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九章 劫持城主

第十九章 劫持城主

    

    如此众目睽睽,又都是一等高手的拱卫下,竟然没有人发现末公子不见了!

    ……

    “如何,云生兄可有消息?”李密看着周云生领着人过来,立刻上前问,眉目间都是焦灼之色。

    周云生摇摇头,也是一脸沉重之色:“没有找到人,谁也不知道督查大人到底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会不会是大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先行离开去勘察了?”

    李密身子晃了晃,一下子就噗通一声坐在了八仙椅上,喃喃自语:“不,不会的,公子爷对这一带根本就不熟悉,他能去哪里,一定是出事了!”

    他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周云生:“云生兄,某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末公子人的就是你,这里也是你的地盘,还有谁能悄无声息地从你的地盘将人带走?”

    李密能在锦衣卫呆了那么多年,自然也是有他的真本事的,他一向是看着粗旷,却心细如发,身上流着一半赫赫人的血液,有一种属于戈壁狼族的野性的敏感与直觉。

    而这种敏感与直觉曾经在他办案之中帮助过他很多次/

    周云生看向他,湛蓝如海的眸子里仿佛也瞬间阴沉了下去,他淡漠地道:“李密大人,你这是在怀疑本城主掳走了末公子么?你可有证据?”

    李密顿了顿,眯起眼仔细地盯着周云生,仿佛在判断他说的是真还是假:“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很奇怪而已,在周城主的地盘上,怎么会这么一个大活人就不见了,末公子武艺不弱,若是您的地盘上有这等高手,您竟然不知,也未免太疏忽了些。”

    周云生看着李密冷笑:“您真是太看得起在下了,这律方城有多大,身负互市重任,有多少各族人在这里来来往往,本城主也只能保证没有海捕文书上的犯人能随意在这里出入,尽量去抓捕心怀叵测的探子,但是并非所有江湖高手都是江洋大盗,在下也不是所有高手都认识,不是么?”

    他顿了顿,嘲弄地道:“李大人,你也别忘了,你的手下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却不是一样没有任何人看到末公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么。”

    一句话讲李密噎住了。

    他看着周云生,片刻之后,才冷声道:“既然如此,以后这段时日还是需要靠云生兄多加协力,查出咱们公子的行踪了!”

    周云生淡淡地道:“这是自然。”

    看着周云生离开的背影,李密忽然微微眯起眼,冷冷地道:“去,跟着他,若他有问题的话,不可能一点都没有破绽!”

    虽然他只是怀疑,但是多年统领金陵的锦衣卫,他早已经养成了极为警惕的性格,这一次的事件,他总觉得周云生有些可疑,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周云生有什么理由去对付末公子,分明前一刻,他们在城墙上还握手言和,有说有笑。

    两道黑影瞬间消失在房间里。

    而出乎李密意料的是,整整五日过去了,周云生的作息非常的正常,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也在四处令人查访末公子的下落,而他们所有团中人都四处散出去查访,每个人都心急如焚,白珍和白荷几个更是日日以泪洗面。

    “到底什么时候能找回公子爷,咱们怎么跟千岁爷交代!”白珍在房间里不停地转圈,满脸的憔悴。

    怎么跟千岁爷交代?

    在一干一等一的高手面前,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这简直是他们司礼监魅部和锦衣卫的耻辱,这恐怕不是没了性命那么简单的事了!

    而李密等一干众人都面色阴沉,身为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他们比谁都明白,最好的寻人时机就是在失踪的三日之内,超过了三日,恐怕失踪者生还的可能性就越发的低下了。

    尤其是掳走公子的人并没有向他们索取任何赎金。

    ——老子是肥鸟小白要月票票的分界线——

    幽幽的火光在墙壁上跳跃出鬼魅的阴影,空气里有一种奇异的淡淡香气,源源不断地从火光燃烧处飘出。

    一道修长的影子优雅地从楼梯上走下去,然后在一处牢房门口站定。

    牢中的人正闭着眼,静静地盘膝而坐,白皙清美的脸上略显苍白,但是并不显得任何一点狼狈。

    他看着牢里的人,眸光微闪,顺手将手上提着一只篮子放在地上,微笑道:“末公子,用晚膳了。”

    西凉茉慢慢睁开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今儿是城主大人亲自送晚膳过来,在下真是荣幸之极!”

    周云生微微一笑,撩起长袍,转身坐在了牢门外的凳子上,一边的狱卒立刻上来为他斟茶。

    他轻轻吹了一下茶沫:“没法子,李密那些人盯我盯得太紧,所以每次能来与末公子你见面交心的时间都很短呢。”

    西凉茉起身,将他放置在牢门外的竹篮子提了进来,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碟子孜然烤羊肉串,一碟子老玉豆腐,一碟子清炒时蔬,一碗羊肉汤并一碗米饭,闻着便香气扑鼻。

    西凉茉将饭菜拿出来,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菜肴味道不错,就是咸了点儿,麻烦下次请大厨手轻点。”

    周云生看着她,微微挑眉道:“看样子末公子倒是悠然自在得很,也不怕这菜肴里头下了诸如无毒断肠散的毒么?”

    这位末公子倒是真算得上一位非常好的囚犯了,从待在这里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很老实,不吵、不闹,就这么安静地坐着,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倒是一点都不着急。

    当然,对于他要问的事情也是一问三不知,要不就沉默着不说话。

    竟是完全不怕他用刑的样子。

    当然,他一直认为用刑是下下策,若是面对一些心志软弱的人,尚且有用,但是面对面前这位机敏狡诈的司礼监督查,那更容易换来一些假的答案,若非不得已,他并不想用刑,攻心为上。

    “周城主这个笑话可未免拙劣了点,您要下毒毒死我,又何必把冒这么大的风险把我掳来,虽然不知道您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要营造出一种别人都看不到我的幻境,于你而言也并不是什么特别轻松的事吧。”西凉茉淡漠地道。

    那日,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周云生一双碧蓝如海的眸子盯着她许久之后,对着她一笑,她忽然间就觉得身子发僵,此后便说不出话,也动不了,再然后那人对着她一拂袖,有很多细微的粉末飞了出来。

    接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仿佛便一下子就看不见她了。

    其实从她不能动弹,发现不对到李密发现她失踪那一刻,间隔时间极短,她甚至在李密他们发现自己不见的时候,都还骑在马上,只是不能动弹说话。

    但是若非众人都在瞬间慌神,他们还是会发现自己骑的这匹马是不对劲的,毕竟驮着人的马儿和没有驮着人的马儿根本就是两回事。

    虽然说李密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很快镇静下来,但就是这样瞬间的慌乱之中,已经足够周云生抓住了破绽,令人悄无声息地将她带走。

    周云生看着西凉茉的模样,忽然冷笑了一声:“是啊,本城主自然是不会向你下那些穿肠毒药,只是下点别的什么让末公子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西凉茉放下筷子,捧着碗喝了一口羊肉汤,满足地眯起眼:“唔,汤果然很好喝,就算是毒药,也没所谓了。”

    “你……。”周云生看着西凉茉泰然自若的模样,嗤道:“怎么,你等着李密他们来救你,莫非还真以为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么?”

    西凉茉瞥着他,淡淡地道:“我自然是知道周城主如此大费周章地用上这放了药的鲛人油灯,自然是要让我死了逃跑的心。”

    她从踏入这里的一瞬间就明白了那鲛人油脂里放了类似化工散的东西,让她手软脚软无法运功冲破禁制离开。

    反而那些饭菜倒是并没有什么问题。

    “看来末公子倒是博闻强记,不知你还知道什么?”周云生似笑非笑地边品茶,边道。

    西凉茉看向他,忽然挑了一下眉:“还知道周城主大人玩得一手好幻术,您若是不当城主,在街头卖艺也绝对不会饿死,而是成为幻术大家呢。”

    周云生低头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碧蓝的眸子看向西凉茉,眸光深浅不明,片刻后,他轻笑出声:“公子爷真是聪明,竟然能看得出我用的是幻术,大部分的人都以为我是什么鬼魅或者用了什么毒。”

    西凉茉微笑:“是么,大概是谁也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高贵城主会喜欢上什么街头卖艺的幻术呢。”

    所谓的幻术,不过是一种街头杂耍的障眼法的一种,或者说就是她上辈子里见过的魔术,而周云生无疑是其间的中翘楚,众目睽睽之下,演绎一席大变活人。

    周云生伸出手,随手在自己台上轻轻一抹,他的手上一下子就燃烧起了一把幽绿的火焰,那火焰映照在周云生的脸上,看起来异常的诡魅。

    “幻术有什么不好,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声、光、影、物,一切的一切都能为我所用,这是一种很奇特而有趣的东西呢,能让你看到许多寻常自以为是的人一脸惊慌失措和恐惧的模样,末公子想不想试试这些幻术产生的火焰是假的还是真会烧焦人的皮肉呢。”

    西凉茉说完话,叹了一声:“城主大人,你不就是想知道那块蓝家的虎符,是怎么会到了我的手上,而我领着那么多人到这里来做什么对么?”

    “还有另外一块虎符在哪里。”周云生悠然地补充,唇角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对于末公子,我已经觉得自己非常的有耐性了,但是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你我都出身司礼监,应该知道咱们司礼监里有的是逼供的手段,那都是千岁爷亲自发明的,您身为千岁爷的宠臣要不要一一亲自试过?”

    西凉茉顿了顿,淡淡地道:“我来这里是因为千岁爷的吩咐,过来巡视边境,顺便查一查当年鬼军之事。”

    周云生倒是没有想到一直不肯开口的西凉茉忽然这么直接地说话了。

    “哦,是么,不过千岁爷对鬼军和鬼军带走的财富感兴趣,已经不是什么新的消息了,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千岁爷忽然派了你们这么多人来,而且还带着蓝家的虎符!”周云生搁下手中茶,目光锐利地看着西凉茉。

    西凉茉轻叹了一声:“如今国库空虚,西狄陈兵边境,但是若对内征收重税,千岁爷自然是对这些东西特别感兴趣了,至于这蓝家的令牌也不过是当年的一种仿制,看看有什么用途罢了。”

    周云生看了西凉茉一会,忽然‘哐当’一声将手上的茶盏甩在了桌子上,冷笑出声:“末公子,是你太小看我,还是我太宽容了,用这等半真半假的话来糊弄人,这令牌是真是假,别人未必知道,我还看不出来么?”

    西凉茉轻嘲:“周城主,您凭什么说这令牌是真的,蓝大夫人已经过世,她走了以后,那么多人都去她身后搜索过,都一样没有发现任何令牌的踪迹!”

    “什么,蓝大夫人已经过世了?”周云生眉尖微微一颤。

    西凉茉淡淡地道:“是的,就在不久之前,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的死讯,陛下、陆相、国公爷都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对外发布蓝大夫人死讯的消息。”

    周云生神色微凝,随后仿佛不经意地问:“听说蓝大夫人还有一个女儿,已经是受封郡主,如今被陛下嫁给了九千岁?”

    西凉茉点点头:“没错。”

    周云生沉默了一会子,忽然转身向外走去。

    西凉茉却忽然唤住了他:“周城主,您就不奇怪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我什么也不肯说,如今却愿意向你透露这么多事情么?”

    周云生转过身,站在阶梯之上,望着她颦眉道:“你想说什么?”

    西凉茉却慢悠悠地道:“周城主,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告诉你这么多有趣的消息,你不觉得应该告知我一声,你到底是谁的人,对蓝家令牌如此感兴趣。”

    周云生冷冷地道:“身为司礼监的人,末公子难道不知道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么,你是在逼我杀你么?”

    西凉茉望着他轻嗤:“杀我,怎么周城主,你不想要第二块令牌么,没有第二块令牌,别说宝藏和鬼军了,你连面都见不上,若是你放我出去,说不定我找到宝藏之日,也是你我同荣华富贵之时,我保证不会向千岁爷告发你,并且还会保举你!”

    周云生眼底闪过一丝冰冷的嘲谑和鄙夷:“末公子果然好生大度,只是,您且慢慢做这春秋大梦。”

    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开,一边吩咐身边的狱卒:“看好这个人!”

    谁知却无人回答他,他正是面露异色,下意识地转脸看向那两个狱卒的时候,却见那两个狱卒忽然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咕嘟嘟地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周云生脸色一变,脚步也没有停,忽然抽出剑来,就向牢门外冲去。

    而就是这一瞬间,忽然两道锐利的尖峰一下子就向他的脖颈逼迫而来,周云生一急,足尖一点,不得不向后疾退,但是他刚落地就听见脑后有风声。

    他立刻低头俯身,长剑转身就向后劈去,但下一刻,他就觉得肩后大穴忽然传来一阵锐利的剧痛,那剧痛瞬间向全身蔓延而去,令他不得不一下子就单膝跪在了地上。

    他蓦然抬头,却见两道穿着黑底袖口绣金红重瓣血莲花的身影已经站在自己身后,冰冷得仿佛在看死人的目光透过他们的蒙面巾落在了他的身上,手上的冰冷武器也毫不客气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果然是魅部的人,你们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他咬牙扶住了自己的肩头,仿佛方在的剧痛,让他几乎不堪忍受。

    而此时,他身后忽然传来了西凉茉的脚步声。

    周云生幽幽眸光一闪,身子微微一动,但下一刻,数道劲风袭来,一瞬间就用一种奇特的手法封住了他全身所有大穴!

    彻底断了周云生打算再施展幻术的计划。

    “你……你到底是怎么……!”周云生眼底瞬间闪过脑恨羞怒之色,咬住了唇没有再说话。

    西凉茉轻笑:“你是想问我我是怎么能走出这个大牢,又是怎么通知魅部的人来到这里的是么?”

    西凉茉伸手挑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地道:“套一句你的话,你是太小看我了,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周云生冷笑一声,闭上碧蓝的眼,冷声道:“本来落在你们手上也是本城主大意失荆州,你们要杀要刮自便!”

    他虽然精于幻术,但是于武艺一道,却并不算得非常出色,仅算是江湖二流水准,面对司礼监的一流杀手,自然是几招就被拿下了。

    西凉茉淡淡地道:“其实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那鲛人灯油里的东西确实是上好的能制服有武艺之人的妙物,只是我有更妙之物罢了,这也只是你运气不好罢了。”

    当初她一被掳到这里,便发现了空气中味道不对劲,立刻悄悄从身上取出了之前血婆婆给她的癖毒丸子含在了嘴里。

    这种癖毒丸子很特别其实就是一种蛊虫,只是这种蛊虫最喜好吸食各种毒雾障气,所以那些释放出来的毒气,全都被那种蛊虫吸纳走了,乃是血婆婆精心培养十余年的圣物,当初因为老医正给了火合欢的果实,在血婆婆面前嘲笑她没什么好东西给孙儿媳妇,结果血婆婆一激之下就拿出了自己的宝贝,虽然后来多少肉疼,但死撑着没向西凉茉要回来。

    西凉茉有好东西,自然也不会客气地收下了。

    因此除了一开始稍微中毒的时候有些反应,她后来根本就没有再中毒。

    周云生看着她手心里的两粒血红的丸子,眼底闪过一丝异色,随后又道:“你如何在这个地方还能通知到司礼监的人!”

    西凉茉慢条斯理地拿了一盏鲛人灯看了看:“很简单,一开始魅六和魅七确实也被你的幻术给迷惑了,当时没有发现我什么时候失踪的,但是,我有通风报信的信使啊!”

    小白从西凉茉的袖子里一下子飞了出来,跳上西凉茉的肩头,骄傲地仰起了它的鸟头,柔软的白羽冠一下子张开成一把美丽的羽毛扇。

    你这些小伎俩在鸟爷眼里就是个屁!

    还想瞒着你家鸟爷!?

    人的视线可以被蒙蔽,但是属于灵鸟儿的嗅觉却是不会被瞒盖的。

    小白当时就跟上她了,一路悄悄地跟到了这隐蔽的地牢。

    周云生看着正在梳理一身华丽暗红色羽毛的小白,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之前在城下唤来秃鹫的,就是这只鹦鹉吧!”

    小白顿时怒了,不停地扑棱翅膀,想要去踩周云生的头,却被西凉茉揪住了小爪子。

    西凉茉安抚:“要善待俘虏,嗯?”

    小白这才气哼哼地:“尜尜——!”尖叫几声。

    表示,老子是凤凰与苍鹰所生的神鸟,不是鹦鹉!不是鹦鹉!

    周云生看着西凉茉冷嗤:“不必假惺惺的,你到底想如何,这里可是本城主的城主府,若是本城主出事,你以为你们逃得了么?”

    西凉茉慢悠悠地道:“这一点就不劳云生兄担忧了,我只想知道云生兄,你到底是谁的人罢了。”

    周云生冷笑:“你觉得我是谁的人,就是谁的人,总之你们想要的东西,也是我们的人势在必得的!”

    西凉茉盯着他半晌,忽然轻笑起来:“是么,其实我要的东西,就是你啊。”

    说罢,她没理会周云生错愕的表情,一挥手,毫不犹豫地将周云生都打晕了。

    “带上他,走!”西凉茉冷冷地道。

    魅六和魅七点点头,拿出一个麻袋将被打晕了的周云生给塞了进去,然后魅七一把炕上肩头,却脚步轻盈如身若无物一般轻巧地向外摸去。

    许是周云生并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快被翻盘,又或者是太过自信,所以这一处深藏地下的城主府地牢虽然防守还算严密,机关精巧,但是出去并不算太困难,否则魅六和魅七也不会能摸进来了。

    西凉茉一行人还算顺利地出了城主府邸,半夜里摸到了一处城中小巷子里。

    魅六望风,西凉茉领着魅七到了一处民宅前,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只听得门吱呀一声瞬间开了,白珍和白玉惊喜的脸孔出现在门口。

    “公子!”

    “公子你没事吧!”

    西凉茉点头微笑,轻声道:“我很好,你们看我像有事的样子的么?”

    二婢都齐齐地松了一口气,当初接到了小白叼来公子身上的东西的时候,她们差点没吓死,直到魅六和魅七带来了西凉茉确实平安无事,只是与周云生周旋的消息,她们方才松了一口气,或者说众人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西凉茉看向站在白珍、白玉身后的李密,笑问:“李统领,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李密看着西凉茉,神色里闪过愧疚,拱手道:“公子,都是属下无能!”

    魅六和魅七两人的眼中都齐齐闪过羞愧之色,护主不利,他们差点要自裁以谢千岁爷。

    西凉茉摆摆手,宽慰道:“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要大家准备好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李密点点头,沉声道:“出城的令牌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主子您了。”

    西凉茉立刻点头道:“好,咱们立刻就走!”

    李密立刻两手放在唇中吹出一声尖利呼哨声,随后小巷子里立刻涌出了已经全部准备齐整的马队,全部都是西凉茉商队里的人。

    “好,咱们走!”西凉茉利落地跃上马背,一扯马缰,领着众人一路向律方城门奔驰而去。

    瑟瑟夜风刮过,带来彻骨的寒意,城楼之上的守门兵将陡然见一队精壮人马策马从城内过来,顿时警惕起来,纷纷持着长矛上前,为首一人正是那校尉尉迟敬,他厉声呵道:“什么人,c此时已经是宵禁,不得擅自出入城门,违者杀无赦!”

    李密抬手举起自己手中的令牌:“是我,李密,得城主令,速速出城搜索我们公子的行踪,我们得了消息,我家公子可能被劫出城外了!”

    尉迟敬闻言,不由一愣,犹豫了片刻,但是想起那美貌少年站在城头上驱逐了赫赫人的英姿,随后便立刻一扬手:“开城门,李大哥,你们可要小心。”

    李密眼中精光一闪,朗声笑道:“那是自然!”

    说罢,众人一路策马朝城外狂奔而去,冷月在天,静静地照耀着飞扬的沙尘,一路远去。

    ……

    远在京城,正在折花之人的手上一顿,一滴鲜红的血珠慢慢地从他白皙如玉的指尖浸润了出来。

    “千岁爷!”小胜子一惊,立刻招呼旁边的宫人上前为百里青包裹手指。

    百里青手上捏了一把狐尾百合,看着自己指尖上的那一滴血珠落在了花瓣之上,让那粉色的百合花看起来仿佛绽出了艳丽的花汁。

    他淡淡地一挥手,让身边的宫人都退下,小胜子想说什么,但是看见百里青眼底的冷意,便乖觉地住嘴,爷今儿心情恐是不好,陆相三番两次地在路上拦着爷,已经让爷很不爽了。

    再加上夫人不在……

    小胜子赶紧招呼其他宫人躬身退开点。

    百里青看着那血珠子片刻,将指尖送入唇间,一股子淡淡的血腥气就在他唇间蔓延。

    ------题外话------

    ~~~~~~~~~~差点没赶上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