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等到西凉茉发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目光一转对上了百里青阴魅的眸子,他眸光中掠过了一丝愕光,她瞬间涨红了脸,蓦然弹起身,随后轻咳了一会子:“咳,那个,这是意外,是意外。”

    完了,这千年老妖一定会抓住一切机会嘲弄她。

    百里青看了她片刻,眸光慢地沉下去,幽幽深深,仿佛深邃的海一般,随后起身,一句话也不说,便离开了。

    西凉茉看着他黑色绣螭纹的华美袍裾一闪,消失在门外,不由心中有些愕然。

    这……

    这是怎么了?

    西凉茉有些怪异地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天上没下红雨啊,这千年老妖转性子了么?

    可是,不知为何,西凉茉觉得心中有些茫然,她盘腿坐在地上,手支着下巴,长叹了一声,唉,人家磋磨你的时候,你不爽,这不磋磨你的时候,又开始不安。

    这人哪,就是贱!

    ……

    皇宫三清殿

    西凉茉一身绣白玉兰浅绯色的宫装,挽着高髻,对着座上的皇帝拜下去:“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身子还没下去,就已经宣文帝一把扶住。

    “好了,丫头,你也不必如此多礼,没事就好。”宣文帝看着西凉茉平安无事,身上并无伤痕的模样,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欣慰来。

    “让陛下烦心,都是贞敏的不好。”西凉茉一脸歉疚柔婉地道。

    宣文帝捋着胡子笑笑:“不烦心,不烦心,看到你平安无事,朕心甚悦。”

    自从得知西凉茉失踪,甚有可能遇险的消息,宣文帝这几日就一直都没怎么睡好,并且暴跳如雷,五成兵马司和顺天府尹的两位大人都骂得不敢抬头,派出一切人马在四周大肆搜捕,只怕这位郡主真的出事了,自己官帽不保还是小事,恐怕连小命都不保才是大事。

    好在这位郡主没失踪多久,就被司礼监的探子查到了,并且救了出来,否则尚不知会如何。

    宣文帝看着西凉茉,眼前就不由掠过另外一张与之有七分相似的面容,他忽然突发奇想地道:“是了,你这些日子干脆在宫里住些日子,也好养养精神,压压惊再回去。”

    西凉茉一愣,今儿她进宫就是为了叩谢皇恩,再从德王府回靖国公府,就算是与司流风从此一刀两断,各自欢喜了,才算是和离仪式完成,这突然住到宫里……

    连公公在一边忽然甩恶狼甩手上的拂尘,然后低低咳嗽了几声:“陛下,今儿是贞敏郡主正式与王爷和离的日子,恐怕……。”

    宣文帝一愣,瞬间想起来是还有这么回事,立刻笑道:“你看朕这记性,是了,今儿是你重新恢复自由身的日子,是要先把这么仪式完成的。”

    “陛下若是想见见贞敏郡主,不妨等郡主离开德王府后,再下旨宣召她进宫陪伴皇后娘娘就是了。”连公公笑着补充道。

    陛下对郡主果然很不一样,那种拳拳之心是太子爷都不曾在陛下身上得到过的。

    “对,对,茉丫头,你先回府,然后再进宫陪伴一会子皇后,顺便与朕谈谈天,说说地,朕包管日后再给你寻一门比的德王府还要好许多的婚事。”宣文帝眸光微亮,立刻笑道。

    西凉茉一听,就不由暗自嗤笑摇头,进宫压惊?散心?

    恐怕那位皇后娘娘会更憎恶她吧,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

    毕竟,看见一个昔日夺走自己丈夫所有关注的女子的后人,甚至这个后人还有可能是自己丈夫的孩子,是个女人都不会感到欢喜的。

    西凉茉垂下头,仿佛有些羞涩又无奈地道:“陛下,您最是爱说笑了,如今贞敏已经是残花败柳了,虽然说是和离,也不知道外头把贞敏说成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好的亲事呢?”

    “谁敢说贞敏你是残花败柳,朕必定绝不轻饶!”皇帝面色一冷。

    西凉茉仿佛淡淡地摇摇头道:“陛下,他人心想如何,又怎么是以命令能够阻止的呢,贞敏并不计较他人看法,既然贞敏已经选了这条路,若无一心人,贞敏绝不会再嫁人,一个人反倒自在。”

    皇帝有些哑然。

    等着西凉茉又在三清殿待了一会子,方才离开,打道回府。

    皇帝看着她的目光掠过一丝幽幽的光芒,忽然问连公公:“茉丫头真的很像她,是么?”

    连公公看了看西凉茉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皇帝,淡淡地道:“陛下说得是,只是陛下对郡主的一片拳拳之心,恐怕对于贞敏郡主而言未必是好事。”

    皇帝一顿,眉目瞬间阴沉下去,这事儿是怎么回事,司礼监已经查得清清楚楚,自然也是报给他这里清清楚楚。

    但是西凉茉已经亲自为太平大长公主求情了,太平大长公主自然也是亲自来请罪,皇帝看着两女都言是误会,并且仿佛相处极好的模样,自然也不好再追究。

    毕竟他对太平这个妹妹确实心有亏欠,很早的时候,他就知道太平一向骄横跋扈,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贞敏既然已经原谅了太平,他也只是叱责了太平一顿,并且私下罚没俸禄一年作为给贞敏的压惊之礼。

    只是小连子说得确实没有错,这个宫里确实有人看着他和蓝翎的孩子不顺眼,过去他没有见过这个孩子,也不知道她的模样就罢了,如今这个孩子出落得与她母亲那么相似,每每看见西凉茉,他的心情就会很好。

    许多年轻时候的回忆都会涌上心头。

    大约人老了都是这样,特别的愿意与年轻的孩子相处。

    但这宫里,就是有那么些人,当初强迫他离开了蓝翎,如今连贞敏的存在也无法容忍,实在是让他……愤怒!

    皇帝眼底闪过阴郁如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冷色。

    “你传旨下去,就说皇后娘娘这些日子,骄横跋扈,只顾着与韩贵妃争宠,没有正宫娘娘母仪天下的样子,让她在自己宫里好好地反省一月,宫中大小诸事都交给韩贵妃暂代打理就是了。”

    皇帝冰冷的声音响起。

    小连子顿了顿,恭敬地弯腰行礼:“谨尊陛下圣旨。”

    消息传到了皇后的凤宁宫,皇后摇晃了一下身子,她手上的茶盏瞬间‘呯’地一声落了地。

    一旁的大宫女冷香立刻上前,扶着皇后坐下,口中宽慰道:“皇后娘娘,您也别太忧心了,不过是韩贵妃那起子小人的又用了什么争宠之术,那种小人之计,总有一日会被陛下揭破的!”

    皇后扶着额头,瞬间觉得浑身都陷入一种无边无际的寒冷之中,她垂着眸子痴然苦笑:“不是的,你不懂,你不懂的……。”

    这事,与韩贵妃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事真正有关系的是西凉茉那丫头才对!

    自打西凉茉平安无事出来,而太平大长公主也不肯再见她派去的人,连南宫的踪迹,她也查不到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有了极为不详的预感。

    如今,果然应验了么?

    那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女人,为何永远都像一道乌云一样笼罩在自己的头上,从年幼开始,她就是光芒四射的那颗星子,而自己却永远都只能在她光芒的阴影下,如今,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世安好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女儿却又出现了!

    不但是她,还有承乾,她心爱的儿子,她以未来帝国储君为标准而精心培养的儿子也被西凉茉给吸引了。

    这是什么?

    孽缘么?

    还是蓝翎的报复?

    她忽然顿了顿,看向冷香,沉声道:“去,去宣陆相爷进宫!”

    冷香一愣神,有些为难地道:“娘娘,您应该知道,如今陛下可是将您禁足了,这怎么……。”

    皇后向来温柔和美的脸瞬间阴沉下去,冷道:“没错,是本宫被禁足了,却不是你们被禁足了,不是陆相爷被禁足了,本宫让你去,你就去,怎么,连你也要违逆本宫么?”

    冷香一慌张,立刻跪下去:“不敢,娘娘,奴婢怎么敢违逆于您!”

    “那还不快去!”

    “是!”

    冷香赶紧连滚带爬地出去。

    ……

    西凉茉怎么也没有想到来接自己的竟然是……西凉靖。

    但是很快,她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必定是老太太的意思,只有老太太才会如此深谋远虑。

    “大妹妹……。”西凉靖看着一身宫装,容颜越发娇美的西凉茉,忽然间眼前有些恍惚。

    “哥哥,劳烦你前来一趟,辛苦了。”西凉茉看见他的模样,淡淡一笑,随后转身上轿。

    “起轿!”西凉靖方才就反应了过来,立刻扬声道。

    “等一下!”忽然一道尖利的女音打断了他的话。

    西凉靖看向来人,不由微微皱眉:“德王妃,您还有什么事?”

    德王妃在自己丫头的陪同下,连同管家一起款步而出,她的目光掠过轿子,最后停在了西凉茉的脸上,忽然冷冷地道:“本王妃怀疑你们带走的东西里面,有本王府的传家之宝。”

    ------题外话------

    最近这两天都是三千党啊~——唉~过了这个星期应该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