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压倒

第一百二十五章 压倒

    

    除掉了……蓝大元帅?

    西凉茉颇为意外地挑了下眉,忽然忍不住冷笑出声。

    “这就是所谓皇家中人的情意么,为了自己的权势,最后还是可以狠狠地伤害所倾心的人,再逼迫对方认同自己,和自己在一起,难道竟然丝毫不觉得可笑。

    这样的自私自利的感情,难怪蓝氏会宁愿遁入空门也不和这两个男人在一起。

    一个人占据了权力的最高点,自私自利到极点,一个冷漠猜忌,没本事保住妻子,却只能把对别的男人和妻子的不满发泄在孩子的身上。

    西凉茉的模样让南宫姑姑不免感到害怕,她哀求地看着西凉茉道:”郡主,奴婢知道的,不知道,能说的,不能说的都已经告知您了,至于令牌什么,彼时皇后娘娘并不得宠,奴婢又怎么能知道什么,还请您大发慈悲放过奴婢吧。“

    西凉茉看着她,发现她似真的不知道什么了,这才淡漠地道:”你放心,南宫姑姑,本郡主一向喜欢如你这般识相的人,自然不会杀你,但是你也不能再回到皇后娘娘身边。“

    南宫姑姑大惊,失魂落魄地喃喃道:”那……那我应该怎么办?“

    她半辈子都在宫里度过,如果不在皇宫,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以什么为生,当初皇后娘娘就是看着她外宫外没有家眷,不会被人随意威胁背叛,所以才一直以心腹来栽培她,如今没有家眷在宫外,她孤苦伶仃一个人怎么活下去?

    西凉茉淡淡地道:”只要你识趣,大长公主自然会安排好你后半生的日子。“

    说罢,她也不去看南宫姑姑茫然无措的样子,径自转身出了牢门。

    一出门,就见着牢房边上的精致小房间坐着太平大长公主,原来她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这里一边品茶,一边等待着西凉茉出来。

    一见西凉茉,太平大长公主便微笑着递给她一杯香茶:”怎么,问到你想问的了?“

    西凉茉倒是也不客气,径自接过,轻品了一口才道:”是,只是没有想到原来里面还有这许多前朝往事的牵扯。“

    太平大长公主显然是方才的时候已经听到了西凉茉与南宫姑姑的对话了,她讥讽地嗤笑道:”哼,我那皇兄,从年轻时候起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心眼子却是最多,心肠也是所有兄长里头最冷硬了,为了皇权,为了他自己有什么做不出来。“

    西凉茉看着窗外的浮云,淡漠地道:”陛下,确实是生了一副冷漠心肠。“

    当初可以为了皇权,连最爱的人都能下手,强取豪夺,完全不顾对方的意志,如今不也为了长生不老,连朝政也不顾了么?

    西凉茉忽然问:”不知公主殿下可知道当年蓝大元帅是否真的拥兵自重,准备带着自己当初的蓝家军谋反,而蓝元帅死后,蓝家军的结局如何?“

    太平大长公主想了想道:”这……彼时我尚且年幼,后来又出嫁西狄,内情知道的真不多,只是蓝大元帅并没有被公开处置,听闻是被褫夺恶狼兵权后,郁愤忧怖而逝,蓝家军似被陛下让陆丞相解散了。“

    西凉茉并不意外这样的结局,只是……如果蓝家军真的解散了的话,那么为何还有锲而不舍地追寻着蓝家的令牌。

    太平大长公主见西凉茉沉吟模样,便只当她心中郁结,便也宽慰道:”贞敏,你也不必太难过,皇兄当初是亏你的,如今我看着他也很疼你,即便你与司流风和离了,他也还会为你寻个如意郎君。“

    亏欠她,疼她?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冷道:”只要陛下别把我送去和亲,便已经是很好的了。“

    太平大长公主一愣,随后黯然苦笑:”贞敏,你……。“

    西凉茉挑了一下眉道:”公主殿下不必为过去失去的一切而愤怒,因为那已经挽回不了,您倒是不如想想,怎么把太子爷弄到手,如太子殿下这般也算是极品货色,只能让您享用一时,不能享用长久玩弄,岂非可惜。“”贞敏,你说话真像……京城巷子里无耻的恶霸。“纵然是如太平大长公主这样冷酷而放肆的女子都不由红了脸,难道那种温婉可人、聪敏淑女的西凉茉其实是另外一个人么?

    西凉茉摸着手上的皮鞭,笑了笑:”公主殿下,您真是谬赞了。“”我不是在夸奖你,好么?“”嗯,是么,只是私以为这真是对贞敏最好的夸奖。“”……。“”难道您不想享用太子殿下,让他为您痴迷,日日求您临幸么?“”……咱们,还是出去讨论这个问题罢。“

    太平大长公主脸红了半晌,到底还是羞涩地低头。

    于是两女便携手而出,一路开始开始讨论,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男子乖乖躺下,自动求临幸的学问。

    出了走廊,西凉茉才明白为何自己觉得这一处看起来如此面熟,原来此处竟然是当初西凉茉第一次被太平大长公主命人掳走来此侮辱之地。

    太平大长公主看着西凉茉微妙的表情,不由有些好奇:”怎么了,贞敏?“

    西凉茉微微一笑:”没什么。“

    太平大长公主也不曾多疑,便牵着西凉茉一路上楼,前往她在此处的香闺。

    两人正是说话间,太平大长公主刚刚推开门,就瞬间怔然,僵在当场。

    西凉茉一愣,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危险,瞬间从腰上抽出长剑一晃到太平大长公主面前,才发现公主的颈项上架着一把雪亮森然的长剑。

    她也在同时看见了里面坐着的人影,那人一身深紫色的衣袍,正优雅地坐着品茗。”师傅?“西凉茉微愕地失声道。

    百里青搁下茶盏,冷淡地望过来:”看样子你小日子过得不错,一点都不需要为师操心呢。“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眼底那一丝冷芒,便觉得不太妙,随后便赶紧越过太平大长公主,凑上前,讨好地笑道:”师傅,是徒儿不好,让您担忧了,这不也是平安无事了么?“

    百里青淡漠地转开脸:”离为师远点,既然你如此本事,想必以后都不需要为师帮忙了。“

    说罢,他径自起身,就向房内走去,西凉茉一看就知道百里青大约是误会了什么,这会子真生气了,她立刻拉住对方的衣袖:”师傅……。“”我说二位,你们就算要打情骂俏,且让这位仁兄把搁在本宫脖子上的刀先放下可好?“太平大长公主终于还是一脸无奈地出声了。

    这两个人完全无视其他人的存在么,还是真当这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了,竟然就这么往内房走了,这可是她的闺房,未免也太不把自个儿当客人了。

    她话音刚落,百里青已经冷漠地淡淡扔下一句话:”杀了她,处理干净点。“

    此言一出,太平大长公主一惊,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是太平大长公主会忌惮异常的,就是九千岁百里青了,面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把皇族放在眼里,他所掌握的权力即使明着无法处置她,暗地里让她消失,却易如反掌。

    西凉茉赶紧一把扯住百里青的衣袖,求饶似地道:”师傅,这只是一场误会,您别大开杀戒!“”一场误会?“百里青挑眉看了看太平大长公主,公主立刻点头如捣蒜。

    他再看向西凉茉,西凉茉也即刻点头,近乎请求地看着百里青。

    太平大长公主还有用,这是我好不容易笼络到手的盟友。

    睨着西凉茉半晌,百里青才冷冷地一摆手:”让她走。“

    魅一方才梭然收到,身子一点瞬间消失,速度快得让太平大长公主几乎以为那是一个鬼影。”公主殿下,您要不先寻个地方歇息一阵?“西凉茉看向太平大长公主道。

    心中嘀咕,完了,这两个人都是傲慢得要死的性子,如今这么硬碰硬的,公主殿下可会连带着自己也厌上?

    公主看了看百里青,又看了看西凉茉,竟然难得地没有生气,甚至心情颇好地打趣:”你这一位,可是除了名的难伺候……。“

    随后,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凑在西凉茉的耳边轻道:”贞敏,我这回是真信你没对承乾殿下有私心了,只是……九千岁到底是个……你未来总有大好年华。“”公主殿下,您还是先赶紧回吧。“西凉茉很是无语,耳根子有点儿泛红,无奈地对着太平大长公主道。

    太平大长公主怜悯地看着西凉,摇摇头,转身领着那些都被司礼监的厂卫们缴了械的属下们赶紧离开。

    她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算皇帝再觉得亏欠自己,也不会把自己放在和百里青同等的位置上,百里青于皇帝而言,几乎就是他漫长后来十数年的依仗和支柱。

    即使今儿她说百里青想要杀了自己,在某些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那位皇兄是否会帮自己。

    看着太平大长公主匆忙离去的身影,百里青优雅地转身坐下,冷睨西凉茉:”本座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西凉茉便立刻上前,一边乖乖地为这位大爷端茶倒水,一边解释今儿发生的事。

    一大早,她就跟着司礼监派出的小太监,按照历来的规矩去太庙上香,从德王府的宗籍上除名,再归回国公府。

    哪知道一出来,走到了一处相对偏僻处,就遇上了袭击,由于此次是去太庙,西凉茉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在这官道上就出手,而且对方不但人数多,武艺都相当高强,即使魅六和魅七这样的高手也不可能平安地保下所有人。

    她看着情况不妙,自己的人受伤同时在交手过程中,她还发现对方并没有即刻就要取了她性命的意思,便索性卖了个破绽,让他们将她带走。

    再后来,她就从来审讯自己的人身上发现了蛛丝马迹,这一次行动的主事人就是太平大长公主,而这位公主殿下,从来也是个自私又特立独行的女子,只会为了一个人做这种事。”再后来,你别告诉本座你就凭借着你那三寸不烂的小舌头说服了这位鬼公主?“百里青冷冷地嗤道。

    西凉茉点点头,低笑:”呵呵,还是知我者师傅也,我只是在这位公主靠近我的时候,给她下了点而迷智散,让她更容易放松心神,并且受我的诱导。“

    就是所谓的诱导剂,并不会伤害对方的身体,却能让对方的神智放松懈怠,容易被人引诱思维而已。

    百里青听了她的话,神色却越发的冰冷,讥讽起来:”你还真是不怕死,若有一日,真有那些人想要你的命,你以为就凭此能侥幸逃过一次,还能逃过第二次么,你还是学不会狠心这两个字么,所谓的死士,如果不能为主人牺牲,还叫死士么?“”师傅……。“西凉茉暗自叹气,百里青这个千年老妖孽果然和寻常人不一样,一点都不好糊弄啊!

    但是她还是静静地道:”师傅,你需要相信我不是那种任性的人,我和你走的路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能合适您那种孤独寂寞的道路。“

    她是不如百里青的狠毒,但她自从调香习毒开始,她身上就带着三种药物——春药、迷药、毒药。

    每一种各带非烈性和烈性的两种,便可以基本满足防身的需求。

    两人冷冷地对视,谁也说服不了谁。

    百里青气极反笑,忽然梭地起身,淡漠地道:”好,那你就继续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她心中一急,不知为何竟然觉得有一种奇异的慌张,仿佛他这么一走,便不会再回头。

    这人一犯了急,一犯了急,就会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比如现在——”等一下!“

    西凉茉伸手去拉百里青的衣袍,但百里青又怎么会让她拉住,宽袖一摆,就甩开了她的手,西凉茉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莽撞勇气,居然一下子上去就拉住百里青的头发。

    百里青的乌发极长,用紫金冠束起后,流水一般垂在脑后,他一个不防,就被西凉茉扯个正着,西凉茉用得力气大的竟然一下子把百里青给扯倒,连着自己都跌在地上。

    她有点慌,也不知道自个儿哪里来的勇气,竟一下子将百里青压倒了,看着他冰冷带着怒气的眼,近在咫尺抿得紧紧的优美唇线,然后她脑子一热就……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