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戏太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戏太子

    

    “殿下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可笑么?”西凉茉伸手在他的黑羽弓上慢慢地拨弄,眉目里满是嘲谑的神色。

    “难道不是殿下威胁我让我的婢女离开么,如今她们都走了,您可以做任何您想做的事。”

    “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你这是在引诱我么?”司承乾捏住她精巧的下巴挑了起来,眯起眼睨着她。

    西凉茉顺从任由他捏着自己的下巴,冷淡地道:“太子爷是太看重你自己,还是太轻视我了呢?”

    “我想国公爷已经把我的意思转告给你了。”司承乾看着她,锐利的眸子里闪过幽暗的光芒。

    西凉茉看着司承乾,忽然笑了,足尖一点,凑近他的面前:“太子哥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明知道不论是陛下、皇后娘娘、陆相爷、甚至满朝文武都不可能让我成为你的女人,既然如此,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西凉茉微微眯起眸子,温婉的神色尽褪,容颜妩媚如狐:“与其说是我在勾引太子哥哥,倒不如说承乾哥哥在引诱我,怎么,承乾哥哥是觉得妹妹我已非闺中女儿,所以便可轻言戏之么?”

    司承乾睨着她,忽然大掌扶上她的纤腰,狠狠朝自己身上一扣,让她整个人都贴在自己的身上,他俯首看着她,冷冷地道:“妹妹既然如此聪明,那么想必也该知道蓝夫人手上有蓝家令牌吧,大夫人已去,国公府留着那东西想必也是个累赘?”

    啧,又是为了令牌。

    西凉茉看着他,指尖顶在他的胸前,将彼此拉出一段距离,看着他悠然微笑:“太子哥哥真是对妹妹太有信心了,那种东西又怎么会在妹妹的手上。”

    她没有说自己不知道令牌这件事,只说她还没有拥有令牌的资格。

    对于司承乾这样的人而言,他既然敢当她面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必然是有了七成以上的把握确定她是知道令牌这件事了。

    看来——她的身边有奸细呢。

    司承乾你看着怀中佳人,将她的柔荑翻折身后,低头逼近她的俏脸,眼底勾起一丝讥诮,几乎是贴着她的唇道:“是么?为兄却觉得依照妹妹这样蛇蝎美人的心性,想要得到令牌并不难呢。”

    西凉茉别开脸,挑眉轻嗤:“蛇蝎美人,太子哥哥真是谬赞了,您这是在教唆妹妹我去欺瞒父亲么,只是就凭借妹妹这样的人,如太子哥哥这般未来君临天下的人,也不该求助区区一个女子,还是哥哥看不上的卑鄙女子。”

    他倒是聪明,只是如太子爷这般骄傲的人怎么会亲自来和她做交易?

    太子看着她,片刻,忽然道:“若本宫能够给你足够让你心动的东西呢?”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笑了,眸光悠悠:“哦,太子哥哥能够给我什么,一打美貌面首?一座宫殿?千倾良田?还是——后宫之主?”

    “妹妹还真是好大的胃口,后宫之主,妹妹觉得自己配么?”司承乾冷笑,再次肯定怀里的女人是个贪得无厌之人。

    不,所有的女人都一样,只是她们没有这个机会而已,一旦拥有这样的机会,她们一样会如太平和贞敏一样,得陇望蜀。

    西凉茉微微一笑,但笑意却冷如二月寒霜:“恐怕在太子哥哥眼底,如妹妹这样的女子不过有自己的利用价值,或者也就如暖床玩物一样罢了。”

    她顿了顿,复又道:“但太子哥哥也别忘了,不管妹妹是什么样的人,去年太子哥哥的命却是妹妹救的,怎么,如今咱们天朝帝国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不但不曾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如今便要以胁迫恩人性命么?”

    西凉茉的话顿时让司承乾一僵,是的,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不管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当初救了他有什么目的,她都救过他一命。

    看着太子眼里闪过的复杂光芒,西凉茉忽然手上一翻,掌上挟着雷霆罡气向司承乾胸口猛然袭去。

    司承乾没有想到西凉茉说出手就出手,他立刻身形一旋,疾退出数丈,转身朝着西凉茉怒目而视:“你疯了么!”

    西凉茉飞身立在梅花桩上,手握长枪指着他泠然冷笑:“太子殿下,疯了的是你,你如此不屑九千岁手段卑鄙,横行无忌,而行径却与他有何区别;你如此轻蔑于女子醉心权势,却一样想要利用女子为你所用,你有什么资格轻蔑于九千岁,又或者……。”

    她顿了顿,目光锐利得仿佛瞬间能穿透他的心脏一般:“又或者太子殿下想效仿隋文帝,女子于你,生你者不可,你生者不可,其余无不可,所以连自己的妹妹也想试试味道?”

    “你——!”司承乾心中一震,冷冽的眸光里闪过一丝狼狈,随后冷然道:“西凉茉,你最好注意你在和谁说话,竟然敢说出这等放肆犯上之言!”

    西凉茉看着司承乾,脸上早已收敛那种戏谑轻佻的神色,只余一片淡漠地道:“妹妹不过是提醒太子殿下,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就好,如太子殿下这样被皇后娘娘和陆相爷寄予厚望的储君,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妹妹的就当没有听见太子殿下说的话。”

    说罢,她手上长枪一挥,长枪便挟着凌厉劲风朝司承乾激射而去,随后足尖一点,转身如翩然飞鸿一般,从空中飞掠而去,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林子间。

    等着她觉得已经脱离了司承乾的目光所及,西凉茉方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她拿出一直挂在脖子间的哨子,放在嘴里轻吹出一串鸟儿清脆的鸣叫。

    片刻之后,不远处,便听见一阵鸟鸣声从天空中传来。

    西凉茉看向那一处,果然间见不远处小白梳洗的身影轻巧地飞掠过来,其下还跟着白蕊、白玉两人运起轻功在林间穿行。

    二婢远远地看见了西凉茉,立刻运足了功力朝她奔来。

    “郡主!”

    “大小姐!”

    白蕊、白玉奔近了西凉茉,先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她的身上,确定没有任何伤痕,方才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西凉茉看着她们微微一笑。

    “太子殿下他是……。”

    西凉茉一抬手挡住了白玉想要说的话,有些事情她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西凉茉淡淡地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但是太子和九千岁不同,太子自幼受的就是极为正统的为人君的仁义礼智信的教导,哪怕虽一样有学帝王心术,阴谋杀伐,但他是骄傲的,行事始终在一方天地之间,有些事他是不屑去做的,今日我用了救命之恩去要挟他,他暂时是不会再对我动手的。”

    太子对她确实有了不一样的心思,但是这种心思……

    西凉茉冷哼一声,不过是征服者对于不驯服的猎物的占有欲和探究罢了,这一次做出的试探,也是为了蓝家的令牌,能动了这样的心思,恐怕太子背后还有陆相爷的意思!

    西凉茉目光冷沉,轻抚着停在她手背上的小白,小白难得安静地站着,黑琉璃一样的眼珠里闪过冰冷的光泽。

    这位陆相爷,还真是舍得在她的身上下功夫!

    能有这样敏锐的目光,难怪陆相多年能在百里青的手下屹立不倒。

    ……

    司承乾抬手接过那朝自己面门激射来的长枪,再回身的时候,便只见西凉茉远去的背影,他眼底闪过一丝阴沉,他这个贞敏妹妹还真是睚眦必报,这一枪是还他的一箭么?

    竟然敢将他比作隋炀帝那个昏君!

    可是对于这个女子,他看得并不甚明白,狡黠如狐,心狠手辣逼迫亲妹和亲,狂妄放肆,敢直接逼迫夫君和离,甚至不知何时习得一身不弱武艺,方才与他说话又言词带媚,毫无羞涩,如此种种,都显示出她是一个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的女子。

    只是,他脑海之中始终无法忘记狩猎那日,她一身褴褛,长发随意束在头顶,手握长弓,英气四射,脸上满是凌厉冰冷杀气地转身为含玉郡主复仇时的样子。

    惊鸿一瞥,不知为何,他却觉得也许那种模样才是西凉茉原本的模样。

    “锃”空气里有一种奇异的波动,风声瑟瑟,忽然让司承乾瞬间感觉到了莫名的危险,他一下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就是这一瞬间,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瞬间大了起来。

    司承乾目光一凝,身体迅速地侧偏,险险避开一道携着凌厉杀气的长箭,那白羽长箭‘叮’地一声直入他身边长木数寸。

    此等情景简直与方才他拿长弓射西凉茉的场景一模一样。

    但是,是谁有这样大的狗胆,竟然敢在宫内对他动手!

    “何方刺客……!”司承乾刚要厉声怒喝,但是随后接二连三,数道白羽长箭携着凌厉杀气不断朝他逼射过来。

    每一箭都带着深深煞气,逼得司承乾顾不上说话,只能连连闪避,手上长弓也不断地伸出去拨掉激射而来的长箭。

    好容易他狼狈地避开了所有的长箭,方才站定抽中腰上长剑,浑身肌肉紧绷,警惕地看着长箭射来的方向,却没有看见一个人。

    “锃!”一声尖利长箭携着开金裂石之力陡然朝他射来。

    司承乾立刻锐眸一眯,足尖一点,手上长剑立刻向上一记盘古开天将那长箭当头劈开。

    长箭应声被劈成两半,司承乾刚刚要回身落下,却瞬间感觉到了极度危险,脑后一阵罡风四射,他立刻身形回转,头都没抬地向地上滚落。

    三支短箭立刻“叮叮叮”!三声响直接贴着他的身子钉在了地上,那一支长箭之后竟然是三支连珠箭。

    若是寻常人只躲开第一箭,恐怕就很难躲开后面的连珠三箭。

    司承乾抹着脸上被划破伤痕的血迹,心有余悸,随后锐眸中闪过冰冷杀气,手上长剑凝气一招雁落平沙,瞬间带了十成功力劈向面前的竹林,一下子将竹林劈开一大片口子。

    但是,他却依旧没有看见袭击自己的人。

    “何方刺客,竟然敢如此狂妄,大内之中行刺于本宫!”司承乾警惕凌厉的目光四处巡梭。

    “啧、啧,太子殿下,你还真是让为师失望,这样的连珠箭都避不过,以后如何能在战场上为帝国征战?”一道阴魅轻柔的声音在竹林上方响起。

    那道声音如此熟悉,让司承乾瞬间心中一沉,他目光一抬,果然见着一道身穿凝紫八龙官袍,腰缚玉带的人影站在那竹林上方,他脚踏轻飘飘的竹叶,却如履平地一般,可见内力之深厚。

    长长的乌发垂落在那人身后,被风吹起,翩然宽大的衣袖更显得那人翩然如神祗——又或者说妖神。

    而此时,竹林间也已经款步而出了大批司礼监的厂卫,每人都是脸色死沉苍白,黑衣绣地狱红莲,头戴高乌帽,静静地涌出,仿佛一片遮天阴云,连空气都凝滞。

    百里青翩然从竹林上方翩然落地。两名小太监恭敬地将紫檀雕花八仙椅放在他身后,再跪地,手脚并用地爬到百里青身边跪伏成搁脚的人凳。

    百里青方才优雅地掀了袍子坐下,顺手把手上的长弓扔给一旁的人,再接了旁边大太监送来的香茗,用戴着黄金宝石护甲的小指优雅地拨掉茶上细碎的浮叶,品了一口,方才看着一脸阴沉的司承乾,似笑非笑地道:“太子殿下,怎么,见到了为师,不上来拜见么?”

    司承乾垂下眸子,沉默着上前,对着百里青微微拱手:“学生见过太傅。”

    “嗯。”百里青慵懒地抬了抬手,算是受了他的礼,却并没有还礼。

    照着天朝规矩,太子要对太傅执师徒礼,但是此后太傅也要对太子还礼,只是不必弓腰九十度执臣子礼,以显示为未来帝王师的身份。

    但是在百里青这里,他是从来都不会对司承乾回礼的,幼年时候,司承乾也曾经不甘心地找过皇帝陛下告状,但是却被宣文帝一顿训斥,道他不知什么尊师重道,对师傅竟然还敢不满,非要执臣子礼。

    而太子殿下告状之后,当然受到了百里青‘非凡的礼遇’,身为司礼监首座,九千岁对于如何让人痛不敢言,各种收拾人、教训人的方法从来都是花样百出,从不重复的。

    太子殿下幼小的心灵遭遇了重创,再去告状,后果又是被宣文帝一顿训斥,便是皇后娘娘,也看不见他身上有伤痕,自然也说不得什么,久而久之,甚至连皇后娘娘都怀疑起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小太子顽劣,为了和太傅对着干来告状。

    以至于让还是稚嫩孩童的太子殿下一听到‘太傅来了’立刻乖巧如猫,让彼时宫里的嬷嬷们颇为省心,一旦太子殿下不乖乖听话吃饭、睡觉、习字、练武,只要搬出——太傅。

    小太子自然都是乖巧听话的。

    司承乾原本活泼的童年从此是路人,性子也一天比一天沉默隐忍。

    直到他慢慢长大,学会了第一次用剑杀掉拿要去太傅那里‘告状’的嬷嬷,品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惬意与畅快,于是第二日,他寻了个借口将当初宫里教养自己的嬷嬷全部都处置了,并且亲自行刑,杀得畅快淋漓,浑身染满鲜血,形同恶鬼,吓晕了好几个看见这一幕的宫女,当然,那些宫女也做了他的刀下亡魂。

    但是在百里青的面前,他依旧是冷淡却谨慎自持的学生。

    “不知太傅在此,学生未曾远迎,失礼之处,望太傅见谅。”

    百里青线条流畅精致的魅眸中闪着幽暗不明的光,看久了仿佛能吞噬人心一般,令人忍不住跟着他心神而动,司承乾很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看了百里青一眼,便状若恭敬地低下头。

    百里青看着司承乾,忽然轻笑:“为师似乎很久没有与太子殿下切磋了,为师记得当初太子殿下第一次握剑,第一次那笔习字都还是为师教的。”

    “所以方才师傅闷声不语,连珠夺命箭也是在试徒儿的武艺么?”司承乾冷淡地道,声音里却毫不掩饰讥讽。

    百里青看着自己面前的‘乖徒儿’片刻,忽然搁下茶盏,尖利地笑了起来:“呵呵,太子最近还真是长大了,竟然质问起为师来了,让为师想到你年幼的时候是多么惹人怜爱啊。”

    被刺痛软处,司承乾垂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狞色,仿佛刀锋一般的薄唇紧紧地抿起来,但脸上依旧维持了淡漠无表情样子。

    百里青却没打算放过自己的这个徒儿,他一向对自己的徒儿都是‘爱护有加的’,对小狐狸,自然是要在床上疼爱,对于太子这头不驯的年轻的虎,自然是也有别的方式好好‘怜惜’。

    他起身伸出冰冷白皙的长指捏住司承乾的下颏,他凑上前去,妖异的面容几乎贴着司承乾冰冷的俊颜,吐气如兰:“既然太子殿下已经长大了,想来为师也许久没有与你论文习武了,论文,此刻没有笔墨,倒不若让为师来见识一下太子殿的武艺进益到什么地步了。”

    说话间,他戴着黄金甲套的小指与无名指仿佛在打量着什么爱物一般轻抚过司承乾的脸颊,

    被百里青冰冷手指一触碰,司承乾几乎瞬间就汗毛倒竖,背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那能蛊惑人心的妖异容颜如此近在咫尺的瞬间放大,几乎让他的视觉都无处可避。

    他忍不住呼吸一窒,目光定在百里青的脸上,几乎无法移开。

    直到百里青看着他有些痴了的眸光,露出了毫不掩饰恶毒又讥讽的笑来:“太子殿下,你这么看着为师,是因为为师很美是么?”

    司承乾方才反应过来,立刻一咬舌尖,品尝到自己舌尖血腥味,让他自己回过神来,同时立刻挣扎出他的气势范围,微微调息,那种近乎调戏的话语让司承乾眼底瞬间闪过羞愤,他咬牙冷道:“太傅,你不是要与本宫切磋么,要切磋什么,刀枪剑戟?”

    少年时代,他第一次见到百里青的时候,那时自己是稚童,那人已经是青年,他是他见到过最美的人,他也曾倾慕过那人一样杀伐果决,邪妄非常,气势更甚父皇,也曾迷惑于他倾国倾城的容颜,但是很快,他就让仍旧是幼童的自己体会到什么叫做越美的东西越有毒,什么叫容美如玉,心如蛇蝎。

    他比谁都了解那人的嚣张恣意,心狠手辣,却还会为他的容颜迷惑,这让司承乾非常的懊恼与愤怒。

    只是他不明白,百里青原本容颜倾世,他又走的是妖异阴邪一派的功夫,那种阴狠邪妄功夫练习久了,身上带着自然而然就生出的‘魅色’,也是蛊惑人心的一门功夫,寻常正派人士只斥此类功法为邪门二法,不屑于练习。

    就是如魅一、魅二等常年贴身保护百里青的死士偶尔都会看着百里青呆滞恍惚,何况是司承乾。

    百里青看着自己的徒儿脱离自己的钳制,也不恼,只淡淡一笑:“你选你的武器,为师不需要。”

    这等话一说,顿时让司承乾更觉受到侮辱,他早前确实拜师于百里青,但是皇后怕他修习那些阴狠的功夫伤损内脉,会有伤未来子嗣,便让陆相爷私下寻了各方高手来教导,于是他对百里青的教导也只是面上承应罢了。

    百里青看在眼里,也只一笑而过,并不说什么。

    但是以司承乾如今的功夫,就算放在江湖上也是一流高手,如今百里青这样轻忽的态度,顿时让他觉得自己极被轻视。

    高傲如司承乾,心中怒火大盛,好胜之心顿起,虽然陆相爷曾经交代过他百里青的功夫深不可测,不要随意招惹,但是他今儿还真不信这邪了。

    何况他就算输了,也算不得屈辱,毕竟对方是他名义上的太傅。

    “好,太傅就承让了。”司承乾径自横剑于胸,随后冷笑一声,直接剑上聚气,又是一记大开大合的破釜沉舟向百里青劈去。

    百里青身后的几个大太监立刻下意识地上来:“千岁爷。”“督公!”

    百里青摆摆手,唇角弯起一丝嘲谑冰冷的弧度:“你们且都退下吧,本座很久没有和太子爷切磋了,无甚大碍,若是一会子太子爷出丑了,你们都看在眼里,咱们的太子殿下哭起来可不好看了。”

    司礼监众人闻言,皆遵令退开。

    百里青的声音不高,但在有武艺的人耳朵里却是很清楚的,而而这般看似体贴,却嚣张羞辱的话语只让司承乾心中怒火更盛,手上长剑劈下同时,另一手直接捏剑诀,身形一转,手上的长剑顿时化成千万道剑光朝百里青罩下。

    杀气沉沉一招之下便要取对方性命,哪里有所谓切磋的意思。

    眼看着剑光就要直取对方性命,百里青却丝毫没有动一动的征兆,司承乾眼底掠过一丝狐疑,但是随后他眼底狠光一闪毫不留情另一手里蓝芒闪现同时还射出了点点银光逼住百里青所有的退路。

    但是剑光过后,却不见任何人影,百里青就像消失在海里的泡沫一般瞬间消失了。

    他顿时一惊,立刻抽身回撤,但是刚动身,一只冰冷苍白的手却忽然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搁在他的腰间,鬼魅一般似笑却阴冷无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啧,看来太子殿下的功力果然大有长进,这般偷袭的功夫倒也使得精妙。”

    司承乾眼底闪过怒色,手上长剑一横眉直接穿过腋下向后狠刺。

    但是下一刻,他错愕地发现那剑‘锃’一声动弹不得,他低头一看,百里青那苍白修养的食指与中指轻巧地夹住了剑身,司承乾眸子一冷,并不如寻常人一般抽剑,却忽然肘部侧抬朝百里青的面门猛撞去。

    百里青冷笑一声,只单手张开直接以掌心对上他击来的手肘迎上、包覆住,随后朝前下一按。

    司承乾顿时感觉一道巨大阴冷的气息直接朝自己压了下来,让他不由自主地就往地上倒去,若是这一倒地,便只能任人宰割,他索性冒着手肘脱臼的危险,径自向前冲去,同时抬腿一记燕落平沙,以极为巧妙的角度直击百里青的下盘。

    百里青足尖一点,轻飘飘地跃到半空中,松开了司承乾的胳膊肘。

    司承乾虽然感觉肩膀上肌肉一阵撕扯的剧痛,但是到底避免了胳膊脱臼的危险。

    他正想夺回手上的宝剑,却见百里青依旧用双指夹着他的剑尖,百里青看着他似笑非笑的样子,仿佛在逗弄一只玩物一般的漫不经心,让司承乾心中脑恨之极。

    他索性内掐口诀,丹田运气,忽然直接将内力灌注于剑身,只见银亮的剑身瞬间变得一片通红,仿佛被烧红的烙铁一般,直接朝百里青胸前打开的空门刺去。

    百里青眸底闪过一丝阴郁的冷意,嘲弄地轻笑:“为师可不记得教导过太子殿下这烈阳功,看样子殿下是无师自通了,且让为师来领教领教。”

    说话间,却见百里青捏住通红剑身那一端的红色从他指尖捏住的地方渐渐退却,变回剑身原本的颜色,随后一股子森冷阴寒的青岚一下子就如蛇一般吐着利牙以肉眼看得见的顺着剑身直接绕行向司承乾的那一端卷去。

    那青岚速度极快,一看就是阴寒至极的毒雾,司承乾一惊,立刻就要松手,但是却已经来不及,那股子青岚一下子缠绕上他的手臂。

    寒热交加,血脉逆袭。

    他只感觉手上一寒,随后阴寒气息瞬间袭上他的手心大穴,倒灌经脉。

    而与此同时,百里青冷笑一声,轻喝了声:“断!”

    司承乾一听不好,抽剑不及,只听“咔咔”几声,手上宝剑瞬间在百里青如玉指尖下端成数节,纷纷落地。

    “嗤!”司承乾胸口发闷,喉头一甜,倒退数步,猛然吐出一口血来。

    他大惊,这龙泉宝剑乃是烈火真人亲传,包括烈阳功就是专门克制阴寒一路功夫的,怎么会……

    司承乾并不甘心,径自一掌向百里青袭去。

    百里青轻笑,动也不动,身子轻轻飘起,宛如一片羽毛被司承乾的掌风推着走,向后直接飘去。

    两人瞬间已经连续过了十几招,看似瞬间伯仲难分,但是只有交手的两人才知道彼此间实力悬殊与差距。

    司承乾想走,却也无法脱离战圈,想打,却见对方如同戏耍一般吊着他的拳脚,他胸口越来越痛,但是却只能闷声咬牙继续和百里青交手。

    虽然越交手,他越是明白彼此的差距,但是……

    他是太子,是帝国的继承人,他的骄傲绝对不允许他对百里青低头,绝不!

    百里青看着司承乾在自己掌下闷声不响地硬拼的模样,眼底闪过讥诮,他忽然双掌一合,随后宽袖一挥,一股巨大的阴冷气流带着飞沙走石瞬间朝司承乾扑来,排山倒海之力,令司承乾根本无法抵挡。

    司承乾大惊,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下子被掀飞了出去。

    巨大的力道让司承乾直直飞出数丈之外,直到撞上一颗老杉树,巨大的冲力将老杉树都撞出一道裂开,发出恐怖的吱呀声,司承乾才陡然坠地。

    他伏在地上陡然吐出一口鲜血:“唔……。”

    但是远远地看着帝国的继承人被打伤,那些原本是皇家鹰犬的司礼监厂卫与太监们完全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冷冰冰地立在远处。

    司承乾伏在地上等着胸口翻腾的气血平复,他咬牙,不让自己痛吟出声,痛地额头上都浸出道道冷汗。

    一双精致的绣着金龙皂靴出现在他面前,靴子的主人似乎完全不觉得伏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帝国的太子殿下。

    百里青伸出足尖挑起司承乾的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恣意地轻笑:“啧,看来这烈阳功也不过如此,太子殿下看来是遇人不淑呢。”

    小小烈阳功就想克制他,哼,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司承乾被百里青这样屈辱的挑起下颚,他的五指几乎深深地扣进石质的地面,可是胸口里激荡的气流让他说话间只怕就会忍不住吐出血来。

    所以,司承乾只是死死地盯着百里青,却倔强地不肯张口。

    百里青这人有个毛病,就是见不得人倔,便是对恨不得栓在裤腰带上的西凉茉,他都最喜欢去磋磨她的倔强,何况司承乾?

    百里青魅眸一眯,半蹲下来,换了指尖捏住司承乾的下巴:“太子殿下,这副样子真是让为师看得真是心怜不已呢。”

    仿佛调戏一般的话语,和被百里青鼻息喷在脸上,顿时上司承乾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忽然想起百里青院子里蓄养的那些夫人和公子,心中一阵恶心,脑恨地暗骂,这恶心的阉人!

    百里青岂有看不出司承乾的厌恶与恶心的,他暗自冷笑一声,小子哎,恶心的就是你!

    百里青凑近司承乾冷峻的俊脸,轻笑:“殿下一向女子缘极佳,可知龙阳之好不属于男欢女爱呢,幼年时就觉得殿下承袭了陛下和皇后娘娘的长处,生就一张好颜色的容颜,真是让本座心痒难耐啊,今儿风景如此佳妙,不若让本座来为殿下传授一点子新的东西。”

    说罢,他指尖慢悠悠地滑到司承乾的胸口,一下子挑开司承乾的衣襟,竟是有就在此亵玩堂堂太子殿下的意思。

    司承乾浑身发冷,脸色一片铁青,一下子冲口而出:“你敢!”

    这一张口,他哪里还耐得住胸口激荡的气流,顿时一下子喷出了一大口血。

    百里青眼明手快,身形一闪,避开了司承乾喷出的血,他厌恶地皱皱眉,随后站起身一脚踏在司承乾腰上,微笑:“太子殿下,可见为师有不敢的事么,还是希望有人能来救你?”

    司承乾从来没有那么绝望过,他怨毒地盯着百里青。

    百里青却忽然眯起眼,一手叉腰,一手拉着司承乾的衣襟:“不过方才本座见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殿下似乎和贞敏郡主交情很深,那位郡主确实是个美人,殿下是不是没听过那位郡主是陛下私生女的传闻,又或者上自己的妹妹会比较爽?”

    “你想做什么?”司承乾一惊,咬牙恨恨问道。

    百里青轻笑:“不想做什么,只是本座忽然对那位郡主很感兴趣……。”

    “不要动她!”百里青的话尚未完,司承乾已经冲口而出,但他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后立刻道:“她是父皇最宠爱的义女,你不能动她!”

    “不动她,难道动你?”百里青眯起眸子冷哼,司承乾对西凉茉的维护,让他非常的火大。

    “你……无耻!”司承乾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百里青冷笑,随后扯起司承乾的衣领,对着他道:“哼,看来太子殿下也没有对自己的‘妹妹’那么上心嘛,本座一向喜欢最喜欢夺取别人的心头爱,就是所谓的欺男霸女,这小郡主本座是动定了。”

    他顿了顿,又看着陡然失色的司承乾魅惑一笑:“如果太子殿下愿意以身代之,承欢本座床榻之上,那么本座可以考虑放过她。”

    说罢,他陡然一松手,让司承乾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在地上。

    司承乾扶住胸口,愤怒地瞪着转身离开的百里青,声嘶力竭地道:“本宫不会让你动她的,绝不!”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忽然想要护着西凉茉,哪怕那个女子如此冷酷卑鄙,可是他还是不愿意看见她沦落到被一个太监玩弄的地步,而且还是因为他的缘故!

    百里青头都没回,悠然而去,只是留下了一句邪恣的话:“太子殿下可以试试来阻止本座,哈哈。”

    说罢,大笑而去。

    只留下又痛又怒的司承乾,忍不住又呕出一口心血。

    他怨毒地看着百里青的背影,手慢慢地伸向自己的袖口,那里有三只袖箭,淬了剧毒,乃是千年寒铁所制,是他最后的防身之箭,若是此刻射出去,百里青如今背后空门大开,便可一击必中!

    哪怕划破对方的皮肤,也能见血封喉!

    但是就在他打算出手的霎那,忽然一只手牢牢地按住了他的手腕,熟悉的声音在耳边长叹:“太子殿下,不可!”

    ——老子是卑鄙的九爷讨要月票的分界线——

    收拾完了胆敢忤逆他的逆徒,九千岁懒洋洋地歪在十六人抬的华美大轿里,正闭目养神,忽然窗边传来一道细微的女子嘲谑的声音:“千岁爷,戏弄太子殿下可有意思?”

    百里青闭着眼,慵懒地轻哼:“怎么,丫头,心疼你的太子哥哥了?”

    那女子叹了一声:“只是看不惯太子爷那样正直的大好青年被奸佞戏耍罢了。”

    太子爷虽然不是什么好男人,但是基本的仁义廉耻还是比眼前这位九千岁殿下要强上许多的,起码对她起了心思,还知道那是不应该的,是要羞愧的。

    如今这会子,太子爷大约还在担心九千岁要对她动手呢,殊不知九千岁不但动了她,还早就把她吃得一干二净了。

    百里青眉头一挑,眼都没睁,直接五指成爪向帘子外一抓,把那只聒噪的小狐狸给抓进来,禁锢在怀里,方才悠悠地睁开阴冷邪魅的眸子:“本座发现丫头你最近特别有男人缘呢,是不是日子太闲了,喜欢上勾三搭四这种事了。”

    西凉茉伸出手指在他胸口画圈,狡黠地笑道:“哎呀,师傅,瞧您说的,您那么风骚,徒儿承您衣钵,却也不敢掠您锋头,方才您不是还打算要上了您的另外一个徒儿么,有时候真怀疑当您的徒儿是不是都是给您暖床的?”

    百里青抓住她在自己胸口作怪的手,放到薄唇边咬了一口:“怎么,不满意,徒儿本来就是用来操的,不操怎么能有进步呢,当然一个床上操,一个床下操了。”

    西凉茉粉脸微红地叹了一声,太傅大人果然还是无耻的那么理所当然啊!

    “话说,若是太子爷真的愿意以身代我,你真的要他承欢榻上么?”西凉茉立刻换了个话题,免得某人一会子就要操练她了!

    而且,她脑子里臆想了一下鬼畜傲娇强美攻和冷漠俊酷强受的床上画面,看起来其实还蛮和谐的。

    “咚!”一记暴栗瞬间在西凉茉的脑门上盛开。

    “痛死了,你干嘛!”西凉茉摸着自己的额头,怒起抗议。

    “收起你那龌龊的想象。”百里青冷着脸道:“你觉得那小子会做那种事么?”

    “唔……。”西凉茉摇摇头,暗自腹诽,谁龌龊了,谁能比大爷你龌龊啊!

    不过话说回来,以西凉茉这样专业的眼光看来,太子殿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完美的储君,冷静、机敏、智慧、野心、韬略、隐忍、狠辣……一样不缺,加以时日,或许他的成就未必会比百里青差,甚至也许有一日真能从百里青的手上夺回政权,中兴天朝。

    当然,前提是百里青在他羽翼成熟之际,没有直接一刀结果了还是一颗欣欣向荣的树苗的太子。

    如今太子欠缺就欠缺在他太年轻,并且缺乏磨练,有些燥进,但是如今的太子殿下已经算得上一个相当不错的未来明君的苗子。

    而对于一个明君而言,女人只是一种锦上添花的东西,而不应该是他政治生命里的阻碍,甚至终结者。

    所以,他可以迷恋一个女子,却绝不能爱上一个女子。

    而那种顶替一个女人,在别的男子,不,在一个太监身下承欢,不,连承欢都说不上,根本只是亵玩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太子殿下的身上。

    “唔,其实我一直觉得这种事根本不会发生在你们任何人身。”西凉茉轻嗤。

    对于位高权重的男子而言,以身替死,可比这种事要容易多了。

    百里青懒洋洋地瞥了她一眼:“是么?”

    “怎么,难道你说你会做这种事?”西凉茉挑眉。

    百里青垂下的长长的睫羽,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色泽,他只是不可置否的轻笑:“有何不可,吾所愿,可为之死矣,吾所憎者,犹恨之百死不解所怨!”

    西凉茉一愣,看着百里青,心中仿佛有什么极为柔软的东西被触碰到了,虽然他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狠毒,但是他说的事,又未尝不是百里青这样极爱极恨性子的人才会做的出来的事。

    “怎么,不信?”百里青指尖轻抚过西凉茉的唇,捧住她的脸,目光幽幽地看着她。

    西凉茉闭上眼,奉上自己柔软的唇,在他冰冷的唇间轻语:“我信。”

    宽大的床帐之内,细微的轻吟。

    甜蜜又轻软,如蝴蝶的翅膀轻触碰过花瓣。

    “对了,师傅……。”

    “嗯?”

    “你不是一个月会没有内力么?”

    “哦,这个事啊,为师练的是双修的功法,所以……。”

    “所以?”

    “……所以只要和你交合一次,为师的功力就会恢复一层,你算算咱们交合几次了?”

    “这个解释听起来不怎么可信!”

    “是嘛,要不爱徒也来试试,你上为师,或者为师上你都可以。”

    “……!”

    “哦,对了,为师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你又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唔,这件人神共愤的事就是很快会有人把你打包送给为师名正言顺长期享用的。”

    “呃?!”

    ——老子是小白大婚求月票的分界线——

    “你疯了么!”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伴随着皇后娘娘的怒斥声在长门宫里想起。

    陆相爷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了皇后的手,冷道:“皇后娘娘,太子是一国储君,您不能这样!”

    “你听听,哥哥,你听听这逆子方才说的是什么话!”皇后娘娘怒气冲冲地指着跪在地上,身上还打着绷带的太子。

    司承乾垂着眸子,面无表情,却异常倔强地道:“母后,儿子说了,要向父皇说纳了贞敏!”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不让百里青碰西凉茉的方法!

    ------题外话------

    唔~~~大婚在即,九爷又无耻地算计人了~~~~~嘿嘿,求月票~~谢谢亲们的月票,俺今天大奉送撒!

    话说~~九爷和太子之间看起来还真是……哈哈哈……九爷今天节操又掉了。

    有没人写**同人的,可以来搞一下嘛,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