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四十章 令牌真相

第一百四十章 令牌真相

    

    “你说的是真的?”西凉靖一震,随后冷冷地看着她。

    西凉茉婉约一笑:“怎么,哥哥不信?”

    西凉靖睨着她许久,试图从她脸上找到一丝不对劲,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大妹妹当初陷害我被父亲猜疑的时候,恐怕背后未曾没有司礼监的影子,今天是天下红雨了么。”西凉靖冷笑一声道。

    他的这个妹妹可一点都不简单。

    西凉茉淡淡地道:“大哥哥可曾听过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今日之事,于我西凉家生死攸关,妹妹我怎么说也是西凉家之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妹妹选择西凉家,而不再依附司礼监,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么?”

    西凉靖闻言,忽然伸手粗鲁地捏着她的下巴一挑,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冷笑:“好一个理所当然,二妹妹,你竟丝毫不会觉得良心不安么?如你这般卑鄙小人,我怎么信你?”

    西凉茉眸光里闪过一丝不悦的冷光,毫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淡漠地道:“没错,妹妹我正是个逐利之徒,对于逐利之徒而言,没有什么良心安与不安之说,何况说到良心不安,当初若非大哥哥与二妹妹都想置我于死地,我又何必出此下策。”

    西凉靖闻言,当初被靖国公踹在心口吐血、得知母亲死在对方手上的那一股子怨气瞬间就升腾了起来,他眼底闪过一丝凌厉杀意,拍案而起,一把抽出腰上锋利长剑搁在她的颈项上厉声道:“你还敢说,当初你害死母亲的帐,害得仙儿出塞和亲,却惨死塞外的帐我尚且未曾与你算!”

    西凉茉仿佛没有感觉到自己粉颈上的森寒剑气,只是淡漠地道:“大哥哥请慎言,妹妹何曾亲手害死二娘,只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因果素来由己生,大哥哥是忘了妹妹这些年怎么过来的么,几番鬼门关前过,几番死里逃生,身上的伤便从来没有断过,这笔帐,妹妹又该与谁算?”

    西凉靖一窒,是的,他知道西凉茉的话并没有一丝虚假,但是……

    虽然母亲不是她亲手杀死,她却也是母亲黄泉路上摆渡人。

    “母亲终归没有要了你的命,何况她是母亲,孔孟大贤有言百善孝为先,子不言父母之过,母亲要儿女如何,儿女也当遵照依从,方是孝道!”

    西凉茉一听,便觉得颇为可笑地挑眉:“大哥哥,那是你的亲生母亲,不是妹妹我的亲生母亲,我的母亲前日方才去世,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轻易损毁,二娘和二妹妹她们已经损毁妹妹我的身体发肤多少次了,妹妹我已经是对自己的母亲大为不孝了,自然是要向二娘和二妹妹她们讨还一点的,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真是可笑,什么叫母亲要儿女如何,儿女也当遵照依从?

    就算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她也不会去做这种荒谬的事,难道父母要她去死,她也去死么?

    何况,韩氏那老虔婆还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再说了……

    西凉茉顿了顿,冷嗤一声道:“哥哥若是要依从孔孟之道,不知哥哥可曾听说过,不孝有三,其一就是阿谀顺从,陷亲不义,莫非哥哥觉得母亲不慈,虐杀非自己所出的嫡女在宗法上也是正确并且能够容忍的么?”

    西凉靖被她的话噎得一时间无话可答,他狠狠地怒视着西凉茉,冷笑:“二妹妹果然是牙尖嘴利,颠倒黑白的能力无人能及,难怪连司礼监的那些阉人也能攀附上。”

    西凉茉瞥着他,淡漠地道:“大哥哥尽管在父亲面前指出妹妹哪一条是颠倒黑白,证实二娘之死与我有关,既然大哥哥是来与妹妹我来争这口舌之长短的,妹妹便先行告退了。”

    说罢,她指间一弹,一下子就弹开了他的剑,优雅地一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西凉靖见她竟然说走就走,顿时眼底闪过一丝愕然和恼怒,随后立刻一个闪身上前,拦在她面前:“你不想见父亲了么?”

    西凉茉看着他,仿佛听见什么可笑之事,挑眉道:“没有大哥哥,我就见不到父亲了么,我只是想要早点见到父亲,并且觉得此事与我西凉家生死攸关,大哥哥是未来的家主,总该也去听一听才是,既然哥哥并不在意,那妹妹明日再请旨回家一趟,又有何不可?”

    西凉靖目光森寒地看着她,半晌方才冷冰冰地道:“好,我带你去见父亲,但是……。”

    他顿了顿,语意满含杀气地一字一顿地道:“你且记号了,若是让为兄知道你再对国公府不利,为兄必定亲手斩下你的首级。”

    西凉茉讥讽地勾了下唇角:“我不是早说过了么,我等着哥哥你随时动手。”

    至于谁能斩下谁的头颅,那还未可知呢。

    ……

    靖国公府

    书房

    靖国公正扶着额,面色疲倦而苍白,仿佛苍老了十几岁,他正思索着今夜陆相爷来访时说的那些话。

    忽然听见门响,便见自己一对儿女鱼贯而入,他不由一愣,随后厌厌地摆摆手:“你们出去吧,今夜为父想要静上一静,特别是茉儿,你不该这个时候再次出宫,明日若是陛下知道,恐怕总是不妥。”

    西凉靖和西凉茉两人对视一眼,难得默契地并没有遵照靖国公的话去做。

    “你们这是……。”靖国公颦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父亲,是大妹妹来找您说令牌之事的。”西凉靖忽然道。

    靖国公闻言,梭然抬起头,目光里闪过一丝异色:“什么?”

    西凉靖便将西凉茉之前的话简单地说了一遍,靖国公越听,眸子里的光芒越闪烁,颇有几分惊喜的意味。

    “茉儿,你真的拿到了蓝家的令牌么,果真是为父的好女儿,快拿出来给为父!”靖国公迫不及待地起身道。

    西凉茉退了一步,柔婉地轻声道:“父亲恕女儿不能现在拿出来,母亲的遗嘱中交代茉儿的事不曾完成,茉儿不敢违背母亲的意愿。”

    “你母亲的意愿?”靖国公原本有些不悦,但是一听是蓝翎夫人的遗愿,便神色瞬间温和下来,却也有些猜疑地道:“你母亲说了什么,为何白氏不曾告知于为父?”

    西凉茉忽然将自己提着的一个小布包袱搁在了桌子上。

    “这是?”靖国公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件东西,而西凉靖则警惕而不动声色地手按着腰上的长剑,站在了靖国公的身前。

    西凉茉看在眼底,唇角弯起一抹讥讽的笑意,顺手扯开了那包着的布巾,露出里面一块十寸见方的灵位来,黑檀木所制成灵位,上面的数个粗糙却笔画凄厉的大字,一下子刺痛了靖国公的眼,以至于他身子一晃的时候,将自己放在了桌子上最喜欢的砚台打碎了,也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眼,脸上肌肉不自觉地抽了一下,只是死死地盯着那块灵位。

    那块灵位并不新了,很旧,仿佛时常有人摩挲,所以有些地方呈现出光滑的痕迹,有些地方却比较粗糙,上书——定国兵马大元帅——蓝玉之灵位。

    靖国公仿佛如遭雷击的模样让西凉靖一怔,随后狐疑地看向那块灵位,眼中闪过种种情绪,却终是没有问出口。

    靖国公终于仿佛不堪忍受地别开了脸:“你母亲到底说了什么,她想要做什么?”

    西凉茉瞥着靖国公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嘲谑的冷笑,但是脸上却依旧是哀婉肃穆的模样:“母亲说了,要在外祖的灵位前,让两块令牌合二为一,以告外祖的在天之灵,她已经尽了身为女儿的最大努力保全外祖的荣耀,并在外祖面前将这两块令牌毁掉,不让任何人得到象征蓝家最高荣耀令牌,也免得生灵涂炭。”

    “这……。”靖国公与西凉靖两人的脸上同时闪过惊诧之色,有些不敢置信地低呼出声。

    “这怎么可以?”西凉靖到底是年轻,沉不住气地立刻出声反对。

    但是靖国公却一手抚着额头,一手按住了西凉靖,不让他再说话,西凉靖便生生把到喉咙间的话咽了下去。

    西凉靖眸光复杂地看着自己墙壁上那一副将军雪夜弯弓射大雕的画,良久之后,方才苦笑,长叹一声:“果然是蓝翎的性子会做的出来的,只是不想你竟疑我到如此地步了么?”

    他眼中上过一丝无力的悲伤,有些事,他不愿意,却不得不做,蓝翎如此怨恨他,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就比如现在……

    靖国公语气艰涩地道:“茉儿,你母亲的遗愿固然是要完成的,但她只是担心这令牌会最终落到有心人的手里,如今这令牌已经是她最后的遗物了,而且,它对保全我们国公府一门安危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咱们不能轻易地毁了它。”

    西凉茉仿佛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靖国公:“父亲,你这是要茉儿违背母亲最后的遗愿么,母亲说你背弃了她和外祖是真的吗?”

    说罢她紧紧地抱起了令牌,退后一步,很是防备地样子看着靖国公。

    靖国公看着她的模样,那面容在摇曳昏黄的烛光下竟然与蓝翎夫人有十分相似,仿佛蓝翎夫人正如十几年前一样捧着蓝大元帅的灵位一脸怨恨和戒备地看着他的模样,他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焦急地失声道:“蓝翎,不是的,我是有苦衷的,你我相识那么多年,你难道信不过我么。”

    话音刚落,他就被西凉靖拉了一下衣摆,靖国公方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将西凉茉当成了蓝翎,脱口而出那些话,不免脸上有些尴尬,轻咳了几声,方才有些无奈又黯然地对着西凉茉道:“茉丫头,你母亲当年是因为一些阴差阳错的事,方才如此误会了父亲的。”

    “什么误会?”西凉茉并不放松,直截了当地追问,仿佛靖国公不回答她,便不会交出令牌来。

    靖国公犹豫了片刻,方才转头对着西凉靖道:“靖儿,你先出去,为为父守着门,莫要让宵小闯了进来。”

    西凉靖知道这是靖国公有不方便说的话要私下对西凉茉讲,他却也没有太多的犹豫,只是警告性地盯了西凉茉一眼,便转身向门外而去。

    西凉茉看着他的背影,讥讽地弯起唇角,等着书房的门再次关上,随后才看向靖国公,仿佛一脸哀婉地道:“父亲,二娘曾说你疑我不是您亲生之骨血,方才如此对女儿,但是母亲临去前却曾斩钉截铁地对白嬷嬷说过,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子不问父母之过,只是您是否该告诉茉儿,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否则茉儿的心如何能安?”

    说罢,她低头拭泪。

    靖国公闻言,再看着西凉茉低头我见犹怜的模样,心中不由酸楚,他长叹一声:“是父亲对不住你啊,当年……。”

    当年的西凉靖还不是靖国公,只是蓝大元帅麾下的一员悍将,深得蓝大元帅器重,更兼之他智勇非常,履历奇功,与当时女扮男装的皇帝养女,靖国公亲女蓝翎公主在那些年一同出生入死中,彼此倾心,只等班师回朝之后,大事皆定,便举行大婚。

    只是不想,彼时先帝忽然病危,京都之中风雨飘摇,太子也陡然骤逝,拥立二皇子和在蓝家寄居的十皇子的人分成了两派,蓝大元帅一向颇为喜爱和看重这个在自己家中寄居十年,容貌俊秀,为人机敏聪睿,认为他仁心仁术,文可安邦,武可定国的十皇子。

    何况二皇子还背负有弑太子之嫌疑,于是他便明里、暗里的支持了十皇子,而十皇子也在这一场夺位之战中,因为有了蓝大元帅的支持,终于夺得了帝位。

    “十皇子,也就是当今的陛下,我们谁都没有想到陛下也在十年的相处中,对蓝翎渐生情意,要立她为皇后,并认为是父亲横插一刀,方才夺走了你母亲的心,便试图对为父出手,蓝大元帅,也就是你外祖看不得陛下这样的所为,便以外戚不可为权臣武将的理由,亲自出面回绝了陛下宣你母亲进宫为后的圣旨,陛下虽然不甘心,却也不能再做什么,于是为父便与你母亲在塞外军营里大婚了。”

    “父亲,听白嬷嬷说母亲为了嫁给你放弃了先帝公主的身份,也放弃了凰翼将军的官职?”西凉茉忽然横插了一句。

    靖国公眸光一闪,闪过一丝黯然:“是,当初陛下虽然不得已同意了你母亲与我的婚事,但是却挑拨了本家之人,当时你太祖父仍健在,亲自上门找上了你祖母,于是你祖母不得不应陛下的意思,提出的要求,当初以为不过是陛下心中气不过,若是让陛下出了这口气也就罢了,哪里知道这不过是个开始,那陆家把女儿嫁给陛下做皇后之后,便也生出了与蓝家分庭抗礼的心思……。”

    蓝翎被褫夺公主头衔和削了凰翼将军的职位,不过是个削弱蓝家权势的开始吧?

    西凉茉挑了下眉,皇帝陛下演出了一个温文尔雅,文韬武略的皇子得了蓝大元帅的帮助,夺得了他梦寐以求的皇位,却发现就算得到了皇位,也一样受制于蓝大元帅的威压,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女人,再加上有心如陆丞相和陆皇后这样的人的挑拨,便决心要铲除了蓝大元帅在军中的根基,将兵权重新收归自己的手里。

    飞鸟尽,良弓藏,何况蓝大元帅这样有辅佐从龙之功,又功高震主的功臣,从来都是历史上帝王开刀的第一个大靶子。

    “……你外祖有先见之明,将为父与你母亲送到了边关的蓝家军中,只要边关军队都是蓝家嫡系,便不至于有生死之忧,哪知陆紫铭竟然用计将你外祖暗中下狱用刑,再至后来,你母亲为了保住你外祖,便明知陛下诏她从边关回京入宫,必有蹊跷,但她还是不顾一切地回来了,再然后……。”靖国公仿佛在忍受着什么极为不可忍受的事一样,他的额角上爆出青筋,连面容都有些扭曲,他停住了话头。

    西凉茉静静地为他递上一盏香茶,等他饮用了些,方才觉得心头翻腾的屈辱平息了一些,才喑哑地道:“陛下强行召你母亲侍寝,要立她为妃,直到这消息暗中都流传出去了以后,引得几名肱骨重臣,甚至陆紫铭都激烈的反对,皇帝才将此事作罢,只是你母亲出来没有多久就怀上了你……为父并不知道你母亲入宫前就有了你,为父以为……。”

    “以为茉儿不是父亲的骨血是么?”西凉茉轻声道,眉目里浮现出忧伤来,又落下几颗泪珠。

    “茉儿,是为父对不住你和你的母亲,但为父也是为了保全国公府,保全咱们一家,所以当初陛下对你外祖动手时,为父才不能插手,彼时不光是我们府邸,甚至牵连着西凉世家上下一千多口人!”靖国公怅然地握住西凉茉的手,神色间满是哀戚、愤怒与激动。

    “那令牌不是已经被迫交给了陛下么?”西凉茉又问。

    靖国公苦笑:“当年父亲虽然不能如你母亲所求去救你外祖,但是却也知道知恩图报,你外祖对为父颇多照顾,又将你母亲嫁给我,那令牌是他一生的骄傲,为父和你母亲都绝不会轻易交给别人,所以便做了一份假的给了陛下。”

    西凉茉有些犹豫地拂去腮边的泪珠,有些疑惑地道:“父亲,那令牌到底有什么用处?”

    靖国公沉默了一下,方才含糊地道:“蓝家当年有一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特殊队伍,人人骁勇善战,乃是蓝家军中的神秘精锐,也是你祖父最看重的先锋军。”

    “你母亲嫁给我之后,这只军队就忽然被你祖父派出塞外伏击犬戎人,但是整只部队却都在一场风暴之中都消失了,据说是死在沙漠最恐怖的黑风暴之中,但是也有人说他们带着你祖父常年攻城掠池时候积攒下来的巨大财富隐藏了起来,若是咱们能得到这只军队和他们所携带大财物,便可有与陛下、陆家抗衡之力,让他们投鼠忌器。”

    西凉茉听得暗自心中点头,虽然靖国公的话有些含糊其辞,也有尚存疑问之地,但是这令牌的作用恐怕倒是**不离十,乃是调动兵马所用,只是调动的不是所谓的天下兵马,而是蓝家这只最神秘、精锐的力量!

    “原来如此……。”西凉茉有些恍然所悟的样子,低头垂泪,却没有再问什么。

    见着西凉茉的神色有些松动的模样,靖国公以为她已经理解自己的苦衷,方才进一步扶着西凉茉的肩头,温声道:“孩子,为父知道这些年你已经受苦了,一切都是为父不好,但是如今靖国公府邸形式严峻一如当年,陆相爷今日来就是威胁咱们,他早知道给陛下的令牌是假的了,因着皇后娘娘的事,他已经将此事告知陛下,一笔写不出两个西凉,若是靖国公府有事,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西凉茉走了几步,仿佛是心中犹豫的模样,不着痕迹地避开了靖国公的手,随后仿佛终于下了决心的模样一转身道:“父亲,女儿怎么说都是姓西凉茉,自然要为我们阖府上下计,只是母亲的遗愿也不能一点都不遵从,父亲须得拿出另外一块令牌来,与茉儿身上的令牌合在一起,在外祖和母亲的灵位前放齐,待茉儿给母亲、外祖磕个头,阐明苦衷。”

    靖国公闻言,沉吟了一下,又四处看了看周围,方才沉声点头道:“好,为父也该给你外祖磕个头。”

    说罢,他便走到了那副《将军雪夜弯弓射大雕》的图前站定,又看了茉儿一眼,神色肃然道:“令牌之事,事关重大,为父连你大哥哥都不曾告知放在何处,你切记不要被外头歹人晓得了!”

    西凉茉微微颔首,也是神色凝重地道:“女儿省得。”

    随后靖国公方才指间凝聚内力,然后伸出食指和中指的指尖在那副图上顺着那将军的轮廓慢慢勾勒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地板上忽然发出奇异的咔咔之声,然后一块块的地砖便慢慢地一块块地沉下去,直到靖国公的手指终于描绘完那将军的轮廓,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容纳一人通过的地道。

    西凉茉看得脸色惊愕:“这是……。”

    这实在是太过巧妙的机关,让她不由自主地惊叹起来,这地板上地砖一点都看不出拼合的痕迹,寻常人也不会知道下面有地道,只因为那些地砖非常的厚,足足有一米,地道建得极深,就算是敲击地板,也听不出下面是实心的。

    而当初虽然她也怀疑过那副《将军雪夜弯弓射大雕》有猫腻,但是不管魅六怎么看怎么摸索,都没有结果,有谁无趣到用手指灌注内力慢慢顺着那画中人形慢慢勾勒?

    若是美人图也许还有男子愿意这么做,但这是一副粗旷的将军图,根本不会有人这么做。

    “跟着为父来吧。”靖国公拿了一盏油灯,随后顺着那地道慢慢向下走。

    西凉茉立刻紧紧跟上,随着有人走进地道,地道的长明灯忽然都是瞬间亮堂了起来。

    靖国公看着西凉茉惊讶的样子,便解释道:“这是南海深处捕获的鲛人所炼制的油,也是你祖父的那只先锋军寻得的,可以上千年不灭,并且遇到风和气流进入后,会陡然明亮。”

    西凉茉闻言,心中暗自轻笑,果然是蓝大元帅最看重的神秘军队,竟然连这种东西都搞得到。

    她举目望去这地道看起来极为深而长,并且有三处通道,却不知通向何处。

    她忽然心中一动看着问:“这常年不见阳光,却不见灰霾,蜘蛛网、,丝毫不见气闷的通道莫非也是那只先锋军的人建的?”

    靖国公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点点头道:“没错,当初这府邸也是你祖父命人建造,底下的地道通往三处城外的逃生口。”

    西凉茉看着这地道,心中不由暗自叹息,蓝大元帅其实并非是那种完全不提防皇帝,对自己处境不明白的人,连这样的地道为自己的女儿和女婿都建好了,恐怕是因为自己的女儿蓝翎才会最终落到凄然身死的下场。

    生了一个为‘爱’生,为‘爱’而死的女儿,还真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倒不如马革裹尸,死在战场之上!

    靖国公带着她来到一处小房间,走了进去,西凉茉看着房间里供着不少牌位,她不由一愣:“这是……?”

    她注意到这里面最高的牌位竟然也是蓝大元帅的,只是底下一排排却不知道是什么人的灵位。

    靖国公长叹一声,面容哀戚,眸光有些迷茫,仿佛看见了许久之前遥远的那些意气风发而悲壮的过往,轻喃道:“这是当年与为父、你母亲一起在塞外边关作战的弟兄们,为父一直都在这里供奉着他们的灵位。”

    说罢,他又走近一张供桌,打开那上面的木头盒子,从里面拿出来一块碧玉做的小巧玲珑的灵位,小心又仔细地放上了蓝大元帅排位的一边,轻声道:“蓝翎,你与元帅到底还是团聚了,我答应你的事,都没有做到,维独我最不想做的这一件却做到了……。”

    他说着声音不由都带着些哽咽。

    西凉茉看着那灵位上面写着——爱妻蓝翎之灵位。

    她眸光幽幽,闪过一丝讥讽,但脸上并不显,只是轻声道:“父亲,既然母亲的灵位也已经在此,咱们是不是该取出令牌供奉他们了?”

    说罢,她从自己的袖子里小心地取出了那块从百里青手里得到的令牌。

    靖国公方才从自己的情绪中醒过神来,看了看那块令牌,神色有些复杂,随后他点点头,走向那些灵位,就在西凉茉以为他会又打开什么神奇的机关之时,却见他只是随手从那几十个灵位之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拿出一个灵位来。

    西凉茉一愣,看着他伸手轻轻在那灵位上弹了几弹,那些灵位上装饰的边角木料边全都落在了供台上,他再从那供台上的净瓶里倒出一些清水在手里光秃秃的牌子上,不一会上面的黑沉的颜色就全都褪去,在他手里赫然是一块与自己手里令牌几乎一模一样的令牌。

    只是这一块令牌是猛虎衔龙,靖国公手里的那块是蛟龙踏虎。

    西凉茉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上前接过那块令牌,然后慢慢地就着自己的手里这块的奇异线条拼在一起,赫然是一整块方形的气势雄浑的铜雕图。

    随后,她主动地把这块图递给了靖国公,并不意外地看见了靖国公眼底闪过一丝欣慰。

    靖国公接过了这图,随后将它对着那灵位举起,轻声低语道:“元帅、蓝翎,这是蓝家曾经掌握天下兵马调度大权的令牌,隔了这么多年,它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西凉茉原本是在留心他说什么的,随手她忽然瞧见,烛光透过那令牌的孔洞落在了靖国公的身上,她的目光就凝滞在了他的衣衫之上。

    也不知靖国公说了什么,直到他动了动,西凉茉才回过神来,看着靖国公准备香烛,忽然问:“就算父亲得到这块令牌,知道如何去寻找那只军队么,也许那真的只是传说?”

    靖国公僵了僵,随后苦笑:“蓝大元帅当年把那只军队放出关外,恐怕也只在临终前告诉了你母亲,只是你母亲绝对不会告诉我的,陛下也是知道这一点,再加上蓝大将军既去,朝中能用之人也不多,这么多年来方才没有对靖国公府动手。”

    西凉茉点点头,忽然又问:“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司礼监的九千岁在帮着陛下监视您么?”

    靖国公脸上瞬间闪过恼怒之色,他冷笑几声:“不是他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还有谁,虎狼一家,皇家之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成了个断子绝孙的阉人倒也合适他!”

    “皇家?”西凉茉敏感地发现了有些奇异的地方。

    但是靖国公已经立刻闭口不言这个话题,而是转了话题:“给你母亲和外祖上香吧。”

    西凉茉也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随后结过他的香慢慢地点燃,对着那些灵位拜了拜,倒也虔诚:“还请诸位英雄也好,狗熊也罢,且在天上保佑我,好让我早日得到蓝家的那只宝贝军队,千万不要落入诸如我这忘恩负义的便宜爹和皇帝的手里。”

    她想了想,又道:“哦,对了还有百里青那老狐狸手里。”

    随后她插上香,转身从僵立在原地,眼神迷茫的靖国公手里毫不客气地拿过两块令牌,脸上露出冰冷而势在必得的喜悦笑容。

    “瞧你那小人得志的轻狂样子,军队都还没找到,就得意忘形了?”一道阴魅优雅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