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卖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卖

    

    西凉茉看着他微笑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心头微微一暖,便拾着裙摆走过去,跪坐在他身边的蒲团上。

    “给。”百里青顺手递给她一只白玉碗。

    西凉茉喝了一口,酸甜香馥的味道在舌尖上蔓延,一下子便觉得今日异样的燥热都消散了,她忍不住感叹:“这冰镇桂花酸梅汤味道真好。”

    百里青微微勾了下唇,眼底闪过一丝得色:“是么,这是我亲手做的。”

    西凉茉捧住白玉碗的手一顿,盯着百里青上下打量一番,百里青被她看得奇怪,便问:“怎么了?”

    西凉茉狐疑地道:“这里面没有什么春药、泻药、毒药、痒痒药什么的吧?”

    百里青:“……。”

    两人对视片刻,百里青脸上笑容一收,拉长了脸,径自伸手来拿回她手里的碗,冷哼:“哼,不喝拉倒,里面不但有毒,还有屎、有尿!”

    西凉茉瞅着百里青是真生气了,便晓得有点儿误会他了,一会惹恼这位天下第一号小心眼的人物,还不知道他转过背怎么记恨。

    她赶紧伸手去抢碗兼赔笑:“爷,千岁爷,师傅,我错了还不成么。”

    这千年狐狸素来性情高傲,从来就是个把人不当人使唤的主,今儿这么好心情地忽然洗手做羹汤,不让人怀疑才是怪事。

    西凉茉眼明手快抢了白玉碗,咕嘟一声都喝了,方才笑眯眯地对着百里青道:“好喝,师傅的手艺真好喝。”

    百里青瞅着她那副小意奉承的样子,方才冷嗤道:“若非瞅着你睡了两夜一日,脉象里有点子燥热,为师也懒的亲手给你调制这东西,里头掺杂了好几味调理身子的药物,真是狗咬吕洞宾!”

    西凉茉闻言,不由微微错愕,什么,这里头还有调理身子的药?

    她倒是一点子药味都尝不出来,有一点她是知道的,若是手艺不好,根本不可能做到一味甜汤里头既补身子又让人尝不出药味。

    比如她吧,前世今生都不是个下厨的料。

    西凉茉捧小碗,目光闪烁地看着百里青:“你除了会做甜汤还会做什么?”

    百里青懒洋洋地一边玩着手上的硕大宝石戒指,一边道:“御膳房的南派一百六十道菜,你想吃那一道?”

    西凉茉彻底震惊了,虽然她实在无法想象一身华服,妖异倾国,手中朱笔一挥,千万人血流成河的第一奸佞九千岁殿下穿着围裙,拿着锅铲炒菜的模样。

    但是百里青是属于那种要么不说,说了便必然比和尚还不打俇语的人。

    她崇敬地看着百里青:“千岁爷威武,师傅你果然是宜家宜室,您还有什么是不会的吗?”

    宜家宜室?

    只有女人才合适用这样的词!

    百里青淡淡瞥了她一眼道:“有,很多,比如为师还是没学会弄坏你,不是么?”

    西凉茉瞪了眼百里青没好气地道:“师傅,你可以再无耻一点!”

    碰上百里青那种似笑非笑的灼热目光,她又别开脸,耳根子瞬间热了起来,有点不自在地伸手再去倒那玉壶里的酸梅汤。

    不是第一次和他有肌肤之亲,却不曾想到会亲密到这样的地步。

    这超乎了她的预计,有一点子无所适从。

    但她伸出的手腕忽然被一只冰凉修长的手握住,西凉茉不由一僵,那人倒也没多过分,只是指尖在她的手背上慢慢的滑动,仿佛在感受她的脉搏一般,冰冷的指尖摩擦微温细腻的肌肤的触感仿佛带着细微的撩人的刺,让西凉茉背脊微微发麻,有一种奇异而暧昧的感觉。

    她却也没有从他手中抽出手来,任由他握住。

    他温柔地握住她的手腕,轻巧地一扯,竟靠了过来,把头半靠在她的肩头和胸口上:“丫头,还疼么?”

    西凉茉睫毛微微颤了一下,有些不堪直视面前忽然放大的那张美艳到诡魅的绝丽面容,淡淡地道:“还好。”

    “不恨我么?”百里青伸出指尖慢悠悠地掠过她精致尖巧的下颚,他换了自称——我。

    西凉茉微微撇嘴,有点儿好笑的样子:“你是想看我痛哭流涕,哭天抢地,咒骂不止呢,还是想看我幽怨流泪,求你负责的样子?”

    她留意到了他语气里细微的转变,所以她也没有再玩笑似的自称徒儿。

    这个时候,他只是个男子,而她是女子,他们有了更深入的肌肤之亲,就这么简单。

    百里青低笑,眸光幽幽:“不,我只是在在问你要不要对我负责?”

    他话尾的声音轻佻又柔和,像是狐狸拿着柔软蓬松的尾巴撩拨过她细腻的肌肤,然后一轻撩过她的心扉。

    西凉茉看着他,目光锐利得几乎要穿透他的皮肉一般,片刻后握住他的手,轻笑了一下:“九千岁大人这算是在求向我亲么?”

    百里青挑眉:“又或者你愿意继续与我做个奸夫淫妇、暗通曲款也可以。”

    西凉茉淡淡地道:“暗通曲款这种事,做一次就够了,做多了岂非无趣么。”

    百里青低笑,眸里闪过一丝微妙的色彩,挑起她的下巴:“小丫头,别跟为师打哑谜,你想要什么?”

    “令牌!”西凉茉直勾勾地看着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地直接道:“令牌,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令牌什么样子。”

    百里青睨着她,阴魅的眸子里仿佛一片幽沉的大海,让人看不清里面的颜色:“好。”

    他随手从自己的宽袖里取出一只锦袋放在西凉茉的面前:“看吧。”

    西凉茉没有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快,目光有些犹豫地落在那袋子上,但还是伸手拿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枚纯铜镀金的虎头叼龙的令牌,雕刻得线条粗犷,却极为霸气,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那令牌上的镀金掉了不少,露出里面的铜绿来,令牌的右下方是一个篆刻的篮字

    不知道为什么,在西凉茉看到这令牌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令牌一定就是蓝家那块的令牌,虽然这令牌说不上精致美丽,但是里面仿佛有什么是极为吸引她的,令她忍不住一把握住那令牌对着烛火观看起来:“原来这就是蓝家的令牌么?”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是一种对于权力所赋予的自由的向往。

    虽然世间从没有所谓的绝对自由,但她这具躯体里寄居的到底是来自异世的灵魂,无法像一直生存在这里的人一样对于上位者这种主人生死的权力与行为视若平常,又见识了太多的压迫,她不喜欢将自己的所有都寄托在别人的庇荫下,若是夺得绝对权力,方才有让人不能随意轻贱与得到自由,那么她所一直孜孜不倦的就是权力。

    而这块令牌曾经代表着皇权都极为忌惮的庞大权力。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它的用途,但是既然那么多人都想拥有的东西,连百里青都想得到的,必定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看着西凉茉眼底闪过的清辉冷光,百里青悠悠地道:“没错,你想要么?”

    西凉茉的目光从令牌上转回百里青的脸上,他依旧是半伏在她的膝头,一边磕瓜子,一边睨着她微笑,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伏在她膝头上的尤物仿佛引诱迷路旅人的妖魔,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

    西凉茉挑了下眉:“若是我想要呢,需要多少金银?”

    百里青轻笑,眸子里仿佛拢上一层雾气,温柔又惑人地凑近她低语:“很简单,我不缺钱,所以欠债只能肉偿,让我睡一次就让你用一次令牌怎么样?”

    西凉茉睨着他,摇头叹息:“照这么算,你还倒欠我好些次呢。”

    他耍无耻是么,她就耍无赖好了。

    百里青以袖掩唇,一副‘你好奸诈’的样子:“那怎么能算,为师都没进去,为师很早就教导你,做人要厚道。”

    没……没进去……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的那副样子,忽然觉得手很痒,真想

    这个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厚道的无耻老妖,还真是敢说。

    西凉茉暗自羞恼,她忽然那学着他的样子挑起他精致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睨着他:“既然对于这个问题,咱们是无法达成一致,要不咱们换个方式,这个月里若是徒儿睡师傅一次,令牌就让徒儿用一次,若是师傅不肯让徒儿睡了,那么令牌就要暂时归徒儿保管可好?”

    百里青闻言,不由有些怔然:“这有什么区别么?”

    西凉茉微笑,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当然无害,要不师傅试试。”

    百里青睨着西凉茉,一看就知道这丫头又在使什么坏心眼,但是面对来自自己徒儿加女人的挑战,若是他不接了,岂非显得太失他九千岁的气概了。

    于是百里青犹豫了一刻,便应了。

    但是当他看到自己手上绑着的绳子,不由挑眉,兴味盎然地看向西凉茉:“看不出丫头你竟好这一口,可要为师教你?”

    西凉茉笑着并不答话,她低头凑近百里青,轻吮了他的精致的薄唇一口,随后推着他缓缓躺下,仿佛小猫舔着爪子似的一点点地顺着他的颈项慢慢轻咬:“师傅,这种时候,咱们还谨守师徒本分岂非太失情趣,不若我叫你阿九可好?”

    阿九?

    她有些生涩的细细吮咬,却让百里青惬意地眯起狭长的魅眸:“为何不是叫九哥?”

    九哥?

    算了吧,若是真的论起经历人间百态,辛酸苦辣,她的年纪哪里又比他小呢?

    西凉茉摇摇头,似笑非笑地挑开了他胸前的衣襟,手指掠过他光滑的胸膛,伏在他的身上,悠悠地道:“我比较喜欢阿九。”

    仿佛语带双关的话语,让百里青眸光里有幽光掠过,抬首吻住她近在咫尺的红唇,技巧地挑开她的牙关轻道:“嗯,我等你一边哭泣呻吟一边这么唤为师。”

    西凉茉因为他话里的毫不掩饰的侵略性的暗示,不由脸上微微一红,随后伸手解开了他的腰带,就在百里青等着她继续的时候,却见西凉茉忽然支起身子来,摸着下巴道:“师傅,徒儿忽然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

    “嗯,别管什么事……。”百里青被她的举动撩拨得心火一簇,正要说什么,却见西凉茉摇摇头,仿佛很是无奈的样子:“这可不行,徒儿最不喜欢做事没有首尾,师傅,你且等一等,一会子我就回来。”

    “一会子回来?”百里青愣了,随后危险地眯起眼,这是什么意思?

    西凉茉一下子从他身上起来,顺手把那块令牌塞进自己衣襟里,笑眯眯地对百里青道:“爷,乖乖地躺着,一会子我办完事就回来临幸你,当然如果你不喜欢这么躺着的话,也可以叫魅一他们进来帮你解绳子。”

    百里青到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被西凉茉摆了一道,他就妄自居高位那么久了,他瞬间阴沉下了脸:“西凉茉!”

    居然敢耍他,这臭丫头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但是他试图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除了衣衫大开,裤带松垮,双手上麻绳栓在了软榻的扶手上,连脚上也不知何时栓了一条条细细的红线,红线很细,却很牢固的样子。

    百里青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天山金蚕丝,寻常刀剑根本无法伤之,而且若是人越挣扎,那金蚕丝便缩得越短,勒得人越疼。

    他阴霾地盯着西凉茉,咬牙切齿:“臭丫头,你若不乖乖地解开为师,一会子有你好受的。”

    阴冷威压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来,仿佛连房间的温度都低了不少。

    西凉茉摇摇头,一脸温和地道:“师傅,茉儿绝不食言,你且等个一两个时辰,今儿天气如此燥热,您绝对不会着凉的。”

    说罢,她起身后,整理了一会子衣襟,转身就向房门外走,一边走一边不忘交代:“对了,您可以叫魅一过来为你解开绳索,这倒是没关系的。”

    对于这位爷瞒着她真实情况,在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做出占了她身子的事,她决定做出深刻的检讨,是不是以前总是让这位爷占便宜占得太顺利了,他若是和她在一起,却不习惯尊重她的话,今儿她也该让这位爷试试这种滋味。

    看着西凉茉大剌剌地怀揣着令牌离开的背影,百里青阴霾的俊美面容上最终浮起一丝无奈的表情来,暗自低嗤:“真是个记仇的丫头。”

    她分明早就算计着他骄傲的性子怎么肯让其他人看见自己的这副模样。

    若是寻常女子,此刻恐怕早已与他轻怜蜜意了。

    不过这也是她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她似乎并不喜欢成为任何人的附庸,他的小花儿似乎更喜欢自己面对那些风雨。

    这可麻烦了,他更习惯把一切都掌控在掌中。

    若是一不小心,这朵花儿成长得脱离了他的掌心怎么办?

    ……

    禁军

    西御所

    西凉靖正坐在灯下,提着毛笔细细地描绘着画卷的人,里面是一个妙龄少女,面容娇美,眸光清冽,唇角噬着一抹浅浅的笑,那笑容里却不若寻常女子的温柔娇俏,而是带着一种挑衅,却平添了三分勾魂摄魄的妩色。

    西凉靖专注得仿佛在将他所有能说与不能说的情绪都描绘在这幅图之中。

    “大哥哥,这是在画我么?”一道女子轻柔婉约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惊得西凉靖陡然抬起身子,矫健修长的身子呈现极度戒备的姿态,看向来人。

    “谁?”

    “大哥哥连画里人都不认识了么?”西凉茉轻笑着摘下兜帽。

    “茉儿,是你!”西凉靖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女子,不知她何时出现的,又看着自己看了多久。

    夜行来此,她一袭白衣,长发松松地用一条锦绣发带束在脑后,垂落在脸颊边的发丝极随风轻飘,愈显得美丽空灵,仿佛传说里蛊惑人心的妖精,前来迷惑男子的心智。

    片刻后,西凉靖陡然收起画,收敛了神色,冷硬地道:“大妹妹,这里是禁军居所,深更半夜至男子居所,妹妹是嫌弃自己的名声还不够坏么?”

    西凉茉却似乎全然不介意西凉靖尖利的话语,只是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道:“哥哥,我来不是为了与你做这口舌之争的,我来是希望你能瞧瞧带我出一趟宫的,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与爹爹商量。”

    “今儿你不是已经回过国公府邸了么,蓝大夫人得你送了一程也算够了,我连自己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西凉靖看着西凉茉的眼里毫不掩饰他的讥讽和憎恶,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深沉情绪。

    西凉茉淡淡地道:“哥哥,此事事关咱们国公府邸的兴衰,所以不但是我,连你也需要陪我一同去见父亲。”

    西凉靖见她说得如此慎重,狐疑地看着她:“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只管与我说就是了。”

    “你能做得了主么,事光当年蓝家令牌之事,如今这令牌就在我的手里,我需要速速面见父亲。”西凉茉淡淡地道。

    此言一出,西凉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一下子上前握住西凉茉的手:“你拿到令牌了,令牌在哪里?”

    看着西凉靖的失态,西凉茉唇角勾起一丝冷淡的笑容来,果然,靖国公是真的把此事告诉过西凉靖了,果真是父子情深。

    西凉茉手腕一转,巧妙地挣脱了他的手,轻柔又不容放否地道:“我要见父亲,亲自把令牌交给他,还有关于司礼监的要事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