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三十章 步步惊心

第一百三十章 步步惊心

    

    皇后看着她,微微颦眉:“既然没有证据,贞敏郡主,你可有证人?”

    西凉茉依旧是微微摇头,平静地道:“没有证人。”

    “那么多人都看见你把本宫的永福推下了莲池,没有证人,你空口无凭,让人怎么信你!”韩贵妃恨恨地盯着西凉茉,冷厉地道。

    西凉茉看了下韩贵妃,只是轻叹:“我说了没有证人,若贵妃娘娘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韩贵妃一听,眼里掠过一丝怒色,她指着西凉茉颤声道:“你……好,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这副目中无人的模样,怎么,如今是仗着陛下宠爱于你,所以就这般横行无忌么!”

    说罢,韩贵妃又看向皇后,咬牙道:“本宫的永福不过才五岁啊,那莲花池最近正是注水期,水深三米,别说是个孩子了,就是个大人,不会水的落下去,也要去了半条命,皇后娘娘,你不是一项自诩公正廉明,掌六宫事么,如今您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交代么?”

    皇后娘娘看着韩贵妃,随后安抚道:“妹妹,本宫知道你的心情,永福也是本宫看着长到如今的,但是此事非同小可,不若等我们再细细询问后,再做决议可好?”

    韩贵妃气怒,指着西凉茉尖利地道:“还有什么好询问的,这贱丫头分明就是为了报复本宫,方才推永福落水的,永福就算是个女儿,也是陛下之血脉,如何能由得他人这样轻贱!”

    皇后娘娘仿佛颇有些为难,随后扫了一眼坐在位置上的其他嫔妃,见她们也是议论纷纷,眼底不由掠过一丝诡谲笑意,随后看向了西凉茉,温声道:“贞敏郡主,今儿这事若是不弄明白了,本宫也无法向六宫姐妹交代。”

    “哦,那皇后娘娘想要怎么样呢?”西凉茉看向皇后,淡漠地道。

    皇后叹了一声:“若真是贞敏你因为口舌之争而推了永福公主落水,恐怕就少不得要受点儿宫规教训了。”

    皇后话音刚落,太平大长公主忽然就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手拉着西凉茉起身,随后扫了不明所以的众人一眼,冷傲嗤笑了一声:“皇后,本宫有点乏了,要与贞敏去后殿歇息一会子。”

    说罢,也不顾众人错愕与惊讶的目光,更不要说等着皇后娘娘的懿旨,她一下子就牵着西凉茉向后殿而去。

    皇后看着大长公主的背影,眼底掠过阴沉的怒气,却也无可奈何地任由太平大长公主直接带着西凉茉进了她的内殿。

    韩贵妃看着两人就这么大剌剌地离开,不由气短胸闷,只恨恨地拿眼睛去剜太平

    “皇后娘娘,您就是这么治理六宫的,太平大长公主就要爬到您的头上去了!”

    皇后冷冷地睨着了她:“怎么,依照韩贵妃的意思是要打杀了太公长公主么?”

    韩贵妃一下子就气短了,也不知说什么是好。

    太平大长公主将西凉茉带到了后殿,随便找了个宫室,进去了把门一关后,方才冷嗤一声:“哼,都是些惺惺作态的玩意儿。”

    西凉茉看着太平大长公主有些好笑,这位公主殿下实在有意思,若是顺了她的心思,倒是不管不顾地帮起她看得上眼的人来。

    “公主殿下,您就算如今把我带到了这里,皇后娘娘和韩贵妃,恐怕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西凉茉悠悠地道。

    太平大长公主柳眉一横:“我这不是带你过来寻求对策了么,今日早上,到底是不是你把永福推下水的?”

    西凉茉无言,这位公主殿下的询问方式,也未免太过霸道了,在他人眼里,大长公主殿下就这么带着她走掉,岂非是落人口实么?

    不过倒也不奇怪,这位公主殿下向来恣意妄为惯了的,尤其这是几年回宫之后,只要不过分,皇帝总是对她的恣意狂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愈发养得这位公主殿下性子轻狂。

    但西凉茉并没有责怪太平大长公主,她可没那么傻,去得罪一个自己手里的好牌。

    所以她只是摇摇头:“永福公主并非是我推下水的。”

    今早的时候,她按着老例准备去三清殿给皇帝请安,引路的宫女忽然道,春末夏初是宁香花盛开的时节,若是采集做香粉一定很好。

    这宁香花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花,一日开,一夕落,便不复再开,此花一年只开一次,不但香气罕见持久,而且据当初毒医那老头说此花入药,可操控人心,让人成瘾,只是知道的人极少,寻常人只知道那是一种罕见的胭脂花,色泽极为艳丽,若用于染色,可让蔻丹长久鲜艳不退。

    她觉得此花与罂粟花极为相似,便生出了一看的念头,又见着离皇帝陛下召见的时间还早,所以她听了那宫女的话,便决定去一趟御花园,想着能采一些,或许以后有用。

    后来她见到了宁香花后,稍稍一分神,那宫女就不见了。

    西凉茉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她不认识从御花园到三清殿的路,也只能询问了一下三清殿怎么走,然后就一路往三清殿而去了。

    原来是有着个伏笔在这里等着她。

    太平大长公主一听西凉茉说完来龙去脉,便不以为然地径自道:“那还不简单,直接把那带路的宫人带来严刑拷打一番,不就结了。”

    西凉茉摇摇头,只道:“公主殿下,您也不想想,若是这个破绽那么容易被我们发现,她们又何必大费周章,若是这宫女此刻没有被处置了,也绝对不会承认她故意引诱我去那里,何况,她就算承认她带着我去了,也只说是不小心与我走散了,我们又能如何?”

    太平大长公主颦起两道秀眉,又道:“你去三清殿的路上,总有人会看见你,只要那些人证明你在永福公主落水的时间里,还在另外的地方出现不就成了。”

    西凉茉挑了下眉,这个公主殿下到底还是脑子会想点事的,但她还是叹了一声:“公主殿下,我在路上虽然是偶见了那么一两个宫人,但首先我既不记得他们的模样,其次,另外那个假的贞敏郡主在与永福公主奶娘争吵,到推永福公主落水之间的时间极短,恐怕就在我转身离开没多久,她就动手了,随后就离开,这么短的时间,无法证明我和她不是同一个人。”

    太平大长公主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贞敏,你这是打算承认了此事么,若是如此,我便去请皇兄过来就是了,想必皇后也不敢真的对你用宫刑。”

    西凉茉微微一笑:“不是我做的,我自然不会承认,只是我总觉得有人这么精心布局,恐怕不会只是想要对我用刑,教训我一顿这么简单。”

    太平大长公主闻言,随后也有些神色奇异地打量着西凉茉道:“连韩贵妃和皇后娘娘这两大死对头都能坐在一起对付你,贞敏,你可真是有面子。”

    看样子,这蓝大夫人已经隐世多年,余威犹在,竟然让她那皇后嫂嫂这般忌惮西凉茉么?

    西凉茉讥讽地勾唇道:“这种面子,我还是不要的比较好。”

    太平大长公主闻言冷嘲:“这宫里素来不缺的就是这些倾轧杀伐,你若有什么好的打算,最好早做准备,照着皇兄对你的疼爱,就是你承认了永福是你推下去,也无甚大事。”

    西凉茉点头,也没有与太平大长公主多说,只柔婉一笑:“多谢公主记挂。”

    西凉茉话音未落,就被忽然响起的拍门声给打断了。

    “公主殿下,贞敏郡主,皇后娘娘有请。”

    这就等不得了么?

    太平大长公主不耐烦地挑眉,正要呵斥回去,却被西凉茉按住了手腕,她只道平静地道:“我们出去吧,这事儿迟早是要图穷匕首见的。”

    说罢,西凉茉率先上前打开了门,跟着前来寻人的宫女们一路向凤鸾宫前殿而去。

    太平大长公主微微皱眉,也径自跟上。

    这么多年过来,身边如西凉茉这样合她心意,知她所想的人并不多,能保下来,她还是要保一保的。

    等西凉茉到了前殿,众宫妃看着她进来,目光都各异。

    西凉茉也不去搭理,径自上前,对着皇后和贵妃微微屈膝行礼,也不等她们唤起,她也就起了身。

    韩贵妃立刻横眉竖目地又要说什么。却被皇后拦住了。

    “贞敏郡主,休息了一阵子,你也该告诉我们为什么你要将永福公主推落水了吧,你性子素来娴静得体,如何会与一个小孩子起了争执,就这么下了毒手,可是永福说了什么过分的话?”皇后看着西凉茉,仿佛为她开解似地道。

    只是西凉茉听着这话,冷冷地看着皇后,眼底闪过讥讽什么叫‘她为什么将永福公主推落水’?

    怎么,这是迫不及待地给她定了罪,然后再找定罪的理由么?

    西凉茉还没开口,韩贵妃已经坐不住了,她看向皇后,厉声道:“皇后娘娘,您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说我的永福挑衅在先?”

    韩贵妃平日里最得意就是这个小女儿永福,不过五岁的年纪,与韩贵妃的骄横张扬不同,她小小年纪出落得聪明伶俐,秀丽可爱,又很是知礼,是几个皇子都比不上的,皇帝对这个小女儿的宠爱甚至超过了对其他庶出的小皇子。

    如今永福出事,她简直心如刀割,却不得不因为皇帝和大长公主的存在,而对西凉茉保持忍耐的态度,皇后却再三的仿佛也在袒护西凉茉,怎么不让韩贵妃异常愤怒。

    艳丽如桃李的容颜也因此几乎扭曲,不复之前的娇媚,看得皇后心中冷笑,真该叫陛下来看看他的宠爱美人是什么模样。

    “本宫只是希望还原事情的真相,既不会冤枉了好人,自然也不会放过真正犯错的人。”皇后悠悠道。

    而这时,韩贵妃身边的一个嬷嬷忽然‘噗通’一声跪下,伏在地上颤声道:“奴婢知道贞敏郡主为何要对公主出手。”

    西凉茉看着那嬷嬷,挑了下眉:“哦,本郡主都不知道的事,你却知道了,不若说说看。”

    那嬷嬷抬头偷偷瞥了眼西凉茉,才嚅嗫道:“郡主,你何必故作不知,那日你与林副统领相会之时,奴婢带着永福公主在御花园游玩,不意间撞破了你和林副统领幽会之事,那时候奴婢带着公主匆匆离开,却还是被你拦下了……。”

    “一派胡言,你这贱奴,这皇族郡主也是你张口就能污蔑的么!”太平大长公主一听这嬷嬷说话,她就知道某些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再加上她早已知晓西凉茉和百里青的事,当下只觉得荒谬不已,于是毫不客气地对着那嬷嬷厉声怒斥。

    那嬷嬷素来知道这位公主殿下地位不同,看着公主殿下一脸凌厉的模样,顿时立刻以头点住手背,颤抖道:“公主殿下,奴婢说的是实话,不敢有丝毫妄自言语。”

    韩贵妃已经对太平大长公主这般明目张胆地袒护西凉茉,极为愤怒,她立刻唰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睨着太平大长公主疾言厉色地道:“大长公主殿下,您不要太过分了,便是您地位不同,如此袒护于一个惑乱宫闱的杀人凶手,未免也太不将律法宫规放在眼里了!”

    太平大长公主在宫里‘蛮狠’起来的时候,皇后都要避其锋头,韩贵妃纵然张扬,也不如太平大长公主公主的跋扈,否则她也不会暗自将太子身边得宠的女人都想着法子屠戮殆尽,太子明知道都是她所为,却也无可奈何。

    何况韩贵妃这样在她眼中不过是她皇兄一个玩物一样的妾氏罢了,今日得宠,明日还不知道是不是一具冷宫深井里的尸体。

    如今韩贵妃与自己这般对上,新仇加旧恨,太平大长公主心中杀意顿生,她美丽的面孔上闪过一丝狰狞,盯着韩贵妃道:“韩婉语,你这个贱人,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说话间,她的素手已经按在自己的腰上镶嵌满宝石的短剑上。

    韩贵妃看着大长公主的动作和她脸上的杀气凛然,不是不怕的,但骄傲的性子让她怎么肯在这个时候求饶,只照旧硬着头皮照样狠狠地盯着太平大长公主:“公主殿下,你不如问问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莫不是要当庭对本宫这堂堂一品宫妃动手!”

    这个无耻的勾引侄儿的女子,怎么敢在自己面前这样轻狂!

    皇后冷眼看着场中剑拔弩张的场面,却丝毫不为所动,只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来,一众嫔妃们更是惊得浑身战栗,不敢出声。

    “本宫就是杀了你又怎么样!”太平大长公主脸上露出狞色,杀气腾腾地就要拔剑,但是手上刚一动就被一只柔软而冰凉的手给按住了。

    西凉茉的手仿佛铁箍一样,紧紧地按住了太平大长公主的手,随后柔声在太平大长公主耳边道:“公主殿下,莫要中计了。”

    西凉茉的声音宛如一桶冷水一般当着太平大长公主的头浇了下来,让太平大长公主一个激灵,顿时从那暴怒的情绪中清醒了不少。

    就算她在皇族之中地位超群,这样当众斩杀了生下龙裔的高阶嫔妃,也必定会被群臣弹劾,那个时侯就算是皇兄想要保下她,恐怕也只能将她贬斥为庶人,甚至圈禁起来。

    若是她沦落到那样的境地,不要说得到司承乾,哪怕是如今的尊荣富贵都会烟消云散。

    太平大长公主想明白了,气焰便立刻消散了下去不少。

    看着太平大长公主眼底的杀气和怒意渐渐退散,西凉茉方才再次拍拍她的手,然后款步上前,看着紧张得满头冒汗的韩贵妃,似笑非笑地道:“贵妃娘娘,逞强怄气换来头颅掉地,香消玉殒若是你所求,便继续这般说话吧,我不会再挡着公主殿下的。”

    韩贵妃被西凉茉这么一刺,脸色瞬间白了一白,随后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转身坐下。

    一场血腥干戈眼看着被西凉茉三言两语化解得干干净净,让皇后眼底瞬间闪过遗憾和恼怒,但她还是很好的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睨着西凉茉冷冷地道:“贞敏郡主,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西凉茉只挑了下眉,走近那跪在地上的嬷嬷,微笑着问:“嬷嬷,你是在哪时、哪里、哪一刻见着我与那位林副统领有私的呢?”

    那嬷嬷犹豫了一下,随后战战兢兢地道:“这……奴婢只记得是前日大约中午时分,天气日渐燥热,小公主一直吵着要去池塘边采点儿荷叶做荷叶扇,前些日子荷花塘在清理,奴婢没有带小公主去,那日听说荷花塘已经收拾好了,于是奴婢就领着小公主前往荷花塘采摘荷叶,后来,后来就在那荷花塘旁边的竹林里撞见……撞见了……郡主你……。”

    那嬷嬷再不敢说话,深深地伏在地上,浑身颤抖。

    众人听着那嬷嬷说话有些含糊,都觉得这事儿听着是有些不对,就是韩贵妃也有些狐疑地盯着那嬷嬷:“陆嬷嬷,你最好把时间说清楚点,省得有人说你是冤枉她。”

    说着韩贵妃轻蔑地瞥了西凉茉一眼,但西凉茉却没有再问了,只是沉思了片刻,又看向太平大长公主问道:“那位林副统领是个什么人,什么身份?”

    众人一听她这么问,不由都脸色各异。

    韩贵妃轻蔑地嗤笑道:“哼,矫情!”

    这时候做出这副不知道自己奸夫姓名的样子便以为能逃避罪名么?

    太平大长公主想了想,皱眉道:“是……林子轩么,若是他,那就应该是武陵将军的嫡次子,从前在西北边军做了个参将,三年前调入禁军担任副统领。”

    西北边军,正是西凉靖所服役之处,也是靖国公的嫡系部队,武陵将军也是靖国公一派的肱骨大将,由靖国公一手提拔。

    太平大长公主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立刻颦眉,不再说话。

    但是此言一出,立刻引起场内气氛越发的诡谲。

    靖国公心腹的公子,与主将家中的女儿,这么一说,仿佛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韩贵妃甚至冷笑起来:“难怪要和德小王爷和离呢,哼,水性杨花。”

    她故意放大的声音,顿时场内众人都窃窃私语起来,看着西凉茉的目光极为异样。

    西凉茉却并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眼底掠过一丝了然的光来,到底图穷匕首见了么?

    原来是为了栽赃她与别的男子有染么,但自打她提出和离之后,就已经没有什么名声可言了。

    就算坏了她的名声,把她塑造成一个为了背弃夫君,败坏妇德,心狠手辣滥杀无辜的女子又能怎么样呢?

    “贞敏郡主,你可需要让本宫去宣林副统领过来对质?”皇后听闻了此言,立刻颦眉,神色严肃地道。

    西凉茉扫了场内各怀鬼胎的众人一眼,淡漠地道:“不必了。”

    “那么,贞敏郡主,你一无证据,二无证人,如今是认了这个淫秽宫廷,谋害龙裔的罪名了?”皇后一愣,有些狐疑又防备地地盯着西凉茉。

    西凉茉扫了场上众人一眼,冷冷地道:“不,这一切都不是本郡主做的,本郡主不会承认。”

    “贞敏郡主,你又何必负隅顽抗,若是你认下了这个罪名,本宫自然会向皇上求情,而永福公主无事,本宫也会请贵妃妹妹看在靖国公的面子上宽恕你一二。”皇后叹了一口气,仿佛很是为西凉茉着想一般。

    西凉茉却丝毫不买账,照旧淡漠地道:“本郡主没有做的事,为何要认?”

    “敢做不敢认,贞敏,你不就是为了别的男子与风儿和离的么,当初本王妃不愿意将家丑外扬,你却一错再错,本王妃也顾不得颜面了!”一道中年女子略显疲惫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仿佛极为痛心疾首的模样。

    西凉茉看着那在侍女扶着下进入凤鸾宫主殿的人,心中轻笑,连德王妃都来了,这出棋局还真是够大费周章。

    证人、证言、动机都样样齐全,甚至连她的前婆母都到了,让西凉茉不得不佩服这布局之人的心思之缜密。

    “哼,西凉茉,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若是不认,那就上大刑,且看你这卑鄙狠毒的贱人认是不认!”韩贵妃脸色一片冷厉,蹭地站了起来。

    太平大长公主不知道西凉茉怎么忽然陷入这样进退两难的进地,但她未及多想,只是也站了起来,冷笑着扫了场内众人一眼:“皇后、贵妃,别怪本宫没有提醒你们,皇兄一会子还要召见贞敏,怎么你们打算让贞敏被抬着去见皇兄么?”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最终还是皇后颦眉,冷道:“先将贞敏郡主关入暴室,一切听候陛下吩咐。”

    太平大长公主还想说什么,却再次被西凉茉柔婉凉薄的声音打断:“好,本郡主去,相信陛下一定能还给贞敏一个清白。”

    说罢,西凉茉径自起身,朝着皇后和韩贵妃微微一福,便向鸾凤宫外走去。

    韩贵妃仿佛极为解气般地冷哼一声,皇后目光阴沉地跟着西凉茉的身影,随后一摆手:“锦绣,去为郡主带路。”

    那唤做锦绣的大宫女立刻领着两名小宫女跟上。

    一场风波暂时算是告一段落了。

    ……

    暴室

    “贞敏,那贱婢和林子轩必定勾结在一起,依我看,就将他们分开严刑拷打,施以炮烙、针刺之刑,必定能让他们说出真相。”太平大长公主残酷的话语从牢房内传出,令门外看守暴室的两名三大五粗的宫人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西凉茉盘腿坐在暴室的小牢房内,悠悠地道:“没有用的。”

    这个小牢房在太平大长公主的指示下,布置得颇为干净舒适,一应被服案几,茶杯碗筷,甚至床都是干净簇新的。

    牢房里发黑泛黄的墙壁也被覆上干净的浅青布匹,还放了两黄花梨书架的书,案几上还摆着笔墨纸砚,这里一点都不像一个牢房,倒似一间小书房。

    太平大长公主瞅着西凉茉只顾捧着茶慢悠悠地打量牢房,不由有些气闷地道:“为甚?”

    怎么这个丫头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如今她家那位说一不二的太监千岁殿下又远在几百里的之外。

    西凉茉唇角微勾:“因为那个老嬷嬷和林子轩副统领看到的人都是‘贞敏郡主’啊。”

    “什么?你真的背着你家那个……。”话到了一半,太平大长公主也听出不对劲来了,她错愕地看着西凉茉:“你是说有人一直在冒充你?”

    西凉茉轻哼:“没错,大概从我一进宫伴驾开始就有这个一个女子一直易容成我的模样,在我们所不注意的时候,出没在一些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地方,做一些我们没有想到的事,比如……。”

    比如冒充她去勾引那位她都没有见过的林副统领,那女子甚至有可能冒充她的口吻表达对林子轩副统领的爱慕,说一些因为恋慕他所以才和司流风和离之类的话;比如冒充她与永福公主和公主奶娘发生冲突,推公主下水。

    ------题外话------

    呃~上个章节没有好好的审查,出现了人物和称呼的错误,抱歉。

    大伙别急,这几天,小茉莉就要再次嫁人鸟~这一次就是咱们的千岁爷鸟~这些阴谋诡计都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