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自珍重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自珍重

    

    传家之宝?

    西凉靖狭长的眸子梭然闪过一丝厉色,他看向德王妃,冷道:“王妃,您未免也太小看我们国公府了。”

    不管国公府如何内斗,在外头,国公府的任何人都代表了所有人,说西凉茉离开的时候携带了他们的传家宝,不是等于在说国公府的人都是贼么!

    西凉茉则是看着德王妃,并不说话。

    “哼,小看?本王妃当初就是太小看你们这位国公府邸的大小姐了,以为她是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哪里知道原来是眼界大,心气儿高,想要另攀高枝也就罢了,您这样的,进门半年就害得我们家破人亡的扫帚星,咱们真是供奉不起。”德王妃冷笑一声道。

    她身边的大管家也皮笑肉不笑地道:“是啊,少王妃,哦,不,贞敏郡主,您国公府邸的地好东西不少,又何必临了临了,还要来占咱们这些便宜呢,知道的说是您眼皮子浅,不知道的,还不得说是国公爷和蓝大夫人教养不慎呢!”

    周围此刻已经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原本今儿是贞敏郡主与德小王爷和离的日子,原本该低低调调的离开的前少王妃,如今不但把自个儿的嫁妆全都抬走,一溜的箱子看得人人咂舌,而且国公府邸还派了世子爷亲自出来迎接,这不像合离,倒像是……呃,荣归故里。

    如今又听到德王妃说起这番话,自然引来众围观者的交头接耳。

    “听说是这位郡主娘娘先提出合离的,听这意思,那郡主是不是红杏出墙了?”

    “莫非是还带了人家王府的东西走,也未免太贪心了!”

    “不一定哪,瞅着这位郡主也不是个没钱的。”

    “谁知道呢,这抛夫弃家的人什么做出来。”

    “嘘嘘……。”

    无数窃窃私语如潮水一般涌来过来,让西凉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心中只觉得难堪不已,虽然这个大妹妹并不是什么好人,甚至可以说是毁了他母亲与嫡亲妹妹的人,但是如今的状况,分明就是德王妃在找麻烦,故意冤枉人。

    “德王妃……。”

    一只柔软细腻的手忽然覆盖上他的手背,西凉茉淡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大哥哥,不必与人争辩。”

    西凉茉的声音仿佛凉冷的水一般,滑落在西凉靖的手上,竟让他顿时觉得心中的恶火一下子就散开来去,随后他看着西凉茉点点头,侧身一步,让开一个位置,让西凉茉上前来。

    西凉茉看着德王妃冷淡淡地一笑,她并没有解释或者辩白,只是道:“德王妃,我一直以为您是一个稳重、优雅,有大智慧的人,只是这些时日,特别是今日,您的表现真是让人失望,竟然连这种不入流的栽赃诬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有意思么。”

    “失望?”德王妃一愣,随后讥讽地道:“这个词,应该是本王妃来说才对!”

    看着西凉茉身败名裂,她就觉得有意思,。

    西凉微微挑眉:“您若是觉得这样能让您觉得舒服点,便自管如此罢。”

    说罢,她一转身就进了轿子。

    德王妃根本不是来看她拿了什么所谓的‘传家之宝’的,只是为了想引起喧哗,坏她的名声罢了,她以为这样自己就会不好过么?

    真是可笑又看不清形式的女人。

    西凉茉根本不屑于和这样的一个糊涂又愚蠢的女人纠缠,自然会有人帮她出气。

    看着西凉茉一副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睛里的模样,德王妃心中大怒,今日她上演这一出戏份就是因为西凉茉不但害死了她的含玉,还亲口提出和离,让他们王府成了上京的笑柄,最近这些时日,也没有丝毫收敛,竟然如此放肆,实在是可恶!

    德王妃气得娴静美丽的面孔都扭曲了,最近一连串的打击让德王妃已经彻底失去了当初的沉稳,再加上今日西凉茉不但不买账,而且毫不掩饰眼底的鄙夷和嘲讽,让她一下子就失去了了理智,咬牙切齿地上去就想拉住西凉茉:“西凉茉,你这水性杨花的贱人,当初既被劫走,怎么就没让那些劫匪……。”

    “德王妃!”西凉靖眉头一拧,上前就要挡住德王妃。

    “母妃!”另外一道凌厉的喝叱与西凉靖的声音同时响起。

    一只男子修长的手上来就握住了德王妃的肩头,德王妃一惊,转头望去:“风儿!”

    司流风阴沉着脸,将德王妃拉到了自己身后,简单地对着大管家吩咐:“母妃这些日子身子不好,先把她带回府内歇息。”

    这位新上任的管家瞥瞥自己小王爷,想着到底这王府最终还是小王爷来继承,若是真得罪了小王爷,他宁愿让王妃责骂一顿。

    “是。”管家立刻对德王妃道:“王妃,小王爷说的是,您得保重身子。”

    说罢,他也不去等德王妃的回应,径自对着王妃身边的几个丫头道:“快,将王妃请回府里。”

    几个小丫头也不敢多言语,只是恭敬地道:“王妃……。”

    德王妃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司流风:“风儿,你这是……母妃这是在为你出气啊!”

    司流风有点不耐了,他实在没有心思再与德王妃解释,只是冷冷地睨着几个丫头:“本王的吩咐你们听不见么!”

    几个小丫头立刻上前去拉住德王妃,德王妃看着司流风,心中极度郁结,只咬牙看着场中几人凄然颤声道:“好、好,本王妃算是看透了!”

    说罢,她一跺脚,扶着额,在自己的贴身大丫头伺候下,转身就回了王府。

    西凉茉看着司流风,目光盈淡地道:“小王爷到底是个聪明人,至少比德王妃聪明许多,若是您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清醒,别让德王妃做一些有损王府名声的事来,想必日后德王府在您手里能发扬光大。”

    她之所以不与德王妃计较,就是看在她还是司含玉的生母的份上,若这位前婆母再不识趣,她倒是并不介意让她狠狠吃点儿苦头的。

    司流风目光落在面前的女子身上,她梳着高髻,头上只戴着一只细碎的黄玉串珠碧玉为叶的华盛,斜斜簪着两枚玉簪,并没有戴太多首饰,身上是一身淡绯色绣粉樱掐腰宫装,腰间的素锦裹出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很是寻常的贵族女子装扮,清丽华美,仿佛她只是出门一会子罢了。

    司流风心中滋味甚是复杂,冷星的眸子里掠过一丝黯淡。

    西凉茉的离开对他而言未必不是好事,如果不是当初她为了救回含玉而暴露了她的身份,那么也许直到自己最后一败涂地,也未必知道竟然是自己的枕边人出卖了自己。

    而西凉茉在被揭穿身份后,不但没有丝毫的歉疚和惶恐,甚至反过来威胁他。

    他自问自己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而她简直就是蛇蝎美人!

    这样的女子,其心可诛!

    但是……

    司流风眸光幽幽,看了西凉茉许久,最终还是沉声道:“愿郡主各自珍重,好自为之。”

    再见面,本王绝对不会再对你心慈手软。

    西凉茉看着他,淡漠轻柔地道:“小王爷也是同样珍重与好自为之罢。”

    这些日子,我何曾怕过谁?咱们拭目以待就是了。

    说罢,她放下了轿帘。

    白蕊、白玉、白珍三个对着司流风福了福,随后齐齐道:“郡主回府,起轿!”

    西凉靖只对着司流风疏淡有礼地一拱手,随后翻身上马,领着西凉茉的轿子与一溜过来抬嫁妆的家丁们浩浩荡荡地朝着朱雀大街而去。

    没多久,靖国公府的人便渐行渐远,司流风也转身,不再留恋地回了德王府。

    一群看热闹的人,瞅瞅德王府吱呀一声关上的大门,又瞅瞅那已经远去的国公府邸的人,便都暗自齐齐叹了一声——又没热闹看了,便都无趣地各自散了。

    ……

    西凉茉回到靖国公府邸的时候,并没有按着旧日被遣回家女儿的规矩走偏门,而是堂而皇之地从正门进的府内,虽然老太太、靖国公和家中几位少爷公子不曾出现,但黎氏领着一众家仆婢女都在门口迎接,连西凉月也来了,竟仿佛是在等候远嫁的女儿回家省亲一般热闹。

    “大姐姐!”西凉月一看见西凉茉的轿子刚刚停下,也顾不得轿夫都没有散开,便急急地迎上去,等着西凉茉一下轿子,就缠了上去。

    西凉茉看着西凉月一张可爱如银月盘的小脸上满是孺慕的样子,倒是没有半分作假似的,不由心中暗笑,这柳姨娘养出的女儿还真是特别,也不知道是说她伶俐好呢,还是势力。

    不过西凉茉倒也不反感,看见西凉月,倒是觉得有点儿像当初的自己,没有任何可以依仗的靠山,只能靠着自己的心计,在这势力而波澜诡谲的深门大宅里寻一处庇护,求得更好的生存。

    只要她一直如此乖巧,看得清楚形式,自己倒是并不介意留着西凉月的,这样的人自然也有她的大用处。

    “五小姐,大小姐今儿想必也是累了的,一早进宫,又回德王府收拾,你先让大小姐歇会子可好?”黎氏看见西凉月这样痴缠又讨好的模样,眼底掠过一丝不屑,但脸上却丝毫不显,只是温和地笑道。

    西凉月闻言,这才松了些手,睁着仿佛极为天真的大眼睛对着西凉茉道:“大姐姐快进去吧,三婶婶可是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呢,看得月儿眼馋得不行了。”

    西凉茉一笑:“有劳婶婶和妹妹了。”

    说罢,她便打发了白珍、白玉几个陪着白嬷嬷、何嬷嬷去把东西全部都送回莲斋。

    “我送大妹妹回莲斋吧。”一直沉默着的西凉靖忽然开口。

    西凉茉有些意外地看了西凉靖一眼,还没说话,白嬷嬷已经忽然道:“世子爷今儿也辛苦了,自然是要好好歇息的,郡主这里有我们这些下人陪着也就是了。”

    西凉茉看了西凉靖一眼,随后却应承了下来:“嬷嬷,我和大哥长久未见,想必大哥是有些话要嘱咐于我,你们先自收拾东西就是了。”

    白嬷嬷有些担心又警惕地看了西凉靖一眼,还要说些什么,却被何嬷嬷轻轻拉住,她便顿了顿,将没说出口的话咽下。

    西凉茉便率先向莲斋款步而去,西凉靖沉默地跟在背后。

    兄妹两一路前行,白蕊只远远地坠在后头伺候着。

    走了一半,西凉靖方才开口:“大妹妹,我相信你今儿没有拿德王府的东西。”

    这话让西凉茉一怔,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随后还是不卑不亢地道:“谢谢大哥相信茉儿,茉儿还不至于眼皮子浅到这样的地步。”

    两人间又是一阵沉默,眼看着不远处莲斋的轮廓已经远远地出现在林荫尽头,西凉靖忽然又道:“大妹妹,母亲并非直接死在你的手里是不是?”

    西凉茉脚步一顿,看向西凉靖,忽然有点古怪地道:“大哥,你问这话是希望听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呢?”

    看来这位世子爷果然不是池中之物,想必是察觉了一些事情的真相了。

    不过本来也是,韩氏的死,就算看起来没有什么破绽,却也是疑点重重,所以西凉靖能知道点什么,她一点也不奇怪。

    “我曾经对丹儿和仙儿发誓,终有一日会拿害死我们母亲之人的头颅去祭祀母亲,我希望此事了结后,一切恩怨都烟消云散。”说罢,西凉靖并没有等西凉茉再说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西凉茉有些怔然,随后微微颦眉,这位世子爷怎么忽然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些话来。

    既然他已经知道自己就是弄死韩氏的主谋,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只是彼时,西凉茉很快就没有太多心思放在琢磨西凉靖的话之上,因为回了莲斋后,她还在烦恼另外一件事……

    “回禀郡主,千岁爷最近要去西山京畿大营巡视些日子,所以若您有任何消息要通报千岁爷,便由属下去通报就是了。”

    魅六原本跟只小狮子狗儿似的四蹄着地蹲在桌子上眼巴巴地等着白玉剥橘子喂他,忽然瞅着西凉茉进来,立刻敏捷地跃下地来,对着西凉茉笑眯眯地道。

    西凉茉一愣,随后脸色就阴沉了下去,转身就进了房间。

    白玉见状,随即颦眉看向魅六:“小六子,这是怎么了?”

    魅六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纳闷:“我也不知道啊,今儿是魅二过来传话的,我连千岁爷的面都没见上。”

    白蕊也进来了,有些发愁地道:“瞅着前些日子从大长公主那里回来以后,千岁爷就好像没来找过大小姐了。”

    白玉想了想:“瞅着这样子,莫不是吵架了么?”

    魅六摇摇头,很是不以为然:“什么嘛,千岁爷那样好修养的人从来不会和任何人吵架的。”

    “怎么可能,你家千岁爷那样的性子,啧……。”白蕊忍不住嘟哝,那位爷一句话就能把人给活生生气死或者噎死,不与人吵架结梁子才有鬼来了。

    魅七不知道什么是时候从房梁上飘了下来,他幽幽地道:“千岁爷从不和人吵架,因为敢和他吵架的人都成了人皮鼓或者人皮琴之类的物件了。”

    白玉:“……。”

    白蕊:“……。”

    果然是修养很高从不会与人吵架的司礼监首座大人。

    “那这是怎么回事?”白玉还是想不通,虽不说千岁爷的各种恶癖好,他是最喜提拎着郡主了,当初连洛阳都跟着去了,更别说夜里时常都到郡主闺房里……呃……。

    “没怎么回事,千岁爷他月经不调,气血不顺而已!”西凉茉忽然又掀了帘子出来,冷冰冰地道。

    月经不调?

    气血不顺?

    房内四人相顾无言,都是齐齐低低咳嗽。

    “大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白蕊忽然眼尖地发现西凉茉换了身少年装束,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西凉茉面无表情地道:“给千岁爷去送月经带,免得他把龌龊物事落到处都是,没得让人看了讨厌!”

    “郡主,如此说话……你……你是想被何嬷嬷念叨一个月么!”白玉面红耳赤,赶紧上前拉住西凉茉。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两口子是吵架了,如今小姐要去找千岁爷兴师问罪了。

    但是如今小姐刚刚回府,一会子还要去拜见老太太和国公爷,怎么能让她就这么出去了,如今外头那些无耻之人正四处散播小姐的谣言,如今可不能被别人轻易抓到把柄!

    随后她立刻朝魅六使了个眼色,魅六和魅七也立刻过来,挡在西凉茉面前道:“小姐,千岁爷说了,您得呆在这里,陛下会召见您,您不能走。”

    西凉茉沉着脸,没好气地道:“让开!”

    百里青这算是什么意思,那日里就算是自己亲了他一下又怎么了,难不成还是她一个姑娘家不要脸,伤着他了?就被他鄙视了?

    还是因为她所坚持的‘道’与他不同,所以他就打算这么撒手换人玩么?

    就算如此,她也要听他亲口说!

    她还没那么无趣,非得争着当一个太监的对食!

    她一点都不喜如今这种状态。

    在西凉茉未曾察觉的时候,百里青似乎以另外一种方式慢慢地渗透到了她的生活里,这让她茫然,也有些不适应,但是更多的是一种——习惯,而正是这种习惯让她非常不适应。

    正是僵持间,忽然外头传来白珍的声音:“郡主,宫里来旨了,据说是宣您进宫陪伴大长公主呢。”

    ------题外话------

    呜~!今儿是五千党~~·努力下~~~尽量变回万更党~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