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彼年真相

第一百二十四章 彼年真相

    

    西凉茉摸着手里的鞭子,似笑非笑地道:“是啊,我就是对皇后娘娘的人出手了,怎么样,你不也一样对我出手么?”南宫姑姑从少年时代就跟着皇后,那么多年来一直都叱诧后宫,几乎是宫里除了尚宫之外官阶最高的女官,就算是外头的王妃、夫人们哪个见了她不是客客气气的。

    这般被打,肌肤上传来的痛更让她感觉到羞辱。

    南宫姑姑捂住脸,从地上爬起来,森冷地睨着西凉茉:“贞敏郡主,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么,皇后娘娘不想撕破两家脸面才这样处置你,若是你聪明点便就罢了,竟然这样与皇后娘娘作对,大逆不道,是想要被诛九族么?”

    西凉茉挑了下眉,似笑非笑地道:“是么,这么说本郡主还要感谢皇后娘娘的仁慈了,没有直接下令处置我?”

    南宫姑姑傲然地道:“那是自然。”

    “可惜本郡主一向不是那种识趣的人,不若咱们到陛下面前去对峙一番如何?”西凉茉淡漠地道。

    这位南宫姑姑真当她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会被‘皇后’二字就吓坏的少女么?

    若是这种事能当着皇帝的面公开处置,皇后又怎么会拐弯抹角通过太平大长公主的手来处置她?

    西凉茉看向太平大长公主,微笑道:“公主殿下,不知您是否愿意为贞敏做个见证,今日您将我掳到这里来,全然是因为皇后娘娘的命令。”

    太平大长公主淡漠地瞥了南宫姑姑一眼,随后道:“那是自然的。”

    西凉茉的话让南宫姑姑脸色瞬间一变,随后太平大长公主的话更是让她不可置信地猛然抬头看向大长公主:“公主殿下,您胡说什么,分明是……。”

    话音未落,太平大长公主立刻恶狠狠地扬起手中的鞭子就朝着南宫姑姑劈头盖脸一顿打:“你这贱婢,胡诌些什么,竟然敢对本公主这么说话!”

    南宫姑姑没有想到大长公主说打她就打她,立刻被抽得满地打滚,惨叫不止:“啊……啊……!”

    太平大长公主打了好一会,方才觉得累了,她阴沉地盯着在地上颤抖不止的南宫姑姑道:“怎么,你还想说是本公主主使这件事的么?”

    南宫姑姑泪水涟涟地咬着牙,只觉得浑身痛不可挡。

    虽然皇后娘娘是透露了一些太子殿下似乎对贞敏郡主特别关爱的消息,但明明就是大长公主决定将贞敏郡主抓到这里来,说要让贞敏郡主永远不能勾引太子殿下的!

    看着南宫姑姑一脸倔强不说话的模样,太平大长公主大怒,不管到底是不是她决定要绑走贞敏,但是既然自己已经这么说了,南宫姑姑竟然如此不识趣,当着贞敏的面子让她下不来台,怎么不让她生气呢!

    “公主殿下,不管怎么样,贞敏郡主勾引太子殿下本来就是事实,是殿下身边的幕僚都看到的,您就这么放过她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么?”南宫姑姑捂住脸,痛苦地爬起来对着太平大战公主颤声道。

    她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长公主会忽然倒戈相向,她明明就是很憎恶一切敢与太子殿下有牵扯的女人的么?

    太平大长公主既然已经认定了西凉茉是知己,便完全推翻了之前的认知,即使南宫姑姑说的是实话,在她眼底都是不可容忍的触碰自己逆鳞的行为,所以她不但没有因为南宫姑姑的话回心转意,反而怒道:“你才是贱人,来人,给本宫将这忤逆的贱婢处置了!”

    西凉茉看着太平大长公主恼羞成怒的模样,心中不由暗自好笑,这位公主殿下真的很自负和骄纵,只要你得了她的心意,就能处处护着你,当然也可以像对南宫姑姑这样,瞬间翻脸不认人,甚至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

    “公主殿下,您不可以……!”南宫姑姑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看着目露冰冷凶光的太平大长公主,忽然浑身发寒。

    太平大长公主竟然是真的要杀了她!

    “公主殿下别生气,为了这起子挑拨离间的小人气坏了身子,岂非很不值得,像这样的人就交给贞敏来处置就好了。”西凉茉微微一笑,伸手抚在太平大长公主的手上。

    随后南宫姑姑就看见从来都冷酷异常,随心所欲的太平大长公主竟然瞬间被西凉茉安抚了怒气,只见公主对着西凉茉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就交给贞敏处置,你且处置快些,我还有些问题要问你。”

    南宫姑姑错愕地睁大了眼,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西凉茉,这个贞敏郡主到底给太平大长公主灌下了什么样的迷药,竟然能让太平大长公主这样对她言听计从,甚至态度亲和。

    看着都不曾多看她一眼就离开的太平大长公主,南宫姑姑立刻爬起来试图唤住对方。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但直到房门被人‘呯’地关上,南宫姑姑也没有等来太平大长公主回头。

    西凉茉似笑非笑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南宫姑姑,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如此狼狈和不明智呢?”她顿了顿,转到南宫姑姑的面前,用皮鞭挑起南宫姑姑那张原本秀雅,如今血迹斑斑的脸:“还是本郡主看起来比公主殿下更让你害怕?”

    “呸,谁害怕你,西凉茉,你最好放明白一点,我是皇后娘娘的人,不是你想动就能动的!”南宫姑姑还是不相信西凉茉会敢真的要她的性命,便冷嗤一声,颤抖着身子靠在墙壁上,恨恨地瞪着西凉茉。

    都是这个贱丫头,否则自己也不会从皇后娘娘身边的一等女官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西凉茉看着南宫姑姑,忽然一笑:“谁说是我动了皇后娘娘身边的一等女官呢,只是姑姑你虽然半老徐娘,但姿色犹存,所以回宫路上不幸遭遇江湖采花大盗,以至于香消玉碎,清白被毁,最后被五成兵马司的人发现你不着寸缕地躺在了朱雀大门下……。”

    看着南宫姑姑渐渐惨白的脸色,西凉茉又继续道:“想必这样‘女官容姿仍犹在,寂寞春闺三十栽,却遇大盗惨遭蹂躏’的戏码一定没多久就会流传便京城的大街小巷,姑姑,你也算是名扬京城了。”

    一番话说得南宫姑姑脸色凄然,抖如秋日风中落叶,她不敢置信地伸手指着西凉茉:“你……你好狠毒!”

    西凉茉一边玩弄着自己手里的皮鞭,一边冷酷地嗤笑道:“是啊,不过都是向皇后娘娘和姑姑你学的而已,难道皇后娘娘在怂恿公主殿下把我抓到这里来处置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也可能会遇到那样的下场么,或者说这样的下场不就是你们为我准备的么?”

    “你……。”南宫姑姑瞬间词穷,没错,皇后娘娘是知道太平大长公主的手段的,所以才故意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大长公主,甚至让陈元当着公主殿下的面将当时太子爷为了帮助贞敏郡主而打伤小王爷的那种情况描述出来,甚至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太子爷对贞敏郡主的眷恋模样,以刺激大长公主的怒气。

    一来免掉了自己动手会引起的怀疑和后续不必要的麻烦,二来也能让皇后娘娘出一口埋在心中许久的恶气。

    自然是希望贞敏郡主死得越悲惨越好。

    西凉茉看着南宫姑姑的模样,不由轻笑起来:“南宫姑姑,你说说看,既然你们都不打算对我容情,我又为何要对你们容情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才是我做人的原则。”

    说罢,她忽然起身唤人:“来人,进来好好地伺候这一位姑姑。”

    此言方落,站在门边的两个青衣大汉立刻彼此对望一眼,淫笑着向南宫姑姑走去。

    “郡主……郡主……!”南宫姑姑忽然赶紧爬了过去,恐惧地一把抱住西凉茉的脚,尖声叫道:“不要叫那些人过来,奴婢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奴婢而已啊,奴婢一切都是听皇后娘娘的命令行事啊!”

    西凉茉看着匍匐在自己脚底下的女子,随手一抬,让那些大汉退回了原地,她半蹲下身子看着南宫姑姑,冷漠地嗤笑道:“我素闻南宫姑姑对皇后娘娘很忠心的呢,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或者,你以为你能凭借这些话就让我放过你么?”

    南宫姑姑羞愧地红了脸,但是却依旧紧紧地抱住西凉茉的手臂告饶:“郡主,您想知道什么,奴婢都说,只是不要……不要……让那些人过来。”

    西凉茉淡淡地道:“好,我想知道的是,为何皇后娘娘会对本郡主有如此敌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皇后娘娘甚是喜欢我,还曾经内定我为太子良娣。”

    南宫姑姑擦了擦泪水,垂着头低声道:“没错,当初皇后娘娘是很欣赏郡主,但那是因为娘娘还没有看到郡主的容貌的时候,而且郡主彼时有贤良淑德的美名在外,与韩二夫人势同水火,若能选得郡主为良娣,便能保证靖国公府邸永远是支持太子殿下的,同时还能以钳制韩二夫人来对付韩贵妃……。”

    什么贤良淑德,如今她才发现这位郡主根本是个不输给大长公主的恶鬼,甚至比大长公主还要令人畏惧,还好当时皇后娘娘没有为太子殿下求来一个这样的太子良娣。

    西凉茉闻言,不由挑眉道:“皇后娘娘倒是深谋远虑,后来呢?”

    宫里的女人都一颗心九颗窍,即使是皇后这样看着温醇的妇人也一样。

    南宫姑姑又接着道:“……然后那日皇后娘娘切实地见到了您的相貌,方才发现您与……与……蓝大夫人很相似,甚至恍惚间看去,您就像蓝大夫人一般站在娘娘的面前,这勾起了娘娘不好的回忆,她与蓝大夫人有过一段不太愉快的事情,所以皇后娘娘便不愿意再甄选您为太子良娣。”

    “什么不好的回忆?”西凉茉冷冷地道。

    “这……奴婢真的不知道了。”

    南宫姑姑的话音刚落,西凉茉就已经起身冷笑:“我最讨厌那些把我当傻子的人,既然姑姑不愿意说就罢了。”

    南宫姑姑一听这话意头不好,立刻哀求地看向西凉茉,却只在她脸上见到冷酷无比的神情,转身就走。

    南宫姑姑恐惧地看着那些站在门边的青衣大汉再次向她走来,她只得一咬牙再次抱住了西凉茉的脚,拔高了声音:“郡主,郡主,奴婢这就说!”

    西凉茉却毫不留情地一鞭子打开她的手,淡漠地道:“是么,可是本郡主却不想听了。”

    说罢,她径自就要离开,南宫姑姑却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勇气一把撞开那些围住自己的青衣大汉,就扑过去,再次拉住了西凉茉的衣角,哭泣地哀求:“郡主,奴婢知错了,您就再给奴婢这一次机会吧。”

    她绝对不要赤身暴尸荒野,不要被这些粗人玷污!

    西凉茉垂着眸子看着她,那种目光几乎能穿透南宫姑姑的心,如此冷冽、残酷而极具穿透性的锐利,丝毫不像一个年方十六的少女的眼神。

    “最后一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否则……。”

    西凉茉轻柔的声音尚未落地,南宫姑姑就拼命地点头:“是,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一点都不怀疑西凉茉的话语的真实性。

    南宫姑姑立刻道:“皇后娘娘会有这种反应,是因为当初陛下一直都中意的是您的母亲蓝大夫人,还曾经向先皇请求立蓝大夫人为皇后,虽然先帝终归是没有允了此事,但陛下并未放弃,在蓝大夫人嫁给靖国公之后,还曾将蓝大夫人召进宫里宠幸了颇长的一段时日,要将蓝大夫人立为宸妃娘娘,皇后娘娘为此曾经跪在陛下的寝宫前三日三夜,最后陛下才将蓝大夫人送出了宫,后来……。”

    看着南宫姑姑又吞吞吐吐了,西凉茉冷笑道:“后来蓝大夫人出宫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怀上了身孕,算算日子,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就是皇帝陛下春风一度留下的是么?”

    南宫姑姑一愣,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西凉茉,结结巴巴地道:“郡主……你……你知道……?”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太子爷和贞敏郡主有很大的机会是兄妹,加上陛下对贞敏郡主的宠爱,皇后娘娘是怎么样都不会让太子爷和郡主在一起的。

    当初郡主已经是德小王妃的时候,皇后娘娘虽然有点不甘心就这么让情敌的女儿嫁给如意郎君,过上了好日子,但还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在那个时候皇后娘娘就无意察觉了太子殿下对贞敏郡主一些超乎寻常的关心。

    西凉茉轻嗤:“我为何不能知道,难道这本来是你们约定要守好的秘密么?”

    这原本只是西凉茉的猜测,但是南宫姑姑却忽然点了点头:“是的,当初陛下被迫放弃了蓝大夫人,又不得不与当年的知情人们都约定好了,此事就此埋葬,永远不在提起,郡主你就一直养国公府邸里,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当年陛下既然如此深爱我的母亲,那么又为何要放弃她,只是因为皇后娘娘的反对?”西凉茉总觉得不会如此简单,毕竟皇后娘娘怎么看也不像能完全影响皇帝的人。

    南宫姑姑摇摇头,低低地道:“不是的,是皇后娘娘身后的陆家,也就是以陆相为代表、西凉世家的余老太君、靖国公府邸则是国公爷一同与陛下一同商议后,最后得出的决议,毕竟蓝大夫人身份实在特殊,又代表了国公府邸的脸面,是不能如此不明不白地就成为陛下的妃子的,后来蓝大夫人回府产下郡主后,听说就出家了。”

    也就是说,以蓝氏出家为结局就打算远地抹掉了这不光彩的一页是么?

    至于商议什么的,大概不过是各大世家都认为这种君夺臣之妻的行为,实在是不可取,所以逼迫皇帝必须放弃蓝氏才对。

    而最后在皇权与美人之间,皇帝还是选择了皇权,放弃了美人,甚至放弃了亲生骨肉么?

    西凉茉眯着眼,思索了片刻,总觉得有点儿疑点,忽然问:“既然如此,当初蓝大夫人到底对陛下有没有那份心思?”

    南宫姑姑怔然了片刻,仿佛在努力回想什么,最后有些犹豫地道:“这个……当初蓝大夫人对靖国公的情意倒是众人皆知的,毕竟为了嫁给靖国公,蓝大夫人放弃了公主的身份,也放弃了凰翼将军的身份,至于对陛下……这……这就不好说了,至少奴婢似并不觉得蓝大夫人倾心于陛下的。”

    那也就是说蓝氏并不愿意,而是被强迫进宫的了?

    西凉茉沉默了一会子,又道:“所以也就是说各方达成了这样的协议后,若我降生在靖国公府邸,便只认作靖国公的女儿了?”

    南宫姑姑点了点头。

    西凉茉忽然又问:“那么蓝家的令牌呢,还有当初那些蓝家曾经组建的军队,如今都去了哪里?”

    南宫姑姑看着西凉茉盯着自己森冷的眼神,慌乱却不由自主地道:“这……听皇后娘娘说当初的令牌已经上缴给了陛下,只是陛下觉得蓝大元帅在军中威望太高,功高震主,所以让陆相……除掉了蓝大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