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妃 第三十二章 恼羞成怒

宦妃 第三十二章 恼羞成怒

    “不好了,打起来了!”

    “出事了!”

    西凉茉正在在让人检验新制成的连弩,顺便准备粘了油彩的竹箭。忽然听见外头动静不对,立刻顺手抓了一个刚刚冲进兵器存放帐篷的鬼军士兵,冷声问:“怎么回事?”

    那鬼军的年轻士兵看着西凉茉,脸上一片青一片红,随后嚅嗫着道:“千岁爷和塞缪尔他们打起来了。”

    西凉茉一惊:“这是怎么了,不是说了一会就是正式的对阵么?”

    那鬼军士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然是回答得不清不楚的,西凉茉眼中掠过一丝恼色:“你们这些人是吃饱了撑地,整日里好勇斗狠,惹是生非,一会子出大事了,你们就开心了。”

    那鬼军士兵颇有些不服气地嘟哝:“小小姐,你怎么总为外人担心?”

    西凉茉闻言,简直是哭笑不得,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向外匆匆而去,空气里流落下她的没好气的声音:“我就是太把你们当自己人了,才担心你们一会子被收拾得东南西北都不知道!”

    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们,也不想想九千岁是什么人,凶暴起来的时候,她都得顺着毛捋才能让捞着好处的,否则一样被折腾。

    若他不是为了她,他怎么可能让他们有如此冒犯他的时候?

    等西凉茉走出来的时候,正见着满地尘烟,塞缪尔等人正被一阵剧烈的罡风歇掀飞,他们重重落地之后,几乎瞬间就爬不起来了。

    鬼军的众人们都是打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看着自己人受伤,怎么可能不上去帮忙?

    跟着西凉茉出来的人立刻操起长剑,愤怒地就朝着百里青冲去:“居然在咱们的地盘上欺负人,真是岂有此理!”

    西凉茉一颦眉,随手抢过身边一人的长枪,直接飞身上前,手上长枪一横档在众人之前冷呵:“等一下!”

    鬼军众人看着西凉茉,不由都有些出离的愤怒,其中有人按捺不住大声道:“小小姐,你……你怎么能偏袒一个外人!”

    西凉茉转身,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第一,正因为是自己人,所以我是不想你们上去白白挨揍,你以为凭借你们这样毫无准备,毫无章法的作战方式不但不能救回自己的同伴连着自己也会被搭进去;第二,千岁爷不是外人,没有他,也就没有今日的我。”

    鬼军众人一窒,看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塞缪尔等人,再看看那些已经化为碎石飞沙的巨石阵,不由自主地有点喉咙发干。

    那个男人竟然徒手将这巨石阵给毁了,这……简直……简直是非人的战斗力。

    他们不得不承认西凉茉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

    “难道我们就要这么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欺负么!”有年轻的鬼军统领依旧愤怒地上前一步对着西凉茉道。

    西凉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在没有把握能够救回自己的兄弟的时候,打算为了一个人把你其他的所有兄弟都拖进死地么?”

    那人一窒,随后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西凉茉将他与众鬼军们的窘态淡淡地道:“有勇气共死自然是最简单的,难的是如何共生,这才你们最需要去学的,比如这种时候,分明就是让我直接与九千岁对话会有更好的效果,你们冲上去是打算让他白白揍一顿?”

    “但是他欺人太甚!”还是方才那名鬼军统领很是不忿地道。

    西凉茉唇角勾起一抹淡漠的笑容来:“白起,等你的武艺也能达到九千岁的程度的时候,你也可以欺人太甚,否则还是想着怎么先救人而不是还以颜色。”

    她顿了顿:“你们还要去,我也不拦着,自管去好了。”

    说罢,她收了枪,冷漠地立在一边。

    鬼军众人面面相觑了一番,还是不死心地冲了上去。

    西凉茉冷笑了一下,看着他们被百里青宽袖随手一拂,直接撞飞开来,她也不去动作,只是抱胸冷冷地看着百里青在那里收拾自己的人。

    直到终于有机灵点的被揍明白了,看着情形有点不对,赶紧连滚带爬地过来,单膝跪在西凉茉面前,羞愧地道:“小小姐,请您让九千岁停手吧。”

    西凉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她唇角勾起嘲谑的弧度:“白起,你倒是个能屈能伸,聪明的。”

    白起虽然面有羞红之色,但还是一下子抬起脸来看着西凉茉理直气壮地道:“咱们这是属于内部矛盾,千岁爷教训咱们那是长辈教训晚辈,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西凉茉看着白起那副外强中干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你这小子倒是乖觉,方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如今就是长辈了?”

    白起脸上更红了,但还是道:“小小姐,您让千岁爷停手吧,虽然爷已经手下留情,但再这样下去,大家伙好些时日都下不了床了。”

    西凉茉看着白起,眼底闪过一丝赞许,白起算是有勇有谋,什么时候该绝不退缩,什么时候该随机应变,头脑还算清醒。

    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白起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随后又看着西凉茉有点犹豫地道:“这样可以么,千岁爷是您的……。”

    西凉茉笑眯眯地道:“是我的自己人嘛,难得有这么强悍的实验对象在这里,不试试咱们的新武器,岂非可惜。”

    白起随后使劲地点头,然后领着他的人一溜烟地跑回了那个堆放武器的帐篷。

    不一会就见他们每人抱着一只木头盒子冲了出来,等跑到了上风处各自放下,赶紧巴拉出了里面的东西,然后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点点头,忽然朝他们发出一声呼哨,厉声下令:“东位上风位,十枚1号弹,南部上风位六枚二号弹,动手!”

    “得令!”兵部众人立刻按照西凉茉的吩咐以最快的速度集结,然后迅速地将手上的东西点燃,然后朝正在大开大合收拾人收拾得惬意的百里青处投去。

    百里青不是没有察觉鬼军们的异动,却只是留神观察,并没有太大的动作,陡然发现有什么东西朝自己头上、脚下扔了过来,他魅眸一眯,冷笑一声,宽袖一拂,手上的巨大罡风就将那东西一下子给拍扁了。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那东西一被拍扁了忽然“哧”地一声瞬间冒出一大股极为呛人的烟雾来,而且颜色极为诡异。

    有毒?!

    百里青眼底闪过一丝恼色,若说之前只是打算给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们一顿教训,此刻他是真恼了,一颗红色的药丸直接从他的宽袖里滑了出来,他握在手心直接捏成粉末在自己鼻间一抹,然后直接飞身而起将那些抛掷过来的黑色弹丸全部给拍回去,但是不少弹丸直接在空中就爆开来。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一股子极度呛人的味道,哪怕是百里青这般已经用了防毒药丸以作防护用的,眼睛却也受不了,顿时觉得眼睛辣得慌,眼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让他一下子看不清楚周围烟雾弥漫的环境,只能立刻运功护住自己周身大穴,以防他人偷袭。

    西凉茉看着那战场中央已经一片烟雾模糊,不少人在里头哭爹喊娘的,心中好笑,她立刻再次下令:“东部上位,潜入!”

    “得令!”立刻有戴了一种看起来有点恐怖的猪嘴形面罩的人立刻冲进烟雾之中去将同样被烟雾熏倒的鬼军同伴拖出来。

    百里青闭着眼,但是如他这般内力雄厚的顶尖高手,不一会就察觉了身边的异动,他冷笑一声:“想跑?”

    他手上陡然向有声响处射出无数银针。

    烟雾里的顿时传来了不少闷哼倒地之声。

    白起在一边看着方才冲进去戴防毒面具的同伴们刚刚将那些受伤倒地的人给拖出来,正是兴奋之际,不用求到九千岁就能把自己人救回来,已经是值得他们骄傲的事情了。

    但是没过一刻钟,就发现自己派出去冲进去救人的人全都中招倒地了,被拖回了浓浓烟雾之中。

    他不由一急,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挑了下眉,也不知直接说,只勾了下唇角:“人不行了,还有别的方法能把人拖出来吧?”

    白起顿时脑中灵光一现,立刻喊道:“兵部,雁阵琵琶勾!”

    所有在外部的人立刻呈扇面分散开来,一个人跳上另外一个人的肩头,上面的士兵拿出肩膀上方才准备演习用的连环弩朝烟雾中算准角度,居高临下地连连射出,下面的士兵则立刻抛出了手中造型奇异的连环勾贴着地面朝烟雾之中激射而去。

    那连环勾如蛇一样顺着地面爬,一下子钻进烟雾中,勾住了躺在地面上的人就往外头拖。

    百里青虽然察觉了四面八方都有疾风来袭,但是他睁不开眼,只能凭借这手上的银针去挡下那些攻击。

    虽然那些攻击根本没有法子近他的身,但是他很快就发现那些进攻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那些滚落了一地的鬼军士兵。

    而且已经被他们救出去了不少人。

    想跑,没那么容易!

    他冷笑一声,直接宽袖一抖,正打算用银针和金蟾线将那些人全部狠狠地往回拖,却忽然觉得有数道更凌厉的疾风当头来袭。

    他径自抽出长剑朝那些袭击来的东西狠狠一劈,却不想那东西当头被他劈开之后“嗤”地一声当头淋了他满头满脸的水,他顿时一僵,方才发现原来被抛掷过来的居然是一个个水桶。

    水桶落下,水花四溅,同时将那些满地的烟弹也全数给熄灭了,镜湖风一吹,烟雾也全部的都散尽了。

    而与此同时,白起也已经指挥着所有人的人把已经昏迷过去的塞缪尔和其他哼哼唧唧的人全都救了出来。

    白起兴奋极了,一把抓住西凉茉的胳膊直摇:“成了,成了,小小姐,咱们赢了!”

    西凉茉虽然也因为试验武器的效果不错,但看着白起的模样,不由心中好笑,淡淡地道:“你觉得咱们赢了么,若这是实战,你觉得这一次你拖出来的是尸体还是活的人呢?”

    白起和一边正兴奋不已的鬼军们瞬间蔫儿了下去,小小姐说的没错,这一次不是实战就已经伤成一片,若是实战,他们就算能将塞缪尔他们拖出来,也只是救出来了一堆尸体而已。

    而与此同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也在场中响起:“西凉茉,你这个混账东西还不给本座滚过来!”

    那声音尖利又恐怖,让众人不由自主地都是一抖,齐齐看向场中人。

    烟雾散去,地上石沙早已经被水全部溅湿,一片泥泞,而原本飘逸风流,哪怕是砍人也要用银针金线否则就是薄锐长剑,姿态优雅无比的九千岁殿下如今披头散发站在方才的战场之中,刘海湿嗒嗒滴盖住了半张脸,身上华美的衣袍全都湿了,到处都是泥点子,哪里还有半分优雅大气,倾国之姿?

    分明就是……一只落汤鸡,不,狼狈落汤的凤凰。

    “西、凉、茉!”百里青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一步步地拖着浑身湿漉漉的衣衫向鬼军与西凉茉的方向走来。

    众人想笑,却又碍于他那种索命恶鬼一样的诡异恐怖的气息,全都再次齐齐地倒退一步。

    而出来看热闹的司礼监众人早已经全部在第一时间做了鸟兽散,他们太熟悉自家爷那种爱美如命,不能容忍一丝不洁的性子,平日爷出门,魅一魅二近身伺候人的人身上都必备梳子、镜子、簪子、胭脂,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弄成那副模样。

    咳咳……只能说个人自求多福。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那种模样,心里也有点毛毛的,随后不动声色地慢慢退了一步:“爷,你是知道的,战场之上无父子,咱们不是说好了,绝对不会放水的。”

    如果不是知道他爱美,她还真没想出这一招,趁他没反应过来之前,赶紧把人拖走效果才好。

    “放水?呵呵,你放的水够多了!”百里青额头上青筋一闪,狞笑着朝西凉茉一步步走过来。

    西凉茉看着他的模样,轻咳一声,忽然转身运功就逃,同时一声呼哨:“风紧,扯呼!”

    其下白起等人立刻心领神会地扛起自己的同伴,脚底抹油地朝不同向飞逃去。

    只余下百里青一人站在原地,湖水吹过,他额前凌乱的头发被吹起一缕,露出满是抓狂之色的阴魅眸子。

    “西凉茉——西凉茉,你……你这个臭丫头——!”

    尖利如神鬼之咆哮声回荡在镜湖草原之上,久久不散。

    也让在镜湖堡上观战许久的几人抖了抖,胡虎揉揉耳朵,感叹:“这百里青的内力实在是太浑厚了,当年元帅……。”

    “元帅也不过如此。”兰瑟斯叹了一声,放下眼上的铜质单筒望远镜。

    胡虎有些担忧地看向兰瑟斯:“大将军,你不去看看云紫么,我看他刚才好像被九千岁给一掌震晕了。”

    兰瑟斯微微一笑,幽蓝如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就让那些孩子受点教训也好,要不他哪里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我看白起这个孩子不错,心细胆大,有他在塞缪尔身边,我也放心。”

    另外一个老将有些犹豫地开口:“只是九千岁那里……。”

    胡虎倒是笑了,拍拍那人的肩头:“老刘,你放心就是,若是九千岁想要他性命,早就下了狠手,如今九千岁那么疼小小姐,相信总不会有什么事的。”

    兰瑟斯却忽然轻咳了一声:“是了,今晚让人多备点热水给送到九千岁的房间里。”

    胡虎笑得有点幸灾乐祸:“也是,淋成个落汤鸡,还真是要好好洗洗。”

    其他几人也纷纷笑眯眯地称是,毕竟虽然知道九千岁是自己人,虽然也知道如今人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实力雄厚,但是被一个当年默默无闻的少年完全不放在眼底的滋味可并不好。

    兰瑟斯看了胡虎等人一眼,暗自叹息了一声,其实他让人准备的热水是给小小姐准备的,他总有预感小小姐今晚会不好过。

    ……

    ——老子是九爷抓狂了的分界线——

    但是,夜色降临……

    白玉看着西凉茉盘腿坐在帐篷里啃着刚刚烤好的兔子肉,有些担忧地道:“郡主,你这躲千岁爷,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

    西凉茉一边专心地把兔子腿上的肉给扒拉进碟子里,一边慢悠悠地道:“躲得一时是一时,我可不想明日起不了床。”

    她又不是笨蛋,这个时候撞到那只炸了毛的大狐狸手上,还能落得了好?

    白珍也在一边笑眯眯地道:“爷的气消停点了,咱们再回去也不迟啊,再说了这里可是鬼军的秘密训练所,爷是找不到的。”

    白玉没好气地伸手去戳白珍的脑门:“你这个丫头,就知道辍窜郡主,也不想想爷的性子本就是那种记仇得紧的,如今怕不是更将郡主气上了。”

    白珍吐了吐舌头,没说话。

    倒是西凉茉叹了一声:“白玉,你这是要作甚,就让我掩耳盗铃一次可好?”

    她当然知道那只千年狐狸精有多小心眼,但是她哪里有勇气去在这个时候自投罗网,想起今儿偷溜出来时候,听见他命令所有司礼监的人去抓她那尖利阴测测的声音,她就头皮发麻啊!

    白起笑眯眯地蹲在火堆边:“小小姐不用怕,大不了,咱们再这边躲到千岁爷回中原就好了,听说他很快就要走了。”

    白玉闻言,不由翻个白眼:“拜托,那是因为郡主也要跟着回去!

    此时,忽然听见身边横插一道男子的声音:”你如果怕他,不如跟我一起去赫赫?“

    西凉茉剥兔子皮的手一顿,随后头也不抬,懒洋洋地继续烤她的兔肉。

    白珍看着那不知何时走过来的高大人影,笑眯眯地道:”哟,这不是隼刹大头领么,得多谢您的厚爱,只是我家郡主已经嫁人了,可不方便跟着别的男人到处走呢。“

    隼刹的金眸冷漠地瞥了白珍一眼:”本王子和亡灵之女说话的时候,轮不到你来插嘴。“

    白珍一窒,看着他冷笑一声:”隼刹头领,您已经不是赫赫的王子,而是沙匪的头领罢了,你又凭什么以一介强盗的身份与我家郡主说话?“

    隼刹眯起眼睨着白珍,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他冷冰冰地道:”亡灵之女的丫头果然也是牙尖嘴利,只是这种牙尖嘴利的人尝起来肉味却也不错。“

    白珍和白玉脸色都是一白,蓦然想起这赫赫人一向将人当作两脚羊的。

    白珍略略瑟缩了一下身子,咬牙低声叱道:”哼,野蛮残暴,食人的都是畜生!“

    隼刹眼中升起勃然怒气伸手就去抓白珍,却突然见一只烤得通红的铁叉子朝自己刺来。

    他一惊,立刻避开,险险地差点烫伤了自己的手。

    西凉茉收回那只铁叉,冷淡地道:”大头领乃堂堂赫赫皇族嫡系血脉,又何必与我的一个丫头计较,何况她有说错什么,如今除了野兽和赫赫人,哪一族还将人当作食物?“

    隼刹冷笑一声,金眸阴沉:”我可以不和你的丫头计较,但是身为一国郡主,食尸者的女王,你答应我和哈苏什么,如今阿克兰的主人在这里,所以你们打算对我们食言么,别忘了,这么多年来不是我们在这一边牵制着赫赫王庭,你以为律方就能凭借互市得到那么长久的平安么?“

    西凉茉顿了顿,暗叹一声,既然你都知道你存在的价值就是牵制赫赫王庭,怎么不知道若是扶持如此野心勃勃的你真当上了赫赫的王,对我们更没有好处么?

    她抬起头,目光落在隼刹身上的那一袭黑色镶嵌金丝勾花得披风上,随后她淡淡地挑了一下眉:”隼刹头领,你既然已经见过了千岁爷,他是什么意思,想必你应该很清楚了。“

    隼刹闻言,冷笑一声:”你们不就仗着自己人多势众么,我原本以为阿克兰的主人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如今看来你们中原人都是欺骗别人的卑鄙小人!“

    说罢,他眼底闪过怒色,伸手一把握住了自己腰上的刀,但是下一刻白起的弯刀已经悄无声息地落在他的脖子上,白起的娃娃脸上此刻已经一片阴冷:”隼刹,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否则下一次咱们鬼剃头,剃的就不是你们的头发而是脑袋了。“

    鬼军训练一向最爱拿周围凶狠的沙匪们和赫赫人做对手,屡次将沙匪们和赫赫人的粮草夺走,甚至摸进王帐里把赫赫王的头发给剃光了,其亡灵军队的名声几乎成为了整个大漠的传说。”你们……。“隼刹金色的眸子里闪过暴怒,一口白牙咬得咔咔作响。

    西凉茉把手上的兔肉放在碟子上,随后切成了好几份,方才慢条斯理地道:”我也不是那种欺人之人,既然当初我答应了你,总要给你一个交代。“

    随后,她将手上的锦囊抛给了隼刹,然后凉薄地道:”你先坐到锦囊上的事,再派人来进上京来寻我,我总会如你所愿的,但若是你连锦囊上的事都做不到,那么你也休怪我没给过你机会,毕竟如今筹码是在我的手上。“

    隼刹接过锦囊,几乎差点将那锦囊给撕碎了,白起在他耳边阴测测地道:”这锦囊是主子的恩赐,你若是弄坏了,今儿咱们就把你在这弄坏了。“

    隼刹咬牙,低头把那锦囊打开,就着火光看了看上面写的东西,脸色变幻莫测,许久,方才抬头看着西凉茉冷冰冰地道:”好,食尸者的女王,你最好记住今日和我的约定,若是再食言,就休怪……。“”就休怪你怎么样?“西凉茉冷漠地打断他,随后道:”等你真的有这个资格与我平起平坐的时候,我自然也会有有求于你的一日。“

    隼刹野性的俊颜上一阵红一阵青,随后一转身,恨恨地离开,只留下一句话:”我一定会让你也有求我的一日!“

    白珍看着他离开的僵硬背影,做了个大鬼脸。”小小姐,隼刹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之流,如今他心中对咱们有怨气,若是放虎归山,不若……。“白起蹲在西凉茉的面前,在自己脖子上比了一个刀子的手势。

    西凉茉摆摆手,淡淡地道:”隼刹还有他的用处,至少以后……说不定会有用的。“

    百里青一定是拒绝了他的要求,但是她还是必须为他的退路考虑,若是回京之后有所变化,那么隼刹就是一枚很好用的棋子,毕竟若是律方城沦陷在赫赫人的手里,等于是将中原腹地彻底敞开给了外族,定能牵制住司承乾和陆相、甚至六皇子。”郡主,我看着隼刹身上的那件兜帽有点眼熟。“白玉记忆力一向很好,她有些犹豫地道。

    西凉茉唇角微微一抽:”是啊,很熟悉。“

    还有谁的黑斗篷也做得如此镶金嵌银,骚包无比的?

    那就是当时百里青把她给拖下镜湖之后,给她身上穿上的兜帽披风,后来又在楼梯上被隼刹给扯走,这些日子也没有见他穿,如今他忽然穿起来,只说明一件事。

    他穿着那衣服去刺激某只已经抓狂的大狐狸了!

    那只极度小心眼大狐狸……知道别的男人看见自己那副湿漉漉衣不蔽体的模样,一定更加暴怒。

    想起他那张阴森森的美人脸,西凉茉忍不住为自己默默地掬一把同情泪。

    他一定在房里等着把她剥皮烧烤!

    ——老子是九爷要月票的分界线——

    西凉茉鸵鸟地在镜湖的另外一边靠近沙漠处躲了三日,看着离回京之日越来越近了,实在不得已才偷偷摸摸地回了镜湖堡。

    一回到镜湖堡,她就发现众人气色极为诡谲压抑,直到看见西凉茉回来,方才仿佛齐齐地松了一口气,如获大赦地看着西凉茉:”小小姐!“

    西凉茉看着锦衣卫的人正在往外头搬东西,不由一愣,正要上前问话,忽然见宿卫正从楼上指挥人扛着东西下来,她赶紧过去:”这是怎么了,要回去么?“

    宿卫看着西凉茉,细眯眼一亮,随后神色有些凝重地道:”夫人,你终于回来了,前日接到密报,西狄大军由西狄二皇子统领,如今正式对咱们宣战,如今大军压境,六皇子之前在宣城之战中身负重伤!“

    西凉茉一惊:”什么?“

    所以这是要提前出发回朝么!

    宿卫刚想说什么,一道深紫色的身影从楼上款步而下,拖曳着的精致袍裾在楼梯上拖曳成华美的波纹。”与她说这么多作甚,宿卫若真那么闲,去把所有东西都绑上骆驼去。“

    西凉茉一看来人,不由有点心虚:”阿九。“

    百里青淡漠地瞥了她一眼:”本座明日要回去了,你若想留下,便留下。“

    西凉茉立刻点头如捣蒜:”自然是要回去的。“

    百里青也没再说话,淡淡地转回脸,向楼下走去。

    西凉茉看着他的模样,心中不由暗自嘟哝,这人果然是小气,这会子还生气呢。

    只是西凉茉没有想到的是,百里青这股子气性会持续那么久。

    西凉茉和兰瑟斯安排好了鬼军和他们一路回去的方法,便先跟着百里青一起上了路,不想这一次百里青一路上都当她是空气,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哪怕是说话,都一脸淡漠。

    西凉茉心中一路忐忑,凑上去讨好,也只换来他的冷淡以对,夜里却还是抱着她睡,但也是规规矩矩,却让她觉得怪异莫名

    西凉茉只能暗叹,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尤其这只大狐狸更是小人之中的小人。

    他这种不阴不阳的样子,更让她觉得实在是难挨。

    走了大半个月好容易回到了上京,她方才松了一口气,想跟着他进千岁府也好私下里厮磨一番,让这只大狐狸把气消了。

    却不想,刚到府门就听见有人在拼命唤她。”郡主,郡主!“”金玉?“西凉茉听着有人在人群里唤她,她转脸看去,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等在门口。

    金玉挤过不少‘欢迎贞敏郡主祈福回朝’的人群,冲到西凉茉面前道:”郡主,老太太不好了,这些日子缠绵病榻,就是盼着您回府一趟

    西凉茉闻言挑了一下眉,这老太太从来都是巴不得跟她划清界限的,如今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题外话------

    九爷~要票票~别让某悠再掉下第四了~(⊙o⊙)~其实作为一名忙得要死的非全职作者,真的很辛苦~月票榜上,像我这样不是专业作者的,有没有三个人?

    抱抱妞儿们~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了俺现在这是蹲在办公室,苦逼地打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