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沙海迷魂 第一章 迷城

沙海迷魂 第一章 迷城

    

    “千岁爷,那若是陆相爷一直过府邸里来呢?”小胜子有些担忧地在一边插话。

    百里青冷冷地道:“他若来,就只管撂着就是了。”

    想要解此灾厄的方法?

    哼,既然敢往死里得罪他九千岁,那就好好地享受什么叫心急如焚,左右为难,痛不欲生的感觉!

    小胜子摇摇头,心中暗自叹息陆相爷真是太不识相了,和千岁爷对着干,这不是找死么!

    百里青看了看天色,不由眉目间多了一丝郁色:“又要到夜里了,真是无趣的一日。”

    小胜子看了看百里青,笑道:“爷这是记挂着郡主,哦,是记挂着夫人了。”

    百里青懒洋洋地叹息:“是啊,那丫头不在,本座都不知道要玩什么才好了。”

    说罢,从一边的锦袋里抓出一把瓜子,慢悠悠地嗑起来

    小胜子默默地悄悄扫去落了自己一头的瓜子壳。

    其实他也很想念夫人啊,习惯了千岁爷好些脾气了,如今再面对过去一样难伺候的爷,真是……悲惨的时光。

    ——老子是九千岁很手痒的分界线——

    “哈秋!”西凉茉忽觉鼻子很痒,忍不住一个大喷嚏打出去。

    白珍看着西凉茉的模样,地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笑嘻嘻道:“这么大的太阳,郡主还打喷嚏,必定是爷在家里想您了。”

    自从西凉茉曾经告诉过三婢,自己是自愿嫁给百里青,她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可遗憾之后,而且百里青对郡主的好,也是三婢们都看在眼里的,便对百里青也渐渐地从敬畏到心底慢慢认同了。

    西凉茉揉揉鼻子,对着白珍叹了一声:“不是让你们叫我公子么,怎么还是记不住!”

    白珍做了个鬼脸:“公子,奴才这不是看着自己咱们自己人嘛。”

    “你要是不叫习惯了,以后就很容易露出马脚!”西凉茉淡淡地道。

    “知道了,公子。”白珍赶紧点点头。

    西凉茉笑着摇摇头,看向前方,碧蓝天空下,一片无边无际的戈壁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不远处律方城静静地屹立在贺兰山下,那是以巨石垒砌,戈壁之野上一座依着山而修建的城堡,白色粗砺的岩石在日光下泛出颇有些刺眼的光明,宛如一头巨兽般沉默地伏在戈壁上拱卫着中原腹地。

    经过了十几日的行进,西凉茉率领着自己的‘商队’终于到了一年前百里青夜月里带她来到的地方。

    这是一处通往律方城的商道,不断地有零散的小商旅或者大支的骆驼队经过他们的身边,可以称得上是熙熙攘攘,极为热闹。

    “公子,通关文牒已经准备妥当了。”一名戴着兜帽,面目冷峻粗矿的壮年男子策马而上,对着西凉茉恭敬地一拱手。

    “李统领辛苦了!”西凉茉朝他微微一笑。

    李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公子不必如此客气,就叫某李密就是了。”

    商队的副统领乃锦衣卫的金陵都统——李密,李密原本是赫赫人抢来的中原女子生下来的混血儿,年少一直都生活在赫赫和犬戎之间,因为他的血统不纯,所以少年时代总被赫赫人当奴隶欺辱,直到后来他少年时代杀了虐待自己的奴隶主,逃到犬戎,在犬戎和赫赫之间做起了打劫商队的生意,而且也成了一方土匪霸王。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身华美打扮,领着‘商队’去赫赫的‘美貌’年青富商——百里青,从此就被收归了百里青手下,也从汉澜达改名为李密,也不知道百里青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李密这样一个野性难驯的土匪头子服服贴贴地成了自己手下一员死心塌地的悍将。

    这一次因着西凉茉出行之事,百里青考虑到他原本对这一代极为熟悉,便特地将他从金陵给调了回来。

    大队人马一齐向律方城走去,城门口有一群群甲胄森严持着长刀斧枪的卫兵们目光冰冷而警惕地巡视面前进出的商旅们。

    西凉茉领着大批人马一靠近,就立刻引起了为首校尉的注意,他一转脸看向自己身边的人,他们点点头,随后目光瞬间变得戒备起来,等着西凉茉等人靠近之后不,他忽然一声大喝:“你们是什么人,做什么的?”

    白珍抢先下马,拿着通关文牒走过去,笑道:“官爷,咱们是从上京而来的商旅,准备到赫赫或者犬戎去做些买卖。”

    那校尉低头看了一下她手里的文牒,随后冷冷地睨着她:“你们是从上京来的商旅,准备去做买卖?”

    白珍笑着刚要点头,哪知一把冰冷的重剑一下子就架在了白珍的脖子上,冰冷的寒意让白珍抖了一下,那校尉一扬手,指着西凉茉等人冷冰冰地呵道:“拿下!”

    随着那一声拿下,城内立刻涌出一队同样穿着玄色铁甲的卫士来,将西凉茉等人团团围住。

    李密眼底厉色一闪,就要拔除自己腰上的剑,却被西凉茉伸手一挡,他方才停住手。

    “这位官爷,不知小可领着的商队何处得罪你们了,还是咱们的通关文书有问题,您这样不闻不问地一味对着咱们动手也未免太没道理。”西凉茉看着那校尉,不急不缓地道,任由城内。

    那校尉冷冷地看着她:“你们没有得罪本校尉,通关文书也没有问题,至于为什么要对你们动手,一会子你们到了律方大狱,自然会有人告诉你们的,若是查明你们没有问题,自然会在三天之内放你们出去。”

    说罢,他一摆手,那些持着长剑、盾牌的铁甲卫士就缓缓地朝着西凉茉等人逼近。

    西凉茉微微颦眉,看着周围,却发现其他的商旅和来往穿行的人,对于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似乎并不怎么关心,只是看热闹似的在查验通关文牒的时候怜悯地看了他们几眼。

    难道,这里经常发生持着合法证件的商旅被扣押的事件,但是,为什么?

    西凉茉眸底闪过一丝冷色,难道是因为见他们面生,所以想要敲诈他们一番?

    “公子,咱们要不要拿出陛下给的金牌,或者是司礼监或者锦衣卫的牌子?”李密附在她耳边轻声问。

    西凉茉摇摇头,淡淡地到:“咱们就跟着看看去,他们的葫芦里卖什么狗皮膏药,如果是敲诈勒索良民,这律方城的城主就不用再做了。”

    李密的恭敬地低声道:“是。”

    “交出武器!”那些玄衣铁甲的卫士们忽然朝他们大喝。

    西凉茉看向自己的众人,微微点头,于是众人皆齐齐将自己腰上的刀剑都交出去了,但是脸上却也没有任何紧张之色,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除了手上的刀剑之外,他们不少人其实更擅长用一些更为隐蔽的工具来杀人,譬如其中有一个人最喜欢用米粒和筷子,所以对于交出刀剑,他们一点都不感到紧张。

    那校尉原本见这一队商队看起来兵强马壮,恐怕不会那么乖乖就擒,但是没有想到他们那么干脆,眼底倒是闪过一丝讶异,但随后还是令人将他们全都带回城里的律方大狱。

    西凉茉慢悠悠地牵着马,一路打量着律方城,这律方城果然不愧是边关第一城,是他们一路从上京到边关之后,所见之最雄浑繁华的大城,街道宽阔,熙熙攘攘地各族人来来往往,在大街两边摆满了交易的商贩,并且律方城管理者极有规划,大部分卖卖都是在特定的画出来的区域里,成行成市。

    如贩卖骆驼、马匹、驴子、羊、牛的畜市;贩卖珠宝玉器、各色珍玩的宝市内;各种香料的香市内;布料、染料的布市等等。

    西凉茉最感兴趣地就是香料、骆驼,一直都留心地观看着这两处所在的位置,同时她也留意到,这里面还不断有手持长毛刀斧的卫士不断巡逻而过,维持着市场的基本秩序。

    若是有商贩出现了争执,也很快地被带走,很少会闹起来。

    西凉茉不由赞叹地道:“这律方节度使,果然是个人才,竟然能将这样一个多民族混杂的地方管理得如此秩序井然。”

    那校尉原本就一直在注意着西凉茉,毕竟长相如此俊美的少年竟然是一个庞大商队的领导者,这就已经很值得怀疑了,听到这‘少年’说话,那校尉冷冷地道:“那是自然,律方原本就是边关重地,又是朝廷九千岁指定的互市之地,一旦出了什么麻烦,岂非激起边关战事?”

    西凉茉听到那熟悉的称呼,唇角不由微微一弯,看向那校尉:“人人都说九千岁畏惧犬戎、赫赫这些蛮族,看来倒是真的呢,堂堂天朝何惧这些蛮族,若是打杀起来的话,只管派兵镇压就是了。”

    那校尉冷笑一声,鄙夷地看着西凉茉:“你们这些读书人,除了满脑子迂腐,何曾真的了解边关民情,行军布阵是那么容易的么,民众们好容易安居乐业,一家老小这些年才有点子盼头,你们脑子一热就要对着别人喊什么天朝上国定能剿灭蛮夷,只把面子看得比人命更重。”

    西凉茉挑眉:“怎么,看样子你们倒是挺赞同九千岁的,男而不是应该志在马上平天下么?”

    那校尉鄙夷地唾了一声:“老子才不管谁在朝里当政,当政的是不是阉人,只要能让律方平平安安,父老们安居乐业,老子就赞同谁。”

    西凉茉看着他,唇角不由笑意渐深,暗咐,想不到那千年老妖在边城官兵这里倒是还挺有支持率的。

    与她在京城之中的时候听到的完全不同呢。

    她还以为九千岁的名声坏到不能再坏了!

    见西凉茉唇角带笑,那校尉以为西凉茉嘲笑自己,便脸上带出冰冷的怒色来,睨着她冷嗤:“笑什么,等着把你们这些奸细全都发落了,看你们还笑得出来,就是有你们这些无耻的汉人的蛀虫,挑火子,才天下大乱!”

    说话间,西凉茉已经看到不远处的律方衙门和律方大狱了。

    她才知道原来律方的衙门和大狱都是并排排列在一起的,而且大狱看起来倒像是费了更多心思去修建的。

    那大狱的门口上还有一排排的绞刑架,如今上面都还吊着十几具尸体,各族人都有,有的已经发热腐烂,露出点点白骨,恶臭的味道大老远就能闻见,还有好几只秃鹫在天空盘旋,就看着自己能不能上来咬一口。

    看起来极具震慑力和恐怖。

    除了不远处衙门门口被官兵押来,正在门口等候进入审查的商队和一些人以外,根本没有什么人敢靠近这个地方。

    西凉茉不由微微挑眉:“怎么,汉人的细作很多么,你们就在这里处死犯人,也不收尸?”

    那校尉**地道:“你最好祈祷你不要被挂在这里。”

    西凉茉微微一笑:“我觉得我还是不会被挂在这里的。”

    那校尉想要再讽刺几句,却在看见她手上的令牌的时候,眼睛梭地僵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向她:“你是司礼监督查?!”

    西凉茉轻笑:“怎么,不信?”

    此时,李密和他的副统领也已经走了上来,一下子朝那校尉亮出了自己手腕,那箭袖上正绣着司礼监黑底金红的血莲花,并且花开四瓣,显示出他们在司礼监和锦衣卫的高阶官员的身份。

    那校尉顿时脸色一白,立刻停住脚步,噗通一声就要往下跪,却被西凉茉一把托住。

    那校尉顿时觉得自己的膝盖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强行撑住了,怎么也跪不下去。

    西凉茉对着他微微一笑:“校尉大人千万别在这里泄露咱们的行踪。”

    那校尉顿时心领神会地站了起来,看着西凉茉的神色顿时恭敬了许多,毕竟刚才的那一托,他是真的感受到了对付的实力,年纪轻轻就能有这般内力功夫的人,可并不多,难怪这美貌少年能成为司礼监督查,领着一正、一副锦衣卫指挥使。

    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有督查百官,先斩后奏的权力,所以没有官员是不害怕的。

    “在下尉迟敬,乃律方边军虎啸营校尉,见过督查大人。”那校尉恭敬地低声道。

    西凉茉淡淡地道:“嗯,以后在众人面前,你们都称呼我为末公子就行,一会子带我去见你们的城主大人,或者说节度使大人。”

    这就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一站首先要过的第一关,或者说见的第一个人。

    那校尉点头称是。

    西凉茉顿了顿,又看着那些接受审查的人,有些不解地问:“为何你们要将这些拥有合法通关文书的商队都带到这里来审查,而且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对汉人的警惕性更高?”

    那校尉脸色一寒,说话间竟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正是呢,从几年前开始,就有一些从咱们中原来的所为‘商旅’专门在咱们律方里头挑起事端,攻击赫赫人、犬戎人和西狄人,还有一些其他小国家商旅的摊档,要么就在酒肆里挑起事端,造谣生事,挑拨城里各族的关系,攻击士兵,差点激起城内民变,引来犬戎和赫赫的围攻,也不止一次了,所以后来城主大人就加派了许多重甲兵巡逻,一旦有人起了口角就在第一时间将人带走,并且将所有看起来可疑的人全部先带到衙门和大狱审查,一旦发现问题,就将那些探子和挑拨之人吊死在大狱前,以儆效尤。”

    他顿了顿,看着西凉茉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道:“今日看见督查,呃,末公子你们领着那么多人马,而且咱们在边城呆久了,谁是真的商旅,谁是假的,这一看就能看出来,你们那干净的样子哪里有半点走戈壁串沙漠的样子,而且各个都是练家子。”

    西凉茉一愣,不由自嘲地一笑:“看来,本公子自以为自己乔装打扮已经很像了,原来还是差上一截!”

    有汉人作乱?

    这是些什么人,想要你挑起边关战事,必然是此中的既得利益者了,就不知道陆相或者她那爹是不是已经疯癫到这种程度了,要以家国安宁换自己权势稳固。

    那尉迟敬有些腼腆地道:“末公子只是不知道咱们这的情况罢了。”

    西凉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大队人马跟着那校尉和警惕的士兵们一路进了衙门。

    律方这个地方的城主,乃是二品大员,也是被朝廷封了节度使的,只是这里一直都是个烫手山芋,整日里各族之间吵闹不休,动辄出人命,激怒周边的犬戎和赫赫的部落,求爷爷告奶奶未必能安抚好任何人,虽然这是个肥差,但每一任节度使都干不长,还有三任节度使都死在了任上——被人刺杀。

    直到六年前来了一位新的节度使,施行了各种刚柔并济的律法,这律方城的面貌方才大为好转。

    这些搜收集来的资料,让西凉茉对这位节度使非常的感兴趣。

    那校尉让西凉茉坐在大厅稍等,他立刻转身去了后院。

    西凉茉看着这衙门大厅,看得出来这位节度使也并不是个她想象中廉洁正直,刚正不阿的人,光从这衙门大厅布置着精致的清雅的各色绿竹锦缎青幔就能看出来了。

    盆栽绿竹这种竹子若是在蜀地这样潮湿的地方生长倒是容易,但是在这里……绝对是个稀奇又耗费人精气神和财的‘好东西’。

    “听说司礼监的督查来了,下关有失远迎,请多见谅……咳咳。”一道削瘦的修长身影慢慢地从幔帐后款步而出。

    ------题外话------

    咳咳~明日万更~大家表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