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阉割

第一百四十五章 阉割

    

    夏初的风仍旧有些凉意,吹起那女子的轻飘的黑色宽袖,像是最美丽的黑色凤尾蝶的蝶翼,又像是夏风吹开的片片黑牡丹的花瓣。

    绣着暗色牡丹纹路的深衣曲裾,层层包裹出那女子纤细优雅的身段,幽雅而沉静,那黑暗的衣衫下却压着袖边领口与裙裾的艳丽鲜红,仿佛一种奇异的诱惑的火焰在黑夜间跳动着,如墨黑发没有玩起任何发髻,只是以精致的镂空金环松松束在脑后,没有任何多余的发饰,长而华美的黄金流苏耳环却异常显眼而别致,让她看起来在幽雅间更多了让人不可逼视的贵气神秘,妩色天成。

    若说第一次的安静是因为西凉茉的到来,而引起的诧异,而这一次的安静,是那朵世所罕见的黑牡丹令他们惊艳得失了语,而女子们则是因为百味杂陈,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寻常女子的眼里黑色是沉寂、死亡、衰老的色泽,没有妙龄女子愿意去沾染。

    但是西凉茉竟然将黑色穿出了艳压群芳的效果,所有的贵女们即使知道自己不过是来做陪衬的,但却都生了要将西凉茉这样一个再嫁之妇压下去的心思,无一不是穿着桃红柳绿,如今西凉茉缓缓走进来,只用一抹子夜般的神秘华贵便瞬间令她们都失了颜色。

    何况西凉茉到底是经历了情事的妙龄女子,眉宇间介于青涩少女与艳丽妇人之间气息,仿佛是初开的醉人女儿红,散发出诱惑香气,更是不自觉地令那些未嫁的青涩闺阁女儿都显得像生涩未曾酿成的清酒,瞬间失色,吸引着所有男子的目光。

    宣文帝看着西凉茉,有些浮肿的眼里掠过一丝惊艳之色,坐在高处的他也将众人的反应都纳入眼底,随后他便骄傲而满意地微笑起来。

    这便是他和蓝翎的女儿,果然是比任何少女都要美丽和令人嫉妒。

    西凉茉似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些投注在自己身上或者惊艳或者嫉妒的目光,她只是款款走到宣文帝的面前,袅娜行礼:“陛下万福。”

    宣文帝满意地捋着胡子笑道:“快起来,快起来!”

    西凉茉恭敬地谢恩后,又对着坐在一边的韩贵妃福了福,方才起来。

    韩贵妃间

    韩贵妃看着西凉茉的模样,不由心中泛酸,艳丽的脸上倒是露出个看似亲蔼的笑容来:“哟,贞敏这孩子,最近这些日子倒是出落得越来越美丽了,到底是因为陛下的照拂,这日子过得滋润呢。”

    听着仿佛是在讨好皇帝陛下和夸赞西凉茉,但话里话外无非是说西凉茉生性太过轻浮,根本不将和离之事放在心中,绝非良配。

    皇帝闻言,许是看着今日场面热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没有听出来韩贵妃说话的意思,只点头随意地附和了一句:“贞敏自然是无需烦忧的,朕必定为她觅得良人。”

    此话一出,底下惯爱阿谀奉承的人,脸上都浮现出谄媚的笑容来,连着夸西凉茉天姿国色,贤良温柔。

    只是这些话听着怎么样都觉得有有些怪异。

    于是那些虽然也寄望着娶到西凉茉,但是又心中对她很是不屑的世家子弟们脸上不免还是露出嘲讽来。

    西凉茉看了韩贵妃一眼,忽然笑了笑道:“多亏贵妃娘娘犹如娘亲一般的仔细照料,处处操心,方才觉得这和离后的日子也好过些。”

    一句如娘亲般的照料,顿时让韩贵妃脸上有些发绿,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在说她老了么?

    韩贵妃可没有错过西凉茉眼里的讥讽,但是想起今日是皇帝陛下亲自安排的相亲宴,又指了她亲自前来迎客,到底不好真如此发作起来。

    韩贵妃冷冷地看着她道:“这都是陛下的眷顾和贞敏你的福气,本宫可不敢居功。”

    西凉茉见她有收敛之意,也懒得与她计较,只淡淡地道:“娘娘自然是有福的,否则如何今日坐在这里替皇后娘娘摄六宫事。”

    韩贵妃闻言,蓦然想起了当初她与皇后一力联手陷害西凉茉的事,后来自己是受了西凉茉的蛊惑,反手对付了皇后,但是……

    谁说西凉茉不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呢?

    如今她的话仿佛恭维,更似警告,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想法。

    如今不过十七的豆蔻少女,却有着看起来温柔,实际上比谁都要凉薄和淡漠的目光,那目光让韩贵妃的太后娘娘,虽然太后娘娘在世的时候,韩贵妃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贵人,远远地不过见了太后那么一两次,但是那种冰冷得仿佛完全没有一丝人气却极具穿透力的目光,拥有着只一眼就仿佛能洞悉一切的力量。

    让人不寒而栗!

    韩贵妃神色一凛,却没有来得及多想,因为西凉茉已经转身坐在了皇帝下首的第一个位置。

    韩贵妃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随着西凉茉,随后目光忽然在西凉茉身边伺候着的人身上一停,几乎是错愕地低低惊呼了一声:“千岁爷?”

    但是随后,那穿着深蓝色袍子,胸前打着走鱼飞鹭补子的青年太监仿佛是察觉了有人看他一样,忽然抬起俊秀雅致的脸看向韩贵妃。

    但是他并没有寻常小太监看见皇帝陛下身边位高权重的宠妃的惶恐,而是朝着韩贵妃忽然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彬彬有礼。

    那一抹浅淡的笑容,在他俊秀的面容上绽开,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光芒,照在韩贵妃的身上,顿时让她觉得脸颊微微一热,随后竟然忍不住生出羞涩的红晕来。

    一瞬间竟然连对西凉茉的猜忌都顾不得了。

    那青年太监看见韩贵妃的模样,却也没有露出惊讶或者嘲色来,依旧是和煦地朝贵妃一笑,随后仿佛颇为恭敬地低下头。

    韩贵妃立刻也别开了脸,故作镇静地唤来身边的大宫女苏烟伺候她用茶。

    芳官低头,唇角微微弯起一丝浅浅的诡异的弧度。

    但就在那一霎那,他忽然感觉到一道极为凛冽而冰冷的视线陡然投射在他的脸上,芳官心中一惊,顿时下意识地朝视线的方向看去。

    却只见到西凉茉正静静地看着他,见他目光投过来,却一点也没有被抓到偷窥他人的不自在,反而朝他微微一笑,随后方才转开脸与身边的其他贵族小姐们闲谈。

    芳官却忍不住将目光定在西凉茉窈窕的背影上,刚才那种目光是她的眼睛的投射出来的么?

    但是他没有找到答案,惟有西凉茉留给他的静谧温柔却又异常莫测的侧脸。

    这位郡主还真是……

    让人琢磨不透。

    芳官垂下眸子,心中暗暗地轻嘲道。

    虽然韩贵妃和芳官在那一瞬间的交集并不长久,但是或许是她的情绪波动实在太明显,皇帝陛下还是察觉到了,宣文帝便举着酒杯让韩贵妃倒酒,顺便有些漫步经心地问:“爱妃,怎么了,可是见着了什么熟人么?”

    韩贵妃心中一惊,目光悄然瞥了眼宣文帝疲乏而苍白的脸,随后立刻机敏地笑道:“是啊,陛下难道没有留意到郡主身边的那个小内侍么,您看像不像千岁爷?”

    皇帝陛下一愣,随后颇感兴趣地“哦?”了一声,随后顺着韩贵妃的手看去,果然见着西凉茉身边伺候的年青太监这么一晃眼看过去,确实颇为像百里青。

    但是随后,宣文帝又觉得甚是无趣地道:“那小太监哪里有爱卿之三分风华?”说罢,他又转移了注意力方才那群正在表演吟诗作画的年轻公子们身上。

    韩贵妃一见皇帝的样子,心中不由暗自讥讽地冷笑——爱卿,爱卿,你就知道你那位爱卿风华绝代,只怕是恨不得他能生为女子!

    若是百里青生为女子,恐怕真是要六宫粉黛无颜色了。

    想到这,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

    而皇帝陛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忽然回过头对着她道:“对了,爱卿最恨有人像他,若是不想惹怒了他,最好以后不要在百里爱卿的面前提到什么有人像他之事。”

    虽然这句话很是中肯,但是韩贵妃心底还是觉得异常的——不舒服!

    一个奴才比主子还要像主子,奴大欺主实在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偏偏如今皇帝陛下如此宠幸他,甚至连自己的妻儿都比得!

    但韩贵妃还是乖觉地应了声:“是。”

    她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要落在那年轻的太监身上,而是落在那些年轻的世家子弟的身上,做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但心中却莫名其妙地有些心不在焉。

    而与她同样觉得这一场相亲宴加极为无趣的人,还有西凉茉。

    看着一个个在自己面前做出风流倜傥,潇洒无比模样的年轻公子们,她只在他们的眼底看见了对她的轻蔑与贪婪、对权力的痴迷。

    西凉茉垂着眸子,品着茶,仿佛很是羞涩沉静的模样,并不去搭理谁,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却是越发地让人从她身上移不开。

    于是不知道是出于想要博得皇帝的青眼,还是想要博得西凉茉的关注,贵公子们都忍不住纷纷卖力地展现出自己的才华,暗中都在相互较劲,看谁能先博得贞敏郡主投来的赞赏目光。

    但是一个接一个的贵公子们都无功而返,脸上都或多或少地带起一丝失落。

    连宣文帝都忍不住向西凉茉看起,关注着她脸上的神色。

    暗中嘀咕,如何这么多人,也没有一个能让茉丫头看上一眼的?

    一名以善于吹笛闻名的世家公子在吹奏完一曲之后,引得众家贵女们纷纷投来赞誉,却还是没有等到西凉茉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他到底忍不住出声:“不知郡主以为在下的笛声如何?”

    原本这等不够自谦的话语会引来众人的暗自嘲笑,但是大家更关心西凉茉的反应,于是纷纷对西凉茉投以注目礼。

    西凉茉终于放下了手里一直捧着的茶杯对着那年轻的贵公子静静一笑:“茉儿并不善于音律,却也能听出公子的笛声是极好的。”

    西凉茉的笑颜很轻,却仿佛带着一种极为芳馥的气息,顿时熏得让那年轻的贵公子忍不住有醉了的感觉,看着西凉茉呆了片刻,随后窘然地微微红了脸:“郡……主,郡主谬赞。”

    心头却忍不住有些雀跃起来。

    西凉茉的笑颜同样吸引了其他的年轻公子,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和心态前来求娶西凉茉,但是这一刻,他们都忍不住因为西凉茉对那个吹笛的贵公子的赞美,而生出嫉妒心与强类的一脚高下的**。

    甚至有人忍不住摇头晃脑地轻念了起来——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就在公子们都跃跃欲试的时候,一道尖刻的中年女子的声音却忽然如冷水当着众人的面瞬间泼下,打断了热闹的场面。

    “什么静女其姝,不过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小蹄子罢了。”

    众人齐齐望去,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德王妃已经站在了花园里,正款步朝他们走来。

    宴会上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众人都有些面面相觑,亦有更多的人带着诡秘和热闹的神色互相交换着眼神,随后窃窃私语起来。

    特别是那些被令来做陪衬的贵族小姐们,除了与西凉茉还算有些交情的几个姑娘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其他人都满脸幸灾乐祸的模样。

    这种时候,相亲宴主角的前婆母出现,还能有什么好事呢?

    西凉茉看向德王妃,并不意外地见到渐渐走近的她神色之间多了不少憔悴,一向保养得宜的她此刻即使穿着内命妇觐见的华美朝服,也一样显得容色苍老,发鬓边银丝点点。

    最近半年一系列的打击,已经让她瞬间苍老不少,不再是那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雍容王妃。

    德王妃走过来,只是草草地对着皇帝和韩贵妃行了礼,便直勾勾地盯着西凉茉,眼底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仇恨与怨毒,仿佛淬了毒的匕首,想要将面前的女子一刀穿心。

    西凉茉淡漠地看着她,仿佛一点都没有察觉她的怨恨,她只是起身依照着规矩简单地对她福了福:“德王妃。”

    韩贵妃见着德王妃的模样,就知道她定然是来给西凉茉找麻烦的,但是她非常地乐意见到有人能来打西凉茉的脸。

    所以韩贵妃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要对着德王妃笑道:“德王妃还没出宫么,今儿是夏日宴,都是些年轻的孩子们在这里,看着他们玩乐,倒是也有趣得很,不如王妃留在这里坐一坐?”

    德王妃闻言,也没有去看韩贵妃只是以就盯着西凉茉道:“是啊,热闹得很,不过这样的宴席上都是闺阁中的小姐与未娶的世家公子们,全都是清莲一样的人儿们,让如贞敏郡主这样放荡的女子坐在这里,难道就不怕带坏了小姐与公子们么?”

    这番话,简直就是直接赤。裸裸的攻击与挑衅了!

    留意到皇帝陛下瞬间拧起的剑眉,韩贵妃却赶紧抢先在皇帝出声斥退德王妃之前又似责备地道:“德王妃,虽然贞敏郡主是你的前儿媳,但是总归是和离的,并非被休弃,你如何这般当着众人诋毁她,也未免太失却了风度?”

    韩贵妃话虽然严厉,但眼底满是冷笑,好得很,掐起来才好呢!

    她到是要看看西凉茉这个小蹄子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就算皇帝陛下在背后撑腰,全然臭了名声,看哪个大家族能这般**裸地不要脸面,也要将她娶回家?

    果然,韩贵妃的话一下子让德王妃恼怒起来,尖利地道:“失却了什么风度,难道本王妃说的不是事实么,当初就是我儿顾念着两家情意,圣上脸面,才没有将她的所为告知天下,并且选了和离,却不想她不知悔改,如今参加圣上特意举办的宴会上,还带着男宠,不但污秽了众家小姐和公子们的眼,更是惑乱宫廷!”

    此言一出,顿时众人哗然。

    不少人都联想起不久之前皇后娘娘被打发到长门宫去的那刺客事件,彼时就有小道消息流出来说是贞敏郡主在宫里与禁军将领私通,却被皇后娘娘抓了个正着。

    难道此事是真的?

    众人的目光顿时如刺一般地都扎向了西凉茉,还有她身后那个美貌的年轻太监。

    西凉茉却径自捧着茶,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也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慢悠悠地品着茶。

    倒是韩贵妃看着她泰然自若的模样,心中不由一恼,便厉色道:“你说谁是男宠,这宫禁之中怎么可能有人能带进男宠?”

    话音刚落,她的目光顿时停在了西凉茉身后的芳官身上。

    见着他神色淡然,韩贵妃的心中却咯噔一下——莫非,莫非是他?

    若真的是他,倒也是值得相信的。

    但是……若他男宠的身份爆出来,最后也是死路一条!

    这样的一表人才,未免也有点可惜了。

    虽然韩贵妃心中觉得可惜,但多年来的宫中生涯,早就练就了她一颗冷酷而善于决断的心,再看看一边宣文帝森冷地睨着德王妃的表情,她依旧立刻厉色道:“德王妃,你可知道这在宫中与男子私通乃是惑乱宫廷的死罪,若你有半分虚言,可知是何等后果?”

    德王妃早已经红了眼,恨恨地咬牙,伸手指着芳官道:“那个打扮成太监模样的人,并非是真正的太监,而是正常的男子,本王妃若有半句虚言,愿意按照宫规处置,倘若不然,如贞敏郡主这样惑乱宫廷的污浊女子,理当被打入宗正府,削去郡主头衔赐死!”

    此言一出,顿时让众人都错愕地睁大了眼,这原本还有人窃窃私语的场面也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是想要看旧日婆媳翻脸的热闹场面会变成这样。

    但是众人看向西凉茉的眼神里,都更是满满的不屑与鄙夷。

    不少贵族小姐一下子都从西凉茉的身边退开,仿佛坐在她身边就会沾染污秽的气息似的,憎恨地看着她。

    而韩贵妃乘着宣文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这……。”

    “怎么,娘娘也要偏袒于那起子污秽之人么,若是连那样的人都能好好地从宫中走出去,也不接受任何惩罚,那咱们这些守贞多年的良家子,又将如何自处,今日这些未出阁的小姐们都在这里,又将做如何想,又置宫规国法于何处!”德王妃冷笑一声,尖刻地逼问着韩贵妃。

    但与其说她是在逼问韩贵妃,倒是不如说在逼问她西凉茉才对。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西凉茉明媚的眼里掠过一丝讥讽,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韩贵妃仿佛被德王妃逼迫得有些恼了,立刻拍案而起:“德王妃,你休得放肆,你这是在指责陛下与本宫么,若是真如你所言,陛下与本宫自然会查明真相,严惩不贷!”

    说完这句话,她仿佛有些后悔自己被激失言,立刻一脸为难地看向宣文帝。

    宣文帝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骑虎难下的样子。

    若是在宫殿里,德王妃对着他的面这样指责西凉茉,也让他下不来台,那好办的很,直接让小连子鸩杀了她,再对外头宣布王妃在宫里急病而死也就是了,可如今当着这样多人的面,他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杀了德王妃。

    这种事情更本堵不住众人的嘴!

    宣文帝看着德王妃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凶暴的狰狞,若是寻常的德王妃早已经立刻清醒过来,明白自己惹怒了不该惹怒的人,会招来后患无穷。

    但是从德王妃因为自己不断失去最重要的一切,又被司流风关在府邸里不能出去,身边安插了眼线监视她的那一刻起,德王妃就已经开始渐渐地失去了理智。

    从她不顾一切地踏入宴会上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是个疯子了。

    一个没有理智的疯子,只会想要咬死她的目标,或者拖着她怨恨的人一起下地狱,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东西。

    韩贵妃心中冷笑,脸上却做出无奈的模样,犹豫着道:“放肆,陛下向来英明神武,怎么会对这样的事置之不理?”

    宣文帝狠狠地瞪了眼韩贵妃,却也无可奈何,他只得看向西凉茉:“贞敏,你怎么说?”

    皇帝陛下在这般情况下都没有大怒,直接问罪于贞敏郡主,可见传闻里,这位贞敏郡主是皇帝陛下与蓝大夫人的私生女果然是真的!

    几个来自世家大族的贵公子们都在心中暗自揣摩着圣意,便也有人立刻附和着皇帝陛下道:“是啊,空口无凭,谁知道德王妃是不是挟怨报复呢?”

    “没错,总也要有证据才是。”

    皇帝陛下听着有人附和他的话,心中微微舒服一点,又看着西凉茉的脸色镇定从容,不由脸色微微松动:“贞敏,若是你是被人冤枉的,朕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西凉茉闻言,终于再次抬起头,看着皇帝静静地微笑:“多谢陛下悯恤。”

    韩贵妃看着势头有点儿不对,为了不让西凉茉有再翻盘的机会,便又看向那站在西凉茉身后的芳官问道:“那名内侍,出来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芳官闻言,便款步而出,对着皇帝和韩贵妃躬身行礼,仿佛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众人议论的焦点一般,镇定自若,不卑不亢地道:“在下芳官。”

    “你在何处任职,又是什么品级,哪一年进宫的!”德王妃立刻对着芳官尖声道。

    芳官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了西凉茉一眼,仿佛在征询她的意见,却不想西凉茉依旧是那种捧着杯子喝茶,仿佛一切事情都与她无关的样子,从容镇定,仿佛没有什么东西能影响她一般。

    芳官眼底掠过一丝幽暗的光,他淡淡地垂下眸子并没有说话。

    众人等了好一会,只见这主仆两人都不说话,便只觉得莫名其妙,私下那些难听的议论渐盛。

    而芳官的反应看着韩贵妃和德王妃的眼里便是心虚的象征。

    韩贵妃立刻问:“芳官,你为何不说话,莫不是觉得此处有人收买了你,不必担心!”

    此话模棱两可,看起来仿佛是为西凉茉心急的模样,一下子就激得德王妃大怒,顿时歇斯底里地道:“妾身何曾能够收买任何人,他到底是不是太监,一验便知,怎么,莫不是不敢查验么!”

    德王妃的话,令众人都纷纷点头。

    没错,这是最直接的方法。

    而西凉茉冷冷地看了一眼韩贵妃,忽然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轻笑,让韩贵妃忽然心中一寒,却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那个贱丫头,难道她还能再次翻了身去。

    她倒是没有想过这一次一定能杀了西凉茉,只是坐实了她这水性杨花、惑乱宫闱的罪名,西凉茉不管是不是皇帝陛下的私生女,她都一辈子别想再翻身。

    皇帝如今那么爱服用丹药,能活多久还不一定,到时候,一个小小的无权无势的小丫头,还不是任由她拿捏生死!

    反正今儿有德王妃这个蠢货做枪,她只管挑唆了德王妃,坐收渔利也就是了。

    而芳官看着西凉茉竟然到这个时候都不曾多看他一眼,心中冷笑,这个小丫头,也不知道是真不知死活,还是仗着皇帝的宠爱便觉得一切都没有所谓么?

    哼,真是可笑又愚蠢。

    既然大家都想她跌落深渊啊……

    那自己也就帮助她一臂之力,踹她下深渊好了。

    而这个时候,西凉茉却像是忽然察觉了芳官那种诡谲而不怀好意的眼神一般,忽然抬起尖巧的下巴,看着芳官,那种凉薄清冷的眼神仿佛一眼将芳官的心思看得透透彻彻的。

    她也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来,对着芳官轻笑:“芳官,既然大家都希望你去验身,那么你就去验身吧,也好还本郡主一个清白。”

    西凉茉这般的大方,倒是又让众人楞了楞,有些茫然起来,这位郡主一直都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样子也不像那种淫荡的女子,一身大家闺秀的气质,倒是衬托得她身边的德王妃仿佛市井妇人的模样。

    不由又对德王妃的话存了三分疑虑。

    倒是芳官,却瞬间狐疑起来,盯着西凉茉片刻,虽然西凉茉看着他的模样,并没有什么特别威胁他的样子,但下一秒他忽然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危险。

    就是这种直觉一直庇护着芳官多年来,屡次死里逃生。

    这一次,他忽然觉得这个贞敏郡主,一定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

    “郡主,你……。”他低声想要问什么。

    却见西凉茉伸出白皙如玉的小手指,优雅地掸了掸茶杯里的茶叶末子,方才慢悠悠地低声道:“你放心,听着连公公说,不过是一刀罢了,手快的师傅,刀功又好,一会子就完事了,在暗房里呆上一个月,别洗澡,伤口好了以后,你一出来,本郡主就会请陛下给你领个二品管事太监的职位,太平大长公主那里,我自然会另外寻两个更好的送过去,只是听说成年以后再净身,确实有点危险,若是你没挺过去……本郡主也会让你风光大葬的。”

    一番话说完,芳官向来喜怒不惊的冷淡俊容上瞬间闪过一丝惊色,但是西凉茉并没有给他揣测自己是否说笑或者威胁的机会,她只是看向皇帝陛下,或者说看向皇帝陛下身后的连公公:“陛下,就有劳连公公了。”

    连公公浸淫宫闱多年,是何等精明的人,立刻一挥手,两个不知从何处出来的小太监,忽然一把抓住芳官就往花园子里拖。

    芳官想要挣扎,或者说话,却忽然发现自己张嘴的瞬间却出不了声了,然后抓住自己的两个小太监,看似高瘦,却力气奇大无比,只是看着他露出个阴森森的笑容,贴着他耳朵道:“小子哎,欢迎你成为司礼监的人,瞅着你容貌还颇好的样子,想必督公也会对你青眼有加。”

    说罢,就一人一边地将芳官给夹着离开了。

    从西凉茉向皇帝陛下说完话,到芳官被拖走,不过短短霎那,韩贵妃和德王妃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一名小太监出来高声道:“芳官确为洁净之身!”

    此言一出,顿时众人鸦雀无声。

    而德王妃则开始颤抖起来,她没有想到西凉茉的势力竟然大到这样的地步,手段狠辣到这样的地步,那芳官此刻必定凶多吉少!

    西凉茉冷漠地垂着眸子品茶,淡淡地赞了一声:“茶很好。”

    她从头到尾几乎就没有看一眼德王妃,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她没兴趣多看一眼。

    ------题外话------

    鄙视我吧·~~~—0——0~还是没有白天能写一个字!

    拿个板砖自己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