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求亲疑云

第一百四十八章 求亲疑云

    

    “阿九!”女子柔软的声音带着潮湿的气息,像水生的植物,柔软惑人,又仿佛春日里低低吟叫着的猫儿

    “嗯。”男子从她柔软的胸前抬起头,轻吮着她的唇边水渍,咬破了她唇瓣间含着的葡萄,甜蜜的汁液流淌下来,他满意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很甜,丫头,你真甜。”

    暧昧轻软的话语伴随他身下渐渐粗暴的满是侵略性的动作,带来异样的刺激,西凉茉的指尖忍耐不住紧紧地扣住了他的肩头。

    百里青喜欢看着她失控的样子,更喜欢她不自觉绽放出来的热情与妖娆。

    “怎么办,真是想弄坏你算了。”他细微的喘息,像夜晚里妖魔吞噬人心时发出的引诱的呢喃,让人无法动弹被吞噬殆尽。

    “唔……。”她闭上眼,脸上轻红如暗夜里绽开的红莲。

    她表示对于他每一次这种欢爱里的无耻言论不做任何回应。

    他低笑,动作越发的激烈与粗暴,直到逼迫身下的人儿无助地发出最甜蜜的尖叫。

    ……

    许久,一切归复平静。

    夏夜静凉,西凉茉伏在柔软的丝绸被子上,懒洋洋地望着窗外漫天星光,身边的人慵懒地轻抚着她光洁的背脊,彼此肌肤相触的柔软,有一种奇异的亲密,忽然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来,但她还是要问点儿杀风景的话:“对了,司流风最近那边似乎很安静呢,是在韬光养晦么。”

    她一直觉得司流风那里安静太过,这么些日子,并不见他有太多异动,不过今儿她送了他那么大一份礼,加上之前除掉秦大管家,从某种程度上等于是帮司流风将府邸里有可能掣肘他的势力都铲除掉了,估摸着他总该有点儿动作才是。

    百里青支着脸颊,嗤笑道:“嗯,天理教这些日子已经被江湖各大门派都列为邪教,作为第一铲除之目标,若他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行事,根本用不着司礼监动手,自然会有人将他们全都消灭殆尽了。”

    其实想起来之前那一场日月神教大杀四方、震慑江湖的戏,确实让他破觉满意。

    “若是有机会,便真去当个东方不败的教主,遨游四方倒也比被拘在这破地方自在。”他忽然笑道。

    西凉茉闻言,忍不住想要笑的冲动,却不敢真笑出声来。

    还真是没有比百里青更适合当东方不败的人了。

    今儿只差挥刀自宫一步罢了。

    “你是在笑么,笑什么?”

    身后忽然传来千年老妖狐疑的声音,西凉茉立刻敛气屏神,换了个话题,以免自己忍耐不住,让那千年狐狸精看出破绽来。

    “我的师傅大人,您何必矫情呢,徒儿还真觉得没有比这朝堂之上更合适你站立之处。”西凉茉转过身,顺带翻伏在他的身上,嘲弄地道。

    有些人天生合适站在权力的顶点,就像每个人都有天赋一般,有人合适握着丹青妙笔走蛇于宣纸之上;有人合适手握长剑,立于万人沙场之间;百里青最合适的就是那种坐在黄金之椅上睥睨天下的样子。

    说白了,就是孤家寡人的样子。

    “我以为你会说那个合适站在朝堂之上的人是太子爷。”百里青慵懒地地轻抚着她的一头长发,让她的长发在自己的尾指上缠绕成解不开的结。

    西凉茉被他恶劣的小动作扯得头皮似痒非痒,似疼非疼,眯起眼抱怨道:“师傅,我能说你颇有点儿醋儿精的风范么,别扯,疼呢。”

    说罢,她伸手抢回自己的头发。

    百里青挑起剑眉,阴魅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醋儿精?

    这个欺师灭祖,不敬尊上的东西。

    他轻嗤,又在她胸口的小包子上捏了一把,邪魅的一笑:“敏感处的适度的疼痛可会让人更舒服呢,要不要试试?”

    西凉茉一听他的话,没好气地在他胸口上也咬了一口:“没这种不良兴趣,我比较感兴趣,你到底打算让我嫁给什么人。”

    她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细腻光洁的肌肤下充满力量的肌理隆起。

    当初怎么会没发现他是个冒牌的太监呢,这样的身段,怎么看也不像是太监能拥有的。

    “我说了嫁给为师如何?”百里青挑起她柔软的发丝,似非笑地道。

    西凉茉挑眉:“嫁给你好狼狈为奸是么?”

    百里青眸光里有隐约的流光飞逝,凑近她轻咬她细腻的耳垂:“正是呢。”

    西凉茉推开他的脸,看了他片刻,轻笑:“那就看师傅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能让皇帝陛下心甘情愿地把与自己所爱慕的女人生的‘爱女’嫁给一个臭名昭著的大太监。”

    百里青这厮又想做什么?

    嫁给他?

    这厮打算直接和她家那个便宜爹对上么?

    “呵呵……。”百里青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把自己怀里的小女人压在身下,低语:“为师现在来教你一个词可好?”

    西凉茉眯起眼:“什么词?”

    “任君恣意怜。”语毕,百里青的薄唇也覆盖上她柔软粉嫩的唇。

    西凉茉倒也不拒绝,只是微微垂下眸子,揽住了他的肩膀,承欢雨露。

    ……

    长长幔帐被夏夜的风吹起,挡住一室旖旎春光。

    ——老子是没月票会死星人的分界线——

    纵欲过度的下场,是一人早期神清气爽,一人晚起,腰酸背痛。

    西凉茉恨恨地瞅着千岁爷穿着华美骚包的朝服,优雅万分的款步离开,这才扶着自己的腰才慢悠悠地爬下床。

    这他大爷的叫什么事啊,这骚狐狸根本是在偷练采阴补阳的邪门功夫!

    何嬷嬷早早地领着白蕊端了热水盆子在房门外头伺候着,见着这情形,便直接打发白蕊去小厨房拿早点去了,自己接过脸盆端了进来。

    “小姐,你身子骨早年里亏得厉害,可要小心保养,不能由着爷来,年轻人都贪欢,却可要想着以后子孙福事才是正经的。”何嬷嬷把脸盆放下,拧了一把毛巾递给西凉茉擦脸。

    西凉茉有些窘迫地低头,接了毛巾细细擦脸。

    何嬷嬷看着西凉茉不说话,脸上一片绯色,便又道:“小姐也别嫌弃嬷嬷我多嘴,当初说小姐的身子至少二十有孕,方才对子嗣有利的话虽然是为了应付德小王爷,但是确实是有道理的,若是早早有孕,对您和爷的子嗣都不利呢。”

    西凉茉看着何嬷嬷有越说越多的趋势,赶紧地摆摆手:“好、好,我知道了,嬷嬷放心就是了,我一直都有用您给的药呢,我还是先吃点东西罢,一会子到校场去练练手,您先帮我打发个人去,把校场封了就是。”

    何嬷嬷知道她脸皮薄,但也点点头,以表示满意:“这才是正理,小姐这些时日荒废了手上的功夫也不好呢,一会子奴婢让白嬷嬷陪着您可好?”

    西凉茉一听白嬷嬷,不由微微颦眉:“罢了,白嬷嬷最近家中有点事,我已经让她回去处理了,您让白玉和白蕊跟着我就是了。”

    白嬷嬷最近在处理她那娘的后事,正是伤心之际,手头上事儿多,若是让她瞅着自己神清气爽的样子,怕是要心里又觉得不舒服了。

    到底白嬷嬷伺候自己那么些年,她还是要顾念着一点子白嬷嬷的感受的。

    何嬷嬷闻言,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但是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西凉茉刚用完早膳,宫外便传来消息,靖国公府邸传来老太太身子有点不好,惦念着西凉茉,希望西凉茉能回府一趟住几日。

    皇帝陛下自然是准奏了的。

    “大小姐,老太太病重,怎么会忽然想起您,莫不是那一位要驾鹤西去了?”白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嘀咕。

    西凉茉瞥了她一眼,笑道:“你着嘴儿,是越发没个把门的了,若是让其他人听了去,还以为我这孙女儿到底有多盼着老太太驾鹤西去呢。”

    白玉捡好了西凉茉防身用的物事,一边提过了一边对白蕊摇摇头叹道:“她这是和魅七呆在一起久了,自然是呆傻了的。”

    西凉茉忍俊不禁地低笑出声:“那是,有了夫妻相了。”

    魅七是个直性子的冷面杀神,但是遇到白蕊就像秀逗了似的,有趣得紧,和白蕊这个没心眼的丫头倒是挺衬的一对。

    白蕊怒瞪了白玉一眼,有点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大小姐,你就别和白玉那个小蹄子一样打趣奴婢了,奴婢知道要小心说话的。”

    主仆三人说笑一阵,不一会就听见外头何嬷嬷过来道:“郡主,马车已经备好了。”

    几人方才一起出门上车,拿了出宫令牌出宫,一路驶往靖国公府邸不提

    等着西凉茉到了靖国公府邸,远远地便见着一个美貌妇人,上着一件白色暗云纹薄锦上衫,外套一件粉底金线绣夏日荷花的薄云锦掐腰比甲,勾勒出她妖娆的身段。下着一条雨过天青色缀满细碎珍珠的马面裙,腰上缀着九转玲珑玉佩。

    她迎面走过来的时候,便环佩叮当,伴着香风阵阵,堪称是风情万种。

    “郡主回来了,快快请。”女子娇媚地一笑,领着四个大丫头、六个二等丫头齐齐过来行礼。

    西凉茉瞅着她片刻,温婉一笑:“许多时日不见,不想董姨娘竟然已经有主母风范了。”

    一个小小青楼出身的妓子,嫁入大户人家,就算是抬了妾,也是个贱妾,如何能当一家之主母,西凉茉这话里分明有毫不掩饰的讥讽之意了。

    周围伺候这的管家婆子脸上表情都有些怪异和轻蔑。

    倒是董姨娘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只是依旧笑颜如花:“郡主谬赞了,正花厅里已经摆下了酒水,国公爷和世子爷都惦记着郡主呢,郡主快请罢。”

    惦记着她?

    老太太病了,不是让她先去给老太太请安,在花厅里先吃团圆饭?

    这可真有意思。

    西凉茉挑了下眉,淡淡地道:“好,咱们先回莲斋放东西,再去给老太太请安。”

    话里半点没有提要去正花厅的意思,董姨娘脸色稍有点一僵,但还是笑眯眯地道:“好,郡主且先回莲斋休整,贱妾一会子就去禀报国公爷。”

    西凉茉淡淡地应了,领着自己的仆婢向莲斋而去。

    走了颇远,她依旧能感觉董姨娘站在后头看着自己的那种诡谲的眼神。“大小姐,奴婢看着有点儿不对呢,怎么大夫人过世了,这院子里却没有一点披麻戴孝的迹象,你看方才那董姨娘,更是穿红戴绿,若是寻常人家的小妾在主母大丧的时候穿成这般模样,就算不被当场打死,也定然要被发卖出去的。”白蕊低头在西凉茉的耳边愤愤地道。

    这个董姨娘也不想想当初是谁让她一步登天的,如今倒是敢在大小姐面前摆起谱来了,是个大丫头、六个二等丫头,比起大小姐身边伺候人的规制还要气派!

    简直是岂有此理。

    西凉茉一边款步前行,一边淡淡地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山中无老猴子称大王,如今这经国公府邸里已经没有了正经的主母,老太太又是多年不管事的,总要有人打理庶务。”

    白蕊和白玉互看了一眼,都暗自道是。

    三个正经的女主子,一个韩氏已经死在了大小姐的手上,一个慎二太太又被大小姐吓得疯魔了,只剩下一个识时务的黎三太太,却又死在了世子爷的手上,这偌大的国公府如今还真没有了正经的主子。

    白蕊暗自嘀咕,原本大小姐倒是可以主持庶务的,只是如今小姐在宫里伴驾,自然不能再在这里打理这些俗物,除了董姨娘,似乎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合适的人。

    只是这府邸里完全不像是主母初丧的样子,实在是太奇怪了。

    西凉茉对于这样的疑问,只是淡漠地道:“既来之则安之,一会子见到了父亲,便都知道了。”

    还没走到莲斋,便远远地看见白珍领着莲斋的那些留守仆婢们在门前站了一溜,翘首以盼的等着她们呢。

    见着西凉茉等人走近,白珍等莲斋的仆人们脸上都露出喜色来,在白珍的带领下纷纷上来请安。

    西凉茉都含笑点头受了,又让人去把各色宫中果子点心和一个个装在小荷包里的小银踝子给给仆人们分发了下去,等着仆婢们都千恩万谢地捧着宫里的稀罕物品欢天喜地地下去了,西凉茉才进了莲斋的花厅里坐下。

    她随手拿了搁在桌上的茶品了一口,看向一旁的白珍:“这些日子让你在家里打听的事情打听得怎么样了?”

    白珍一边伺候着西凉茉用茶,一边轻声道:“回主子,最近珍儿发现一些很是奇怪的事,府邸里到现在都没有发出任何有关大夫人的丧报,除了咱们这些那日去了惊澜佛堂的人知道大夫人已经去了之外,国公府邸里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董姨娘,最近见着董姨娘越发的得势,而同时她似乎总有点子想往咱们莲斋插人的意思,而且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

    白珍看了看四周,声音越发地压低了下去:“最近董姨娘怀了八个月的孩子没了,据说是老太太下的手,出来的时候是个男胎,国公爷还看了那个‘小少爷’的最后一面,那‘小少爷’才去的,国公爷因着这个老来子的事和老太太的关系僵了起来呢?”

    西凉茉手上的青瓷杯子一磕,发出极为清脆而刺耳的响起。

    她微微挑起眉,唇角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来:“哦,这可真有意思呢,董姨娘竟然流产了啊。”

    这可是真见鬼了,董姨娘这辈子都不可能怀上孩子的女人,当初做出怀孕迹象的药,还是她从李圣手那里拿来,让青衣下在了董姨娘的杯子里,让董姨娘看起来像是怀孕了,连着三四个月不会来月事,但是最多四个月的样子就会腹痛不止,然后出现落红血块。

    其实不过是月事来了,由于来势凶猛,所以看起来极为像是流产。

    董姨娘怎么可能看起来是真的怀孕八月,才小产,出来的孩子还是活的?

    这可真是有趣呢。

    “青衣那里怎么说?”西凉茉忽然问。

    白珍颦眉道:“青衣最近不知道怎么被董姨娘猜疑上了,她最近不能进姨娘的房间,但是她探听来的消息是董姨娘让人在外头买了个早产的男婴,然后带进府邸里,放在鸡血里淹死了,趁着孩子还有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让人通知国公爷进产房一看,正巧就看见那孩子是去的样子,嘴角、鼻子里都还有血,看得国公爷心疼极了呢。”

    “难怪了……这位董姨娘还真是一个出色的戏子。”西凉茉低头品了口茶,轻笑出声。

    竟然能让盘踞国公府邸后院多年的老太太也吃了个闷亏,还真是厉害。

    “那也是郡主的计策奏效了呢,当初不就是要利用董姨娘去对付老太太么?”白玉轻声道。

    西凉茉轻嗤一声:“奏效?奏效是奏效,不过那也是咱们这位董姨娘早早看出来了,她日后地位巩固的最大敌人就是老太太,老太太是什么出身,老荣王的郡主,怎么可能让一个戏子出身的贱妾得了儿子的心,掌控国公府邸后院,传出去岂非贻笑大方?”

    西凉茉顿了顿,搁下手里的茶盏,淡淡地道:“行了,咱们也该去给老太太请安,然后去拜见我俺爹爹和大哥哥了。”

    三婢女齐齐点头,又点了几个二等的丫头,提了些宫里下来的百年人参,天山雪莲之类的进补之物去了老太太的院子里拜见老太太。

    果然也不出西凉茉的所料,老太太根本没有打算见她,依旧是称病不出,又让丽姑姑和金玉几个和西凉茉相熟的出来说了一番客套话,就打发她走了。

    西凉茉也不以为忤,这老太太从来就是个看起来韬光养晦,其实比谁都人精的人精,如今见着她身份特殊,也不愿意沾染上麻烦,索性不见。

    但西凉茉也无所谓,因为正巧她也懒得去上研一出祖孙慈孝的虚伪戏份。

    简单客套一番后,她便离开了老太太的院子,一路到了正花厅。

    果然一进门就见着摆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靖国公和西凉靖已经都坐在桌子前等候多时的模样,董姨娘则是在一边乖巧地执壶伺候。

    西凉茉看了眼靖国公,见他已经没有了几天前蓝翎夫人刚死时候的颓丧模样,虽然看着仿佛苍老了不少,但是却并没有拒绝美妾在一边的精心伺候。

    西凉茉眼里掠过一丝讥讽的光芒,但脸上依旧是一排温婉上前给靖国公和西凉靖福了福:“茉儿见过父亲、哥哥。”

    靖国公看见西凉茉,眼里一亮,微笑着亲自起身将她扶起:“丫头,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客气。”

    西凉靖看着面前的美丽女子,眼底掠过一丝幽暗冰冷的光芒,他也淡漠地道:“大妹妹请起,哥哥我受不得你这一拜,恐怕命都要短十年。”

    西凉茉对于他话里带刺,丝毫没有一丝怒气,只是微微一笑便起身了:“哥哥说笑了。”

    靖国公并不知道两个儿女之间的波澜诡谲,只以为还是韩氏的原因,让他们兄妹多少有些嫌隙,便也没太往心里去,只是笑道:“好了,都是骨肉至亲,何必那么客气拘谨,茉儿,坐下吧。”

    西凉茉温婉一笑,便坐了下来,也不说话,径直用饭。

    饭桌上靖国公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她关于内廷之中皇帝陛下最近的事,西凉茉倒也不隐瞒,一一地回答。

    靖国公到底是武将出身,面对的又是自己的女儿,自然也没有再多做隐瞒,索性搁下了筷子,径直道:“为父有一件事要问你。”

    西凉茉看了靖国公一眼,到底忍耐不住了么?

    “父亲说就是了。”

    靖国公看了董姨娘一眼,董姨娘立刻乖巧地搁下酒壶,退出了房间,同时锁上了门。

    靖国公这才道:“为父问你,那日回宫之后,可有将你母亲已经驾鹤的消息告诉皇帝陛下?”

    问话的时候,靖国公目光灼灼地盯着西凉茉。

    西凉茉用布巾抹了抹唇,先是摇摇头:“没有呢。”

    在说出没有两个字的时候,西凉茉看见靖国公的脸色仿佛瞬间出现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随后仿佛有奇怪地道:“是了,父亲,女儿才觉得奇怪,母亲已经去了,为何府邸里的人却仿佛全然不知的模样,宫里也没有任何消息,难道父亲没有把母亲去世的消息通报宗正府邸么?”

    靖国公顿了顿,随后沉重地点点头,仿佛在斟酌言词一般地道:“是,此事尚且没有报知宗正府,为父决定暂时先将此事隐瞒下去。”

    西凉茉一惊:“这是为何?”

    西凉靖却忽然搭话了,仿佛含讥带讽地道:“为什么,如今皇帝陛下不是对妹妹你极为疼爱么,蓝大夫人与皇帝陛下曾经是什么关系,当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若是贸贸然让皇帝陛下知道了蓝大夫人已经去世的消息,难保他多年前想要对付国公府邸的杀心被激得再起,祸延一门。”

    话音未落,西凉靖的话便被一脸阴沉的靖国公厉声打断了。

    “闭嘴,逆子,有这么对自己的妹妹说话的么,你看看你说的都是什么东西,还不给为父滚出去!”

    西凉靖被靖国公毫不留情地呵斥之后,脸色瞬间微微发白,但是他深深地看了西凉茉一眼,随后起身之后,一言不发地离开,出门的时候,重重地甩上了门。

    “这个逆子,真是这般无礼!”靖国公被他的行为激得满脸怒色,咬牙拍案道。

    西凉茉看了他一眼,淡漠一笑:“哥哥不过是真性情中的人,您又何必太往心中去呢。”

    他这父亲,明明是最疼爱这个大哥哥了,做出这种样子,恐怕还是担心她从此怨恨西凉靖,以后伺机报复。

    何况西凉靖说的事,也是真的,若非靖国公和老太太担心蓝翎之死,会祸延国公府邸,今日更本不会这般急切地请她回来。

    老太太可是巴不得这辈子都不要见到她这个不孝的孙女才是。

    被西凉茉那种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一瞥,靖国公有些不甚自在地轻咳嗽一声:“行了,不说那个逆子了,但是暂时不要对皇帝陛下说出你母亲已经去世的事,恐怕还要你在皇帝陛下面前暂时遮掩。”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道:“女儿知道了。”

    她只是知道了,可不代表她不会在恰当的时机吐露此事。

    “父亲,既然陆相都知道了母亲已经去世的消息,他不也会将此事透露给陛下么?”

    靖国公听着西凉茉的话,脸上露出冷笑来:“这不也是他传话过来的意思么,若是他要告诉皇帝陛下,恐怕早就说了。”

    西凉茉闻言,随后微微颦眉。

    没错,陆相爷也有他不说的道理,当初陆相爷透露出靖国公夫妇把假的令牌交给了皇帝陛下,就是希望皇帝陛下一怒之下,追究此事。

    但蓝翎忽然已经身亡了,亡者为大,皇帝陛下若是知道此事了,恐怕全心都浸淫在蓝翎已死的悲伤之中,又对她这个唯一与蓝翎生下的女儿颇多顾怜。

    而她到底是姓西凉的,若是皇帝陛下顾怜她,恐怕反而不一定会对国公府动手。

    这不过是一个揣测上意的游戏罢了。

    只是看谁猜测得更准确罢了。

    只是……

    他们都不知道的是,皇帝陛下虽然大怒,但是情绪却被百里青给安抚住了,并且将彻查此事交到了九千岁百里青的手上。

    所以这是个暂时三方都平衡的局面,只是不知谁先打破平衡,掀起腥风血雨。

    西凉茉默默地道,不管如何,她都不会任由国公府邸倒台的,毕竟这是她暂时名义上的依仗。

    “是了,皇帝陛下为你选了那么些人,你可有看上哪位青年才俊?”靖国公忽然问。

    西凉茉闻言,看向靖国公温婉涩然地道:“茉儿德行微浅,尚且没有遇上合适的人。”

    靖国公看着那张与自己深爱的女人最为相似的脸,犹豫了一会子,忽然道:“那日为父下朝的时候,遇到了德小王爷。”

    “哦,怎么了?”西凉茉挑眉,脸上一片风轻云淡。

    靖国公顿了顿,才低咳了一声道:“德小王爷向为父求娶你四妹妹。”

    西凉茉闻言,忽然觉得颇为好笑,这还真是——天赐姻缘呢,司流风最近喜欢上了吃回头草这样的游戏么?

    又或者另有打算?

    “哦,是么,想来当初许亲给德小王爷的人是四妹妹才对,如今四妹妹在外头坏了名声,要许很好的人家也不容易,既然小王爷想要娶四妹妹,那倒是好事。”西凉茉淡淡地道。

    靖国公在西凉茉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不由微微颦眉:“你这般大度,为父倒是欣慰,但是,且不说你四妹妹还在孝期里,就是咱们国公府岂能二女嫁一府?”

    西凉茉倒是真看出靖国公其实还是愿意将西凉丹嫁过去的,一来可以修补两府因为她而破裂的关系,二来西凉丹如今脸上坏了,留了疤痕,当初在定亲宴上的坏名声又传了出去,根本不可能还嫁入什么特别好的人家。

    如今司流风想要娶她,倒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就是这个名声上让靖国公府不太好看。

    西凉茉暗自冷嗤,这是打算来向她求个主意,还是来知会她一声,又或者……想让她以她的名义将自己妹妹嫁给前夫,以求个‘续缘’的好名头?

    “父亲便看着办就是了,女儿不过闺阁中人,也没有什么主意。”西凉茉不咸不淡地道,摆明不打算参合这件事。

    靖国公看着她的模样,便也没好再说什么,但是他顿了顿,便道:“是了,为父前日还见了太子爷身边的鹿先生。”

    西凉茉一顿,随后看向靖国公:“哦,鹿先生与父亲说了什么?”

    靖国公顿了顿,颦起了两道剑眉看向西凉茉:“鹿先生说,你与太子爷曾有一段过往,太子爷对你念念不忘,希望求娶你为良子。”

    西凉茉闻言,随后眸底闪过一丝厉芒,脸上却不动声色:“是么?”

    司承乾是疯了才会说这样的话,他是疯了么?

    她可不以为司承乾会疯了,那他说这别有用心的话想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