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二十三章

宦妻 第二十三章

    西凉茉那种挑衅的,那种理所当然的模样,几乎能将圣人气得吐血,何况周云生这样的人,他胸膛急促地起伏着,瞬间觉得喉咙间再次涌上了腥意,他眼底全是狰狞的杀意,唇角淌下猩红:“你好卑鄙我当初第一个应该杀的人是你,是是你才对,发下毒誓而不遵守,你一定会遭报应的,一定会的!”

    西凉茉点点头,笑的一脸卑鄙:“是啊,遭报应,我的毒誓一定会实现的,你可以安心了。”

    她娘已经遭报应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没地方葬身了,至于她爹,她等着他遭报应呢!

    周云生气得眼前发黑,胸闷气短,再加上内伤不轻,一时血脉上涌,竟活生生地给气得晕了过去。

    众人并不知道西凉茉到底发了什么誓言,有些好奇,又不敢问,只暗自佩服自家‘公子’果然好本事,一张嘴就将这周云生给活活气得吐血,实在解气!

    “收拾东西,一会把他装麻袋里去驼上!”西凉茉走过去,踢了踢周云生肩头,冷笑:“既然不喜欢当人,那就当货物吧。”

    哈苏缓了过来,又是一阵拜天拜地拜死大王,最后打算过来膜拜西凉茉的时候,西凉茉看着李密领着将那些折在周云生手里的人埋了,心头就是一阵气闷心痛,其中死去的那两个还是当年和她一起来过沙漠的魅部杀神。

    她意兴阑珊地道:“行了,行了,快出发,咱们还要赶两日的路呢,一路上的遮蔽点可都找好了?”

    哈苏赶紧道:“有的,有的,路上还有这样的村子,也还有几个石头古堡。”

    当年哈苏年轻气盛,和人竞争大祭司的职务,便打赌要到死亡之海沙漠之中去寻找被称为天空之神的眼泪的圣水,但是一起同去的不少人里,只有他活着回来了。

    “咱们立刻出发,在夜里赶路,白日休息,明日黑风暴来临之前,还要赶到下一个露营点,若是没有这样的庇护点,咱们都得埋葬在黑风暴里。”西凉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地图拓本,下达了命令,

    众人齐齐点头,恰好此时隼刹的人也已经将藏好的骆驼们从沙土里拽了出来,因为骆驼们也都躲进了另外几个房子里,只要把沙子扒拉开就能将拖出骆驼来,它们也没有受什么伤,就是大约吓到了,眼神呆滞,不肯挪窝。

    还是隼刹的那一匹白骆驼,依旧非常精神,在它的几声响鼻之下,其他的骆驼才依次走出了房子。

    众人才收拾了东西,赶紧骑骆驼上路。

    西凉茉听了白骆驼的神奇事迹,看着那高大的白骆驼,不由心中喜欢,伏下身子想要去拍拍那骄傲的白骆驼:“你家的白骆驼倒是有点骆驼之王的风范。”

    哪里知道那白骆驼并不搭理她,一偏头,转身走开几步,才向前继续一路小跑。

    隼刹看着西凉茉,金色的眸子里闪过骄傲之色:“白骆驼原本沙漠天空之神——胡大的使者,天下间也没有几头,如今整个沙漠戈壁的部落里只有本王子才有一头!”

    西凉茉闻言,心中暗笑,这传说怎么和她家那只肥小白差不多?

    但是因为有小白的先例在前,西凉茉倒是也相信有些时候,动物的神奇之处是寻常人并不一定能了解的。

    她顺水推舟地对着隼刹笑道:“所以可见大头领一定能得回赫赫王位的。”

    隼刹金色的眼底闪过一丝势在必得的光,极为自信地道:“那是自然,有胡大对我的庇佑,本王子一定能打败那些篡夺王位的叛逆者!”

    随后他的灼热的目光落在了西凉茉的身上:“就如你,末,死大王之女也降临在我的身边,如今沙漠最仁慈的掌管生的天空之神——胡大;最残酷的地狱之神——死大王都是选择庇佑我,本王子就是天命者!”

    西凉茉被他那种近乎狂热的目光看得颇为不舒服,淡漠地道:“是么,那我先恭喜你了,大头领。”

    西凉茉随后便骑着自己的骆驼去找李密商量接下来的路线安排了。

    隼刹目光炽烈地看着她的背影,如同琥珀一般的眼瞳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队伍里除了白荷、白玉几个侍女们身体稍微弱一点,其他人都是经历过残酷训练的高手,而隼刹的人马则是常年在沙漠之中生活,在这样的极冷、极热的地狱一般的沙漠之间穿行,虽然觉得辛苦,但是也不是不能忍受,这般连夜顶着寒风赶路,倒也一夜之间走出了颇远。

    虽然一路艰辛,路上又遇到了流沙,他们拼死往外拉人,到底是凭借着哈苏、隼刹的经验和自身的绝佳武艺,大部分人都逃了死亡流沙,但依旧还是留下了几个自己的同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吞没,并且有一部分装备,包括水和粮食都失去了,这让西凉茉的心情愈发的沉重,面上却不能显出来,她是他们的领袖,如果这个时候她流露出属于女子的软弱,只会让他们心中压力更大,做一个领袖并不容易,尤其是强者们的领袖。

    到了第二日,又遇到黑风暴的时候,他们已经提前赶到了躲避的地点,加固了各处可能灌进风沙的口子,黑风暴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紧张地听着外头天地之间一片狂风咆哮,沉默地等待着狂风过去,或者永远过不去。

    ……

    但是一切都还算顺利,虽然这地堡不时地掉落了黄沙,他们终究是躲了过去,不少人都疲惫得迷迷糊糊地睡去,终于挨到了夜晚,所有人立刻整装出发。

    到底是经历了无数生死考验的司礼监魅部杀神和锦衣卫,即使面对最致命的缺水和少粮的威胁,所有人都依旧精神依旧,虽见疲惫,却不见颓靡地保持了绝对的行动力。

    让隼刹这样的人都不得不刮目相看,轻声道:“果然不愧是阿克兰的主人的军队,亡灵军队不知是否如此强悍。”

    西凉茉听见,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丝浅笑,那个人虽然手段残暴,但是对待底下人确实极有他的一套。

    这在沙漠中度过的第二个夜晚却不再如第一个夜晚那么平静,最初是隼刹的人去小解,很久都没有回来,于是隼刹便让第二个侍卫去找,但是却没有找到人,一片空旷的沙漠上连一个鬼影都没有,于是李密立刻派出了锦衣卫的人也去寻找,依旧没有结果,甚至有一个锦衣卫的人也不见了。

    哈苏反应极为强烈地阻止了西凉茉和李密扩大寻人的举动。

    “这里是死大王的地盘,他最恨别人打搅他的睡眠,如果有人走失,而且找不到,那就是死大王在寻找祭品平息他的怒气,这里的沙漠地形一天可以改变几百上千次,如果一直找下去,会有更多人迷失在死大王的幻境里。”

    说罢,他还不断地拿眼睛地瞄西凉茉,西凉茉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中苦笑,她这个‘死大王’的女儿,还真没法子说服自家‘爹’把人给放出来。

    李密和宿卫都知道哈苏说的是有道理的,只能一咬牙,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面无表情,抬头望了望天边,点了点头:“继续出发,回去以后给兄弟们立下衣冠冢,家里还有老小的,都由司礼监奉养一生。”

    说罢,她一扯缰绳,率先驾着自己的骆驼一路向前奔去,只是僵硬的背影泄露了她的心并不像她的表面上显得如此的冷静。

    这一夜的路程没有前夜赶的那么顺利,而黑风暴又提早到达了,差点将西凉茉和隼刹等人全活埋了,好在小白身为动物的直觉极为敏锐,唤来了几只冒死追随的秃鹫带着他们临时闯进了一处不在计划中的地堡,躲过了恐怖的风暴。

    这一处的地堡并不像之前的地堡那么小,里面相当大,并且极黑,不知通向何方,黑风暴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只是来得及跑了进来,但是只有隼刹冒死走最后将自己的白骆驼给拖进了地堡。

    其他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风暴张开狰狞的大嘴将所有的骆驼全都吞噬了。

    等到风暴过去,众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又少了几个人,也不知道是没来得及跑进来被黑风暴卷走,又或者是进入了地堡深处,怎么呼喊都没有用。

    哈苏望着那黑洞洞的地堡深处,打了个寒颤,道:“这里一定是通往死大王地狱的通道,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如果你们要去,那你们去好了。”

    说罢,他赶紧钻出了地堡。

    西凉茉看了看天色,让人拴了根铁链在魅部的一个杀神腰上,让他进去查看一回,但是直到那细细的铁链展开到底,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西凉茉只能让人回来,她不能再冒险让自己的人继续这折损,只能转身继续走下去。

    隼刹的白骆驼对着空旷的沙漠叫唤了许久,竟然还唤回来了一半的骆驼,于是只能两人骑一匹骆驼,令骆驼也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这已经是进入黑沙漠的第三个也晚了。

    她闭了闭眼,冰冷的风掠过眼睫,从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同伴失踪,死去,还会眼圈发热,心中难受,到了这第三天的夜晚,心中却只剩下一片荒凉,死寂。

    甚至在看到骆驼的数量时,她心头竟然曾经掠过一个念头,如果没有折损那么些人,也许骆驼根本无法搭载这么多人。

    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已经习惯这种对自己人的残忍了。

    西凉茉苦笑,果然在生死存亡的边境之上,所有人都是自私的。

    所有人都沉默着,一路艰辛的跋涉,时时刻刻面临死亡的威胁,再到不断损失自己的同伴,虽然早已经知道进入司礼监和锦衣卫就有随时付出自己生命的觉悟,但这般近乎漫出的心理折磨,还是让所有人都觉得疲惫。

    即使劫后余生,也没有喜悦。

    因为,失去了大部分的物资,他们的水已经完全无法支撑着他们走出沙漠了,如果没有找到鬼军,这是一趟有去无回的旅程。

    这个时候,西凉茉才发现,这种死寂的压抑之中,她想念的最多的依然是那个人,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太过轻率。

    若是她真的走不出这一片沙漠,她和他连告别的机会都不会有。

    如果她不在了,那个人……

    他会不会很寂寞,或许会比曾经一个人坐在人间最高的山峰之上的时候更加寂寞吧?

    西凉茉垂下眼,手慢慢地按在自己的心脏之上,轻舔了一下自己干涩的嘴唇。

    你听得见么?

    阿九……

    若是,我没有法子活着回去,我的灵魂也会跋涉千里,回到你的身边。

    到了第三日的白天,哈苏都已经蔫了,但是还是警告所有人,很快就要到达死亡之海的中心地带了。

    会遇见胡大的圣湖,但是如果你跟着圣湖走,就会永远也无法回头。

    因为没有了足够的坐骑,骆驼的脚程就慢了下来,西凉茉非常担心他们不能赶到预定的地堡。

    而小白身边带着的秃鹫,在天空盘旋了许久,还是落了地,西凉茉知道这表示它们也没找到应该找到应急的地方。

    “哈苏,到底还有多久?”西凉茉看了看地图,望了望高高低低,起伏不绝的沙山,心焦地道。

    哈苏眯起眼,脸上也有点慌张神色,但还是道:“前面的,前面的,胡大一定会保佑咱们的!”

    西凉茉没有再说什么,加紧了行进的速度。

    但是,当所有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太阳升起的时候赶到了预定会见到的破烂古堡。

    可……

    “这是怎么回事?”西凉茉看着哈苏彻底惨白下去的脸色,立刻指着面前的空地厉声问道。

    哈苏不敢置信地道:“是有的啊,确实是有,怎么不见了呢?”

    他真的到达过这里,也见到过古堡的。

    哈苏跳下骆驼,立刻冲向那一大片沙地,上面隐约可以见到仍旧有一些石头的残骸,但是,似乎早已经风化根本没有法子躲人。

    哈苏转头看相已经一脸暴佞神色的隼刹,结结巴巴地道:“这里,这里的黑风暴比较小,我以前来的时候,偶尔也没有风暴的……应该再走一会就……就到了……。”

    说话间,他忽然看见隼刹脸上闪过惊异,随后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不可思议与兴奋的神情。

    “看,是绿洲!是绿洲啊!”

    “难道真的是鬼军的驻地?”

    “咱们找到了,找到了!”

    说着,兴奋的众人就立刻驾着骆驼掠过哈苏一路向那绿洲奔去。

    哈苏一回头,就看见了不远处,或者说很近的地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洲,里面水草丰美,牛羊骆驼成群,还有一片如镜子般美丽的湖泊,似乎帐篷深处有不少人来来去去吗,极为热闹,他顿时也张大了嘴,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但是,当他脸色发白,慌张地大喊:“不要过去,那是地狱,是地狱啊!”

    但是已经走了三夜两日,无时不刻地在和死神作斗争的众人哪里还顾得上听他蹩脚的中原话,不疑有他地向前奔去。

    倒是西凉茉的兴奋劲头过去了之后,陡然觉得总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后来陡然听见哈苏沙哑的尖叫,立刻拉住了自己的骆驼,也立刻运足内力大喝:“所有人停下!”

    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到底是受过最严苛训练的,立刻勒住了缰绳,但是已经迟了。

    地面上的沙子仿佛瞬间失去了支撑,一下子全部都垮塌了下去。

    “是流沙!”西凉茉脸色苍白地惊叫,立刻抖开手上的绳锁向前面的人抛去,将最近的几个人死命地往回拉,顺便策动自己的骆驼往回走。

    那些冲到最前面的人,也立刻反应过来,全都立刻瞬间足尖一点,踩在骆驼的背上竭力向后飞去。

    但是不知为何,他们全都被刚刚跃到空中就仿佛惊飞的鸟儿被长箭给一箭穿身,全都身不由己地向地面狠狠砸去。

    而与此同时,那塌陷的沙子速度极快,不过短短片刻,仿佛方圆十里所有的沙子都陷落,所有的沙面全部都翻开,露出了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

    那些湿润的流沙下全部都是森森的白骨,人的、各种各样的动物的,层层叠叠地累叠在一起仿佛一片白骨的海洋,而不少黑色的甲虫在那些白骨上爬来爬去,还有一种巨大的千足虫,不断地从白骨之中窜出,仿佛被惊动了的千足虫,正急速地向那些落在它们地盘上人爬来,发出嗤嗤的声音。

    纵然是见惯了血腥的司礼监的众人,也没有见到过这种宛如真实地狱的场景,全都惊恐地瞪大了眸子,震惊之后,死命地往外爬。

    而爬的慢一点的人,已经被那种千足虫扑了过来,不过瞬间而已,那锦衣卫的人才发出一声几乎非人的惨叫,就已经被那些千足虫吞没了,只剩下一具骨架,

    西凉茉反应过来,立刻将绳索抛给其他人就向魅六那一头冲去,试图将也掉进沙坑的魅六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