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此后虽然一路气氛极为压抑和诡谲,但是亦算是一路再无太多的变数。

    西凉茉回到宫里的时候,天边已经微微泛出白光来,她转过脸淡淡地对着西凉靖道:“多谢大哥哥送茉儿回来,茉儿有些倦了,便不请大哥哥进屋用茶了。”

    说罢,她转身就关上门,也不去理会西凉靖那张僵硬的面容。

    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就被人从身后环住,百里青嘲谑而轻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幽幽响起:“为师还以为你与你那大哥哥私奔去了,不记得回来了呢。”

    西凉茉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就在百里青眼底掠过一丝怒气正想抓着她好好‘惩治’一番的时候,却见她然后转过身,忽然伸手抱住了他,柔软的身子紧紧地贴住了他的身子,把脸埋进他的胸膛之间,柔荑紧紧地扣住了他的背。

    百里青一愣,阴魅狭妩如子夜一般的眸子里掠过惊讶的光芒,随后便温柔地揽住了她,修长的长指在她柔软如墨的青丝间抚过,轻柔地问:“丫头,怎么了,你这般热情,真是让为师一点都不习惯呢。”

    但是西凉茉并没有说话,只是把臻首埋在他的怀里,许久之后,才闷闷地道:“你说过只有我才能杀了你是么?”

    百里青挑了下眉:“怎么,丫头,你是现在打算欺师灭祖么?”

    西凉茉沉默了片刻,忽然咬牙切齿地道:“如果有一天,有人把装着你首级的头送到我面前,我一定立刻把你一把火烧了扔茅厕里,然后转身就大宴宾客三天,再招纳一大堆男宠进来侍寝!”

    百里青闻言,忽然间就有些明白了她的情绪为何异常,他低头,把下巴搁在她的头上,伸手轻抚着她的乌发,淡淡地道:“我不是说了么这个世界上能取我性命的人,只有你,不会有第二个人,我既然承诺过你,便必定会做到。”

    西凉茉闻言,许久之后,才轻轻地道:“嗯,我信你。”

    今夜的事,她虽然并不觉得接到一个装着人头的匣子有多可怕,但是在她放下了黎三太太的头颅的匣子的时候,却觉得心中忽然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情绪。

    也许是西凉靖的话语到底莫名其妙地影响到了她,她忽然想起若是有一天自己接到匣子装着的是他的头颅,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黎三太太不过是一个闺阁妇人,那件事做得虽然不算绝对的隐秘,但是却也并不是谁都能查知的,毕竟老太太是一力应承了下来,而且西凉仙又已经死了,没有想到西凉靖竟然还是查到了,她低估了他,只是她以为西凉靖会选择对付她这个主谋。

    却不想他竟然会向黎三太太那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下手。

    不过也并不奇怪,黎三太太是一个弱质女流,但是却也是亲手断送了韩氏性命的人。

    所以他会杀了黎三太太倒也……不奇怪。

    而百里青……

    这世上有几人想他生,几人想他死?

    恐怕想他死的人是想他生的人数百倍都不止。

    只是……

    她信他的,他一直是比所有的人都强悍的存在,他的性命却永远只能属于她。

    她也不知自己怎么忽然说出来那一句:“永远都不要骗我……。”

    说完之后,西凉茉便有些窘迫,自己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就像那些逼问着情人,要求一个永恒承诺的纯真少女。

    她等着他嘲笑她,但是头顶却传来他低柔轻魅的声音:“此生永不相欺。”

    西凉茉有些怔然,抱着他,闻着他身上传来的那种凉薄而惑人的香气,紧紧的把脸在他胸膛里埋得更深。

    幽幽的烛火在天边泛起的亮光中,不知何时熄灭了。

    西凉茉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在他的怀里睡着的,只是觉得极为困倦与疲乏中,总觉得有莫名的不安,但有人一直温柔地陪伴着她,方才让她深深地睡去。

    直到有悉悉索索地声音响起,她方才被惊醒,陡然睁开眼的时候,她有些怔然地看着头顶的淡蓝色的轻纱幔帐,发了一会子呆,只听见帐外白玉和白睿压低了声音在交谈。

    “千岁爷走了么?”

    “嗯,刚刚走的。”

    “这还差一个时辰就到了掌灯的时辰,千岁爷才走么?”

    “嗯,小胜子说边关有急报,千岁爷方才走的。”

    “千岁爷走的时候,郡主尚且未曾醒来,压着了千岁爷的衣袖,千岁爷为了不吵着郡主,便用随身的匕首直接断了袖子才起身呢。”

    “千岁爷可真是疼爱郡主。”

    “那是自然……。”

    “只可惜千岁爷那样的人,却是太监……。”

    断袖而起么?

    西凉茉忽然觉得手上有什么东西,她抬手一看,果然在自己的手上看见了一截断了的绣着华美纹路的深紫色袍角。

    汉有哀帝为宠臣董贤割袖而起,以见帝对贤之宠幸。

    那么她呢?

    ……

    西凉茉望着那一截断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一个人若是依恋上另外一个人的温柔,长久以往,若是失去了这份依托,恐怕会变得不像原来的自己。

    “白蕊、白玉。”西凉茉忽然出声唤道。

    白蕊和白玉两人一听,立刻一个人端着水,一个人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衣衫过来了。

    白玉撩起帘子,对着西凉茉轻声笑道:“郡主起来了,要不要用些冰晶糖雪耳莲子汤,是千岁爷在您睡下后,在小厨房亲手做的呢。”

    “亲手做的?”西凉茉一愣,随后有些奇怪地道:“他不是一直都陪着我么?”

    白蕊一边绞着手里的布巾,一边道:“千岁爷看小姐太疲倦了,便抱着您进来歇息,又亲手为您脱了衣衫、鞋袜,看着您睡了,千岁爷原来是打算回他的寝殿去批阅奏折的,只是大小姐你不知为何总是睡得不甚安稳,千岁爷便让人去给你煮点安神汤药过来,何嬷嬷做了来,千岁爷却觉得药味太大,味道也有些苦了,便让人去做安神甜汤备着您醒来,好用点,但是厨子做来了,千岁爷闻着味,觉得有点不好,便亲自去了厨房做了甜汤。”

    白玉瞅着西凉茉,也笑道:“是啊,谁也没有想到爷会煮甜汤呢。”

    当初看见百里青下厨,她们都惊得下巴都掉了,百里青那穿珠戴玉的修长手指,怎么看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金贵人。

    哪里知道他下厨的时候,动作之利落优美让人看得叹为观止。

    只怕首席御厨都未必有千岁爷的手艺好呢。

    “千岁爷虽然出身高贵,却不也是从司礼监的黄门做到陛下身边的人,所以咱们这些伺候的人有一丝一毫的不妥,千岁爷都是知道的,如今司礼监所有伺候人的规矩都是千岁爷定下。”何嬷嬷端着甜汤进来,一边准备伺候西凉茉用甜汤,一边淡淡地道。

    西凉茉接过白玉碗,感受着雪耳入口即化,汤水甜润,而且另外有一股子奇异的清凉香气,融在雪耳汤水里味道之妙,让人口舌生津。

    她一边吃着甜汤,一边默默地道,是了,若是百里青如他所说的一般,当年是被家人陷害,进了宫,确实也是从地位低贱的寻常小太监出身的,只是一直以来他升迁太快,所以大概所有人都以为他的运气极好,一路靠着阿谀谄媚、以色侍主之类的小人之技,乃是媚主奸佞之臣。

    只是这媚主之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这些伺候人的厨艺也是当初他下了很大功夫才磨练出来的技艺,只有比所有人的做得好,敏锐地体察主子的一怒一笑,要恰到好处地体现自己的机敏与憨傻,一举一动都能妥帖熨慰在主子的心上,方能让主子离不开自己。

    这其中多少苦楚,多少艰难,恐怕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看着西凉茉的神色,何嬷嬷意味深长地叹息了一声:“小姐一向是个聪明人,自然是知道千岁爷一切不易,但千岁爷一步步走到如今,其中的一切都是小姐完全无法想象的,千岁爷一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小姐是有机会能进入的人,小姐也是苦水里过来的人,若是可以,还请小姐多加体恤千岁爷一些。”

    西凉茉闻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一滴不剩地全部都吃了下去。

    人人都有自己的苦楚,谁能一直怜悯谁呢?

    百里青并不是那种需要她怜悯的人,他的需要,应该与她一样,要有另外一个懂得自己的人站在自己身边,可以把自己的背后留给对方,而无须提防。

    ……

    西凉茉用完了甜汤,一边梳洗,一边吩咐白玉:“白玉,一会子,你让白珍把手里的东西放一放,先回一趟国公府邸,打听一下最近府邸里的消息,顺便再叫上魅七,一同想法子去把黎三太太的尸骨下落寻一寻,如果有可能还找得到的话,就把她的尸骨与六少爷合葬在一起吧。”

    白玉正在为西凉茉梳头,闻言,不由错愕地睁大了眼:“大小姐,你是说……你是说黎三太太死了么。”

    西凉茉点点:“是,昨日我见到了她的头颅。”

    头颅?

    白玉的脸色不由一白:“是谁做的?”

    西凉茉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来:“你说黎三太太一个深闺女子,如何会有机会结下这样大的仇怨?”

    白玉握住玉梳的手一僵:“大小姐是说……是世子爷他发现了咱们当初将韩氏打发了的事么?”

    西凉茉淡淡地道:“如果不是为了母亲报仇,他又怎么会不顾国公府邸与黎家的姻亲关系而下此狠手?”

    白玉有些犹豫地颦眉问:“那么千岁爷他知道世子爷威胁小姐了么?”

    白玉为人极为聪明,简单地几句话,她就能猜测道了事情的基本经过。

    西凉茉唇角弯起一抹嘲谑地笑:“这种事还需要千岁爷出手的话,本郡主的这个郡主之位,何必不如早点还给陛下也好些。”

    白玉闻言,还是有点儿忧心,但是西凉茉的本事,她还是知道的。

    她便只道:“小姐小心些,我看老太太那一头虽然对完事仿佛不闻不问的模样,但是对世子爷的事情却一向是很上心的,若是老太太也站在了世子爷那一边,恐怕对咱们不利呢。”

    西凉茉有些不以为然地道:“不利?老太太从来都只做对她和对国公府邸有利之事,若是我那大哥哥不但不为国公府邸争光,倒是连累一府上下,我倒是要看看老太太还站在他的身边么。”

    何况,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利的,她所谋求的东西已经到手了,就剩下破解其中秘密和前往边关寻找蓝家的那只影子鬼军的真正下落了。

    若是能得到那只蓝家的精锐,别说自保,就算她想要裂土分封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德王府一直都在寻觅着这个令牌的原因。

    如今看起来,连陆相爷也对这个令牌的事知道不少……

    不过,就是有了这么多人的争相抢夺,这个事情才变得那么有意思。

    西凉茉眼底掠过一丝冰冷,就像有些人,死了也许比活着还有用。

    比如她的母亲蓝翎,只是蓝翎就像是所有势力的平衡点,如今她已经死了,这些奇异的平衡恐怕就要很快被打破了,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西凉茉抬首看向窗外天边,那准备落下的夕阳,烧出的一片火烧云,蔓延了整个天边,炫丽壮美,但漫天的暗红色飞云,却也有一种奇异的血腥色泽,诡异而森寒。

    西凉茉妆点完毕,神清气爽地准备出门去三清殿给宣文帝请安,谁知刚出门就撞上了太平大长公主。

    “贞敏,你这是要去哪里?”太平大长公主看着西凉茉从长平宫里出来,便挑眉对着她尖利地叫了一声。

    西凉茉一看,忽然想起那夜太子司承乾轻薄自己的事,不由眉头微颦,这位公主殿下看着神色有点子怪异,莫非是已经知道太子爷对她不轨的事?

    虽然那夜,时间已经很晚了,周围又是司礼监的人,百里青是必然知道了的事,但是不代表世界上会有不漏风的墙,若是被这位骄纵又神经质的太平大长公主知道了,恐怕也是一件颇为麻烦的事。

    对于这位地位崇高又特殊的大长公主而言,所有太子司承乾与女子有首尾的事,都必定是那个女子去勾引了太子爷,一定是那个狐狸精的错。

    虽然她并不怕太平大长公主,自然也有能制住公主的办法,虽然这位太平大长公主手段血腥狠辣,又有些心态扭曲的公主,但是长公主直来直往,爱恨分明的性子,却让西凉茉无法真的很讨厌对方。

    毕竟能如此任性放肆又恣意的活着,那么直截了当地表现出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已经是她上一辈子到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得到的事。

    人对于自己不能得到的东西,总有一种羡慕的好感。

    西凉茉不动声色地看向太平大长公主微笑道:“贞敏这是不要去三清殿给陛下请安,不知道是公主殿下要来,否则必定在殿内摆下酒宴与公主畅聊。”

    太平大长公主的内心其实住着一个简单又活泼的少女,很喜欢亲近懂得自己的人,只是这个少女时常会转脸变成狂暴的夜叉要吞噬人肉罢了。

    太平大长公主闻言,只是摆摆手,有点子不耐烦地道:“行了,别去了,本宫的那位皇兄这些日子除了炼丹,就是不断地筹谋着要为你选个乘龙快婿,刚才才看了一批礼部的人送上来的世家公子与朝中新贵们的画像,又问了后日相亲宴的细节,折腾了一下午,这会子有点儿气力不支,正吃了张真人送上的回春丹,又去了金婕妤的宫里,这会子估摸着正在采阴补阳呢。”

    西凉茉一怔,脸色瞬间变得很是奇异,这……

    皇帝陛下尚且还不知道蓝翎已经死了么?

    又或者其实他早已经忘却了这个他曾经如此深深爱慕着的、扶持他登上帝位,此后又被他逼迫得遁入空门多年,最后又被逼得自裁的女子了呢?

    “对了,最近有没有什么世家府邸报上家中主母大丧的消息呢?”西凉茉忽然问道。

    太平大长公主闻言,随后颦眉一脸莫名其妙地样子道:“报丧?报什么丧?就算是你那前婆母德王妃死了,也得先报到宗正府,然后借着陛下口气发个吊唁的告示,加盖玉玺也就是了,这年头哪里有把这种消息呈给皇帝陛下看的,没得晦气得很。”

    西凉茉闻言,不由暗自点头,原来如此,那宣文帝不知道,也不奇怪了。

    不过听说着这位‘一往情深’的皇帝陛下在蓝翎头七之时,还忙着与嫔妃颠鸾倒凤的消息,还真是让人有一种诡异的喜感,或者说奇异的违和感。

    西凉茉唇角弯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来。

    “陛下不是炼丹修炼么,怎么会还去宠幸嫔妃,既然已经累了,也不知道要保养身子?”西凉茉听说皇帝陛下正在宠幸妃嫔,便索性转了个身,让白玉吩咐底下小太监们打开殿门,将他们迎进去。

    太平大长公主一脸不屑地嗤笑道:“天知道那位九千岁殿下给皇兄引荐的是什么淫道士,说是若练寻常的那些修仙功夫,时日太长,而且效果不显,倒是不若练习双修之功,采阴补阳,还能事半功倍,早日飞升上清福地。”

    西凉茉闻言,心中暗笑,也是呢,哪个男人听了这样的修仙之法门会拒绝呢?

    皇帝陛下一定非常愉悦地接受了那位道士的建议。

    西凉茉与太平大长公主在榻上分两边坐下,她顺手点燃香炉里的香,又问:“陛下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这样么?”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大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掏空了身子吧?

    太平大长公主点点头,接过白蕊倒上的香露,冷笑道:“母后还在的时候,尚且能劝解上一些,后来母后身子病重,日日痛不可言,被病魔折磨得形销骨锁,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我那位皇兄,十几年来,皇兄都是如此不知所谓,而且那种诡异的头疼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除了九千岁百里青之外,也只有大长公主敢这么说皇帝陛下。

    西凉茉挑眉:“头疼之症?陛下有头风么?”

    她怎么不曾听过呢?

    太平大长公主似乎发现了自己有些失言,但是犹豫了一会子便道:“贞敏,你也是自己人,本宫就说给你知也没什么,就是皇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犯了一种头风,难受起来不但满地打滚,涕泪横流,而且那模样如同疯魔,在屋子里不断地砸东西,甚至提剑杀人,有好几个宫娥与小太监都死在了皇兄的剑下。”

    皇帝陛下失态的事情,是自然不能传出去的,一旦天朝皇帝有疯症的消息传出去,便要天下大乱了,且不说外族侵略,就是国内亦有不少如德王府这样的人家也有在蠢蠢欲动。

    西凉茉一楞:“御医们没有什么好的方式么?”

    太平大长公主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若是真有什么好办法倒是好了,就是没有什么好法子,吃了多少药物都不见效,只能吃龙虎真人炼制的引魂丹方才能缓解和好些,但是那也只能是治标不治本,该发作的时候一样发作,而且一定要吃上那引魂丹才能抑制皇兄的病。”

    西凉茉颦眉,没有说话,而是心中暗自思量,这病症怎么听起来倒像是吃什么东西上瘾了或者中毒了似的。

    “陛下……是不是中毒了呢,贞敏喜欢看博物志,倒是有见着有一些中毒的症状一如陛下的症状呢。”西凉茉仿佛似极为关心宣文帝的病情似地道。

    “御医自然都已经看过了,只是查不出任何毒来,当初还宣召了唐门的人进宫帮皇兄查验过,也说不是中毒,可能只是皇兄生病了。”太平大长公主摇摇头道。

    西凉茉闻言,捧着茶水沉默了下去。

    是的,唐门是天下用毒世家,若是他们都查不出来的毒药,要么就真的不是中毒,要么就是连唐门人都没有掌握的毒物。

    只是西凉茉总觉得怎么听太平大长公主说的那些症状,都让她想到了上辈子吸食了某种东西的症状。

    但是她还是有点儿太明白,按理说百里青用上这些手段去控制皇帝是很正常的,只有皇帝糊涂了、疯癫了,那么他才能长久的大权在握,但是若是这般让皇帝慢慢地在折磨里就死掉了,夜未免有些不合逻辑。

    如今虽然因为陆皇后的事,让太子爷也不被陛下待见,但是太子就是太子,是国家社稷、宗教理法里的绝对帝国继承人,若是无祸国弑君的大过,想要废黜太子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若是皇帝陛下一直都在,只是身体虚弱而已,还能保得百里青手中大权更稳固,但是一旦宣文帝驾崩,换上了司承乾继位,成为新帝,那么他即使在登基的时候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扳倒百里青,但是一旦他羽翼成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曾经是自己太傅的百里青杀掉,将宦党的势力一一铲除!

    一个容易控制的中年帝王,比起一个年轻好胜,极富野心和一定才华的年轻新帝要好控制得多了。

    而且百里青还可以在控制宣文帝的时候,去培养新的听话的小皇帝,又为何要对宣文帝下手?

    西凉茉并不是太能理解百里青的想法,便将此事放在心中暂时压了下去,她没有想到后来发现真相的那一日,她会恨不得直接能手刃宣文帝。

    “行了,不说那些烦心事了,这两日本宫过来总是找不着你,今儿总算是找着你了。”太平大长公主忽然换了一副神态诡秘的模样凑近西凉茉道。

    “本宫可是有好东西要送你。”

    西凉茉闻言,只以为是一些什么珠玉宝石之类的玩意儿,便挑眉笑问:“哦,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如是公主眼光,那东西想必是极好的。”

    太平大长公主得意地抬着下巴冷哼一声:“那是自然。”

    说罢,她忽然挥挥手,让身后跟着的那个低着头的年轻太监过来,走到西凉茉的面前。

    西凉茉看向那年轻太监的手,却也没有看见什么东西,不由有些奇怪:“公主殿下,您这是要送给贞敏什么东西,为何贞敏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见?”

    说罢,她不由随意地打趣道:“你总不是要将这个小太监送给我吧?”

    太平大长公主却忽然点了点头,笑道:“正是呢!”

    西凉茉有点不了解挑眉,颇感兴趣地道:“哦,他可是会什么奇淫巧技么?”

    太平大长公主便比了个手势,西凉茉就再凑近了一点她的耳边,却听见太平大长公主语调暧昧又兴奋地道:“他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那个戏子,芳官,房中术的技巧可是一等一的,本公主身边至今尚且未有能超过他的。”

    西凉茉闻言,顿时只觉得大囧。

    她立刻弹回原地,捧着手里的一杯香露喝了一口,颇有些相当无奈的意思:“太平大长公主殿下,您是在说笑么?”

    太平大长公主立刻脸色一变,阴沉着脸道:“什么叫说笑,本公主不是早就说了要把芳官带来给你试试味道的么,贞敏你这是在质疑本宫的话么?”

    太平大长公主一向不是个大方的人,尤其是在男女之事上,今儿肯把自己的爱宠拿来给人分享,已经是她给予的极大恩赐了,若是被人拒绝,简直就是一种直接打她脸的事。

    西凉茉看着太平大长公主一副准备翻脸的模样,便只得苦笑着安慰:“公主殿下,贞敏自然知道公主殿下是极为诚信之人,而起也是看得起贞敏方才将芳官带来,只是……。”

    太平大长公主见西凉茉没有直接拒绝,冰冷美艳的脸上方才稍微露出点霁色来,她捧着香露一边喝一边傲然地打断西凉茉:“那是自然,寻常的女人敢沾染本宫的人,本宫不将对方挖眼拔舌就不错了,就像芳官原来戏班子里的那个唱青衣的贱蹄子,还是个什么名角,竟然敢乘着唱戏的时候与芳官暗抛媚眼,本宫直接就把她的脸划花,又拔了舌头,看她以后还怎么唱戏勾引男人!”

    太平大长公主得意而残酷的语气让西凉茉不由微微颦眉,心中暗自摇头。

    这青衣唱戏最讲究的也就是一个眼神,青衣的眼神若是不能体现出戏曲中人物的喜怒哀乐,娇羞妩媚,又怎么会成为名角?

    但是她看着太平大长公主的模样,便知道劝阻她,根本是白费力气。

    而在西凉茉一转头之间,忽然瞥见了站在自己面前,弓着腰身的年轻的公主宠臣的面容。

    这个芳官拥有一张确实堪称俊美无比的面容,那眼睛、鼻子、嘴唇,还有脸上的轮廓无一不是精致而流畅的,还有甚至比女子的肌肤还要白皙细致的肌肤,只是若这样一张脸长在男子身上,便有些流于女气了,只是这个芳官却长了一双冰冷的眸子和飞扬的眉,加上他时常抿着的薄唇,看起来非但让他的面容不流于女气,而且还有一种奇异的高贵之气。

    面对着公主殿下要将他送去给其他贵族女子分享,也丝毫没有露出任何一丝不悦或者不甘愿来,他的神色只是冰冷而淡然的,极为镇定,丝毫不像一个唱戏的戏子,更别说是一个贵族女子的男宠。

    大约就是这种气质与眉眼里的冷淡,让他在一晃眼过去的时候,看起来确实颇有那些几分与司承乾相似,西凉茉更加肯定了太子爷为何与太平大长公主之间的关系恶化绝对与这个戏子的模样有着极大的关联。

    高傲尊贵的太子一见到公主殿下身边的这个人,心中必定是杀意翻腾的。

    但是最让西凉茉感兴趣的却是这一点,而是在听到太平大长公主说出了她将那个青衣残酷折磨的事情时的反应。

    戏班子里的戏子门,就算是真正的名角,也不过是下九流的玩意,时常会被贵族们玩弄与羞辱,所以戏子们之间时常有一些不能言说的相互慰藉的关系。

    就算那青衣与他没有那种关系,但是不共事多年,拥有着很好情谊的女子因为自己被折磨成那种样子,估计也是活不成了,他却仿佛什么都没与听到一般,脸上的表情一派风轻云淡。

    这就让西凉茉非常感兴趣了,因为这位芳官的眼睛里没有那种称之为压抑的东西,他是真的根本不在乎太平大长公主杀了自己的同伴。

    但是若说他是那种会寻求贵族女子庇护的寻常戏子,吃惯了软饭,西凉茉却又觉得他怎么也看起来不像那种人,而且他看起来总有那么一点子眼熟,但是西凉茉却一下子想不起来,他除了神态之间颇像司承乾,那精致的五官又像谁。

    但是太平大长公主却为她释了疑。

    太平大长公主见西凉茉盯着芳官的模样,便以为她真的感兴趣了,于是凑到她耳边低声笑道:“贞敏,你以为本宫会突发奇想地将一个不相干地人送来你身边侍寝么,你仔细看看他的五官,是不是还很像一个人?”

    “谁?”西凉茉挑眉。

    “九千岁啊!”太平大长公主笑嘻嘻地道。

    说罢,她挑起芳官的下巴,同时命令道:“芳官,跪下,让贞敏郡主好好看看你的模样!”

    芳官立刻顺从地跪下了,并且抬起头来。

    西凉茉顿时一震,转头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那张脸,确实,太平大长公主说得没有错。

    这张脸若说是是气韵间的冰冷内敛像司承乾,那么这样精致的五官就是有五分像当今的司礼监首座,她的枕边人{——九千岁百里青!

    太平大长公主见西凉茉盯着芳官一直打量,便笑嘻嘻地附耳在西凉茉的耳边道:“怎么,本宫可是很会体贴人的,这千岁爷虽然容貌比芳官要更为美艳惑人,但是百里青再怎么样都是个太监,老是用玉势那种东西,对女子可是不好的,如今这个长得与百里青有那么些相似的,想必咱们这位千岁爷一定也会愿意看到伺候你的人与自己有着相似的面容的,至少他能觉得那是他在和你欢好。”

    太平大长公主的话让西凉茉顿时觉得有一千万头草泥马从自己的头上欢乐地边飚尿边呼啸而过,把她的三观再次践踏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了。

    皇族中的人果然是一个比一个无耻,一个比一个龌龊。

    还三个一起……

    她以为是三人行必有我师么!

    而且……

    西凉茉百分之一万地确定,她家的那位千岁爷恐怕一点都不会愿意看到这一位和自己相似的美人来伺候自己,恐怕他不把这个美人给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了就是天下第一奇事了。

    大约是被太平大长公主的神奇想法给惊倒了,西凉茉实在在短时间内想不出来能够拒绝太平大长公主,又不激怒她的办法,于是只能先将芳官收下了。

    太平大长公主这才满意地走了,临行前还暧昧地对着西凉茉道:“女子纵欲也不可过度,那可是很伤身的。”

    西凉茉心中暗自尖叫,和公主殿下您呆在一块才是很伤身啊!

    白蕊很是不赞同地看着芳官,忽然对西凉茉道:“要把这个冒牌货放在哪里?”

    西凉茉瞥了芳官一眼,他只是静静地在桌子边坐着,那种神态之从容与自然,还有那种淡淡的贵气都仿佛他并不是一个男宠坐在自己女主人的房间里,而是一个皇子或者世家公子坐在自己书房里。

    西凉茉有点儿头疼地抚着额头道:“行了,先把他安排到偏殿去吧,反正公主殿下也只是将他借给我三个月而已,到时候我把他还回去也就是了!”

    太平大长公主实在是太‘好心’了!

    白蕊撇撇嘴,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看着芳官道:“你去外头找门口的宫女小娥,先让她带你去偏殿,随便找一个地方住下吧。”

    芳官看了西凉茉一眼,淡淡地点头:“是。”

    说罢,他起身对着西凉茉拱了手,行礼后一点都没有犹豫地就起身按照着白玉的吩咐向门外走去,他仿佛丝毫没有发现白玉的鄙夷似的。

    白玉看着他的背影,鄙夷地唾弃了一声:“哼,堂堂一个大男人,真是没用。”

    没用么?、

    西凉茉看着芳官的背影,微微眯起眼,她总觉得这个芳官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至少,她觉得这个男人不会只是一个男宠而已。

    若是太平大长公主不是刻意想要在她身边安插眼线,那也就是说他出色到连大长公主这样的人被麻痹了过去。

    “小姐,这事若是被千岁爷知道,可不得了!”白蕊还是看不得这样完全超乎她认知的男人的存在。

    西凉茉淡淡地道笑道:“知道就知道了,又怎么样?”而且说实话,她还是有点儿期待看到百里青的表情呢。

    一定是很有趣的事!

    白蕊无言,小姐的恶趣味越来越和千岁爷相似了。

    ……

    但是这两日百里青都非常的忙碌,边关传来的关于西狄的消息,让他忙得甚至没有时间夜里去睡他的小徒弟。

    到了第三日,西凉茉一早就起身了,让白玉为她仔细的装扮。

    因为今儿是皇帝陛下为她安排的相亲宴,看着兴致勃勃的皇帝陛下,西凉茉完没有拒绝的余地,便索性去了,权当去看热闹外带欣赏那些阿谀谄媚的嘴脸。

    白玉将她的发丝全部放在身后,用一只黄金环扣扣着,耳垂上带着华美的雕成牡丹的纯金镂刻耳环,长长的流苏垂治安她的黑锦缎绸衣的衣衫上。

    颈项间也只带着一只黄金璎珞。

    长长仿汉式的曲裾深衣,包裹出她窈窕的身形,一身黑色锦缎锦衣泛着低调华美的光泽,里衣和裙子是艳丽的大红。

    西凉茉就像一朵绽放的华美黑牡丹,异样的别致而迷人。

    “为何要打扮如此隆重?”西凉茉问过白玉,白玉强烈地反对她穿得太素淡,只说那种样子看起来仿佛很是心虚似的。

    西凉茉不可置否,还是按照白玉的要求打扮了起来。

    只是刚出门,她就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出现的人。

    “芳官,你这是做什么?”西凉茉看着一身中等太监打扮的芳官,微微挑眉。

    芳官看着她,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道:“公主殿下交代过,郡主去哪里,芳官就应该跟着伺候到哪里,若是不能让郡主体验到身为女子被宠爱和男欢女爱之妙处,便要让芳官成为真正的太监,所以芳官自然是要跟着伺候郡主的。”

    ------题外话------

    万更鸟——俺到底木有食言,不过还是半夜,我这昼夜颠倒的24小时~

    亲们别吵了,俺不过就是看着自己掉补贴了,心里郁闷一下,发个小牢骚,不晓得会搞得美妞们都火气大,谢谢维护我的美妞们,也谢谢曾经看文,又离开的亲。

    但是点数不能退了,抱歉,毕竟谁去酒楼吃完了东西,也不可能因为听到服务员暗自郁闷最近跌工资了,而且还倒霉地被潜规则了这样的牢骚,于是就认为服务员的牢骚影响到用餐心情退钱,就算吃下去的再吐出来,那也不是食物而是呕吐物鸟~O(∩_∩)O。

    美妞们别心烦,新群刚建立,一切都还没有往里头搬,俺会在三天之内都打理好,包括把茉莉阿九的提前洞房也放进去,就这样啦~抱抱所有追着看阿九骚包和茉莉闷骚包的美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