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猜心

第一百三十五章 猜心

    

    “你其实不是人吧!”西凉茉忽然警惕地看着抱住自己的人。

    她明明就在他毒发那日查看过他的秘密之处,她非常确定、肯定、一定地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走眼。

    又或者……

    “你根本不是百里青!”西凉茉忽然眯起眼猜忌又防备地看着他。

    百里青挑眉看了怀里的小丫头片刻,随后伸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你这丫头方才是不是被本座弄傻了?”

    西凉茉吃痛,又因他话中**裸的暗示脸上瞬间泛起红潮,恶狠狠地瞪着他:“是啊,这个世上还有比我师傅更残忍、更可恶的大骗子么?”

    西凉茉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这天下有几个人能冒充、敢冒充面前的这个大恶人。

    西凉茉微红着脸,目光飘过跨间,随后立刻移开眼看着他,咬牙切齿地道:“但是,你明明是天阉之身不是么,怎么会……怎么又长出来了?”

    这世界上难道真有所谓雄阳再生之事么?

    就算是在她上辈子的年代,这种身体器质性的问题也根本是一种无法解决的难题。

    百里青微微勾了一下唇角,倒是从善如流地为她解答起来:“我并非天阉之身,只是多年前因为某些原因,我的师傅让我练了守元功,能让我看起来像天阉之身罢了,但是练习此功必须维持元阳童子之身。”

    西凉茉满脸匪夷所思,居然有这种功,莫非就是医书上所谓的隐睾缩阳,练了这种功的男子能将自己的分身大部分缩进体内。

    “但是从今往后,此功算是破了。”百里青懒洋洋地用修长的手指撩起她柔软的长发,幽幽地道。

    西凉茉耳根子一热,但是片刻后,她忽然转过脸来目光锐利地盯着百里青:“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今天你会忽然决定对我……决定这样对我?”西凉茉一迟疑,还是不避不山,单刀直入地问他。

    百里青半支着脸,淡淡地道:“因为时机已经到了,机缘巧合之下,为师得到了一次能彻底清楚我身上禁制和余毒的机会,但是若不能在服药运功调息后的六个时辰之内得到你的处子之血,那么我服下的解药就会变成最毒的药,让我身上的这印记瞬间蔓延全身,血脉尽破而亡。”

    西凉茉一愣,目光落在他光洁的胸膛上,上面那颗诡异的‘树’果然已经缩小了不少,原本都已经蔓延了半身的脉络,如今已经萎缩到了他心口之上,色泽也没有如之前那般妖艳深红。

    “你可以去找别人……。”西凉茉刚想说话,忽然猜测到了什么,她眯起眼冷冷地盯着他:“你从一开始就已经打算拿我来作为这药引,这给你下药的人与我有血缘关系么?”

    百里青看着西凉茉,露出个赞赏的目光来:“看来你果真是聪明。”

    西凉茉脸上神色更冷了两分,眼中一片冷沉,她垂下眸子自嘲地道:“聪明,许是自作聪明罢了,我以为千方百计引起你注意,得到你的青眼与支持是我自己的本事,原来不过是我自作多情,自作聪明罢了,早知不管我做了什么,你最终都会有用到我的时候,也许我该把这些耗费在你身上的功夫,放在别人的身上,或许还有些用。”

    她终于体会到了西凉仙的心情,发现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跳梁小丑的感觉,果然是一点都不好,不好到让她有一种想要杀掉对方的冲动。

    可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西凉茉自嘲地一笑,径直想要起身,离开这个让她只觉得心中一片寒凉的地方。

    但她身子刚一动,却被百里青一把按住,修长的手一拖,径直把她再次禁锢自己的修长的身体和地板之间。

    百里青低头看着自己压在身下的少女,轻笑:“为师还有一件事没有说完,要解为师身上的毒,其实还有一种更快捷更安全的方法,就是直要了你七七四十九次,然后每日就着那种压抑为师体内毒性的药物和你的血,服七七四十九日,将余毒转移到你身上,待你气血枯竭,成为干尸那日,为师的毒和禁制也会解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方法一般,虽然能够立刻解开身上的毒和禁制,却在一个月内,成为没有任何内力的普通人。”

    西凉茉原本想要挣扎,却在听到他的话后,忽然一愣,不敢置信地看向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他的面容依旧妖异,依旧是那种似笑非笑,深不可测的模样,只是脸上的那妖异的血纹显得他的脸色苍白之间,还透出异样的青色来。

    西凉茉与他对视片刻,忽然伸出柔荑抚摸上他的脸,温柔而缓慢地抚过他精致的面容、修长的颈项,然后向下落在他的胸口上,忽然她狠狠地一掌击出。

    原本压制住她的百里青,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她一掌击出,狠狠地撞在了一边的柱子上,然后他便落在了地上,他忍不住闷哼一声,嘴角淌下一丝血色来,他苦笑。

    那丫头,还真还是够狠的。

    不一会,他就看见一双雪白的赤足停在自己的面前。

    西凉茉随意地裹着着她随手拿来的一块幔帐,右手提着寒光闪闪的短刀,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半支着身子做起来的百里去,眼中锐芒大盛:“师傅,你真的会在三十天之内失去内力?”

    没错,她方才试过了,那一掌击出去,根本没有遇到任何内力的抗击,她能感觉到手掌贴在他胸膛之后,他体内丹田一片空虚,如同一个没有任何武艺修为的普通人一样。

    百里青仿佛一点都不在乎这个能够决定自己生死的秘密被人知晓的后果,他只是慵懒地靠在那柱子上,随手擦掉自己唇角的血色,看着西凉茉挑眉笑道“没错,所以这三十天之内,任何人都能够杀掉为师,爱徒若是愿意,倒是不妨试试,毕竟能够杀掉当朝司礼监首座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他的笑容兴味盎然,甚至有一丝引诱的味道,仿佛要杀的不是他本人,而是另外什么不相干的人。

    西凉茉看着他,手上的刀慢慢地握紧,眼底到底按捺不出闪过一丝杀意。

    没错,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诱惑。

    杀了他,杀了这个强占自己、侮辱自己的妖魔。

    趁着他无力还击之时候,趁着连魅一他们都不在这里的时候,只要一刀,她就能直接结果了他的性命。

    甚至……

    她可以点了他的哑穴,一点点地将他凌迟,一解心头之恨。

    有时候,比起西凉仙母女和靖国公,自己似乎更加讨厌与憎恶他,憎恶他那种仿佛算无遗策,憎恶他那种拿自己当宠物的感觉,憎恶他高高在上,强迫自己的模样。

    更加憎恶一切在他眼中都无足轻重的模样……

    百里青自然没有错失她眼底的杀意与厌恶,还有她不自觉抬起的刀锋闪过的冷芒,忽然间心头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他忽然自嘲地轻笑起来。

    看来,他这个恶师父做得还真是成功,瞧瞧他的小徒儿的模样,倒是真和外头那些人一样,想要寝他皮吃他肉的模样。

    不过,有什么所谓呢?

    今儿,他该解开的也解开了,该尝到的,也尝到了,竟算是牡丹花下风流死。

    “呵呵……。”

    看着百里青不自觉地低笑出声,唇角又溢出鲜艳的血。

    西凉茉忽然觉得那红色有些扎眼,她冷冷地睨着他:“你笑什么?”

    百里青勾起精致的唇角,悠悠地道:“为师在笑,你连杀人的刀都不够快,不就是一刀子的事,用得着犹豫这么久么,你还真是让为师失望啊。”

    西凉茉睨着他,忽然幽幽地问:“你很想死的话,为什么要解开身上的毒呢,毒发身亡的死法也很有趣不是么?”

    百里青冷嗤,抹掉唇角溢出的鲜血,幽魅狭长的眸子里闪过傲然阴惊的光:“司礼监首座百里青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胁,便是死,也只能是死在他自己选择的方式下,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他,杀了他,除非他自己愿意。”

    那种傲然之气,睥睨天下,凛然如绝世名剑,昭告着属于天朝第一权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骄傲。

    说罢,他看着西凉茉淡淡地道:“为师说过,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自然不会食言,你若要动手,今儿就是最好的机会。”

    说罢,他顿了顿,又道:“完事了,你尚且可以让魅一带你去一趟太子宫,你身上还有春浓的余毒,太子殿下一定会高兴为你解开这毒的,以你如今的修为,想必要让太子殿下为你痴狂,并不太困难,至于司礼监那边,有为师的遗旨,司礼监的人不会去找你麻烦。”

    一口气说得有点多,百里青有点胸闷气短,低低咳嗽了几声。

    西凉茉垂眸看着他咳出一路细碎的血花,那血花落在白色的地板上,仿佛溅开点点红梅,方才那一掌,她丝毫没有留情,若非百里青底子好,此时大概早已昏迷了过去,此刻的模样,至少也是伤了脏腑。

    竟然连所有后事都一步步安排好了,果然是九千岁的作风。

    占了她的清白,占了她的身子,再给她安排好一切后路,算是给一个巴掌,赏赐一个甜枣么?

    西凉茉忽然半蹲了下来,指尖凝气,忽然一下子连在他身上点了七处大穴,然后她从自己耳朵上摘下一只圆形珍珠耳坠子打开,然后捏住他的下巴,一下子把里面的药粉灌了进去。

    随后,她随手扔了那耳坠子,挑起百里青精致的下巴,睨着他似笑非笑地道:“本来呢,完成师傅的愿望是徒儿应当尽的义务,你死了固然也不错,但是徒儿觉得受了了那么您的气和磋磨,您这么一死了,徒儿岂非前功尽弃,而且徒儿一点也不喜欢按照你指的这条新的‘明路’走下去,男人这种东西,伺候一个也就罢了,还要伺候另外一个,徒儿我还真没什么兴趣,既然师傅你说了给我杀你的权力,那么这个权力,什么时候实行如今该是徒儿决定,不是么?”

    西凉茉顿了顿,看着百里青诡谲一笑:“今儿徒儿就把这个权力收着了。”

    看着百里青眸光里闪过的幽芒:“你还是那么容易心软,怎么,因为为师方才说为师曾经饶了你一命,没直接将你吸血拆骨,所以你现在便要投桃报李么,真是愚蠢,你就不怕我是欲擒故纵,为保自己一命而故意如此说话么!”

    话音未落,西凉茉忽然粗鲁地塞了一块布巾进他口中,不耐烦地道:“难道所有的师傅都是那么啰嗦的么,你真想死,一会子我给你下点儿春药,再把你放到太子爷的床上好了!”

    她有时候真是烦死他这幅高高在上指手画脚的模样了。

    她虽然心底非常讨厌他这种封建家长式的作风,高高在上,从不尊重于他人的意志,却不代表她是是非不分的白痴。

    他到底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虐杀她,取血食肉,此后相处的时光中,他和她虽然是彼此利用的关系,她时常受制于他,恼恨于此,但是不代表她不明白,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伤害过她。

    哪怕是这一次,他虽然很过分,过分的行为和欺骗让她动了真正的杀意,但是冷静下来后,她还是明白他已经手下留情,若是没有他给她身体里放的那种药,方才他那种近乎没有理智的状态,她很有可能根本就承受不住。

    只是,她依然有一件事不明白。

    百里青这辈子多久没有看见敢忤逆于他的人了,更别说有人对他施加命令,再把一块脏兮兮的布塞进他的嘴里。

    他陡然冷怒地瞪大了眼,阴沉地盯着西凉茉。

    西凉茉却双手支着脸颊看着他,微微眯起眼:“徒儿还是有一件事不明白,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对徒儿我这么青睐与照顾有加,是因为你曾经暗恋我母亲的移情作用,亦或是因为你已经爱上了徒儿我呢?”

    百里青闻言,身子一僵,目光微微闪过一丝错愕与异样。

    西凉茉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也不看他,只是一边玩着手里的小刀,一边似笑非笑地道:“咱们都是聪明人,聪明人才好说话,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与我母亲是什么关系,但想必也是旧相识了,徒儿还没傻到看不出来你最初看我时候总有那么一丝在看别人的样子,就像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也时常会对着我露出那种同样的眼神,虽然你掩藏得很好,也不明显,再加上今日你说解药的药引子必须是我的血……。”

    西凉茉顿了一顿,又道:“那是不是就说明当初给你下毒的人或者说与你被下毒有着紧密关系的人,必定与我有着隔断不了的关系,我看着我那便宜爹也不像有这个本事给你下毒的,否则也不会在朝堂上受你压迫那么多年,那么答案就只剩下一个了,那个人是我那母亲是不是?”

    西凉茉瞅着百里青眼底难得出现那种称之为愕然的目光,不由轻笑着用刀子挑过他脸颊边的乌发:“师傅,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会让我过分骄傲的,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奇怪,像你这般善于审时度势,又狡诈阴险的人怎么会看上我母亲那种天真到愚蠢的女人呢?如果你不是有自虐倾向的话,那么我更倾向于是因为你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不在乎徒儿我呢,怎么,是不是爱上我了?”

    西凉茉觉得自己很有点调戏美人的样子,而且眼前之人,也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调戏一二也未曾不可,不能总是他来调戏她吧?

    百里青仿佛恢复了正常,他挑了下眉,这丫头还真是出乎他意料的狡猾和敏锐,也出乎他意料的——自恋。

    “啧,其实师傅你不必急于否认呢,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对你保持着什么样的感觉呢,这个世上聪明人其实不要太多,尤其是如你我这样的,满腹卑鄙和野心的聪明人,不管自己做什么,因为我们在本质上是同一种人,所以对方仿佛很容易就能领会到自己的意图,既生瑜何生亮,总会想着,如果有这种人,真是应该死掉便好了,但是却又觉得有些可惜,若是这样的人死掉了的话,满世界都是司流风和西凉仙那种自作聪明的人,岂不是很寂寞和无趣,对吧?”

    西凉茉忽然伸着脸儿凑近了百里青,似笑非笑地道:“所以说啊,即使要用某些手段,也能让对方臣服在自己手中,感觉也很好,是不是?”

    让她和他来猜猜他和她誰的心里有了谁的影子。

    百里青睨着她,你想说什么,丫头?

    西凉茉轻嗤:“我不是想说什么,我是想要做什么才对,你方才不是说我体内还有药性没解么,今儿既然徒儿这么可怜地成为师傅你的解药,那么师傅也让徒儿解一下心头之恨,才对呢。”

    西凉茉笑眯眯地道。

    没有了内力的百里青,就像是绝世美人没有了刀,明珠没有蚌壳,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

    你想做什么?

    百里青看着西凉茉,忽然危险地眯起眼。

    西凉茉凑近他,优雅地跨开腿坐在他身上,轻笑:“文绉绉点儿叫欺师灭祖,不那么文绉绉地就叫——上你。”

    无耻谁不会?她也很想试试看自己有没有那本事让他体会到自己被磋磨时候的那种心情。

    ------题外话------

    这是两个坏人的爱情,他们都太聪明,太骄傲,所以虐什么的~大概就是在赌谁会先输掉自己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