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白绫三尺,嫣红一地

第一百三十四章 白绫三尺,嫣红一地

    

    夜色如晦,浸凉如水,惊澜佛堂里渐渐飘来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冷月清辉下,有穿着暗色锦衣的修长人影站在佛堂前,冷风梭然吹过,灌满他华美宽大的衣袍,仿若谪仙,但却更似月下夜行妖魔的巨大羽翼。

    当血腥味渐渐浓郁起来的时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精致的唇角弯出了冷讥的弧度。

    “拿到了么?”百里青忽然开口。

    魅一恭敬地捧着盒子递给他:“督公,已经都好了。”

    百里青看着盒子里满满的红色药丸舔了一下,满意地轻笑:“这一次的成色很好。”

    他随手拿了一颗含进嘴里,一丝奇异的嫣红在他左眼皮下缓缓地浮现,仿佛诡异的血线如蛇一般一路从他眼下缓缓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下爬,掠过他苍白的脸颊,一路蜿蜒到脖子向心口蔓延而去。

    红线爬过的地方,漾开一丝丝的细小的红现,如用细羊毫描绘而出来的开花的树一般,在黑暗中看起来阴森又诡谲。

    百里青慢悠悠地又拿起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嘴里,如同吃美味糖丸一般,慢慢品尝:“嗯,明日夜里准备一下吧。”

    百里青轻笑,随后指尖捏出一颗血色药丸,似自言自语地道:“且放心,蓝翎,我既然要那丫头,自然会做到该做的事。”

    看在你几十年来终于做了一回明白人,也是最后一次明白人的的份上。

    随后,他把药丸一颗颗地放进自己嘴里慢悠悠地吃掉,轻笑,眸中波澜诡谲,滟潋的红唇,整个人妖异得让人身边跟随多年的魅一都不敢直视。

    魅一只恭敬地伏首道:“是,一切遵照督公吩咐。”

    他忍不住想,如果小姐知道,蓝翎夫人是被千岁爷逼死的份上,会不会……

    ——老子是九爷要吃小茉莉的分界线——

    “这是做什么?”西凉茉打了个打哈欠,顶着一头乱发被何嬷嬷拽起身。

    昨夜折腾得太晚,一大早皇帝陛下又把她召去,拿了一大堆世家公子的画像让她挑选了半日,除了害得她绞尽脑汁方才能一一推拒,最终还是用了身子不适的借口方才逃脱。

    皇帝这是真觉得‘自家女儿’不愁嫁,都忘了她就算要嫁人,也是二嫁了,哪里来的那么多世家公子真心愿意娶她为妻呢?

    这些报上来的人选甚至没有经过询问,就直接把别人纳入自己的目标范围

    西凉茉很是无语,在三清殿度过了她在宫里最漫长而难挨的一日,好容易终于得以逃脱,早早地回了自己的宫殿,用了些点心,打算好好睡一觉,结果这才睡了两个时辰不到就被何嬷嬷拖起来梳妆打扮。

    “这是要见谁啊?”西凉茉看着那放在桌上防着的鲛珠纱所制的华美衣衫,罕见精致的紫晶花冠、通体碧绿的翡翠长钗,不由疑惑地挑眉。

    如此慎重其事?

    何嬷嬷并不答,只微笑:“郡主去了就知道了。”

    说罢,她唤来几个陌生的宫婢上前来为西凉茉妆点打扮,白玉、白珍两个则在一边有些茫然地看着。

    西凉茉留意何嬷嬷眼中神色奇异,虽然心知道有异,但也没有再问,只是冷淡地坐在那里任由对方为自己施妆打扮。

    她倒是要看看百里青那个千年老妖到底要做什么,把自己这番打扮是打算将自己送给什么人么?

    若真他要将她送人,那么她迟早会让他后悔此生为人。

    西凉茉看着镜中美艳的自己,冷冷地勾起唇角。

    三千青丝以华美的紫晶莲花冠束起,乌发间长长的翡翠长钗在烛光中闪过冰凉而华美的光芒。

    西凉茉很少画如此绮丽的妆容,虽然她自己就是一等一好画手,但不得不说,这些宫中女官确实是老手,很善于发现不同女子的美丽之处。

    她眉眼都以最好的胭脂勾勒,浅粉深玫色的胭脂晕染在她娇嫩细腻的眉梢眼眉间,有一种极为绮丽的味道。

    因着她仍旧是处子之身,却沾染了男子给予的媚色,所以眉眼间属于少女的青涩与女子的妩色被胭脂勾晕得极为诱人

    一身白色的薄纱宫装下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胸前的雪嫩只用了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的红色薄肚兜裹住,呼之欲出,一道深色红绸横拦在腰间,勾出她纤细不盈一握的细腰,百褶长裙拖曳在身后,泛着点点珠光,华美之极。

    “郡主,果真是国色天香。”那女官忍不住赞赏地叹息。

    西凉茉瞅了她一眼,讥讽地道:“谁这么打扮都会很好看,不过是一层画上去的皮罢了。”

    说罢,她一转身向宫外走去。

    那女官被噎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看向何嬷嬷,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贵人。

    何嬷嬷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转身立刻跟上了西凉茉。

    “郡主请上辇。”何嬷嬷赶过来,拦在西凉茉前面,同时比了比身边八人抬的华美牡丹香辇。

    西凉茉轻嗤,低头摸了摸身上的衣衫,怎么,这是怕她这身衣服不合适走过众人面前么,竟然仿佛招宠嫔妃似的用了辇?

    本来就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又有什么好介意和好在乎的?

    西凉茉转身上了辇,一路在提灯宫人们的引领下向涑玉宫而去。

    ……

    “郡主,请。”

    何嬷嬷打开涑玉殿主殿的门,让西凉茉款步而入。

    西凉茉是来过这个宫殿的,涑玉宫的布置完全遵从了百里青对奢华与精致的喜好,这里的桌、椅、茶、几、杯、盘、壁、挂、床的精美程度是以韩贵妃那奢美闻名的华宁宫都比不上的,只是后宫妃嫔无人敢到此处来,所以知晓的人并不多。

    只是今日的主殿有些不太一样,素来束起的层层轻美薄纱已经被放下,烛光朦胧,让整个殿堂看起来如梦似幻,又幽深不可测,看不清那些幔帐深处到底有什么。

    有细微轻渺的歌声不知从何处而起,又从何处而逝。

    很是好听,但是细细侧耳,却仿佛不过是其他宫殿飘过的靡靡之音。

    “咣。”

    西凉茉一惊,蓦然回头,只见殿门已经被梭然关上、落锁。

    她颦眉,警惕的目光掠过周围,并不见任何人影,但这种奇异的寂静却让她有些不安,仿佛有人在暗处静静地窥伺的感觉让西凉茉忍不住慢慢地向寂寥空旷的宫殿深处而去。

    一只苍白而冰凉的手忽然如凭空出现一般悄无声息地探出,忽然揽住了西凉茉的腰肢。

    西凉茉眸光一冷,陡然肩膀一塌,左臂宽袖一起就朝对方挥去,与此同时袖中一抹森林锋利的雪芒一闪,挟着浓烈杀气向偷袭者卷去。

    那人似没有想到西凉茉手里竟然有杀人利器,寒芒所过处有无一片幔帐陡然落地。

    但是他反应奇快,身子仿佛一片被狂风吹抚的叶子般,顺着西凉茉手上利刃袭来的方向疾退,同时一手却直接向前伸出,‘蹭’地一声,空手接白刃,以两指钳住了西凉茉手中的利刃。

    “你这是做什么……。”

    西凉茉丝毫不停,在对方钳住自己手中的刀刃之后,她立刻左脚一抬就朝对方的胯间狠狠地踹去。

    那人原本是想说话的,却忽然感觉下盘罡风来袭击,他只得身子一侧,不得不放开手之间的锋利短刀,而那短刀立刻如影随形地直取他颈项间。

    漫漫纱帐飞舞间,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也没打算去看的他容颜上是否满是惊愕。

    西凉茉一击不中,继续毫不气馁地忽然刀势下沉,直接就往他的下盘扫去,速度之快,宛如惊鸿。

    那人狭长的魅眸中原是惊愕,见她丝毫没有停下攻击他的打算后,下一刻便闪过一丝诡冷光芒。

    想玩是么,好,他陪就陪她玩,太容易捕捉的猎物,吃起来就没有那么美味。

    西凉茉眼看着就要一刀插在对方的长腿上,却忽然面前一下子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她眸光一寒,立刻一记雁落平沙,就势卧倒,但是还是免不了感觉到肩头上一道冷利的气流掠过,一片衣袖陡然从她肩上落地,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臂,若非她闪得快,恐怕被削掉的就是她的皮肉了。

    对方以指为剑,灌注内力于其上就如真剑一般,甚至更为开金裂石,让西凉茉陡然一惊,眼中掠过恼意,手上的雪亮短刀更毫不留情直取对方的胸口。

    他等着那刀刃的寒芒几乎碰到自己的胸口之时,方才忽然一侧身,直接一掌就向西凉茉的后颈毫不留情地砍去。

    若是挨上这么一下子,她必定不是当场晕倒,也会立刻爬不起身子。

    西凉茉眸子一冷,忽然身子猛然贴着他的手掌一转,堪堪避开他的掌风,但对方的招式虽然用老,失去了威力,但是却忽然如鬼魅一般转手就贴向西凉茉的腰间。

    只听她身上的衣衫忽然‘嗤啦’一声,深红的腰带陡然断裂成两段落地,衣襟也瞬间因此散开,露出胸前一片美丽风光。

    对方的手毫不客气地直接朝她胸前抓来。

    西凉茉耳根子一红,眼中闪过羞恼之色,但是身形一低,径自让对方一把揪住她松散的外袍,自己则身子一缩,一个金蝉脱壳,踉跄着退开几步,避开了被对方抓住。

    她丝毫不在乎自己上身只剩下一片肚兜,雪背外露,只是快速一抬手,拆了自己头上的花冠,狠狠地砸向对方的头脸。

    满头如瀑布青丝落下,一下子就盖住了她雪白的肩膀风光。

    “啧……。”对方身子一别,避开她砸来昂贵花冠,空气里响起对方的轻笑和可惜的叹息。

    西凉茉却冷嗤一声,忽然左手一摆,夹着凌厉冷光,左右开弓,挟着浓浓杀气,直接向他的脖子和胸前刺去。

    层层幔帐飞舞间,两人就在这短短不到半刻的时间,已经连接过了二十招。

    因为招式和路子走的都是极为相似的阴狠与一击毙命的路线,所以短时间内,竟打了个平手。

    但是西凉茉知道,自己的修为并没有达到制度对方的目的,他像是在戏耍她一般,不断地顺着自己的攻击予以反击。

    每一次,他的反击,都会让她身上的衣衫落下一片。

    一件华美罕见又昂贵的鲛珠纱衣不过短短片刻间,就已经支离破碎。

    西凉茉喘息着,香汗淋漓,发丝凌乱,身上只剩一片肚兜,连那长长的飞鱼百褶裙都已经破得几乎掩盖不住她雪白的双腿,手上握着两把短刀却丝毫不肯放松,如一只警惕的小母豹子一样,等待着猎人的靠近,再扑上去,用手里的刀直接撕碎对方。

    但是‘猎人’也不是吃素的,从容地一步步地逼近这只美艳诱人的小豹子,等着把她扒皮拆骨,吞吃入腹,烛光朦胧,幔帐纷飞,仿佛怎么也不会被她的刀刃撕光,她甚至不知道他会在哪一片幔帐后出现。

    直到她忽然感觉有一股子极度危险的气息从身后传来,西凉茉刚想动,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破碎的袍子下摆已经被人勾住,若是她这么蛮力地一扯,想必那最后的遮羞布就会直接落地。

    “打啊,怎么不打了,嗯?”对方阴冷诡谲的声音在西凉茉的身后响起,她看得见背后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影投罗在地上的影子,修长而鬼魅,气势惊人,几乎完全覆盖和吞吃了她的影子。

    西凉茉心中冷笑,忽然一旋身,直接一脚就粗鲁地再次向对方的胯间恶狠狠地蹬去。

    不出所料的,她的雪足一下子就被对方握在掌中,似被她的粗鲁和狠辣惹恼,他一下子钳住了她的雪足然后就是一抬,不再留情地等着把她狠狠地摔在地上。

    只是当她雪足抬起的瞬间,支离破碎的短裙再无法遮盖住她的双腿,裙中风光一览无余。

    然后对方的手梭然地‘僵’了一下,他的目光落在那片破碎的裙摆间,虽然是惊鸿一瞥,但是他死死地盯着她腿间,一瞬间几乎股不敢置信地错愕失声道:“你居然……。”

    就是这么一迟疑和被吸引了注意力,以至于他没留意到她眼底的冷笑与讥讽的光芒。

    随后她猛然借着被握住足尖的力,一抬另外的腿灌足全身的力气,恶狠狠地朝他的胸口踹去。

    这一次,正中目标。

    一道修长的人影一下子被西凉茉踹飞了出去,‘咚’地一声狠狠地撞上柱子,然后闷哼一身落地。

    西凉茉方才收腿,忽然就觉得浑身舒爽了许多。

    果然,揍人的感觉真好,让她立刻觉得四经八脉浑身舒服。

    尤其是揍这种明显比自己高明许多的高手,一个字——“爽”

    西凉茉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半躺在地上的人,淡淡地道:“不知道师傅把徒儿唤来这里做甚,方才不知是师傅,以为是哪个无耻的宵小之辈在偷袭,所以若是不小心伤了师傅,那就抱歉了。”

    伏在地上的身形修长的美人微微颤了颤,垂落的长发掩了他的面,只听得他捂住胸口,近乎咬牙切齿又声调怪异地颤声道:“你这丫头真是卑鄙,居然……居然……没穿亵裤!”

    如雪长裙的裙摆下面,竟然不着寸缕,如果不是方才那惊鸿一瞥,让他看见她抬腿时候那不该看见的地方,他也不会因为震惊而让她偷袭得手。

    西凉茉轻蔑地嗤了一声:“嗯,卑鄙什么的,不是承蒙师傅的教导,又怎么会有徒儿的今天呢。”

    这一招还是上辈子跟着某书中学的,果然不管在哪个时代对于男子而言都是杀手锏。

    “臭丫头,你可真够不要脸的。”百里青闻言,忍不住嗤骂。

    西凉茉皮笑肉不笑地道:“彼此,彼此!”

    千年狐狸精说别人不要脸,他可还真要脸!

    话音刚落,忽然一只冰凉如鬼魅一般的手抚上了她的脚腕,西凉茉一惊,想要退开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她只觉得脚腕被大力一扯,面前妖风四起,一阵天旋地转,她就被擒住了肩膀狠狠地按在了地上。

    还好她已经有所防备,虽然不能躲开他的擒拿,但是以背着地,至少避免了后脑撞在地上开花的下场。

    只是速度太快让她有点眩晕,尤其是他把她按在身下后,长长的乌发如流水雾气一般将她罩在身下,模糊的珠光间,她只看见他诡美如狐的眸子里幽光深邃,几乎能将人的灵魂吸纳进去的危险。

    “怎么,满意了,踢了为师一腿,如今气顺利没有?”

    西凉茉冷笑,一掌就往他胸口打去:“如果徒儿说没有,师傅是不是让徒儿打到过瘾呢?”

    百里青动作奇快地一把捏住她的柔荑,眼底闪过一丝恼色,眸光瞬间冷了下去,他忽然抬手一挥,一片幔帐一下子就缠绕上西凉茉的手腕。

    西凉茉何等反应机敏之人,一下子就看出了他这动作有点不对,立刻挣扎着要再次脱困,腿上也不客气地再往上踹。

    但是这一次,百里青没有如之前那般好心情地与她戏耍似的厮杀搏斗,直截了当地用长腿一顶,劈胯一压,直接顶开她的双腿,压制住了她的攻击。

    他非常有耐心的一招一式地将她的招式给化解开,同时每一次出手都要极为精准地压制住她的反抗,反关节的小擒拿,让她吃痛失去反抗能力却又不至于伤到她。

    不过几招下来,西凉茉就已经双手都被幔帐缚住,动弹不得,只能恨恨地瞪着他。

    “别这么看着为师,为师不是说过你这种眸光灼灼,满是挑衅的模样,很容易挑动男子的**和怒火么?”百里青仿佛一个极好的老师,他轻笑着,但是笑意却不到森然诡谲的眼底。

    “你……。”西凉茉想说什么,却见他忽然站了起来,一挥宽袖,袖间罡风瞬间一下子就割破了周边的大部分幔帐。

    这一次,挂在四周的烛火光芒没有了轻纱的阻隔,不再朦胧而模糊,一下子就让西凉茉将眼前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目光落在百里青的脸上时,陡然一惊,失声道:“你的脸!”

    百里青今日难得的没有用了那种沾水不掉的昂贵重紫石胭脂,但是他的右脸那上面是一道宛如纹身的血线,线身上又分开许多细细的线,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开出一片形态诡异的纹路,似花非花,似树非树,看起来有一种奇异的狰狞,但却又衬托得他肌肤极白,眉目更为秾稠艳丽,愈发的不似人类,十足十强大的妖魔化身。

    西凉茉如果不是因为和他接触太久,又是鉴定的无神论者,她这会子大概已经吓得尖叫起来了。

    “怎么,很丑么,吓到你了?”百里青伸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右脸,不甚有什么诚意地勾起了唇角。

    西凉茉素来知道他爱美到死,自恋无比,又最忌讳别人盯着他那妍丽到不详的容貌看,便摇摇头:“没有,很……很有野性美,很有特色美。”

    这倒也不是拍马屁,那种脸上开出树或者开出花似的纹路,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不忍一睹,但在百里青的脸上,却又是另外一种诡谲炫美的效果。

    “哼,口是心非的东西,上来就对为师动手,怎么,有了新欢了,太子爷的味道是不是很不错?”百里青嘲谑地嗤笑,狭长阴媚的眸子里盈满冷光。

    西凉茉闻言,心底蹭地冒出一丝火气,她稍微调整了一下被绑缚的坐姿,轻笑:“和师傅的味道不一样,也还不错……唔。”

    话音未落,她的唇忽然被堵住,她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过来的。

    “唔……。”

    百里青满是掠夺性而炽烈的吻,几乎让西凉茉喘不过气来,他几乎像要吃了她一样的吮得她的舌尖发疼,连呼吸都困难。

    她在他的舌尖上品尝到了一种奇异的味道,也不带着药物的香气,让她有点莫名的眩晕。

    但是,很快,这个惩罚性的吻就结束了。

    西凉茉刚被放开他钳制住的自己的下巴,立刻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但是她好容易才让自己的呼吸顺畅一点,却被自己瞄见的景象一惊。

    她看向再次站了起来的百里青,他正在伸手解衣袍。

    “师傅,你把我慎重其事地叫来这里,就是为了在这里做这种事么?”西凉茉冷冷地颦眉。

    百里青一边优雅地解开自己的衣带,一边宽袖一挥,那些掉落在地的长长幔帐就一下子都卷到他的脚下,他顺手将那些幔帐塞在西凉茉的身下。

    虽然身下垫了些幔帐,比躺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是舒服很多,但是西凉茉却疑惑又警惕地皱眉盯着百里青。

    西凉茉敏感地发现面前的人有一种奇异而极为危险的东西,这种东西说不上来是什么,而且百里青时常让人感觉他站在那里,浑身都是让人不敢靠近的诡谲危险。

    但是这一次的他,却忽然让她有一种与平日不同的极为不妙的感觉。

    “本来呢,想温柔一点,给你今夜第一次美好点的回忆,毕竟这种事总是有点不舒服的,尤其是在这种状况下,但是看来为师的爱徒,却并不太喜欢这种温吞磨蹭的感觉。”百里青解开了上身的所有衣袍,露出了精壮而线条优美的上半身。

    在他性感的胸膛上一样,靠近心口边,一样有那如红线一样蜿蜒出来的艳丽的图腾纹路。

    白玉一样的肌肤,几乎能透出光来,衬着妖异的图腾,有一种奇异的魅惑和性感。

    西凉茉的脸开始莫名其妙地泛红,她有点无法移开眸子地看着他,心中却唾骂了自己一千次。

    脸红个屁!

    又不是第一次被这个妖怪磋磨,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他这副模样了。

    但是……

    西凉茉忽然发觉,自己真的是第一次看见他现在的样子,一直以来,哪怕他磋磨她的时候,在泉水中沐浴的时候,至少都有一件松垮的丝缎袍子。

    这种过分的视觉冲击让她无意识地忽略了百里青方才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

    “害怕么?”百里青只穿着一件亵裤走近她,黑色缎子一样的青丝披散在脑后,脸上的神情有一种奇异的专注和诡谲的灼热。

    看得西凉茉不由自主地有点儿发抖,她觉得自己像一块砧板上的肉,等待宰割。

    西凉茉垂下眸子,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却嘴硬道:“有什么好怕的。”

    百里青凝视着她许久,方才露出个轻笑来:“不怕最好,以后你会习惯的。”

    他半跪在她的腿间,一手慢悠悠地挑开她肚兜上的红线一扯,然后长指毫不客气地捏了上去。

    趁着西凉茉瑟缩的瞬间,他捧住了她的脸,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极尽温柔,极尽挑逗之能。西凉茉从来没有想到亲吻是这样美好的一件事,轻若浮云,软如流水。

    满是柔情蜜意,让她几乎生出一种错觉,自己是被他最珍视的宝贝。

    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他像在膜拜着一件最美丽的珍宝,极尽轻柔与爱怜。

    她即使并非什么人事都不知的青涩少女,也不免失了神。

    便是这失神的瞬间,她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一下子被塞进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唔……你放了什么进去!”那种从没有被人侵入过的不适让西凉茉一惊,但是下一刻却再次被他拉进他的营造的温柔魔魅之间。

    她想要挣扎,想要抗拒,却只能如被蜘蛛捕获的猎物一般,徒劳地挣扎。

    不知多久,那冰冷的东西在她的身体慢慢融化,然后发酵成一种诡异的火焰,一路蔓延,烧灼煎熬,让她几乎无法忍受。

    西凉茉自己本身研究毒物药品,怎么会不知道不对劲,她陡然睁大了眼。

    药!他竟然给她下了药,还是那种最炽,最毒烈的药物!

    那种火焰几乎就是瞬间席卷烧得她痉挛起来,每一丝的神经都叫嚣着疼痛和渴望,连神智都模糊。

    她紧紧地抓住绑住自己的纱布,忍不住抬头呜咽:“啊——!”仿佛整个世界都扭曲了起来。

    她一下子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包括面前的百里青。

    只听得他幽幽诡冷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轻旋:“我的花儿,已经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真是美丽得惊人呢。”

    身下被他牢牢束缚住的女子像一只翅膀被钉子钉住的小凤凰,颤抖着,挣扎着却无力反抗,任由他一点点享用她的美丽与青涩。

    “师傅……阿九……救我……救我……!”西凉茉无意识地试图挣扎。

    百里青怜惜地低头在她耳边如同妖魔一样地诱惑地道:“嘘,小花儿,安静下来,为师看见你流泪的样子,会心疼呢……。”

    他宽慰的话语与指间的轻抚让意识烧灼的她觉得有了依靠,她方才呜咽着安静下来,但是下一刻,被陡然刺穿的巨大痛楚瞬间让她瞬间睁大了眸子,瞳孔瞬间缩紧。

    “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有……

    会有不该是太监有的东西!

    她身子猛然一弹,如缺水的鱼儿一样试图逃离那种痛和异样的热,但是却被身上强大的妖魔狠狠按住。

    “走开,你走开!”

    西凉茉歇斯底里地大喊,泪水瞬间淌落了下来,却只换来身上妖魔虚伪的安慰和永无止境一般的厮磨。

    百里青看着怀里的人儿那种痛苦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但是片刻之后,还是继续了下去:“嘘,安静一点,很快就好了。”

    身体里那狂躁的东西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他能做到的就是尽量让她慢慢的容纳。

    他试图温柔一点,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她的泪水,她的甜美,她的痛苦都让他无法停止。

    他的花儿,他最美丽的花儿。

    ……

    许久之后,西凉茉很长时间几乎不愿意去想起那弥漫着血腥味道与靡丽**气息一夜,完全没有理智,只剩下本能的厮磨纠缠,糜烂得让她视为噩梦。

    ……

    迷离烛火下,满室弥漫着靡丽的香气。

    “好了,别哭了,你哭得为师都心疼了,很快就结束了。”百里青抱着怀里几乎哭得晕厥过去的小丫头,阴沉魅惑的眼底难得出现一丝愧疚。

    “去你妈的心疼,你心疼了吗,挖出来给我看看啊!”西凉茉哭得一抽一抽的,还不忘恶狠狠的骂。

    她的愤怒与惊愕让她没又注意到百里青话里所谓很快就结束的含义。

    通常对于百里青而言,很快这种玩意,都是没有时效性的。

    而此时嘶哑而带着**未曾散的嗓音让她的斥骂,听起来有点软绵绵的,倒像是娇嗔。

    她恨极自己这副嗓音了,还有总是忍不住掉下来的泪水。

    眼泪只能是武器,怎么能是泄漏情绪的东西呢?

    可是她就是觉得很——委屈!

    莫名其妙的,就是想哭。

    这个死太监,这个假太监!

    这个无耻的大变态!

    这个大妖怪!

    “你其实不是人吧!”西凉茉忽然警惕地看着抱住自己的人。

    ------题外话------

    阿九吃掉茉莉的详细版~~咳咳~~会在下周放在群里~具体时间俺会通知~谢谢~一样是截订阅界面换阅读密码,咳咳~~说一下,所谓订阅界面那啥就是订阅章节的时候会有一排章节名显示已经订阅~。

    嘿嘿~~吃掉了吃掉了~~·还不贡献出你们的月票~~下章继续吃

    第一次会这样是没办法的,阿九也没法子控制的~解毒的过程~茉这一趟苦是必须得受的~唔~第一次完了第二次就好了,阿九会很温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