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六章 谁是谁的替身?

宦妻 第六章 谁是谁的替身?

    

    “小姐,千万小心,洛公子犯起狂病来,六亲不认,平日里若是千岁爷在倒好些,但今儿爷不在,咱们一定要小心!”魅六盯着站在门口的百里洛,和魅七一块地护卫着西凉茉几个女子慢慢地不动声色地向后退去。

    他们跟着西凉茉身边时间久,也习惯了跟着白蕊几个唤西凉茉小姐,一时间倒改不过口。

    “咱们现在与洛公子还有一段距离,他不会轻易走近房间,只要咱们保持安静,退出洛公子的视线范围就好。”魅七也压低了声音轻声道。

    西凉茉看见魅七额头上缓缓地淌下一滴汗,不由微微地颦眉,看来百里洛一定是个很危险的存在,否则魅六和魅七不会如此紧张。

    西凉茉看着站在门边的百里洛并没有进来,他眼神一脸暴躁浑浊,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四处地张望,不知道在找什么,身上的白衣全都染了血迹斑斑,一看就知方才必定有不少人为了拦住他,受伤甚至殒命当场。

    这绝对不是因为寻常司礼监的高手不敢轻易对百里洛动手那么简单。

    百里洛的武艺必定也不弱,所以发起狂来,才会那么厉害。

    白珍和白蕊也感染了紧张凝重的气氛,慢慢地向后退去。

    但是白珍因为太紧张,一个不小心踢到了方才搁在地上的花篮,花篮咕噜咕噜地滚出老远,她顿时脸色一变,紧张地看向百里洛。

    原本踢到花篮的声音并不大,但这声音在内力一流的高手耳朵里便如炸雷般响亮。

    百里洛原本渐渐又显得迷茫起来的神情,在听到这样的异动之后瞬间仿佛一惊,随后脸上的立刻变得充满了怒气,他恶狠狠地看向房间里面,忽然陡然大喝一声:“你这恶人,休想再跑!”说罢宽袖一拂,足尖一点飞入房内。

    魅六、魅七立刻迎了上去,一边大喝:“小姐,快走!”

    百里洛怒喝:“你们这群恶人,一个都别想逃!”百里洛身形一转,也不和魅六、魅七正面迎上,宽袖劲风卷起满室的桌椅、小几狠狠地朝对方砸去。

    魅六和魅七立刻同时运足内力直接迎上,将那些飞袭过来的桌椅一下子全都震碎。

    但下一刻,百里洛凌厉的掌风也跟着袭了上来,每一下都带着巨大的罡风,书房里被波及之处都残破不堪。

    而且百里洛仿佛不要命似的施展浑身解数向两人攻来,掌风巨大的波及面又截断了西凉茉和白蕊、白珍三人离开的路。

    魅六和魅七虽然内力不差,手上功夫更不差,但是对方宛如疯虎一样的打法,完全不在乎自身安危逼迫得他们左支右拙。

    西凉茉并不想伤害百里洛,毕竟从众人对待百里洛的态度来看,百里青必定还是很在乎这个哥哥的,所以她也只是想尽力避开对方的攻击,并且为大伙寻一个离开的出路,所以她索性转身不再搭理百里洛,一抽长剑就向一扇窗前狠狠劈去,打算让大伙从临水的窗子离开。

    但是她的举动落在百里洛的眼里,几乎瞬间就激怒了他。

    “恶人,你休想跑!”

    他忽然不要命地直接朝魅六和魅七的长剑上撞去,魅六和魅七一惊,下意识地略略偏开了身子,竟然让百里洛直接闯过了两人携手的拦截圈。

    等到两人发现不对劲,已经晚了。

    “小姐!”

    “大小姐,小心!”

    白蕊尖叫一声,不管不顾地忽然一下子挡在了西凉茉面前,直接就迎上了百里洛凌厉狠辣的掌风,若是胸前中了这样开金裂石的一掌,她必定就要殒命当场。

    好在西凉茉反应极快,惊觉身后突变,危险的感觉袭来,她立刻转身,正巧堪堪一把拖住白蕊,直挺挺地向后仰倒。

    白蕊方才险险地避过百里洛直接袭来的掌风,但是依旧被对方的掌风袭到肩膀,顿时只听得骨骼吱嘎作响,痛得她脸色发白,一摸肩头,恐怕是肩胛骨都已经断裂。

    百里洛一击不中,立刻半空中折腰,运足功力就向躺在地上两人的天灵盖狠狠压去。

    两人已经毫无退路,魅六、魅七和白珍回援不及,只能几乎是肝胆俱裂地看着百里洛转眼就要取了西凉茉和白蕊的性命。

    西凉茉眼里狠色一闪,再顾不得百里洛在百里青心中的地位,手腕一转,手上的软剑瞬间从白蕊的胳膊下穿出,直接狠狠刺向百里洛的胸口。

    而白蕊早已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再不敢看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而说时迟那时快,百里洛忽然这么近距离地直接面对了西凉茉,就在他看清楚西凉茉的面容的霎那,他暴怒浑浊的眼底忽然闪现出一丝亮色来,仿佛一颗星子一下子就燃亮了夜空。

    “翎姐姐!”百里洛忽然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竟然陡然撤掌,也不顾得忽然收回来的内力会令他的内附受伤,更仿佛完全没有看见西凉茉手上直接刺向他的长剑,展开双臂就这么直直地拥向地上躺着的白蕊和西凉茉。

    西凉茉哪里想到他会陡然生出这样大的变化,身前又挡着一个白蕊,收剑不及,雪亮冰冷的长剑就这么直挺挺地刺进了百里洛的胸口。

    “嘶……。”

    那种锐利的剑穿过**的声音让西凉茉彻底僵住,看着百里洛一下子痛得捂住了胸口,目光却不肯离开她的脸,伸手一下子揪住压在西凉茉身上的白蕊死命地推开,一边还嘟哝:“翎姐姐,翎姐姐……!”

    白蕊一下就被他扔开老远,头撞到墙壁,瞬间昏迷了过去,魅七眼底大痛,但还是死死地警惕地盯着百里洛,生怕他再次暴起伤人。

    百里洛像是忽然又恢复成了那个只有六岁神智的少年,抚着胸口,伸手就朝西凉茉抱去:“翎姐姐,翎姐姐,你终于回来看洛儿了!”

    西凉茉怎么会让他轻易近身,立刻右手一撑地,直接弃剑翻身而起,想要远离喜怒无常的百里洛。

    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疯子伤人是完全没有任何预兆和道理和可讲的。

    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而百里洛却依旧不死心,动作极快,一点都不像一个受伤的人,他一把拖住西凉茉的左手,惊慌失措地看着她:“翎姐姐,你要去哪里,你不要再丢下洛儿了好不好,呜呜……洛儿好害怕……洛儿找不到青儿了……青儿也很害怕的,咱们去找青儿好不好!”

    西凉茉看着面前的唇红齿白的纯美‘少年’嘴里嘟哝着颠三倒四的话语,纯美精致的眼里盈满了剔透泪珠儿,仿佛一只极为害怕被主人抛弃的雪白小动物的,尤其是看着他胸口那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西凉茉的心仿佛不受控制地就软了软。

    看见西凉茉犹豫的模样,百里洛立刻像明白了什么似地瞪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道:“翎姐姐是不是生洛儿气了,所以才拿剑扎洛儿,翎姐姐不要生气,洛儿给翎姐姐出气!”

    说罢,他没等西凉茉反应过来,忽然握住插在自己右胸的剑,一下子就狠狠地深深扎进了自己的胸膛。

    “嗤!”刀剑入肉,划破血脉肌肉的声音,听得西凉茉不由浑身一寒,错愕地看着面前满手鲜血的少年。

    他……他真是疯了么?

    百里洛脸色苍白地抬起头,忍耐着剧痛,努力地对着西凉茉露出一个堪称讨好的笑容:“姐姐,你看,你不要生洛儿的气了哦。”

    说罢,他朝西凉茉怯怯地生出了双手,仿佛祈求大人拥抱的孩子。

    西凉茉看着他的模样,几乎下意识地就伸出了手想要扶住他,但是下一刻,百里洛还是展开双臂一下子就抱住了西凉茉,同时,他忽然低头,在西凉茉的唇上印下一个虔诚而轻薄如蝉翼的吻:“翎姐姐,洛儿终于找到你了呢,真好。”

    在西凉茉愕然的瞬间,他忽然紧紧地抱住了西凉茉,身子一沉,西凉茉下意识地抱住了他下滑的身体,低头一看,百里洛已经脸色苍白,呼吸微弱地彻底昏迷了过去,他身上的血早已染了西凉茉一身。

    西凉茉有点儿呆滞地看着自己托住的人,尚且不知道要怎么办,忽然她就觉得身上一轻,百里洛已经被人从她身上抬开了去。

    她方才看到不知道何时,百里青已经站在了百里洛的身后,正躬身一托,将失血昏迷的百里洛拦腰抱起。

    百里青看着西凉茉,确定她身上并没有受伤后,他眼底掠过一丝复杂,随后又恢复了往日里一片静水深流的乌黑暗沉,他看着西凉茉微微一笑:“还好,你没事,若你有事,这一屋子的人都要给你陪葬了。”

    说罢,他仿佛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说了多么令屋里的人心惊胆战的话,朝西凉茉柔声嘱咐一句:“一会子还是让回春堂的李圣手来给你看看吧。”

    说罢,他抱着百里洛转身向外走去。

    而魅七早前见百里青出现,便知道西凉茉不会再有危险,早早冲到墙角去抱着断了肩胛骨又被摔晕了的白蕊一路朝房门外奔去了。

    白珍则安排了千岁府里的宫人们赶紧过来收拾主子的卧房之后,赶过来对着西凉茉轻声道:“小姐,今儿真是晦气,今儿是浣洗石屋里东西的日子,竟然让洛少爷乘机从石屋里跑了出来。奴婢已经让人给你准备了一些辟邪熏香的药材烧了水,一会子,咱们都去洗洗吧。”

    西凉茉这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心思洗洗,沉默了一会,便对着白珍道:“我要去看看百里洛的伤。”

    白珍一愣,倒也没说什么,便点头道:“奴婢跟着您去。”

    她知道西凉茉刺伤了百里洛,虽然是为了自保,但是毕竟百里洛还是九千岁的兄弟,这难免……何况方才九千岁可是亲眼看见了百里洛轻薄了小姐呢。

    白珍想起方才的画面,也不由微微红了脸。

    西凉茉和白珍出了书房的门才知道百里洛的破坏力有多强大,外头整片的花草树丛都已经变得七零八落,一座白玉石头狮子倒在九曲桥上,碎成好几片,而不少地方还有血迹。

    时不时看见司礼监的护卫们被搀扶着离开,低吟痛呼之声时有耳闻,见着西凉茉,他们纷纷行礼,西凉茉摆摆手,让他们去治疗,自己便一路打听着百里青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走了好一会才就到了后院里一座院子外头,她看着那院子上头的牌子,正正标着——霜血院,猩红色的大门看起来颇为压抑。

    门外的小太监见着西凉茉过来,也只以为她是后院里哪个夫人,没好气地朝她摆摆手:“走走走,这会子可不是你们该过来的,千岁爷在里头忙着呢。”

    一旁忽然不知道何时闪出一个黑影来,对着小太监呵斥道:“不得无礼,这是王妃!”

    百里青得封九千岁王,乃是亲王封号,所以西凉茉实际上的称呼应该是王妃,夫人只是百里青让底下人这么称呼罢了,所以小太监一听,楞了一会子方才立刻反应了过来,赶紧上前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王妃娘娘千万原谅则个。”

    西凉茉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思计较这些,匆匆地扔给他一个赏银小荷包,便往院子里走:“行了,不知者不罪。”

    但是小太监还是一抬脚挡在了她面前,拽着她的衣袖一脸为难又讨好地道:“王妃……呃……夫人,千岁爷这会子忙着救治洛公子,您先回房稍等等,爷迟点过去。”

    百里青救治百里洛的时候,心情也是最不好的时候,这会子去,没得触霉头!

    西凉茉刚颦眉想要说什么,忽然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得了,让你家夫人进去,千岁爷不会怪罪的。”

    西凉茉一听这个耳熟的声音,就知道是老医正来了,赶紧转头看着老医正道:“老医正……。”

    老医正领着个背着药箱的药童朝她摆摆手:“行了,不用问了,进去再说。”

    西凉茉一听,便也不再多言,跟在老医正背后进了房间。

    百里青已经将百里洛放在了床上,看得出他已经将百里洛的几处大穴都点住了,所以血液流淌的速度已经很缓慢,但是大量的失血已经让百里洛的脸色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惨白出来,衬着他纯净的容颜,就像一座随时会破碎的玉人一般,让人忍不住心中生出怜惜与唏嘘来。

    一名暗红衣比甲的老太太正在那里蹲着,帮百里洛诊脉,脸色颇为凝重。

    百里青最先发现有人进来,看见了西凉茉,他倒是也不意外,只是叹了一声:“真是个不听话的丫头。”

    西凉茉没搭理他,只是看向一边的老医正,又看看昏迷之中的百里洛,随后退到了一边。

    老医正便让药童把医箱放在床边,然后没好气地瞥了眼蹲在床边的老太太:“老东西,给我滚一边去,你那种专门研究怎么毒人的东西,怎么会治病救人。”

    老太太满脸都是褶子,转过头来,不知为何看起来几乎看不清楚她的五官,佝偻着背,像是伏在什么上面,所以显得异常诡谲,让西凉茉莫名地想到了阴暗潮湿山洞里的老蜘蛛。

    她也瞪了眼老医正,用哪喑哑难听的嗓音嗤了一声:“哼,你不是圣手仙医么,这么多年不是靠着我的毒和蛊,洛儿能撑到现在?青儿能撑到娶媳妇?”

    老医正懒得理会她,直接指尖再百里洛染满了鲜血的白衣上一划,他的衣衫就迅速地破碎成块块碎布,老医正再拿着银针迅速地在百里洛身上数处大穴深深地扎了进去。

    一边的红衣老太太也没有再和老医正习惯性的拌嘴,只是神色也有些凝重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百里洛道:“这孩子胸部入剑极深,如今肺脉受损,他偏又是个倔强的,怎么也不肯把嘴里的血吐出来,全都灌在肺里,得先把里头的血弄出来,要不,他得呛死……。”

    “你的嗜血蛊呢,这个时候不拿出来,就等着害人的时候拿出来么?”老医正没好气地打断她道。

    老太太满脸阴郁地瞪着他,胸口气得一起一伏的:“要你这个老不死的说么,我早已经将蛊虫放进去了,要不等到你这个磨蹭的老不死过来,洛儿早就去见阎罗王了!”

    老医正气结,也别开脸,没和老太太说话,只是吩咐百里青:“青儿,你按着洛儿,一会子我要拔剑,恐怕他会因为剧痛冲破穴道禁制。”

    说着,老医正顿了顿,叹了一声:“你们两个都是武学奇才,根骨极佳,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

    就像如今,若不是百里青还能制服得了百里洛,恐怕百里洛早就要血洗京城了,如今连拔剑都麻烦得很。

    百里青立刻依言按住了百里洛,点点头:“好,老头儿,你拔了就是了。”

    老医正这厢做准备的时候,那红衣老太太忽然想起什么,对这百里青怒道:“不是交代你了,洛儿要杀人,就让他杀几个玩玩就是了,反正你手底下的那些人也没几个真当大用的,竟然如此严防死守,都能让洛儿跑出来,日日关在石室里,闷都要闷死了,是谁竟然敢伤了老婆子我的心肝宝贝!”

    百里青尚且未及回答,老太太忽然转过身来,对着西凉茉阴测测地厉声道:“是不是你这个小骚蹄子……。”

    话到了一半,她陡然看清楚了西凉茉的容貌,剩下的半句话全卡喉咙里了,老太太瞪大了那几乎被眼皮子盖住的眼睛:“蓝翎丫头?!”

    西凉茉看了百里青一眼,见他对着自己点点头,方才对着老太太恭敬地福了福:“前辈,家母才是蓝翎,晚辈是蓝翎与靖国工西凉无言之女——西凉茉,您可以唤我茉儿。”

    她再傻都看得出这老太太和老医正一样是与百里青极为亲近的人,所以她行李请安的时候是不带半分虚伪的。

    老太太看了她半晌,忽然间仿佛明白了什么是的,看了百里青一眼,又看了看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百里洛,摇头叹息:“真是……真是冤孽,十几年的债到底还是要还的!”

    这话说得虽然没头没脑,西凉茉却也似隐约地明白一些什么的,她只是看向百里洛并没有说话。

    百里洛这个时候,似乎因为要面临拔剑的危险,在昏迷中仿佛也不安起来,两手伸出来,软软地在空中抓挠,额头上浸出一颗颗的冷汗,苍白的唇间不停地嘟哝:“翎姐姐……翎姐姐……。”

    百里青因为注意力都放在西凉茉这里,倒也是一下子没抓牢了百里洛,让他差点把胸口的剑又给插进去一些,

    还好一旁的老医正眼明手快,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又迅速地在他眉心间扎下了一根长针,方才勉强制服住了百里洛,但是他依然不甘心地扭动着身体。

    西凉茉心中暗惊,重伤昏迷之中竟然能轻易冲破百里青和老医正联手制住的穴道,百里洛的招式和制服人的手段或许比不得百里青,但是内力修为绝对不在百里青之下,内力说不定比百里青更为浑厚!

    看着他挣扎不休,西凉茉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忽然上前一步,握住了他和百里青一样冰凉的手,轻声安抚:“翎姐姐在这里,洛儿乖,一会子就不疼了。”

    西凉茉的话语和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一下子让百里洛安静下去了。

    老医正看了西凉茉一眼,眼底闪过一丝赞赏:“你握好了他的手,我要动手了!”

    西凉茉点点头,百里青也点点头,灌注真气在指尖,随时准备点住冲破穴道禁制的百里洛。

    老医正一回头,连招呼也没打,忽然猛地一把将百里洛胸口的长剑瞬间拔出!

    “嗤!”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热而猩红的血飞溅开来。

    ……

    西凉茉拿着湿手绢擦干净了自己脸上的血迹,正打算转回房间,忽然一转头就差点撞上一张怪异阴沉的脸,几乎像是看见一只恐怖的大蜘蛛从天而降,西凉茉忍不住倒退一步,狠狠地倒抽一口凉气,方才制止了自己尖叫的冲动。

    “前辈……。”

    “老婆子问你,臭丫头,你为什么要嫁给青儿?你就那么喜欢当你娘的替身爬上青儿的床?”老太太站在西凉茉面前,阴冷地看着她。

    虽然老太太的脸看起来满是褶子,一副衰老无力的模样,但是光凭借方才治疗百里洛时她说的那些话,还有她满身的阴郁血腥之气,看着便觉得令人心寒的气息,西凉茉就知道她绝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西凉麽看着老太太,挑了下眉:“我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他也没有把我当成任何人的替身。”

    “闭嘴,老婆子只告诉你一件事,离开青儿,否则……。”老太太忽然露出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题外话------

    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