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诺言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诺言

    

    圣旨既下,自然没有拖延的道理。

    西凉茉也只得暗自恼怒,但还是命何嬷嬷等人立刻去收拾一切需要带的行礼。

    老太太和靖国公都只是分别派了丽姑姑和宁安过来送了些礼物,并没有如大多数人想象中因为这个孙女或者说女儿的得宠而眼巴巴地凑上来。

    “老太太和国公爷还真是偏心,当初二小姐已经是真正的残花败柳,用了手段进宫,还被遣嫁赫赫,他们尚且还给予那般关爱垂怜,如今大小姐不过是亲自提出和离罢了,竟然也不曾多问一声。”白蕊心中很是不满,忿忿地道。

    西凉茉则让白珍去接了那些赏赐,再回了礼,方才悠悠道:“宠辱不惊,所以靖国公府邸才能在这么多年的风雨起落间,依旧能屹立如厮。”

    虽然对自己这个孙女不闻不问,但对于老太太的睿智,她还是相当的佩服的,若非老太太,几乎是宣文帝情敌的靖国公又怎么会到如今不但没有被宣文帝打压,还能手掌朝廷重兵,成为宣文帝倚重的肱骨之臣。

    所以对于自己这个无法揣测和掌握,又成为漩涡风暴中心的孙女,老太太会抱持这样的态度,自己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

    谁知到明日她会是继续一路风光,还是跌落泥间,甚至牵累靖国公府邸。

    白蕊并不是很明白,但是她看着大小姐不介意,她自然也只好嘟哝了几句,不再多言,自顾自地收拾起进宫的东西来。

    西凉茉坐在窗边,看着自己的丫头婆子们收拾东西,再看着窗外已经是春末夏初的日子,忽然间想起那千年老妖竟然要一去三月不回京,她心中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黯淡和气闷来。

    那日,她是不是说了什么,让他如此不悦呢?

    还是……

    白蕊看着西凉茉望着窗外出神的样子,就知道她家的大小姐还在想着千岁爷的事,她不由也叹了一声,拿着何嬷嬷给她的宫装,回自己房间去收拾东西了。

    这一次大小姐进宫,已经安排了她和白玉跟着去,白珍和白嬷嬷则在府邸里看家,所以她还是多少能了解大小姐的心情的,虽然看着大小姐与千岁爷似总不对盘,大小姐总惦记着有一日要彻底脱离千岁爷的掌控,要打败千岁爷。

    但是……她总觉得大小姐当局者迷,大小姐与千岁爷之间的纠葛与恩怨,已经渐渐像一团死结,如何能轻易解开,就算有一日大小姐打败了千岁爷,又如何呢?

    就像自己,虽然明知魅七是个杀手,朝不保夕,他更曾经拥有过红袖招无数美丽的女子,自己不过是寻常的小花一朵,他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要娶她,为的不过也是千岁爷说他不该轻易招惹良家女子,却并非真的是如千岁爷一般将小姐放在心间。

    白蕊进了房,垂下眸子,掩去眼底的一丝黯淡,手抚过手上淡绯色的宫装,顺手换起了衣衫。

    他,总是在做着以为对自己好的事,却从来不知道问一问她真正的想法,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白蕊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女,面对魅七这样俊酷的男子的求亲,又日日相处,她怎么可能不心动,只是……只是她要怎么说得出口自己的心思?

    “唔,那你想要什么?”一道低沉的颇富磁性的声音在白蕊的头顶忽然响起。

    白蕊一惊,下意识地就拔出别在小腿上的剑指向上方,这才发现魅七不知何时竟然如蝙蝠一般倒吊在房顶,正兴味盎然地看着她。

    白蕊意识到自己方才不但换衣衫的过程被对方看光光,而且自己似乎无意识地自言自语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顿时面色绯红,羞愤难当地破口怒骂:“你有毛病么,还是登徒子,为什么要躲在别人的房间上面!”

    魅七长腿一松,顿时宛如一片叶子般姿态轻渺地落下,他炽热的目光只在白蕊穿着裹胸而露出的雪白肩膀上顿了顿,随后则定在了她的脸上:“白蕊,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

    白蕊绯红着脸,冷冷地道:“你管我想要什么,你出去!”

    魅七这一次确实随着白蕊的指挥而动了,但他并不是出去,而是一步步地走到了白蕊面前。

    白蕊被他的灼灼气势逼得无意识地倒退了几步,紧张地一把抬起袖底剑指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出去!”

    魅七停在她的剑尖前,任由对方的剑尖顶在自己的胸口上,依旧定定地看着她:“白蕊,我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想要什么,我只是一个刺客,永远只会考虑着怎么去达成主子的命令,我从未曾想过我会向一个女子求亲,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我从未曾揣摩过女子的想法,所以如果你拒绝我,至少要给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魅七是一个很直接的刺客,他的武艺走的也是一刀见血,一剑封喉的路子,在他的心中,要杀人,只有两个结果成功或者失败,他杀人几乎从未失手,但却总在白蕊身上尝到败北的滋味,而且总是败的让他摸不着头脑,所以他决定还是要直接来问白蕊他失败的原因,却没有想到忽然听到了白蕊的心声。

    白蕊慌张地别开脸,收了剑,她有点无法面对魅七这样的逼问。

    但魅七的步步紧逼到底让她心一横咬牙道:“魅七,你根本不喜欢我,我不需要一个除了喜欢我这个理由之外向我求亲的男人。”

    就像大小姐说过,若是不能求得一生一是一双人,她是决计不会嫁人的。

    魅七身形一顿,随后看着白蕊许久,直到白蕊难堪地别开脸,他才忽然很奇怪地道:“我如果不喜欢你,怎么会向你求亲呢?”

    女人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白蕊一愣,她听到了什么,那一瞬间,白蕊唇角都忍不住上翘,但随后她忽然道:“你说什么,你说你……你……喜欢我?”

    魅七点点头,看着白蕊很简单又直截了当地道:“是,我很中意你,白蕊。”

    白蕊心中瞬间涌上无尽的欢喜,却也有无尽的羞涩,她有些惶然地低下头,不知如何回答,以至于魅七靠近了她,她都不曾察觉,直到一双大手揽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白蕊才蓦然一僵,但是不知为何却没有拒绝。

    魅七看着白蕊没有拒绝自己的拥抱,眼底掠过一丝喜悦,竟也有一点不知所措,直到他的手触碰上白蕊的背部细腻的肌肤,方才觉得有一种熟悉的灼热自下腹而起。

    他终于注意到白蕊因为正准备换上宫装,所以脱下了她自己的上衫,只穿着一件葱花绿的妆缎肚兜的模样娇羞如莲斋池子里的美丽睡莲,少女青涩诱人的处子香气缭绕在鼻间。

    而白蕊已经害羞地在魅七的炽热眸光下闭上了双眼,微微地抬起了头,有些颤抖地抓住了魅七的手臂。

    魅七这会子终于开窍了,立刻低下头,吮上了白蕊的美丽樱唇,技巧地在她雪白的背上轻抚,趁着她颤抖着低呼的时候,舌尖霸道地撬开了她的唇瓣,一路攻城掠地。

    ……

    当魅七心满意足地放开了白蕊的时候,白蕊几乎已经从头到脚都红得像一只煮熟的虾米,瘫软在他的怀里,魅七在某些事情上虽然不开窍,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却是老手,立刻拦腰抱起了白蕊向她的床走去。

    白蕊初次与男子如此亲密,口舌鼻间都是魅七身上冷冽又浓郁的的男子气息,脑子里一片晕晕沉沉,被对方放在了床上,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肩膀上传来魅七细腻又湿热的吻,她方才惊到一般想要伸手去扯开伏在自己身上的高大俊秀的男子,但无力的双手却仿佛似要拥抱对方一般,耳边传来带着魅七湿热呼吸的低喃:“蕊儿,好蕊儿,你可知我等这日有多难等?”

    白蕊全身酥麻,浑身轻颤,原本想要抗拒的手就更加无力了,一下子耷拉在魅七的背后,但就是这么一耷拉,一本小册子就被白蕊给碰掉了下来,白蕊偏头一看,翻开的那一页上面是魅七写的一行工整的大字——勾搭烈女十八招之终极大杀招:生米煮成熟饭,煮熟的鸭子飞不掉,烈女变**!

    白蕊的眉头抽了一下,忽然很轻地在魅七的耳边道:“魅七,你觉得我像鸭子么?”

    魅七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一边努力地在白蕊身上啃啊啃,一边道:“鸭子,又肥又嫩!”还好吃得紧呢。

    “你喜欢我,还是喜欢**?”

    “喜欢**!”

    “……。”

    后来,魅七趴在床上养那被白蕊的小剑在自己屁股上捅出的小窟窿的时候,还是琢磨不明白,这女人是怎么了?

    他喜欢白蕊,更喜欢白蕊变成自己的**,有什么不对吗?有哪个男人喜欢床榻之间如木头一样的女人?

    但是白蕊似问了他鸭子什么的……

    他琢磨了一会子,抱着自己的小本子,拿着一只细毛笔记了一笔,结论:白蕊喜欢鸭子,下次偷香的时候买一群鸭子回来在旁边放着,方能得手?

    ——老子是魅七的鸭子的分界线——

    皇宫

    西凉茉自然是不知道白蕊与魅七之间这段公案的,她只是发现进宫的这几日,白蕊几乎一看见魅七,脸色就阴沉得仿佛要杀人一般,她问了问,确定魅七没有真的动了白蕊后,便估摸着魅七这某方面超级迟钝的人又把白蕊给得罪狠了,她也没再细问,某些时候白蕊、白玉和魅六、魅七这两对冤家之间奇妙的相处方式还是让西凉茉看得津津有味的。

    没理由只有她一个人被磋磨,主仆自然是有难同当的。

    这几日她在皇宫里的日子倒也过得也还算舒心,每日主要功课就是在宣文帝从三清殿炼丹完毕之后,陪着他聊一会子闲话,随后宣文帝就心满意足地离开又继续去打坐修仙了。

    西凉茉是从来没有看见过宣文帝批阅奏折,也几乎不怎么见大臣,她只看见每日流水一般的奏折都打包起来,然后只在皇帝这里的案几上搁了一会子然后全都由专人送出去,看着那些御前侍卫身上戴着京畿大营的令牌,她就知道这些奏折十有**都是送到百里青那里去的。

    西凉茉这日与太平大长公主一起在她的大明宫消遣聊天的时候,忽然问道:“陛下这是多少年来都是如此么,一直都是九千岁在代理朝政?”

    太平大长公主捧着果子露一边品了一口,一边讥讽地点头道:“是,我这位皇兄,这么沉迷升仙的日子也有十来年了,有时候,我真是怀疑,当年那个雄心壮志,意图平定四方,让万国来朝的人是不是他。”

    西凉茉轻嗤:“我看陛下倒是很懂得享受,这些繁琐杂事就交给了别人,自己倒是一心保养,说不定哪日,咱们的陛下真的能成为神仙也不一定。”

    太平大长公主却忽然咂摸出点不一样的味道来了,她向来冷冽又高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诡光:“贞敏,你这是在心疼你家阿九么?”

    自打知道了西凉茉竟然是百里青的对食之后,太平大长公主不但对西凉茉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私下的时候也顺带把百里青的称呼从九千岁改成了——阿九。

    至少这样说起来的时候,她能不那么直接地想起百里青那一身阴诡森然的气息。

    太平大长公主觉得百里青那个人虽然美貌倾国,但也就是因为那种非人的美貌反而让他看起来特别的令人觉的不舒服和畏惧,对于为了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在一片荆棘间杀出一道血路,而敢于向妖魔出卖自己,还出卖得很成功的西凉茉而,她简直就是欣赏与佩服得不得了。

    西凉茉楞了一愣,随后颦眉道:“公主殿下,您能再说些更无趣一点的话么?”

    心疼,谁心疼那个人了?

    她一点都不心疼,这个世界上的权力与义务都是对等的,享受了至高无上的权力的美味,至少也要承接随后而来的一切压力与烦恼。

    没有这样的觉悟,就不可能走上权力的巅峰,笑看风云。

    所以……

    西凉茉看着京畿大营所在西方,忽然心头有点儿闷闷的。她才不心疼他,包括自己。

    只是那千年老妖那么忙,又是巡查京畿大营,又是批阅奏折的,大约可以忙到忘记她的存在吧。

    而她就是在宫里实在太闲了,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地总是在揣测他想什么。

    人就是不能闲啊,会闲出病来的。

    正在西凉怀疑是不是因该给自己找点儿事做的时候,麻烦却已经在不远处,很快就来找她了。

    “禀报太平大长公主,皇后娘娘有请您与贞敏郡主前往凤鸾宫。”蓝衣小内侍抱着拂尘进来恭恭敬敬地对着西凉茉和太平大长公主道。

    太平大长公主眸色一冷,直截了当地拒绝:“不去,你去回禀皇后娘娘,本宫与贞敏郡主有些不适,所以不便去拜见皇后娘娘,等改日本宫身子爽惬了,在与贞敏郡主一同去拜见皇后娘娘。”

    她的这位嫂嫂,整日里就不知道在想什么,总是三番两次的想要找贞敏的麻烦,虽然倒也不是在面子上直接弄出些不好看的东西来,但是就是不安分地指使其他人去折腾。

    自从贞敏进宫的时候,她陪着贞敏去见皇后,皇后就让贞敏在拜见的时候跪了许久,最后还是她看出不对来。

    所以太平大长公主嫌麻烦,索性根本就不让西凉茉在宫里与其他妃嫔随意走动,也不让西凉茉去见皇后,这样倒是能省不少事。

    太平大长公主地位极为特殊,就是皇后也不敢轻易得罪,所以往日里她的拒绝让皇后毫无办发。

    但是这一次……

    蓝袍小太监这一次却很是为难地道:“回禀大长公主殿,这……这永福公主落水了,韩贵妃娘娘手下的人指认是贞敏郡主做的,所以这一次势必要请郡主过去问话的。”

    永福公主是韩贵妃所生的女儿,今年不过五岁,她落水了?

    西凉茉一听与大长公主互看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一种异样的光芒。

    今儿真是赶巧了,向来是死对头的韩贵妃竟然与皇后娘娘联手起来要整治她么?

    她的面子还真是大呢。

    西凉茉垂下眸子冷笑。

    ——老子是小白没有月票会泪奔的分界线——

    幽幽烛火闪烁在黑暗中,仿佛怎么样也穿透不了这浓稠如墨汁的黑暗。

    有人提着灯悄然地走过幽静的佛堂院落,如一抹诡异的鬼影般飘进了靖国公府邸的惊澜堂之中,原本看守院子的仆人与两个守堂的老尼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沉沉睡去。

    一扇门吱呀一声被阴冷的风吹开,幽幽浓郁的香气飘荡进了房间。

    “你来了?”闭着眼的中年女尼,常年因为面无表情的面孔微微抽动了一下,随后淡淡地道。

    一道人修长影款步而入,黑色的华美袍子在地上如流水般地掠过。

    他幽幽的魅眸定在那女尼的脸上,似笑非笑地道:“是的,我来了,来等你履行承诺,蓝大夫人。”

    ------题外话------

    唔,我瞅着大家各种猜测~关于阿九的心态,俺打个哑谜,嗯,但是很快了,没多久阿九就要真的吃掉小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