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三十二章 狐狸省亲

宦妻 第三十二章 狐狸省亲

    西凉茉看了看门口拥挤的送礼人群,又垂眸看着金玉,眸光冷淡地道:“金玉,你怎么不去府里等我,这门口都是些外人,你可是本郡主的娘家人。”

    金玉脸上微微一僵,随后恭敬地道:“金玉也是一时心急,这几日都在千岁府外头候着,只怕错过了郡主回来的时候。”

    西凉茉睨着她微微勾了下唇角:“是么,既然老太太病了,我自然是一定要回去看看的,否则岂非不孝,你先跟我进来吧。”

    说罢,她吩咐白珍、白玉几个去打发了其它围过来送礼的人,径自提着裙摆向府内走去。

    金玉赶紧跟上。

    但金玉看着西凉茉一路回府后沐浴宽衣,用餐,与白玉几个说说笑笑,却没有一点子想要跟着她回国公府的意思,不由心中焦急,面上也露出了焦色来。

    看着日头渐渐偏西,金玉终于是忍不住上前小意地道:“郡主,您看,是不是先跟着奴婢一起回府一趟?”

    西凉茉冷淡地瞥了她一眼,忽然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回国公府了?”

    金玉一愣,不禁大急起来,声音也拔高了:“郡主,您今早分明说了的,如何这般出尔反尔!”

    白玉眼中一寒,上去就给金玉一记耳光,看着金玉捂住脸眼中含泪的模样,白玉冷笑一声:“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在郡主面前大呼小叫的,就是老太太在这里,也没有向郡主这么说话的道理,别忘了郡主如今已经不是国公府的人,而是九千岁殿下的王妃!”

    金玉捂住发疼的脸,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眼泪就落下来:“郡主恕罪,奴婢……奴婢不是故意在您面前无礼的,只是……只是……。”

    西凉茉从白珍手上接过湿帕子轻擦了下自己的柔荑,淡淡地道:“金玉,当年你在国公府邸里多少也算是照顾过本郡主的,本郡主原本对你和丽姑姑都是高看一眼,只是却也一样容不得你算计到本郡主的头上来,更讨厌别人逼迫我做任何事。”

    金玉闻言,泪落得更凶了,额头触在了自己的手背上,哽咽着道:“郡主,金玉知道错了,只是……只是董姨娘说了若是奴婢今儿不能将郡主请回府上,便要……便要唯奴婢是问。”

    白珍在一旁就不以为然地笑了:“金玉姐姐,你可是老太太身边一等一得力的丫头,董姨娘手再长,还能管到你的头上去?”

    金玉伏在地上,头低得更低了,羞涩地嚅嗫道:“奴婢……奴婢……前些日子伺候了世子爷,如今已经是世子爷的人了。”

    西凉茉闻言,喝茶的动作一顿,随后挑了眉看向金玉:“你伺候了大哥哥?董姨娘的手总不能伸到堂堂世子爷的房里去吧。”

    金玉身子轻颤,咬着唇颤声道:“因为,就那么一回,世子爷……世子爷并没将奴婢收房的意思,所以如今奴婢已经被调到了董姨娘的手下,姨娘说是等她调教好了我,说不定世子爷就将奴婢收房了。”

    西凉茉看着金玉原本圆润的脸瘦了下去,身子骨也是瘦骨伶仃的模样,忽然想起来什么,不由微微眯起眸子:“你是怀上了孩子了?”

    金玉身子一僵,苦涩地道:“奴婢身子卑贱不配有世子爷的孩子,姨娘已经让奴婢用了药,孩子……孩子已经没了。”

    “哐当!”

    瓷杯破碎的声音在一片安静中显得异常刺耳,吓得金玉抖如糠筛。

    西凉茉冷笑:“看来董姨娘是在国公府上混得风生水起呢。”

    她起身吩咐白玉:“去把金玉扶起来,到底是刚流了孩子的人,地上太凉跪久了不妥。”

    金玉如今在国公府里沦落到连二等丫头都不如,何曾有人这般与她说话,无不是对她冷眼想看,笑言相讥。

    如今听着过去根本就怎么放在眼里,如今却位高权重的曾记的少女却还能给予三分关心,不由泪如雨下,泣不成声:“郡主……郡主……。”

    西凉茉看着她这般模样,轻叹了一声:“行了,别哭了,我一会子就跟你回府就是了,你这般模样,倒是让人以为本郡主怎么你了。”

    说罢,她便让白珍领着千恩万谢的金玉去洗脸。

    白玉看着金玉离开后,不禁颦眉道:“郡主,董姨娘突然想着法儿逼着你回府邸,分明就是其中有猫腻,您真要回去么?”

    西凉茉望着天边诡谲变幻的云,淡漠地道:“为什么不回去,那是本郡主的‘家’不是么,董氏如今轻狂得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总要有人去提点她一二。”

    她倒是要看看董氏,或者说那个‘家’里的人要折腾些什么幺蛾子。

    “何况,我还有一笔帐要和我那倾国倾城的四妹妹算上一算呢。”西凉茉把玩着手腕上的玉镯,危险地眯起了眸子。

    “千岁爷那里……。”白玉有些犹豫。

    西凉茉身形一顿,神色柔和下来,叹了一声:“那厮也不知道要闹小性子闹到什么时候。”

    那只傲娇又小心眼的千年狐狸精如今知道她要回娘家,不知道脸色是不是又要黑上几分?

    西凉茉想了想,还是道:“你去准备一番,我先去书房看看爷在不在那里。”

    白玉赶紧点头,看着西凉茉一脸郁闷外带十分头疼的神情离开,白玉却觉得很想笑,有时候她会觉得千岁爷和郡主之间不像寻常夫妻,彼此角色倒像是颠倒了过来,爷那的性子起来的时候,当真让郡主头疼不已。

    ——老子是月票妞儿的分界线——

    “你要回国公府?”百里青摆摆手,让伺候着他更衣的几名美貌小太监离开,转过身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不由自主地眼皮一跳,随后还是点了点头:“是,据说是我家老太太病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她说出这个消息之后百里青脸上的阴气又重了两分。

    百里青看着她好一会子,也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在西凉茉以为他不会答应自己的时候,却见他忽然淡淡地道:“你去吧,过两日我会去接你。”

    西凉茉一愣,看着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位爷是答应了?

    好吧,虽然他看起来还是阴阳怪气的样子,但是起码他没生气,应该是没生气吧?

    “还杵在这里做甚,还要我送你上门么?”百里青看着她那愣愣小嘴微张副模样,心底就气不打一处来外带生出一股子极度想要蹂躏她的**,但看着她那副有点子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由没好气地道。

    但是话刚出口,他忽然想起什么,看着西凉茉慢悠悠地道:“是了,按理说新妇过门,我这个做女婿的还没去拜会岳父,总是不好,今儿我就陪你回门。”

    西凉茉顿时眼角一抽,小心地道:“阿九,你要陪我回门?”

    他冷冷地睨着她:“怎么,你不想回去,那就别回去了,直接在床榻上做到死算了!”

    西凉茉一个踉跄,差点绊到门槛摔个狗啃泥,好在她身手不错,一把抓住门边才没摔下去。

    她一头冷汗地陪笑:“我这就去准备,爷,您等等。”

    说罢,赶紧转头就走。

    看着西凉茉逃也似飞速躲闪的背影,百里青眼底闪出一簇火苗来,这个混账东西!

    他折腾了她一路,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陪笑讨好的小模样,方才消散的怒火让她这么一折腾就又腾地燃了起来。

    真真是一刻都不安生。

    这只小狐狸什么时候才能乖巧一点呆在他身边!

    这千岁爷要陪夫人回门的消息一传开来,顿时,忙碌了起来。

    虽然夫人为人一向低调,但是千岁爷却是完全不同,但凡不是秘密出行,要准备的行头不是一套两套,那做派绝对是无比的高调。

    尤其是这是爷临时的决定,所以阖府上下忙碌成了一片。

    从吃、喝、拉、撒、穿、用、行,全部都得准备。

    西凉茉看了看那一个个香气四溢的紫檀大箱子被抗了出来,往里头装上一件件华美衣衫、饰品,甚至还有一个是专门拿来装黄金痰盂的,她再瞥瞥自己那一个小小的寒酸的黄花梨箱子,不由叹了一声,上辈子他一定是女人,她一定是男人!

    折腾到了月上中天,西凉茉用了晚膳,哈欠连连,都快睡着了,才被百里青捏着脸蛋给捏醒了。

    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地踏着月色往国公府而去,西凉茉被打扮得华丽高雅地陪着百里青坐雕花绿檀十六人抬的步辇上,看着朱雀大街上已经是一片寂静。

    这分明已经到了宵禁时分,路上除了他们这一队华丽丽、金光闪闪的队伍之外,一个鬼影都没有,西凉茉不由悄悄地嘟哝:“大半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百鬼夜行呢。”

    百里青慵懒地闭目养神,忽然冷不丁地拖长了声音道:“你说什么?”

    西凉茉摇摇头,乖巧地依偎进他的怀里:“没什么。”

    百里青冷哼一声,算是满意她的答案。

    众人一路浩浩荡荡地到了国公府邸,国公府的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老太太病了不能出来,靖国公更是不想见到百里青在自己面前逞威风,只让西凉靖和董氏出来,二老爷和三老爷和靖国公不同,他们可不敢直接和百里青作对,早早地也站在了门外。

    从夕阳斜落就有人过来通知他们九千岁要携贞敏郡主回门,到了月上中天,人却都还没有来,主子们又不敢真走只让人在门内搭桌椅在那候着,不少人都打起了瞌睡。

    “九千岁殿下并千岁王妃到!”

    “尔等还不速速前来接驾!”

    猛然听见外头一阵冷冰冰的刺耳锣声,并着内侍们尖利的喝叱声,如冰锋一般划破了夜晚的宁静,也让靖国公府邸众人齐齐吓了一跳,二老爷更是直接从凳子上跌了下来,等着弄明白是正主儿来了以后,立刻连滚带爬地带着人一齐跪到了门外。

    “见过千岁爷,见过千岁王妃!”

    百里青将准备下辇的西凉茉给按着坐下,懒洋洋地道:“行了,起吧。”

    西凉茉也淡淡地一笑,让他们平身,顺便看了眼三老爷,只见他身边都已经有了新的年轻的女子作伴,她目光不由微微一闪。

    旧年黎氏那巧笑嫣然,端庄自持地立在府门等着她回门的模样仿佛仍旧在眼前,如今香魂才去不过一年,如今已经物是人非,事事休。

    三老爷感觉到了西凉茉的目光看过来,不由自主地干笑一声。

    西凉茉已经收回了目光,冷淡地别开了脸,让三老爷心中忐忑,他到底也是个聪明人,蓦然想起西凉茉还是姑娘的时候与黎氏关系甚好,心中不免懊悔。

    董氏在那里看着众人毕恭毕敬地对着西凉茉行礼,目光在她头上,耳边的华美昂贵的珠玉钗环上停了停,见西凉茉秀发高挽成牡丹髻,头上一只水色极好的翡翠梅花华盛垂下无数细碎的精致的翡翠碎叶,身上一袭精致的掐腰牡丹宫衣,南珠腰带勾勒出她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

    西凉茉身上那些精美珠玉,锦衣华服在灯笼烛火下暖意融融、金光灿烂,将西凉茉美丽温婉的面容衬托得犹如神仙妃子一般,再加上那煌煌架势,让董姨娘不由自主露出又羡又嫉的目光来,等着二老爷、三老爷都参拜之后,便悄然挤上前,对着西凉茉袅娜一拜:“妾身参见千岁爷,参见郡主。”

    西凉茉的目光在她明显精心装扮过身上停了停,见她头上也带着赤金三尾凤凰钗,六对白玉发钗,胸前璎珞琳琅,一袭对襟深玫瑰红的褙子并一袭深绿马面裙,除却眼下有些浓重的青影,倒也看起来极为美貌。

    百里青慵懒地闭上眼,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

    西凉茉看着她,倒弯了一下唇角,露出一点子笑意来:“董姨娘最近是越发的春风得意了。”

    董姨娘见西凉茉夸她,不由心中自得,只觉得在众人面前是很得了脸面,便笑道:“郡主抬爱了,妾身这都是托国公爷和老太太的福气。”

    西凉茉轻笑:“果然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做大王么,这府邸里没了个正经的女主子,连一个区区姨娘也穿金戴凤地出来迎客了,这都是自己人,若是传出去了,也不知道外头怎么议论。”

    此言一出,众人脸上皆变了颜色,尤其是董姨娘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二老爷和三老爷互看了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安和无奈。

    三老爷上前一步,一伸手就将董姨娘头上的凤钗给扯了下来,再挥袖将董姨娘叱下去:“还不下去,在这里丢人现眼。”

    董姨娘紧紧地咬着唇,咬得唇几乎都滴血,她低下了头,退了几步,做恭敬状,头发被扯得有些凌乱狼狈,但是背脊僵硬得如木头一般,倒是不曾弯下去。

    三老爷上前一拱手,尴尬地道:“其实一直都是老太太在主持中馈,只是自打年后老太太的身子骨就一日不如一日,所以让董姨娘在一边打些下手,如今她想必也是知道千岁爷和郡主回门,高兴起来,就轻狂了些,戴了不属于她能戴的东西,还请郡主向千岁爷告罪一声,这董姨娘……到底有了国公爷的骨肉。”

    他和二老爷虽然早就看不惯董姨娘这种轻狂的做派,但是奈何对方身怀自家大哥的子嗣,也只无可奈何。

    西凉茉闻言,眼底掠过一丝冷芒,目光落在董氏的身上,片刻才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唇角:“董姨娘果然是个有福之人啊。”

    董姨娘垂着眸子,僵硬地道:“托郡主的福。”

    西凉茉冷淡地摆摆手:“可不敢,那都是托董姨娘你自己的福气,行了,这门口站着也不是个事,我看这时辰也不早了,老太太身子不好,夜里经不得吵闹,明日一早本郡主再去拜见老太太吧。”

    这董姨娘还真是本事,用了绝子药竟还能怀上?那还真是托了她自个儿的福气了。

    今儿刚回来,正是累着的时候,她可没打算大半夜地去见那个从来就提防着她的老太太,百里青身份高贵又极为特殊,除了向皇帝行礼,无人能让他参拜,便是靖国公见了他都要行礼,自然只有老太太来参见他的份儿。

    西凉茉也不想让百里青参和进自己家里这些无聊又龌龊的事。

    西凉茉说完,底下抬辇的人得了令,便齐齐抬着华辇向国公府里走去,后头也跟着不少内侍们在靖国公府邸众人惊叹的目光中流水般抬进一溜精致的行李。

    随后,靖国公府邸众人也都赶紧跟着往莲斋而去,远远看去倒也是极为热闹。

    不一会,大门前就已经走得不剩几个人了,只余下董姨娘和她身边伺候的几个大丫头,她目光落在了地上泛出微弱金光的东西上,随后俯下身子捡起了那被人踩扁了的精美三尾凤凰钗握在手心。

    尖利的金片划破了她的手心,有细细的血丝淌出来,她脸上的神色也变得狰狞。

    “姨娘……。”她身边的大丫头不由有些担心又害怕地看着董姨娘那张扭曲的美艳的脸孔。董姨娘恨恨地喃喃自语:“不就是出身高贵么,当年还不一样被二夫人踏在脚下,如今嫁了一个太监,凭什么还过得这般滋润?当初你对我下了那种药……不就是嫉妒我么!”

    她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厉色,对身边丫头厉声道:“去通知主人,咱们等候下一步吩咐。”