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二十章 无趣人生

宦妻 第二十章 无趣人生

    

    百里青看着那血珠子片刻,将指尖送入唇间,一股子淡淡的血腥气就在他唇间蔓延。

    最近这会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往日里闻见血腥气便觉得心中快意,但最近似乎总觉得很是心烦,连这种淡淡的血腥子气都不能让他觉得舒爽了。

    那丫头不会出什么事吧?

    他垂下眸子,忍不住捏紧手里的百合花,这种为一个人牵挂的感觉真是讨厌啊!

    以后绝对不要再让这个丫头一个人跑远了,自己养在手心里的小花儿,还是不能跑远了。

    蹂躏起来也方便啊!

    哪里像现在,过手瘾都不行!

    “千岁爷……。”小胜子接了个耳报,看着正一脸诡异表情蹂躏着手里的花朵的九千岁殿下,不由打了个寒颤,但是仍旧硬着头皮上前轻声说话。

    “嗯,说。”百里去专心致志地捏着狐尾百合的花瓣,揉了一手香馥的汁液出来。

    “太子殿下想要见陛下,上次联合了几名官员,没有得到准许,如今连陆相爷也联系了不少大臣,如今齐齐等在太极殿议事厅的外头。”小胜子轻声道,心中也暗自着恼,这陆相爷也未免太不知趣,如今自己一家老小都在千岁爷的手上还不学乖点儿!

    净找麻烦!

    百里青闻言,冷漠地嗤了一声,顺手又扯了一朵狐尾百合下来揉碎:“他们爱等就等着,你们也别去搭理,若有人要死要活,就暗中助他们一臂之力。”

    活得不耐烦了,他就成全他们的一片忠孝之心!

    小胜子立刻用力地点头:“是,千岁爷!”

    百里青优雅地轻嗅了一下自己指尖的花汁:“哼,咱们走!”

    一众宫人立刻转身准备千岁爷起驾。

    这时候不知哪里钻出来的小太监附在小胜子耳边匆匆低语,小胜子闻言,顿时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他抹了下汗,这个……莫非是相爷和皇帝陛下心有灵犀么,都在一起闹幺蛾子了!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凑到上了步辇的百里青耳边轻道:“爷,那个……陛下想要见爷,说千岁爷若是不肯见他,他便不用膳食。”

    如今百里青将宣文帝关在了三清殿里,对外只说是皇帝要闭关修炼,什么人也不见,自然寻常人也不知道皇帝陛下在三清殿里的情况。

    今儿也未免太巧合了,这热闹都凑一块了。

    百里青闻言,合上眼,纤长的睫毛在夕阳下闪过冰冷华美的光,他冷漠地道:“既然陛下如此诚心地想要修仙辟谷,那就辟谷吧,从今儿起每日只给陛下进两碗糙米粥,一海碗水,留下两个人在三清殿里头伺候就行了,也好向太上老君显示咱们陛下有多么诚心。”

    说罢,他没耐烦地支着脸:“本千岁看起来像是那么闲的人么,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要见本千岁,走了!”

    小胜子默然,皇帝陛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沦落城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了。

    不过瞅着千岁爷最近的动作,皇帝陛下是把千岁爷给惹毛了,也不知道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

    只是洛少爷的解药怎么办?

    瞅着千岁爷倒是一点子都不着急呢。

    ——老子是千岁爷最近很寂寞的分界线——

    冷风萧瑟,月色如一笼冰凉的纱笼罩在广阔的戈壁滩上。

    一队精壮的人马跨越沙漠一路飞奔而来,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总之已经远远地看不见了律方,而经过一小片枯萎的胡杨林时,为首一高大男子忽然抬首看了看天际,转身低声与自己身边戴着兜帽的人说了些什么。

    那戴着兜帽的人便一抬手,扬声道:“等一下,今夜咱们就先在此处扎营!”

    “是,公子!”跟在少年身后的人齐齐地应了一声是,随后便勒缰下马。

    所有人都极为训练有素地围成了几个圈子,然后取出来小炉子与在律方采买的煤球,点燃。

    别看一只炉子小小的,但是当那一朵小小的橘黄色火苗燃起来的时候,所有人奔驰了半夜冰冷的身子和心仿佛一下子暖了不少。

    毕竟沙漠夜晚温度几乎在零下,若是不围兜帽头巾,那刀子一样冰冷的沙漠之风能将人的五官全冻伤,甚至鼻子都冻掉了。

    李密指挥着一部分人去胡杨林里砍下来一些枯枝架起来,多架上一些柴火,好让大伙能够暖暖身子。

    西凉茉则招呼着魅六、魅七几个人去把一些装在马背上的东西全拆下来。

    李密和副统领宿卫看着魅六、魅七、白珍、白玉几个人捣鼓了好一会,然后把那几包东西全部撑成了一个半人高的东西,两根弯曲的铁丝交叉弯曲,挑着一层薄薄的布,看着倒是有点像大天灯,因为仿佛是细铁丝裹着一层很特殊的泛着光泽的轻薄布料,所以在沙漠夜晚狂烈的风下,那些东西飘飘忽忽,几乎要被吹走。

    但是魅六和魅七两个便招呼了魅部的杀神们去胡杨林里搬来来了不少沉重的石头压在那东西的四个脚上,方才让它没有被风吹跑。

    宿卫忍不住好奇地走近指挥着众人忙得不亦乐乎的西凉茉身边问:“公子,这些是什么东西,是咱们司礼监报信用的新东西么?”

    西凉茉笑了笑,摸着其中一顶道:“这个是帐篷!”

    此言已一出,顿时李密和他手下的锦衣卫们都忍不住呵呵地笑起来。

    帐篷?

    行军的营帐帐篷,谁没有看过,这个模样的就算是最寒酸的帐篷也比这个好太多了。

    “这……这种样子的帐篷,怎么能睡人?”李密还是忍不住问道。

    西凉茉笑了笑,让白珍几个把她们随身的东西都搬进了帐篷里,然后才道:“咱们的寻常帐篷乃是安营扎寨用的,不是谁都会扎的,而且所费材料不少,扎起来的时间也长,我这是一种简易帐篷,一般只只能睡一到两个人,但是轻便简单,每个人身上都能背一个,方便之极,而且防风,防水,别看着轻薄,人睡里头,风还是不会把你刮走的。”

    “这东西防风,防水?”李密看着那薄薄的布,不禁好笑起来。

    这帐篷弱不经风就算了,竟然还被公子吹成防风防水的,夜未眠荒谬了点。

    西凉茉一看便知道他在想什么,随手拿一小杯子水朝那薄薄的帐篷布上一泼,所有的水全部都顺着布滑落了下来,竟然是一点子都没有弄湿了帐篷的布。

    而李密不信邪地伸手去触碰那帐篷,倒是一点都不湿,他微微愕然地睁大了眼:“这个是……。”

    西凉茉笑笑:“这是一种用浸泡了特殊的腊的线纺成的布做的,不是纸,能防水,千岁府邸里最好的绣娘们整整花了几十日不眠不休的功夫做出来的,效果非常不错,当然价格也很不错。”

    说罢,她比比那帐篷里面:“李统领和宿卫福统领不如一同到里面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很挤?”

    李密和宿卫互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兴致盎然。

    于是两人便相约协定好一同去看看。

    于是良人便先后进入那小帐篷之中,但随后两人就都齐齐愣住了。

    这帐篷果然很是特别,外头看着小,但里面装了不少东西以后,再挤进来他们两个壮汉,却刚刚好,一点都算得非常挤。

    而且一进来,便觉得没有吹着沙漠里那种冷风舒服多了。

    他们不由都不忍不住互点头,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种兴奋,若是用了这种帐篷,以后士兵们去野地里扎营的时候用最合适不过了,尤其是锦衣卫这样的每次都是小团体作战的部分,确实方便!

    “怎么样,不错吧!”白珍笑嘻嘻地看着从帐篷里爬出来的两人,颇为得意地补充道:“这可是咱们郡主钻研了许久才赶制出来的!”

    李密和宿卫两人看着西凉茉的目光里就多了不少钦佩:“末公子果然聪颖无双!”

    西凉茉淡淡地一笑,只是道:“好了,咱们既然该搭上的,该去抓野味的人也回来了,这帐篷还在实验的就断,等着我看着不错,确实非常能留人,就把咱们的周城主放出来吧,也省得他在麻袋里憋闷得慌。”

    说罢,她挥挥手,让众人各自找火堆坐下,若是实在不舒服也要睡在睡袋里。

    “是!”魅七立刻从自己的马后解下那一只麻袋,打开口子将里面的人倒了出来。

    仿佛货物一样被绑在马背上,又被抖了出来的城主大人被马儿颠簸得晕晕沉沉,魅七伸手将他嘴里的东西给拔了出来。

    周云生跌坐在地上,脸色铁青,一双碧蓝的眸子冷冷地瞪着面前的人,好一会才咬牙切齿地道:“你们是疯了么,竟然敢掳走我!”

    西凉茉微微一笑:“不带走你,怎么能知道鬼军的下落呢?”

    “本城主若是知道鬼军的下落,怎么会让你带走!”周云生看着西凉茉仿佛在看什么荒谬的东西一样。

    西凉茉坐在篝火边烤火,看着他似笑非笑地道:“是么,那么你怎么知道蓝家的令牌是真还是假?就算是皇帝陛下也没有办法分辨出那令牌的真假呢。”

    周云生一顿,随后嗤笑:“堂堂督查大人拿一个假令牌来寻人,寻物,本来就是让人不能相信的。”

    “是么?”西凉茉轻笑,随后看向他冷冷地道:“城主大人不觉得这个话太牵强了么,而且城主大人,在我提到蓝大夫人的时候,你的反应也未免太大了,若你是陆相爷的人,陆相爷一定会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和蓝大夫人过世的消息。”

    她费了那么多心思就是为了验证他到底是谁的人,陆相爷、鬼军和司流风的人里只有鬼军有关系的人是不可能第一时间得到蓝大夫人的死讯。

    ------题外话------

    今日少了~明日万更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