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十三章 爱别离

宦妻 第十三章 爱别离

    

    百里青虽然功夫深不可测,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在如此时刻,西凉茉会对自己出手。

    而西凉茉虽然是女子,手上的功夫力道到了如今却也不是寻常力道,如此一拳下去,顿时让百里青闷哼一声,直接往她身上软倒。

    西凉茉自然是早有准备,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扶住了他。

    百里青伏在她的肩头,一手捂住腹部,一手紧紧地扣住她的细腰,白着脸道:“你这臭丫头,你担心的方式未免太特别了。

    西凉茉抱住他,不阴不阳地轻哼:”夫君下一次再做这种事不知会妾身,让妾身如此担忧伤神,只唯恐夫君被人占了便宜去,或者是出了别的什么事,妾身心中焦虑无处发泄,也只能以如此手法来稍作排遣了。“

    这是在威胁他么?

    百里青靠着她的肩头闷笑:”你不是说不该问的你不会问么,怎么却做起这样秋后算帐的事来?“

    西凉茉笑道:”妾身是不会去问,却也没说不会秋后算帐呢,若是夫君早有二心,想要爬别人的床,或者让别人来爬床,一定要提前告知妾身,妾身定会做个温柔娴熟的妻子,不闻不问或自行求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和离了。“

    百里青慢慢直起身子,美艳的脸上还有一丝苍白,他挑眉睨着怀里的女子,阴阳怪气地道:”怎么,为夫这是为谁牺牲为谁忙,你难道不该感激涕零,抱着为夫感伤心疼才是?!“

    西凉茉嗤了一声,看着他片刻,忽然伸手就揪住他胸前的发丝,拉着他的头再次低下头,水媚大眼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道:”我已经不小了,有自己处理事情的能力,没有人可以代替我自己做主,若是面对自己果真无法解决的困难,我自然会向你寻求帮助,或者其他的解决途径,但是首先你要相信我,我不光是你的妻子,也是你的同伴,所谓同伴就是拥有共同的核心利益和目标的人,任何事都要一起解决和面对,寻求我们的利益最大化,这就是所谓团队的协作。

    你今日就算牺牲自己替我挡下皇帝的召宠,那么明日呢,后日呢?我们是一体的,你的行为并不代表你的个人,一样会伤害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会为你难过,为你伤心,甚至也许会失去理智,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你明白么!“

    西凉茉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用这个时代的语言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但是前生身为一个政治团队的负责人,有些东西是团队运作之中的基本的守则。

    各司其职,互为协力,互为提携,取长补短,绝不轻易地越俎代庖,才是一个能够持续和谐发展的团队的基本。

    即使再强大的作战力和拥有最快速度的头脑反应的人,都可以提出协助同伴,可以给予建议,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代替别人做决定,因为你不是那个人,不在对方的位置上,是不明白对方的心态和做出的决定的。

    而有些理性的规律与守则,她觉得,即使在夫妻两人之间相处时候也应当遵循的。

    百里青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听着她有些怪诞并且似乎不甚近乎人情的理论,这些东西,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战场上高明的作战方式。

    张开利益,闭口团队,以此来比拟夫妻、情人之间的情形,怎么都感觉很是违背世俗常理的。

    但是百里青本身就是一个惊世骇俗的人,并非拘泥于寻常世俗规矩常理的人,他细细地沉思,却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若用俗语言就是夫妻本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挑眉笑了笑,顺带在她粉嫩的唇上咬了一口:”怎么,不再一口一个妾身的了?你这丫头到底去哪里冒出来这些奇怪的想法,你觉得我需要沦落到再走以前那种色供之臣的老路子才能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十几年卧薪尝胆,他若是还需要走以前的老路子才能得一世荣华,护得自己心上那一抹朱砂的周全,他倒不若直接引颈一刀。

    西凉茉微微红着脸,把自己的脸靠在他怀里,叹了一声:”阿九,你身为司礼监和锦衣卫之首多年,总该明白决定一队伍的优秀程度不在于其中最强的那一员,而是最弱的那一个人。“

    这些都是现代管理理论最基础的东西,只是不晓得他明白么?

    百里青一顿,仿若有点什么豁然开朗一般,低头看着她,眸光幽幽若深不见底的大海:”你这丫头从哪里学来那么些东西,可别告诉我是你那个爹教你的,他若有此等本事,坐在我的位置上的人怕就是他了。“

    西凉茉很想说,其实没有几个男人会羡慕爷您的位置的。

    但是她还是精乖地没说,只是微微一笑:”是啊,是神仙教我的,不管是谁教的,只要是对的就好。“

    说什么?

    说她是孤魂转身,夺人身体?

    算了,这种话听起来更没有说服力,这种无关紧要的事还要解释上大半日,她想想就头疼。

    百里青见她不愿意回答,便也不强求,只淡淡地道:”这倒是,只是……。“

    他忽然逼近她,诡谲地眯起眼,阴气森森:”臭丫头,你既早看出了什么,为何当初却如此不动如山,嗯?“

    西凉茉才不惧他,只冷哼:”我若是与你说这些东西,你为必定能听得进去。“

    她之前就看出了百里青的不对劲,她不说不代表什么都不懂,尤其是在今日看见他那一身完全不符合他嚣张骚包气质的装扮出现,而皇帝对她又是那种奇怪态度的时候,她就隐约猜到了此事与宣文帝有关,也与自己有关。

    既然如此,她自然是要好好地回馈一番了。

    哪怕是自己的猜测有误,也无所谓。

    宣文帝在乎的人是她,不,应该说是她的母亲蓝翎,那么她就一把火烧了长平殿,让贞敏郡主深陷火海,不管宣文帝想要做什么卑鄙的事,也会在第一时刻被迫停手。

    当然,这事儿,她也没和某人提前打招呼,就是为了让他体会一下自己的感受。

    她一向是言传不如身教的蓦定信仰者。”你……。“百里青看着面前一脸老成的小丫头,不由哭笑不得:”你也不怕万一这个时候,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在进行么?“

    西凉茉露出个温柔的笑来:”什么事,被上吗?“

    百里青:”……。“

    西凉茉的笑容里带了疑惑:”或者是……上皇帝陛下?“

    百里青:”——!“

    西凉茉冷笑:”那不就结了,管你做什么,被破坏了也是咎由自取啊,我这不是在身体力行地告诉千岁你,团队合作不到位会产生各种后果嘛?“

    百里青看着西凉茉那种一副‘你活该’的模样,不由暗自恼火,阴沉着脸咬牙道:”你这个丫头……。“

    西凉茉看着大妖孽被激得差不多要变身暴走了,方才小意温柔安抚地抱住他的修长腰肢,顺带转回正题:”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西凉茉向来难得主动,百里青还是比较吃她这一套的,便只捏了把她的纤纤腰肢,方才一摆手,让跟着自己来的魅部影卫们稍离远点,这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西凉茉。

    西凉茉听完之后,看着百里青仍旧是那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不由压下心中奇异的苦涩,继续问”那你……跟着那个老混帐回了三清殿那么久在做什么?“

    百里青自然是知道她想问什么的,便看向那一大片燃着熊熊烈焰的宫室,幽幽道:”他终归是能打败所有对手登上一国之君之位的人,哪怕这些年沉迷白灵粉,早已消磨了大多数雄心壮志,但是意志力并不弱,今夜我用了引念香,原本打算趁着他意乱神迷和神智最为松懈的时候,问出阿洛身上蛊毒的解法,但是……。“

    西凉茉顿了顿,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不会道歉的。“

    百里青看着她,摇摇头,轻笑:”这次不行,总有下次机会的。“

    西凉茉听到白灵粉,忽然想起什么来,随口问:”白灵粉是不是罂粟花之类的植物提炼出来的东西?“

    百里青一愣,看向她:”罂粟?“

    西凉茉想想,也许这个世界之中,那种花并不叫罂粟?

    但是她一时间也想不到怎么描述,只记得罂粟那艳丽的花朵极为美丽。

    百里青微微颦眉道:”你怎么知道这种花的,我记得那是高棉人的大祭司秘密奉送的秘药,你怎么会知道!“

    西凉茉想要解释的动作一顿,原来,他知道罂粟。

    只是高棉人……大祭司送来的秘药?

    她想了想:”如果我没有猜错,一开始那种秘药是用来止痛镇定的吧?“

    百里青点点头:”是的,最开始的时候是用来镇痛的,效果极好,一开始甚至打算在军队推广,但是药物太少太珍贵,所以就没有推广,后来血婆婆又发现那药物不但能够镇痛,而且食用之后,渐渐地会依赖上那种药物,而服药之人的身体会渐渐瘦弱,但精神会经常处于极度萎靡与亢奋之间,性子也会改变。“”没错,所以你就用在了皇帝陛下的身上?“西凉茉挑眉。”那种药物一旦断掉的话,可是会生不如死。“”丫头,你,果然不简单,嗯。“百里青伸出冰凉的指尖挑起她的小下巴,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

    西凉茉点点头,顺带扯开他的指尖,一本正经地道:”请叫我江湖百晓生,谢谢。“”江湖百晓生?“百里青轻笑,把不老实的小丫头一把拽进自己怀里,咬她耳朵:”好一个百晓生,不若猜猜,你今晚会不会被你师傅睡得下不了床,明日是抬着去边城的?“

    说着,手指暧昧地在她腰上滑动。

    西凉茉不知是被那跳跃的火光烧红了粉脸,还是羞窘,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人,就没个正经,我要走了。“

    百里青哪里可能让她真的跑了,只笑:”你走了,老匹夫那里,不去通报一声么?或者,干脆就让‘贞敏郡主’死在了火场里算了,也深的那么些人总惦记着你这块小肥肉。“

    肥肉?

    西凉茉忍不住又朝他翻了个白眼:”你才是肥肉,你全家都是肥肉!“

    陡然想起貌似自己确实也属于他家一员,西凉茉又郁闷了。”若是‘贞敏郡主’真的‘死’在火海里就万事大吉,倒是件好事,只是恐怕没那么简单,如今我算是风口浪尖上,今夜的事原本就是临时起意,所以留下太多破绽,有心人一查就知了。“

    她顿了顿,轻叹了一声:”倒是不如正正常常地一如之前的计划一样,至于皇帝那里,一会子我还是走一趟就是了。“

    百里青不可置否,只道:”也行,一会子我在涑玉殿等你就是了。“

    反正今晚他也是问不出来了,索性改下回再想点什么法子,引得那老匹夫神智再松懈的时候再动手好了。

    两人商议既定,便分头离开了。

    而宣文帝在以为自己又要再一次失去‘蓝翎’的时候,再次见到了西凉茉顿时欣喜若狂。

    西凉茉只随意找了点什么借口将自己失踪的事情掩饰了过去,再将长平殿着火的原因归结为了有人看她不顺眼,想要取她的性命。

    皇帝顿时大怒,当即下令彻查,同时表示希望她能留在宫里养精神,暂时推后去律方。

    但西凉茉既然知道他对自己抱着这种龌龊心思,又怎么会肯再留下,只寻了借口道内宫与京都危机重重,自己又在风口浪尖上,索性先离开一段时日避开分风头也好。”如今长平殿都烧了,倒不如离开,等着京城中想要置茉儿于死地的人歇了那些心思,也好过在这里连累了陛下。“西凉茉叹了一声,看着已经烧成一片断壁残垣的地方,心中暗自道,从西凉世家开始到如今的长平殿,她与火真是有缘分,她都成了纵火惯犯了

    皇帝闻言,想想,也有道理,便只好忍痛同意了,同时大怒着令人彻查,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火烧贞敏郡主的寝殿。”丫头,放心,等你回来的时候,朕一定给你一座比这里更美几十倍的宫殿。“皇帝信誓旦旦地握着西凉茉的手,对着她保证。

    西凉茉看着他,忍耐着恶心,略用巧力抽回了手,眼底却闪过一丝诡色:”是么,陛下能给我这人世间最美丽的宫室?有多美丽,像皇后娘娘的中宫之殿一样美丽么?“

    宣文帝闻言,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亢奋:”当然,只要是朕的茉儿想要的,朕都给。“

    都给?

    若是我要你的天朝万里河山呢?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一笑,径自告退转身离开。

    只是这一日的她,并未曾想到原来终有一日,她真会倾覆了这万里山河。

    ——老子是九爷谢过妞儿们的月票的分界线——

    楚江微雨里,建业暮钟时。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

    海门深不见,浦树远含滋。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唔……阿九,我要走了。“西凉茉挣扎着从百里青的怀里爬起来,面色绯红地拉好自己的衣襟,掩盖去自己胸前的风光无限。”啧,这路真短。“他意犹未尽地舔了下薄唇。

    百里青还是昨夜的那一身白衣红腰带的祭衣,只是脸上的胭脂红是寻常的脂粉,因此散淡了许多,如今慵懒地半躺在在深红华丽车内软丝绸垫子上的人,看起来年轻了不少,乌黑的发丝落在他大开的衣襟露出的雪白胸膛上,左胸前一点玫红茱萸若隐若现,还带着一种雌雄莫辨的惑人妩色。

    西凉茉唾了他一口,别开绯红的脸儿,打开镜子,自己梳起妆来。

    欲往边关送别常常只能到灞上,再往下走就需要通关文牒了,虽然这对于百里青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她并不希望因为被人怀疑百里青和她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毕竟如今在外人眼底,他们是一对‘假夫妻’。

    即使大部分人都以为她去了五台山为皇帝祈福,但是除了皇帝之外,一定有人知道她的‘真正’目的是去为边。

    百里青这一次没有再如方才那般地总来骚扰她,只是一腿伸直,一腿屈膝,修长的手臂搁在屈起的膝盖上支着脸颊,静静地在一边看着她梳妆,眸光幽深莫测,却又极为专注。

    西凉茉透过镜子的反射看着他的模样,莫名其妙的心中忽然涌起一种酸涩不舍之感。

    动作不由也慢了下来,也从镜中静静地看着他。

    仿佛这样便可以将这一刻留得更久。

    但是,最后一根玉钗插在乌发之上后,西凉茉已经换好了一身白底罩黑纱的男式胡服。

    镜子里倒映出俊美的少年模样。

    西凉茉忽然对着镜子问:”我好看么?“话刚出口,她就忍不住暗自嘲笑自己,这位千岁爷一向自认天下除他之外无美人的,这不是自找调侃么?

    但是,这一次,百里青伸出指尖抚过她的额头鬓角,淡淡地道:”很好看。“

    西凉茉一愣,几乎不敢去看他素来宛如深海,此刻却带着同样溺毙人温柔狭长魅眸,只怕自己永舍不得离开,匆匆地转身下了车。

    见着她逃也似的下车,百里青也没有说什么,却也没有下车。”主子,一切都准备好了。“白珍也是一身男装打扮,上前对着西凉茉道。

    西凉茉看着打扮成商旅模样的队伍,里面蒙着脸的镖师模样的人,不少都是魅部的杀神和擅长于追踪的风部、擅长于买卖的庶部的人马,心中不由叹息,他果然都替她设想周到了。

    到了灞上,风已经大了,西凉茉披上一件薄锦披风,戴好兜帽,看向那精致华美的马车,即使隔着看似厚重的帘子,她仿佛依旧可以看得见他的模样。

    她顿了顿,轻声道:”我走了,等我,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拥有与你并肩而立的资格。“

    甚至拥有能够保护你的力量,她悄然在心中补充了一句话。

    那马车内的人没有做声,但她知道他在看她,西凉茉一跃上马,对着车前粲然一笑,随后一扬马鞭:”出发!“

    大队人马齐齐向着那紫檀马车一拱手,随后皆策马扬鞭跟着那男装女子一路向关外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