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二十二章 长梦恨醒

宦妻 第二十二章 长梦恨醒

    “真的吗,太好了,感谢伟大的死大神,感谢您带来的了象征您恩典的亡灵之女……。”哈苏激动得脸上肥肉颤抖,他匍匐在地不停地喃喃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连着其他的赫赫人都跪在了地上,异常激动的模样。

    在中原,谈及阎王及死的一切都是恐怖而不吉利的,要被驱逐的。

    但是在沙漠与戈壁,死亡变得非常的常见,死大王就是最恐怖与残酷的神灵,执掌一切灾厄、惩罚与死亡,沙漠的一切生灵的死生都在死大王的手里,所以更加不能得罪,只能好好的供奉,并且祈求他的慈悲,不要降下灾厄与死亡。

    所以众人对西凉茉是又畏惧又极其恭敬。

    李密在一边看了,微微拧眉,想要说什么,但看了看周围还是没有出声。

    “非常感谢食尸者的女王答应我隼刹的要求。”隼刹金色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近乎狂热的光芒。

    随后他站了起来亲自下令:“去把我们最好的骆驼牵出来,再去为我们尊贵的客人准备一切他们需要的东西!”

    西凉茉微笑:“有劳隼刹大头领!”

    哈苏赶紧凑上前,一脸严肃地道:“请给我们一天准备的时间,黑沙漠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地方,一个不小心,除了您亡灵之女,我们所有人都要完蛋的!”

    西凉茉点点头,应允了:“好。”随后她挑了下眉看向隼刹和哈苏:“不过我要说明的是,我是肉骨凡胎,一样会死,会受伤,嗯?”

    指望她刀枪不入去打先锋是不可能的,做下神棍跳大戏,她还能考虑。

    哈苏立刻一脸严肃地道:“我当然知道您是转生之躯体,神女要降临,自然必须依附在人类的肉身之上!我哈苏以性命起誓一定会保护好您的肉身不让任何人伤害您一根头发!”

    西凉茉微笑:“哈苏,我喜欢你的誓言,也相信您一定能遵守对死大王的发下的誓言。&8226;”

    既然借口都已经给她想好了,那她还是考虑一下到时候这个大戏要怎么跳吧。

    看着西凉茉一行人离开的背影,隼刹眯起眼,西域人特有的卷翘而浓密的睫羽,在他脸上落下了诡异的阴影,掩盖去里面那种叫做野心的光芒。

    他拿起酒轻品了一口:“亡灵之女……。”

    既然是死大王的女儿,留在这一片死大王统御的土地之上,才是最合适的吧。

    ……

    冰凉的水气带走了沙漠白日的酷热,西凉茉懒洋洋地趴在了池子边。

    没有想到,自己又回到了这里。

    其实西凉仙闯进来,跳梁小丑似的妄图迷惑她,让她代死,结果却被她耍了的往事并没有隔太久,不过是半年前发生的事,但如今想来,不知为甚,她却仿佛觉得好像是各

    她拿了放在池子边的酒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沙漠中略带咸味的泉水,忽然对着跪在池边恭恭敬敬地捧着衣衫的赫赫少女开口:“对了,你们半年前抢来的那位被送来和亲的赫赫王妃,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那少女一愣,随后紧张起来,她因为懂得中原文所以被选派来服侍亡灵之女,这是让她感到骄傲又恐惧的一件事。

    她极为恭敬的声音道:“您是说那个长得挺漂亮的赫赫王妃吗,她被头目们享用了两日两夜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哈苏大祭司原本想将她活蒸了祭祀无所不能的死大王,但是因为有些头领们在享用那个王妃的时候,就已经吃掉了她身上的一部分肉,已被吃过的祭品是不能拿来祭祀神灵的,所以后来就将那个王妃洗干净直接做了烤肉,各位头领们就着美酒吃掉了,如今她的头盖骨镶嵌了宝石,被赐给了隼克钦头领做盛酒的酒盅呢。”

    西凉茉闻言,不免颦眉,虽然西凉仙是她的死敌,一直以来总是不断地想要害她,即使到了被抓到赫赫沙匪这里,也不忘记要陷害她,她对这种女人当然不会有什么怜悯,但是这种死法,也未免太过残酷和骇人听闻。

    “公子,李密统领在咱们的帐篷外求见。”白玉掀了帘子,从洗浴帐篷外进来。

    西凉茉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起身接过布巾擦身,穿上了早在上京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的赫赫人的白色圆领骑装,这种骑装一向以轻便、透气、防晒著称,再将头发包裹在缠头里面,整理了一番,便走出帐篷之外。

    白珍在外头将自己马上的东西些下来,瞅着西凉茉出来,眼睛一亮,笑道:“公子这一身异域骑装真是好看极了,让奴婢看了都心动呢。”

    如今的西凉茉看起来就像沙漠骑士一般,眉目俊美,英姿飒爽。

    西凉茉领着白玉一边往自己的帐篷走,似笑非笑地道:“好,今晚让你来侍寝就是了。”

    白珍一边跟上,一边吐了下舌头:“我可不敢,若是被千岁爷知道了,奴婢的小命就没了。”

    进了帐篷,李密也已经换好赫赫人的黑色骑装,这身骑装更加突出他伟岸壮硕的身材,他见着西凉茉进来,立刻恭敬地拱手:“公子!”

    西凉茉招呼他坐下,微微一笑:“李统领果然还是更合适这身充满野性的赫赫骑装。”

    李密苦笑:“呵呵,看惯了金陵风月,李密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汉人与赫赫人生得杂种——汉澜达了。”

    听得出他话里自嘲与一丝黯然。

    西凉茉微微一笑,但并没有接这个话,只是直入正题:“不知道李统领想要找我有什么事?”

    李密一脸肃穆地看着西凉茉,沉声道:“公子,你一定是知道为什么千岁爷会将咱们锦衣卫和司礼监最精锐的人都给您,千岁爷是希望您平安归来,且不说咱们入戈壁,走沙漠,生死未知,也就罢了,属下认为您答应隼刹的事情实属欠妥。那个男人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西凉茉沉默了一会,淡淡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事儿是我思虑欠妥,但是李密,你告诉我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咱们应该怎么,正如你说的隼刹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是要我拿所为死之女王,亡灵之女的身份去威吓他们么?”

    李密闻言,顿时哑然,是的,隼刹为人如何,他这个曾经与隼刹打过交道的人应该才是最清楚的,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如今是有求于人,还是隼刹这些匪气十足的匪徒。

    看着李密的样子,西凉茉宽慰地拍拍他的肩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先找到鬼军,其他的事容后再议。”

    李密苦笑:“末公子,您是不知道死大王和它的亡灵之女对沙漠民族以为着什么,隼刹真是做了一本万利的生意,不过咱们也只能先退一步了。”

    时间在忙忙碌碌中很快就过去了,要进入黑沙漠的深处,还需要补充准备的东西不少,隼刹也非常大方,除了派出了哈苏,给出了他们最好的骆驼和一切最好的物资。

    甚至……

    “什么,大头领,你要跟着去?”西凉茉挑眉看着已经也换了一身骑装也不忘露出一线性感结识胸膛的隼刹。

    隼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是自然,护卫亡灵之女,这是沙漠子民都应当做的事,不是么。”

    李密和宿卫同时异口同声地就要拒绝“这怎么……。”

    但他们的话却被西凉茉打断了,她看着隼刹,忽然轻笑着道:“好,既然大头领想去,那就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咱们也多一个帮手不是?”

    看着隼刹离开指挥人收拾东西的背影,宿卫忍不住道:“公子,你怎么能答应他,司礼监和锦衣卫作战从来都不用不知底细的外人,若是对方心怀不轨怎么办?”

    西凉茉淡淡一笑:“不习惯和别人合作,那么就从现在开始慢慢习惯,隼刹如果能跟咱们一起进入死亡之海,那倒是省了不少事儿,不管他是冲着蓝家的宝藏还是别的什么去的,至少在到达目的的之前,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事,熟悉沙漠的他应该会是咱们一个不错的助力。”

    她顿了顿,拍拍宿卫的肩膀:“每个人都是为了阶段性的同一个目标而在一段路上同行,不去对一路同行的人寄予过高的期望,懂得适度的妥协,走好自己的路,看好自己的后背,才能一路乘风破浪更快地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说罢,西凉茉笑了笑,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

    宿卫微微颦眉,他还是有点琢磨不透西凉茉的话,下意识地排斥着前往如此危险的地方还要带着一群危险土匪。

    他看向李密嘟哝:“李大哥,你看这事儿妥当么?”

    倒是李密沉默了许久,方才一笑,轻叹:“到底是千岁爷看上的人,虽然她和千岁爷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但是咱们的夫人若非女子确实有成为一方霸主的能力。”

    那个女子的行事风格大气老辣而不拘一格,目光高远,不拒绝卑鄙,也不显下作,完全不像一个闺阁贵族女子,倒像是经历了无数风雨的名臣大将,让他都生出好奇之心,到底是什么样环境和经历能造就那样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子。

    宿卫一愣,很不以为然:“虽然夫人确实很不错,但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嘛!”

    李密微微一笑:“咱们且等等看,看千岁爷的末公子是爷身边的破军星,还是天边那一颗最耀目的天狼星。”

    ——我是正常的分界线,这本书变态太多,以至于很久没见了,大家好——

    第二日一早,西凉茉这边所有人都准备好了,隼刹那一边也带了他自己的几个贴身侍卫和哈苏,哈苏对西凉茉这个‘亡灵之女’总是特别的崇敬,老想凑过来讨好,和他平日里在部落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差距极大,看得西凉茉心中暗自好笑。

    只觉得自己这个神棍扮演得还是很不错的。

    大队人马就在哈苏看好地图之后各自骑上骆驼出发了。

    刚出发的一路上的倒也还算顺利,就是西凉茉的人马里不少人都是第一次骑骆驼,骆驼比马儿高,让他们有点子不适应,尤其是白珍的那匹骆驼,年轻又跳脱,不时地撒欢儿地蹦达一下后蹄,或者到处喷它的口水。

    折腾了一个上午,直到隼刹骑着自己的那一匹高大的白骆驼过来,那一头威武的白骆驼朝那只小骆驼狠狠地嗤了一个奇怪的响鼻,那小骆驼才算乖顺了些。

    同时骆队也已经走到了沙漠的边缘,原本还能看到的一片片干枯的胡杨林渐渐绝迹,更别说那些偶尔才出没的野狐、野狼、蜥蜴等,倒是偶尔能见一些风化的破城、营地之类的地方。

    哈苏走在最前面,他看了看天色,随后扯着自己的那一匹老骆驼嗒嗒地走到西凉茉的身边拿出他们拓印的地图,点点了路线上的一个点道:“这里头有一个废墟,据说是曾经的楼兰国的废弃之城,咱们必须在太阳下山前走到这里,才能进去躲避沙漠夜晚的恶灵,这样的恶灵充斥着死亡之海沙漠的每一颗沙砾中,到了夜晚就会出来。”

    沙漠民族笃定地相信着死亡了的祖先、亲人、敌人,还有无数被沙漠死大王吞没了的生物的亡灵都会在夜晚出现夺走闯入它们的领地之人的性命,替换自己在这死亡之海里受苦,好让自己得以升入天之海。

    西凉茉低头看了看地图,颦眉问:“听说下午的时候黑风暴最容易出现,咱们沿途有没有什么躲避的地方,如今走了大半日了,大家都有点吃不消了?”

    早晨出发还好些,临近中午,不但风沙渐渐大起来,他们也必须寻找一处可以遮蔽沙漠阳光直射的地方,太过高温的沙漠会让人脱水而死。

    哈苏点点头,又点了点路线上的一处地方:“就在这里,这个地方在一百多年前以前是一个很大的村子,但是后来被死大神的沙漠给吞噬了,但是可以去那里躲一躲!”

    西凉茉看了一眼旁边已经晒得半晕中暑,只能伏在骆驼上由魅六照顾的白珍,点头道:“行吧,咱们走吧,争取在太阳升上最高的天空前能到到目的地。”

    在这样的强烈的太阳之下,虽然再炎热也不能摘下头巾和长袍子,摘下了就只有被晒成人肉干的的份儿。

    但是即使西凉茉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也带了薄荷膏什么的防中暑药材,白珍这样虽然是丫头出身,但很少吃这种苦头的女孩子还是受不了。

    一干人都扯着骆驼小跑起来。

    虽然跟着有进入死亡之海沙漠的哈苏,但是沙漠是流动的,一场大风刮过,地上的沙山形状都要改变许多次,哪怕是哈苏这样的老道行,也要不时地停下来,根据太阳的方位和他自己特殊的方法去判断要怎么走。

    而沙漠之上除了日月星辰,是没有别的参照物的。

    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赶路,身上的汗水仿佛也只会越来越多,西凉茉抹了把脸上的汗珠,转头看向身后自己的人里,不少人已经脸色通红如发烧一般,身子有点摇晃,但仍旧在马上坚持着,司礼监的杀神们经历过严苛的训练,每人嘴里都含着提神清凉的药物,也都成了这副样子,可见这死亡之海的温度高得实在离谱。

    “不能再跑了,咱们暂时是赶不到那个村落了,你的人快受不了了。”隼刹不知什么时候骑着他威武骄傲的白骆驼走到她身边道。

    隼刹蒙着脸,以防沙漠炽烈的阳光晒伤,只露出一双金色的眼睛,但是就是这样的他看起来异样精神,让西凉茉不由暗自自嘲,果然不是同一种族的人啊。

    不过不管什么民族,在这样的沙漠最毒日后下还要强行赶路,都是自寻死路。

    西凉茉看了看大家的状态,也只能点头,非战斗性减员是绝对没有必要的,按照哈苏的推断,他们要赶到那个地图上的地方,至少要三天三夜。

    于是她只能招呼所有人从骆驼上下来。

    哈苏选择了一个相对背阴的高大沙山下,让骆驼们围绕着所有人成了一圈,他就去喂骆驼干粮了。

    西凉茉让所有人全部都下来扎帐篷休息,宿卫除了是副统领也还是很好的军医,立刻给一些看起来有些不舒服的人诊治发药起来。

    哈苏也拿出了一些据说是他准备的防治中暑用的头晕草药丸子,虽然配方稀奇古怪,什么蜥蜴尾巴,蜘蛛脚、食人血葛藤等等听着异常怪异的东西,但是效果却非常好,大部分脸色不舒服的人在吃了哈苏的药丸后,再喝了点水脸色都好了不少。

    哈苏受到了众人的表扬,身为大祭祀的骄傲让他把自己的肥硕下巴敲得高高的,一把及胸的栗色的胡子在风沙中飞扬,看起来极为滑稽。

    西凉茉忍耐住了笑意,拿了水袋去看向白珍:“好点了么?”

    白珍是她们中武艺最弱的,但是如今也已经恢复了过来,看着西凉茉有些不好意思:“公子,不好意思,拖累你了。”

    西凉茉轻笑,喝了一口泉水:“傻丫头,说什么呢,休息一会,再过一个时辰,日头没那么毒的时候,咱们再走。”

    白珍点点头:“嗯。”

    西凉茉看着白珍闭目休息,在看了看众人都躲在了帐篷下,她不由有点担忧地抬头看了看天色,碧蓝的天际,万里无云,也许,今天会幸运的没有黑风暴?

    哈苏肥硕的身躯也躲在了一个帐篷之下,但是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四处张望着,喃喃有词,但不一会似乎他也走累了似的闭上眼睡着了,仿佛还不时地发出低低的呼噜声。

    隼刹在擦刀子,面无表情地看了哈苏一眼,仿佛对于他这种忽然进入睡眠状况,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他直觉非常的敏锐,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西凉茉的目光,立刻看了过来。

    西凉茉淡淡地一笑,随后也闭目养神,热气蒸腾之中,也只能心静自然凉了。

    ……

    不知过了多久,西凉茉打坐运功间,忽然觉得不知为何身上舒服了许多,那种黏腻的热意渐渐消散开来,让人觉得有点昏昏欲睡。

    哪里知道,她忽然听见身边一道尖利的鸟鸣响起,小白很是焦躁地忽然从她的背囊里飞了出来:“嘎嘎……嘎嘎……。”地叫嚷个不停。

    西凉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身边哈苏忽然跳了起来,看向天边,又东张西望了一会子,随后立刻撒丫子冲向自己的老骆驼,一边跑一边叫嚷:“快点,快点,跑起来,我的老骆驼哎,黑风暴来了么哟!黑风暴来了么哟!”

    西凉茉还没惊愕于他收帐篷、提包袱,再如一团肉球般飞速地滚到了老骆驼边就往上爬的速度,隼刹也已经一个鲤鱼打挺,向自己的白骆驼飞奔而去,他的侍卫也立刻各自去找自己的骆驼。

    李密也在沙漠之中长大,他脸色大变,在瞬间招呼起了所有人立刻上骆驼。

    虽然仍旧是万里无云的天空,只是空气的温度微微下降了一点,丝毫没有黑风暴要来的前兆,但是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已经全部都在瞬间准备好,冲向自己的骆驼。

    这个时候,轻便帐篷的好处就先出来了。

    他们只需要把帐篷一提,便可以一边跑一边拆,随便地一折就塞进了背上的大囊里。

    实在来不及收,便扔掉,也不觉得太可惜。

    连隼刹也不得不惊讶于西凉茉手下人马的速度,明明就比他们这些沙漠子民反应慢,但是如今奔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不落地紧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哈苏的老骆驼别看着老,跑起来却奇快,一路狂奔飞跑,扬起无数尘沙,又或者风渐渐大起来,沙子开始不断地飞起一片片的沙雾。

    让西凉茉无比地怀念上辈子的防风镜,这时候头巾的好处就出来了,他们直接拿头巾裹了头,也不看前面,不管不顾地跟着哈苏一路狂奔,骆驼是沙漠里最有灵性,也最通人性的动物,只要有一个头驼在前面带路狂奔,后面的骆驼就会一路跟着过去了,根本不需要人的驾驭。

    这一点,在出发前,哈苏就已经向他们强调过,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会带路,只要让自己的骆驼跟着他跑就行,先保护好自己的眼睛,没有眼睛的人,是走不出沙漠的。

    众人一路狂奔,西凉茉只觉得风沙越来越大,身后有怪异的响声,她戴着半透明的鲛绡头纱,转头看向身后,不有一惊。

    方才还万里无云的天空,此刻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已经遮天蔽日而来,不远处,天地之间仿佛有什么急速地翻腾着,似天地连成一片。

    仿佛天边的翻滚乌云落地,卷曲无数狂沙,黑压压,铺天盖地地向着他们席卷而来,天空上的湛蓝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被乌云黑风暴吞噬掉。

    隐约地还能见到那翻腾之间仿佛有冰冷的闪电,呜呜作响的风声,又似凄厉的鬼嚎,仿佛无数恶鬼咆哮着在天地之间狂飙。

    “快跑!”西凉茉想要喊,但是声音却连自己都听不见,只觉得那恶鬼翻卷黑风的隆隆之声越来越大。

    她也只能埋头一路跟着哈苏狂奔。

    骆驼似乎也体会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全部都撒了蹄子一路狂奔,跑出了几乎媲美平地上马儿奔跑的速度,惊恐地朝前面冲去。

    但是黑风暴速度更快,就前面的沙尘暴已经席卷到了,漫天飞沙,让人几乎看不见自己的路。

    所有人只能不断在黑暗的沙风间奔跑,能见度越来越低,却不知道要怎么样才算是跑出了头,也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是否安好。

    就在黑风暴即将追上他们的时候,哈苏忽然尖叫起来:“到了,到了,快下来!”

    西凉茉靠得近,所以勉强能能到哈苏的尖叫的内容,她抬眼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座废弃的村长,不少房子都半埋在了沙子里,但模糊中还是看得出这里曾经是一个规模颇大的村子,或者说一个镇。

    哈苏跳下骆驼,将自己的骆驼给赶紧牵进村子。

    他东张西望了一会,立刻朝一个地方走去,西凉茉等人即刻跟上。

    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座类似于祠堂一样的祭祀庙宇,当年或许供奉着这个村落的族长先人。

    如今虽然破败,也没有门窗,显得里头异常的阴暗,但是也能看的出这里的建筑是石头做的,比较结实,也较为宽敞。

    哈苏交代了不管风再怎么大,也要所有人将骆驼拴好,眼睛用早已经准备好的布巾蒙上。

    免得骆驼受惊了,以后短时间内不肯起来,或者跑掉。

    然后哈苏再领着隼刹、西凉茉等人一起进入这半倒塌的庙宇,他们各自左右看看,立刻去寻找能够将门堵上的东西。

    “快点找堵住门的东西哟!黑风暴要来了,黑风暴要来了哟,有鬼,有鬼的哟!”哈苏不停地跳脚,到处乱转,跟着他进来的人赶紧四处找东西,就是隼刹也加入了搬木头板子的队伍之中。

    但所有的木板都已经脆了,还没搬过去,那木板子都已经碎了,最后实在不得已,只能唤来大家赶紧回来一起将祠堂里破碎的大块石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门给塞住了。

    “快点,快点!”哈苏焦急地大喝。

    西凉茉眯着眼,让白珍、白荷几个拖着依旧无法动弹的周云生,全部都躲进了庙堂的最里头,指挥男人们将碎石全部搬运过来堆在门口。

    看着逐渐逼近的黑风暴,咆哮着,带来无数沙尘张牙舞爪地张大了地狱一般的大嘴要将天地间的一切撕碎吞噬,所有人都死命地往门上堆石头,

    就在最后一块石头封住门的时候,黑风暴正咆哮着向他们扑过来,瞬间将一切都吞噬,大地不断地震颤起来——轰隆隆!

    那些堆在门口的碎石头似乎完全支撑不住黑风暴的狂嚣,瞬间无数石头都被狂风吹开,一下子全都打在了站在门口的人的身上。

    但是哪怕是惨叫声也被狂风咆哮的声音给吞没了。

    她立刻卧倒,紧紧地闭上眼,难道就真的这么葬送在这里了么?!

    西凉茉只觉得一股庞大的压力瞬间扑面而来,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但是额头上瞬间一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黑暗降临

    ……

    “丫头?丫头,你在发什么呆呢!”一道如七弦琴拨动一般悦耳却极为阴冷的声音在自己头顶上响起。

    西凉茉一愣,随后抬起头,眼前烛光温柔而模糊,飘荡的柔软飞纱轻荡着,橘黄色的烛光下有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容颜无双凤眸溶金,那双阴冷魅惑得让人不敢直视的眸子里如今盛着浅浅的温柔。

    “……阿九?”她忍不住一笑,想要坐起来,却忽然觉得额头一痛,她忍不住扶额头,发出了细微了呻吟:“唔。”

    “怎么,头疼?”百里青坐到了她身边,指尖抚上她的额头,冰冷的指尖和情人的温柔,让西凉茉忍不住放松了神经,靠在了百里青的怀里,颦眉道:“嗯,有一点,我做梦了,却总也不醒。”

    百里青轻笑,魅眸里一片幽光:“怎么,是好梦还是噩梦,梦里可有我?”

    西凉茉摇摇头,有些迟疑:“也说不上是好梦,还是噩梦,只是……只是觉得总有些什么不安的。”

    “不安?”百里青挑了下眉:“为何不安呢?”

    西凉茉伸手抱住他修长劲瘦的腰肢,把脸儿贴在他的怀里:“不知道呢,只是怕,我会见不到你,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很害怕,好像在无边无际的沙海之中,走不到尽头。”

    “笨丫头,有什么好怕的,我在你身边。”百里青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淡淡地道。

    西凉茉闻着他胸膛间熟悉的冷香,还有男子身上特有的气息,却不知为什么心中依旧心悸,她靠在他的胸膛间,轻声道:“阿九,如果,我在寻找鬼军的途中没有再回来,你会去找我么?”

    百里青温柔地微笑,那笑容里仿佛满是无尽的宠溺温柔,道:“那你就不要去了,一直在这里陪我可好?”

    他顺手将她压在床上,一路顺着她柔软的脖颈落下细腻温柔的吻。

    西凉茉微微红了脸儿,有些无措地把手搁在伏在自己身上人儿的背上轻:“阿九……。”

    奇怪,她为何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百里青轻哼了一声:“嗯。”

    ------题外话------

    求月票~俺今天码了八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