不知道是秋夜寒凉,还是他的动作让她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