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二十三章 恶毒的末公子

宦妻 第二十三章 恶毒的末公子

    “留在这里一直陪我,哪里,哪里都别去……在这只有你我的世界里。”

    情人温柔的耳语在耳边轻喃,仿佛带着无尽的魅惑,让人想要溺毙在那如水的柔情之间。

    西凉茉双眼越来越迷蒙,觉得身子也越来越轻。

    是啊,其实一直这样也不错,就这么……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哪里都不去,可以在他的面前露出最软弱的一面。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伤害,没有恐惧,只有他和她……

    但是……

    西凉茉忽然睁开眼,看着头顶的轻渺幔帐。

    但是——

    这是不可能的!

    她忽然伸手去推伏在自己身上的百里青,却只觉得身上的人越来越重,怎么也推不开,让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直到她狠狠地一咬唇,猛然坐起来,尖叫:“啊——!”

    ……

    一只手猛然伸出了沙子外,随后看似平坦的沙子上缓缓凸出一个人型,随后一个人影缓缓地从沙子下坐起。

    脸上的沙子扑瑟扑瑟地往下掉,西凉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前的景色渐渐清晰起来,。

    依旧是遍地的黄沙,依旧是破旧空旷的神庙。

    额头上传来的一阵阵的痛感加速了她的清醒,四肢也一阵麻,一阵痛。

    西凉茉看着那门外的艳丽阳光,视线从迷蒙到了清醒,忽然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都想了起来。

    黑风暴席卷而来,他们在哈苏的带领之下躲进了神庙,但是神庙没有门,大家在搬运庙里的神像去堵住大门的时候,黑风暴终于扑了过来,将一切都吞没了。

    巨大的风力将堵门的石头全打飞了,石头撞在了大伙儿的身上,她被石头砸晕了!

    西凉茉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动下自己的四肢,确定自己有没有受伤,但是忽然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吸引了目光,她一愣,随后向那声响来源处看去。

    就在她转脸的霎那忽然听见那一头传来一声惨叫:“啊——!”

    西凉茉一惊,睁大了眸子,正好看见一道踉跄的修长身影背对着她猛然举起长剑将地上的人刺死!

    随后西凉茉才注意到周围黄沙之上已经洒了不少血迹,顺着血迹都能看到地上已经有了好几具是尸体,有锦衣卫的人,还有司礼监的人!

    而那一瞬间,她已经看出来了那拿着长剑的人是——周云生!

    怎么会这样!

    西凉茉瞬间震惊了,锦衣卫和司礼监的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今她都已经醒了,他们怎么会还没清醒过来,这么束手待毙?

    莫非是受了重伤!

    但是还没等她细想,周云生已经提着不断滴血的剑,摇摇晃晃地向附近似乎陷入深度昏迷的魅七走去。

    西凉茉冷冷地眯起眼,水媚大眼里瞬间充满了极度的愤怒,这个卑鄙的混蛋,竟然趁着所有人昏迷的时候下这样的毒手!

    真真该杀!

    周云生喘着气,提着剑慢慢走近了魅七,他看着躺在地上的魅七,碧蓝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憎恶,他冷笑一声:“你这个该死的朝廷走狗,今儿我就先送你上路,再把你那不男不女的恶毒小主子给你一起送过去!”

    这个可恶的杀手日日点住他的穴道,让他如今好不容易冲破了禁制,却差点废了腿上的筋脉。

    周云生睨着魅七安详含笑的面容,恨恨地举起剑朝他胸口“让你在这么死,还真是便宜你们了,还想找到鬼军,下地狱去找吧!”

    但就在这一霎那间,一道劲风猛然从背后袭来,周云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清醒着,自然不曾提防,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回防,瞬间背上一阵剧痛,他整个人都被踹飞,直到狠狠地撞上墙壁,才滚落在地。

    他原本就因为一直被禁制着穴道,所以身上筋脉多少都受损了,内息不足,这一下子被踹出去,立刻觉得背上剧痛,喉咙一甜,吐出一大口血来:“嗤!”

    周云生伏在地上,勉力地抬起头来,眼前有点模糊,好一会才看清楚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那道纤细人影,他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碧蓝如海的眸子:“是你,你怎么会醒过来……!”

    西凉茉听着这话,眯起眸子,轻嗅了下,果然发现空气里有一种淡淡的甜香,他立时大约知道他做了什么,冷笑了一声:“是啊,我怎么会醒过来,那只能说明周城主的幻术实在不怎么样呢,不过我一直以为虽然周城主不是我们的人,但至少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居然会趁人之危做这种事,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周云生额角微抽,他咬牙看着西凉茉道:“哼,你不过是运气好些,怎么,难道我要对你们这些劫持我的敌人以德报怨么,司礼监的人什么时候开始做起这等酸腐文人的道德文章来了?”

    他顿了顿,讥讽地勾起唇角:“何况,我已经对你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朝廷走狗够仁义的了,让你们在最甜蜜的幻境里死去,不是很好么。”

    西凉茉捡起他落地的剑,摸了一下上面的血迹,冷冷地道:“你倒是真本事,可惜你没有想到自己幻术也有失手的时候,看样子鬼军的人不过尔尔。”

    “你不用套本城主的话,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周云生不甘心地看着西凉茉:“你到底……到底是怎么会醒过来的,我做出的幻境,分明是能让人看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最想见的人,没有人能逃脱的!”

    沉沦在自己的梦境意识中的人,如果没有他的解药,或者过了足够的时间,是不会醒来的。

    西凉茉看着周云生那种固执地想要知道答案的模样,不由挑了一下眉,这就是所谓的术者对自己能力的执着么,生死关头,不想着求饶逃命,倒是对自己的‘术’为何会失败更不甘心地要求个答案?

    看在一会子,他会在她手上很倒霉的份上,她倒是不介意完成他这个愿望的。

    西凉茉慢悠悠地半蹲下来,用那把剑挑起了他的下巴:“你很想知道么,那是因为我梦里的那个人根本不会是那个样子,所以我一听就不对劲。”

    周云生看了她片刻,冷笑起来:“根本不可能,因为我的幻术只能让你们看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最想见的人,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意识幻化出来的东西,而不是我为你们虚构的东西。”

    西凉茉挑了下眉:“没错啊,我也许确实希望那个人会是那种温柔的模样,会想要和那个人过着那种日子,但是我更知道他绝对不会说出那种软弱的话,也绝对不会用那种口气说话。”

    与其说百里青那个千年老妖会说什么“让我们永远在一个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伤害”之类的话,她认为现实中的他更可能会说“让爷把敢和咱们勾心斗角,敢碰咱一根头发的人全部都杀掉,剥皮做成一整套琴鼓吧!”

    她能从那种美梦中清醒过来,没有稀里糊涂地丢了性命,大约还要归功于那个千年大妖孽的变态淫威实在太深入人心了。

    “真是看不出来你的心志居然这般坚韧,不为自己的**所诱惑,千万人中也不过一二,既然让我遇上了,也罢,时也,命也!”周云生听完她的话,不由低低自嘲地笑起来,那笑声带着几分凄然肃杀。

    他当时躲在了神庙的最里面,风沙来时,他早已做好了准备,除了一开始被风压弄得有短暂的失去神智,但很快就清醒过来,趁着无人看守,先放出了药香,竭尽全力用了半个时辰才解开穴道,却没有想到如今还是失败了!

    “你要杀,就杀吧!”

    西凉茉看着他,随后用着手上的长剑慢悠悠地滑过他的脸:“拿出解药来,否则……。”

    “休想!”周云生没等西凉茉说完话,立刻厉声冷笑:“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给你解药的!”

    “是么,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呢,周城主可是找到鬼军的重要线索,何况……。”西凉茉的剑尖慢慢地顺着他的脖子一路下滑,在他惊疑不定的目光中一下子将他的外袍挑开,露出了雪白的中衣。

    周云生瞬间脸色一白:“你想做什么!”

    西凉茉唇角勾起一抹邪恣的弧度来:“周城主这般好颜色,充满了异域风情,本公子原本是想怜香惜玉的,只是您既然不合作,还做下这种事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打算……。”

    她的剑挑上他的腰带,“唰”的一声挑断了腰带:“我打算好好的享用一番云生你这副身子,再阉了你,这个主意怎么样?”

    她顿了顿,仿佛没有看见周云生惨白的脸色,手上的剑定在周云生光洁的胸膛上,颇感兴趣地似地道:“云生兄,你的皮肤可真白,比寻常女子都白,若是在上面画上几朵花,或者刻一些有趣的字眼在上面,也不错呢。”

    周云生咬牙切齿地怒吼:“你敢!”

    但是变形的尖利的声音,却泄露了他的愤怒与屈辱,当然还有一丝颤抖。

    西凉茉冷笑:“你说我敢不敢?”

    说罢,上前照着他的肩头就是一脚,将周云生踹趴下,然后伸手就去撕扯他的衣衫。

    周云生受了颇重的内伤,筋脉又受损,正是四肢麻软的时候,哪里是满腹怒火的西凉茉的对手,不过两三下,衣衫就被剥了一半。

    周云生趴在地上,只能感觉自己身上衣衫不断地减少,他绝望地咬着唇,满眼杀气狰狞地道:“我一定会杀了你,就算我杀了不了你,你也逃不出这个沙漠,你们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都要死,哈哈哈!”

    西凉茉停住了手,冷冷地挑了一下眉:“是么?”

    她忽然喊了一声:“小白!”

    一只暗红色的小巧的身影一下子从房梁上的洞里钻了出来,扑棱棱地飞到了西凉茉的肩膀上,蹭了蹭她的脸,表示劫后余生的喜悦,以及对西凉茉要强暴西域美男的行为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西凉茉白了小白一眼,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这只臭鸟刚才醒了不出来,躲在上面看戏。

    西凉茉把小白放在了周云生面前,淡淡地道:“你还不知道小白的神奇之处吧,它虽然没有办法找到鬼军的所在,但是它却绝对有本事记住来时路,能将我领出去,咱们来回不过大半天的时间,若我将这个门封号,免去豺狼进来食人的危险,骑着骆驼连夜赶路,明早就能回到沙匪的营地,最迟明晚就能赶回来,至少能救下大部分人,而你……。”

    西凉茉贴近他的耳边,森冷地道:“本公子不会让你死的,我会把你的舌头割掉,废掉你所有的武功,再将你卖给赫赫人做奴隶,像你这么细皮嫩肉的,他们一定不会介意你是个男子,然后再成为锅中肉,煲中汤!”

    这般冷酷狠毒的话语瞬间让周云生的笑声卡在喉咙间,他看着面前的小白,小白乌黑冰冷的眼珠子里仿佛也都是嘲笑他不自量力的笑意。

    他是见识过小白的神奇的,就算小白不能将她们带出沙漠,但是只要小白能呼唤那些秃鹫,生活在沙漠之中的秃鹫,总是认得路的,毕竟它们也经常去沙匪营地觅食。

    周云生绝望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能和背后那个狠毒的少年相抗衡的东西,绝望与恨意,如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西凉茉淡淡地道:“我并没有逼迫你说出鬼军的所在,但是我要我的人活着,如果他们活着,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但是我不会给你骆驼,也不会给你水,你如果能活着走出沙漠,那就是沙漠之神在庇佑你!”

    周云生一僵,沉默着,冷冷地看向西凉茉,仿佛在分辨她说的真假。

    西凉茉也很有耐心,只是淡漠地道:“或者你可以选择第一种选择,用最丑陋的方法死去。”

    周云生发现面前的这个少年不但心肠歹毒,而且极为善于戳刺人心的弱点。

    他思虑了许久,咬牙道:“我要一袋水!”

    西凉茉仿佛犹豫了一会,方才道:“好。”

    周云生看着她,忽然厉声道:“我要你拿你最在乎的人发誓。”

    西凉茉看着他,沉默了一会,才慎重地举起了手,面色冷肃地道:“好,如我违背放周云生离开,并给他一袋水的承诺,我爹必定遭天打雷劈,我娘必定似无葬身之地。”

    周云生看了他一会,才别开脸**地道:“解药在我的发带之上,你拿着我的发带给他们闻一闻,就行了。”

    西凉茉挑了一下眉,立刻扯下他的发带,拿去给魅七闻。

    那发带刚刚子在魅七的鼻间晃了晃,魅七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地还喃了声:“蕊儿,你怎么起来了,还早,咱们再……。”

    但是当他看清楚了面前的人之后,瞬间把剩下的话给吞了进去,蹭地一下坐了起来,错愕地涨红了脸:“公子……。”

    西凉茉一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大概是梦到和白蕊一夜春梦无言了,不由暗自好笑,随即将手上的发带扔给他:“去吧,拿着这个东西去给大伙雯雯,把所有人都唤醒。”

    魅七立刻应声而起,摇摇晃晃地拿着那发带去解救其他人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才把所有人都弄了起来。

    醒来的人自然也看到了那些被杀的自己的兄弟,锦衣卫损失了三人,魅部的杀神们损失了两位,隼刹带来的人本来就少,倒是没有折损。

    “杀了他!”

    “杀了这个卑鄙之徒!”

    所有的人都对这种行为异常的愤怒,哪怕是隼刹的人也一样,毕竟他们只是运气好一点,周云生的刀剑还没轮到他们头上而已。

    看着那些围绕着自己的众人眼底的浓重杀意,还有那些阴冷而明晃晃的刀剑,周云生靠在墙壁上,冷冷地嗤了一声,看向西凉茉:“别忘了你的誓言。”

    西凉茉看向狐疑的众人,淡淡地道:“他还不能死,接下去的行程,咱们还需要他。”

    隼刹金色的眼睛里闪过冰冷的光芒,一如他手上冰冷嗜血的弯刀:“末,你需要明白,沙漠之神容不下这种卑鄙的魔鬼,我们也不能容忍带着这个魔鬼,他会把我们带向地狱!”

    自从西凉茉答应让他加入自己的队伍,隼刹就直接称呼她为——末。

    锦衣卫和司礼监的人虽然不能质疑上峰的决定,但是他们眼中也都是杀意。

    西凉茉微微一笑:“等着他没用的时候,咱们再处置也不迟,不可一时用气。”

    隼刹看着他片刻,最后转身走开,冷冷地道:“但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而西凉茉的人马虽然很想用尽一切方法弄死周云生,但是他们还是忍耐住了,毕竟主子已经发了话。

    但周云生越听西凉茉的话,越觉得不对,他看着西凉茉怒道:“你答应了放我离开,并且给我一袋水!”

    西凉茉看着他,挑了一下眉:“是的,我是答应了。”

    周云生眼中一亮:“那……。”

    西凉茉笑了笑,负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但是我现在打算食言了,我骗了你,怎么样?”对于周云生这样意志坚定的人,只能先挑动起对方的求生的**,再一步步将对方引诱到自己的陷阱里,才会有很好的效果。

    ------题外话------

    ~明日努力一下,万更~会直接与鬼军面对面了~嘿嘿~得到该得到的了~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